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知父莫若子之爹爹别闹/子撑父菊 阿子夏(下)

知父莫若子之爹爹别闹/子撑父菊 阿子夏(下)

☆、第五十八章

  顾涯的动作非常之快,天山之顶上,敛红怜被绑着吊在一颗大树下,顾涯就站她的身边,手中举着长剑横在敛红怜的颈上,竟是随时都会划下一般的紧绷。
  敛红怜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她是见过他的,在顾惘的身边的时候,他曾见过他一面,大家都是叫他小哑巴,是顾上铭的奴仆来着。
  顾涯手中的长剑寒光铮铮,敛红怜看着顾涯喊道,“小哑巴,你好大的胆子,你既然敢这样对待主子!你家庄主知道吗?!你们柳絮山庄就是这样教下人的吗!”
  敛红怜看着横在自己脖颈上的剑,虽然心中心虚,但是还是忍不住拿出大小姐的架子出来,她的爹爹是武林盟主敛天瑟,天山是她的主场,她是主人,而小哑巴不过是一个客人的仆人罢了,两人的身份天差地别,对于小哑巴现在的行为,都可以称为,不知尊卑有序,不知上下有别。
  她和小哑巴是分明的两种人,一个尊贵,一个低贱,她又怎么会忍受小哑巴冒犯自己呢?
  顾涯听着敛红怜的话,手上用力,在敛红怜的脖颈上留下了一道红痕,血液顺着脖颈细细的流下,吓得敛红怜一阵尖叫,脸色顿时就白了下去,她没有想到小哑巴真的敢对自己下手,要知道,就算是顾上铭在她的面前举着剑,也得掂量一下她的身份,没想到这个大胆的奴仆真在自己的脖子上划了下去,虽然划得不深,但是也是确确实实的出血了。
  敛红怜顿时老实了下来,不敢再说什么。只能憋着气,气鼓鼓的等着自己的爹爹来救自己。
  不见阳光的天山地室下,顾上铭和顾惘一等人在黑暗中摸索着,顾上铭手中拿着一颗有半个巴掌大的夜明珠,走在中间的位置,照亮了前后,顾惘走在前面开道,李壮在最后当肉盾牌。
  通道用青石板铺得平整无缺,墙上是用红砖嵌得死死的,两旁的墙上每个一段距离,还有着一盏琉璃灯。
  修葺得很是精巧,在地下修出这样一间暗室,也是很不容易了的,通道里一阵阵的寒气袭来,走了大约有小半柱香之后,面前终于出现了一扇门。
  顾惘上前,将手掌贴在门上,内力徐徐不断的运出,那扇石门被慢慢的推动,顾上铭举着夜明珠在顾惘的面前,给顾惘照亮面前的事物。
  门才一打开,一大股的白色冷烟就涌了出来,冷得三人浑身都打了一个颤。
  这次来的人不多,若是来得多也只是累赘罢了。
  顾上铭让小哑巴挟持了敛红怜,而敛天瑟自然也是□乏术,顾上铭给他的是一个选择。
  是已经死去的顾锦重要?还是他活着的女儿重要?
  顾锦曾经没有机会看见敛天瑟如何选择,现在顾上铭和顾涯来替她实现,顾锦曾经对他太好了,除了入赘的事情,从来没有为难他过一次,除了入赘的时候,也从来没有逼过他一次。
  现在,他们来逼他......
  天山顶和顾锦所在地下冰室,完全是在两端,敛天瑟只能选一个。敛天瑟收到的威胁信中说得清清楚楚,如果去天山顶就敛红怜的人不是他本人,那么不管什么情况,都会直接杀了敛红怜,他若去救,能救下直接女儿的几率很大,而若他不去,而是假以他人之手,敛红怜必死无疑。
  而在地下冰室这边,若不是敛天瑟亲自前来,其他人也没有能阻拦住顾上铭一行人的本事。
  顾上铭对这次的行动很有把握,他不认为敛天瑟会为娘亲的尸身前来,若是娘亲活着,倒还是有得选,现在娘亲去了,只留下一个躯壳,选择的余地就太小了。
  就算是很重要,重要得放在心尖尖上那一小块软地上的人,也得活着才有那样的重量,活人争不过死人,但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却是争得赢一具死去的躯壳的。
  那是他的女儿,他又怎么会放弃呢?
  顾上铭等人,这一路顺畅无阻,没有什么人出来阻拦他们的前进。这一次,算家事,只不过是一场比较凶残的家事而已,外人是插不上这个手的,解铃还须系铃人。
  众人进入冰室,里面寒气透骨,三人都运起内力御寒,不一会,三人都不觉得冷了,冰室内四周的石砖上都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连头上的穹顶都被薄冰覆盖着。
  往里走了一段路,一个透明的棺材就显现在了面前,就如同是普通的棺材一般,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和雕刻,是最简洁的模样,从透明棺材的壁中,能看见在薄薄冰霜中顾锦的容颜。
  就如同那时颓蘼天水井旁一样,静静的躺着,面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原本还有着浅浅颜色的嘴唇已经变成了全部的白色,冰霜覆在她的面上,睫上沾着一两点冰屑,寒若冰霜,却依旧保持着生前的美艳。
  就如同是被冰封的仙子一样,这样的一个女人,这样的一片痴情,敛天瑟怎么受得起?当初有是如何狠的心?才忍心辜负呢?
  李壮对着冰棺跪下磕了三个砰砰响的响头,额头磕得隐隐都出了血丝,才爬起来,道了一声:“锦庄主,奴才我对不住了!”说罢将棺盖推开,然后再不敢冒犯,退在一旁,让顾上铭上前。
  顾上铭走上前,伸手在顾锦的脸颊上捏了两下,摸到里面有东西,知道是能让娘亲尸身不腐的宝物。
  以敛天瑟对娘亲的执念,这点心思他还是肯花的,一颗能让尸身不腐的珠子虽然是世间少有,但是却并非是没有的东西,顾锦回不来了,一颗稀少的珠子又有什么用呢?
  顾上铭伸手至冰棺内,堪堪的把顾锦从冰棺里扶了起来,却听得一声阻拦之声:“上铭,放下你娘。”
  敛天瑟来了......
  但那天山顶上,敛红怜已经被吊了那么久,手上早已经全部麻了,在天山晚上潮湿的空气中,敛红怜忍不住一个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敛红怜焦急的盼着爹,不甘对着小哑巴道:“喂,小哑巴,你是不是说错地方了,还是你故意调虎离山?把我爹爹骗到了其他的地方去?他怎么现在还没来?”
  顾涯嘴角勾起了三分的笑意,说不出是喜是悲,只觉得朦胧得紧,他回头看着敛红怜道:“我可是明明确确的告诉了敛天瑟,天山顶,大榕树下,你觉得天山有几颗大榕树?”
  天山上的榕树的确很多,但是所谓的大榕树的话,也就只有这一颗了,大约有四人环抱一般的粗,上面挂满了红布条和木牌。
  许多地方的风俗都喜欢在一颗大树上挂上红布条,和一些木牌,木牌上乞求平安或是什么之类的,在当地,那样的一颗树是很好认的,而敛红怜被绑的这一颗树,正好就是肩负这样责任的树,一颗被挂着红布和木牌的大榕树,这样都能认错?
  敛红怜忍不住嘟嘴,心中有些懵,却没有直接想到敛天瑟放弃了自己,他是敛天瑟的小女儿,向来被捧在手心里疼爱着,说叫人来救她什么的,她第一反应的叫多少人来,而不是会不会有人来。
  她的成长认知让她太有自信了,自信到顾涯在一旁看着心中翻江倒海想要剐了这个女人。
  锦庄主等了一辈子,从没有过这样的自信,在关于敛天瑟的事情上,从来不敢说什么一定,肯定之类的话,至死她都没有半点自信,对自己没有,对敛天瑟没有。
  而这个丫头,却能如此自然的摆出这样的模样,一点都不担忧,锦庄主,为敛天瑟没有心中上下忐忑不安,患得患失,敛红怜却好似拥有得心安理得,是啊!敛天瑟。是他的父亲啊!
  可他也是顾上铭的父亲!锦庄主的丈夫啊!
  顾涯带着一点刻薄的笑意道:“敛红怜,你还不知道是吗?对,你还不知道,我的确不是简单的叫你爹来救你而已。”
  敛红怜一听,瞪眼看着顾涯,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嚷道:“你真的好卑鄙!下流,被我爹抓住了你,一定要剥了你的皮!”
  顾涯让敛红怜把话说完了,又继续道:“这是一个给你爹的选择,在另一个地方,还有一个人在等着他,他只能选一个人,这个点了,你爹还不来,应该是已经做好选择了。”
  敛红怜听得顾涯的话,心中一震,连忙的问道:“你还抓了我姐姐?哼,才不可能,就算爹爹去救姐姐,他也会派手下的得力人手来救我!我们可都是爹爹的女儿!”
  “很遗憾,你爹是不会派人来的,因为如果来的不是他,你必死无疑,如果谁都没来,你反而有几分活下去的希望,所以你爹爹把你的性命交给了我哦,他只是在赌,我会不会心软,在他选择这样做的时候,他,就已经放弃了你了。”
  敛红怜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小哑巴道:“你胡说!能有什么东西!让爹爹看得比我还重?!分明胡说八道!!!”
  顾涯遥遥的望着天山中的漫漫黑夜,道:“他在留住他最后一点可笑的残念罢了,你,不比他自己的一线私心来得重要。”
  敛天瑟,他,原本就是个如此薄情的人。
  冰室中,敛天瑟匆匆赶到,便正好看见了顾上铭在扶起顾锦的尸身,他连忙喊停,匀了两口气,让自己一路匆匆赶来的内心在一瞬回复了平稳。
  顾上铭轻轻放下顾锦,让她重新的躺回那一片冰清玉洁的天地中去,看着赶来的敛天瑟笑道:“敛天瑟,我以为你不会来了,但是现在,你又放弃了一个亲人。”曾经放弃了他的母亲,现在,放弃了他的女儿。
  “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来的自私。”
  敛天瑟的脸在寒冰中显出一种冷凝之色,顾惘仔细的看,发现敛天瑟和顾上铭还是有几分相像的。
  从轮廓和俊美的五官,都有着淡淡的影子,只是敛天瑟的身上多了几分沧桑和苍老,还有一股淡淡的儒气,不比顾上铭精致,也不比顾上铭来得惊艳。
  敛天瑟脸色不怎么好看,应该是被自己的儿子如此的说而感到不悦,他对着顾上铭道:“既然我来了,你还要带走你娘吗?”
  顾上铭的睫毛上沾染上了一些冰屑,敛目道:“敛天瑟,我让你选,是选给我娘亲看的,我要看的是个答案,而不是你选什么,就给你什么,娘是柳絮山庄的庄主,她应该葬入顾家的祖坟里,她的灵牌葬身冢和灵牌应该受到所有顾家后人的敬仰和香火供奉,而不是在这里,在死后才能陪着一个她等了一辈子都等不到的人!”
  顾上铭话说得不轻,没有给敛天瑟留半分的脸面和余地,当敛天瑟却没有生气,只是在听到顾上铭说,顾锦等了他一辈子都等不到他时眼神黯淡了一下。
  这些本来就是他的错,后来人有他们的看法和评说,而自己的儿子,也是有这个斥骂自己的资格的。
  敛天瑟看着顾上铭的模样,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只是道:“人活一世,谁无错?但是有些事情,就算是错的,也得去做,人的一生并非只是有情爱两字,若是为情爱抛却一切,又何苦生为男子?”
  彼时他才在江湖上初露锋芒,顾锦便昭告天下,她要找一个入赘的夫婿,纵使心中知道应该果断了了断两人之间的这一段纠缠,他还是没有压抑住自己对顾锦的感情。
  那是错的,他堂堂男儿,怎可去当入赘的夫婿?但是他却去做了这件错事,为了顾及他的想法,从始至终顾锦都没有对外告诉别人,他是谁。
  他是武林中的一代新秀,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众多名家刮目相看的青年才俊,他生来就注定是要成为一代新的传奇的,他会征服这个武林,改变这个武林,俾睨天下,仗剑天涯。
  如果甘心窝在柳絮山庄里,和顾锦安静的过完下半辈子,才是个真正的笑话吧?
  顾锦要振兴柳絮山庄,挑着顾家一代代祖先的期望,他想要仗剑天涯,成就一个自己的神话。
  从一开始,他们就不应该在一起,但是顾锦坚持,他又偏偏敌不过顾锦的坚持。
  就如同那日,顾锦站在柳絮树下,他的眼中满是无奈,却还是屈服于了顾锦甜美的笑容中。


☆、第五十九章

  顾上铭听得敛天瑟的话,冷笑着合掌拍了拍双手,“身为男子,胸襟中不系情爱,怀着豪情壮志,不愧为世人啧啧称赞的武林盟主。但,”顾上铭讽刺的看着敛天瑟,话锋一转,“你错就错在,负的是柳絮山庄的人,负的是我的娘亲。”
  顾惘在一旁听着,心中思绪也不免被牵动了一些。敛天瑟,纵横江湖的一代英豪,却未成想到有这样的一段历史,竟然是他的爷爷。
  心中轻叹道的顾惘,看着努力压抑着怒气的顾上铭。指甲显然早已陷入了掌心,顾惘无奈的握住他,小心翼翼的悄悄掰开他的手掌。
  顾锦是一位奇女子,哪怕是这个她等了一辈子的人。她依旧无怨无悔的爱着。一生一世,生生世世的爱着。当初,顾锦爱上的又何不是敛天瑟的豪情壮志。若敛天瑟真为了儿女情长守在柳絮山庄一辈子……顾惘叹息。
  或许这也正是当初顾锦放敛天瑟离开的理由吧,她不想毁了他。当初的那个转身,那个到来,那一声无奈宠溺的叹息,对顾锦来说,就是一辈子。顾锦的愿望,也许就是如此的卑微……
  敛天瑟听得顾上铭如此说,什么话都没有说,他说得在多都没有用,顾上铭不是不理解他,而是理解了也不能原谅,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被原谅这样的事情,在顾上铭的立场上,他就是错了。
  而在他自己的立场上,他也从来未后悔过,他爱顾锦,但是不代表他会因为对顾锦的爱,就放弃现在的一切。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在顾锦和他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他和顾锦是两种人......
  情感是种很多余的东西,敛天瑟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爱情,兄弟情,亲情,这些东西,都是可以用来利用的筹码。
  而现在,顾上铭的手中是有这样的筹码的。
  他和顾锦的孩子,不知不觉就长那么大了,他还记得顾上铭才出生的时候,皱巴巴的一小团,软软的,抓着他手指的小手很软。
  他对顾上铭的亲情,是顾上铭手明晃晃的筹码,即使是他自己的感情,也被衡量得那么清楚。
  顾上铭看着敛天瑟陷入了追思中,似笑非笑接着道:“敛天瑟,我娘等了你半生,直至最后的一秒,他都还在惦念着你,至死......都念......爱着你呢。”
  爱这个字现在说出来让顾上铭感到无比的沉重,当他自己也体会到什么是爱的时候,才格外为自己的娘亲不平吧。若是顾惘也离开自己,若是顾惘也离开......
  敛天瑟眼神黯淡,抬起眼看着顾上铭道:“总归是无法一起的,她又何必如此的执着呢......”
  顾上铭听得敛天瑟的话忍不住放肆的笑了起来,何必执着,何必执着,总归无法在一起,那他对顾惘的执着呢?那敛天瑟对他娘现在的执着呢?顾上铭再也无法忍受自己的怒意!怒吼道:“敛天瑟,何必执着?是啊,我娘何必为了你这样如此不值的人执着呢?你又何必用你那点执着来侮辱我娘亲呢?”说完便转头看向李壮道:“抬走!”
  李壮这样的苦力在现在才体现出他的优势来,将布垫在自己的肩上,直接把冰棺扛了起来,顾上铭带李壮来看中的就是这样的李壮这样的优势,比起顾上铭和顾惘的内力来说,,他的力大无穷在现在更加的实用。
  敛天瑟见李壮的动作,脸色一变,上前就要阻拦,却被顾上铭和顾惘拦住,不能过去。敛天瑟见势,连忙退到了门边,把守住出入口,让顾上铭没办法把顾锦带出去。
  顾上铭见敛天瑟把出入口挡住了,冷脸道:“敛天瑟,你让开,别挡着我娘回家的路。”
  敛天瑟看着冰棺中的顾锦,声音有些悲凉道:“上铭,没有我的地方,又怎么能叫做她的家呢?”
  顾上铭听得如此,冷冷的一笑:“要是按你的话来说的话,我娘早已经就没有家了,以后也不会有。”
  “无论如何,我也是你娘亲的丈夫,你的爹,你要如此和我针锋相对吗?”
  “敛天瑟,你在和我说笑吧,你对不起我娘在先,还指望我娘把你当丈夫,我当你做爹?武林盟主也爱说只有奇怪的话吗?”
  敛天瑟再三的被顾上铭讽刺,而且次次是插在他心中唯一柔软的那一块地上,次次用顾锦说事,他眼中的怒色越盛,薄怒道:“我对不起你的娘亲,那么你就对得起了吗?!你堂堂柳絮山庄庄主,居然爱上了男人,顾家上下,列位祖宗,你又对得起他们那位?!”
  从头到尾一直静静听着的顾惘,心中一惊。男人!这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情,或者他根本不会想到,自己的父亲,这个给自己生过无数妹妹的人,竟然喜欢男人,可为何他胸口闷的难受,是因为发现自己现在不但要小心女人还要小心男人。
  为什么他难受的要命,甚至想直接不顾众人,就将自己的爹,压在身下好好拷问?
  顾上铭听到此话,不得不停下了脚步,去刺杀顾惘的人,果然是敛天瑟派去的,而他这一路带出来的人全部是他自己的心腹,可是就算如此,还是有敛天瑟的人在里面,若不是有人通风报信,敛天瑟从不和他相处,又怎么会清楚他对顾惘的心思呢?能猜到他心思的人,估计也只有那么几个,小哑巴肯定不会,除去娘的事情,他都如同一个木偶一般。一一排除后……顾上铭整个心都凉了。抬起头看向敛天瑟,冷冷道:“果然是你派的人。”
  但当他无意转头的看向顾惘之时,却发现他那冷若冰霜的看着自己,想到顾惘发现了自己的心思,排斥自己顾上铭的声音越发的寒冷“你怎么想我不管,你是怎么对待感情的我现在也没必要管,但是你现在不要来干涉我的事情,你,没这个资格。
  敛天瑟正心中对自己刚才因为激动而说错了话有些懊恼,只怕这顾上铭知道这事后更加会厌恶自己了,但听完这话,他不得不扫了一眼顾上铭身边的顾惘道:“你的事情我的确没有资格干涉,但是有些事不能发生我就不会允许它发生,你娘为了柳絮山庄一生操劳,全部心血都给了这份家业,我不会让这些心血毁在你的手里。”
  顾锦是那么爱柳絮山庄,是那么爱顾家啊!爱到为此愿意放弃他。
  又何必多说什么呢?他们不过是各有坚持而已,他太冷静,顾锦太坚持,所以一开始就注定是不适合。
  只怕这袅袅的寒冰之气,也没顾上铭现在的心一半凉,他一直偷偷观察着顾惘,虽然顾惘到现在也没放开他手,但顾上铭知道,顾惘现在不高兴,非常的不高兴。顾上铭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神色莫测:“敛天瑟,为什么你会觉得娘的心血会毁在我的身上?当初你觉得入赘会影响你的前程,就离开了娘亲,不过你不够坚持,不够努力而已,如果你肯在努力一点,谁会因为你的身份而敢看不起你呢?你只是自己放不下而已!你总觉得入赘的身份会影响你的前程,会成为你的污点,你,不过如此尔。”
  敛天瑟听得顾上铭的话,神色不动,看了两眼顾惘,问道:“那么你相信你能够两者兼顾吗?上铭,柳絮山庄的庄主爱一个男人会怎样呢?你并不是喜好男色而已,你是爱上……”
  顾上铭承认了?顾惘在一旁听着,心乱如麻。
  看着这个懦弱的父亲,如此的轻视自己,却为了维护现在为了所为的一点自己的面子,不忍心说出名字的作呕模样。真是父子情深啊!若真是关心,为何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说出。
  他转身对着顾惘,开始有些自暴自弃。自嘲的向顾惘道:“你可想知道我爱谁?”
  顾惘有些麻木的点了点头,今天的事情冲击力太大,让他有些短路。
  而看着顾惘那一脸迷茫纠结的样子,顾上铭反而忍俊不禁起来。但这并未妨碍他的打算,他飞速的将手环在顾惘的腰上,仰头交叠柔软。
  原地的愣木桩,并没有把顾上铭推开,也没有抱紧他,反而傻傻的看着顾上铭的唇形,顾惘一直觉得那里非常好看,微微张开的时候会让人想要进去一探究竟,而现在,顾上铭就是微微张开嘴,做出欢迎的姿态将唇印在他的嘴唇上,嘴唇磨蹭柔软又有些痒的触感让顾惘的眼神有些危险的暗沉了下去。
  若是这一刻他还未明白过来,那么他就是一个真傻子。他发现自己奇异的竟不想拒绝,明明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和他留着相同的血脉,是自己的父亲。
  或者说,他非但没有拒绝,反而将柔软的舌头在他口腔中狠狠的搅动着,仰头的角度让顾上铭险些被自己的唾液呛到了好几次,身体因为一个吻而瘫软了下来,只能紧紧的依靠着自己。那生疏感,让他完全已经快要走向失控的边缘。
  身高之间的差别,敛天瑟看见的就是自己的儿子被另一个男人扣着后脑勺,仰头用一种将近被迫承受的角度接受着在上之人的攻城略地。
  直到敛天瑟带着怒气声响起。
  顾惘才清醒过来,他究竟在做什么?这是自己的爹呀。
  顾上铭在顾惘的轻轻推脱之下也松开了手,他惊喜的看向顾惘,这样的反应,是不是代表,其实顾惘对自己也不完全没有感觉。有些窃喜的他,转头看向敛天瑟道:“我不会想你一样懦弱,畏手畏脚,人活一世,只要是想要得到的东西就要去努力的抓住,而不是像你一样放弃后又存着那一丝的残念,看着白让人为你难堪,娘留下的家业,和顾惘,我谁都不会放弃,我会付出平时的一倍,两倍,无论多少倍的努力让鱼和熊掌兼得,想要的,放不下的,我这辈子都不会放手!”


☆、第六十章

  敛天瑟听完顾上铭话,不免叹息,这条路有多难走……
  更何况,敛天瑟看向顾惘的眼光犀利起来,他从陆伯那里得知顾惘说自己是九涧上下来的人之时,他就知道这个顾惘的心思不纯。
  九涧上是何物他自然知道,顾锦曾经为了表示信任,把九涧后的秘密告诉与了他。九涧里根本没有人,
  这个顾惘从一开始出现在柳絮山庄时就在撒谎,他又怎么容得下顾惘,,何况现在将自己的孩子迷的七荤八素,也不知使用了何妖术,
  刚开始知道顾惘这个人存在的时候,他虽然心中警惕,但是对顾惘还是处于观望状态,柳絮山庄是百年山庄,说不清道不明的纠葛又那里是他能全部知道的,如此想着他便对顾惘没有怀揣多少的恶意。
  而后顾惘的种种行为边成一张张笺纸传到他这里的时候他手上的时候,他是开怀的。
  顾上铭是何等人?他自然不担心自己的儿子会吃亏,何况有人能帮自己的儿子分担压力,他也是乐见其成的。
  但是若这个人从头到尾都是在欺骗顾上铭,居心叵测,来者不善.......
  他深吸了一口气,语调变得有几分无奈和怒气的道:“上铭,如果因为他说他是九涧上下来的人,是顾家祖祖辈辈的守护者,所以你信了,但是。”
  敛天瑟抬眼望向顾惘,眼神锋利如刃:“九涧上根本没有顾家的人,他不过是冒充的人而已。”
  顾惘心中难免诧异了一下,没想到这个时候会被揭穿,但,或许这也好,他与顾上铭的关系发展到这个地步,的确需要好好理理。他刚才的行为已经完全失去了对自身的控制。若是,顾上铭因此不信他。或许……或许……更好。他的嘴角无奈的扯出了一个苦笑,这一切都是他作茧自缚。到底从何时起,他与自己的父亲到达了这一步。
  纵使他在恶劣,也知道这是、乱、伦、。他也不过是想着要一个清净的未来,而不全是你妹的世界。所以纵使穿越到这个可能任何一个年轻女子都是小娘的世界。他也只不过是抱着到此一游的心态。
  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从他与顾上铭能够无比自然的抱在一起,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吗?
  原来他已经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
  只是他过去从未担心过突然回去的事情。但现在……他发现,他已经不想离开了。不!或许他真如顾上铭所说,他不该活着回来。他现在不是在帮顾上铭,是在害他!
  敛天瑟的话让顾上铭瞳孔紧缩,霎时翻腾了起来,顾惘骗......他...?
  顾惘如果不是九涧上的人,不是顾家的人,他的出现又是为什么呢?顾惘说过的那些话,说的宿命,说的守护,又是为了什么?
  不!就算顾惘不是顾家之人又如何,他不是傻子,何况,顾惘的所作所为,还不够好吗?看着顾惘黑白分明的眼中是一片坦荡,顾上铭给了他一个依旧温和的浅笑。就算这事敛天瑟所说的是真的,那也是他的家事!轮不到敛天瑟管教。
  顾惘的手被顾上铭的手握住,顾上铭没有特别用力,但是顾惘却觉得自己被抓得死死的,顾上铭看着顾惘,甩了一个刀子眼,道:“这件事回去说。”
  说着就转头对着李壮喝令道:“李壮,走!”
  两人的手掌交叠,紧紧的握住,顾上铭松开了一点点,手指嵌入顾惘手指中的缝隙,两人十指紧扣。
  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就算顾惘因为刚才的尴尬而没办法面对顾上铭,也没办法拒绝顾上铭的手。
  要知道顾上铭现在是握住了他的手,而不是在知道真相时一爪子把他刨翻在地上就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了,顾上铭能没有炸毛,还是很不错的事情了。他发现自己还因为这样的信任,既然窃喜。那刀子眼,他完全是当媚眼来看。
  敛天瑟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紧紧相握住的手,紧皱眉头,即使知道被欺骗都能毫无隔阂的把自己再次交付出去吗?这顾惘当真留不得。
  他到底是有多相信顾惘?或者说,他到底是有多爱顾惘?敛天瑟不明白自己的儿子到底是在想什么。虽然这个孩子不是在他的眼皮下长大的,但是顾上铭是什么秉性他却还是清楚的。
  此子从来不是好相与的人物,可是现今,情之一字,太磨人。
  但现在,他没有时间思考那么多,顾惘有的是时间处理,可是现在敛天瑟更要做的事情是,不让顾上铭把顾锦带走,如果顾上铭所说,顾锦就是他的执念。运气内力,一夫当关,让三人都没办法出去,顾上铭拔剑正要上前,顾惘拉住了顾上铭的手臂,习惯性把他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纵使知道现在要保持开关系,但是顾上铭中了暗长夜的毒太久,现在身体还没有恢复,他不会让顾上铭去冒这个险,虽然敛天瑟绝对不会对他下死手,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不能让顾上铭站在他的身前去战斗。
  顾惘从顾上铭手中夺过剑,手腕一转,挽出了一朵如寒霜一般的剑花,剑尖轻挑,冲着敛天瑟的心口而去,来势凶猛,直指要害。
  敛天瑟见来人换成了顾惘,心中冷笑,若是顾上铭上前,他反而束手束脚的无法下手,可现在上前的人是顾惘,那就怪不得他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