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你敢说你不爱我 濯炎

你敢说你不爱我 濯炎

时间: 2014-04-27 01:13:22

明星总裁攻VS闷骚大叔受

简单的说,就是一个超级三栖巨星总裁与一名过气创作人间的故事。
↑文案无能,以上各位将就。

大叔美、大叔赞~~作者爆爱狗血,有**控,不喜请绕过按↗X

攻是个看似冷漠,实则火爆。脾气很臭、很烂、很霸道的帅男人。
受是个看似温和,实则顽固。脾气很倔、很硬、爱深藏的美大叔。


  chapter1

  建立在爱情上的性是令人沉醉的。爱他,所以给予他想要的,一切所能给予的。然而,当梦醒来,才发现现实的残酷;才发现,以往的种种不过是自欺欺人。
  “梁先生,请问你是否真的与沈少同居中?”
  “梁先生,你与沈少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梁先生,作为同志,你怎么看待你与沈少的感情?你与沈少是谁先发现对方有这不一样的感情的?”
  刚从黑色跑车内下来点人被一群早就守候在大楼下的记住们蜂拥堵截。没有回答任何一个问题,高大的男人紧抿着唇线,脸上的表情是一贯的冷漠。鼻梁上架着的墨镜挡住了众人窥探的视线,烦躁的伸手推搡,却被铜墙铁壁般的攻势挡回。
  梁浩君忍耐着自己心底的不耐烦,一再尝试着突破重围,可显然,对方绝不肯轻易放人。
  无奈下只好停住了脚步,口气颇有些嘲讽的意味。“很抱歉,我无可奉告。我想WTV的负责人不会想我在今日的日常会议中迟到,而我也不想让他因此拒绝各位这周末对TB演唱会的采访活动。”
  果然,这样的威胁有着一定的作用。乘着众多记者无从动作的空暇,梁浩君借机一把推开了围堵的记者群,并以最快的速度向WTV的工作大楼冲去。
  “梁先生!梁先生!”等记者们回神想再追,对方早就进入了大楼里。而门口的保安在此发挥了出色的敬业精神,把他们挡了个严实,丝毫不让闲杂人等入内。
  一路小跑,直到进入电梯,按下了十二楼的按键,才稍稍放松喘息。仰头让整个人的体重借靠在电梯的侧壁,梁浩君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双眼。
  记忆回到前几日,那晚他与霆歌疯狂做-爱。不错,他与霆歌是恋人,他也一直以为霆歌是爱他的,就如同自己深爱着霆歌一般。可是似乎错了?
  梁浩君犹记得那晚,霆歌靠在床沿抽着烟,淡淡的说着那句:“分手。”当时的自己不过是一笑而过,开玩笑似的反问着原因。霆歌是怎么回答的?自己只记得他在事业与感情中,选择了前者。
  沈霆歌,当红的影视歌三栖巨星,日前又惊爆内幕,有了WS跨国集团少东的身份。说他是现在最吃香的钻石王老五还当真不为过。
  这样的人,谁会相信五年前的他不过是个贫瘠到连饭也吃不饱的三流小歌星?而梁浩君,便是在他最潦倒的时候与他相遇了。
  作为一名出色的经纪人,也是名出色的音乐人,梁浩君捧红了沈霆歌。这无关情爱,起初的浩君不过是因为惜才之心使然。只不过最终,他与他走到了一起。
  “叮咚”一声响,电梯到了十二楼。收拢思绪,梁浩君不想让私事羁绊了公事。不过他仍暗自决定在今日会议结束后,问问自己的好友,也就是WTV电台的负责人一些事。他想知道为何自己与霆歌的事会突然被曝光。
  推开会议室的门,里面已经坐满了人。椭圆形的会议桌只剩下主位与另外两个座位。一个是自己熟悉的老位子,梁浩君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而后发现了自己的好友并非坐在本该属于他的主位上。
  “偌尹,怎么回事?”自己的座位就在张偌尹身侧,梁浩君小声的询问着好友。
  张偌尹摇了摇头,脸上有着淡淡的愁容,嘴角微撇道“别问了,待会你就知道了。今天WTV的新任负责人上台,以后可别叫我张总了。”
  梁浩君不是不诧异,只是没有表现的太过明显。他知道发生这事好友心底一定不舒服。装作不经意的一瞥,那胸口的吊牌上果然换了称谓:WS集团WTV电台副理事。
  加了个副字,等级自然就降了一级。梁浩君顺手拍了拍张偌尹的肩胛,以示安慰。只不过在做这个动作的同时,会议室的大门再次被推开,而浩君的手便在那时僵硬停住。
  “相信大家都不陌生,不过还是在此重新介绍下这位。”一名灰色西装的文职人员和善的笑着冲在场众人点了点头。“这位是WS集团上层新派任的亚洲地区行政理事,也是WTV新任负责人MR沈。”
  “各位,我在这方面不过是新手,以后还请多关照。”摘下的墨镜露出那张略带张狂的俊颜,深刻的五官有着混血的味道,带着浓浓的异域风情。这样一张叫人疯狂的脸,除了沈霆歌,还会是谁?
  只是,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为何会突然之间成为WTV的负责人?还是WS集团亚洲地区最高负责人?这三天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梁浩君傻傻的看着众人热烈的鼓掌欢迎,有些已经说起了奉承谄媚的话来。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无从反应。只能傻傻的愣在原地,直到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到自己身上,才发现自己已经显得突兀。
  脸微红,梁浩君低下头试图掩饰自己的失态,但有人却故意不想饶他。
  “浩君,怎么见了我都不说话?”热络的话让梁浩君心底所有的猜测都抛到了一边,反射性的露出了温柔的表情。
  “没有的事,恭喜你。”起身伸出右手,向对方表示最衷心的祝贺。可对方却没有伸手回应。让梁浩君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
  “不必了。”沈霆歌自顾自的坐上了主位。这一刻,他看着梁浩君的眼神是冷漠的,甚至带上了几许嘲讽与讥笑。“我想今天会议的第一件事便是宣布对于梁监制的工作决定。由于上半年WTV在播放时段出现多次的插播失败,导致投诉事件屡增不减。所以集团内部做出决定,派我接替张总原本的工作,重新整顿WTV,而梁监制你……很抱歉,我尽力了,可仍无法让你继续留在WTV。”
  他要解雇自己?这一刻,梁浩君彻底失去了回应。他仿佛第一次认识霆歌,沈霆歌,沈家的继承人。
  是啊,他是少爷了,沈少。而自己不过是WTV小小一名监制,他甚至无法再给予霆歌任何益处与帮助,只会拖他后腿,成为他事业上的阻碍。就如同今天自己被记者追问,他必然是知道了吧?
  暗自收紧了拳,任凭手心传来刺痛。不过几秒却让浩君犹如度年。
  “抱歉。”这是自己唯一能说出的字了。说完,将桌上的文件叠放到身旁张偌尹的上头,自己则快步离开了会议室,没有回头,也错过了沈霆歌脸上那一闪而逝的内疚。
  没有从大楼正门离开,在自己的办公室整理完一切简易的东西后,浩君从员工通道来到车库,随后离开了这个他打拼了十多年的地方。
  梁浩君不小了。男人三十而立,可他却在二十六岁那年遇到了他人生的转折。曾经听过一名gay说过这样的话:我爱他,只因为他是他。
  当初的自己只把那话当成一场笑剧,直到遇上了沈霆歌,才对此深信不疑。然而现在呢?不需要再多言语,被伤也好、碎裂也好,需要的只是一个眼神,几句对话,一场笑剧。
  有人走,有人留。该散的散,该离开的终究要离开。
  他依然记得当初霆歌说过的那句话:如果我不爱你,我不会掩饰,会大大方方的说分手。
  当晚的自己为何还会把他当成一句笑言呢?真正是傻透了。
  前面是跳闪的红灯,眼泪却在此刻模糊了双眼。浩君再也克制不住心底的痛,握住方向盘的手紧了又紧,最终埋头无声的痛哭。
  身后传来一声又一声喇叭鸣响,直到车窗被猛拍,才发现警察也因为自己的原因被人喊来。
  狼狈的抹去眼角的泪渍,对上了对方错楞的眼神。
  “咳咳,先生,这里不能停车,是路口。你违反了交通法规第……”
  他在说什么?浩君不知道,也无心顾及。只是最终什么也没拿,下了车离开了那个嘈杂的地方。
  离开,或许就该离开。这里他呆不下去了,一刻也不想停留。
  “喂!你怎么会事?你知不知道以你这样的行为,我能吊销……”
  还没有听那文年轻的警察说完,浩君便自顾自的笑了起来,随后淡然的回道“随你。”反正,他也用不到了。
  两天后,当沈霆歌再次回到他与梁浩君一起买的房子时,早已没有了他熟悉的身影。
  干干净净的房间,剩下的只有霆歌自己一人的物品。桌上摆放着一封白色的信。
  颤抖着手打开,一行行熟悉的笔迹跃入眼帘。
  霆歌:
  或许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
  我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你要和我分开。不过我很抱歉不能再为你做什么,也很抱歉为你添了麻烦。那些记者的事……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暴露的。
  放心,以后我不会再成为你的包袱,你一定要努力的幸福。
  没有署名,更没有留信的时间,只是简单的几行字。甚至没有责难的质问自己一句话。
  “白痴!梁浩君你这个白痴!”暗自咬紧牙,手中的信早被捏成了纸团。
  本是来向浩君解释的人现在正脸色阴郁的死死盯着自己手中不成形的纸团。
  该死的他!竟然自以为是的离开!他以为他是谁,说放手就放手!他以为自己一定需要他吗?既然他能走的潇洒,那自己为何要安排了一步步,就为了能让他获得他想要的幸福!
  霆歌,我后悔让你成名红了。
  霆歌,我想让你变成我一个人的。
  霆歌,你说我们能不能有一天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每一次无意间的玩笑话,沈霆歌总是记在心里。可现在却变的无比可笑!
  好,既然他不在乎,那自己何必为他在乎!既然他能走的潇洒,自己也能把他忘记!
  发泄似的踢翻了桌椅,拼命的挥砸着房内的一切。借由破坏来平息心中的愤恨。
  “梁浩君,你最好祈祷别让我再看见你!”

  chapter2

  以为时间是最好的伤药,以为距离会抹淡痕迹。可为何当他再次出现,即便再远的距离,依然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那个身影。
  “阿梁,今天几点下班?”
  一家小型的音乐制作室,里头杂乱的堆放着各种录音工具。一看便知是私人所有,没有典型的挂牌及整洁的环境。连打理都是主人可有可无,偶尔为之的事。
  “哦哟?老板想约阿梁哦?不过追咱们家阿梁的可多的去了,老板可要更加把劲,表现出更大的诚意来哦。”
  说话的大光头有着魁梧的身材,看他把玩着手上的鼓棒,偶尔敲击着鼓面。看似不经意的挥击,若是仔细去听竟能听出几分规律的节奏来。
  “辉,关上你的嘴边。梁哥何时成你家的了?”凉凉斥责的是一旁一位金色头发的年轻人,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两个耳朵打了不下十个洞,都订满了银色的耳钉。有夸张扩洞的,也有规矩的。
  “OK啊,我不说了。”光头男人摊了摊手,转着眼珠耸肩撇嘴的模样很是滑稽。
  他的年纪不大,只不过故意没剃净的胡渣给他添了几分沧桑感,看上去比金发男人大上了几岁。
  只不过嘴里虽然说不说,他却是换上了一脸看好戏的表情,死死盯着两位主角的下文。而他的伙伴,金发男人也只能无奈的对另外两位主角露出抱歉的神情。
  他们是现在正准备出道的PLUTO乐队成员,也是斯蒂芬公司今年力捧的新人。而浩君便是让他们迅速走红的幕后创作人。所以几人的关系都不一般,经常在一起笑闹。
  “嘿,这周我约了你不下五次了,你总不好再拒绝我吧?你们那不是有三顾茅庐的典故吗?怎么我请了五次了还不成功?莫非是假的?”邀人的高大男子起码有一九零以上的身高,典型西方人深刻的五官,俊朗的外表,迷人的笑容,褐色的头发。
  放下手上的曲谱,梁浩君无奈的摇头笑叹“金,我是工作忙,不是故意要拒绝你。好吧,既然你连成语典故都搬出来了,我还怎么推搡?等我下,让我把手头的东西收拾下。”
  浩君知道金是故意这么说的,自己忙于工作他可是清楚的很。说来手头的工作今天正好告一段落,而自己也正好有事想和金商量。
  金开心的给了浩君一个大大的拥抱,而后顺势在他脸颊上吻了两下,左右都不落下。
  “噢!凯,我要长针眼了。快快,给我也亲个,我需要你的慰藉。”辉放下鼓棒,对着金发的凯张开双臂撅起嘴,样子夸张的很。
  “你给我去死。”凯脸红的踢了辉一脚,随后冲浩君点了点头,拿起自己的背包离开工作室。
  “喂喂,等等我啊!”真是的,都什么关系了还害羞。辉回头对一脸微笑的浩君挥了挥手,还故意眨眨眼,便追出了门。
  浩君见那对活宝离开,而金也允自离开去取车,这才又重新拾起手头的活,整理起最后几张副本曲谱。
  在L.A的这一年多,幸亏有金的帮忙,才让他能走出当初的不愉快。金是他在L.A留学时的学弟,只不过之后他回国,俩人便不怎么联系。没想到,对方却在多年后依然记得自己,并且在初次巧遇时一眼就认出了自己。
  其实答案早就在浩君心底,只不过过去的浩君从不曾想过去接受,而今的他却想为了金而尝试。
  现在,新的生活渐渐不上轨道。这个制作室,刚才那些年轻有潜力的小伙子,他可以干回老本行,还有金的陪伴……
  真的,可以放下了吧?
  “When the blue night is over my face, on the dark side of the world in space.”舒缓的手机音乐响起,是浩君喜欢的那首Blue Night.
  “喂?好,我就下来。嗯,拜拜。”挂了电话,从桌上那份整理好的曲谱中抽出一份,随后勾起椅背上的外套走出制作室。
  楼下,金已经将车停在了路边,看见浩君的身影,连忙从驾驶座走出,绅士的替对方打开副座的门。
  “我说金,把你对那群大美女的招数用到我这老男人身上可没用。”本来不过是句玩笑话,却招来后者的强烈反应。
  “谁说阿梁老了,真是的!要我见了非揍他不可!”
  看着金一脸愤慨的模样,浩君被逗的直发笑。难得的笑容让金看呆了。在他的印象中,阿梁一直是温柔有礼的,但总给人种疏远感。可像现在这般发自内心的笑,真的很少。
  “阿梁,你笑起来真好看。”金忍不住发出赞叹,随后也不管俩个大男人在马路上显的如此招摇,凑过头,就给了对方一个浅浅的轻吻。
  嘴唇的触感,让浩君一愣,而后突然脸色发白,眼底有瞬间的惊慌。“金,该走了。”别开头,不再多看对方一眼。
  “怎么了?”将车驶离路边,金终于将心底的疑惑与不安问出口。是不是因为自己刚才的吻让阿梁不开心了?
  该死的,他那么多年都等了,怎么就因为刚才阿梁的一个笑容失去了自傲的控制力呢?
  “阿梁,刚才我……”
  “没事的金,刚才是我有点不舒服。”
  这样牵强的理由说来,又有谁会相信?不过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金也只好保持沉默。他是不是可以把这话当作阿梁在给自己台阶下?那阿梁不是对自己毫无感觉了?
  心情转好的金,却因为浩君接下来的一句话而降回到谷底。“我想先回去了金。”
  “阿梁?”
  “我没事。我只是突然觉得有些累。”
  金看着揉着眉心的浩君,似乎真的很累。心里虽然还是有些疑问,却仍然按着他的意思掉转了方向,朝着熟悉的路开去。
  金与梁浩君的住处相距并不远。金作为斯蒂芬家族的继任者,买下几座独立小别墅对他而言根本不值一提。当然,他不会让浩君知道,因为浩君不会喜欢他这样做。
  况且,他从不曾看轻梁,他能在国内当红一时,自然有他的能力。他知道当初发生的事,却聪明的从不在阿梁面前提及。
  车在一条寂静的街道边停下,浩君先下了车,而后是金。几米开外,一辆玛莎拉蒂跑车缓缓驶来,不知是心理原因或是其他,浩君的右眼眼皮开始闪跳起来。
  “阿梁?”今天的阿梁闪神太多次,这样奇怪的反应引起的金的怀疑与揣测。平日里稳如泰山的人,怎么突然就变的心神不宁?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不……没什么。”伸手揉了揉额头,却不知这样的举动在金看来更肯定了他所想的。
  “每次你有烦恼总是这样,揉着头,说着没事。”
  浩君诧异的抬头,看着一脸严肃的金,不知不觉的就笑了。“每次你这样严肃,就让我觉得很好笑。抱歉,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金实在不适合扮黑脸。”
  “What?黑脸?梁,我不是黑人。我的肤色不黑。”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黑脸就是……”浩君指手画脚的比划着,想解释给金听,突然却顿住了。
  “金!你故意的是吧!”看着金自己也忍俊不住的笑意,浩君这才觉得自己被耍了。怎么说金也是个高材生吧?还是名牌大学出来的家伙。关键在于,他曾经修过亚洲文化一科。
  “你笑了就好。”
  是吗?只是想逗笑自己吗?浩君勾上金的肩膀,他在亚洲人里算是高大型的了,足足一米八的身高在金身边还是显得矮了一截。
  “为了感谢你,给你的。”一手递过一个文件袋,拿着袋子的手拍了拍金的前胸。“好好看看,我花了很多心血的。你也希望辉他们尽快红起来,我能帮的也就这些了,相信以他们的实力一定可以做到。何况,你这老板这么顶他们。”
  浩君说的有些晃神,无法克制脑中泛出的一些回忆。有时他会为自己的过往做假设:假设当初的自己没有捧红那个人,又或者没有阴错阳差的在WS旗下工作……
  阻止自己继续陷入回忆。浩君抬头,想招呼金去屋里喝杯咖啡,视线却突然达到一个极限。
  一条马路,一部跑车,一扇漆黑的墨镜窗。可浩君就是能肯定,是他!车内坐着的那个人是他!
  力持镇定。分开那么久,就算是认出了他又能怎么样呢?时间不等人,他不会再自信的以为对方的出现是个必然。
  他没有下车不是吗?更没有任何的动作。可这样得来的机缘,不要也罢。
  “不请你进去喝一杯了,我有些累,明天见。”
  “好。”金心里虽然担心浩君,却没有阻止浩君进屋的步伐。有些时候,适当的距离才是最好的选择,这一点金把握的很好。
  直到看着浩君进屋,他才放心的坐上自己的车,发动离去。
  而屋内,直到车子的引擎声不再入耳,浩君才停下来回踱步的步伐,在原地愣了愣,改往门口走去。
  再看一眼好了。或许刚才的确是自己多心,那辆车里的人……
  “砰——”才开门,一股巨大的劲力同时向内冲来。勉强稳住门的撞击势头,还没来得及抬眼查看状况,就被人狠狠拽住了衣领,以绝对强势的力量压向墙边。
  “我说过,不要让我再找到你的。咱们可真是好久不见啊——梁、浩、君!”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声音,绝对的熟悉,也着实打破了浩君佯装平静的心。
  看着对方嘴边上扬的弧度,浩君心底却冰凉冰凉。他有些无从反应,当这个男人就活生生站在他眼前的现在,浩君才知道自己的伤与痛并没有被遗忘和抛弃。
  “霆歌……”

  chapter3

  直到再次被他拥抱,才发现无法忘却的便是那深刻在脑海中的印迹。然而,不想再要的伤痛,让人只想逃避,越远越好。
  “霆歌……”浩君的唇在吐出这个名字时微微抖动着,那是发自内心的湛颤,是情绪化的表现。然而连他自己也不明白,此刻的自己到底是以怎样的感情来面对找上门的昔日恋人。
  在自己快要将他忘却的现在,沈霆歌的出现到底是为了什么?浩君想明白,却更怕去明白。
  “很好,你还记得我的名字。”沈霆歌嘴角掀起冷冷的弧度,强势制住对方的手没有丝毫松动的痕迹。
  他的眼底带着冷漠与恨意,就这样死死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浩君。一年多的时间,四百多个日夜。他无时无刻不在找寻眼前人的踪迹。奈何公事缠身不算,请来的私家侦探也遭到一股势力暗中的阻挠而迟迟没有获得消息。
  要不是前几天突然收到一封匿名来信,告知沈浩君的下落。霆歌要找到浩君或许还要用上一段日子。
  “你……”浩君不知怎么说,又该说什么。对他来说,直到见到霆歌的那瞬间,才明白自己根本无法将他从心底驱除。以往的那些努力,在这一刻前功尽弃。
  可霆歌的反应,却叫浩君从刚才喜忧参半的茫然中清醒过来。是了,自己根本不知道对方来找自己的目的。或许这又是另一场欺骗与利用的开始?又或许,他只是想重温玩弄自己感情的经历。
  “你来干什么,放开我!”这样想着,浩君的底气也渐渐回笼。他奋力挣开霆歌的桎梏,略显苍白的脸上也挂上冷漠与疏远。
  “我来干什么?”霆歌被推离的身体再次压近,他本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如今浩君的反应勾起了当年他无故抛下自己,一声不吭离开的那些回忆。那些对霆歌来说,即痛苦又不甘的回忆。
  “沈霆歌,我们已经分手了。这里是我的家,而我现在不欢迎你。所以请你出去,并且以后都不要再来打扰我。”故作镇定的直视着沈霆歌,浩君下心底的酸楚,冷静的对霆歌放出狠话。
  他并非是个不通情理的人,在别人眼中,浩君向来是个温柔的人。可了解他的人,才会明白他骨子里的倔强,不肯轻易妥协,一旦认定便不愿回头的顽固脾气。
  对于沈霆歌,他爱过了,痛过了;付出过了,也得到过了。然而最终却是被抛弃,被厌恶,被伤害,被甩离。
  所以他不想回头,因为怕再次受到伤害。都说跌过的地方不该再跌第二次,他梁浩君不傻,他算是明白沈霆歌不适合自己的理由。
  当初还是驻唱的他就容易招蜂引蝶,而后是大红大紫时不停的花边新闻,再来更是披上了家族二代的光环,坐上了集团继承人的位子。浩君不信,在这样集三千宠爱在一身的男人身上,不会引爆更多的花边浪潮。
  何况,在美国的浩君即便不愿意,依然经常看见霆歌的报导与新闻。那些男男女女,甚至还有自己与他的旧事都不放过的被牵扯出来。只为了一再的炒作……
  浩君不想再多面对眼前的一刻,对他来说,多看沈霆歌一眼,就会多让自己的心痛一点。所以他在对方未作出反应的情况下转身开门,让出了一条空隙来。接着,淡淡的说:“出去!”
  仿佛才从神游中回过神,霆歌没想到浩君会这样对自己。他想到从前在一起时的浩君,总是照顾着自己,让着自己,总是一脸的温柔与笑意。可现在,什么都变了。
  垂落在身侧的两只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恼怒与气愤让他的脸色看上去十分阴沉。
  脾气本就暴躁的他,在浩君这一系列的话语与态度下,崩裂爆发。
  没有离开屋子,沈霆歌往前一跨步,手一挥狠狠拍落浩君扶在门把上的手。“砰!”的一声,房门被劲风带着闭合。
  下一刻,在浩君的错楞下,霆歌抬手捏住他的下颚,凑过脸狠狠的便吻上对方略显干燥的双唇。
  “唔!”浩君一下子被惊的一愣,无从反应。然而随着对方强势的用舌顶开自己的齿关,长驱直入时才开始发出不满的闷哼,并推拒反抗。
  开什么玩笑!他怎么可以这样粗鲁不讲道理!自己都说了不愿意跟他再有牵扯,他却仿佛没听见还故意这样对待自己。
  即使再好的脾气,也在此刻烟消云散。浩君推不开全身蛮力又是空手道黑带的霆歌,无奈下只好使出不入流的招数。乘着对方不注意,猛地抬起膝盖,直往对方的鼠-蹊部踢去。
  不过自己这温吞的动作,被敏锐的霆歌拦截下也实属正常。浩君懊恼的发现,即便是反抗,自己也产生了一丝不舍也犹豫。要不是这样,霆歌要躲开怕也不那么轻易。
  “没想到性格向来温和的梁监制也会用出如此阴损的招数?呵呵,看来人果然是会变的。”此时的霆歌一手维持着当下对方膝盖的姿势,另一手则牢牢抓住的对方的两手,高举过头的固定在对方背靠着的后墙上。
  “怪不得当日能走的潇洒,那只字片语算是留给我的嘲笑吗?”霆歌想到当日自己回到空无一人的住宅,发现的那张所谓是“留信”的字条。眼神不仅冷了下来。
  浩君因为对方强硬的力气而被箍疼了手腕,刚才进行攻击的膝盖也由于霆歌毫不留情的阻隔传来阵阵麻疼。
  “别说的好似我欠了你。沈霆歌,你给我放手!”
  “放手?”霆歌的嘴角路出微冷的笑,他松开了捏住浩君膝盖的手,对方的表情有瞬间的扭曲。显然自己的力气不小,把对方捏疼了。“梁浩君,别太看得起你自己,你以为我为什么来这里?”
  不停的告诉自己停止,不要再接着说了。可霆歌就是无法压抑自己被浩君勾起的火爆脾气。他向来容易冲动,更容易出口伤人,从以前就一直是。
  可而今,他与浩君间的隔阂不仅仅是口角那么简单。何况一年多的分离,现在再见到对方,总觉得对方变了,变的更让自己难以捉摸。
  年龄的差距一直是霆歌心底的疙瘩,他不希望浩君一直把自己当男孩,那个对方记忆中依然在酒吧驻唱的稚嫩青年。
  别开头,浩君选择不去看对方的眼神。“放手。不管你为什么来这里,我刚才说过了,我们已经……已经……”浩君的心很疼,他不想说,因为每说一次,他心里的伤口就会被撕开一次。可现在的情势他不得不将那句话说出口……“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