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情书 范醒

情书 范醒

时间: 2014-04-10 01:07:12

第 1 章

康继在初一升初二那个的暑假开始发疯。早上帮老妈卖鱼,下午打会儿篮球,其它时间全部呆在自己屋里不出来。害得康妈妈以为自家儿子突然生了病,关切地问了又问,平时爱玩爱闹的儿子这次格外地嘴紧,什么没问出来。直到有一天,康妈妈在打扫卫生时,看到儿子房间全是一沓一沓的全是抄写课文的纸,不由地大为感叹,儿子终于长大了,知道学习了,还知道学习让人害羞了。

其实可怜的康妈妈全部猜错。康继确实是在抄书,但并不是为了学习,而是在狂练左手写字。做这一切,只为了能够写一封别人认不出笔迹的情书。

开学前一天,情书写好了,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一页纸,用的是自家老妹康虹的那些个花花俏俏带着香气的信纸。信封上写着三个大字:邵准收。

开学第一天。康继起了个大早,谁都没告诉,骑着老爸的破烂单车出了门。康家离邵家并不远,只隔了一条街,只不过这条街是小镇上的贫富分割线。

街西是以康家为代表的平头老百姓的家,违章建筑众多,不说矮小潮湿,光是不能隔音已经让康继了解了很多不应该了解的事情,比如隔壁家阿花与他的黑头老公每天几点嘿咻,能嘿咻多长时间,都被只有一墙之隔的康继牢牢记在心里。

街东是以邵家为代表的有钱有权的当官人家,个个黑瓦白墙,户户都有个大院子。邵准家在街东的最东面,幽静高贵,好象雷区,平时很少有人。

康继一大早躲过所有人的视线,把信放在邵家邮箱里,藏在邵家旁边的小树林里暗自等待。康继来观察过很多次,知道每次都是邵准来取信,才定下了这个良策。

等待让人心焦,时间空自变得漫长。康继等啊等啊,才发现,自己真的来得太早了,自己的肚子饿得咕咕叫,这片区域里除了小鸟还没有个活物起床。

康继本来就是个没耐心的小孩,等得有几下睡了过去,醒来赶紧爬起来跑到邮箱前面去看,自己的信还在不在。这样循环了三次,第三次的时候,康继刚打开邮箱看到自己的信还在的时候,正准备叹气,就听到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康继?你干什么翻我家信箱?"邵准冷冷的声音让康继打了个冷颤。

"我,我,我"我了半天,康继也找不到一个好的借口,脸憋得通红,偷偷抬眼瞄了一眼站在晨光里的邵准,纤细清秀的少年穿着白衬衫,被晨光镀成了金色,耀得康继几乎睁不开眼。心扑咚扑咚乱跳,脑袋里全是粉红色的浆糊,哪里能说出什么话来?

"想偷我家的信?!"邵准想到了这种可能,皱起了眉头。

"不,不,不"康继的脑袋被这种厌恶的口吻突然惊醒,连忙摆手,神志回来,也会思考了,随口编道:"我,我刚才看到一个女生往你家信箱里丢了个东西,我一时好奇,就过来看看。"谎话越说越溜,康继有些得意,终于敢抬起头趁着邵准转头看自家邮箱的时候,直直看着邵准的侧脸。

邵准果然在邮箱里看到一封不用拆开就知道是情书的信。这个时候的邵准还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并没有学得那些花花公子们鄙视情书的恶习。把情书拿到手里,有淡淡的香气,邵准心跳了两下,转头看了一眼正傻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康继,颇有些尴尬。本能地肃起了脸,道:"你还不回家去?大早晨在这里晃什么晃?"

"那信......"记得要拆开看哦。后半句被噎在嗓子里,没说出来,就看到邵准的脸红了,脸上还有怒气,康继不等邵准再说出什么话,就一溜烟地跑到小树林,扶起单车,狂奔而去。

邵准偷偷把这封情书藏在怀里,进了屋。安安静静地吃了早餐,再安安静静地上了楼,进了自己房间,关了门,第一件事就是把信从怀里拿出来,按住自己一直在狂跳的心,脸再次偷偷的红了。

来回把信封看了几遍,淡淡的蓝色,很素雅。信封上只有三个字:邵准收。既没有自家地址,也没有落款地址。拿了裁纸刀把信裁开,信纸只有一张,字写得怪怪的,但看得出来很用力,这一点让邵准很感动。这封信也就这一点让人感动的了,因为信的内容,邵准看了真的很想笑。

"邵准同学:

你好!

我很养慕你。很久了。"

养慕?仰慕?邵准看到这第一句就很想笑。错别字不说,竟然还文邹邹地用仰慕这个词,写信的这人到底知道不知道什么叫仰慕都让人有些怀疑呢。

继续往下看:"你长得象野姜花,不知道你见过野姜花没有,后山有一片地长得全是,白白的花,很好看的。可以一直看一直看,看你一天都不烦的。"

野姜花?邵准还真没注意过各种花有什么区别。也许今天可以去问问。不过,形容一个男生长得象花,并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事吧?而且因为长得象野姜花......而被"养慕",对于邵准来说也是让人感觉怪怪的事情。

"我想跟你交朋友,可是,你一直不笑,我也不太敢跟你讲话。而且老师,同学,还有爸爸,妈妈,肯定都觉得我不应该跟你讲话。所以,我可以一直写信给你吗?邵准,邵准,邵准,我真的很养慕你,你答应我吧。当然,你如果不答应的话,也没什么用,我还是会写的。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养慕你的人。"

邵准皱着眉把这一段看完,半天也没想法。不敢想像有哪一个女生会这样说话。口气还有些无赖,虽然并不招人讨厌,但实在不象是个女生。自己除了长得白净点,哪点看起来需要人保护?不过,有人这样对自己好,愿意保护自己,无论如何,邵准还是觉得心里有些甜滋滋的。

邵准把信夹在大字典里,又觉得不安全,再拿出来,再放到抽屉里,还是不安全。来来回回地放了好几个地方,邵准还是不知道该把这封这辈子收到的第一封情书放在哪儿才不会被有火眼精睛的妈妈发现。

邵准站在房子中间足足站了一刻钟,才想起来。把信放在了妈妈最爱收自己的旧课本的纸箱子里,旧书,是没有人翻的。又想了想,自己的这只小"养"以后还会写,那就腾空一个箱子来专门放信,比较合适。

半个小时后,一身臭汗的邵准,笑眯眯地看了看自己的杰作,起身去洗澡。开学了,第一天有这样的惊喜,真是不错的开始呢。

第 2 章

开学了,一切正常。除了邵准定期一周收到一封情书,没有什么不一样。

邵准是初二一班的班长。是典型的好学生,好孩子的代表,很招老师和家长们的喜欢。学习好,性格又乖巧,甚至连长相都是天怒人怨的好看。别看人长得纤瘦,可是在班里非常有威信,不苟言笑,说一不二。男生服他,女生爱他。邵准就是初二年级的一个超级偶像。

康继与邵准同班,却是云泥之分。除了篮球打得不错,其它的全让人记不起来。个子倒是窜得高,这才初二,已经长到了176,所以永远地坐在了最后一排。最后一排有最后一排的好处,上课只要不出声,无论做什么,老师都不管。所以,整个上课的时间,康继就用来看着邵准,不敢明目张胆地看,只好眯着眼睛,假装打盹儿,一直盯着他不放。

邵准怎么就长得这么好看呢?明明一样都是白衬衫,硬是比别人穿得多出些感觉来,真的很象野姜花,干干净净,自由自在,还有隐隐的高傲,康继越看越是喜欢。

其实康继与邵准的缘分并不算浅,镇子不大,从幼稚园到现在,不知道多少次康继与邵准就在咫尺之间,相临而坐的时候有,甚至小时候在幼稚园的时候还睡过同一张床呢。康继撇撇嘴想道,这一切邵准肯定全都不记得。

从什么时候突然对邵准这么想念了呢?康继自己也说不清楚。邵准小时候长得太瘦,根本不是那种讨喜的小孩子,还没有胖嘟嘟的康继可爱呢。但邵准从那个时候起,就已经是一付大人模样,对谁都是彬彬有礼,所以,虽然没有象现在这么大热,却也并不惹人讨厌。

康继那时候根本没把邵准放在眼里,爱玩爱闹的康继小时候可没为了玩少挨打。后来收敛了很多,只不过是因为康继爱上了打篮球,篮球成了康继唯一的爱好。就不再到处跑着玩,不再为了玩不顾危险了。

真正注意到邵准是上了初一,邵准还是永远的班长,总在大家面前晃一晃去。最主要的是,邵准从儿童变成了少年,身高抽条了,眉目也长开了,虽然脸上还有点婴儿肥的痕迹,但确实是一个少年了,是一个长得非常惹眼的少年了。

开始康继只是觉得邵准长得比班上那些女生还要合自己心意。那种冷冰冰的劲儿,时时逗得自己心痒。还一度想过,要是邵准是个女生,自己一定要把他娶回家去做老婆,嗯,一起卖鱼,有多幸福。但邵准是男的,康继还很是可惜了一阵子。

做为班长,邵准也训过康继,就站在康继身边,声音清朗,长篇大论。康继根本没注意邵准在讲什么,只觉得这少年离自己太近,近得可以闻到他身上蛊惑人的香气,让自己无法呼吸。他还是穿着白衬衫,没有自己高,自己一低头,就能看到他的脖颈,细长嫩白往下延伸。让自己眩目,让自己头晕。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了昨晚阿花与黑头老公的整夜没停的**,配合着邵准朗朗的训戒声,让康继轻轻地颤栗。害得邵准以为自己训得太狠,伤了人的心,赶紧结束了训戒,还拍了拍康继的肩,安慰了两句才走。康继傻乎乎地坐下,夹紧了腿。从此,眼光再也没有离开过邵准。

看得越久,越是无法自拔。康继经常在让人难以启齿的梦里见到邵准,醒来时又是觉得恐惧又是觉得欣喜。与邵准亲近的念头越来越强,却无法实现。这种时候,康继才发现,自己真的离邵准的世界太远了。

无法克制的想法,一遍一遍地刷过康继的脑子与身体。这种想往如果再一个人压抑下去,康继真怕自己会疯掉。于是,在某一天,看到了家里的信的时候,突然想到,如果不能当面说,那就写信吧,偷偷地匿名写一封信,把自己的秘密与他一起分享,应该会很棒。

于是,就是了情书,一封不能满足,两封,三封,一直写。虽然并不能得到邵准的回信,但每次守在小树林,看着邵准拿了信时的笑脸,就跟得到回应是一样的满足。于是,康继就象吸了鸦片,一封一封再也无法停止。

开始还是表达表达"养慕"之情,后来就是什么都说。什么你今天的演讲太帅啦,今天年级的球赛你看了没有?裁判太黑了。昨天我看到王老师(邵准的妈),才突然发现,你长得好象你妈。我今天手被割破了,疼的时候好想你。这一类的废话,也不管邵准爱不爱看,都写下来,寄出去。

邵准到底爱不爱看呢?很难讲,就算爱看也不是因为感情。只是一周一封情书收成了习惯,每周末来到信箱前,邵准都会忍不住有些欣喜。很想看看那封总让自己看得笑不自抑的信这次会有什么新内容。

邵准猜测过是谁写的信。因为根据信里的内容,这位写信的人,应该就是自己班的人。可自己每次收了作业本,一本一本拿来对照,竟然没有一个字迹与之相同。失望是有的,但这种神秘却更让邵准在懊恼的同时有了一种莫名的快感。

邵准的生活远比同龄人枯燥。妈妈是老师,从小就教导他守规矩,懂礼貌,拿第一。一切的玩乐笑闹几乎都与邵准无关。开始还觉得苦闷,现在却成了习惯。把一切做到完美,已成为习惯。保持自己的风度,已成为习惯。

这些情书,打开了邵准对生活观感的另一扇门。原来还有人生活这么有趣。可以去山里玩,可以一整天在外面瞎逛,可以流泪甚至流血都一样无所谓。邵准现在已经不把这些信当成情书看待了,而是成了另一个窗口,让自己成为另一个人的一个窗口。读着这些文笔拙劣的信,邵准笑意盈盈地把自己的心融进了康继的生活。

第 3 章

孩子的时光都是一眨眼就过去了。转眼,要期末考了,期末考就意味着要放假了。康继心中悲欣交集。喜的是终获自由,悲的是,一旦放假,就没有明目张胆盯着邵准的机会了。

这天,康继帮老爸老妈搬完鱼,赶紧骑了车往班上奔,最后半个月的好时光,一分一秒也不能耽误了。康爸康妈对于儿子突然爱上学的事情,持一贯的放任态度,自家儿子怎么说都是个孝顺孩子,别的就不强求了。有出息没出息的事,靠强求没啥意思。况且家里还有个超乖的康虹,要学习有学习,要样貌有样貌。康爸康妈知足得很。

康继一到班上,习惯性地往第三排靠窗的位置看,没有。擦擦眼睛,还是没有!怎么可能?邵准从来没有迟到过,自己每天这个点来的时候,他一准在那个位置坐得端正在读书了,今天怎么会没人?康继来回扭头,把整个班扫了一遍,都不在,邵准哪里去了呢?

"喂,胖子,班长怎么没来?"康继用手拐捅了自己的同桌一下,问。

"听说病了,请假了。"胖子嘿嘿笑了两声道:"还真想看看资优生生病是什么模样。"

听到这话,康继愣了一下,诧异地转过头去看了看胖子:"你平时不是最服班长的吗?"

"嘁"胖子啐了一口,道:"就一毛头小子服什么服?做做样子你也信?"胖子的表情一脸不屑,让康继第一次觉得原来这人这么虚伪,顿时打定了主意再也不和这个胖子玩了。

康继经常帮爸妈卖鱼,菜市场是人性最明白的地方之一,康继长年混迹其中,对于审时度势比一般的小孩要敏感得多。虽然打篮球,却也不是热血的愣头青。照康继对邵准的喜欢,胖子这么说话,早应该一拳头就抡过去才是理。但是康继没有。这胖子家里颇有势利,自己虽不存什么巴结之心,却也不想给爸妈添麻烦。只是冷了脸,转过头去,从此以后,再也不看胖子一眼。

熬过一节课,康继心神不宁,心焦如焚,再也呆不下去。拎了书包,逃课出来。来到药店,却不知道买什么药。想来想去,掏出自己省下来几顿的早餐钱,买了瓶止咳糖浆。

骑着破车到了邵准的家门口,却怎么也不敢敲门。来来回回在门前徘徊了N趟,糖浆都快被康继捂热了,还是不知道如何才能把它送得出去。

邵准坐在自家窗口,看着康继这样来来回回,开始觉得纳闷,这小子来找自己做什么?又不熟。后来看康继表情苦闷,却不放弃的模样,又觉得好玩。正想下楼来开门问个清楚。却见康继拿了瓶东西放进了自家邮箱,然后跑到门前一阵敲,自己还没来得及下楼来开门,就从窗户看到康继的身影迅速地跑掉了。

邵准的烧还没完全退,有些晕乎乎的,下楼来特别慢。到了门口,一开门,就看到康继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了回来,正准备敲门,手差点砸到邵准的头。

"康继怎么没上课?有事吗?"邵准看康继立刻红起来的脸,觉得有些好笑,还是摆起班长的架子,严肃问道。

康继又出现邵准面前习惯性的失语症,手还放在邵准的脑袋上方,保持着这个傻瓜一样的姿式,看着邵准一径儿地发呆。邵准今天没有穿白衬衫,一件长袍式的睡衣从头包到脚,只有脚趾头调皮地露在外面。头发也有些乱,脸也因为发烧的原因泛着不正常的绯红,整个人又是脆弱又是娇艳,康继在这样的邵准面前除了努力平复自己怦怦乱跳的心,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邵准本来就生病,站了一会儿,真有些觉得累。看康继死活不说话,火也上来了,道:"康继,你旷课出来做什么?"

康继这才回过神来,收下手来,干巴巴地道:"我看到一个女生放了东西在你家邮箱,呃,我怕有危险,所以想来告诉你一声。"上次的谎没有被识破,康继根本来不及想到新谎言,只好再接再厉。

"哦?"自己明明看到是这位大个子的康继同学放进去的,他却这样说。邵准脑子转了两圈,没拆穿康继可笑的谎话,顺着康继的意思,走到邮箱前,看到一瓶止咳糖浆和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普普通通的四个字:"早日康复"。但这四个字,让邵准如雷轰顶,竟然是他!!!自己一直以来认为的一个有些粗放的女孩子写的情书,竟然是眼前这个傻乎乎的大个子写的?!

邵准一手握着糖浆,一手捏紧纸条,虽然心中并没有浮现情何以堪这样的大字,却与情何以堪的感受如此相似。扭头盯着康继看。第一次,口齿伶俐的大班长,失语了。

过了难堪的一分钟,邵准听到康继紧张兮兮的声音:"邵,邵准,你不爱喝糖浆吗?"

这么无厘头的问题,叫邵准有些无力。突然觉得向这么一个不长神经的家伙发火,好象不会有什么效果。刚才的那些个因为窥见事实真相而生出的火气,也伴着无奈无力的心情消下去不少。可这么一松下来,邵准虚弱的身体感觉有些支撑不住,向康继招了招手,道:"过来扶扶我。"

这是圣旨,这是福音。康继只呆了一下,一个箭步冲上去,不说是用扶吧,简直是抱着邵准。邵准挣了两下,实在太虚弱,根本无力,只好道:"送我回家吧。"

康继抱着邵准,象抱着圣婴,小心翼翼,一步一顿,力求平稳到让人无法发现,却也慢到让人无法忍受。邵准皱起了眉:"快点,磨蹭什么?"

康继连忙点头称是,果然快如火箭,一个瞬间移动,邵准出现在自家的沙发上,康继象刘姥姥一样,站在沙发旁边,一边环视邵准的家,一边发出无意义的感叹词。

"你家真大,你家真漂亮,你家真先进。啊,哦,哗......"

邵准本来就晕的头,更晕了。

第 4 章

"你,闭嘴!"邵准忍无可忍,咬牙道。

康继听到圣旨才停下一直感叹的嘴,转过头来看邵准。一看不得了,邵准的脸越发红了,呼吸也越来越粗重。康继再傻,也知道邵准病得不清,赶紧走过去俯下身,摸了摸邵准的额头,烫人。

"有没有看过医生?家里有药吗?"康继虽然着急,但也怕吓着病弱的邵准,小声问道。

"抽屉里有退烧药。"邵准指了指方向。

等康继在一大堆药里找到所谓的退烧药,过来的时候,邵准已经晕了。推了几下也不见醒,头越来越烫,红成一片。想起老妈说,以前发烧都能死人的事,康继又着急又害怕。不管三七二十一,背起烫得吓人的邵准往医院跑去。

等邵准醒来,已经是下午。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手上还扎着针,眼光一转,看到康继趴在自己床边正在打盹儿。本来不想惊动他,可邵准实在憋不住了。也是打了一天的点滴,全是水,还一分都没排出去呢。

"喂......"邵准的声音有点小,但还是让一直处于忧心状态的康继醒了过来:"怎么啦?怎么啦?又烧了?"说着,就忙手忙脚地伸手过来摸额头,触手一片津凉,才算放下心来。拿毛巾给邵准擦了擦汗,才发现邵准已经醒了,而且憋红了脸,正看着自己。

"怎么啦?明明不烧了,怎么脸还这么红?"康继自言自语,又要伸手去摸邵准的红脸。

邵准见康继这付傻样,真真恼羞成怒。瞪了康继一眼,撇开脸,自己使劲起身,却毕竟是体虚,手一个没撑住,眼见着就要重新跌回病床。幸好被康继一把揽住,最后是落到康继的怀里。

康继抱着就没放手,很快活地说道:"你要干嘛,给我说。医生说,你暂时会没什么力气。"

"我要上洗手间。"邵准咬牙低声道。

"洗手间?"康继想了一会儿,才提起吊瓶,扶着邵准一步一步地往外走,边走边用埋怨的口气自言自语道:"哦,撒尿就撒尿,说得这么复杂。"

邵准要不是急,一定被康继气死,此时此刻却只能翻翻白眼了事。到了小便池边上,邵准见康继还是紧贴着自己一付无所谓的快乐表情看着自己,不由怒道:"你转过去!"

康继眨眨无辜的眼睛,道:"可是我不扶着你,怕你会跌倒!"

邵准一方面是生理上的急,一方面是被康继无线条的粗傻性格气到,平生第一次,厉声说话:"你看着我,我尿不出来!!"

康继反应过来,讪讪地转过头去。得,做了好事,也得罪了人。康继听着邵准小便的声音,一方面感叹自己的可悲,一方面这才感觉过来,想到邵准的身体,突然有些害羞。

洗手回到病房,邵准理都不想理康继。躺在床上,脸扭向另一边,看着窗外发呆。

"邵,邵准,吃点东西吧,你一天没吃了。"康继知道自己让邵准生气了,心中很是懊恼。恨自己笨,却又不知道如何挽回,半天才结结巴巴地道。

"我不吃。你通知我妈来。医药费我会让我妈付给你的。谢谢你送我来。"邵准推开康继递过来的保温食盒,冷冷地说。

康继心里好难受,几个月以来积累起来的喜悦,这一下就全变成了灰。自己还是叫老妈亲自熬的鱼片粥,妈说打点滴的人吃这个最好了,又温又补。自己最爱吃的就是妈妈做的鱼片粥了,为了他,自己一口都没偷吃。可是,自己的心意,在这个冷心冷面的家伙面前全是狗屁,不,狗屁都不如。

康继怎么说也是个男孩子,自尊心也是很强的。而且在自己家里,长这么大还没人用这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态度对过自己。而且自己还是好心。康继非常委屈,却没办法报复回来。一则是邵准是自己仰慕的人,二则是邵准今天还是个病人。康继只是心里喜欢邵准,但再多的喜欢在这种伤自尊的感受面前也无法承受。康继无法再厚着脸皮呆在这里了。

收回食盒,一点一点重新收好,轻轻欠了个身,康继装成一付自己从来不愿意装的样子,程式化地笑了笑,道:"邵准同学,那我先回去了,这就去通知王老师。你如果有事,就按铃,护士会来帮你的。再见。"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邵准本来还是在生闷气,但看着康继突然转**度走掉,有些傻了。一路回想下来,今天康继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好,除了反应傻了一点,自己也没必要气成这样啊。自己从小培养出来的冷静自持到哪里去了?要是让妈妈看到,肯定会骂自己的。怎么会偏偏对康继发这么大的火呢?尤其是在明明应该感谢他的时候。

难道是因为......康继竟然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情书作者,让自己大吃一惊,所以自己才迁怒?!迁怒,是的,迁怒。邵准有些懊恼,自己在这一点上表现得太无能了。就算康继就是那个写情书的人,又怎么样?情书而已,只要自己表现得够好,以后有大把的情书可收,何必在乎这一个?

才不要被一个男生牵动情绪呢。邵准狠狠地对自己这样说。可是,一想到康继走之前受伤的眼神,又有些动摇。自己确实不对,男子汉应该勇敢面对,承认错误。好吧,好吧。动了千万个念头,也没能把康继可怜巴巴的眼神从自己脑海里赶走,邵准决定,上学之后第一件事,就是郑重向康继道歉并道谢。第二件事,就是再也不理他了。

才定下了决心,就听到自己肚子咕咕叫,想想刚才没吃的鱼粥的好象真的很香,越想越饿,也越想越觉得自己有些过份。正想着,看到妈妈一脸焦急地赶来,邵准赶紧收起自己神思恍惚的表情,摆出平常程式化安静的笑脸。

第 5 章

康继回家一直黑着脸,一直到吃饭,老妈一直问一直问,康继才委委屈屈把事情一五一十说了。谁知道不说还罢,一说,竟然害得整家人在饭桌前大笑,尤其是不知收敛的老妹,在听到邵准上厕所时让康继转头的情节时竟然笑到捶桌子。

看着家人因为自己而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康继本来很郁闷的心情也变得快活起来,仔细想想,好象自己真得有那么一点可笑。于是,康继傻乎乎地也跟着家人一起笑了起来。

等笑得差不多了,康爸伸手摸了摸康继的头,道:"乖儿子,你今天做得对。救人的事做得这么果断,不愧是我的儿子。嗯,我让你妈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黄花鱼。"

黄花鱼?!康继眼睛一亮。家里是卖鱼的,吃鱼是平常的事,但总是吃些草鱼呀,鲤鱼呀这类的,黄花鱼贵,都是拿来卖钱的,自己打小也没吃过几次呢。又香又嫩刺又少,尤其是老妈的手艺,康继想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康妈从厨房里端出一盘糖醋黄花鱼,放在康继面前,顿时香气弥漫。就听到康妈也安慰自己儿子:"好了,吃吧,别郁闷了。也别跟你同学计较了。主要是你也太宝了"说到这儿,康妈也忍不住又笑了笑,接着道:"再说,病人总是脾气坏点,你就让着他点也没什么。不要什么事都要较真,啊,乖儿子,今天受委屈了,吃吧。"

康继早就不郁闷了。听老妈这样说,自己也确实有不对的地方,应该怎么做,现在还不在康继考虑的范围之内。现在康继的脑袋里只有这条可爱的黄花鱼。拿起筷子就要开动,转过眼光就看到老妹也眼睛亮亮地盯着鱼看。好可怜......康继咬了咬牙,把盘子往桌子中间一推:"我们一起吃吧。"这话一说完,就赶紧一筷子夹了过去,因为老妹吃鱼的速度比自己实在不差呀。一场关于鱼的战争在爸妈微笑的眼中展开。

第二天,康继按一贯的时间急急忙忙来到学校,果然一进教室就看到了邵准穿着白衬衫坐得直直地在位置上看书。真好看,嗯,应该说,更好看了。康继想起昨天邵准很居家的模样,凌乱的头发,绯红的脸颊......不禁有些心动神移,他那个样子只有自己看见呢,越想越得意。康继把书包往位置上一丢,习惯性地眯起了眼睛,傻傻地盯着邵准笑。就象以前一样吧,这日子过得也挺快活。

康继一进班,邵准就看到了。本来准备好的一出道歉兼道谢的戏不知怎的看到他那张笑得没心没肺的脸时,突然没了勇气当众说出来,只好正襟危坐,假装得与平常一样。却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康继一直在眯着眼睛看自己。眼光如同实质,一瞬不瞬地粘在自己背上,还真是说不出的感觉,好象有点烫,又有点让人不知所措。想到他说"养慕"自己,今天才真正感觉到,这样长久的目光在自己身上,还真不是一般的"养慕"。

邵准第一次这样在意别人的目光,以前邵准天天活在别人的目光下,也不觉得如何,今天不知怎的,就是觉得这个目光无法忽视。于是转过头去,直眼瞪着康继,自己倒要看看,这小子要盯到什么时候。邵准这突然地转头,把康继吓了一跳,本能地向后缩了缩,怎奈他本来是在装睡,这缩的动作有些突然,一个没把握好,就跌坐在地上,眼见着胖子在旁边笑得猖狂,康继瞪大了眼睛,偷偷瞟了一眼嘴角含笑的邵准,也笑了起来,挠了挠自己的头,站起身,重新坐好。既然已经清醒,就不好意思立刻睡着,康继有一句没一句地与别人说笑起来。

半天了,邵准拿着书似乎在看,余光一直在关注康继。怎么还在说笑,一点也没有再看着自己的意思,这叫什么"养慕"?邵准撇撇嘴,这小子也是满嘴跑火车的主儿,讨厌。讨厌,实在是讨厌,笑得这么开心。邵准转过头去,一脸严肃,实行班长的职责:"康继!教室里不要大声喧哗!马上要上课了,赶紧看书。"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