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HP同人]如果哈利看过SH同人文 冷眼看尘世

[HP同人]如果哈利看过SH同人文 冷眼看尘世

时间: 2012-08-13 14:14:16

文案

这是写教授生日贺文写到一半的产物,

此文结局已经设定好了,保证能够平坑,大家安心跳吧!

至于文案……我还没有写文案的习惯!

搜索关键字:主角:哈利·波特、西弗勒斯·斯内普 ┃配角:HP众人 ┃ 其它:HP众人

第 1 章

  “呼……呼……”哈利蓦地从床上直起身,有些惊恐地拉开床幔,很好,四周依旧一篇漆黑,还可以听到罗恩的呼噜声以及纳威的梦呓,自己还在宿舍里,那只是一个梦。
  可是……哈利的脸有些扭曲了:为什么自己的梦会那么古怪?!为什么会梦见一个电脑显示屏?!上面那些奇怪的文字自己都能明白是什么意思,可是为什么是写自己怎么去纠缠斯内普?!为什么会有自己苦苦纠缠斯内普这种描写,要他亲吻自己,对自己做那些奇怪的事?!那只油腻腻的偏心大蝙蝠?!
  哈利白着脸,搓了搓自己手臂上因回忆泛起的鸡皮疙瘩,拼命地告诉自己那只是一个梦而已,要赶快忘记,一定是自己今天在密室被蛇怪咬了之后的后遗症……只是……只是为什么会做这种古怪的梦,两个男人……蛇怪果然厉害,在被凤凰的眼泪治愈之后竟然还有这种可怕的后遗症!(小哈,对不起,我搞错了,不该一上来就弄出高H的文让乃看!小哈:……)
  做了半天心里建设之后,哈利才小心翼翼地重新躺下,有些心惊胆颤地闭上了眼……
  在天朦朦亮时,哈利再一次因为梦境而醒,这次他的神色变得有些古怪:斯内普和自己的母亲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自己的父亲和一个叫西里斯·布莱克就好像马尔福一样每天无时不刻地找斯内普的麻烦?!因为斯内普暗恋自己的母亲?!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那上面写得有板有眼的!
  哈利有些不能接受上面写的自己的父亲像一个纨绔子弟一样,甚至比马尔福还要糟糕!还有像老蝙蝠这种人也会暗恋?!哈利觉得自己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无比的打击。
  这些都是假的,没有根据的!这不过是被蛇怪咬过的后遗症!哈利不停地这样告诉自己。
  但是,哈利觉得自己还是需要一些证据来安慰自己。当他听到因为密室事件被魔法部抓到阿兹卡班的海格已经回来之后,他悄悄地背着罗恩、赫敏来到了禁林边上的小木屋,潜意识中,他不希望自己的朋友知道这些。
  “哈利?”海格对于一回来就见到站在自己门外的哈利感到有些惊讶,“你是来看我的吗?真是太感激了,邓布利多已经告诉我了,这次如果不是你,我一定不能洗刷我的冤屈了!多亏了你……你就像你爸爸一样优秀……”
  哈利推开扑上来的牙牙,做到桌子旁,将海格拿上来的岩皮饼放在一边,心思重重的借着海格的话问道:“爸爸,海格,你能多说一些关于爸爸在学校的事吗?”
  海格当然不会怀疑哈利的动机,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个孩子想要知道一些自己从未谋面的父亲的事而已,海格略带慈爱怜悯地说起了他所知道的詹姆斯·波特。
  在无数次听海格隐晦提到关于父亲和他的好友之后,哈利忍不住询问道:“爸爸的朋友?!你能说说他们的名字吗?”
  “呃……莱姆斯·卢平是一个学习优秀的孩子,彼得·佩迪鲁虽然在学校很不起眼,但他也是一个好孩子……”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海格有些难过。
  听了海格的话,哈利的脸白了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提起那个西里斯·布莱克,但是这两个名字他也在梦里的那一篇文章中看到过,抿了抿唇,哈利小心地问道:“爸爸在学校……是不是和斯内普……呃,教授的关系不是很好?你知道为什么吗?”
  “哦,詹姆斯啊,的确,因为斯内普教授是斯莱特林,有时候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总会出一些死对头,比如韦斯莱和马尔福”,海格大大咧咧地挥挥手,不是很在意地说道,“当年詹姆斯为了追求莉莉,的确和斯内普教授不是很友好,因为斯内普教授似乎和莉莉是朋友,詹姆斯有些嫉妒,对斯内普教授开了一些小玩笑……”
  “小玩笑?!”哈利的心在下沉,“究竟是怎样的小玩笑?”
  “呃……只是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哈利,那些已经过去了,我不确定这些能够让你知道……”海格想了想,还是觉得有些事还是不适合孩子知道。
  最后,哈利也无心继续呆在海格那里了,他失魂落魄地来到黑湖边,他现在并不想回到宿舍。
  呆呆地看着平静的湖水,哈利的心里波涛汹涌:梦里那些文字难道都是真的,斯内普这只老蝙蝠真的暗恋妈妈?!爸爸真的对斯内普做了过分的事?!海格说那些只是一些小玩笑,如果哈利没有看过那些文字的描写,也许哈利会相信,但是现在哈利很怀疑海格的标准了,毕竟把一只如此大的蜘蛛当做可爱的宠物的人的标准实在很让人怀疑!难怪斯内普会那么讨厌自己,毕竟大家都说自己除了眼睛之外简直就是爸爸的翻版……而且斯内普还暗恋妈妈,那么爸爸还是他的情敌了?!可是斯内普虽然讨厌自己,但他还是在自己一年级时一直保护自己,邓布利多校长说是为了还爸爸曾经救了他一命的恩……等等,如果自己梦中看到的文章里说得都是真的,那么……那么,自己以后会爱……呃——喜欢上斯内普?!会不顾老蝙蝠的拒绝,苦苦哀求那只油腻腻的老蝙蝠对自己做那些奇怪的事?!
  哈利顿时纠结了,一时间抛开了对于自己父亲实际上是一个像马尔福那样的混蛋的事实,极度烦恼于自己未来会纠缠像斯内普这种油腻腻的混蛋。
  “波特,是什么让你的脚像被芨芨草缠住了一样傻乎乎地呆在湖边?难道我们的黄金男孩在解决了密室怪物之后,迫不及待地想找湖中章鱼的麻烦了吗?!为了你的自傲,格兰芬多扣5分!”
  阴沉油滑的嗓音在哈利的背后响起,让哈利骤然一惊,他猛地一转身,只见他纠结的人物正一脸阴沉地瞪着他。习惯性地想要反驳,但哈利突然想起了自己最起先的那个梦中看到的文字,他努力将反驳的话咽了下去,仔细打量起了这位一脸厌恶地看着自己的斯内普:头发依旧泛着油光,皮肤蜡黄,黑沉的目光没有一丝光泽,看起来空洞洞的,一身黑色的长袍无论从那个角度来看,都像一只大蝙蝠。一个三十出头的人看起来仿佛四五十岁一般,自己未来究竟会因为什么——“喜欢”上这种阴沉、毒舌的老男人,而且还是倒追?!
  对于哈利的反常,斯内普有些惊讶,随即哈利那古怪而有些放肆的打量目光,让斯内普皱起了眉,“格兰芬多扣2分,因为你对教授的不尊重!波特,希望你不是因为想住进医疗翼获得更多的关注,立刻回你的宿舍!”说完,斯内普转身离去,他可不想留在这里面对一个反常古怪的波特。
  看着斯内普远去的背影,哈利更加纠结了:按照梦中对于斯内普的语言的解析,难道斯内普是担心自己在这里长时间吹风会感冒的意思?!不是吧?!

  第 2 章

  那些奇怪的梦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反而每次哈利每次睡觉都会做同样的梦,梦中唯一不同的只是那电脑屏幕上出现的文章的内容。也许现在某些方面,哈利比起自己的母亲更加了解斯内普这个“青梅竹马”了。最起先,哈利也控制着自己不睡觉来反抗这些奇怪的梦,但是作为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又怎么可能抗得住整夜不眠呢!?哈利也曾抗拒着不去看那些内容,但是他格兰芬多的好奇心根本无法约束,接着他又不停地告诉自己那一切都是假的,自己的父亲不可能是那种以众欺少的混蛋,邓布利多教授曾经说过自己的爸爸和妈妈是相当优秀的学生,他们可是学校的男女学生会主席。而且从海格的口中从来没有说过一个叫西里斯·布莱克的是爸爸的好朋友,一切都是假的。
  尽管哈利一直在为自己作着心理建设,但是他还是不自觉地在关注斯内普,他的目光不自觉地放在斯内普身上,评估、对比着文章中的斯内普和现实中的斯内普,企图从中找出一丝不同,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暑假,他回到德斯礼家为止。
  回到德斯礼家之后,哈利梦里文章的内容改变了,学校里大多讲诉的都是自己父母和斯内普之间的恩怨纠葛,偶尔还间插一些自己哀求斯内普对自己做一些奇怪的事的内容,那些大多都是一些短篇。而回到德斯礼家之后,文章的内容就变成了自己在霍格沃茨冒险的经历了,只是里面大多有一两个认识的人和自己现实中认识的人性情不是很相同,而且一般一天晚上的梦是看不完那些内容。
  一个多月下来,虽然哈利已经在梦里看完了好几篇,这些文章也只是在一些细节内容上有些不尽相同,但是主体路线大多都一样,也和现实很相似:一年级是因为魔法石对峙Voldemort;二年级是对付蛇怪。至于三年级之后的一切,让哈利心惊之余,又隐隐有所期盼,自己似乎会有一个阿兹卡班的教父,那个叫西里斯·布莱克的男人,那个海格并没有说起的男人,似乎被所有人误解。哈利已经在弗农姨父看新闻时听说了他逃狱的消息,目前进行的一切都在告诉哈利梦里那些内容所具备的真实性。
  而那些文章中的一些内容也让哈利最近心神不宁,即使玛姬姑妈一直对他用尖酸刻薄的话,他也没有听到。
  那个对他并不友好的邻居费格太太是一个哑炮,而且还是邓布利多校长安排的?!就为了监视他?!而自己从小那个悲惨的童年邓布利多校长都知道,也是他可以造成这种局面的?!不可能,绝不可能!邓布利多校长那么和蔼慈祥,在学校那么关心他,怎么可能……
  但是,那些文章中说得很有道理……既然自己是魔法界的救世主,那么即使自己要呆在姨妈家里,邓布利多也可以上门就自己的生活条件和姨父姨母交涉,而不是任由自己呆在一个碗橱里,如果那个费格太太真的是一个邓布利多安排的监视自己的哑炮的话。
  不,不能逃避,哈利!要证明邓布利多是无辜的!哈利不停地这样地告诉自己,而最好的证明的方法,无疑是照着那些文章中写的那样,在玛姬姑妈离开的前一晚吹胀她,相信即将说出一些不怎么美好的事的她一定会让自己情绪失控,即使自己事先已经知道了,然后,如果那些说的是真的,那么自己那天晚上就会见到自己那个被冤枉的教父——那只体型庞大的黑狗,而且也可以借着这个事故确认一些事。
  一切相当顺利,那天晚上玛姬姑妈没有遮拦地侮辱着哈利的父母,而哈利也没有再去压制自己的脾气,不仅吹胀了玛姬姑妈,而且屋子里的灯具、电器也在哈利肆无忌惮的魔力下破碎掉了。哈利顾不得弗农姨父的阻拦,抽出早就准备在身上的魔杖指着弗农姨父,拿出锁在碗橱里的行李,快步离开了这个自己早就想要离开的地方。
  出了德斯礼家之后,哈利并没有立刻离开女贞路,他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打开行李箱,抽出放在行李箱里的隐形衣披在自己身上,然后把行李箱放在不易被发现的角落里,静静地注视着费格太太的家。
  似乎德斯礼家的骚动引起了周围邻居的注意,不一会儿,两个穿着长袍的巫师出现在女贞路,控制了局势,解决了哈利引起的骚乱。在他们走了之后,费格太太家里飞出了一只猫头鹰。
  哈利死死地盯着这只飞向天际的猫头鹰,一颗心变得冰凉:费格太太真的是一个哑炮!以自己在魔法界的名气,这位老太太不可能不知道,但是这么多年来,她在自己面前却一点也没有表露出来,一直对于自己的境况冷眼旁观,对自己甚至称不上善意。这也说明邓布利多一直都驱使这位哑炮监视着自己,为什么?!不……不会的,邓布利多校长一直都那么慈祥,不会的……
  哈利有些失魂落魄地将行李箱拽进了隐形衣笼罩的范围,一步一步离开了女贞路。
  漫无目的地穿过了好几条街,突然,哈利看到前方的一条小胡同里有一个巨大的黑影,他的瞳孔微微一缩,放下自己手中的行李箱,任由一个大皮箱在空气中突然出现。他握着魔杖,快步走向那条小胡同。
  一条瘦骨嶙峋的大黑狗正在小胡同里的垃圾桶旁翻找着可食用的东西,哈利知道这很有可能就是自己那个从阿兹卡班越狱的教父,看到他这副模样,哈利觉得自己的眼眶莫名的发酸。
  大黑狗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它从垃圾中抬起头,鼻子在空气中微微耸动,寻找着什么。
  哈利抿了抿唇,一把将自己身上的隐形衣掀开,凭空出现在了大黑狗面前,他还需要证据证明这只体型庞大的黑狗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大黑狗被凭空出现的人吓了一大跳,它警惕地往后退去,口里发出低低的吠声。但是当它看清眼前这个人的样子时,浑身的肌肉一下放松了下来,眼中闪烁着激动、怀念、愧疚种种复杂的情绪,口里的低吠也变成了友好的呜呜声,一副想要靠近却又有所顾忌的样子。
  看到大黑狗的样子,哈利基本已经确定它就是自己所要找的人了,梦中那些文章的内容已经陆续地被证实了是真的了,但哈利还是有些不死心地告诉自己,如果……如果再找到一些和那些内容一样的证据之后……邓布利多……邓布利多不会是那些所说的那样的……
  再次说服自己之后,哈利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轻声对着大黑狗说道:“和我一起离开这儿,好吗?我一个孩子独自在大街上行走挺害怕的,你的块头挺大的,一定可以保护我,不是吗?我可以给你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哦!”
  听了哈利的话,大黑狗站直了身体迅速跑到哈利身边,虽然它那一把骨头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气势。
  看着对着自己死命摇着尾巴的黑狗,哈利有些哭笑不得,这真的就是自己的教父吗?!看起来和狗没什么区别!

  第 3 章

  哈利拖着大皮箱带着一只脏兮兮的大黑狗在寂静的街道上缓慢行走着,现在身心疲惫的他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再作打算,还好再知道自己会一个人提早离开的他已经事先以购买衣服为借口给赫敏寄去了一小口袋金加隆,拜托她为自己兑换了一些麻格货币。说实话,如果不是在梦中看过的那些内容,哈利还真不知道原来加隆还可以兑换各种麻格货币,尽管嘴里依旧否定着自己所看过的那些,但是在心里,哈利已经慢慢相信梦中所看到的那些了。
  一路找了很久,几乎没有独自在麻格世界行走过的哈利找到了一家Bed&Breakfast (B&B旅店),他大概知道这就是自己可以住一晚的地方。可惜,当他进入要求入住的时候,负责登记的那位年轻小姐一直用着一种怀疑的眼神打量着哈利的衣着,并且在看到脏兮兮的大黑狗之后,眼中露出鄙夷厌恶的目光。面对这位小姐诸如审问犯人般的一连串问题,哈利有些不知所措,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住旅店需要姓名、监护人的姓名、电话、住址之类的,最后哈利在那位小姐怀疑的目光中带着大声咆哮的黑狗落荒而逃。
  有过一次不愉快经历的哈利显然对自己有些信心不足,但是他又不可能在露天过夜,先不说安全问题,但是夜里巡逻的警官看到自己拎着一个大皮箱的样子就会怀疑自己是一个逃家的孩子。
  最终,哈利还是鼓起勇气进入一家和先前格局不大相同的旅店。显然这次他的运气还算不错,这是一家Guesthouse(客店),该类客店又称 Private Hotel(私人饭店),多是家中将儿女的房间腾空后向客人出租的经营性家庭型饭店。这时店里的负责人是以一个看起来挺和蔼的老太太,当她看到穿着一身不合身的衣服拖着一个大皮箱走进来的哈利,眼中闪过一抹怜悯。
  “你要住店吗,孩子?”老太太带着一抹笑容温和地问道。
  “呃……是的,夫人。”哈利有些局促地说道,突然面对这种预料之外的善意,让他有些不自在,“我的狗也可以呆在这儿吗?”
  “当然,不过它看起来真够糟糕的,如果你愿意给他洗一洗的话,他可以呆在花园里。那里有一个狗舍,以前我女儿也养过一只狗,可惜不是这种大家伙。”老太太尽量将自己的语调放柔和,她看得出哈利很局促,“你可以叫我克伦普太太,孩子,你想在这里住几天?我们这里20英镑一晚,可以免费提供早餐,当然如果其他两餐你愿意在这里享用,要另加5英镑。”
  “我可以先住两天吗,克伦普太太?”哈利眼中充满了感激,克伦普太太和蔼的态度,让他疲惫的心灵滑过一道暖流。
  “当然可以,孩子,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克伦普太太拿出一个本子,问道。
  “哈利……哈利·波特……”听到有些相似的询问,让哈利的心微微一紧,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哈利·波特……好的,你的房间在二楼左拐第一间,那间房里有浴室,好好地洗个澡休息吧,你看起来很累的样子……对了,要晚餐吗?厨房里还有一些剩下的鱼和蔬菜,可惜没有布丁了,你介意吗,哈利?”克伦普太太一边将哈利的名字记录在本子上一边分心说道。
  “……呃,不介意,您可以为我的狗准备一点吃的吗?我想先给他洗一洗。”哈利有些惊讶,瞪着一双碧绿的眼眸,轻声询问道。
  “当然,它看起来受了不少苦,好好待它,狗可是我们最忠实的朋友。”克伦普太太慈祥地摸了摸哈利毛茸茸的脑袋,“那么,先带它去洗洗,我去把晚餐热一热。”
  “您……谢谢!”哈利很想问克伦普太太为什么不像自己先前在那间旅店时那样问自己的监护人之类的问题,但是他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只是轻轻地道了一声谢,然后拉着一直很安静地呆在一旁的黑狗去花园给它洗澡了。
  “克伦普太太,我该什么时候结账?”享用了一顿很不错的晚餐之后,哈利带着一种很小心的神态问道。
  “每天晚上……这个大家伙看来饿坏了。”克伦普太太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的黑狗笑得一脸温和,“当然今晚的晚餐不算,这只是一些剩下的食物,不用太担心。先去睡吧,呆会儿我会把狗带到花园里去的。”
  哈利点了点头,怀着对克伦普太太感激的心情回到了房间。克伦普太太仅是询问了自己的名字其他什么也没有问,这让哈利感到心里特别的放松,自己一个小孩子独自出现在旅店,其实哈利也知道这很可疑,但是克伦普太太却什么也没问,用一种很平等的态度和自己相处,让哈利感到无比的放松。
  就在哈利洗了一个澡,准备**睡觉时,窗户那边传来的声响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来到窗户前,发现窗外停着的是自己的猫头鹰海德薇,他连忙打开窗户让自己的宠物进来,心里微微有些疑惑:因为玛姬姨妈的到来,自己不是把海德薇事先去找罗恩了吗?
  哈利眼尖地发现海德薇脚上绑着的羊皮纸,他取下羊皮纸,打开看了起来,随着阅读他的表情不断地改变着:
  罗恩在羊皮纸中很兴奋地对于哈利吹胀自己的姑妈表示了由衷的钦佩,然后告诉哈利,他偷听到自己父母和邓布利多之间的谈话知道哈利已经跑出了他姨妈家不知去向,对此,他在赞扬哈利这种行为很酷的同时,微微表达了对哈利的担忧,他告诉哈利,在魔法界有一个很凶恶的犯人越狱了,希望哈利收到信之后立刻联络他,他好让自己在外寻找哈利的父母去接哈利。
  哈利看完信之后,面无表情地想了想,在下一刻撕碎了羊皮纸,扔进了垃圾桶里。从罗恩的信中可以看出他是在知道自己的事后偷偷写的信,那么就意味着那些人还不知道自己的下落,现在他还暂时不想让那些人找到,毕竟自己的教父就在自己身边,他不敢保证那些人会不会发现那只黑狗就是越狱的巫师,他可不愿意去冒这个险,因为这只黑狗很有可能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对于罗恩这么快知道自己的消息派遣猫头鹰过来,就说明了费格太太那只猫头鹰的确是在给邓布利多送信,一想到自己那些悲惨的生活一直在这个老人的注视下,哈利莫名地在心里有些排斥,虽然他劝说自己这个老人只是关心自己而已,但是他还是在这个时候想起了梦中看到的那个词——魂器。虽然哈利目前还不是很清楚那是什么,但他隐约有预感那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闭着眼,哈利想了很久,终于,他睁开眼,眼中闪过一抹决断。
  他打开皮箱,拿出羊皮纸和羽毛笔,思索了一下,给一个人写了一封信……

  第 4 章

  在克伦普太太的旅店里呆了两天,哈利感到很舒服,克伦普太太从没有询问过他的来历,在给予他隐私的同时待他有很诚恳亲切,对于他不合身的衣服既没有寻根究底也没有表达过度的热心,只是很委婉地在谈话中向他介绍了一些附近便宜而又有口碑的服装店。哈利很感激这种平等的态度,可惜他并不能在这里呆得过久,否则他迟早会被那些魔法界的人找到,他想保留这里,并不想这里被人发现。
  两天都没有收到他想要的回信,哈利略微有些失望却并不意外。如果那个人真的回信了,那才会让自己怀疑呢。
  心中有了不能收到回信感觉,哈利动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他打算今天坐车去对角巷。在收拾好之后,哈利来到了花园,他不可能带着正被通缉的教父返回魔法界,但是他也很不放心,他不想在自己离开后,自己的教父再次去垃圾堆翻找食物,所以他决定和这只正在花园里晒太阳的黑狗谈谈。
  “布莱克(反正自己教父是一条黑色的狗,正好和他的姓氏相同)”,哈利用手撑住一看见他就热情地扑过来,企图用口水给他洗脸的黑狗的头,“不要闹……我有事要和你说……别闹……”
  直到大黑狗快乐地用口水完成了为哈利洗脸的举动之后,方才老老实实地趴在了哈利身边。
  “布莱克,我要回去了。”哈利有些不舍地说道,“那是一个巫师组成的魔法世界,我不能带你去,很抱歉!你愿意继续呆在克伦普太太这儿吗?等我放假的时候可以来看你的。”
  大黑狗一下将头耷拉下来,让哈利有些心软,但是一想到它目前被通缉的情况,还是觉得将它留在麻格社会是最好的,至少麻格不会想到这只狗是一个人变化而成的。
  “放心,我会留下足够的钱给克伦普太太让她照顾你的,一旦放假,我就会过来找你的,好不好?”哈利垂下眼睑,诚恳地说道。
  大黑狗的眼睛骨碌骨碌的乱转,头倒是使劲点着,但是哈利总觉得它另有什么鬼主意,叹了一口气,找到克伦普太太,结算了这两天的房钱,并付了一定的金额拜托她照顾一下自己的狗,然后拖着大皮箱钻进了克伦普太太为他叫来的一辆出租车,去伦敦的对角巷了。在哈利走了没多久,那只大黑狗趁着克伦普太太外出的时候,脖子上挂着一个装着食物的塑料袋,鬼鬼祟祟地溜出了旅店……
  哈利坐着出租车很快就赶到了对角巷,虽然钱是比自己坐地铁、公交贵了许多,但却很便捷,哈利发现自己这次离家尝试了不少以前只在电视上听过的东西,比如住店、买衣服、坐出租之类的,总觉得自己的眼界似乎也开阔了一些,也许自己以后暑假都可以去克伦普太太那里,然后四处去看看。此刻已经品尝过自由的滋味之后,哈利越来越不愿意再困在那个冷漠的亲戚家里了。
  进入破釜酒吧后,哈利在老板汤姆有些吃惊的目光中办理了入住手续,还有几天才会开学,自己还要去买这学期所需要的书籍之类的学习用品。
  在他刚刚安顿好自己,魔法部长就赶来了,哈利很安静地等待他发表完一些所谓长辈的关心后,客客气气地送走了很满意的魔法部长。接着韦斯莱一家在魔法部长前脚离开之后后脚就全家赶到了,哈利很清楚这个背后有着某个人的唆使,韦斯莱一家在对哈利表示了一通关心之后,留下罗恩和他作伴,然后离开了。对于这种行为,哈利的心里微微觉得有些不舒服,但是他还是没有说什么。而罗恩对于哈利用魔法吹胀自己的姑妈表示的赞扬和敬佩,尽管哈利一再表示自己并没有故意这样做,但是罗恩根本没有将哈利的解释放在心上,依然在酒吧吃饭时旁若无人地谈论这件事,使得在有过和克伦普太太相处经历的哈利心里益发不舒服起来,因此渐渐对罗恩冷谈起来,但是罗恩的神经相当地粗壮,根本没有发现哈利态度上的变化。
  终于在开学的前一天,韦斯莱一家都住到了破釜酒吧,随便将罗恩的东西带了过来,包括他的宠物——那只老鼠。罗恩颇为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宠物焉耷耷的模样,哈利在一旁看着这只老鼠眼中满是挣扎和憎恨,双手死死地握成拳状,借由指甲刺激手心的疼痛提醒自己不能冲动,现在还不是时候。
  哈利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压抑住了自己心中的冲动。因为担心哈利,同样赶来决定在破釜酒吧住一晚的赫敏很敏锐地发现了哈利那一刻的不对劲,她皱了皱眉,看了看依旧在絮絮叨叨为自己宠物担心的罗恩,小女巫张了张口,最后还是闭上嘴保持了沉默。
  一行人早晨在魔法部的汽车的接送下,很顺利也很难得地很及时地登上了去学校的火车,韦斯莱先生倒是单独将哈利叫到一旁告诉了他关于逃犯西里斯·布莱克是为了对他不利才逃出的阿兹卡班,并要求哈利发誓不会去找他。对于韦斯莱先生的说法,哈利心里颇有些不以为然,但是他还是答应了韦斯莱先生,为了让他放心。
  随后登上火车的哈利和罗恩、赫敏来到火车最后一个隔间,看着正趴在隔间里睡觉的那个成年巫师,哈利微微有些古怪地扫了他一眼:这就是自己父亲的另一个好友莱姆斯·卢平,一个狼人,看来他并不是很想表明他是自己长辈这件事。然后,哈利就当这个成年巫师不存在似的将韦斯莱先生所说的话告诉给了自己的两个朋友,但是对于自己离开亲戚家之后那两天的生活,他只是含含糊糊地敷衍了几句,使得小女巫眉头紧皱。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