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明星父子 晴云r

重生之明星父子 晴云r

时间: 2014-03-04 15:11:56

年下,伪娱乐圈,伪父子,伪养成,伪……为什么都是伪的呢,作者一时抽风之作,慎入……简介无能,谁说他们的爱不是爱,谢羽道,“我们的爱,也是爱!”此文走温馨小白路线,不喜误入。。。。
==================

☆、chapter1

  武庆和郎兰在屋里大打出手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他们那个刚回来没几天的儿子已经拖着行李箱不动声色地离开了屋子。
  换做是谁也受不了每天家里都来这么一出,从小到大,武哲几乎都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不是小的时候了,怎样也都不会惊恐到不知所措了。
  他也不记得是从哪里听来的了,好像是说当年自己的母亲郎兰并不是心甘情愿嫁给父亲的,老一辈的一意孤行,似乎还硬生生拆散了两段姻缘,勉强而来的婚姻,到底是过得谁都不顺心。
  武哲只能无奈苦笑了,果然狗血才算得上是生活,这剧情就不能再俗烂俗一点吗?
  
  别问他为什么就不干脆离婚的屁话,他们为什么会宁可两个人互相怨恨着生活,这个问题即使他现在大学临近毕业了还是没能清楚搞明白。
  他一点也不紧张,这骂就骂了,打也打了,日子依旧还是过得下去的。
  如果说那是父母的相处方式,他习惯了,父母也早已经习惯了。
  
  从屋里走了出来,武哲才发现他根本就没地方可去。
  没有提前申请假期宿舍,这一来是根本连学校也回不去了,寒暑假每个人都想着往家跑,本来就没几个人会留校。
  掏了掏口袋,发现身边所有家当也才2,3百的现金,计算着去住宾馆的可行性。
  “操!”武哲忍不住吐了个脏字,根本就是连个几天都撑不过来。
  
  心情蓦地烦躁起来,这个暑期一直都是持续的高温,他走着走着都觉得跟水里打捞起来的了。
  这四通八达的马路并没有多少行人,但是依旧嘈杂,不时一辆车擦着他呼啸而过,靠,有钱了不起啊。
  他低下头,的确了不起,至少不用像它现在般都要到车站了还不知道把自己打发到哪去。
  
  对面的大型液晶屏正在放着城市公益广告,武哲抬头望了一眼,隔得太远,他有点近视,看得也不是特别清楚。
  他捂住嘴,一个呵欠打了一半就看到广告播完,接着就播起了娱乐新闻,大屏幕一下就被一张冷峻的脸给覆盖了。
  要说这张脸,武哲并不陌生,可以说全国基本没有人会陌生。
  
  谢羽,不过30而立,现在都已经是知名度打到国外的影帝级人物了。
  武哲一眨不眨盯着大屏幕,离婚两个字红晃晃地有点刺眼,谢羽的妻子沙若虽然不是影后级的人物,在圈内也算得上是大红大紫的一个女星,两人的结合甚至在当年引起了很强烈的台风。
  归根究底还是谢羽的粉丝们难以接受,却也不得不承认两人郎才女貌,算得上是一对璧人,婚后5年两人在媒体面前也是一直以甜蜜恩爱著称,不知羡煞了多少旁人,慢慢地,粉丝们看着自己的偶像幸福也就带着沙若也一并接受了,倒是帮她提了不少名气。
  世事难料,这么一对娱乐圈的模范最后也只不过落了个离婚收场。
  
  不用亲身经历,多少也能耳闻,娱乐圈从来都是个复杂到黑白难辨的地方,那些狗仔更是嗜血没有道德底线,这件事情也不知是不是又是捕风捉影而来?
  武哲直直盯着对面的大屏幕,脚却情不自禁地往前走,试图把屏幕中的消息看得更清楚些。
  心里暗道:这两人早就该离婚了,沙若根本就配不上谢羽!
  
  谢羽是谁,从16岁正式出道起,武哲就看着他一路跌跌撞撞走到今天,在镜头前看着他由当初那个桀骜不驯的少年成长为如今成熟的魅力男人。
  武哲在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听谢羽的歌,长大点就看他的电视剧,再到现在看他的电影,可以说武哲是伴着谢羽的身影长大的,他不承认自己是谢羽的粉丝,但他的确见证了谢羽由偶像派变为现今实力派的全过程。
  对于谢羽,总是有那么一丝很特别的感情的,正是这么一丝特别,让他对谢羽的选择很不满意。
  娱乐圈的女星再漂亮,再有名气,总不是干净的。
  这种认知一度让他出现偏差,若说谢羽是他一直仰望着的明星,那么毫无疑问,沙若就是他心中定义的尘垢。
  没有理由,可以纯粹理解为私心作祟。
  
  思绪完全被对面的大屏幕占据的人压根就没注意到自己已经不在人行道上,更不会留意这样胡穿马路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
  尖锐的喇叭声响起,迎面而来的跑车根本就来不及刹车,就眼睁睁看着突然冒出来的人影在高空一个优美的弧度然后轰然坠地。
  武哲的大脑根本就无法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疼痛来得那般措手不及而刻骨铭心。
  他倒在地上,觉得什么都是虚幻的,只是有什么东西黏黏的很不舒服地在他周身每个角落涌出来,明晃晃的太阳在他头顶,刺得他的眼睛不住地掉下东西。
  
  失去意识的那一刻还能感觉到忽然从头顶遮来的一片阴影,从车里下来的人,站在他身旁的人,竟然是——
  谢羽!
  竟然是谢羽!!!

☆、chapter2

  武哲并不想死。
  即使在他过去的22年里,他没有什么大作为,也没有什么特别期待的事情。
  但他,还是不想死。
  
  疼痛越来越真实,他努力的睁开眼睛。
  光线一点一点透进来的时候,他从来没有像那刻般感谢生命的美好。
  
  “谢先生,你醒啦。”一旁的护士小心地把他扶起来,有点激动。
  “谢先生?”话一出口,武哲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点沙哑,却也顾不得这些,转头望向护士,“你在叫我吗?”
  “是啊,谢先生,你出了车祸,已经昏迷了整整一个月了,现在能够醒来真的是太好了”,护士说着就倒了一杯水递过去,“谢先生,我很喜欢你以前演的电影,为什么你现在都不演了呢?不过能看到你本人真的是太好了!你本人真是比电视上还年轻呢?!”
  武哲本来正觉得喉咙不舒服,需要水润一润,却在听到护士的话后一惊猛地把水给洒了,再怎样迟钝也察觉到不对劲了,谢先生?电影?喜欢?这是什么跟什么?
  
  “你说我是谁?谢先生?哪个谢先生?”
  “当然是谢书轩谢先生啦”,护士说的一脸理所当然,又皱了皱眉,有点担心,“谢先生,你没事吧?”
  “没……没事”,武哲的声音不受控制地颤抖,“镜子!给我镜子!”
  
  从镜中看到那张不属于自己的脸,却又熟悉到不能熟悉。
  这张略带邪魅的脸,也曾在荧幕上风光一时,但也真的只是一时,就在所有人觉得他会在最好的年华发展起来时,却又突然息影,慢慢淡出了众人的视线。
  武哲看着镜中的容颜,微微上挑的凤目长在一个男人的脸上难免觉得不合适,可是放在谢书轩身上却一点也不存在这个问题,只是平添了一丝英气。
  可是这张脸又比记忆中来得年轻的多,看上去也就顶多二十出头的样子,可是谢书轩明明就该40好几的人了,怎么想都觉得哪里很不对劲。
  
  武哲问道,“那个什么,现在是几号了?”
  “今天都8月12了。”
  8月12?那这家伙出车祸的时候不就是7月12,跟他同一天啊!
  武哲又问道,“什么年份啊?”
  护士噗嗤一声被逗乐了,“呵,谢先生真会说笑,我都说你才昏迷了一个月,自然是xx年了。”
  xx年?镜子刷地从手中滑落,他直接倒回了床上,这是晴天霹雳啊,时光倒流了12年!
  
  闭上眼又睁开眼,再闭上眼再睁开眼,什么都没有改变。
  武哲已经躺在床上发了几个小时的呆了,还是没能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如果说这是一场梦,却又好像真的回不去了。
  现在能接受的唯一的真实就是——
  他被谢羽撞了!
  然后他变成谢书轩了!
  而谢书轩是谢羽的老爸!
  天啊!这太诡异了,太诡异了!
  他,武哲,竟然重生了!还重生到了谢羽老爸身上!
  
  谢羽?想到他,武哲,不是,是谢书轩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牵扯到没痊愈的伤口,他倒抽了一口气。
  既然谢书轩车祸住院了,作为儿子,谢羽为什么还没有出现?印象中谢家这两父子关系应该是很好才对的。
  谢书轩在脑中飞速汲取着信息,这个时候的谢羽也才16岁吧。
  记忆中谢羽就是在16岁正式出道的,也不知现在他进入娱乐圈没?如果没有,他是不希望谢羽再走这条路的。
  即使没经历过,也知道娱乐圈这个大染缸深不可测。
  
  等着护士来给自己换点滴的时候,他随口问道,“我儿子呢?”
  “儿子?”护士很惊讶,“谢先生你有儿子了吗?!”
  “啊?”他没有儿子的吗?!这下是轮到谢书轩惊讶了。
  护士还一脸疑惑地等着他的解答,呵,呵呵,他干笑了两声,“我好像睡太久了,呵,呵呵。”


☆、chapter3

  接连着几天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做,顾名思义安静休养,他需要把很多事情前前后后想清楚。
  从醒来到现在已经要一个星期了,期间竟然是连一个探病的人都没有出现,这谢书轩总不至于悲催到这种地步吧。
  好歹他也算半个名人,即使当年不知在何种情况下早早息影,再怎么销声匿迹也曾在娱乐圈风光过一回,何况他现在应该还没息影才对,对于见缝插针的狗仔来说,早该收了消息,总不会这么风平浪静。
  唯一的可能是,根本就没人知道他车祸住院,但,但再怎样也不至于一个人影都见不到吧。
  
  身上的伤在医院的细心调养下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就在谢书轩猜测他是不是已经被全世界抛弃的时候,终于他的经纪人出现了。
  靳宁是乐娱的皇牌经纪人,在他手下不知捧红过多少艺人,谢书轩可以算得上一个。
  他是来给谢书轩办出院手续的,又真的仅仅只是办出院手续。
  谢书轩偷偷打量着身边这个有点雷厉风行的人,长得是一副精明男人的样子,成熟很有型,似乎由始至终都没拿正眼瞧过他,付过医药费,直接拎了行李就往安全通道走。
  谢书轩只得从后面跟上,男人的深沉让他印象深刻,可是这样的艺人和经纪人之间的关系是不是有点诡异,那种一眼就能察觉出来的疏离感让他很不舒服。
  靳宁很讨厌他。
  
  一路通往停车场,谢书轩上了车坐好,看着靳宁从另一边上来,别好安全带,连个眼神都没投过来,声音不温不火的,“把安全带系好。”
  “啊?好”,谢书轩有点手忙脚乱,从左边散发出来的低气压让他很不自在,抬头,见男人直直盯着自己,没有什么情绪,却又真的能从男人身上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稳了稳心神,他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很正常,回视着靳宁,“我有话跟你讲。”
  他思考着,与其到时候措手不及,倒不如率先坦白。
  “哦?”男人挑挑眉,似乎并不惊讶,谢书轩却能清楚看到对方平静眼眸中的不屑,他不禁皱了皱眉。
  
  靳宁开动车子,“你的如意算盘恐怕要落空了,你让谢羽去顶罪的时候就该想到公司是不可能签下一个有犯罪前科的艺人的,乐娱的违约金再加上你滥赌欠下的一批高利贷似乎已经没人可以替你偿还了,公司也已经决定彻底将你雪藏……当然,如果你没办法将这笔钱还给公司,公司很快会采取法律途径,你可以再爬上洪总的床试试看,说不定他很乐意替你摆平这件事的。”,
  靳宁冷笑一声,真的是不自量力,平时怎么疯怎么胡闹都可以,反正他现在有名气,可以替公司赚钱那就是还有价值,但娱乐圈也有自己的规则,知道底线该在哪里,像这种明目张胆跑去对头公司**对头老总的艺人,想跳槽也不是这样跳的。
  “我想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靳宁带谢书轩也带了有些年头了,一般情况下对于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艺人总不会一点感情也没有,但谢书轩真的就是个例外。
  
  在过去的年月里,谢书轩十足十就是个混蛋,没出道前就是个小混混,后来凭着一张脸蛋混到了娱乐圈,那小子的演技也真的还有那么两双刷子,不紧不慢地也算名噪一时,人前他是风度翩翩的万人迷偶像,人后他架子摆得比谁都大,还嗑药,玩男人,比谁都来得疯。
  本来这些在娱乐圈也实属常见,适可而止也无伤大雅,偏偏这个人态度恶劣,越玩越过火,还搞起了禁脔,若不是公司看他还能赚钱,靳宁个人是巴不得一巴掌呼死他,对于这个人他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放养。
  早知道对方出事那是早晚的事情,他不知道对方滥赌,外面欠了一大笔高利贷,更不知道对方早有跳槽之心,以为巴上了星艺的老头就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对于乐娱最大的对头,公司不肯放人,那么洪老头又肯为这个玩物出到什么价钱?!答案不言而喻,公司最终偿还了那笔高利贷,对于叛徒,就是在断了对方的财源之后还必须让对方偿还大笔违约金及那笔高利贷债务。
  谢书轩走不成,自然也料到公司会对他采取雪藏,对于巨额债务有什么方法是赚钱最多的呢,他竟然想到了让他家那个小子也进入娱乐圈。
  
  靳宁见过那个孩子,叫谢羽,名字是谢书轩给他起的,年纪轻轻却异常冷漠,可是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非是池中物的王者风范隐隐能从那张稚嫩的脸上显露出来,从多年的经验来看,他很确定,那个浑身散发着生冷气息的男孩,以后定是会大红大紫!
  作为一个知名经纪人,对于好的璞玉总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有钱赚公司自然也乐见其成,一切好像就顺其自然只等签约了,偏偏又闹出了后来的车祸撞人然后肇事逃逸事件。在医院靳宁又一次见到那个男孩,在警察到处寻找肇事逃逸者的时候,谢羽已经自己跑去自首了,靳宁知道这一切的时候,真是巴不得把谢书轩从病床上扒起来一顿揍,这人竟然混蛋到昏迷前还不忘找人给他顶罪!
  
  很久没有得到回应,不像是谢书轩一贯的无赖行径,靳宁不禁朝他看了一眼,这下终于明白哪里不对劲了,对方紧紧皱起来的眉,张大着嘴一副吃惊的模样,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戾气,反而是一种脱胎换骨的柔顺,没有了那么一股邪气,更显得他那张脸的俊美。
  他终于承认,本来,谢书轩也算得上是个美男子的。
  
  此刻谢书轩的脑子已经乱成了一团浆糊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信息残缺不全的,但他也总算多多少少从只字片语明白了一件事,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说,原来的这个谢书轩根本不是个东西。
  可是这关他什么事,怎么要全算在他头上呢?他才是那个最最无辜的受害者啊,平白无故被撞了不说,一醒来就顶了别人的皮囊,就连别人的罪孽也顶在自己头上了,什么洪总,是个男的吧,什么违约金高利贷,什么签约,什么让人顶罪……
  等一下,顶罪?谢书轩在一片混乱中好像抓住了什么重点。
  
  “谢羽,你刚刚说谢羽对不对?他在哪,快告诉我,谢羽在哪?!”
  靳宁被他突然的一拉,方向盘打偏他一个紧急刹车,谢书轩的身体猛地朝前一冲,“你干什么!”
  “我才要问你干什么?”把车子停在路旁,“装什么,不是你让谢羽给你顶罪的吗?还问什么他在哪里这种愚蠢问题!”
  “我让他顶罪?”谢书轩边说嘴唇都边在抖,他那是气的,靠他妈的混蛋,还是不是人,竟然让自己的儿子给自己顶罪,他一把拽紧靳宁的衣领,“在哪?带我过去,开车,我要见谢羽!”
  靳宁不动,瞥了眼被揪紧的衣领,若有所思地盯着眼前这个看上去很紧张到有点激动的人,他那表情难道是担忧?
  担忧?靳宁暗笑,什么时候他也学会担忧这个词了?那就不是那个叫谢书轩的恶劣男人了。
  
  谢书轩大吼,“看你毛!开车!我叫你开车啊!!!”
  车子终于动了起来,他倒回座椅上,胸口一上一下起伏,他在尽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他不是个多冲动的人,也说不上为什么刚刚在听到谢羽的名字后会那么激动,大概对于偶像都是有那么一种保护心态的,更何况那还只是个16岁的孩子,却要为此留下案底,那股愤怒就怎么也控制不住。
  
  “抱歉,刚才我有点激动了”,心态平和下来,谢书轩的语气就变得很随和,“刚才我就想同你讲的,但你显然误会了我的意思,不管过去我是个怎样的人……但是我真的忘记了。”
  望向靳宁,发现对方也在看着他,不去理会那目光中有些什么意味,他径自说道,“随便你信不信,我无所谓,我只想重新开始好好生活,公司的那笔钱我也会想办法归还的。”
  可是拿什么还,他是真的不知道,那么一笔天大的金额不知道把他卖了够不够付个尾数。
  
  靳宁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盯着他。
  玩失忆?开什么玩笑!
  
  谢书轩知道,靳宁是不信的,换做任何一个人也不会在失忆后还能对谢羽这个名字起这般的大反应,可是他信不信他一点也不在乎,他现在在乎的只是能快点见到谢羽,然后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把他弄出来。
  不去理会身旁人的视线,他慢慢合上了眼睛。
  他想起那个时候,17岁的谢羽已经迅速蹿红,他站在台上,一把吉他,一首不哭泣的孩子,唱响了大半个城市,后来某一期八卦杂志突然挖出谢羽出道前的一起肇事逃逸案,原来这个小歌手还是少年管教所出来的,一时间舆论满天飞,那时他也才8岁,电视机里,他看着演唱会现场不时扔上台的矿泉水瓶,垃圾,那个少年依旧,站得笔直,目空一切的拨弄手中的弦,清冷的嗓音好像能够穿透一切喧嚣,高高在上的孤傲却又异常寂寞。
  他又想起,谢羽刚进入演艺圈时,那一度吵得沸沸扬扬的猜测,主要还是两个版本,一者是说谢书轩希望谢羽能够继承自己衣钵,二者是说谢书轩嗜赌欠了巨债高利贷,完全是把儿子卖到娱乐圈给自己当赚钱工具的。
  
  有的时候,娱乐八卦虽然喜欢含沙射影,但也真的不至于全是空穴来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是真的了,只是真真假假,大家图的就是一个娱乐,真相究竟是什么,从来没有太多的人关心。
  谢书轩喜欢谢羽,却从没想过哪一天自己能和那样一个人扯上关系。
  以前最近的距离大概也就是台上台下,歌手和歌迷的距离,能够真的见上谢羽一面,还是面对面的,能触碰到的,他从来没有想过。
  他从来不信鬼神那一套,却又赶上了这么怪力乱神的事情,他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变成了谢书轩这个人。
  如果冥冥之中真的有命运,那么他也不知道,命运的安排究竟有什么深意。

☆、chapter4

  谢羽尚未成年,并不会真的定罪,现在也只是被关在少年管教所。
  谢书轩事先已经从靳宁口中知道,被撞的那个人已平安脱险,这下他也就安心了,事情也就相对好处理得多,找到处理这件案子的警官,虽然很担心谢羽,但他还没有那么伟大,也不至于为了谢书轩本尊的罪过去坐牢。
  他言明自己当时也在车内,因为没有系好安全带才会导致较严重的撞伤,反复强调谢羽当时并不是刻意潜逃,只是太担心自己的安危才会直接送医,事后也立刻自首,法律也不外乎人情,他怎么也不希望谢羽继续呆在这里,只是把嘴皮子也磨破了,最后才明白再多的辩解都不如塞上大笔的保释金来得真理。
  对方说谢羽在这里表现很好,本来也就几个月意思一下的,这一下就可以完全减期放出来了。
  
  钱自然是靳宁暂时垫上的,这个时候的谢书轩是真正的身无分文,想着回家第一件事他一定要在屋里把所有的现金银行卡什么的来个大搜查,虽然也并不指望那个负债累累的人会真的有多少积蓄。
  看着靳宁把一大叠毛爷爷交出去,谢书轩是又心疼又恼恨,心疼的是他那巨债又添了一笔,恼恨的是对方怕是早知道钱能解决的事,却偏偏没有及时出手,白白害的谢羽在这受了无妄之灾。
  后来再一想,靳宁凭什么要插手这件事,谢书轩出事说不定还是件大快人心的事情,至于他儿子,非亲非故的坐不坐牢,关哪,又关他什么事,这父亲自己都能把儿子往火坑里推了!
  真是越想越觉得原来的谢书轩不是个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原来是谢羽已经被带了出来。
  突然看到这张缩了年龄的漂亮脸蛋,谢书轩却一点也不觉得陌生,暗想着,就是这个少年,当年一下子就能把所有人目光吸引过去的家伙就是眼前这个桀骜不驯的少年。
  
  “我……爸爸是来接你回家的”,原来的他比谢羽还小了八岁,现在一下子变成了他的爸爸他还真的不习惯。
  看他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口,也没有其他不适,看来这里也没有真的为难孩子,谢书轩这才放心了不少。
  
  显然对对方和善的面容和爸爸这个称呼很不习惯,谢羽皱起眉,显得有些茫然,察觉到对方突然笑眯眯伸手想来抓他,他一个抬手甩开,径自朝外面走去。
  谢书轩的手顿在半空,还能感觉到外力带来的疼痛,他怔怔望着谢羽消失的方向,刚才,那个孩子眼中流露出来的是完全不需掩饰的——
  浓烈的厌恶!
  
  谢书轩苦笑,他差点忘了,现在他是一个有着严重不良案底的父亲,一个试图把儿子丢进娱乐圈,一个为了脱罪会让儿子坐牢的父亲,人家能不恨,就该偷笑了。
  要改变现状,以后的路,只能说是任重而道远。
  
  现在也顾不上管靳宁和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那个什么,晚点再联系,钱我会还你的,还有很多事……”说着就急匆匆跑去追谢羽了。
  靳宁皱着眉,望着那个匆匆忙忙,还有点跌跌撞撞的身影消失,若有所思。
  
  很快追上谢羽,谢书轩直接拦了辆车,路上他直接告诉谢羽他撞坏了脑子,过去的事都不记得了。
  这个理由真的很怂,但是对于穿越或是重生的人来说,果然是屡试不爽。
  谢羽瞥了他一眼,不屑地嗤了一声,对着司机报了个地址,很快又偏过头去。
  谢书轩安慰自己,慢慢来,这孩子是过去受到的伤害太大了。
  
  车子停在郊区的一栋别墅,别看,前谢书轩这地方选的还挺幽静,环境好还挺偏僻,很对现任谢书轩的胃口。
  只是很快问题就出现了,谢书轩掏了掏口袋,都忘了他现在一穷二白的现状。
  谢羽就面无表情瞅了他一眼,完全无视他现在身处的尴尬境界,自顾下了车,嘭一声车门关上就往别墅走去。
  司机回头幽幽盯着谢书轩,他呵呵干笑,装模作样掏了半天口袋,他无奈耸肩,真挚地对向司机的目光,你不认识我吗?你真的不认识我吗?我可是明星。
  
  原地胶着了半天,眼看司机就要发怒,一张票子就从窗口扔到了司机身上。
  竟然是谢羽去而复返。
  
  谢书轩二话不说,立刻下车,谢羽懒得看他又转身走向别墅,谢书轩忍不住笑出来,不管怎样,这孩子到底还是很善良。
  只要他还是心软的,那么接下来要他重新接受自己也会相对来的轻松了。
  谢书轩吹起口哨,步子也一下子变得轻快起来。
  
  进了屋才真的是别有洞天,这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装潢和布置都是相当奢侈,看得谢书轩是频频咋舌,这本尊倒是挺会享受嘛。
  就是不知道把这房子抵了能还清多少债务,但这露宿街头什么的,他又不是很情愿,难得能住上这么一栋豪华别墅,就这么给公司拿去,啊,他不甘心那,想想还是让他享受了一段时间再说。
  
  谢羽本来在客厅喝水,见谢书轩进来了放下杯子作势要走。
  谢书轩对他招招手,“过来。”
  谢羽虽然不情愿,但似乎并不习惯违背这个人的命令,就这么冷着一张脸站了过来。
  谢书轩问道,“我平常都怎么叫你?”
  “小羽。”
  嗯,还挺配合,谢书轩又问道,“那你都怎么叫我呢?”
  谢羽抬起头,警惕地盯着谢书轩看,“我从来不叫你。”
  谢书轩一愣,“这样不好,我知道我以前是个很不负责任的父亲,但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老天爷既然给我这个重新再来的机会,以后我会努力做个好父亲,对你做的那些不好的事小羽也把它忘了好不好?”他笑笑,伸手想摸摸谢羽的头,“所以,以后要叫爸爸。”
  
  手再一次被拍开,谢羽满脸嫌恶,“开什么玩笑!”
  说着他就往卧室走去,很快又拿着一叠纸出来,往谢书轩面前一递,“因为我还是未成年,所以需要监护人盖章才算有效。”
  这什么东西?谢书轩接过来一看,俨然是乐娱的签约书,翻到末尾页,靳宁和谢羽的名字都已经签在那,也就是说,只要他一签名这份合约就算正式起效了,再翻到前面看时间,终身契约,靠,这年头,有点脑子的都不可能跟哪个公司签终身死约啊,谢书轩把合约书往桌上一扔,“谁说我要签这东西的?”
  “你想反悔?!”谢羽立刻跟被踩到尾巴的老虎似的,“是你说的,只要我替你还清债务,你就放我自由,从此两不相干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