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捧着冰块当媳妇 一世华裳

捧着冰块当媳妇 一世华裳

时间: 2014-03-30 20:09:18

卓炎永远也忘不了第一见到希尔的时候.

他精致的脸在混乱的灯光下若隐若现,时而凌厉时而柔和,
面无表情的,一双眼沉稳安静,整个人看上去有些冷,
给人的感觉像是不太容易和人相处似的,
仿佛没有任何事可以激起他的兴趣。显得与酒吧里混乱的场景格格不入。

可远处的卓炎看着他,却仿佛在霎那间遭到电击了一般,
甚至连呼吸都停了下来,周围的一切都仿佛如潮水般瞬间从身旁退去,
看不见热闹的人群,听不见沸腾的喧嚣,
整个世界只剩下他和面前的人,让他忍不住一阵心悸。

可是对于这个冷血出名的大冰块,他要从哪里开始入手呢,
要怎么样才能把他捂热了呢?
他思来想去最后的办法依旧是他当初同这个冰块说过的那句话。

那句希尔在很久以后依然可以回记起的那个充满磁性低沉的声音——

要么你就想方设法了结了我,
要么你就只能认命的待在我身边,
一辈子都要与我纠纠缠缠……


1

1、卓炎 ...


  卓炎永远也忘不了第一见到希尔的时候。
  
  那时他正和一群哥们在PUB里抓耳挠腮想着给彼此下套,伦敦的夜晚热闹异常,虽然还未到夏季,可酒吧里早有只穿三点的火辣美女,她们穿梭在热闹的人群配合着金属乐不停扭着柔水的腰,看上去令人血脉喷张,high到极致将胸罩脱下随手一扔,人群的热情便瞬间被带到最高点。
  
  希尔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来的,他精致的脸在混乱的灯光下若隐若现,时而凌厉时而柔和,面无表情的,一双眼沉稳安静,整个人看上去有些冷,给人的感觉像是不太容易和人相处似的,仿佛没有任何事可以激起他的兴趣。显得与酒吧里混乱的场景格格不入。
  
  可远处的卓炎看着他,却仿佛在霎那间遭到电击了一般,甚至连呼吸都停了下来,周围的一切都仿佛如潮水般瞬间从身旁退去,看不见热闹的人群,听不见沸腾的喧嚣,整个世界只剩下他和面前的人,让他忍不住一阵心悸。
  
  希尔穿着纯手工的西装,与迎上来的服务生说着什么,侧脸的线条在吧台灯光的照射下完美无瑕,白皙的皮肤,淡淡的眉,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唇……一切都像是毒药猛地侵入卓炎的心,让他在瞬间中毒。
  
  周围的哥们看出了他的异样,撞了撞他的肩膀,“看什么看,愿赌服输老规矩,快点过去泡他。”
  
  卓炎被他撞的回了神,坐在沙发上没有动,眨也不眨的看着远处的人被服务员恭敬的请到楼上,明显是要去贵宾间。他一直目送那个人上楼,身影消失在拐角处才收回了视线。
  
  “靠,这么快就走了,这还玩什么?”卓炎身旁的人开口道,说着还转过头看了看卓炎,撇撇嘴,“我说卓少,你刚才愣着干什么,不会是想赖账吧?”
  
  卓炎看着身边有些痞痞的好友斐文宇,笑着摇摇头,“开什么玩笑,你什么时候见过我耍赖?”
  
  “那你刚才怎么不过去,别告诉我是因为看那个人不简单不敢过去,”斐文宇挑了挑好看的眉,“这种情况要是换了别人我信,换了你卓少……嗯哼,打死我都不信!”
  
  周围的几个哥们立刻附和,“就是,你卓炎连3K帮大帮主的女儿都能玩上床拍拍屁股走人,又怎么会怕刚才那个人,卓炎你这人的字典里压根就没有一个‘怕’字。”
  
  卓炎看了看周围的哥们,又向远处二楼的拐角意犹未尽的看了看,这才笑眯眯的说,“我只不过忽然想到了一个更好玩的法子而已。”
  
  “什么法子?”好友斐文宇来了兴致,挑眉问道。
  
  “这样……”卓炎笑眯眯的冲他们勾勾示意他们过来,然后开始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靠
1、卓炎 ...


  !这主意不错,”好友埃里抬起头,碧色的眼中满是兴奋的光,只是那光亮仅维持了一会又慢慢变暗,泄气道,“唉,可是这的经理恐怕不会同意吧,你要怎么说服他?”
  
  卓炎眯了眯眼,邪气的笑了笑,“这你就不要管了,交给我。”
  
  他说着站起身向吧台走去,准备去向调酒师问出这家酒吧的经理,一副随意的样子,倒真的是要准备过去提建议。
  
  埃里在身后看的哑然失笑,“我打赌他不会成功的。”
  
  斐文宇只笑不语,搓着下巴打量不远处的卓炎,他们都是附近医科大学的博士生,没事的时候总喜欢来这间酒吧喝喝酒,小赌两把,赌注也是五花八门,不过最常玩的就是输的人要看着酒吧的门,然后去和第一个出现在视线中并且是从外面进到酒吧的人搭讪,无论男女,无论美丑。他记得有一次他还被迫和一个重量是他三倍的老女人搭讪,结果那天晚上差点被她拖去开房,真是惨不忍睹,事后被这群混蛋连续嘲笑了一个星期。
  
  而卓炎和这片最大的帮派3K帮结怨也是因为打赌输了而门口出现的人正好就是附近有名的辣美人、3K帮老大最疼的小女儿凯瑟琳。据传这个凯瑟琳的脾气真的是坏得没话说,而其极其讨厌黄种人。卓炎虽然带着明显混血儿的特征,但毕竟还是亚洲人,他们当时一致的认为卓炎这次肯定死定了,只是没想到他不但没有死还成功将美人拐上了床,不但拐上了床还成功让美人爱上了他,吃干抹净后甩头直接走人,并且在对面美人几次强烈的追求轰炸下一副吃了不买账的样子,反倒是让他们在一旁看的人浑身冒了一层冷汗。
  
  要知道3K帮在这个地带的势力可是很大的,像卓炎这样无依无靠的留学生在3K帮的眼中简直连蚂蚁都不如,直接宰了都不过分,更何况仅仅是抓回去给自己的小女儿作宠物?用帮主的一句话就是“我女儿一天喜欢你我就一天不放你,她要是喜欢一辈子就我关你一辈子,到死后就是化成灰也要埋在一起”。
  
  于是卓炎就这样被带走了,可是就在他们以为卓炎这辈子就这么完了的时候他却回来了,不仅回来了还毫发无伤,依旧整天笑眯眯的,仿佛那天被带走的人不是他。
  
  他们当时都很好奇然后将他围在一起追问,可他却笑眯眯的来了句“帮主觉得我这个人是个难得一见的天才,关起来太可惜就把我放了”,如此不了了之。倒是从此以后凯瑟琳的追求攻势变得越来越猛烈了,丝毫不在乎卓炎的冷淡和无视,在他面前简直如温顺的小猫,直看的他们几个人啧啧称奇。
  
  不过称奇归称奇,他们心里也都明白卓炎之所以会毫发无伤的回
1、卓炎 ...


  来肯定是发生了一些事,要么是他真的口才太好与3K帮的帮主达成了某种协议,要么就是他这个人的后台太硬,硬到连3K帮的人都不敢轻易动手的地步,只是……斐文宇搓着下巴陷入思考,如果真的是背景极强又怎么会来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学校留学,而且还不胜其烦的一直读到博士?
  
  其实要从表面上看会发现卓炎这个人挺简单的,这人整天笑眯眯的,脾气很好,似乎跟谁都能打成一片,吃穿都和正常的留学生一样,偶尔打打工和他们几个哥们泡吧喝酒相互下套,高兴时谈一个女朋友,然后没过几天又恢复单身,继续之前懒散的生活。
  
  总之这个人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学生。
  
  可是斐文宇看着远处和经理交谈的人仍禁不住要陷入怀疑,除去3K帮的事不谈,之前也遇到过许多看上去很凶险的事,可是每到最后卓炎总是能淡定的简单摆平,似乎所有的事到他手上都能顺利解决,好像这个世界上没什么事能难倒他,如果都拿运气好当借口明显说不过去,可如果不这样说似乎又没什么能解释的理由,最后只能推究这个人太聪明了。
  
  而事实上卓炎确实聪明,不然为什么总是一副懒散的样子想去上课就去,不想去干脆窝在公寓睡一天的人每次考试总拿第一,反观他们累死累活的狂背书,最后只能勉强挤进奖学金的行列?真是想想就忍不住想要鞠一把辛酸泪。
  
  除了这点外还有一点让他们极度不平衡,就是卓炎这个人的长相真的是太让女生没有抵抗力了,聪明就聪明吧,连长相也比他们赢了一大截就让人郁闷了。卓炎因为带着明显的混血儿特征,五官非常的立体,很是英俊,尤其是当他盯着你笑的时候,纯黑的眼睛会变得深邃无比,总给人一种……很奇特的感觉。
  
  很深情……斐文宇看着谈判结束笑眯眯向他们走来的卓炎,慢慢在心底斟酌语气,嗯,总给人一种深情的……错觉。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终于JJ抽回来了……


2

2、黑暗游戏 ...


  “怎么样?”见卓炎回来,几个好友急忙上前询问。
  卓炎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人,不答反问,“我办事有不成功的时候吗?”
  埃里的眼睛瞬间一亮,几乎要立刻跳起来,“那就是说成了?!天啊天啊,”他站起来高兴的叫道,“卓炎你简直太帅了,太厉害了!”
  卓炎笑着坐下喝了一口酒,目光有意的向二楼拐角扫了一眼。
  “那什么时候才开始呢?”斐文宇歪着头好奇地问,“总该有个时间吧?”
  “是啊,快点告诉我几点,”埃里兴奋够了急忙坐下来追问,“我看那边的长腿美女看了很久了,你告诉我几点我好提前过去。”
  剩下的几个人听他这么说也跟着眼前一亮,继而快速在人群中寻找猎物,还不忘问游戏的启发者,“对啊卓炎,告诉我们几点。”
  “急什么?”卓炎依旧笑眯眯的一张脸,好笑的看着面前寻找美色的好友,“你们先挑着,挑好了再告诉我,我和经理说看我的手势行动。”
  “那就是说——”埃里咽咽口水,又目光放光的看着卓炎。如果换成动画效果那此刻他周围肯定闪着一圈亮晶晶的小星星,还有成片的彩带相呼应,就差从脑顶浮出一颗大红色的扑通狂跳的小心脏了,他的眼睛金光闪闪的看着卓炎,问,“你想什么时候开始就能什么时候开始?”
  “收敛一下你的表情,”卓炎踹他一脚,笑着骂道,“丢脸死了!”
  埃里被他踢得“嗷”的一声蹦去老远,又揉着腿迅速跑回,蹲在他面前,继续追问,“到底是不是啊?”
  “对。”
  “嗷!”埃里一下抱住卓炎的大腿,满脸崇拜,“天啊,你简直就是神,我决定以后跟着你混,我一定要跟着你混!”
  “如果换成一个美人这样蹲在我面前蹭我的大腿我一定会很高兴然后一起去开房的,而你——”卓炎笑眯眯的伸出手扯着他的后颈远离自己,然后用去超市买马铃薯挑剔的目光将他打量了一个来回,说道,“就算把这身肥肉减下去我都不会对上你有兴趣。”
  埃里被他的打量的目光直看得心里发毛,哆哆嗦嗦的拍着胸前的肥肉,直到听到后半句才松了一口气,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骂道,“靠,你想上我还不让你上呢!”
  一群人笑着打骂了一阵,卓炎又抬眼扫了一下二楼的拐角,见那儿隐约露出了一袭衣角,猛地坐直了身体,眯着眼道,“都给我去准备,我马上就要宣布开始了。”
  “靠!不早说,搞什么突然袭击?”一群人闻言立刻站起身向各自的猎物走去,只有斐文宇没有动,依旧端着酒杯痞里痞气的窝在沙发里。
  “你怎么不去?”卓炎起身准备行动,临行前回头看了一眼好友。
  斐文宇摊摊手
2、黑暗游戏 ...


  ,痞痞的道,“没办法,相对于碧眼的金发美女,我还是比较喜欢黄种人,可惜看了一圈都没有合适的。”
  “那可真是可惜,”卓炎笑眯眯的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好友,除去那一身的痞气这个人长得倒是蛮斯文的,于是加了句忠告,“不过你也小心点,免得被别人偷袭,贞操不保。”
  “靠!”斐文宇笑骂了一句,伸出腿踢向他,“别给我乌鸦,赶紧滚!”
  卓炎便不再说话,转头气定神闲的向吧台走去。
  斐文宇在后面看的真切,有些好奇地向吧台左右看了看,想看看被卓炎看上的猎物到底长什么样子,接着他很快就在二楼的拐角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此刻刚刚从楼梯走下来准备向门口走去,正好就要路过吧台,斐文宇瞪大了双眼,继而捂着肚子笑了起来,难怪卓炎要等到现在才开始游戏,原来他是打着这个主意。
  卓炎的余光已经能看到那个人了,目测了一下彼此的距离便不动声色地对等在一旁经理打了一个手势,那经理看见立刻向舞台的方向挥了挥手,下一刻整个酒吧的音乐猛然停了下来,众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也跟着纷纷停下手里的动作,一时间酒吧里万籁俱寂。
  希尔走下楼梯后刚走了两步就遇到了这种状况,他伸出的脚在空中停顿了0.01秒,接着面无表情的继续向外走,对周围的事情完全不在意不关心,甚至连睫毛都没有颤一下,他一边向外走一边听到舞台方向传出了一个声音,在安静的酒吧里缓缓回荡,每一个字都听得异常清楚——
  “亲爱的,你们是不是已经对人群中的某位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又不知如何开展行动呢,你们是不是对刚认识的朋友还没有来得及进一步增加彼此的关系呢,在你们周围是不是有一个人让你明知到彼此没有机会却还是忍不住自己对他的爱恋呢?”
  几句话说下来人群中立刻起了一阵附和,舞台上的人挥挥手让大家安静,继续自己的话——
  “又或者——在你身边有一个很想揍的人却一直找不到适当的机会,要么就是明明是不认识的人,可你就是看他不顺眼很想上去送给他狠狠的一拳,把他揍到连他妈也不认识的地步?”
  人群立刻爆出一阵笑声,一时间哨声不断。
  舞台上的人看着台下躁动的人群,笑容满面地接着说,“那么亲爱的,现在你们的机会来了,今晚我们将玩一个十分钟的黑暗游戏,在这十分钟内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当然你要确保自己事后不会被人抓到,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哦。”
  “那么现在准备——”
  “one,two,three,ready”
  “Go——”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刹那,整个酒吧里所有的灯全部熄灭,
2、黑暗游戏 ...


  瞬间坠入无边的黑暗,只剩高声地尖叫。
  希尔抬起的脚又顿了顿,回想着熄灭前最后看到的通往酒吧大门的通道,没有理会周围混乱的局面。他一边看着酒吧外零星的一点亮光,一边专心的感觉周围的变化,以免发生碰撞,可是就在他刚走了一步时腰间猛然传来了一股力量,他在电光火石之间已经分辨出这是一个人的手臂,而这条手臂此刻正横跨了他的腰,以一个拥抱的姿态准备把他带到怀中。
  希尔下意识的身手去阻止,可来人似乎对此早有防备,轻松的制住他的双手反背在身后单手握住,继续增加力道,他心底一惊刚要出口阻止便惊觉后脑也传来了一股力道,那股力道托着他的脑袋一把将他拉过去,接着在下一刻,他感到了唇上传来的灼热,然后牙齿被强硬的敲开,一股温热卷进来,带着一种极其下流的意味肆意的在口中翻滚,好像很想就这样将他活吞了般。
  而在这个瞬间希尔能清楚地感觉到面前这个轻松制住自己、身体绷紧灼热、带着猎食的危险、有着明显侵略意味的人,是一个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啦~~~打滚ing~~~为啥木有人收藏呢?难道是我的JJ又抽了???上章评论显示的是11,结果点击显示的是5,唉,不知道JJ咋算的


3

3、美味 ...


  卓炎加重了手里的力道,死死扣住怀里的人,让自己的舌头能探的更深,**间他甚至能听到彼此嘴唇的摩擦声以及口中淫/乱的水声,这一切都让他极度亢奋,好像连指尖都起了一层战栗。
  全黑的空间内,舞台上又重新响起了振奋的摇滚乐,人群的尖叫声、咒骂声、桌椅移动时的摩擦声、啤酒或酒杯的破碎声混乱的响在四周,而他此刻的世界就只有怀中的人,他尽情的吻着他,鼻息里闻到的全是这个人陌生的气息,但他却感觉如此熟悉,仿佛他已经站在时空与岁月的通道里等了无数年,仿佛他在这繁华迷乱的世界上流荡就是为了寻找这个味道,寻找他下半生安定的终点。
  “唔……”希尔喉咙里发出一声压抑的不适,他仰着头,以一种绝对被动的姿态被人死死勒在怀里,胸腔的空气全被堵在这个男人的唇齿间。他的指甲深深陷进这个男人的手背里,修长的手指因为缺氧窒息开始变得痉挛,身体的力气也跟着一点点被抽走,希尔的瞳孔缩了一下,用仅存的力气对着口中肆意的东西咬下去。
  面前的男人发出“嘶”的一声,微微退出了一点,新鲜的空气顺着空出的缝隙一下子涌进来,希尔深深吸了一大口,可是还未等他全部呼出来,那个缝隙就又被面前的男人堵上,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瞬间在唇齿间弥漫开来,显然刚才那一下咬破了这个男人的舌头,而更显然的是,鲜血的刺激直接挑起了这个男人更强烈的欲/望。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腰间的力量加大了,也能清楚地感觉有一个硬硬的物体抵在了身前,同样是男人,这是什么东西再清楚不过,这个认知让他的眼睛冷了一分,完全被动的姿态让他极度不满。
  黑暗的酒吧越发混乱,卓炎一边尽情的吻着怀里的人,一边感觉周围的变化,时刻准备应付突发事件。
  希尔虽然处于被动但精神一直很清醒,比如他知道面前的人在吻着他的时候忽然带着他向一旁侧过了一个弧度,紧接着他感觉有一个东西从他们脑侧滑过,在耳边留下呼啸的余音,带起一缕发丝,在身后“砰”的一声炸开,带着少许清脆的声音和哗哗水声。
  ——一个装满酒的酒瓶。
  希尔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心底又加了一层警觉,这个男人能如此轻易准确的避开飞来的危险,究竟是因为他的直觉太敏锐还是因为刀口舔血的日子过得太多以至于对危险的直觉早已深入骨髓了?
  无论是哪一种都不好对付。
  卓炎感觉怀里的人僵硬的身体,微微放松了侵略的力道,动作逐渐变得温柔。
  他……这是在安慰我?觉得我被酒瓶吓到了所以在安慰我?看起来这个人除了用下半身思考外还是有可取之处的,不过……希尔
3、美味 ...


  张着黑白分明的眼,死死的看着黑暗中的人,目光仿佛浸透了千年的寒冰,很好,继骚扰我后又把我归为胆小的行列,我该怎么报答你,男人?
  远处舞台上的音乐忽然听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压过整场的声音——
  “距游戏结束还有一分钟的时间,各位可要抓紧啊,还有一点千万要记住,那就是别忘了逃命,哈哈——”
  卓炎听到这个声音勒着他的手又加了力道,口中肆意的动作也变得激烈了起来,似乎想把这份感觉永远刻在身体深处。
  “唔……”希尔喉咙里又发出一声压抑的不适,突然急速的侵犯正和他抢着胸腔仅剩的空气,窒息感很快又一次向他袭来。这个男人如此露骨的侵犯带着明显撕裂的意味,仿佛除非真的将他吃进肚否则永远也不会停似的。只是就在他认为会被活吞了的时候面前的人却停下了动作,并慢慢退出来移到耳侧,灼热的气息全部喷在了脖颈,温度热的简直能烫伤皮肤。
  男人的气息带着淡淡的血腥气,声音因为情/欲染上了一层沙哑,他喘息地低笑说,“宝贝,你的味道真是太美了,我真想就在这儿上了你……”
  希尔重获氧气而剧烈的喘息着,听到这句话眼神冰冷了一瞬,可还未等他有什么反应就发现一直禁锢自己的力道突然消失了,面前的气息也逐渐消失,他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抓,结果只能抓住一把空气,那空气中甚至还带了点那人身上灼热的温度,可人却已经无处可寻了。
  舞台上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激动的叫道,“倒计时开始了哦,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
  “一!”
  耀眼绚烂的灯光瞬间亮起,人们因为突然强烈的光线纷纷捂住眼咒骂了一阵才又睁开。酒吧内早已是一片狼藉,有的人衣服没了,有的人头被酒瓶砸破了一个口子鲜血直流,有的满脸红晕,有的鼻青脸肿,还有的直到现在还没有分开,仍旧忘情的**着。
  希尔的呼吸早已恢复正常,他站定安静的在人群扫了一圈,然后面无表情的转过头继续向外走,动作与熄灯前毫无二致,似乎刚才那个混乱至极的吻同他没有任何关系。
  缓步走出酒吧,希尔一边向着路边的汽车走去,一边拿出手帕慢条斯理的将唇边的血渍和指甲缝中的血丝擦干净。
  “少爷。”守在车里的司机见他走过来,急忙下车将车门打开,恭敬的站在一旁。
  希尔面无表情的走进去,顺手将手帕递给司机,头也不回的命令,“去查查,看看能不能查到这个人。”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是一如往常的没有表情,声音也是万年的古井无波,可司机站在那却莫名的觉得周围空气的温度猛然降了下来,让他控制不住的
3、美味 ...


  打了一个寒颤,急忙接过来应了一声,“是。”接着走到驾驶座驱车离开了。
  此刻酒吧内依旧是混乱的一片,一角的沙发里几位好友纷纷折回,埃里坐下拿起桌上的酒仰头喝了一大口,笑道,“真他妈的过瘾。”
  或许是因为角落偏僻,他们这张桌子没有受到丝毫的波及,斐文宇依旧是十分钟前懒散的模样,见埃里的样子笑了笑,问,“怎么,得到实惠了?”
  埃里嘿嘿笑出声,伸出手临空比划了一个抓的动作,意犹未尽的说,“靠,绝对的36D,正点!”
  “靠!运气这么好!”周围的好友笑骂了一声,又打成一团。
  斐文宇抬头看着走回来的卓炎,扬了扬眉,痞气的问,“如何?”
  卓炎眯了眯眼,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残留的血迹,低笑着,“真是好极了!”
  一群人又笑了一阵便起身离开,卓炎说临时有事让他们先走,等他们都走后才起身向吧台都去。
  “喏,按照约定,今晚所有的赔偿。”他说着从拿出一张空白支票准备给经理。
  “不不不……”那经理急忙摆手,恭敬道,“我们老板说记他账上,就算做是开业招揽顾客的活动。”不过他们老板的消息渠道也太迅速了,这边才刚开始那边电话就打来了,说是招揽顾客,可这个活动明明有人掏钱却还是坚持自己付,经理在这行混久了,知道老板这样做完全是因为面前的人,只是他横看竖看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有什么特别让自家老板做到如此。
  “开业?”卓炎诧异的歪着头,“你们换老板了啊?”
  “是啊,我们这家酒吧上个星期被3K帮的帮主买下了,现在的老板是他。”经理恭敬的回答。
  “3K帮?”卓炎笑了起来,难怪……他笑着将支票收起,说,“那你有空转告你们老板,就说他上次的提议我会考虑。”
  他说完便摆摆手向外走去,抬眼看了看即便在绚烂霓虹的照耀下也仍旧能看到几点星光的夜空,呼出一口气,看起来明天是个大晴天呢。
  

作者有话要说:家里出了点事,我是昨晚宿舍熄灯断网后接到的消息,比较突然……所以大早晨趁宿舍还有电的时候爬起来更文,我大概要走三四天的样子,这三章是我现在仅存的粮食……就全更了……


4

4、风雨欲来 ...


  卓炎独自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公寓,而酒吧与公寓相隔的距离并不远,他便慢悠悠的散步回家。
  公寓是一个样式简单的小楼,时间比较古老,木质的地板踩上去总是吱呀乱响,卓炎租的是顶楼,自带了一个阁楼,他便在天窗下放了一把躺椅,每到夜晚躺在上面总是能看到迷人的夜空。
  他简单洗了洗澡,穿着宽大的睡衣上了阁楼,在躺椅上躺好又将一旁的电脑搬来开机登陆自己的邮箱查看,很快就看到了新的邮件,他点开看了看,深邃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嘴角更是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哦?这可真有意思。”
  他拿起旁边的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刚响了两下就被接通了。
  “喂,老大,这么快就给我打电话了,邮件看完了啊。”电话刚被接通那边就传来一个欢快的声音。
  “看完了,”卓炎眯着眼,遮住了大半的情绪,“他来英国的这几天做了什么?”
  “谁知道,整天忙进忙出的,不过——”那头的声音顿了顿,传来短暂的笑声,带着莫名的幸灾乐祸,“他反正不是来购物探亲的,所以你不用担心他会来探望你这个做堂哥的。”
  卓炎笑了一下,骂道,“萧诚你最好收起你的幸灾乐祸,我看你最近是太闲了吧,要不要我给你找点事干,嗯?”
  “别啊——”那边的声音顿时垮下来,显得可怜兮兮的,“老大,你是我的亲老大!我上次的任务才刚刚完成,你让我先喘口气啊,不然我会累死的,我累死了谁给你效命啊。”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