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总监的秘密 mono9131

总监的秘密 mono9131

时间: 2014-05-03 08:07:44


  总监的秘密01

  总监的秘密
  每个人都有秘密,秘密就像是吸管上的小破洞,就算只有针孔那麽大,平常谁也看不出来,但是只要一把吸管插进饮料里,用力一吸!因为小破洞而没有办法喝到饮料的无力感,就会把人给压得死死的,完全没有办法掩饰。
  秘密就是这样,只要有一点泄漏的可能,就会让人害怕到抓狂的东西。
  所以我们要无所不用其极的掩藏,所以我们要为了秘密付出更多的秘密。
  在秘密之中,我们过著真真假假的生活,有的时候会逐渐分不清楚,究竟是秘密本身是真实的,还是为了掩饰秘密而衍生的一切,才是最真实的?
  是的,每个人都有秘密。
  但是,为什麽我会和总监拥有共同的秘密呢?
  我不要阿……
  「King,早。」
  「总监,早。」
  陆陆续续有人走进电梯,他们对我抱以微笑,恭敬地点头。
  「早。」我有些不自然地笑著回答。
  因为我知道这些人看到的不是我,他们眼中的我,是这家公司的游戏总监,那个传说中的Game King,在游戏界没有人不知道King Chen,陈品君的名字,这个人,曾经也是我梦寐以求,所崇拜的对象。
  只是现在……
  「张梦嘉,你瞎啦?还是手断了?怎麽可以让总监来按电梯?」
  完蛋了!
  我紧张地看向张梦嘉,原来的我,现在的陈大总监。
  果然,他瞪著眼睛,杀气腾腾地看著游戏测试主任。
  白痴阿!你现在才是叫总监去按电梯阿!
  我很想对他这样喊,但是我不能也不敢。
  「没关系,我来就好了。」
  「那怎麽行,总监,还是让我来吧。」
  游戏测试主任谄媚地对我笑,不,是对总监笑,呃,随便啦!反正现在电梯换成他来按了。
  我无奈地後退了一步,感觉好像靠到了某人的怀里,然後我想起来,总监就站在我的後面,我突然之间浑身僵硬。
  一只手不动声色地扣在我的腰上,谁在我耳边说话?
  「等一下再跟你算帐。」
  什麽?不是吧?不是我阿……又不是我叫你按电梯。
  不过就是按电梯嘛~有这麽严重吗?
  老大,你什麽都要斤斤计较的话,你就算请十个会计,帐都算不完阿!
  放过我可以吗?
  电梯一层一层停,人一个一个走出去。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我上班的楼层。
  「张梦嘉,你不出来还站在里面干嘛?」
  一个声音把我惊醒,我默默收起正想踏出的脚步,然後一个小小地擦撞,总监从我身後走了出去。
  临走之前,还不忘回头瞪了我一眼。
  「你死定了。」总监无声说著,把手横在脖子上一划,转身走进办公室。
  我看见他拿电子卡出来刷的时候,游戏测试部主任还在对他碎碎念。
  平常那家伙就很喜欢对我碎念,明明我就跟他不同部门,可是他总是喜欢摆出一副老大哥的样子教训我。
  游戏测试部主任,姓曾名伟哲,伟哲、萎折,我们私底下都喜欢叫他短命鬼。
  现在,我看了一眼总监难看的表情,我想这家伙是真的命不久矣了。
  最干的是,连我都一起完蛋。
  鸡耶!关我屁事阿?
  我真的真的很无辜!我冤阿~我也不知道我为什麽手贱要去按电梯,好,我承认这是因为我平常都被叫去按电梯,这也不是我自愿,我是被锻鍊出来的嘛!
  还不都是那个爱指使新人的短命鬼的关系;谁叫我是全公司最嫩的菜鸟企划?
  可是可是……为什麽我会和总监交换身体?
  还白痴到用总监的手去按电梯?
  阿……我要死了。
  没错,我和总监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总监是我,我是总监。
  我们的灵魂住在对方的身体里。
  这,就是总监的秘密。
  烂透了!
  电梯向上,我无力地靠在墙壁上。
  又是苦难的一天,开始。
  ……
  mono -
  很忙
  让我喘一下
  20091122
  By很多计划很多要实现的野望的mono

  总监的秘密02

  我低著头走进办公室,艾咪看见我立刻对我微笑问好。
  「总监早,黑咖啡已经为你准备好了。」
  果然,我一走进去,就看见我的桌上放著一杯热腾腾的黑咖啡,连温度都算得刚刚好,我苦涩的一笑。
  我可不可以换拿铁?
  焦糖玛奇朵也可以阿?
  给我糖和牛奶行不行?
  但是这些话我都只敢在心里想,如果我有种出去说,给我换成拿铁,奶多一点,我就死、定、了。
  『你想毁了我吗?这种小孩子喝的东西?嗤!』
  我可以想像,总监挑高眉毛,不屑地对我冷哼的模样。
  我哀怨地坐到我的位子上,其实应该说是总监的位置,心酸阿,没有那麽大的屁股就不要坐那麽大的椅子,我忘记是谁曾经这样说过,这就是我现在的心情。
  虽然总监的高级办公椅像太空人的座舱一样,又大又舒服还是真皮的,但是我坐起来总是战战兢兢,跟坐电椅没有两样。
  我瞅了一眼艾咪放在我桌上的黑咖啡,刚刚好的热度,却吸引不了我想喝的**。
  偏头,我决定假装我没看见。
  一打开电脑,刚登入MSN,立刻就有离线留言,跳出来的视窗,是我的名字。
  『我上去找你。』
  过了两秒。
  『现在。帮我准备黑咖啡。』
  我按下总机,请艾咪再泡一杯黑咖啡进来。
  不到五分钟,艾咪敲门,把黑咖啡端进来,同时她的身後也站了一个人,总监。
  「张梦嘉。」
  「阿?」我愣了一下,老实说,我到现在还不适应。
  应该说,我完全没有办法分清楚,我到底是总监,还是我自己。
  在别人面前我是总监,在总监面前我是我自己。
  靠,超混乱的,我到底是谁阿?
  「咖啡。」
  「在这里阿。」我指著艾咪刚为他泡好的黑咖啡,咦?不见了?
  我定睛一看,切,不就在他手上吗?
  「我叫你喝、咖、啡。」总监加重了语气。
  「蛤~」我皱起脸,满是不情愿,这种又苦又难喝的东西,简直跟吃药没有两样,我又没病。
  「快喝,这是我的习惯。」总监很坚持,就算互换身体,他也要保有他日常的生活作息,不管是他的身体,还是他的灵魂。
  「又不是我的习惯。」我小声地抱怨,但是看著总监严肃的表情,我不敢不从。
  小口小口吞著黑咖啡,我感觉我像在喝中药。
  对面的黑色真皮沙发上,总监两腿交叉,优閒地喝著黑咖啡的样子,简直像是在拍广告一样。
  我又忍不住看得出神。
  明明就是我的脸,我的身体,可是为什麽当这个人的灵魂换成了总监,穿著总监喜欢的品牌西装,那张脸就变得英俊,那双腿就变得修长,那些看起来很耍帅的动作,就是优雅?
  这是我吗?这不是我,那我是谁?
  「张梦嘉,你发茫阿?」
  不知何时,总监已经喝完了黑咖啡,在我的面前。
  「呃。」我不知道该怎麽回答他,又不能说,因为我看我自己忽然变得好帅,所以看到走神吧?
  「真受不了,不要我用我的脸,摆出这种呆子的表情。」
  「噢~」
  「可怜也不行。」
  「可是……」
  「禁止委屈。」
  「阿?」
  「皱眉可以,但是只能不屑。」
  呃……那我可以戴面具吗?
  总监,我想跟公司申请面具。
  「哼!」总监不爽地吐了一口气,从他看我的眼神,我知道他想说什麽。
  「张梦嘉,你现在用的是我的身体,对别人来说,你就代表了我。」
  「是。」
  「老是这样傻呼呼的,跟笨蛋一样,你想毁了我吗?」
  「可……」
  「没有可是。」
  「但……」
  「没有但是。」
  「那我可以有什麽?」我有些不服气,这个不行、那个不行,戒严时期阿?
  「智慧、自信、优雅,敏捷……」
  「我有的话我就是总监了。」干嘛当个被压榨到死的小企划?
  「你现在是总监。」总监说得很咬牙切齿,好吧,我明白,因为他现在是我,那个很倒楣老是被大家欺负的小企划。
  我忽然想起,有一次总监十万火急的冲上来找我。
  他一进来办公室就揪著我的衣领,把我压到墙壁上,一边喘著气,一边用惊魂未定的表情,怒气腾腾地问。
  『你说,你平常都是这样吗?』
  『怎、怎样?』
  『好欺负!竟然、竟然连打扫的……』
  『哦~你说陈姨喔,她又捏我屁股阿。』
  打扫大楼的陈姨,虽然已经年过五十了,每次看见我都喜欢捏我屁股,小帅哥小帅哥的叫,就算我抗议,她也会说我都可以当她孙子了,有什麽关系?
  大概是因为我的模样太稀松平常了,总监那次竟然气到没有骂我,就这样走掉。
  但是从他握紧拳头,手还发抖的动作,可以看出来,他受惊不轻。
  反正这种事情多来几次,就会习惯了,没甚麽大不了的嘛~
  「你笑什麽?」
  呃、忘记总监还站在我的面前,现在不是回忆他被欧巴桑**的时候,虽然总监被捏屁股的反应很搞笑,我很希望我当时可以在现场观摩。
  「那个……我在练习,有自信的微笑。」
  总监皱眉,不屑地抖了一下嘴角。
  「你那是窃笑吧?看清楚。」
  他为我示范了一个自信又迷人的微笑。
  真的好帅。
  我竟然会被我自己给电到。
  我怎麽都不知道,我可以笑得这麽好看呢?
  「张梦嘉,你笑一个我看。」
  「呵呵。」我吃吃一笑。
  「我想掐死你。」总监说。
  「你今天的任务,是学习做好表情管理。」总监说著,打开了一旁的柜子,他轻轻一推柜子的门,门就往里头反转出一面镜子。
  我知道衣柜里面放的是好几套高级西装,以备不时之需。
  「那我的工作……」
  「这次我会帮你做,但是你最好想一个更好的企划给我,你昨天交给我的那是什麽?我没修改过,还真不敢拿出来提案。」
  总监训示的是,小的不敢说不。
  「加紧练习,回家我要验收。」
  「噢。」
  「记得锁门,要是有人传出我跟花痴一样在办公室照镜子的消息」
  「我就死定了。」这点我都会背了。
  「不是我死定了,是你死定了。」总监不悦地瞪著我,手指著他自己,也就是我的身体。
  「千万不要阿~总监。你可不能去跳楼。」我脑袋里忽然迸出总监站在顶楼的边缘,对我咧嘴一笑的场景。
  总监很冷静地转头,用一种「你这个智障」的眼神看著我。
  「对不起,是我想太多。」
  「不要说对不起,我受不了看见我自己唯唯诺诺的样子。气势、张梦嘉!」
  「是,谢总监指示,您慢走。」我连忙点头,一边送总监离开。
  「张梦嘉,看著我。」
  临走之前,总监忽然说。
  「噢。」我傻傻地看著他。
  「这个表情,才是我的样子。记住了吗?」
  忘记了。
  但我还是点头,因为我看见他眼底的不耐烦。而且我超想把这尊大神送走。
  「还有,以後你给我站离电梯按钮远一点。」
  果然,总监没有忘记算早上的帐。
  等总监离开,我整个人虚脱的躺在办公椅上。
  回头看见更衣镜里的男人,那张充满无力的脸。
  的确,这个人不是总监。
  二十七岁就称霸游戏界的King,FIRST ALL科技公司的堂堂游戏总监陈品君,不会有这种落水狗一样的反应。
  我现在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小企划,我不是张梦嘉。
  我试著对镜子摆出好几个表情,但是怎麽看怎麽别扭。
  最後我累了,已经不想扯动五官。
  就在一瞬间。
  我看见镜子里的总监。
  高傲的,面无表情的。
  这是总监在听完企划案之後,下评断之前,让人猜不透的模样。
  「呵。」我高兴得笑了出了,就在这一瞬间,镜子里的总监又破碎了。
  我有些疑惑。
  会摆出这种表情的总监,是不是也是因为无趣?
  当他在听我们报告那些天马行空,胡说八道的企划案的时候。
  所以才会露出这种高深莫测的表情。
  其实只是因为觉得无趣而已。
  吪~我忽然感觉好危险。
  铃铃铃……铃铃铃……
  我按下接听键,从扩音里传出艾咪的声音。
  「总监,中午跟ST明星经纪公司的饭局,餐厅已经订好了。」
  耶?吃饭?
  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总监的手机也传来一阵震动,我手忙脚乱的输入密码,总监的触控式智慧型云端手机,出现了女神的讯息。
  『期待与你中午相聚,茉莉。』
  茉莉,ST明星经纪公司的当红模特儿,她已经连续三季代言我们家的线上游戏《荣耀武士》了,由於前三季的好成绩,这次《荣耀武士―第五团》设定由她来担任模特儿,做为游戏中云端女神的角色。
  吃完饭之後,下午会进行一连串的照片拍摄。
  我想起茉莉那巴掌大的娃娃脸,九头身加D**的完美比例,白瓷一样的皮肤。
  哇~茉莉做为所有男人心目中的女神,绝对是当之无愧。
  可是……
  我看了一眼手机里的讯息。
  什麽意思?
  茉莉跟总监?有关系吗?
  好像是客套,可是,没事干嘛特地传这种简讯?明星模特儿和厂商之间,不是都透过经纪人传递讯息的吗?
  怎麽办?好深奥的讯息,我参不透。
  到时候看见茉莉,我该摆出什麽表情,用什麽态度面对她?
  绝对不能像个色鬼一样,毁灭总监的形象。
  而且这种高层饭局,我几乎是没有参与过,说错话怎麽办?
  太紧张了,我要求艾咪向餐厅增订一个位子。
  「请梦嘉一起出席。」
  总监,我需要你!
  ……
  mono -
  久违的日日更
  算是弥补连续两周断线?
  嘿
  很想继续写
  但是我要出门
  很想继续写
  但是我回来还要写工作的文案
  呼
  By很想参加总监的饭局的mono

  总监的秘密03

  电影《圣诞夜怪谭》(A Christmas Carol)里面,午夜钟响之後,会有三个鬼魂连续出现。
  为什麽会想起这部电影呢?
  因为当总监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也感受到主角史古治的内心感受。
  这种不知道出现的那位会让你的下一刻是福是祸的感觉,好恐怖阿……
  「亏你还知道要叫我一起去。」
  亏?还知道要?这句话文法好深奥,好像都是负面的意思,所以负负得正。
  「总监,你现在是在夸奖我吗?」
  总监没有说话,他只对我冷笑了一下。
  「你知道等一下吃饭要谈什麽吗?」
  「还要讲话吗?安静吃饭可不可以阿?」我紧张地回答。
  总监又冷笑了一下,然後努努嘴巴,不屑地看著我。
  「你说呢?」t
  「要聊天也是可以啦……」妈呀~你为什麽把我生得这麽容易屈服?我都唾弃我自己了。
  「谁要跟你聊天?这份文件,看一下。」
  啪地一份文件出现在我的视线。
  总监不亏是总监,总是有准备。
  「讲重点,吃饭的时候简单说明新游戏的概念,希望茉莉配合的部分,呈现的感觉,稍微打个招呼套好关系就可以了。更详细的内容,范文会去沟通。」
  「就这样?」好像没我想像中困难嘛。
  「就这样。如果还搞砸,你就死定了。」总监斜视了我一眼,居高临下的眼神,让我不禁小小抖了一下。
  奇怪,我在我自己身体里的时候,怎麽都不觉得我长得高,怎麽都不觉得我可以这麽凶悍呢?果然是气势的问题。
  可是……我总觉得问题不只这些。
  「报告总监,我有问题。」
  「说。」
  「请问我应该怎麽跟茉莉小姐说话?你们已经进展到恋人关系了吗?」
  总监挑眉,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眼光看著我。
  我想回火星。
  「什麽鬼问题?你脑子坏了阿?」
  「哪有!我可是有简讯为凭!」我拿出总监的云端智慧型手机,翻出先前收到的简讯,人证(我)物证(简讯)具在,嘿嘿嘿~总监你想赖也赖不掉了吧?
  「她怎麽会知道我的手机号码?」总监皱眉。
  「总监,这招不管用喔~」想装傻?扮失忆症已经过时了吧?我贼笑著,想像可能发生的情节发展,用胳膊撞撞总监的手臂:「不要这样嘛~我们现在是自己人、自己人呀~」我说著,手指在我们两人之间比来比去。
  「张梦嘉,虽然没有必要,但是我慎重地告诉你,我跟茉莉没有关系。她就只是我们公司出品的游戏代言人而已,听清楚了吗?」
  「噢……」真的假的?真相这麽无聊?
  我才不相信。
  深呼吸,虽然已经「临时抱过总监的大腿」,但我还是很紧张,第一次参加这种高层的饭局,还不是扮演一个小龙套,而是发言的主角,对我来说真的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唉~」报告总监,我可以去端盘子吗?
  「不要再胡思乱想,给我好好干。」总监一个警告,我立刻打起精神。
  连这点小小的心思都逃不过总监的法眼,真是叫人怕怕。
  就在我战战兢兢的等待电梯下楼的时候,停靠的楼层里走进来一个人。
  噢耶!是美术总监范文。
  「小嘉,你也一起去呀?不错喔~陈大总监想提拔你唷。」
  阿文说著摸摸我的头,实际上,是总监的头。呃……
  我不敢看总监的表情,他长这麽大,一定不像我一样,被扫地欧巴桑捏屁股,还被男同事摸头。
  可是阿文是我的高中学长阿~我们还是同一个社团的,感情好,这样也不奇怪吧?反正,我都被摸习惯了。
  「你的手在干麻?」
  糟糕,是我习惯,但是总监一点都不习惯。
  他现在就瞪著眼睛,戒备加嫌弃地看著阿文,看得我的心都慌了。
  阿文学长~那个不是我!我才不会这样看你,我这个学弟这麽乖,你知道的,你就当我是中邪了吧!千万不要跟我计较阿~
  我在内心哀嚎,可是阿文听不见。
  「小嘉,你怎麽了?身体不舒服吗?」阿文以为「我」生病了,反而关心地更加靠进「我」,同时伸手去摸「我」的额头。
  「你才有病,De」
  「Devin!」我立刻喊出阿文的英文名字,就像总监平常说话那样,在阿文看我的时候,我一边对总监使眼色。
  「King,你干嘛对我挤眉弄眼的?我对你可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你想使美男计就去对茉莉使吧,我看她对你可是颇有好感呢~」
  「我就说嘛~」总监和茉莉一定有鬼。
  「哇靠,你也太自恋了吧?」阿文以为总监是在说,他也查觉到茉莉对他有好感。的确,这种语气,听起来真的是很欠揍的自负。
  呜!总监他瞪我。我知道我错了啦,我会弥补的。
  「开开玩笑罢了。」我尴尬地笑笑。
  「呵,随便吧,反正你们两个闹点诽闻也不错,这样到时候宣传游戏,新闻可以炒更大,媒体一定蜂拥而至,版面也会塞爆。」
  「最好是这样,Linda就省事了,连新闻稿都不用发。」总监冷淡地说,用我的嘴巴。
  「小嘉,你今天怎麽了?心情很不好耶。被谁欺负了吗?」
  阿文眼神看向我,什麽?我、我才没有?我才是被欺负的那个呜!
  可是我现在的身分是总监,我不能跟阿文哭诉。阿文你现在搂著那个,不是需要你安慰的那个,那个是手里拿刀,随时都会捅你的那个阿!
  听不懂?就是很像鬼片里面,去救某人,却发现牵著手的那个某人被鬼上身,一回头他就拿著刀,准备捅你的那种感觉。
  「谁敢欺负我?」总监努努嘴巴,冷冷地说,不著痕迹地躲开了阿文搭在肩膀上的手。
  怎麽,我感觉电梯的空调好像降温了,总监看著我的眼神更森冷了。
  我什麽时候又得罪总监了吗?应该不至於吧?
  ……
  mono-
  第一人称的世界好快乐
  我快忘记第三人称的世界怎麽生活了
  难道跟我平常内心OS太多有关?
  话说长官将离职
  离去之前说是要给我们留下”灿烂的遗产”
  我个人比较希望国税局徵收光光
  这种要Working的”遗产”不要也罢!
  By杂事去去我只要我的小宇宙的mono

  总监的秘密04

  所有我担忧的问题,如果在我看见女神般的茉莉出现之後,还有一丝一毫的疑虑,那麽也在我看见桌上那一盘盘美食佳肴之後,全部忘得一乾二净。
  「陈总监,很高兴又能见到你。」茉莉的甜美的声音,像是森林里的鸟语,但在我听来却有种遥远的距离。
  「很高兴见到你。」我两眼发直,瞪著龙井虾仁说,一边猛吞口水。
  之後大家说了什麽,为什麽又哈哈哈起来,我完全没在听。
  我的眼里只有:西湖蟹包、火腿蚕豆、龙井虾仁、蛤蜊氽鲫鱼、番茄虾仁锅巴、芙蓉水晶虾、白沙红蟹……
  我他妈的这辈子没吃过这麽丰盛的料理!
  拿起筷子,我手起筷落,直捣黄龙。
  一双筷子抢在我之前,夹走了龙井虾仁。
  「总监,您忘了您不能吃虾。」
  「总监,贝类也不行,螃蟹更不可以。」
  那双筷子硬生生拨开了我夹蛤蜊和西湖蟹包的筷子。
  「总监,你有蚕豆症。」
  这次那双筷子直接打掉我夹起来的火腿蚕豆。
  我哀怨地望向总监。呜……我难得来这种高级餐厅,这个也不能吃,那个也不能吃?那我来干嘛?来心酸的喔?
  放下筷子,我决定决食抗议。
  「小嘉,你对King还真了解。」阿文惊叹道,我有些紧张地看向总监。
  「应该的。」总监淡淡地回答。
  废话!你的身体你当然最了解,问题是现在大家都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我们中午时常会一起聚餐。」我笑著勉强解释。
  「呵,那还真奇怪,反而是你自己不记得吃了会过敏。」茉莉轻笑著说,女人果然是心细如发,连这种小细节都不放过。
  呜!你干嘛那壶不开提那壶?总监在瞪我了啦!
  「呵呵……」我只好傻笑带过。
  「小嘉,你不是最喜欢吃虾的吗?这间杭州餐厅的龙井虾仁很有名,你一定要嚐嚐。」阿文学长不亏是我的好学长,他用母匙捞了好多的虾仁放进「我」的碗里。
  但是总监看著碗里的虾仁,却露出很犹豫的表情。
  哈!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总监一定是怕过敏不敢吃。
  「小嘉,快吃阿。」阿文笑著催促「我」。
  总监犹豫了一下,最後竟然真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只虾子,放进口中。
  「好好吃~」总监……总监竟然笑了,弯弯的眼睛,露出了满足的神情。
  阿阿阿阿阿……不公平!那个明明是我!我才是可以吃虾子的人!
  「是吧?小嘉,你吃吃看这个西湖蟹包,真的是美味到一个不行。」
  呜……阿文,不要再说了,我现在的心情也恶劣到一个不行。
  那个不是我、那个不是我!好不容易来到这种高级餐厅,为什麽总监吃虾我吃豆皮,我不要我不要啦……
  「吃东坡肉。」
  咦?总监、总监帮我夹菜耶!怎麽会这样?我中乐透了吗?我惊讶地看著总监。
  「你想饿死我吗?」总监微笑看著我,但他小声的警告,一个字我都没漏掉。
  臣不敢,臣会努力撑死自己的。
  我吃饭就是了。
  既然这顿饭已经失去了吃大餐的乐趣,於是我的心思,也就开始转向其他的地方。
  因为实在太好奇总监和茉莉到底有没有一腿,所以我吃饭的时候,忍不住一直偷偷观察茉莉。不知道是茉莉真的对总监有好感还是怎样,我发现我常常会和茉莉对上视线,茉莉总是会娇羞地低下头,然後又投给我一个眼神一个微笑。
  有鬼,我肯定有鬼。
  「咳咳!」
  谁在咳嗽?咦,总监干嘛瞪我,我又做错了什麽?
  我很乖,我把整锅东坡肉都吃完了,都不敢吃其他东西。干嘛还不满意?
  「我出去一下。」这顿饭真是名副其实的鸿门宴,我乾脆离席,去外面透透气。
  真不想回去,我站在包厢附近的走廊,现在时间是一点半,我看不吃到两点,是不可能散会的。
  「怎麽一个人在这里?」
  我回头,看见茉莉就站在我的隔壁,靠得我好近好近。
  咚咚!我的眼珠子不自觉滑动了一下,从茉莉性感宏伟的胸前到修长的大腿,回到她那张美豔不可方物的脸蛋。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舞台剧的小演出,如果方便的话,是不是可以邀请您来看呢?」茉莉说著,把舞台剧的贵宾票放进了我的手心。
  她握著我的手,那双手好柔软,我有些飘飘然。
  然後茉莉的脸朝我慢慢靠近、再靠近……

  总监的秘密05

  我是不是在做梦阿?
  「张梦嘉,你在梦游吗?」
  一个声音惊醒了我,我猛地抬头,发现我和总监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家门口。
  「从吃完饭之後,你一整天都在发梦。说!你该不会背著我干了什麽蠢事吧?」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