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配角 黑猫上校(明星文)

配角 黑猫上校(明星文)

1

酷热的夏天,当知了的叫声都变得乏力的时候,临时搭建起的摄影棚内依旧人声鼎沸,忙得不可开交。
在忙碌的氛围里,一个锦衣华袍的少年正慵懒地窝在躺椅上闭目养神,显得有些鹤立鸡群。一旁低眉顺眼的男助手捧着一本小册子专心地念着什么,时不时被少年的命令打断,诸如“帮我擦汗”,“水”之类的。
下午四点的时候,一天中最热的时间已然过去。肥胖的江理导演带着讨好的笑容站在少年的身旁,说:“其它人的戏都拍好了,你看,要不开始拍你那场。”
少年既不摇头也不点头,只是默不作声地站了起来,男助手立即会意,拿出化妆盒来给少年补妆。
少年有着陶瓷般的细致的肌肤,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不输给知名的赵姓女星,因此不必化太厚的妆。只是现在现在是夏季,拍的又是古装戏,时常要补一下被汗浸花的妆。
补完妆,一切准备工作也已就绪,少年在众星拱月的包围下走进搭建好的场景。
比起他的外貌,少年的演技着实逊色许多。NG了几遍后,江导的眉毛微蹙,但还是耐着性子地指导着少年。反倒是少年,脸上已是写满了不耐。最后,为数不多的几场戏,直到夕阳西下,剧组方才收工。
拍完戏,少年却不立即走人,而是走到摄影棚的门口,俯视着坐在地上的一人说道:“不好意思了,列火,今天没有适合你的角色。”
地上那人长着一张平平无奇的脸,只一双丹凤眼,眉梢微微上吊,眼波流转间隐隐有些风流意味。他挣扎着站起来,勉力地笑了笑,“是么?”
少年挑了挑眉毛,并不答话,转身欲走,那人突然提高了嗓门:“夏小唯,你是故意整我呢?”
夏小唯闻言停下了脚步,盯了面前的人半晌,然后微微一笑:“谁有那个闲工夫整你?我又没说一定会有角色给你演。”
“那也不至于连着一个星期都没有吧!”列火咬着牙道。
“有没有也不是我说了算。”
列火的语气变得**起来:“你会说了不算?你跟制片人的关系那么好。”说到后面几个字的时候,列火刻意加重了语气。
夏小唯神色不变,冷冷地说:“我和你的关系可没那么好。”说完,便又走回到躺椅上躺下。
望着那漂亮又高傲的身影,列火本就不快的心情更低落了一层:好歹同是艺校的同学,又住同寝室,本以为他上位了,可以拉同学一把。没想到,角色没得到,反碰了一鼻子灰。

摄影棚位于郊区的摄影城内。列火走出摄影城大门的时候,黑幕已经开始一点点地吞噬大地。他目送着稀稀拉拉的顶上泛着亮光的出租车驶过,想了想,还是乖乖站在了公交车站牌边。
等了许久,依旧不见公交车的影子,列火变得有些不耐。百无聊赖的时候,一辆黑色房车朝他驶来。
列火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车前的宾利标志异常耀眼,彷佛宣示着主人的财力和地位。房车驶过他的身边后,又意外地弯回来,停在了他身边。
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夏小唯。那张漂亮的脸上泛着幸福的光彩,他带些炫耀似的说:“要带你一程么?”
“你会有这么好心?”列火疑惑地。
夏小唯哼了一声,“看你可怜巴巴的,坐公车回学校?你得换几辆车?”
羞耻比不上强烈的好奇心,列火跟着夏小唯登上了房车。
列火踏入房车的时候,就像孙悟空踏入水帘洞。房车内别有一番洞天,家用设施一应俱全,就像家里的客厅一般。其奢华的程度令列火频频乍舌。
欣赏完房车,他才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高大的男子。男子长着一张俊美的脸,只是眉眼间像是镀了一层霜,隐隐透着冰冷气息。
这个男子的气场强大到令列火感到心悸。尽力抑制住剧烈的心跳,他朝男子鞠了个躬,说:“你好!我是夏小唯的同学。”
男子朝他微微颔首,算是回答,便不再搭理他。他朝坐在对面喝橙汁的夏小唯招了招手,温和地说:“小唯过来。”
刺猬似的夏小唯异常温顺地走过去,在他腿上坐下。男子温柔地将夏小唯圈在怀里,轻声地问:“宝宝今天戏拍得开心么?”
“不开心。”
“怎么了?”
“天很热,又一直被NG。”
“我明天跟江理说一声,到秋天再拍。”
“不用了,会浪费很多钱。”
“没事。你开心就好。”
不知是不是列火的错觉,夏小唯朝他得意地瞥了一眼。
两人一直用极轻但还是能被列火听到的声音交谈着,其间夹杂着**的粉色气息。列火只好努力当自己不存在,这样努力着的时候又觉得有些莫名的心酸,心酸里又有些莫名的嫉妒。

列火一直是有些看不惯夏小唯的。夏小唯长着一张漂亮的脸,但除此以外,他一无是处。
最让他看不惯的是夏小唯的清高。他称之为“假清高”。
踏入这一行,借用《红楼梦》里晴雯的话,就是“心比天高,身为下贱”。若要清高,还是趁早改行吧。
但夏小唯就是处处清高。
比如班导给大家安排了一些配角的角色,在大家都高兴地期待着的时候,夏小唯不屑地说,我才不要演配角,要演就演男一号。
此后大家就大刺刺地叫“男一号”,带着浓浓的讽刺意味。因为谁都知道,夏小唯的演技是全班垫底的。他演男一号的话,导演不得吐血身亡了。
平日里叫“男一号”叫得最多的就数列火了。列火和夏小唯同住一个寝室,又是上下铺,其间的摩擦多得数不胜数。真要一一列举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加上列火人缘比夏小唯好得多,渐渐地,夏小唯在班级里被孤立开了。
令人意外的是,就在今年六月的时候,夏小唯真的接到了男一号的角色,还是在江理导演的电视剧里。江理是知名的电视剧导演,他拍的电视剧全都是可圈可点的佳作,在各大电视台的黄金档播出。
听到这样的消息,众人的嘴里几乎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惊讶之余便有些了然。在这个圈内,上位的途径已经不是秘密。班级里社交广泛的也大有人在。
只是,能搞定江理导演的人,该有多么大的财势啊。这么想着,众人既有羡慕又有嫉妒。
夏小唯一时成了班级里乃至这所艺校的知名人物。
列火自然也是不爽的,在没人的地方他不知愤愤地骂了夏小唯多少次。只是骂的时候,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其实是嫉妒了。
谩骂之余,表面上列火和夏小唯突然变得亲近起来。平日里假惺惺的嘘寒问暖,列火干起来得心应手。
至于别人怎么看,从来不在列火的考虑范围内。
夏小唯的折辱,戏弄,他全当综艺节目里主持人为了暖场讲的冷笑话,过会就忘了。
为了成功,谁都得付出点什么,不是么?
只是有人付出的是汗水,有人付出的是自尊。

那天之后,列火依旧厚着脸皮跟夏小唯去剧组。每当朋友有些嘲弄地问他去干什么的时候,他都美其名曰去上班。
曾经在某篇文章里看到过,成功人士所要具备的一大素质之一就是脸皮厚。对此列火一直深信不疑。
夏小唯的演技依旧称不上好,只是在这样频繁地实践里,加上江理导演的指点,列火可以看出他的进步。
虽然这进步里,不知能有多少本人刻意为之的成分在,恐怕是少之又少。
因为没事干,列火便长时间地盯着夏小唯漂亮的脸发呆,看着他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常常浮现出那张又冷漠却又可以很温和的脸。那张脸一出现,他的心便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夏小唯对他的态度,一直是不冷不热,加上些戏弄。一向可以坦然接受的他,一想到那张脸,脸上便有些挂不住,心里也开始出现了裂痕。
观察到他态度的变化,夏小唯嘴角上扬,脸上的嘲弄更盛了。
其实他可以理解夏小唯的,人的一大劣性,便是要借着贬低他人,来寻找自己的优越性。
只是那张脸那个表情的出现,让这份理解,变得支离破碎。他常常想,为什么不是我踩在夏小唯头上呢?

有一天依旧在剧组蹲着的时候,摄影棚里突然传出来江导暴怒的声音:“这戏没法拍了!这个时候跟我说病了不来了,知不知道今天的戏里都有他,现在让我去哪里找人顶替?”
江导会生气,这一认知让列火有些兴奋,他好奇地朝里张望着,不巧正被来回踱步的江导看到。
江导突然气势汹汹地迈步过来,一把将列火提起来,“就是你了!”
夏小唯脸色有点难看地说:“他行么?”
江导无奈地说:“没办法了。”
夏小唯坚持着:“要不改天再拍吧。”
难得地,江导的语气有点不客气:“我说他行他就行。”
他痞痞地朝夏小唯笑笑,后者给了他一个恶狠狠的眼神,这让他越发兴奋了。
其实这是一个很小的配角,戏份不多,然而在剧情中又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因此不能临时删除戏份。他是一个穷书生,深情地爱慕着一个富家小姐,深情到有些偏执,而那位小姐与夏小唯演的男一号郎有情妾有意。正是这位穷书生,意外的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让有**终成眷属。
剧情狗血得差点让列火吐血,一边可怜着这位穷书生,一边认真地揣摩着他的心理。
要拍的最后一场戏是外景。临开拍前,列火摩挲着道具匕首,窃笑着说:“等一下,这把刀要恶狠狠地刺入你的胸膛哦。”
夏小唯不屑地哼了一声,刚要开口,眼神望向不远处的时候,突然变得柔和。循着他的眼神望去,列火不可置信地看到了那个男子。男子穿着一袭黑色风衣,紧身的小腿裤,脚上是高邦皮靴,颇为帅气的打扮。
列火看着夏小唯奔过去,扑进高大男子的怀里,一时心里五味杂陈。
男子抚摸着夏小唯的头发,嘴里说着什么,尽管看不见他的表情,列火可以想象,那一定是冰霜解冻的模样。
男子一直低头听夏小唯说着什么,期间将头抬起,看了列火两次,之后便一直低着头,不时拍着夏小唯的头。
列火呆呆地看着夏小唯对那个男子撒娇,一种不祥的预感漫上心头。最后男子似乎是被缠得没办法了,朝江导走去。
列火只觉得心跳加快,他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那个男子,连夏小唯走到他面前都没看见。
“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吧?”他听到一个冷冷的声音说。
“……”
“你以为我真的会给你机会?”
“……”
“别做梦了。”
“为什么?”列火木着脸,问。
“不为什么,就是看你不顺眼。”
列火攥紧了拳头,用力地抠着自己的手心,直到指尖发白。他感觉到自己在颤抖,他想让自己变得镇定,可是他没有办法。他只能用力握紧拳头,盯着那个男子看。
最后,男子终于走过来了。他连看都没有朝列火看一眼,只是对夏小唯微微一笑,说:“解决了。”
果然是冰霜解冻的模样啊,列火忍不住想。
导演来告诉他的时候也没有太多的抱歉,彷佛早已司空见惯。只是说了句“对不起,我们不用你了”,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后来,列火依稀记得夏小唯又走过来,对他说着什么“今天要不要再带你一程”之类的话,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回答,最后夏小唯似乎说了句“看来打击很大啊”,便也离开了。
列火一个人站在桥头,望着底下潺潺的河水,不知多久,久到彷佛时间都静止的时候,他忍不住开始念剧本里的台词:
“我恨你。恨你所拥有的一切。恨得很想打你一拳,但我承担不起这样的冲动。那么,就毁灭吧!让一切都毁灭吧!”
他觉得,自己的心里,魔鬼撒旦种下的种子开始发芽。

2

生活与戏剧最大的区别在于,无论是怎样的不甘,与愤恨,待到一觉醒来,你还是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第二天清晨在校园里碰见夏小唯的时候,列火照旧习惯性地扯开了一个笑容。
夏小唯停下脚步打量了他一会,眉毛扬了扬,“今天还要跟我去么?”
列火嘴边的笑容更开了,灿烂得一如当空的艳阳,他随意地扯了个晃,“不去了,今天有饭局。”
夏小唯不以为然地耸耸肩,便朝校门口走去。
待到夏小唯的身影消失在了视野里,列火才发觉嘴角笑得有些僵硬了。他百无聊赖地在空旷的校园里晃悠着,一时不知该往何处去。
在林荫大道上踢着石子的时候,对面一个高挑纤细的身影不期然地映入眼帘。他喜笑颜开地迎了上去,高声叫着:“玄缘学长!”
玄缘闻声停下了脚步。他穿着紧身的T恤与牛仔热裤,青春活力的打扮,脸上却是难掩的疲惫。
列火开心地捶了玄缘一下,“好久没看到你了。你刚从外面回来么?”
玄缘打着哈欠点了点头。列火这才看清,他脸上化着浓浓的烟熏妆,一双大眼隐藏在厚重的眼睫毛之下。
“昨晚玩了一夜。累死了。”玄缘脸上满是不愿久留的表情。
列火厚着脸皮继续攀谈:“学长最近还顺利吗?又接了很多戏吧?”
玄缘又打了个哈欠,“我先回去睡一觉。有事的话你下午来我寝室说。”
列火笑呵呵地答应了。
学长姓陆,在学校里也算小有名气,拍过几部电视广告,也曾在一些电视剧中露过脸。虽然不到大红大紫的地步,但在圈内也算小有人脉。
下午列火敲开玄缘寝室门的时候,玄缘正对着镜子贴他的假睫毛。列火好奇地看着他一层层地贴,直贴了三层,才算完工。
“学长很喜欢化烟熏妆呐。”列火疑惑地。
玄缘淡淡说道,“我只是喜欢多贴几层睫毛。”
列火望着那双在睫毛掩映下显得深邃的眼睛,夸奖道:“学长的眼睛看起来很魅惑。”
“是么?好像也有人这么说过。”玄缘喃喃道,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对了,你找我有事么?”
列火沉吟了一下,复又露出招牌笑容:“听说学长人脉广,想让学长给我介绍些角色。”
玄缘疑惑地说:“你和夏小唯不是住同寝室么?他的本事可比我大多了。”
列火叹了口气:“哎,别提了。”于是将昨日发生的事告诉了他。
玄缘听完,只是嘲弄地弯了弯嘴角:“仗着许品非宠他就这么嚣张。等着吧,早晚有他哭的一天。”
“许品非?”
“你不知道?夏小唯的后台就是许品非啊。”
原来那个高大冷漠的男子,叫许品非啊。
只听玄缘继续说道:“你知道现在哪一行最赚钱么?”列火摇摇头。玄缘自问自答道:“金融业。那你见过他开的车么?”列火点点头,说道:“见过,是宾利的房车。”“英女王坐的也是这款。”列火听了惊呼出声,“天啊!”“你现在能想象他有多有钱了么?”
列火回想着那人的模样,“他太厉害了,连江理导演都能搞定。”
玄缘抚着自己的黑色镶钻指甲,“嗤”了一声,不屑地道:“他是制片人,是出钱的,导演当然得听他的。没有他出资,江理哪有钱拍戏。”
列火听着,忍不住叹了口气。
玄缘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头说:“对了,你想认识他么?”
列火疑惑地指着自己:“我可以认识他?”
“当然可以。”
列火不安地说:“那学长你认识他么?”
玄缘的表情突然变得不悦,“废话。”
“那你怎么……”列火不知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你真天真!”玄叱提高了嗓门,“你以为每个人都有夏小唯那种好运?晚上过来,带你去个地方。”

晚上,玄缘果然依言将他带到了一个高档饭店。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本以为玄缘会将他带至酒吧、夜总会一类喧嚣又黑暗的地方,因此特意穿了一身镶着亮片的紧身衣服,是浮躁又随性的打扮。在富丽堂皇的大厅里走着的时候,他感到深深的不安,在这显着贵气的灯光的照射下,自己的肤浅暴露无遗。
相比之下,玄缘的打扮显得正统很多,颇有些正装的意味。看到他的打扮,玄缘皱了皱眉,“你怎么穿得像鸭子似的?”
列火挠挠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你以为是去卖身呢?”玄缘挑高了眉毛。
列火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知道明星和卖身的区别是什么?”玄缘继续问道。
列火不安地看着玄缘,突然有些害怕听到下面的话。
“就是明星表面上装得非常光鲜亮丽。你真该好好跟夏小唯学学。”
说完,玄缘不再搭理他,径直朝前走去。列火只得亦步亦趋地跟上他。
在艺校这样俊男美女如云的地方,他的外表只能算平平,平日里班导有什么活动也甚少带上他,因此他出镜的机会几乎是0.这样的场合,他也是第一次参加。
玄缘将他带入了一个包厢,推门进去的时候,包厢的圆桌旁早已围坐了一圈人,几乎都是西装领带的男士,高瘦肥胖都有,身边几乎都坐着一个鲜嫩少年。
列火一眼便看到了正中间的人,正是那个叫许品非的高大男子,他的两侧各坐了一个陌生的清秀少年。他们的到来并没有引起许品非的注意,倒是许品非附近的一个中年男子,朝他们热情地扬扬手,“玄缘,来,带你朋友坐我这边来。”
中年男子身旁只有一个空位,列火有些迟疑,中年男子便说:“你坐。玄缘坐我腿上。”
玄缘甜甜一笑,当真爽快地坐了下来。
男子亲了一下玄缘脸颊,热切地说:“怎么来的这么晚?想死你了。”
“来见萧总,当然要好好打扮下。”
“玄缘不用打扮就很可口。”
列火坐在这一圈陌生的人里,饶是他平日里再自然熟,此时也非常坐立难安。只得一个人默默地夹着菜,周围觥筹交错的声音传入耳朵,令他有些莫名地难受。
他的长相本也不是令人垂涎的模样,因此,无人对他问津,也不奇怪。
玄缘见他这副模样,皱了皱眉,随即笑着对他称为萧总的中年男子说:“这是我学弟,还请萧总多多关照啊。”
萧总□□地抚摸着玄缘的屁股:“我关照了,你怎么谢我?”
玄缘将头埋在萧总颈间,用极轻的声音说:“你要我怎么谢你?”
后面的交谈,列火不想再听下去,但谈话还是断断续续地传入他耳朵里。他不能捂耳朵,只能埋头吃菜。这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你来这里是吃菜的?”
他抬起头,原来是坐在他左手边的一个俊朗少年。那人朝他笑笑,“Alex。”
他也回以笑容:“列火。”
就这样,他和Alex一人一句随意地攀谈起来。聊天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谁都清楚,他们来这里,并不是为了结交同龄人而来。只是这样的交谈让被冷落的两人显得不那么尴尬。
一进来,列火便开始注意那个男子。男子的表情始终是结了霜一般,他的行为却与表情极不匹配。他不时地低下头与一左一右两个少年聊着天,虽然听不见内容,但列火看得出他们之间流动着的桃色氛围。男子的手时不时地在桌子下做着逾矩的动作,惹得身边的少年脸红不已。
列火频频的注目终于惹来了男子一点反应。其间,许品非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列火终于看清了男子的眼睛,那是毒蛇一样冰冷的眼睛。只是一眼,许品非复又低下头与身边的少年调笑。
列火的心里想有一团火在燃烧,想要引起那个男子注意的心情,莫名地变得异常强烈。
如此卓尔不群的男子,又如此的年轻,对于列火这样的年轻人,本就有着难以抵抗的魅力。
他想要得到那个男子。
席间,许品非突然离席,望着那个男子修长的背影,列火突然觉得机会来了。他跟着许品非来到盥洗室,在他推门而入的刹那,男子从哗哗的流水中抬起头来,望了他一眼。
那湿漉漉的眼神,让列火几乎连心跳也停止了。
他尽力镇定地走到许品非身边,扯开一个笑容,说:“我叫列火。”
许品非面无表情地说:“我知道。”
列火疑惑地问:“你知道?”
许品非扬了扬眉毛,“所以?”
列火一下子愣住了,不知该如何接话。在他愣怔的时间,许品非已经洗完脸,但他并不急着离去,而是点燃了一根烟。
带着“利群”二字的包装让列火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你抽二十块一包的烟?”
“抽惯了。戒不掉这个味道。”隔着烟雾,许品非的冷漠的脸变得飘渺,连声音都有些虚无了。
“是么?”列火一把抢过男子手中的烟,“让我尝尝是什么味道。”
似乎什么事都不能让男人动容,他依旧神色不变,只是问,“尝出味道了吗?”
这是列火第一次抽烟,他呛了一口,抚着胸说:“恩。你的味道。”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男子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嘲弄起来,他整整衬衫,连烟也没有要回,便欲离去。
列火拉出了他的衣摆,有些着急地说:“你烟还没抽完。”
男子头也不回地说:“给你抽了。”
“我第一次抽烟,你教我吐烟圈。”列火努力找着借口。
许品非突然转过身来,一手用力地捏住他的下巴,一手把列火揽向他,就在列火觉得连空气都静止的时候,许品非突然笑了,有些邪气的笑,看得列火呆住了。男子说:“那是不是还要我教你,该怎么**男人?”
列火又被呛了一口,捏住下巴的手似乎变得越发用力,令他有些生疼。男子又说,“你知不知道你的打扮不仅难看,而且很肤浅?”
男子近在咫尺的脸,突然变得有些残忍。
列火依旧静默着,男子似乎觉得有些无趣,便一把放开他。正欲离开的时候,门开了,一个少年推门进来。
“原来你在这里啊。”少年有一双大眼,列火突然觉得,这个少年和夏小唯有点相似,只是不如那人那么漂亮。
男子点点头,望了列火一眼,一时没有反应。
列火知道自己有点多余了,朝两人微微颔首,推门便走。从盥洗室出来,他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靠在紧闭的门上,一边抚着依旧剧烈跳动的心,一边隔着门,听着里面激烈的喘息声,和少年销魂的**声。
列火将烟叼在嘴里,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一口,再轻轻地吐出,任烟草的味道溢满口腔。
直到很久以后,他才知道,利群,原来是悲伤的味道。


3

之后玄缘再看到他的时候,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但他还是给列火带来了一个机会。玄缘将在一部戏中出演男二号,而他是男二号的跟班,就是配角的配角。
尽管如此,他还是满心的感激,恨不得对玄缘叩首以示感谢。嗫嚅半晌,他才吐出一句话:“学长,你怎么对我这么好,你不必这么照顾我的。”
玄缘撇撇嘴角,“要听理由么?觉得你可怜罢了。”
列火有些黯然,但还是笑得欢天喜地。玄缘突然狠狠揉了下他的头发,恶狠狠地说:“可怜得像那时的我。”
“学长……”列火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玄缘仰起头,长叹一口气,“我真是配角的命啊。演来演去就演过男二号。希望你别像我啊。”
“学长,现在说什么命不命的,太早了吧。”
“你懂什么?出名要趁早。这个行当吃的就是青春饭。”
“可是……”
玄缘又狠狠揉了下他的头发,不欲再多说什么。
后来玄缘又带他去买了些衣服,玄缘说,想演戏,靠的是人脉。以后交际的机会多的是,一定要打扮得漂亮点。
列火听了,只有点头的份。
经过恒隆的时候,玄缘在门口迟疑了一会,说:“进去看看吧。”
一进去便看到Versace,列火惊得话都不会说了。待上楼看到Hermes近五位数的杯子的时候,列火只觉得心都快碎了。
玄缘长叹一口气:“我什么时候才能在这里血拼呢?”
列火倒是无所谓。五位数的杯子和两位数的杯子,没有本质区别,除了喝水喝咖啡喝饮料,几乎没有别的用途。
难道五位数的杯子就不叫杯子了?
意外的是,玄缘在爱马仕(Hermes)流连的时候,夏小唯携着许品非的手走了过来。
晦气。列火在心里暗骂。
虽然是夏天,但许品非的打扮总像是春季似的,外面套着黑色的外套,下面是牛仔裤。不过也难怪,他常年在有空调的地方,对季节变化应该很迟钝才对。相比之下,夏小唯的打扮就清凉很多,两条雪白修长的腿在商厦明亮的灯光照射下显得异常刺眼。
看见他们,夏小唯笑得异常诡异,“你们也在?”
列火点点头,看了面无表情的许品非一眼,不欲多说话。一旁的玄缘夹枪带棒地说道:“难道这里就许你来?”
夏小唯刻薄地说:“那倒不是。不过你们来这里,也不过饱饱眼福而已。”
“你有钱,有本事把这些杯子全买下来啊!”玄缘指着一排价格最离谱的杯子,说道。
出乎意料地,夏小唯当真转头拉住许品非的手,撒娇道:“老公,我想要这些杯子。”
许品非一直冷眼旁观他们的谈话,此时夏小唯提出如此无礼的要求,他只是拍拍他的头,“你要这么多杯子干什么?”
“不管啦,”夏小唯拖长了音说道,“我就是想要嘛。”
许品非一脸无奈地从口袋里掏出钱包,将信用卡递给夏小唯,“想要就买吧。”
夏小唯得意地瞥了他们一眼,朝着玄缘扬了扬手中的信用卡,霎时,玄缘的脸变得煞白,表情臭到了极点。此时的他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异常。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