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小饭馆 修七

小饭馆 修七

教授重生了。
教授重生成了一个半文盲。
半文盲还有一个可爱到爆的拖油瓶儿子。
所以,教授圆满了,治愈了。
然后,儿子的亲爹找上门了。
教授怒了。
觊觎我儿子的人,杀!
看看儿子的无良亲爸,教授摸摸下巴,
为了儿子,掰弯他!


第 1 章
爬起身,打量一下周围环境,照照镜子,看看日历,秦离终于确定,他赶了一把时髦,重生了。

房间很小很简陋,也就十几坪左右。一张大床,一个衣柜,一把折叠餐桌,一把椅子。再无其他,却也把不大的房间塞得满满当当的。

捡起地板上散落的速效救心丸,这应该就是原主人挂掉的原因了吧!摸摸胸口,心跳很平稳,很好。

这个身体的记忆还在,程林,26岁,高中毕业,在一家小饭馆打工,有一个四岁的儿子。大小两条光棍,小日子过的紧紧巴巴的。

秦离囧了。

秦离,男,32岁,院里最年轻的教授,专攻古代文学,有房有车。父母两年前空难去世,今天去扫墓的路上遇到连环车祸,然后,穿了。

身为高级知识分子,秦离是一向坚持唯物论无神论的,但是现在落到自己身上,还是迅速坚定了既来之则安之这一方针政策。嗯,其实唯心也不错。

翻出存折,看到上面四位数的存款,秦离摇摇头,思考着去S城拿回自家遗产的可能性。秦家三代单传,亲戚单薄。母亲那边只有一个舅舅,也早就移民了。秦离一直单身,不抽烟不喝酒不泡吧,赚得不算少但是也没什么存款,看看家里的书房就知道了。自己就这么挂了,家里藏书肯定被老马拿去装点系里的图书馆了。至于工资卡上那六位数的存款,估计是没指望。唯一可以动的,就是曾经为了网购拿老妈身份证办的那张卡了。那张卡开通了网银,余额应该也有五六万,得找机会拿过来。

“叮铃铃……”

正想的入神,一阵清脆的铃声突然响起,吓了秦离一大跳。从裤袋里摸出手机,老式诺基亚,蓝屏直板,在旧货市场都很难找到的老古董。接通。

“爸爸,什么时候来接我啊?”声音软软糯糯的,一下子就抓住了32岁老男人秦离的心。

“爸爸”,多么美好的称呼!秦离感觉自己飘了起来。嗯,怪不得老马在他儿子第一次叫爸爸的时候非扯着自己去江堤放鞭炮庆祝了。感觉,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马上就来,乖,去老师办公室等爸爸!”秦离放软了声音,迅速接受了“父亲”这一新职业。

幼儿园离得不远,刚进院门就见到了那个名义上的儿子,大名程天翔乳名小满的可爱小正太。小家伙老老实实蹲在花坛边,双手捧着小脸蛋,微微嘟着小嘴,见到秦离以后一下子就冲了过来。

跟老师说过再见,一把提起儿子放在肩上,另一手提了小书包,秦离迈开大步,走的那叫一个意气风发。

“爸爸,你今天来的好晚!”小家伙撒着娇抱怨。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宝贝,想爸爸了吗?”秦离抱了软乎乎的儿子在怀,一瞬间满足的不得了,连自己当下的处境都忘了去考虑了,对“爸爸”这一新身份适应的不得了。

“想,”小家伙眨巴眨巴眼睛,响亮的亲在秦离脸上,“要是爸爸带我去吃肯德基就更想了!”

“好,吃肯德基!”秦离胳膊一甩,把儿子夹在腋下转身就朝前面的肯德基冲刺。小家伙兴奋不已,扯开小嗓子大声尖叫,小手紧紧抓住秦离的衣襟不放。

直到坐在座位上,儿子的小脸还红扑扑的,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宣传画上金灿灿的鸡腿。

“宝贝,想吃什么自己去点!”秦离看着刚刚得到的便宜儿子,真是越看越可爱,越看越喜欢。

“爸爸,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叫我宝贝,我有名字的!”小家伙站得笔直,扳着小脸,严肃的争取自己的姓名权。

“噗!”秦离忍不住破功,伸手在儿子脸上一通揉捏,“好好好,程小满同学,可以去点餐了吗?”

程小满点点头,转身走到服务台排队点餐。

秦离挑的座位就在服务台对面,这时旁边正在用餐的人也纷纷停下了动作看着那个一本正经排队的小大人,就连排在前面的人也主动把位置让了出来。

“叔叔,我要一个香辣鸡腿堡!”程小满踮起脚尖,努力让自己更高一点。

肯德基的服务台大家都知道,不太高,但对一个四岁的小屁孩来说那绝对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度,里面的服务员也只能看到扒在台沿上的两只小胖手而已。

“一个香辣鸡腿堡,小朋友,还要什么?”服务员微微探出身,看到小上帝几乎吊在柜台上的样子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程小满摇摇头:“不要了,一个汉堡就够了。”

秦离忍不住心头微酸。以前的程林是没有太多的钱带孩子出来吃东西的,即使偶尔来一次肯德基,也只点一个汉堡或者一个鸡腿什么的。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很显然这个四岁的孩子要比同龄人懂事许多。

秦离走上前,把儿子拦腰抱起又加了一对香辣鸡翅、一份吮指原味鸡、一个墨西哥鸡肉卷、大包薯条、土豆泥、一个圣代。

“爸爸,买这么多,吃不完怎么办?”程小满吧嗒着土豆泥,凑到秦离耳旁窃窃私语。

“没事,吃不了就兜着走。”秦离捏捏儿子的小鼻子,把剩下的东西打包提在手上。

程小满一边舔着圣代一边磨磨蹭蹭向前走,时不时停下来瞧瞧身后自家老爸有没有跟上。秦离一手提着书包一手抱着打包回来的肯德基,慢腾腾跟在儿子后面,紧紧盯着前面那个小身影,叹口气,开始仔细为以后做着打算。

路过网吧的时候进去看了看,学校主页上已经发布了讣告,校园论坛里也有很多学生发了追忆的帖子。只是,那些是属于死去的秦离的,与现在活着的“程林”没有半点关系。

秦离虽说是院里最年轻的教授,可也不见得对那份工作有多热爱。但不得不说,大学教师是一份比较轻松的工作,收人也不算低。可是现在,秦离是实实在在的犯难了。这个身体只有高中学历,又带着一个拖油瓶,以后想换工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看来这辈子得跟自己最熟悉的教书工作说再见了。

所以,问题也就来了。

程林目前在一家小饭馆打杂,就是哪里需要哪里喊那种。而秦离,是向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爸爸,帮我洗澡。”程小满脱的光溜溜的,脖子上挂着自己的小毛巾,站在浴室门口冲自家老爸摇晃着小胖手。

秦离呆了呆,眉头皱紧又松开。对,最大的问题,还是这个可爱到爆的拖油瓶。

第 2 章
程小满同学乖乖坐在澡盆里,手上抓着一只小小的橡皮鸭子,仰起小下巴让老爸帮忙洗脖子,结果被抓到痒痒肉嘎嘎笑着好一通扭动。

秦离一把按住扭麻花一样动来动去的小东西,利落的把人搓洗干净,跟洗萝卜似的。抱起洗的香喷喷的儿子,把人哄睡了,自己也躺了下来。

做一个四岁孩子的爸,这不是他可以选择的事。但是秦离也知道,在电话中听到第一声“爸爸”时,他就再也放不开那个有着软软童音的孩子了。

一大早,秦离爬起来钻进了厨房,在仔细研究过后确定自己不是那些锅碗瓢盆的对手,只好下楼买了煎饼油条豆浆回来。回来的时候看到已经穿好衣服的儿子,秦离愣了。四岁的孩子,不用人喊自己起床,自己穿衣叠被,自己洗脸刷牙,还把老爸换下来的衣服折好放在床头。四岁的孩子,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吗?

所以,秦离当即就下定了决心,他要把儿子宠坏!

吃完早饭,送儿子上学。关上房门,秦离自然地蹲了下来,程小满也自然地爬了上去。幼儿园离家不远,走路差不多二十几分钟,以前的程林是舍不得儿子走那么远的路的,现在的秦离当然更不舍得了。背着儿子一路摇摇晃晃的走,秦离走的不快,上学时间没那么早,完全来得及,而听着儿子在耳边奶声奶气唱儿歌更是一种享受。

到了幼儿园,程小满滑下地,背好小书包,在秦离脸上响亮的亲了一下才撒开小短腿跑了进去。

秦离摸摸被儿子亲过的地方,心满意足,看着儿子的小身影消失在教室门口才转身离开去上班。有儿子,感觉真好。

这家饭馆很小,但是位置很好,附近就是一片写字楼,所以生意相当不错,尤其是午餐时。因为地方小,饭馆以外送为主,光外送员工就招了五六个。程林已经在这里做了一年多,并没有明确的分工,基本上是哪里有需要哪里顶上去。因为程林平时多在后厨帮忙,所以秦离换过衣服也进了后厨。

一进去,就先狠狠皱了一下眉头。不管多么高级的餐厅,后厨总是有些乱的,更别提这么一个小地方了。厨房很乱很杂,而我们的秦离秦大教授,是有着很严重的洁癖的。

但是,吃饭更重要。

所以秦离只是皱了一下眉头就洗了洗手开始干活了。

一筐土豆已经去了皮浸在水中,白生生的,秦离开始犯难了。切土豆,这可比讲课难多了。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秦离的家庭。

秦家老爸和老妈都是当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毕业后也都从事了教育工作。秦爸是有点大男子主义的,坚持君子远庖厨。而秦妈,则是那种很典型的江南女子,温婉贤惠,把家中一大一小伺候的妥妥帖帖。秦离从小就磨人,喜欢腻在老妈身边,就连老妈在厨房忙碌的时候也是半步不离的跟在后头的。当然,这也与秦妈那一手好厨艺有关。厨房,总是一个方便偷吃的地方。看的多了,对厨房那些家伙也算熟悉,但是自己是从没动过手的。

切土豆丝是个技术活,显然不是秦离这种人干得了的。所以,秦离一手拿刀一手拿土豆愣在了菜板旁边,把一颗土豆翻来覆去折腾的都变了颜色还是不知道从哪儿下刀。

“大林,发什么呆?动作快点,这儿等着用呢!”平地一声吼,不远处的老板兼大厨敲着锅铲吼了一嗓子。

“马上好!”秦离一个哆嗦,手起刀落,唰唰唰,很快,一盆土豆就变成了一盆土豆丝。看着眼前切得细细的土豆丝,秦离呆了。这种技术,是程林的,不是他秦离的。

难道,正主儿还在?或者只是身体的本能?秦离有点晕了。一整天都晕晕乎乎的,但是就跟鬼上身似的,做起活儿来那叫一个干脆利落,甚至在老板忙不过来的时候还上灶炒了一个青椒肉丝。

“大林,怎么傻头傻脑的,还不快去接孩子!”老板撂下手里的活儿,走过来在秦离屁股上踹了一脚。

“啊,哦,马上去!”秦离总算反应过来,已经四点多钟,该去幼儿园接儿子放学了。要说这家老板真不错,每天到了时间都打发了人去接孩子放学,即使那会儿正是准备晚餐的忙碌时分。

直到抱了软乎乎的儿子在怀,秦离终于确定,程林是真的不在了,那只是身体的记忆而已。

“爸爸,今天我得了一朵小红花!”程小满同学挺起小胸脯,向自家老爸炫耀别在胸口的小花。

“哦?怎么得的?”秦离放下儿子,牵了儿子的小手慢慢往回走,不想让身上的油烟味熏到宝贝儿子。

“今天钢琴课我弹完了一首《小叮当》,班里小朋友只有我弹完了!”程小满骄傲不已。

“小满真厉害!”秦离捏捏儿子的小脸蛋,又动起了心思。小家伙喜欢唱歌,没想到居然也会弹钢琴,嗯,攒钱给儿子买钢琴!想起以前家里那架只能呆在墙角落满灰尘的钢琴,再想想现在手上那四位数的存折,秦离忍不住咬牙。

刚刚走到店门口,小满就被等在那里的老板娘一把抱了起来,然后,一大一小绕过秦离径自走到收银台玩了起来。

“王姐,麻烦你了。”秦离摸摸儿子的小脑袋,冲老板娘点点头也忙了起来。老板是外地人,结婚十多年都没有孩子,两口子对小满喜欢的不得了,每次小东西放学之后都是由老板娘带着的。

“我喜欢小满还来不及呢,哪里会麻烦!”老板娘笑眯眯的,抱了小满在腿上,一边利落的招呼客人一边拿了各式小零食出来。

晚上相对中午要清闲很多,过了七点几乎没什么客人了,毕竟这里不是生活区,客源多是附近的上班族。

从依依不舍的老板娘手中抱回自家儿子,秦离也下班了。可以说,活了三十几年,这是秦离第一次做这么多的体力活儿。回到家里还要做家务照顾儿子,很累,真不知道以前的程林是怎样做到的。秦离揉揉肩膀,拿了脏衣服去洗。程小满也像模像样的跟了进去,拿了自己的小盆子接了水蹲在地上洗袜子。四岁的孩子,怎么可以这么懂事这么可爱!一瞬间,秦离觉得即使再累也值了。想必以前的程林也是吧!

洗完衣服,秦离趴在床上就不愿意动了。程小满坐在地板上玩着一盒积木,一边偷瞄着趴在床上装死的自家老爸,歪着小脑袋想了想也跟着爬到了床上,攥着小拳头就敲上了秦离的肩膀。

秦离哭笑不得。宝贝儿子几乎整个趴在了自己背上,敲了没两下就趴在那里不动了,陪自家老爸一起装死。

第二日的早餐是秦离自己动手做的。小米粥,荷包蛋,葱油饼。程小满不挑食,吃得很香。秦离吃得更香。白捡了个身体,白捡了个儿子,还白捡了一手做菜技术,生活,是多么的美好!

把儿子送到幼儿园,秦离一整天都笑眯眯的,笑得老板不止一次追问秦离是不是交了女朋友。

有两个外送员工请假了,中午的时候人手严重不足,秦离则是当仁不让的顶了上去。

第 3 章
左手六个饭盒,右手三份汤,目标辉天大厦二十六楼。进入大厅,正想走向电梯,被人拦住了,是一个小警卫。小警卫什么都没说,只是朝着另一侧安全楼梯抬了抬下巴。秦离皱了皱眉,转身就进了楼梯间。原来,送外卖的连走电梯的资格都没有呢!

二十六楼,秦离累的气喘吁吁,却不得不咬紧牙,等终于见到26这个漂亮的数字时,只觉得两腿都已经软了。刚刚喘出一口气,正想拐弯就见一个急匆匆的身影冲了过来。来人很急速度很快,秦离也来不及收回脚步,所以两人没有任何悬念的撞到了一起。秦离反应还算快,及时稳住下盘把两手高高举了起来,手上的东西自然安然无恙。对面那人却狠狠皱了一下眉,上下打量了秦离一眼就转身离开了,一边走还一边拍了拍衣服,就像是沾上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秦离怒了。

撞到人连声对不起都没说,这就罢了,反正是意外,两人都有责任。但是那拍衣服的动作,那么熟悉的动作,分明是嫌脏!秦教授一向很有洁癖,可是这次却被人抢在前面嫌弃了,真是,太窝火了!

什么素质,长得人模狗样穿得道貌岸然,就一X眼看X低的东西么!秦离一边腹诽,一边点着刚刚到手的票子,慢慢踱进了电梯。

整个中午秦离都在忙着送外卖,一边东奔西跑一边诅咒着那个阿曼尼西装男。

另一边,“百川”律师事务所的金牌律师苏白,那个阿曼尼西装男,在打了整整一个中午的喷嚏之后,用最后一张面巾纸擦擦鼻子,终于确定自己是得了热感冒。

站在路边,秦离看看身上的污水点子,看看地上仅有的那个小水洼,再看看刚刚疾驰而过的那辆本田中那个道貌岸然的阿曼尼西装男,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从此刻起,讨厌阿曼尼西装,讨厌所有穿阿曼尼西装的人!

接了儿子回家,父子俩洗巴洗巴就睡了。结果睡早了,早上不到五点程小满就开始满屋子蹦跶了。昨天秦离跑了几趟楼梯,睡了一觉醒来双腿又酸又痛,躺在床上不愿意动弹,就趴在那里看着儿子上蹿下跳。白白嫩嫩的儿子,那小脸蛋嫩的跟剥了皮的水煮蛋似的,所以秦离长臂一捞就把儿子拎到了床边,然后张嘴就在儿子的小脸蛋上咬了一口。

“唔,爸爸……”程小满仰起小脑袋捂着小脸蛋,眼泪汪汪,“爸爸,人肉不好吃!”

秦离乐了,按住宝贝儿子小脑袋就是一阵扑棱,然后看着自己亲手制造的鸡窝头乐不可支:“谁说的,我家小满又白又嫩,最好吃了!”

“爸爸,不要吃小满,小满最乖最听话了。”程小满爬上床,小腿一翻跨坐在秦离腰上,攥着小拳头帮自家老爸捶背。爸爸想吃小满的肉,好可怕。

“好,不吃小满的肉,”秦离反手捏捏儿子的小脸蛋,笑眯眯开口,“等养肥了再吃。”享受着儿子殷勤的讨好,秦离美得飘飘然了。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中午照例送餐。

看着眼前的阿曼尼西装,秦离囧了。连续两天都往一个地方送餐,连续两次都在同一地点撞上同一个人,这是不是太有缘了?这次秦离及时退了半步,手上的东西没受到波及,但是显然眼前的阿曼尼没有昨日的好运气,看看地上四散的文件就知道了。阿曼尼仍旧是上下打量了秦离一眼,然后就回身捡东西了。想起昨天被这人溅了满身的污水点子,再想想刚刚此人打量自己时眼中的倨傲和不屑,秦离眯眯眼睛,大踏步走了过去,然后不小心在其中两页文件上留下了两个清晰完整的球鞋鞋印。

大仇得报,心情大好,秦离吹着口哨心满意足走出了辉天大厦。这边厢,正在重新复印文件的精英律师阿曼尼西装男苏白再次狠狠打了一个喷嚏。

算算日子,秦离也在这家小饭馆做了差不多一个礼拜了。不是没想过把以前那张银行卡上的钱拿回来,但是很久没用,秦离悲摧的发现他把密码给忘了。节衣缩食过日子,对于秦大教授来说是第一次。但是这终不是长久之计,小满一天比一天大,现在幼儿园花费不多,但是再有一两年就得读小学了。程林父子户口在老家,在这边读书的话只能借读,借读费可不便宜。

周末,小满休息,秦离也请了假,父子俩坐在房间里大眼瞪小眼。程小满玩着一盒积木,那是他唯一的玩具,饭馆老板娘送的。看看儿子满足的小脸,秦离心里一酸,扛起儿子直奔游乐场。

坐在外面的台阶上,秦离呼出一口气,双眼却舍不得从宝贝儿子身上挪开。第一次看到那个小东西笑得这样开心,第一次看到那个小东西玩得这样满足,即使只是碰碰车而已。

“爸爸,真好玩!”程小满跑过来扑进秦离怀中,眼睛亮晶晶的。

“要不要再玩一次?”秦离掏出纸巾帮儿子擦擦脑门上的汗。

“不要了,好贵的。”程小满摇摇头,依依不舍地回头看看里面的碰碰车,“我们在外面看看就好。”

秦离也不说话,抱了儿子起身重新过去买票排队,第四次把儿子送了进去。四岁,自己四岁的时候还只知道抓着老妈衣角撒泼放赖呢!宝贝,其实你可以不必这么懂事的!

走出游乐场的时候,程小满已经困得呵欠连天了,很快就趴在老爸背上睡得口水横飞不知今夕何夕了。

背了儿子慢慢悠悠往回走,秦离眉头皱的也越来越紧。想给儿子最好的生活,奈何力不从心。孩子还小,离不开人,单亲家庭的小孩本就敏感,秦离是万万做不出把孩子交给别人照顾自己出门工作的事的。程林虽说学历不高工作不好找,但是秦离不一样,即使不做教师,也是可以凭着自己那四门外语找到一份高薪工作的。但是就怕工作忙了顾不上家里,那么可爱的儿子,秦离又怎么舍得扔给别人!

“怎么都不在?”秦离踏进饭馆,就见本该忙碌的众人一个都不见,只有老板坐在收银台后面,冲着秦离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都打发了,不做了,呵呵!”老板仍旧笑眯眯的。

“黄哥,怎么回事?”秦离摸不着头脑,这还是第一次看见老板笑成这个样子呢。

“我要当爹了,你嫂子怀上了!”老板摸出一包奶糖甩在收银台上,嘴巴越咧越大,“哎,我们结婚十几年都没动静,医生不知看了多少,偏方也不知试了多少,可就是不中用。”

老板从柜台里走出来,拉了秦离坐下:“你等着,我去炒俩菜,咱哥俩边喝边唠!”

秦离心里一突。老板两口子年龄都大了,尤其是老板娘年近四十算是高龄孕妇,必是要回家好好保养的,看老板的意思也是要关门了,看来自己这是要失业了么!可老板把人都打发了单留下自己这是啥意思啊!

老板很快就端着四个小菜出来了,两荤两素,配一瓶烧酒。

“黄哥,恭喜你了!”秦离帮老板倒了一杯酒,诚心诚意的道喜。

“嗯,同喜同喜!”老板一口喝干,话匣子也打开了,“当时啊,我们两口子都不想了,没娃娃就没娃娃吧,两个人咋也能过一辈子!可是家里那地方,没孩子就没底气啊,连吵架都被人指着鼻子骂绝户,家里老人也因为这个不待见你嫂子。后来我们一合计,出门打工吧。刚出来那会儿什么都不懂,你嫂子跟着我没少吃苦,直到开了这家小饭馆才算暂时稳定下来。”

秦离也不插话,只是安安静静听着,时不时帮那个已经找不着北的准父亲倒杯酒。

老板夹口菜,冲着秦离一龇牙:“大林啊,还记得你刚来我们这儿吧?呵呵,那会儿我们人已经招齐了,本来不打算再招你了。”

秦离挑眉,莫非还有隐情?

“那天,你是带着小满一起来的。”老板挠挠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呵呵,说实话吧,我们两口子从一开始就在打你儿子的主意。家里老人也说过,让我们抱个孩子养,这样说不定日子长了就怀上了。你嫂子不愿意,说什么也不能委屈了别家孩子。结果第一眼见了小满就喜欢上了,我们就想先混熟了等日后认个干儿子。你也知道这一年多来你嫂子每天有多高兴吧,这不,一下子就怀上了,咱也是要当爸的人了!”

看着自家老板红光焕发的脸,秦离都想一拳头轰上去了,居然,居然敢打我儿子主意!

老板却一敛神色:“大林,想不想接手这家店?”

秦离愣了。

“昨晚查出来有了,已经给家里挂了电话,家里老人下了死命令,让赶紧回家安胎。你嫂子也不年轻了,我们是想回了家就不出来了。我当初签了三年合同,这还有一年多,你想不想接着干下去?这里什么都是现成的,哥都给你留下了。”

老板是个干脆人,连考虑的时间都没留给秦离就拉着秦离去办了相应手续,还一再说明是留给干儿子的。推辞不过,秦离只好接手,一边感动一边恨得牙痒痒的。

老板两口子收拾收拾很快就离开了,走之前逼着秦离给小满拍了好多照片放大,说要拿回去贴墙上天天看好生一个一样漂亮可爱的宝宝。

就这样,秦离莫名其妙成了小老板,即使,还只是一个光杆司令。


第 4 章
秦离搬家了。

小饭馆有一个小阁楼,不大,和现在租的房子差不多,平时是用来放杂物的。刚好租的房子到期了,秦离干脆把阁楼收拾出来带着儿子住了进去。

怎样经营一家饭馆秦离是没有经验的,虽说程林在这里做了一年多,秦离还是有种无处下手的感觉。另一个难题是,资金不足。虽说老板走的时候把所有东西都留了下来,但是秦离手上那几两银子根本连流动资金都不够啊!

再就是人手,以前的人被老板打发了,还得重新招人。秦离想了想,决定先从早餐入手,反正小满也放暑假了,不用接送儿子,时间充足的很。

厨房里的东西不少,秦离又跑了几趟市场买齐了所需的材料,洗了洗手,当晚就披挂上阵了。

腌泡菜,这是秦家老妈的一手绝活。秦离看的不少,现在也派上了用场。一坛包菜一坛白菜一坛萝卜,很快就摆到了厨房墙角,等明早就可以吃了。

早上四点起床和面做包子,因为是第一天不知道生意如何,秦离只做了两笼肉包三笼素包,又熬了一锅黄澄澄的小米粥。

包子一块钱一个,小米粥五毛钱一碗,小菜免费。

没想到生意居然出奇的好。很快小小的店面就坐得满满当当的了,后面没有位子的人还规规矩矩排起了队。高档写字楼出来的人,果真有素质,秦离瞟了一眼那边的队伍,再看看一些急着赶时间只好无奈离开的人,心思转转,来了主意。

忙了一个早晨,终于清闲下来。程小满已经自己起床了,收拾的干干净净坐在桌边晃悠着小短腿吃早餐。秦离打发了最后一拨客人,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忘了给自己留一份了。程小满眨巴眨巴眼睛,把属于自己的小米粥舀了一半出来,又捏了一个小包子放在一起,大方的邀请自家老爸一起用餐。

自家儿子,咋就这么可爱呢!秦离又开始荡漾了,抱住儿子就是好一通揉搓,然后把儿子的早餐拿过来吃了个一干二净。程小满不高兴了,咬着筷子嘟起了小嘴唇。爸爸好坏,居然把小满的早餐都给吃光光了!

揉揉儿子的小脑袋,秦离走进厨房开始给儿子准备早餐。两勺面粉加入碗中,少许水,打两个蛋,加一点点盐,搅成糊状,撒一把切得细细碎碎的葱花拌匀,平底锅放少许油加热,面糊倒入锅中摊开,铲起翻面起锅,一张香喷喷的鸡蛋煎饼就做好了。米汤热一热,再拌一小碟泡菜加几滴辣油进去,程小满同学吃得头都不抬。

秦离收拾了门口的摊子,开始收拾店里面的锅碗瓢盆,然后对着一堆脏兮兮的碗碟发愁了。洗碗,多么恐怖的事!

正考虑着去哪儿请一个洗碗工,店里来客人了。

“老板,还有什么吃的吗?”声音低沉而有磁性,来人随便挑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

“您来的不巧,我们刚刚……”秦离赶紧转身招呼,然后一句话憋了回去。来的,正是那个不知被他诅咒了多少次的阿曼尼西装男。

“打烊了!”秦离丢下三个字,转身收拾最后一张餐桌,不再理会那边的阿曼尼。

看着撇下客人独自离开的老板,苏白凌乱了。怎么会有这种人!

“请问那上面是什么字?”苏大律师第一次被人无视,很是不爽,起身指指外面玻璃门上挂着的牌子,牌子上“正在营业”四个大字明晃晃的扎眼。

“难道你不识字?”秦离大惊,迅速在来人身上打量几个来回,最后点点头确定自己是碰到了文盲。

苏白深吸一口气,指向程小满面前的盘子,冷冷开口:“我要那个,快点儿!”

程小满急了,小手一伸把盘子拉到自己怀里紧紧拢住,一脸戒备的盯着那个想抢饭吃的陌生人,跟护食的小狗似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