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HP同人]如何正确喂养救世主 起床失败的考拉(下)

[HP同人]如何正确喂养救世主 起床失败的考拉(下)

时间: 2012-08-17 15:14:30

第119章 混血王子10


巫师们抬起头。荧幕上,街头摄像机拍下的粗糙画面被剪辑成无声的震撼。仓皇失措的人群在街上奔跑着,他们的后方,天空中黑压压的全是虫族的舰队,人类的战斗直升机只要一出现就被迅速歼灭,几十层高的楼房被轻易摧垮,砸在来不及躲闪的人群上。这已经无法被称为是战争了,这是一面倒的屠杀。

“难以置信。”克莱斯韦的声音有些颤抖,“这么多,它们用了多长时间才繁殖出这么多的虫子来?”

“不是‘多’,而是‘一’。”他望着童年时看过不知多少遍的宣传视频,“这是第二次入侵时的景象,或者说是虫族的迁徙活动更贴切一些。她们移居了一名女王到地球上,你们看到的,都是这名女王的一部分。”

“什么?!”迪戈里惊叫道。“你的意思是,所谓的一名女王就是指这些、这些、这些全部?!”

“这只是冰山一角。”他摇着头,“第二次入侵是人类有史以来经历的最惨烈的战争。虫族的舰队包围了整个地球,她们要将地球建立成新的殖民地,我们人类的生活环境显然不能让她们满意,屏幕上播放的,就是虫族的工虫正在重整地球环境的过程,推翻那些不适宜虫族居住的大楼,毁坏那些会造成污染的工厂,净化水源,使之能够被女王所适应。如果你们留意的话,会发现虫族并没有主动进攻人类,除非人类先对她们发起攻击。”

“这就是虫族所说的和平?不主动进攻人类?”克莱斯韦皱起眉头。

“我认为她们现在会注意保护人类不因为她们的行为而死去。”他叹了口气,第二次入侵为人类蒙上的阴影是这些巫师无法体会的,即使他们能够看到这段记忆。“这个时候不会是因为,她们没有注意到人类的存在。”

“什么叫没有注意到?”迪戈里激动地叫嚷道,“难道满大街跑的不是人么?她们是瞎子吗?还是聋子?哪怕是这些人的尖叫和哭喊,也该让她们注意到些什么了。”

“迪戈里先生,您显然还站在人类的角度来思考战争,人类的思维局限让你看不到很多东西。”他从荧幕上移开目光,“进来吧,博物馆的参观开始了。”

他们跟着已经排好队的小孩子们走进了博物馆,过去的他有意落后于大部队,随行的女教师提醒着那些好动的孩子们保持安静,跟紧队伍,但却像没看见他的行为一样。很快,他就和那些小孩子分开了,在博物馆中四处逛着,观看那些他感兴趣的内容。

“我注意到,你在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了不守规矩的特点。”迪戈里先生谴责道。

“我认为你该注意到,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拥有一般人没有的特权。”他瞟了眼对方脸上的怒容,又转向认真查看着博物馆展示内容的校长。“邓布利多教授,我想咨询一个问题,巫师的阿尼玛格斯变形会改变人类的视野么?我的意思是,像是昆虫,它们具有复眼,那么变形成昆虫的巫师看到东西也会是复眼看到的么?”

“很抱歉,我没法很好地回答这个问题。”邓布利多显得有些尴尬。“尽管我自认在变形术领域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但对阿尼玛格斯确实了解甚少,我认为麦格教授在这方面会更有发言权。不过就我认识的阿尼玛格斯来讲,他们从来没发现动物形态和人类形态在视觉上有什么区别。但我们并没有仔细研究过,动物看到的东西是否和人类是一致的。”

“可惜了,如果巫师体验过用不同的眼睛看世界,会更容易理解这个问题。”他们停在了介绍虫族、仅仅是工虫的身体结构的展区。过去的他在触摸屏上查看着虫族解剖图。“虫族的视觉已经退化了,她们通常生活在黑暗的地下隧道中,虫族的母星是颗太过炎热的星球,地表不适合她们生活。她们进化出了另一种能力来取代可见光视觉,那就是热感应能力。但如果你们用过热成像仪……没错,韦斯莱先生,就是你正在试图摆弄的那一台,你们会发现,奔跑着的人类和被飞吹跑了的燃烧着的含磷过高的茅草没有太大区别。换句话说,她们无法通过她们的视觉来分辨什么是值得注意的生物。”

迪戈里和克莱斯韦交换着困惑的眼神。

“虫族的听觉有没有退化,视品种而定,就大部分的品种来讲,她们靠身体感知震动,虽然和人类的听觉是差不多的原理,功能上却很难说是相似的。虫族最奇特的一点是,她们没有发声器官,她们不能讲话,她们只靠思维交流。而在这个世界,所有的人类都是麻瓜,我们中没有一个能够用意念和虫族沟通。”

“所以……这场战争其实就是,虫族没有发现你们,你们也无法跟虫族对话,而你们要争夺同一颗星球的控制权,因此就只好开战?”克莱斯韦试图理解整个过程,皱起了眉头。“你们这个世界的麻瓜真是一种简单粗暴的生物。我们的世界真是太走运了,有我们巫师存在。”

“如果你认为你可以和虫族对话,就能够与她们沟通,你会发现你错了。”他自认为已经足够了解虫族了,却依然把握不住女王的思路。“虫族的思维和人类是完全不同的。人类的思维是线性的,我们能够清晰地分辨过去、现在和未来。对我们来讲,时间是一道笔直的射线,它从不回头。但对于虫族,她们无法区分什么是过去,什么是未来,她们只有一种概念,那就是现实。从人类的角度看,虫族具备预知未来的能力,或者说,推导未来的能力。而在虫族看来,未来就是已经发生的事情,是既成事实。”

“这是什么意思?虫族和马人一样,都喜欢谈论星象?”迪戈里嗤嗤地笑着,“难怪领地意识很重的马人也会欢迎它们落户霍格沃茨。”

“马人并不向人类透露未来,但虫族显然不在乎这些,对吗?”里德尔若有所思,“她们没有保密的概念,可以告诉你任何事,只要你能听懂她们在讲什么。”

“但是,汤姆,你知道未来是可改变的。”他觉得里德尔对预言的那种病态的痴迷即使在这么多事情过后也没有本质上的改变。“你还记得我们讨论过的历史一致论么?”

“记得,你的预言能力让我印象深刻。”里德尔立刻想到了他在想的事情,“你认为虫族在赋予你魔法能力的同时,也给了你预言的能力?”

“她们给了我和她们相似的能力,或者说是她们能力的弱化版本。在我的思维里,过去有很多个,但只有一个被我记住了,其他的我自动就忘了。她们很可能也是这样。”见里德尔和邓布利多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彼此,他就知道这两个占卜学高材生都没懂他在讲什么。“线性思维能力是逻辑推理的前提,而非线性破坏了最基本的因果逻辑。我们可以假设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虫族答应了我们会和平,不伤害人类,一种是虫族没答应,前者导致的结果是我们愿意把虫族放出来,让她们和其他种族和睦共处,后者导致的结果是我们继续雪藏她们。这是彻头彻尾的人类思维,前因后果,对应得清清楚楚。但这种对历史的认识,并不存在于虫族的思维中,在她们的脑海里,可能第一种过去对应着第二种未来,第一种未来对应着第二种过去,我们让她们出来,她们却不记得曾经答应过我们什么。”

“你可以放心,”迪戈里先生呵呵地笑了起来,“如果她们不是诚心要遵守誓言,我们会知道的。意念交流中,谎言无处遁形。”

“没错,意念交流是无法欺骗对方,但这不等于意念交流的内容就是真相。”他感觉和这群魔法部的人沟通实在太累了。“虫族不会说谎,事实上,她们只有一个意识,你不需要对自己说谎,因此在她们的进化中,并没有发展出说谎的概念。然而这不意味着她们不理解说谎的概念,人类的思维,对她们而言就是一套谎言。”

“什么意思?”迪戈里先生问道。

“她们认为人类喜欢编撰故事,故事不是现实。”他们跟着过去的他继续走着。“人类认识世界,依靠的是逻辑。我们能够站在地上,而不是飘在空中,是因为万有引力。灯泡能够亮起,是因为我们往里面注入了电流。麻瓜的科学,就是用逻辑去解释这个世界。有果必有因,这是人类思维所具备的一种惯性。而我也说了,虫族的非线性思维决定了她们无法理解逻辑,我们的逻辑,在她们看来,就是谎言,是编出来的故事。如果你和她们说,因为你们过去答应了我们什么,所以现在要遵守约定,她们不会理解,她们只会认为你在编故事。”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虫族完全没有信誉可言?”克莱斯韦先生吞了吞口水。

“如果她们还记得和我们达成过协议,她们会遵守的。但如果她们忘了,你没有办法说服她们遵守。并且,到了那个时候,你也没有实力去迫使她们遵守。”他们来到了另一个展厅。“在这里,你们看到的是第一次入侵的记录。”他指着墙上的那些照片和卫星航拍图,“第一次入侵发生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虫族派出了一艘探索飞船来到地球上。这艘飞船降落在中国南部的沿海地区,它降落时的反震力形成的冲击波彻底摧毁了整个省份,仅仅是那一瞬间,就有上亿人直接被蒸发成了尘埃。”

“这是怎么做到的?”里德尔着迷地盯着那些图片。卫星航拍图上,一块明显不是自然形成的焦黑肉眼可见。“如果一艘飞船就有这么大的威力,为什么她们第二次入侵的时候并没有直接摧毁你们全部?”

“因为造成这种伤害的,并不是武器,而是虫族飞船的防护罩。”他将虫族飞船的模型指给他们看。“虫族的探索飞船可以进行亚光速飞行,在高速飞行的状态,哪怕是一枚硬币大小的物体的冲击也足以让飞船解体,所以她们的飞船外面会有一层保护用的静电场。正是这层静电场解离掉了地球表面的生物。当然,飞船刹车时的冲击也是个重要因素。地球很可能不在她们的行程计划内,她们只是发现了地球,临时起意决定要降落,因此没有及时在大气层外刹车,才导致了这样的后果。”

众人沉默着听着他的讲解。

“第二次入侵时,虫族先在离地球不远的一颗名为艾洛斯的小行星上建立了基地,然后从那个基地出发,飞来地球。她们不需要进行亚光速旅行,自然也就不会具有那种威力。此外,第二次入侵的目的是为了殖民,她们不会想要将地球尽数化为焦土,她们一样需要农田来种植粮食。从工虫的基因图谱的分析来看,虫族的殖民策略是改造殖民星上的生态,将虫族的基因与土著生物混合,制造出新的物种为她们服务。因此她们会采取比较温和的手段来征服这颗星球。”

“温和?”克莱斯韦难以置信地反问道。

“虫族无法控制人类的意识,对她们而言,我们的头脑过于混乱。否则她们会选择意念控制的办法,让人类全部变成她们的奴隶。在虫族的世界观里,生物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和她们一样,具有独立意识的,比如你们巫师就属于这种类型,一种是有意识但不足以独立的,被她们控制的生物即属此列,最后一种,就是麻瓜这样既不被她们认为具有独立意识,又没法被控制的。而对于第三种生物,她们并不在乎其生死。”

“但麻瓜也是有独立意识的,对吗?”克莱斯韦作为在场唯一的麻瓜种出身的巫师,赶紧强调道,“麻瓜只是没有魔法能力,其他方面和我们并没有区别。”

“是的,但当时虫族并不知道。”他望着众人脸上担忧的神色,猜到了他们在顾虑什么。“不,不用担心虫族会因为和巫师的接触而学会夺魂咒,进而控制人类。她们没有学习的能力,她们有的只是本能。她们的科技,是通过生物进化、自然淘汰的方式发展出来的。这种发展速度是极其缓慢的,因此从第一次入侵,到第三次入侵,虫族的科技水准几乎没有变化,但人类却通过学习虫族的科技,发明出了更可怕的武器。”

女教师终于出现了,将过去的他领走,去了旁边的放映室。“你们即将看到的,是结束第二次入侵的那场战斗。第二次入侵对人类而言是全然绝望的,在这场入侵发生以前,人类已经联合起来,不再消耗资源于内讧上,全力发展科技,这时我们已经比第一次入侵时的科技要先进很多了,然而我们的努力,却只能拖延虫族占领地球的进度,却无法将它们赶走。直到这场战斗,马泽·雷汉发现了女王的秘密,发现了所有的工虫都被女王所控制,只要消灭了女王的本体,它们就失去了行动能力。”

马泽的这场战斗,他已经看过了无数遍,因为这是少数可以让他观察虫族行动规律的影像资料。这是发生在云层之上的战斗,少了楼房的遮蔽,这群巫师终于可以看清虫族一个编队内究竟有多少飞船了。毫不夸张地说,即使派出英国所有的巫师,一人一艘飞船,也凑不出虫族一个编队的战舰数量。

“虫族要繁衍出这么多的工虫,究竟需要多长时间?”迪戈里先生目瞪口呆地望着荧幕。

“我不清楚。也许你可以咨询一下女王。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虫族的学名是蚁族,来自于蚁酸这个词,她们是由类似蚂蚁的群居型昆虫进化而来的,在很多方面依然保留着昆虫的特征。而普通的家庭蚂蚁,它们的繁衍速度是每秒钟诞生600个工虫。虫族的繁衍速度会慢很多,但也不是人类可以相提并论的。”

“第一次入侵是一艘飞船,第二次入侵就变成了足以包围一颗星球的大军。”里德尔面色沉重地看着宣传片。“第三次入侵的时候,你们面临着多少军队?”

“这个问题,也是当时人类的专家想要解答的。不管教授学者们的意见如何,有一点是所有人都同意的,那就是第三次入侵,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发生在地球本土上了,因为人类已经无法再一次承受这样的损失。”这时宣传片已经结束了,国际联合舰队的标志出现在屏幕上。“因此第二次入侵结束后,人类决定主动出击,派出所有的战斗力量,前往虫族的母星,将虫族一举歼灭。”

周围的场景淡化了。新的场景正在慢慢生成,他们进入了他的下一段记忆。“前两次入侵都发生在我出生之前,因此我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让你们来感受,我的童年处于怎样的阴影之下。第三次入侵发生在我去霍格沃茨之前的一年,作为这场战争的总指挥官,我有关于它的全部记忆。但它实在太长、太长了,我们只要看一些最关键的片段就好……”

第120章 混血王子11


“第二次入侵被击退让人类变得极端推崇精英主义。一种新的军事理论被发明了出来,这种观点认为,战争的胜负取决于一两个命中注定要拯救世界的人。”他看了眼邓布利多的表情,“第二次入侵的时候,人类和虫族的科技差距已经几乎被拉平,但在地球主场上,人类却依然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军事学家认为,这是由于人类是分散的个体。在我们的军事系统中,充斥着大量庸碌无为的指挥官,他们的错误指令让人类持续陷入被动,他们可能会贸然撤退,盲目进攻,导致整个人类军队无法凝聚成一个整体。然而虫族没有这个忧虑,她们只有一个大脑,这个大脑指挥所有的军队,如果这个大脑的思维是明智的,那么这个军队就是无可匹敌的。”

“所以他们要寻找一个足以和虫族女王抗衡的智力,让他指挥所有的军队。”里德尔跟上了他的思路,“而那个人就是你。”

“没错。”在他们的面前出现的是一个圆形的战斗指挥室,他站在指挥台上,身周投影着战场的全息图像以及伪色层地图,下方是三十名中队长以及一百多名指令发布员。“我负责设计具体的目标,哪个中队去执行什么任务。中队长负责设计出实现目标的具体方式,采取什么战术,前往哪里,什么时候发动进攻。中队长的指令传递给发布员,发布员将其转化为对具体每一个士兵的指令。通过这种方式,我掌控着整个军队,而又能确保每个中队的灵活性。”

“他们都是孩子。”邓布利多走在指挥室中,显得有些愠怒。“你们居然让孩子走上战场!他们中的好多还没有达到霍格沃茨的入学年龄。”

“当时的人们认为,孩子比成人更擅长学习,更容易适应虫族灵活多变的战术。”他的声音带上了一丝苦涩。“我认为,还有另一个原因,孩子比成人更单纯,更容易受到欺骗,也更依赖长辈的判断。”

邓布利多目光锐利地望着他。

“他们没有告诉我们这是战争。”他低声说道,“他们说这是模拟训练,只是个电子游戏,这里是学校,我们只有在模拟训练中取得高分才能够毕业。竞争是非常残酷的,那些被淘汰了的孩子,我们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有时候我会认为,失败者都已经死了,因为他们知道了太多的军事机密,军方不能让他们回到地球上。而舰队的总部又看不到往届的学生。他们告诉我,这个训练已经淘汰了很多人,我知道的是,那些人都人间蒸发了。”

校长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这是犯罪,他们不能欺骗你们走上战场,不能用这种手段逼迫你们去作战。”

“我是家里的第三个孩子,如果军队放弃了我,就意味着宇宙之大,将再无我容身之地。我的父母已经和军队签署了协议,我不再属于我的父母了,我不能回到地球。我没有选择,我只能努力去满足教官越来越苛刻的要求。或者说,服从教官的命令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过去的五年里,我都是这样被训练的。”他望着那些熟悉的身影,回忆着曾经他是如何逼迫他们的,每个人都对这些训练充满了厌倦。“有些时候,战斗要持续几天几夜,我们不能离开指挥台,不能睡觉,不能用餐,甚至不能上厕所。而且战斗变得越来越漫长,越来越艰难。我们能控制的舰队数量是有限的,每损失一架飞船,都会让未来的战斗变得更难。”

“这场战争持续了多久?”里德尔目不转睛地盯着虚拟成像上的战场。

“半年到一年吧,我不记得了。那个时候我没有功夫去留意时间。”

“那些飞行器里都有人么?”韦斯莱先生问道,“还是你们直接控制那些机器?”

“有的,有士兵负责在战场上控制舰船。我们发布指令给他们,再由他们执行。”他停顿了一下,“最早的一批飞船是七十年前出发的,他们起飞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结束了,即使他们有机会幸存下来,有机会活着回到地球,他们所拥有的一切都已消失。他们的爱人早已入土,他们的后代白发苍苍,他们所有的朋友都不复存在,他们的世界里只剩下他们自己。但我们并不知道,我们以为那只是些数据。这就像是一个人下棋,他手下的都是木制的棋子,那么他可以毫无负担地决定那颗棋子要被牺牲,但如果换成是活生生的人呢?”

“你有没有后悔过,自己下达了这些命令?”里德尔的视线终于离开了战场的影像。

“我有想过,如果我知道他们是真实存在的人,我能否在下达指令前多考虑一些,少牺牲一些。但最终我认为,如果我知道这是场真实的战争,那么我无法冷静地做出最正确的决策,我会犹豫,有所顾虑,畏首畏尾,那会造成更糟糕的后果。”然而不能否认的是,即使如此,那些人也是在他的指令下牺牲的,这是他必须要背负的。有些时候他会羡慕比恩的头脑,如果他有那么聪明,是否能够做出更好的决策?但现实没有如果,他也学会不再为过去的事情后悔太多了。

场景快速变化着,直到定格在了空的指挥台上。

“这是最后一场战斗。他们说我只要打赢了这场,我就可以毕业,然而……”

过去的他走到了指挥台上,屏幕上出现了虫族的母星。从侦察卫星传来的图像来看,这就像是被细碎的小行星带包裹的暗淡星球,然而当他打开伪色层,漆黑的底色上代表敌人的红点细密如同伦敦的浓雾,它们变幻着形态,时而增厚,时而稀薄,就像是风吹在浓浓的水雾上一样。

克莱斯韦一个腿软,差点没站住,幸好及时被迪戈里扶住了。

“它们到底有多少?”里德尔惊叫道。

“我不知道。”他简单地回答,“都在你面前了,你能数的清么?我是数不清的。”

“你是怎么打赢的?”对方激动地问道,“你是怎么想出那个天才的法子把它们一举歼灭的?”

“说实话,我已经厌烦了这种训练。”他望着过去的自己,回忆着当时的心情。“当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没想着怎么打赢,我在想怎么才能让他们开除我。我已经不想继续留在这里了。我不在乎我如果不能让他们满意会有什么下场了,在哪里都比在这里好。我知道单纯是失败不能让他们放过我,我要打破游戏的规则,要惹他们生气,所以我做出了一个让我后悔终生的决定——我将分子分解装置对准了虫族的母星,将这颗星球连同它周围所有的物质都化作齑粉,既包括虫族的舰队,也包括人类的舰队。”

“分子分解装置可以生成一个能量场,这个能量场通过破坏物质内部的化学键来分解物体,被它的能量场所影响到的物体会被还原成最基本的分子,并且能量场会形成连锁反应,在物质间向外扩散。换句话说,它的威力和它瞄准的物体的质量是成正比的。对于星球这样的物质,只需要一次发射就可以彻底摧毁。这种技术不属于人类,而是根据虫族的星际旅行飞船降落时形成的防护力场的原理发明出来的。”

他们沉默地看完了全过程。他闭上眼,不想再经历一次,然而在他的心底,虫族母星毁灭的景象一次次重演着,谴责着他的草率和任性。事后他无数次想过,在当时的情况下,他并不知道虫族在尝试和人类沟通,在寻求和平的可能,他能做出的最好的选择就是彻底消灭这个人类的威胁。即使重来一次,他还是会做出相同的选择,然而草率依然是草率,他在下达命令时并没有认真思考过,仅仅是因为赌气,他就险些灭绝一个种族,覆灭一个文明。

“现在你们已经知道了人类和虫族接触后会发生的事情了。”

记忆结束后,他们回到了校长办公室,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像是还没有从极大的震惊中恢复过来。直到迪戈里先生难听地笑了两声,“那不是真的,对吧?那只是麻瓜的把戏,一些虚假的图像。”

“你在犯福吉曾经犯过的错误。”邓布利多的话让迪戈里止住了笑声。“我们必须慎重对待这种可能,正视这种危险。”校长威严地环视着四周,最后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孩子,我理解对我们讲述这一切有多么不容易,你表现得非常勇敢。这些记忆对我们很重要,它可以让我们免于犯下你们那个世界的人类曾经犯过的错误。”

他望着邓布利多,不知道这是否代表着校长会站在他的这一边。

“我认为,我们刚才看到的只是一种悲观的可能。”里德尔倒是显得很冷静,甚至有些不太正经。“那个世界里没有巫师,没有和虫族对话的可能,虫族也没有了解到人类的存在。但在我们这个世界并非如此。你们也看到了,在人类和虫族屡屡发生冲突的同时,人类的科技也在迅速进步。麻瓜们创造了一个更好的世界,比我们现在看到的更好,这其中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虫族。”

“科技的发展对我们没有意义。我们是巫师,我们不需要虫族的技术。”克莱斯韦摇着头。“比起虫族可能带来的进步,它们的威胁更大。而且放任它们和麻瓜接触是非常危险的。”

他松了一口气。事实上,他敢把这段记忆给这群巫师看,就是因为他相信巫师对虫族的先进科技完全不感兴趣,所以不存在被贪婪冲昏头脑的可能。

“但如果我告诉你,虫族能够给巫师带来的益处,要远远超过给麻瓜的呢?”里德尔撇起一丝不怀好意的微笑。

“汤姆!”他立刻醒悟到了对方要说什么。“你不可以这样做!”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魔法部的几个人都来了兴趣。

“我想你们都应该注意到了一个事实,那个世界是没有巫师的,所以他们完全收不到虫族的信号。而给我们看这段记忆的人,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巫师,并且还比一般的巫师更强大。”里德尔似笑非笑地瞧着他,“你觉得该怎么解释呢?”

邓布利多打量着他,湛蓝的眼睛仿佛可以将他看穿,“你的意思是……维京先生曾经不是个巫师?”

“没错。根据我了解的情况,安德的魔法能力来自于虫族,虫族将他改造成了一个巫师,用来接收她们的信号。可惜在安德认识到这点之前,战争就结束了。”

“这不可能!”迪戈里尖叫道,“巫师是天生的!怎么可能是被改造出来的?”

“巫师是天生的,仅仅在虫族到来之前是真理。”里德尔露出胜利的表情,“我认为虫族的这种能力,可以让巫师更好地理解魔法的本质,甚至消弭巫师和麻瓜的冲突。想想看我们的保密法吧,它破坏了多少家庭?因为夫妻双方有一个是巫师,就要放弃自己的魔法能力,向对方隐瞒魔法界的存在。有了虫族,我们也许就能够研究出魔法的秘密,将麻瓜转化为巫师。这样的人伦惨剧就再也不会发生了!想一想,这会造福多少家庭?也许这项技术还可以拯救那些不幸的哑炮,他们生活在周围人的讥讽和嘲笑下已经太久了,是时候改变他们的命运了。而且通过这项技术拥有魔法能力的人,都是黑魔王天然的敌人,他们可以壮大我们的力量。如果说有什么人最痛恨虫族的到来,那必然是食死徒无疑了。”

“我觉得这比跟妖精借钱靠谱多了。”克莱斯韦挠着下巴,“部长肯定会喜欢这个主意的。”

“那么被转化的巫师能力如何呢?”迪戈里向邓布利多问道。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