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明星小孩 窈纠

明星小孩 窈纠

看这眼睛漂亮的,像我;看这嘴唇性感的,像我;看这皮肤好的;像我......
孩子突然伸手抓住了半干的头发使劲拉,晟敏大惊,好不容易把头发从魔爪总拉出来,一手揉着头皮,一手指着孩子的鼻子说:这么FH,像谁啊,才多大,居然就用se诱。
“没人告诉你撒娇撒不好是撒泼撒野吗?”
坏孩子也有坏的原因

第1章 我家儿子
17岁的晟敏抱着一个婴儿坐在咖啡屋的椅子上。他不知道要怎么办,不知道怎么解释孩子的事。
与其抱回去被爸妈骂一顿打一顿,说句:家门不幸。还不如直接带着孩子走,免得气着爸妈。
没地方去的晟敏,只有抱着孩子坐在这.....
原本安静的咖啡屋,突然响起孩子哭声,晟敏一下子懵了,反应过来是怀里的小家伙哭了,不停的拍着孩子的背,可还是止不住哭。
周围的人开始望过来。
晟敏咬咬牙,抱着孩子出了暖和的咖啡屋。
原本暖和的身体,一下子没适应过来外面的寒冷,不自然的抖了下。晟敏想回咖啡屋,可孩子还在哭。
叹了口气,裹了裹自己的衣服,认命的抱紧孩子走了。
不管怎么哄孩子还是哭,晟敏急了。埋头冲孩子吼着“哭什么哭,我为了你都离家出走了,你还要怎样。”孩子愣了下,结果哭得更厉害了。
晟敏到底是善良的人,原本恶狠狠的语气一下子软了“宝贝,宝宝,不要哭了,我错了,不该吼你,别哭了,心疼死爸爸了”
边说边抱起孩子亲亲。
有位大姐看不下去了,走过去问“你是孩子的爸爸,你才多大啊,孩子一直哭,你到是哄哄啊”
不知所措的晟敏没发现是跟他说话。
还是一直的拍着孩子,大姐看不下去,抱过孩子哄着。
晟敏看孩子被抱走,忙想抢回来,可是发现孩子突然不哭了,顿时松口气。大姐转头跟晟敏说:这孩子饿了。
抱着吃饱喝足的孩子,漫步在大街上,温度慢慢降下来,晟敏已经觉得手脚冰凉了,摸摸孩子露在外面的小脸,也是冰凉。
腾出只手,摸钱包,出来得匆忙就只带了一点现金,钱包里的卡,大多是××店金卡,银行卡就一张。
刚才买了孩子的东西,已经快把现金用完了,到24小时提款机那取了钱。
抱着孩子去便宜的旅馆过夜。
所以说孩子不好养,这不,晟敏才洗澡出来,就看见孩子爬在床上盯着他。大大的眼睛泛着光。                              
晟敏心情大好,连头发都没吹干就爬在床上逗孩子。
他将孩子翻过来,用手戳他脸,孩子歪过头,他又戳孩子又歪,也许孩子被玩生气了,也不管有没有牙,咬住又想戳他的手指。
软软的牙床加上小舌头,不会感觉疼。
晟敏抽出手指,掐掐孩子的脸就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吹头。
旅馆很差,连带的,吹风机也差。
风小得出奇,声音还大,弄得床上爬过来的孩子又哭了。
吓得晟敏扔下吹风机,跑过来哄孩子。
孩子伸手要抱抱,晟敏看孩子是给吹风机吓哭的,只好拿条毛巾随便擦擦,去抱孩子。
靠在床头,把孩子放在肚子上——看电视。不是他不跟孩子玩只是孩子呜啦唔啦的根本不知道在说什么。
孩子看晟敏不跟他玩,突然爬到晟敏胸口,看得入迷的晟敏突然看见一双大眼睛出现在眼前。
刚哭过眼睛还水汪汪的。
晟敏一阵感叹,这是我儿子啊,我儿子。
看这眼睛漂亮的,像我;看这嘴唇性感的,像我:看着皮肤好得,像我......
孩子突然伸手抓住半干的头发使劲拉,晟敏大惊,好不容易把头发从魔爪总拉出来,一手揉着头皮,一手指着孩子的鼻子说:这么FH,像谁啊,才多大,居然就用se诱。
伸手揉孩子还没几根头发的脑袋,孩子摇着脑袋要爬下去,晟敏就是不让,父子两在床上滚来滚去的玩着,床嘎叽咯吱的响。
玩累了的孩子躺在爸爸的怀里盯着电视,晟敏自顾自的说:儿子啊,你还没名字,叫什么呢,要不来个贤字,李贤,挺好的。
孩子不理他。自己也没意思的睡了。
第二天,晟敏很早久醒了。
看着旅馆的天花板,好久才缓过来,看着身旁的儿子。
他轻轻的笑了,小心的起床,换好衣服,这洗手间洗脸时,看着镜子里的脸,慢慢花了,才反应过来自己哭了。
不知道爸妈怎么样,他们会不会为了找自己一晚没睡,或者,根本没发现自己不见了。
整理好情绪,出了洗手间。
孩子已经醒了,但还是出于醒后的放空阶段。
晟敏感觉好笑,回到床上盯着儿子。
贤儿子好久才反应过来冲旁边的人甜甜的笑了。
晟敏看见儿子的笑脸,心情一下好了许多。
亲亲儿子的脸,昨晚没发现儿子有股奶香味。
惊奇的又亲亲,孩子都是好学的,看见爸爸亲他,他也亲爸爸。
好吧,父子两大早上的又玩亲亲了。
喂孩子喝了奶粉,换了尿布,去找工作。
想把孩子放在床上就走,可是又怕孩子爬下来,直接放地上又太冷,实在没办法只好带着孩子出门。
一连几天,找了好多店都不收他,不是说晟敏年龄小,就说带个孩子不方便。
坐在广场的露天咖啡屋,晟敏数着钱,这点钱过不了多久了,自己少吃点没关系,可儿子还小啊,现在的婴儿用品又贵,旅馆的房租...
把钱收回口袋,看见旁边有几个和自己一样大的人正和父母边喝边聊。
已经几天了,还没听见父母有找自己的消息。
苦笑着,也许他们根本不在乎吧,自己不是他们能拿出手炫耀的人,他们会不会认为,不见了更好。
缓过神来,看见旁边坐在婴儿椅上的儿子咬着奶嘴,盯着自己前面的咖啡。
突然很想逗逗儿子的恶劣爸爸,故意把咖啡端起来喝,儿子眼睛就跟着咖啡杯转。
晟敏一直注意着儿子的举动,把喝了口的咖啡推到儿子前面,贤儿子伸手抓,晟敏又把咖啡推到儿子手够不着的地方。
贤儿子眼睛瞪老大,样子可爱极了。
晟敏担心把儿子弄哭,把儿子抱到胸前,就着杯子喂了口,贤儿子喝了口,皱着眉头,叭叭嘴,好笑的又想喂他,贤儿子忙去推。
冬天中午的阳光暖暖的阳光也不大,穿得鼓鼓的小孩子推着咖啡杯,一个少年低头微笑看着孩子,还想让孩子喝,如画的风景,美好的人儿。
美丽的画面总会有人来打扰。
晟敏余光看见有个黑衣人过来,下意识抱紧儿子。
抬头看见一个穿西装的男人,站在一旁。晟敏警惕的问他“我们认识吗?”
西装男微笑着并没回答,而是坐在晟敏旁边。
晟敏把儿子放回婴儿椅,奶嘴也塞给儿子。
西装男开口说:“我是lovely公司的星探”话还没说完晟敏就打断他“我对当明星没兴趣”。
开玩笑啊,自己是离家出走的,当明星不就是等于跟爸妈说,你们离家出走的儿子在这里。
狗仔再爆出贤儿子,丫的,那不就是跟自己爸妈说自己16岁就传宗接代了,还是个大胖小子。
“先生,我想你听错了,我是lovely公司的,我们公司是童星公司,也就是....”
“也就说你们看上了我儿子”晟敏吃惊的说出口,转头望向儿子,贤儿子感觉有人看他,抬头对爸爸笑了笑。
不等那人在开口,晟敏慌忙的抱起孩子,把咖啡钱放在桌子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又是一个找工作的下午,又是一个无功而返的晚上。
晟敏抱着光溜溜的孩子冲淋浴,天气太冷了,条件太差。
草草洗完,就出来了。
还好房间里有空调,没穿衣服的贤儿子在被窝里钻来钻去。
手机突然响了是下午的西装男人发的短信,不关心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电话的,反正这世道有种东西叫钱,有句话叫有钱能使鬼推磨。
西装男在短信里提到,他查到了晟敏的家世,但没有用这个威胁晟敏,只是跟他说,17岁是养不大孩子的,末了,补了句,孩子还没户口吧。
父母那边不担心,自己最多被打,父母又不会真的狠心扔自己孙子。
孩子的户口是晟敏最担心的事,没户口儿子以后连幼稚园都读不了。
突然手机又响了,是西装男的,他的声音听着很舒服,也没有咄咄逼人,经过10几分钟的交谈,晟敏还是同意了西装男要求,详细的事明天面谈。
挂了手机,晟敏突有种卖儿子的感觉,摇摇脑袋防止自己再胡思乱想。
刚到床边,看见只穿着尿布湿的儿子在扔被子玩,枕头已经落地上,被子可能因为重还没扔下去。
晟敏“呀”的一叫,贤儿子马上发现爸爸在生气,连忙转身准备逃跑,可床就这么大,一伸手,逮着腿就拖过来。
晟敏把手伸到儿子腋下,就这么抱起来。
贤儿子无辜的望着晟敏爸爸,晟敏一下子就心软了。
轻轻放下贤儿子,拍拍他脑袋,弯腰捡起地上的枕头。
准备捡第二个时,突然头脑一懵,有东西砸到脑袋了。
老半天才反应过来。丫的儿子又扔枕头,这次干脆砸他了。
感情刚才的无辜是装的。这个FH的小鬼。


第2章 为了儿子
第二天,晟敏抱着贤儿子去昨天约定好的地方。
一进门,西装男笑容满面的站起来,想抱抱贤儿子。
贤儿子警惕的看着他,抱着晟敏脖子不肯放手。
西装男也无所谓,很绅士的帮晟敏拉椅子,这样反倒是弄得晟敏不好意思,这可是对女士才做的动作。
西装男边拉椅子边解释“别误会,我看你抱着孩子不方便。还有,我叫崔始源。”
他们一共谈了一个多钟头,谈到了崔始源会帮忙上贤儿子的户口,但要先上到始源妈妈户口上,等晟敏成年后在把贤儿子的户口上到晟敏的户口本上(纯属虚构,我也不知道户口的问题)。
崔始源还说,他最近会带贤儿子去拍画报。
谈完后才下午,崔始源邀请晟敏去他家。
推脱不掉,只好去了。
到了始源家,晟敏才反应过来,这..这是..希澈哥家....旁边............
要说这希澈啊,那可得慢慢说(众读者pia飞废话作者)好吧这是晟敏的表哥就这样。
提心吊胆的进了崔家门,刚放下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
“票子,你说的那个乖宝宝呢?”希澈从旁边的草地上站起来.
刚进来的时候没看见希澈哥,现在逃跑又显得太显眼了,硬着头皮喊了声希澈哥。
希澈刚只顾看孩子去了,突然抱孩子的人叫自己希澈哥。
想仔细看那人,可抱着孩子的人一直低着头。
希澈一边客气的问一边靠近“你好!你是孩子的爸爸,好年轻啊!这孩子...........天呐!李晟敏怎么是你,你是孩子的爸爸?!票啊,扶着我”
看见晟敏点头的希澈吓得快晕过去了。
试问,一个17岁的孩子有一个快一岁的孩子会怎样。
晟敏是跟自己一起长大的,乖巧得快没脾气了,会跆拳道也不欺负人,还被别人欺负,这么乖的人怎么会....
“希澈,冷静点,进去再说”
进屋时,希澈好像冷静下来了。
严肃的问晟敏“有没有查DNA,孩子到底怎么回事”
这是自己的儿子,不可能狡辩,只能无助的抱紧儿子。
贤儿子可能感觉到爸爸情绪,哇哇的哭起来。
晟敏生疏的哄这孩子,原本紧张的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希澈本就装冷静,听见孩子的哭声顿时憋不住了,
冲到晟敏坐的沙发前拉起一只手吼着:“说啊,孩子有没有查DNA,快说。”
“哥,你先松手,你吓着孩子了”
“什么孩子不孩子的,是不是你的种还不知道呢?”
说着就想拉晟敏去医院。
晟敏不肯去,希澈又非要他去,两人不停拉扯,谁也不让谁。
这种激烈的肢体碰撞,吓得孩子哭得更凶,呼吸都变快了。
晟敏看着儿子脸涨得通红,哭又哭不出来的样子,快心疼死了。
希澈还在拉晟敏,晟敏只得一手抱着孩子哄。
突然晟敏使劲推开希澈,“哥,别拉了,我儿子快受不了了,等孩子不哭了我就去,求你不要在拖了,我儿子....儿子....受不了了”
希澈看晟敏跪坐在地方,自己一下子清醒过来,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晟敏在无声的哭,孩子也是无声的哭,只是孩子属于哽咽得快哭不出来了。
希澈失魂落魄的打开大门,刚才被关在外面的始源冲了进来,刚才看希澈就感觉不对了,关在外面时能听见吵骂声和孩子的哭声。
现在已经听不见孩子的哭声了,再不快去看看,恐怕....
看见晟敏的时候就发现他痴痴的抱着孩子,怀里的孩子已经因为呼吸不顺,和刚才的惊吓,开始呕吐。
始源想去抱孩子,无奈,他刚碰到孩子的衣服,晟敏一巴掌就挥过来。
那才叫快准狠。
抱紧孩子,晟敏站起来问道“你想干什么,抢我儿子,你不要过来,我不想动手”
“晟敏,不要抱怎么紧,孩子不对劲,你把他给我......”
“给你,给你拿去卖啊,你们都是坏人,想抢我儿子”
“听我说,别激动,刚才希澈是激动了点可那为了你好啊,不想让你受骗,你低头看看孩子,他快不行了,把他给我,我叫医生来看看”
晟敏听了始源的话低下头看孩子。
突然笑了,时间就好像回到了始源初见他们的那天,那样干净的笑,仿佛空气都变甜了。
只是,始源并没有,像那天一样看入迷,孩子也没有那么顽皮。
“儿子,你说我们为什么会生下来,你的爷爷奶奶从来不喜欢我,因为我没有让他们骄傲的成就;我很喜欢你,我一直把你当成上帝给我的礼物,可别人却想抢你,我一直很努力,想让爸妈骄傲,想养活你,可是也没办法,你说我还有什么用,我很宝贝你,你也喜欢爸爸吧。那我们一直做父子好不好,不要怕,一下子就好,马上就不用让你受苦了,要等着爸爸哦,呵呵”慢慢的晟敏的手掌已经到了贤儿子脖子上。
始源见情况不对,打眼色让人从后面拉。
可一个会跆拳道的人哪有这么好抓,一来二去,人没抓住,孩子反倒快撑不住了。
大门突然被狠狠踹开,希澈又回来了,对着晟敏骂道”TMD李晟敏你想干什么,你儿子快不行了,你不是爱儿子吗,干嘛折腾他。不爽你爸妈反抗啊,别掐你儿子玩....”
后面的人看准时机抢孩子,压晟敏,一气呵成。
始源好歹是干这行的,这方面技术还是有的,弄了几下孩子响亮的哭出声来。
经过始源的强留,最终晟敏住到了始源家。
是夜,希澈来到了晟敏房间。
咬咬牙,推门进去对着床的方向道歉:“晟敏对不起,我下午说太激动了...我..我.....你知道的我.....我只是难以接受....并不是想吓孩子。”
扑哧,晟敏笑了出来,
“乖乖,晟敏你别吓傻了...我..”
“希澈哥,你说得对我不爽我父母干嘛掐我儿子”
“晟敏呐,杀人要判刑的”
“哥想什么呢,我才舍不得放弃看着我儿子长大的时间”
希澈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吞吞口水“晟敏,我想看看你儿子”
“为什么不看,你可是孩子伯父”
“丫的,我可是20一朵花,怎么能让他叫我伯父,叫希大吧”
“什么?希大”
“对啊希大=希大大,不懂意思去找百度”
看了很久,希澈严肃的问:“你今后怎么办,孩子还小,别说养孩子,你现在自己都养不活”
“我不知道,我现在很乱不知道该干什么”
“晟敏,晟敏听哥的,先回去,不说别的,有条件你就该利用,你要养孩子就得有工作,工作可是靠学历来的,你才17,正是高三。等你18的时候,孩子户口也过来了,你大学后也可以自己养孩子”
“可我把孩子带回去会出事的”
“我没说带孩子回去,你还相信哥的话吗,哥跟你保证,孩子放崔始源这刚好,他不止是lovely公司的星探还是那公司的CEO,我跟他从小一起早大,为人很正直,生活习惯好,无不良爱好,你可以借口找我来看孩子”
“不行,我不能放他在这,我舍不得。”晟敏抚摸着儿子的脸颊。
“那你想带着他天天打工,干那有多少钱,你能让他受好教育?你不能因为自己受不了,害了自己孩子的前途”
留晟敏下来让他想清楚,希澈自己就走了。
开门时,头也不回的问“叫什么,孩子叫什么”
“李贤”
“李贤,贤么,李晟敏,你真该多读点书,取的什么名字啊”
昨天晟敏情绪太激动,给累得不行,第二天很晚才起醒。
想起儿子还没喝奶,只得睁开眼睛。
伸手摸旁边的位置,没摸到,心里一紧,坐起身子,掀被子,还没看见。慌张的穿鞋出卧室。
才到门口,就听见客厅有孩子的笑声还有崔始源“嘟嘟嘟”逗孩子的声音。
放下心,慢慢走向客厅,刚拐弯就看见贤儿子被放在一块圆形厚地毯上,地毯上还有毛茸茸的玩具,崔始源爬在地上,上半身压在地毯上,腿在木地板。显然这地毯是专给贤儿子用的。
晟敏走到沙发边,一个没注意,被拉倒在沙发上
“晟敏,你儿子会不会太小心眼了”
“怎么回事”
“今早看他醒,我想让你多睡会儿,就去抱他,结果,你儿子不许我抱,还踹我...”
“哥,那是你昨天吓到他了,不然,他怎么会只跟我玩”崔始源转头愤愤的说
“yaxi,逗你的孩子”
“哥,这是晟敏的孩子......啊啊.....我错了,错了,遥控器放下来,唉咕,我家贤儿子,原本让你当我弟弟的,想不到你希大大要让你当我儿子...儿子走,爸爸带你吃饭”
晟敏好笑的看这两人互动,可以看出崔始源真的很喜欢孩子“哥,昨晚你说的我同意了我要给我儿子好的生活”
时间:三天后
地点:始源家门口
人物:晟敏贤儿子希澈始源众仆人众看戏的
“儿子,爸爸会天天来看你的”
“呜呜”
“什么,你不想离开爸爸,儿子,我也舍不得你啊”
“呜呜”
“不是不带你走,是不能带走啊”
父子两的真情告白上演了快一个小时了,众人从最初的感动,到后来的无聊,再到现在的忍无可忍
“够了,你不是明天就要搬到我家,不就一个晚上看不见吗?”
“希澈哥,你不知道,贤儿子这个岁数变得最快了,说不定明天我就不认识了....不要推我...不要这么抱孩子”
“李晟敏,你奶妈子啊,话这么多,崔始源愣着干什么,过来抱孩子.....哎呀,臭小子你又踹我,等你爸走了,我饿你几顿”
吵吵闹闹一上午,等晟敏上taxi已经快中午了。
taxi开了半小时,终于驶入了一个城堡的大门。
守门的人见taxi要开进去,连忙拦住。
这时晟敏下车了,守门人连忙站直身体
“少爷”。

第3章 不喜欢他爷爷
晟敏完全无视那人,自己进去了。
这里不像始源家,始源家是一层楼的小洋房,从大门到房子只有很短的几步路,周围是随意种的花草,没有精心设计的石板看似随便放地上,却很符合人步子的大小。
晟敏家很大,两层楼的房子,修得跟个城堡似的,到主屋要走很久,周围的花花草草
修剪得很好,好像它们就该长成这样。
晟敏漫步走着,老管家从主屋跑出来“少爷,你去哪儿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要报警了”
“怎么,你报警,不直接告诉爸妈”
“那个..”
“我知道了”自己不被关心,告诉爸妈会怎样,像普通人家一样找?爸妈会认为丢脸吧,爸爸是IT公司的CEO,再社会上有地位的,妈妈,呵,妈妈是大明星,30多了还说自己未婚。
叫老管家给爸爸打电话,跟秘书讲了很久,秘书才肯接进去
“爸”
“什么事”李父很严肃“问候就算了,我很忙”
“我要进公司”
“什么,你说什么”那边响起重物落地的声音,看来自己吓着爸爸了
李父过了几分钟才再说话“我这是IT公司,你不是不喜欢这个,你伯父的公司要管理人员,你去那吧”
“可以,但是我要每月有工资”
“当然没问题”
挂了电话,晟敏又给儿子打电话,不管儿子会不会说话,就是要始源把电话给贤儿子听,儿子没说话,光听始源在那嚎“祖宗,口水啊”“不要咬,这不是吃的”“你这孩子,以前的乖巧是装的吧,现在太暴力了”一阵匡匡声“喂,晟敏有话跟我说,我转达”
“始源,对不起啊,太麻烦你了”
“没事的,孩子都皮,还有啊,我比你小,不要用对长辈的口气跟我说话”
“yayaya ”还是跟儿子说了几句才挂了
失落的躺到床上,叫管家收拾衣服,想到明天就可以去见儿子了,心情又好了。
迷迷糊糊的听见手机声,原本不想接的,可是手机一直再震动,没办法还是接了
“喂”
“儿子啊,听你爸说,你要去公司,还要钱,交女朋友了......”
晟敏原本就没醒,光听见钱了,迷迷糊糊的说“是啊,我缺钱,拿钱养儿子嘛”
“什么!儿子,你把别人肚子搞大了,我还以为你是受呢”
因为妈妈的高音晟敏彻底醒了,刚才自己说了什么,儿子,自己把儿子说出来了。匆匆应付几句,就挂了。
松口气,把电话扔到旁边,习惯性的伸手捞旁边的小东西,没摸到熟悉的热度,失落的翻身。
手机又响了。
晟敏叹气的又接电话。
这次是爸爸,让晟敏现在到伯父那去,晟敏只能收拾一下去伯父公司,晚点再去看儿子。
站在伯父公司门口的晟敏,西装穿得很帅,一丝不苟的狼奔头让原本温润的长相变得特别男子气概。
走进去,周围的人没一个看见不吸气,太帅了。
伯父的办公室在2楼,2楼根本没几个人,仅有的几个人里,有的人不是抱很多文件,就是在打电话。
晟敏走进伯父办公室,伯父正等着他。
两人很官方的谈了很久,久到晟敏想走了,才谈完了。晟敏站起身,正准备走,伯父却要晟敏去自己家。
无奈伯父现在是自己的衣食父母,只能听话的跟他回家。
伯父家没有大得过分,很温馨,伯母在门口等着,还有小他1岁的表妹。
吃饭时,表妹光盯他,弄得晟敏有种被狼盯上的感觉。
饭后,晟敏想走,伯母一定要留他说说话,好吧,这话谈得,光问他有没有女朋友,表妹怎么怎么好。
晟敏感觉不对劲,这是在说媒!
马上板起脸来,虽然晟敏一直没有不一板一眼“伯母,我现在只想工作”
“好,好小子,有前途,以前你的乖巧是装的吧,现在怎么有事业心了,现在不想相亲是好事”晟敏感到恶汗,这话始源也说过贤儿子,原来儿子的FH遗传的自己。
伯母尴尬的笑笑,表妹不服气的拉伯母衣服,想让她继续说。
这些晟敏都看见了,看来得跟表妹保持距离。
到始源家时,已经晚上了,儿子睡着了。
晟敏又不敢弄醒他。因为始源说“孩子睡眠不好会长不高的”入迷的看了很久,回过神来,腿都麻了。
跟儿子bobo后,晟敏回自己家了。
一连几天,伯父以晟敏要给大家证明自己为由,让晟敏加了几天班,晟敏加多久班,就有多久没见儿子。
始源这几天经常跟晟敏打电话,跟说这今天发生了什么:贤儿子已经上户口了,改名叫曺圭贤,贤儿子拍杂志了,代言婴儿用品了......
一个星期后,晟敏受不了了,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早退。
始源抱着贤儿子到公园见晟敏,晟敏看见儿子就高兴,抱着就亲,还一个劲的说“儿子,儿子”。
贤儿子不怎么情愿,一直想下地。
贤儿子没有像以前一样抱这晟敏脖子,晟敏没有发现,晟敏喂他吃东西,贤儿子要转头看始源,始源点头他才吃;晟敏要帮他换衣服,贤儿子死命拉着衣服不许脱。
到后来,晟敏自己都感觉到,儿子跟他不亲了。
贤儿子在始源怀里睡着了,晟敏失落的望着儿子。
始源摸摸鼻子“他可能是在怪你最近没陪他完,没事的,多陪陪就好了”
晟敏魂不守舍的点点头,不知道怎么回家的,晟敏只感觉心疼。
自己儿子现在什么都要问始源,自己不在是他的依靠。
第二天起床,感觉昏昏沉沉的,地板像棉花一样,踩上去,马上就摔倒了。
用手撑身子,没劲,又给摔下去了。
晟敏快昏过去了,身体哪都感觉重,用最后点力气推倒旁边的椅子。
醒来时,周围都是白的。
旁边的人嘴不停的动,晟敏盯着一个人,那人很激动,嘴一直动,晟敏笑了笑,“哥...?”
激动的希澈听见晟敏叫他,很高兴,可是晟敏就说了一个字,脸色马上变了,希澈意识到不对,去按床头的呼叫器。
“哥,你们在说什么,我听不见,不要玩了,我害怕。”
希澈叫来医生,晟敏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知道自己现在什么也听不见。
眼睛空洞的盯着天花板,只觉得手被一个小小的东西拉着,顺势看见一双小手,贤儿子拉着他。
始源抱着他,他一直在扭,想到床上去。
晟敏抱过他,放到床上,贤儿子飞快的爬到晟敏大腿上,坐着望爸爸。
满是口水的嘴在说什么。
“对不起儿子,爸爸听不见你说什么。”
贤儿子锲而不舍的一直说
‘他在说爸爸’始源递过本子写着
“可惜我听不见”
‘你只是累了,休息一下就好’
始源把贤儿子留下来,晟敏抱着儿子陪他玩。
病房门开了,晟敏不知道,反是贤儿子抬头盯着,晟敏不知道儿子怎么突然抬头,他也抬头看着。
吓了一跳的坐直身体,把贤儿子抱着,用被子挡住他。
晟敏吓坏了,他没想到爸爸跟伯父一家会来看他,他还没准备让儿子认祖归宗。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