首页 > 唯美浪漫 > 基情比海深 劳人草草(上)

基情比海深 劳人草草(上)


中国男孩李嘉图,和影帝黎安,从同居室友到公开**的故事。

1. 此文不讲CS。讲两个人从少年到青年,从校园到社会再到电影圈,突破重重困难,感情历久弥新的故事。流金岁月,携手度过。任情敌排山倒海,哥自巍然不动。
2. 1V1,HE,强强。
3. 作者是土生土长中国人,纯想象创作,美国通退散。
4. 不要被书名误导,作者是正经好青年。


☆、导演老爸

  仔细想起来,第一次遇见黎安这个人,不是在现实里,而是在CS的dust2地图。
  当年我家里管得太紧,整个国中都摸不到电脑,以至于上高中以后,男生们凑到一起聊CS,我却什么都听不懂。刚开始可真够丢脸的。所以后来,我就找了一个据称CS超牛的同班同学教我怎么打CS。每天起早贪黑的跑到网吧去练技术,一段时间后,好歹脱了盲。
  高二时候,我玩游戏玩的更疯。
  有一天,我和战队正在dust2练战术。因为和战友混久了有默契了,所以基本进房的对手都被我们扫荡完毕,直到一个叫小马的ID横空出现。
  这家伙,太犀利了。一把M4小黑荡平了整张地图,我跟队友们轮换了好几个不同的战术,结果最后还是打不过这牛叉的小马。几个队友因为被打的窝囊,在公频里骂那小马是挂,不过这到底是不是挂,玩久了的人一看就知道,他们也就是骂骂顺个气。
  那天我也被杀的挺郁闷的,人都没看见呢就被爆头了。不过也就因为这个,我对小马这名字印象特深。
  
  后来吧,转眼就到了高三。
  我爸从国外回来,按了半天门铃都没人开门,好不容易进来了就看到他的宝贝儿子趴电脑前猛按鼠标,立式音响里传出响亮的枪火声、爆炸声,他老人家立马就怒了。狠狠训了我一顿后,还没收了我的电脑,从此一个叫大脚不臭的ID消逝于江湖……
  
  我爸有个挺特殊的职业,导演。导演就导演呗,他还不好好在国内导,非得跑国外去导洋鬼子。我不喜欢洋鬼子,所以从小到大,我爸在国外工作,我就被他托在国内的亲戚家,过着自生自灭的生活。
  结果这次完了,我爸发现我破罐子破摔的劣根性后,说什么也不肯把我撂在国内了。他一激动,就把我也提溜出了国门,转学到了美国印第安纳州的一个私立贵族学校。
  
  印第安纳这儿中国人挺少的,我们学校里华人就更少了,总共也就四五个人,平常也碰不到面。
  把我安顿好后,我爸就又四海为家的赚钱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在一个熟人也没有的学校里,听着半生不熟的英语,还得准备考大学。
  哎。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抱住我爸大腿,死都不松手。
  
  到学校后,我就办了住校手续。这私立学校很大,很漂亮,跟国内的高中是没的比。我刚来,也挺兴奋的,走着走着就他妈迷路了。
  我当时没着急,想着找个人问问就行了。结果等我拦下一白人美眉,张口问路的时候,我脑袋就打结了:那宿舍的英语咋说的?宿舍不会说,成,那就换成住的地方吧,可是住这词又咋说啊?住不会说吧,也成,换成睡的地方吧,可是睡这个词……
  结果比划了半天,那白人美眉还是没搞明白。最后没办法,她也没辙了。不过这外国人还真是挺热心的,见自己帮不上忙,就指了指远处一个瘦高的男生,意思是让我找他解决问题。
  我一看那男生乌黑发亮的发色,真比见着亲爹还亲,老泪纵横的就跑上去跟咱父老乡亲会师去了。结果等那男生一转过来,我傻了。
  
  这男生的头发是乌黑的,可眼睛不是。他的眼睛是特别深的蓝色,跟深海似的,一看就不是正宗的中国人。
  难道是混血儿?看他五官,是有点混搭。
  
  “同学,你听得懂中国话么?”我问。
  那男生面无表情的回过头来看我,没什么反应。
  难道他听不懂普通话?听说不少美籍华裔是从广东那儿出去的,他们只听得懂粤语,听不懂普通话。我于是使劲回想看过的港片,想凑一句粤语出来。结果那男生却突然开口了:“我听得懂。”
  “这太好了!其实我就想问一句,那B4学生宿舍往哪儿走啊?”
  “你是新来的?”
  “是啊,今天刚转学过来,新的不能再新了。”
  “B4离这里很远,要绕过大半个校区。”
  “这……”
  “我带你过去吧。”
  “真的?那可太谢谢你了。”
  “没事,顺路。”说着,他还帮我提走了一只行李袋,减轻了我的负担。我心里一激动,立马把这男生认定为一级好人,很快就跟他称兄道友起来了。
  
  到B4的路是挺长的,不过一聊天,这时间就显短了。这一路上,除了我老爸的身份,我把我的来历爱好乃至祖宗十八代都跟那男生交代了。
  可那男生却只告诉我,他叫黎安,是美籍华人,中美混血,正在读十二年级。十二年级就相当于国内的高三,实际上年龄跟我一样,不过因为我是半路转学,所以还要再读一年高二。这么一来二去,我反而得叫他学长了。
  
  B4宿舍是幢挺漂亮的公寓楼,三层高。
  我到了B4门口就跟黎安说:“行了,我到了。你有手机号么,告诉我,回头找你出去玩。”
  结果黎安却说:“我也住这里,所以顺路。”
  “哦,你住哪一间?”
  “303。你呢?”
  我从口袋里摸出纸条,一看,又傻了:“我要住的房间就是303。”
  “这么说,你就是我的新室友了?”
  “这,这也太巧了吧?”
  “这样也好,与其担心跟黑人和日本人一起住,还不如跟中国人一起。”黎安一边上楼,一边说,“黑人的香水味太浓了,我不喜欢。日本人喜欢修眉,我也不喜欢。”
  我一边吃力的背行李上楼,一边不忘附和:“英雄,英雄所见略同啊。”
  
  这学校住宿环境也很好,一间标间,两张单人床,另带浴室、厨房、阳台,跟国内的宿舍楼那是不能比。
  一到宿舍,我把行李箱扔到床脚,也顾不得收拾,掏出笔记本接上网就开了游戏。
  登入CS后,我侧头发现黎安正凑过头来看。
  我乐了:“CS,全球通。你玩过么?”
  黎安点头:“玩过。”
  “真的?那有机会可得切磋一把!你玩的怎么样,是玩冲还是狙啊?”
  他脸上还是没太多表情:“水准一般吧。我一般玩冲锋,不过偶尔也玩狙。”
  “哈,牛人啊,全能小超人!”我恭维了一句。心里却想,水准一般,那估计跟我也差不多,搞不好这混血洋鬼子还没我能打呢。
  
  住校后的第一个下午,CS。
  第二天上午,CS。下午,CS。
  第三天,同上。
  第四天,同上。
  第五天,开学了……
  
  这五天时间我一直窝在宿舍里,对黎安同学也有了初步的了解。这位同学喜好沉默寡言,面部表情不多,但这并不是有意,也不是高傲,大概天生如此。他挺好学的,在宿舍没事干的时候就是看书,不过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往外跑。
  他出去干嘛呢?
  听说国外的年轻人喜欢户外运动,还喜欢开party。像黎安这种大帅哥,那肯定是很受美眉欢迎的,到各个聚会赶场子也没什么好奇怪。
  
  说真的,黎安真的长挺帅的。五官标致的很,精细的好像画像一样,我在国内可没见过长这样的男生。这就是混血优势了。另外这位帅哥的身高也很了得,差不多快一米九了吧,又高又匀称,走起路来脚下生风,很有气场。
  和这么一位大帅哥同宿舍,我还真有压力。在国内算是高个儿的一八四,在黎安面前就不够看了。
  回头可得买箱牛奶回来补补。
  
  我那天刚登入CS,队频里就爆开了:
  
  [左耳钉]:我说怎么有股子臭味远远飘来,若有似无,原来是大脚回来了。
  [鬼狙]:大脚,你怎么复活了?我们哥几个以为你被绑到山里去做倒插门女婿了,正打算去解救你呢!
  [大脚不臭]:我爸把我绑到国外上高中了,前两天被他看着,不敢上啊。
  
  [鬼狙]:好端端的,跑国外去干嘛啊?
  [霸气战神]:大脚爸真有钱,哪儿的老板啊?
  我心里一汗,手下狂敲。
  [大脚不臭]:个体户,个体户,这不存了半辈子钱才供出来个我么。
  
  [左耳钉]:你老爸可真够没投资眼光的。话说大脚,这两天你不在,我们几个蹲守各频道就等着那叫小马的出现,结果那家伙竟然就不露面了!你说他是不是怕我们向他寻仇啊?
  [大脚不臭]:不至于吧,他那技术,上回我们也是一起上,不也被他灭队了……
  [鬼狙]:嘿我说大脚,你怎么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
  [大脚不臭]:谁让我实诚呢……
  
  [霸气战神]:大脚,你到国外了还能玩CS不?
  [大脚不臭]:能啊,就是得背着我爸!而且明年就得上大学了,表示很有压力。
  [左耳钉]:没事儿,大脚这么傻,学不学都一样。大脚你说是不是?
  [大脚不臭]:……竞技场碰头!老子跟你拼了!
  [左耳钉]:大脚激动了,哈哈哈哈。不过我正陪老婆练枪呢,没空理你!就算有空理你,刀战你也不是哥对手~
  [大脚不臭]:你就吹牛吧!
  
  这时,战队领导突然冒泡了:
  
  [一把好枪]:大脚,战队后天跟刀锋战队有场友谊赛,你有空参加么?
  我心中一喜,手下更加噼里啪啦:
  [大脚不臭]:打比赛啊,当然得参加了!几点?
  [一把好枪]:我们这儿上午,你那儿晚上,刚好都能上线。你这两天多上游戏练练,手法别生疏了。
  [大脚不臭]:知道了老大~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写文辛苦,日更一万,动力有限。求五字以上留言+小花一朵支持。支持越多更新越快~!


☆、混血室友

  其实我打CS,倒不是说游戏本身有多好玩,而是为了队友一起群殴时那种热血澎湃的感觉。所以虽然枪法奇烂,每次战队有比赛,我都是要参加的。
  就这样,我废寝忘食的在网上苦练枪法,练了整整两天才稍微找回一点手感。再然后,跟刀锋战队的友谊赛就开始了。
  
  刀锋跟我们歃血一样,队友的水准算不上顶级,但普遍水平很高,两个队的战术、枪法相差不大,玩的就是运气和人品。
  我的武器是M4小黑,自从上回见识过M4在小马手中的威力后,我就弃了AK专攻M系列。不过人比人就是不能比,同样的武器,在我手里跟在小马手里,就像弹弓跟步枪似的。
  整个战队参赛十二人,我的任务就是拿着小黑往敌军巢穴里冲,尽可能吸引敌军的目标,然后让队友们干掉他们。说白了,我就是个职业炮灰,拿着M4一通扫射,偶尔也能扫死一两个,最多一把扫死六个,那是神一般人品爆发的时候。
  
  职业炮灰往往都是最被人唾弃的,尤其当我歪打正着扫爆对面三四个脑袋的时候,那公频就更像炸开了锅。不过作为一个职业炮灰,我还是很有职业操守的,不管对面怎么骂,照样冲,照样扫,照样死。
  
  “你怎么不知道躲?”有只手突然按上我的肩膀,把我吓了一大跳,屏幕里的彪形大汉身形一顿,立马被对面射成了马蜂窝。
  早死早超生,我也不生气。
  我把耳机摘下来:“我躲了啊,你没看到我在走猫步么?”
  “你这叫什么猫步?”黎安突然笑出来,“身法真烂,能活那么久就算运气了。”
  “喂,你什么意思啊!”我有点不爽,我好歹也为组织奉献了热血和生命,铺开一条直通贼窝的康庄大道,怎么就被混血洋鬼子鄙视成这样?
  
  新的一轮又开始了,我因为和黎安讲话的缘故,一时没动,队频里早就在喊了:
  [左耳钉]:大脚,回魂啊!你要离开怎么也不先说一声!
  [鬼狙]:大脚不会被对面骂哭了吧!
  [霸气战神]:刀锋的人也太没口德了!大脚是咱歃血的职业炮灰,当肉盾不是他职责所在么,有毛好嗷的?!
  
  他们在说啥?
  我再一看公频,果然,刚才刀锋好几个人都在叫嚣着要毙掉垃圾菜鸟,骂我不要脸。
  
  “真惨,你不生气?”黎安也看到了那些发言,侧头问我。
  “我CS战龄一年,炮灰也当了一年,还有什么不习惯的。”我不管那些发言,照样往对面横冲直撞的扫射。
  “你想不想让他们大吃一惊?”黎安突然问我。
  “什么意思?”
  
  十秒钟后,我终于明白黎安所谓的大吃一惊是什么意思了。
  
  黎安把我从座位上推开,坐在了我的电脑前,用着我的号,开始向刀锋战队猛烈轰击报复。
  我那从来都臭不可闻的战绩,因为换了个人来控制,好像脱胎换骨般光辉无比,真可谓路见不平一声吼,重整河山待后生。
  
  AK和M4都是人人争夺的好枪,黎安也不去跟我队友抢,而是随便拿了把没人要的沉重的冲锋枪,跟着队友往前冲。
  真邪了门了!抱着这么重的家伙,他怎么还能在枪林弹雨中跟走钢丝似的存活下来?别人拿着轻型步枪的都被射死了!
  
  十二对十二,两方人数在战斗中逐渐消磨,转眼就变成了三对三的僵局。
  形势不太妙啊。刀锋三个都是冲锋,三角队形又快又稳。而我们歃血,两个狙蹲在老窝里等着守株待兔,另外一个重型冲锋枪,慢吞吞跑着的……是我的号:大脚不臭。
  已经挂掉的队友惊疑不定的发现了这违反常规的现象:
  
  [左耳钉]:哇靠,大脚人品喷发!
  [鬼狙]:第一次看到大脚活那么久,刀锋怎么搞的,连大脚都没搞死就把我们都搞死了。
  [霸气战神]:更神奇的是,大脚竟然还是满血!大脚刚才是不是偷偷找角落猫起来了?
  就连领导都说:
  [一把好枪]:这局没希望了,两把狙一靠近必死。下一局战术不变,但要留一把冲锋来保护家里的狙。
  
  跟所有人预料到的一样,尽管歃血的狙击手水平都不弱,但是狙击枪上膛太慢,被冲锋手近身以后必死无疑,家里的两把狙很快就躺在血泊当中。
  敌方甚至还未结束这一局就开始庆祝胜利了,对着地上的尸体刀砍枪射,极尽虐尸之能。
  
  “这帮人也太瞧不起我了吧,我还活着呢,我们还没输呢!”我愤愤不平道。
  黎安将我人物操纵到一个犄角处,借助两边的墙体躲了起来。
  我失笑:“你这么躲着能行么?他们会发现的。”
  黎安很淡定的放开键盘和鼠标,活动双手:“这个角落恰好在死角里,从桥上看不到,侧巷的人走进来也是我先干掉他,而不是他们干掉我。”
  
  这时,一个敌军大摇大摆连蹦带跳的从侧巷经过,我奋起欢呼:“冲啊,干掉他!”
  黎安摇头:“一对三,谨慎为上。这家伙肯定是饵,后面还跟着两个呢。”
  果不其然,那人过去之后,还有两个刀锋的人紧跟其后,都消了足音,作潜伏状。
  我怒斥:“阴险!”
  “兵不厌诈。”
  
  话音未落,黎安操纵人物突然从墙角中闪身出来!
  刀锋的人根本连转身都来不及!
  如果是拍电影,绝对可以看到他们剧烈收缩的瞳孔!!!
  
  千钧一发之际,任那三人反应再快,也快不过子弹!
  黎安手中300发连射重型机关枪朝面前3人不要钱似的一通狂扫!重型机关枪极难把握的准头问题在他手中好像完全不是问题,那准头直逼M4系列!
  
  不消三秒,刀锋三烈士接连爆头倒下,散落一地血污!
  
  震惊!这一切实在发生的太快了,直到黎安操纵着人物闲庭信步的开始散步,我还维持着呆若木鸡状:“哥哥呀,我错了……原来最阴险的不是刀锋,而是你!”
  黎安淡笑:“这不是阴险,而是战略性猥琐。”
  
  这时的公频早就炸翻了天。
  歃血一队纷纷惊呼神迹显现,刚才那一局大脚不臭仿佛被战神附身,在枪林弹雨中来去自由,潇洒走一回。而那猫在角落里等着阴人的策略也被人顶礼膜拜,被戏称为蹲得墙中墙,杀得人上人。
  当然刀锋那边是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有人在喊:“这一轮是大脚那猪走了狗屎运,这把不算,下把再来!”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方才的胜利绝对是昙花一现的时候,现实却令所有人都跌破了眼镜。
  一连七场!!!无论是冲锋枪、步枪、狙击,在大脚手中无一例外成了致命杀器!大脚一出,出必见血!有一场,大脚拿了把狙守在家中殿后,结果竟然独自一人把刀锋给灭队了!!!
  
  歃血战队里已经开始狼嚎了:
  [左耳钉]:大脚!哥有眼不识泰山!没看出来你竟然是一狙神!!!!
  [霸气战神]:膜拜大脚!!!大脚威武!!!
  
  我看着那些话,心里乐得都快爆了。
  想我大脚不臭叱咤CS一年多,竟然也有大杀四方、霸气外漏的一天!
  
  一连打了四小时,除了开头一小时是我在玩以外,其余三小时都是黎安在操作。他的指头奇长,指尖又细,操纵起键盘来又快又准,手法纯熟老练。整整三个小时,我张着嘴巴在旁观战,完全被黎安出神入化的技术所倾倒!
  四小时友谊赛结束后,有很多人要求加我为好友,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啊!看来大家都喜欢高手,而黎安就是那些不世出的高手之一。
  战后本来还有个庆功YY大会。这庆功会就是歃血的队友们在YY上一起插科打诨,聊聊战术。不过我这次没去,我要抱住现实中大神的大腿!
  
  “大神!!!”我作虎扑状,朝黎安冲去,“大神在上,受我李嘉图一拜!!!”
  黎安侧身闪过,从座位上站起来,活动了下颈项:“好久没上了,挺累的。”
  好久没上了都那么强?
  我一脸崇敬的看着他:“大神,你ID多少?哪个区的?我以后就跟着你混了!求您教一手!”
  “我没有大号,在各个大区打游击。”
  “那我这区呢?你有号么,叫啥?”
  “有啊,ID……我想想,好像叫小马吧。号太多,记不清了。”
  “!!!”
  
  原来小马就是黎安,黎安就是小马?!
  今晚我受到的刺激实在太多了,简直有点回不过神。
  我又问:“那你记得我这个ID么,我曾经跟你在dust2打过好几局,你记得么?”
  “我想想……不记得。”
  好吧,虽说打击人,但这是铁样的事实。大神怎么会记得我这样的菜鸟?
  
  知道了黎安就是小马后,我对这混血洋鬼子突然涌起了滔天的景仰之情,毕竟他技术摆在那儿,绝对是到哪个大区都所向披靡的角色。
  当然除了景仰之外,我对黎安的距离感也消磨了不少。本来像他这样,又混血,又长得特帅,又沉默寡言,给人感觉挺遥远的,不过现在好了,经过这么一次,距离瞬间拉近不少。
  说起来,我跟他也算不打不相识,是不是?


☆、西班牙帅哥

  打完那场友谊赛后没几天,新学期就开始了。迫于老爸一天一个电话耳提面命的教训,我也只能抽紧了皮子,硬着头皮看几句书。
  我从小在国内长大,基本没在国外待过,刚一出来感觉很不适应。再加上有语言障碍,课也听不太懂,跟外国人又聊不到一块儿,平时能说说话的也就只有一个黎安。
  
  黎安这人,接触久了就知道,面冷心善。虽然话不多,表情也不多,但做朋友还是很地道的。他见我是新来的,就带我出去逛逛,在学校里各个重要设施和校外大卖场、公交站台踩点。刚开始几天,我连东西都不会买,也是他带我去大统华里买的豆腐乳和咸菜。
  
  学期开始了,各种功课纷至沓来。我每天听着鸟语上的鸟课,那叫一个销魂噬骨,基本从上课开始懵懂,一直懵懂到下课,然后翻开作业,两眼一摸黑。
  我在心里嚎叫:谁说美国中学功课轻啊,就知道糊弄老实人!
  数学和物理还好,那阿拉伯数字我还是认得的。可是语法课!美国历史课!美国不就两百年历史么,哪儿来这么多腌臜事?!
  
  我作业做不来,连着被批了好几次不及格。我心中苦痛无处泄洪,只能天天打老爸电话哭号:“爸,求求你,放我回国吧!儿子给你磕头了!!!”我一边嚎,一边咚咚的敲床板。
  “做梦吧儿子!”
  “爸,你就让儿子梦想成真吧!”
  不过不管我怎么软磨硬泡,老爸还是死活不肯让我回国,非得逼着我在美国接受改造。
  
  我心神憔悴,被那作业纸上的红叉叉烧的五内俱焚,一想到作业还得订正重写,我就更加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
  这时正好黎安从操场上打完棒球回来,手里提着球棒和手套,汗流浃背的。
  我顿时眼前一亮。
  
  “黎安,你是美国人,你美国历史一定学的不错吧?”
  “还可以,怎么了?”
  我心中激动,几乎沁出热泪:“大神在上,受我李嘉图一拜!大神你就帮帮忙,指点下五次不及格的可怜的来自东土大唐的土包子——我吧!!!”
  
  黎安刚运动完,还累的直喘气。不过他人真不错,一边喘气一边点头,招手让我把作业拿给他看。
  我连忙把惨不忍睹的作业纸呈上去。
  黎安一边坐着休息,一边看。我在旁站着,小心翼翼的注意着他的脸色。
  
  这时的黎安刚运动完毕,满头大汗。黑色的头发被汗水粘在后颈上,显得脖子尤为长。他脸上红得厉害,双眼都被蒸的都是水汽,深海似的双眼看上去更帅了。
  哎,混血真好。
  
  我不知道看到我这种级别的卷子的时候,黎安的心里是什么感受。不过他脸上可是什么表情都没有,我就怕他会鄙视我,还好没有。
  看完后,黎安问我:“《美国简史》你看了吗?”
  “那是什么?”
  “……历史课本。”
  “看了看了,怎么没看呢,就是看不懂。”
  “看不懂就查词典。”
  “那也太麻烦了吧……”被黎安淡淡的目光聚焦住,我不禁越说越没底气,“功课那么多,哪里有时间查。”
  “没时间做功课,有时间玩CS?”黎安突然微笑。
  我狡辩:“那不一样,古人说要劳逸结合。”
  “那你就等着多做几遍作业吧。”说着,黎安站起来,脱下外套后进了浴室。
  
  我左思右想了一会儿,只能硬着头皮在浴室门口喊:“行了行了,我查,我查不成么?黎安,求求你行行好,就辅导我一下功课吧。我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连个能说中国话的朋友都没有,就只能指望你了!”
  浴室里面传出哗哗的水声,也不知道黎安听到了没有。我难道真情流露一回,何其难得,下回绝对拉不下脸了。
  
  事实证明,黎安肯定是听到了。而且他还同意了。
  冲完澡后,他腰间裹着一条白毛巾出现了,头上还在往下滴水。我连忙从冰箱里取出可乐,把拉环开了,恭谨的送上:“大神,您消消暑。”
  黎安接过可乐,仰天灌了几口,心情似乎好了不少。他把我的作业纸放在桌上,又拿出历史课本放在旁边,一边翻课本,一边在我的作业纸上涂涂写写。
  我连忙凑过去看,原来他把作业上的知识点在第几页课本中,都给我标出来了。
  我连忙狗腿的道谢:“谢谢,谢谢……”
  “有不认识的生词就标出来,如果懒得查词典,可以问我。过一段时间就没问题了。”
  “太仗义了兄弟,小弟请你吃咸菜!”咸菜这东西,在国外可是珍馐,除了大统华,哪儿都没的卖!
  谁知黎安竟然不领情:“我不喜欢咸菜。”
  “不是吧?中国人出来,谁不喜欢咸菜啊?”
  “我没去过中国。”
  “啊?”
  
  我傻了,当时听黎安说他妈妈是中国人,爸爸是美国人的时候,下意识就觉得他爸爸跑到中国讨了个漂亮的中国老婆。谁知道竟然想反了。原来是他妈妈跑到美国留学,嫁给了帅气的美国帅哥……
  黎安介绍了一下情况后,又说道:“我从小在美国长大,没去过中国,所以也不喜欢吃那咸菜。”
  “你不试试看?”
  “尝过,不喜欢。”黎安摇头。
  我一时卡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干笑:“说起来,你中国话说的还挺地道的,一点都没有ABC那种中英夹杂的问题,哈哈。”
  “我妈妈在孔子学院当汉语老师,我都是跟她学的。”
  “喔。反正作业的问题就谢谢你了,你看上去对这书很熟啊,你是不是成绩很好?”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