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你不说我不说 woshiluobo

你不说我不说 woshiluobo

时间: 2014-02-03 21:11:54


  序

  相爱是场拉锯战,你争我夺,我丢你捡,也许到最後谁也不比谁幸福。

  什麽样的誓言可以守住承诺?什麽样的坚心可以经的起变迁?

  你和我都没有说,是那句我爱你......还是那句......散了吧......


  1
  再次和徐正见面是一年以後了,当时我一愣,下巴很没出息的一直向下掉,不过见他到是一脸的平静我也就很快稳住了自己这边儿的情绪。

  记得第一次见徐正也是去年这个时候,当时他和他妈租了我姐原来单位分的那套老旧房子,我姐搬去了新家,那套也就搁置了,因为徐正的姥姥姥爷和我爸妈是旧交,所以那套房子是低价租给了他们,其实关於这点我姐是不情愿的,她不喜欢和熟人打这种交道,她觉得那样自己老吃亏。

  我很早就听说过徐正,因为他妈总是拖欠我姐家的房租,为此每次我姐回家吃饭的时候总得絮叨絮叨,我这人耳根子比较软,听不得别人在我面前磨嘴皮子,平时一帮兄弟哥们儿要是有了什麽事儿我都是二话不说义不容辞,就更不用说家里面的人了,我爸死的早,我妈一看就不是那种能撑起事儿的人,所以家里大大小小的担子从很早以前就都压在了我姐身上,甭看她总是拉长著脸一副很不好惹的样子,就拿要房租这事来说吧,她要是自己能解决那肯定不会来找我,以前我小的时候帮不上什麽忙,现在总归大了,是时候为家人做点什麽事了。

  当时我姐说的特激动,说什麽咱爸死的早家里现在就你一男的,你要是不把这事给姐我解决了那你这小高个儿算是白长了。

  我听著也是特激动,一拍胸脯,嘴上特利索的说著,"姐,你放心!这事儿我一定得给整好喽!"

  我妈收拾碗筷的时候小声嘀咕著,"小王自己一人儿带著孩子在外面过日子也不容易......你们到时可好好说啊......要不咱再给他们缓几天?"

  我姐一听来劲了,斜著脑袋瞅老太太,"妈,您怎麽竟帮著外人说话啊,咱家跟他们家关系还没好到她能拖著半年的房租不给我的吧?"说著我姐看我一眼,"反正今天我决定了,要不把帐给我清了,要不就收拾东西走人,咱也不是什麽富裕人家......"

  我妈叹口气,也没有再回嘴。

  临出门前小妹坐在沙发上,把右手举过头顶,唯唯诺诺的说,"我能不能不去啊......"

  "不行!"我跟大姐同时开口。

  其实吃完了饭喝口茶的功夫我的心就开始直往下沈,毕竟长这麽大还真没当过黄世仁要帐这麽一角儿,所以心里那个虚啊......

  想到这儿我又看一眼大姐,她这会儿低著头,脚下的步子迈的明显是心不在焉,嘴里也不知在念叨著什麽,我猜想八成在练习一会儿该怎麽说。

  我又扭过头去看身後走的极慢的小妹,她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让我看在眼里还真有些过意不去,心里说著,妹妹啊......哥哥我对不住你啊,不过能多拉一个人就多壮一份胆,恩,我觉得大姐在这件事上面和我还是很有默契的嘛。

  从我们家到那套老旧房子,如果是走路的话大概得25分锺左右,我们仨都彼此心照不宣的没提出要坐车过去,得充分利用这段时间来拟出作战计划......对吧......

  事实上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去的途中我就告诉大姐,到时尽量和气点儿,能不撕破脸皮是最好,大姐当时答应的挺好......

  我跟小妹说同时也是告戒自己,咱这回得有气势些,不能怂,虽说不能黑著脸一根筋子硬到底吧,但也不能像你这样一看就好欺负的跟什麽似的,听见没有小妹?小妹当时答应的也是很好......

  一开始进行的还算顺利,王姐一开门先是一震,也知道我们是来干嘛的,脸上讨好的笑从来没有放下来过,还一个劲儿的翻自己的兜,从里面那零零碎碎的钱里抽出了唯二的两张50块,塞给我和小妹,口中说著以前很早就听说过我们,今天第一次见也没什麽好给的,先把这小钱拿著下次的时候再送我们好礼这之类的客套话。

  我看小妹一眼,她很有自觉性的把那钱递给了我,我心里挺得意,因为我接下来把那钱放到厕所旁边的洗衣机上的时候大姐向我投来了赞许的目光。

  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这个时候应该开口说点什麽,所以我说了,态度很平静语速也不快,我说,"王姐,您也知道我们今天来这里是干什麽的,咱不拐弯子抹角,你欠我姐的房租已经有小半年了吧,是时候该结一结了。"

  我很平静的扭脸看著我姐又投来一道赞许的目光,嘴上没说什麽,因为心里已经紧张的不行......

  这时王姐把她身边的一个小男孩儿往他卧室里推,我知道,那一定是徐正,听我姐说徐正今年应该是刚初中毕业,我读的大学附近就是一家既有初中也有高中的学校,经常能看到那些初中生从学校里面向外疯跑出来,我多看了徐正几眼,那样的身形比起一个普通初中毕业生来说要显得瘦弱的多......

  徐正似乎在反抗,但没有成功,王姐呵斥他进屋听歌去,大人在谈事情,小孩子别掺乎。

  等王姐关上徐正卧室的门,转过身来对著我们又是很讨好的笑,那笑容里似乎还有乞求的成分。

  王姐绕开了正题,先夸起了我和小妹,我倒没什麽,对这些话已经不感冒了,倒是小妹,被王姐夸的都快飞上了天,我冷声咳嗽一下,瞪小妹一眼,醒醒嘿,搞清楚自己来干嘛的。

  这时候大姐开了口,语气中已经明显的不满,"房租今天给我结清了,然後我再送你们半个月,这半个月你们继续住在这里,之後就搬别处去,我不想再租给你们了。"

  王姐听後有那麽几秒失了神,笑容里也透出了些勉强,我琢磨是不是快了些,但想想还是就这样吧,快些也好,省去唠叨的麻烦。

  王姐走到大姐的身旁,小声的对她说,"能不能再缓几天......我最近手头实在是有些紧......"

  大姐犹豫了一下,我本想事情也就这样了吧,缓几天就缓几天吧,到最後能给就成。

  谁知大姐突然瞪大了眼睛看著那俩卧室的门,这个房子是属於两室一厅的那种小间型,客厅都特别小,我们四个人站在这里都嫌挤。

  "这是什麽??"大姐指著门上面那似乎被什麽东西砸过砍过後留下来的破痕,生气的说。

  王姐一顿,张著嘴没有马上回答,似乎在想著该怎麽去解释。

  我姐又走到徐正的卧室门前,指著那个门咬牙切齿的说,"这又是什麽??"

  徐正卧室的那扇门上面的破痕比较少和稀疏,如果不在意的话也觉得可有可无,但大姐的脾气已经上来了,看什麽都觉得不对。

  大姐又去厕所和厨房瞅了瞅,还一边叫嚷著,"当初这房子租给你们的时候可是好好的啊!怎麽才没个一两年就成这样了?"

  大姐急冲冲的从厨房里走出来,质问的口气瞪著王姐。

  王姐刚开口,才说了一句,小梁你听我说......话的下半句被我姐的大声叫嚷给淹没了。

  "我不听!"我姐生气的怒吼,王姐明显被吓到了,脚步不自觉的向後退了几下。

  小妹上前一把扶住我姐,我看情形不对也赶紧去抓著她,我姐这脾气一上来那可是什麽都不管不顾的,要是待会儿做出什麽出格儿的事情来,那我们有理也变没理了。

  我跟我姐说有事咱好好谈,然後我把嘴凑到她耳边,说,"你忘了来的时候怎麽商量的拉?"

  我姐喘著粗气没对我的话作出什麽反应,我心想她这气来的可真快,说上就上。

  王姐的脸上还是堆著笑的,她走近一些但又不敢靠的太近,口气很上赶子的说,"小梁啊......你再缓我几天成麽......到时我把房租的钱和修门的钱一并给你。"

  "不行,你今天得跟我说清楚,这门到底是怎麽弄的?"我姐指著坏的最严重的那扇门,眼里的凶气像是要把人吃了似的。

  王姐没对门是怎麽坏的多作解释,只是说自己不小心弄烂的,等过几天把钱一起还清。

  我姐仍旧不依不饶的抓著门是怎麽被弄坏的问题不放手,口气也是咄咄逼人,王姐说一句她能顶人家十句,可王姐脸上那讨好的笑从来就没下来过,最後弄的我和小妹都不知该怎麽办了。

  小妹算是彻底的丢盔弃甲,她活这麽大哪见过这样的阵仗,想著王姐都说了过几天那就过几天吧,口中说著过几天再来别忘了把钱准备好,手上使劲儿就要拉我姐往外走。

  我也在一旁搀扶著,似乎觉得有些不对,还忘了点什麽?我有些搞不清楚,这一犹豫就什麽忙都没帮上,既没说什麽也没帮著拉我姐。

  我姐的火是真上来了,就在已经快被小妹拉到门口的时候一个反身使劲,又挣脱了。我姐又往屋子里去,嘴上的话再也没了思考,什麽都能往外撂,还都贼难听,什麽姓王的你现在就给我滚这房租钱我不要了,你赶快收拾东西给我滚......这之类的话全都放了出来。

  看的出王姐还是在尽量的向外挤笑容,可更多的是难掩的苦涩,王姐到最後都不知该说什麽了,眼圈也开始红了。

  这时连我都觉得我姐过分了,帮著小妹一起拦著我姐,她现在的样子吓人的很,谁能保证她一会不出现点儿什麽过激行为。

  控制的了我姐的身体可仍旧管不了她那张嘴,伸手指指这房子,我姐接著叫骂,"你知道吗这房子里的水费电费天然气费可是连著我的工资卡的,每次月末结工资你们这里的那些费用都得从我工资卡里扣,每到那时侯我心里都特堵,这你知道吗!!说好了的一个月一结可你就是不知道自觉,一拖拖了这麽久,还把我们家门给砸坏......你们......你们......"

  就在我姐生气乱骂的同时徐正的卧室门开了,是被他用力狠狠给捞开的,立时我们四个大人都呆住了,眼睛齐刷刷的看向徐正,只见他满脸通红,本来就不大的眼睛被肿起来的眼袋给挤的更小了,眼圈也红红的,看样子是哭过了......小小的肩膀还在颤抖,腰边的两个小拳头也握的死死的......

  看著那样的徐正我当时的脑子马上就蒙了,整个人僵立在原地就连之前抓著我姐的手也在不知不觉中松开了,心里某个软肋好象被谁给狠狠的掐了一下,生疼生疼的......

  徐正当时的样子在我看来是那麽的似曾相识,也许一直就住在心房里而从未离开过......

  那一刻我真的可以切身体会到徐正当时心里的感受......是那样的无助那样的气恼......眼看著自己的妈被别人欺负却又无能为力,这个时候多麽希望可以有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自己身边可以帮助和保护自己......

  眼前的景象似乎又回到了十年前,那时我爸刚去世没多久,我姐为了养家辍学去工作,我妈每天下班都要去学校接我和小妹,然後我们三个一起去买菜,那时我和小妹是小学3,4年级的样子,我们所住的居民小区有许多和我们同龄的孩子,很多次看到比自己低几届的小朋友放学後有爸妈来接,我和小妹都特羡慕人家,小妹忍不住去对妈说也让她来接我们,我当时虽然骂小妹都这麽大了还让妈来接,可其实心里还是有一丝丝的期盼的......没想到第2天我妈真的来了。

  记得有一次我、小妹还有我妈我们三个买完了菜回来往家走,途中碰到隔壁楼的李叔,早就听我姐说他不是个好东西,对我妈没安好心,当时李叔对我妈耍无赖,缠著她不让走,路边虽然有人但也没见著什麽熟悉的,我妈也是内向软弱的性格,被欺负了觉得丢人也不会叫喊,我趁李叔没防备张嘴使劲儿咬了他一口,谁知他气的对著我脸就是一巴掌,我妈护著我求他别打孩子,最後他吐了一口忿忿然的离开了......我当时就特痛恨自己,为什麽我没有他那麽高壮......要是我的个头跟他相当的话就能和他干一架了。


  2
  一年前那次和我姐去收房租的事儿闹的挺不愉快的,当时徐正张嘴想对我们说什麽,却被颤抖的双唇间那强忍不了的呜咽声所代替,王姐走到徐正身边拿手帮他擦拭著脸上的泪痕,当时王姐的头发是披散著的,一缕缕发丝深处的面容让人看不真切......

  徐正当时一边抽泣一边还想要再说些什麽,我看到王姐对著他摇了摇头,但似乎没有起到想要的作用,只见徐正还是倔强的开了口,"我...我知道是我们不对......我们不应该...呜呜,欠你们的钱......可是...可是你们怎麽可以......"

  没有等徐正把话说完王姐就制止了他,赶忙转过脸来向我们道歉,说小孩子不会讲话请我们多担待别计较......与此同时我看到有几滴泪划破了王姐已经不再年轻的脸,每一道泪痕都在那张脸上印下了或深或浅的褶皱......

  小妹真的已经看不下去了,也不知是在生谁的气,嗔怒著说,"行拉行拉,既然都已经说了过几天那就再过几天,少了几天钱又不会怎麽样!"

  大姐的脸上也有所动容,似乎是放弃了,没有再说什麽,算是默许了。

  走到门外趁王姐关门之际我又最後看了一眼徐正,他当时把自己的额头抵在墙上正挥著他那小拳头,一下一下的捶击著墙面......我那时心里不自觉的想,徐正......别打了,那麽响,肯定特疼吧......

  後来听大姐说王姐那边这次还算说话算话,先是把房租的钱付了一大半,剩下的在之後的两个月内也全都结完了。从此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他们母子俩的消息,徐正的姥姥和姥爷住在附近的另一个城市,和我们家本就鲜有联系,再加上之前的那次房租事件给大姐那麽一折腾,我估计两家那仅存的缘分也算是就这麽玩完了。

  这个世界有时可以很大,也许你和一个人一辈子都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也未必能在今生见到一次;这个世界有时也可以很小,指不定哪天就能和对方不制而期悄然而遇。

  就拿我和徐正来说吧,就在我渐渐的都已经快把他给忘掉的时候,我们俩又坐在了同一张桌子旁。呵呵,有时生出一个巧合来,还真是简单而又玄妙的咧。

  通常第一眼见到小妹的人都会对我说,"哟,你妹子还挺文静淑雅的嘛。"

  "厄......是嘛,呵呵......呵呵......"本著家丑不外传的这一原则我对此从来都是不置可否的莞尔一笑。

  熟悉小妹的人都知道,我这个妹妹啊,天天那小脑子里不知在想些什麽,思想跳跃松散的跟那仙女撒花似儿的,尤其是对於男朋友的标准要求来说,一会儿一个花样,新鲜点子是层出不穷。

  这不,刚大一读完放了暑假从外地归来,光男朋友就刷下了十余个,而且每次只要是让她给把上了一个上辈子不知倒了什麽霉的男的,还都会来让我瞅瞅,平时在学校的时候是在网上传照片,这次回来之前她刚和前男友分了手,再回来的第七天就又找到了新归宿,给我说的时候我差点没被自己一口口水给噎死......我心琢磨现在女生找男朋友都已经开始量产化了吗??

  更让我吃惊的是小妹这次找的男朋友比她都要小三岁......

  "我靠,妹妹......没搞错吧?这......年下?"一不留神说出了个在言情市场上不常见的词儿,我怕她不明白就想再说得更详细些,谁知她已经开了口......

  "是啊......"我小妹摆出了一张很理所当然的嘴脸。

  恩?听懂了?

  "我说你是不是实在找不出新鲜类型的来,就只剩下这种没过过瘾了?"

  "恩恩恩,"我小妹点头如捣蒜,说的特诚恳,"实在是都玩了一个遍就差这茬儿拉!"

  我昏厥......

  今年夏天骄阳如火如荼般的酷热,热的人实在是不想出门,你说好好的放著家里空调不吹出去费什麽闲劲儿啊,水喝撑了吧!啊?问你话呐,梁柏媛你倒是说话啊你!

  "哥你废话可真多!快走快走!"小妹从後面推著我,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我们俩也才刚出了我们所住小区的大门。

  "我们这是上哪去啊?"我明知故问。

  "哼!"小妹一听这个,急了......从後背绕到我面前,单手掐腰,另只手横到我鼻子上开始咋呼,"梁柏升你别跟我来劲!我可告儿你,本姑奶奶的忍耐力可是有限度的!你要再这麽给我臭贫耍无赖那我可真就要冲破临界点......我......我觉醒了嘿!"

  小妹开始摇头晃脑作疯癫状,紧接著撩起裙子抬脚就要踢我要害......

  "嘿别介......"我看小妹这架势赶紧打住之前的玩戏心理,要知道把她惹毛了自己铁定没好果子吃,所以我见好就收不再逗她了。

  事情是这样的,小妹想带我去见见她这个新交的小男朋友,可偏偏老天不作美,今天的气温直线飙升到摄氏40度......额滴个神,还让不让人活了这是,可心里就算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面儿上却总也扭不过这小姑奶奶。没办法了,硬著头皮走一遭吧!

  "放心,他也会带个朋友的,到时肯定热闹,不会冷场。"小妹见我无精打采的样子就开始安慰我。

  我心琢磨,有你在的地方会冷场?没闹翻天就不错拉!再一想,不对嘿,"他也带了个朋友?男的女的?"

  "当然男的,"小妹翻我个白眼儿,"他说第一次和你见面,有点紧张,所以自己也要带个人压阵,嗨,其实他那人还挺害羞的......"

  我听这话脚下登时一软,差点摔个驴打滚儿......紧张?害羞?那他还敢找你这样的?我不可思议的看看小妹,人物啊......我说小妹的男朋友!嘿嘿,有点儿意思了啊,我得瞅瞅去。

  因为小妹和她小男朋友的关系,我和徐正在时隔一年之後有了第二次见面。

  我其实一开始没认出来是他,毕竟那都是一年前的事了,关於徐正的概念也已经在我心里渐渐模糊了起来,只觉得怎麽就这麽眼熟呢,思来想去就是觉得欠点儿火候,没准谁再给我来点儿提示我就能想起来了。

  小妹走到我们中间,给我介绍起了她的小男朋友,孙之辉。在看著旁边的徐正时也是跟我一样,明显的神色一顿。
  FDC738FD9奏篱著错:)授权转载 惘然【ann77.xilubbs.com/?】

  孙之辉很礼貌的和我打招呼,表情和动作都有些不自然和拘谨,我心说,哥们儿,就你这样的可怎麽驾驭的了我妹啊......被她骑脖子上那是一定的拉!

  孙之辉和我打完招呼後,挪步走到旁侧,开始向我和小妹介绍起他带来的那位。

  在听到孙之辉说那人叫徐正时我的脑中似乎有东西断掉了......在很少时间的脑子短路过後,我又重新回过神来,同时向我袭来的不但有惊讶,更多的是曾经那些关於徐正的记忆。

  从徐正的脸上看不出半点不自然,他神情自若的跟我和小妹打招呼,倒把我俩衬的有些失态。

  来之前我一直以为不会冷场的,因为想著有小妹在,但她此时显然已经蔫儿了,坐在我旁边只顾看自己碗里的饭菜。孙之辉坐在她对面一个劲儿的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吃饭的时候徐正的话也是很少的,你只要不主动和他说话他就绝对不会先和你答腔,毕竟不熟,我也不知他心里是怎麽想的,不过我猜可能他和小妹一样,再见到彼此的时候都会觉得尴尬吧。

  我们一桌四人,两个等於哑巴,倒是我和孙之辉聊的颇为愉快,并且是越聊越起劲儿,我发现我俩臭味相投,都喜欢电玩和体育,尤其是对於掌机PSP和篮球的那份执念,想法极其相似!

  时不时的我也会偷瞄一下徐正,才一年不见,他已经长的让我不敢认了,一年真的可以让人变化的这麽大吗?我不知他在心理上会有多大的改变,但就外形来说他确实让我觉得意外。头发似乎比那时长了,第一次见的时候他还留著板寸吧?还记得那天他哭的时候额头上的汗也跟著直往下掉,眼睛眉毛嘴巴全都拧在了一起,活像只受了气的小花猫。再看现在呢,乍一眼瞄上去虽然还是他徐正这麽个人没错,但仔细瞅瞅多了就会发现,徐正的脸盘儿他的五官已经开始朝著小青年的方向发展了,眼睛虽然还是很小但眉毛却十分英挺,是属於那种透著男人锐气的剑眉呢。不过徐正的鼻子长的不是很出众,但好在比较翘,也把他的脸衬的有棱有角的,看到这里我发现一件事儿,他还是那麽瘦啊......整个身子都显得十分单薄,即使个子长高了不少也还是没能掩盖这一问题,看他吃的也不多,还是说家里没让吃好呢?难道是吸收不好??

  最後我特别注意了一下徐正的嘴巴......也不知是餐厅里灯光衬的还是桌上那美色菜肴的光泽给托的......总之看起来粉嫩粉嫩的,加上他的嘴唇比较厚实,给人感觉还挺性感的......容我咽一下口水......

  这次的饭虽然多了些尴尬的意味,但总算最後还是吃的宾主尽欢吧,恩,我是这麽认为的,因为没从徐正脸上看出什麽勉强或者不妥来。也许人家本来就是个闷性子也说不定呢。可能人家早把我们给忘了又或者之前的不快也一并了之,对吧,毕竟都一年了。我和小妹竟瞎想来著......想到这里我又琢磨起一茬儿,我好象对徐正......还挺上心......

  吃罢了饭我说帐我来结,却被孙之辉一把强抢了过去,说什麽也得由他来付,刚才喝了些酒,估计这小子劲儿上来了,红著脸一直跟我称兄道弟的,说什麽相见恨晚一定得认我当哥......我心想,这还真是一性情中人,不过我喜欢。

  走到一路岔口小妹突然对我说他和孙之辉要约会去,今天我也喝了不少,借著酒劲儿嘴上也大胆了许多,我说你俩床上约去?

  小妹听後大怒,从扶著孙之辉的手中抽了一只出来,对准我的胳膊就是一个狠的!

  我被小妹掐的嗷嗷直叫唤,之前的酒劲儿也被她吓的跑了一大半,这才想起了些正经的事。

  我对小妹说你9点半之前给我滚回家去,不然咱妈可饶不了你!甭看我之前说老太太不支事儿性子软,那也是对外人,她就是一老鼠扛枪窝里横啊,在外面是窝囊废,我呸,妈我不是故意说您!在家里面儿老太太可凶著呢!特别是对付我跟我小妹!

  只见小妹边照顾他们家小孙边满口答应著我,也不知真上心假上心,所以我很严厉很正经的又把之前的话重说了一遍,小妹她这才扭过头来认真的看著我说行没问题哥哥您滚好......

  我跟她点了下头转身就走,外面儿这麽热我都出一身汗了,我现在可想我们家那台空调了......

  今天可真是喝多了......我沿著去车站的那条宽宽大马路直犯2,走一步抖一抖啊,走两步蹦一蹦啊,第三步爷转个身......我就看见徐正了......

  说实话在看到身後的徐正时我突然就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刨个坑赶紧把自己给活埋了,今天这人丢的......

  谁都说我耍酒疯的时候特招人笑,我本也以为徐正会扑哧一声笑出来,可後来我发现自己错了,人根本就没拿正眼看我,从刚才吃饭时起就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我发誓我当时真的是喝的有点醉脑子有些蒙,所以我才没发现徐正不是故意不拿正眼看我的,他一直都是低著头看著自己脚下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在迈著步。

  所以我当时有些生气,我说凭什麽呀,我这麽一个大活人跟你对面站著犯抽犯2搞的自己跟一傻子似的......你...你凭什麽不笑啊,你干嘛无视我啊你......好小子你记仇对不对?是吧,我没猜错吧,你肯定还在对一年前那事耿耿於怀呢是吧?这时我把自己之前对徐正的美好幻想全部打破了,我抓著一个气就往他身上砸,也不管对不对了,我沈浸在了自己的凭空捏造自由想象事实的这麽一个空间里,我开始对徐正的行为妄加我自己的揣测,我心说你知道麽不要以为就你可怜,我们当初去收你们房租也实在是没办法,我大姐他们家情况你不知道,俗话说的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姐夫早在那之前的前一年就被车给撞了,一条腿从此就那麽废了瘫痪在家,从此失去了劳动能力,就算将来能去干活这还得修养好长一段时间呢,我小外甥调皮捣蛋从来不让他妈和我们省心,天天给你出漏子就在去你们家收房租之前的一个月他就把自己脑袋给磕破了,再加上上学的事,我姐想让他去读个好初中,没等毕业就直接送到人初中直属小学了,你以为这事儿容易呢?那都是钱堆出来的!再加上当时我小妹刚高中毕业,考了个还算不错的大学......那又是一笔钱!还有我上大学的钱......我草这个世界现在全他妈一窝风的掰金,离了钱什麽也甭干了!

  我知道我们当时不对,做的很过分,我姐也实在是被逼急了......徐正,你真的别以为就你们家有困难,还是那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就在我心里呼哧呼哧说这麽一大!子的同时徐正抬起头来看到了我,注意!是看到了我,可不是看著我,因为他明显被吓一跳,我当时心里突然就有点小明白了,是不是他之前就一直没注意到我啊?那他心里一直在想什麽呢这麽走神儿?

  我看著徐正眼中有了一丝错愕的惊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低下头绕过我,和我擦肩而过,我当时心里忽然就有了什麽期待......


  3
  我本以为徐正会跟我一起走走的,可没成想他压根就没理我,看他从我身边慢慢走过,再看看前方的那条大路,似乎还很长,离车站还有一段距离,我就琢磨反正闲著也是闲著,不如一起走走,也是借著刚才的酒劲儿,我开口叫住了他。

  徐正身体呆立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我会叫他,其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

  我走到徐正身边,很自然的和他搭著腔,但大抵都跟刚才吃饭时聊的话题有关,我特意避免谈到以前。

  可我慢慢就後悔了,我开始觉得和他一起走是一个错误......本来就没想著能聊的多欢,可这也太沈闷了吧,我俩一路走来话是越来越少,刚开始他还回我几句,到後来就完全沈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徐正总给我一种和他年龄不符的沈气,以他这个年龄来说不是应该活泼开朗积极向上的吗?果然还是在埋怨我们的吧......

  到了车站我才知道徐正也是在这里坐车,他要坐的那辆先到了,我本以为徐正不会说什麽就直接上车走人的,没想到他踏进了车门後马上回转过身来,对著我礼貌的微笑,是那种既礼貌又不觉得冷淡的微笑,他对我挥著手说再见,这倒让我挺惊讶。

  车缓缓的开走了,留我自己一个人还在继续等车,不自觉的摸摸胸口,我觉得心里还挺舒服的,好象有股暖暖的气流在心间环绕,是因为徐正刚才的那个笑?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