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反派邪魅一笑 西子绪(下)

反派邪魅一笑 西子绪(下)

时间: 2014-06-27 12:11:24

47、撕裂

  很多年之后经历了各种事件的秦开奕都无法忘记眼前的场景,他不知道若是当时的自己已经知道了后面的结局是否还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是秦开奕却明白,其实在决定以回家为最终目的之后,他的所有退路都被堵死了。
  
  除了大量得到返回度早日离开,他没有其他的道路可以选择。
  
  天南竹子的外形看起来非常的普通,瘦瘦的茎干和稀疏的叶片和平常所见到的杂草几乎没什么两样,若不是在图鉴上见过,任谁都不会想到眼前的植物会那么的珍贵,虽然见到了自己的目标,秦开奕的表情上却很难看到愉悦的神色。
  
  寻找草药的剧情倒是和小说里的没什么差别,沈飞笑和他的这只队伍只花了几天的时间就找到了这株珍贵的灵草,期间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的生物,按理说,剧情按照正常的轨迹发展下来,秦开奕的心情应该会很好,但是事实上,一想到即将发生的事,秦开奕所有的好心情都被扼杀在了摇篮里——他必须要把沈飞笑一脚提下面前这陡峭的悬崖。
  
  虚耗山山势险恶,特别是天南竹子生长的这一片区域,几乎全是光秃秃的岩壁,连一根最普通的杂草也看不到,岩壁之下是看不见底的白色云海,而天南竹子,则附着在距离崖壁有些远的一个小土堆上。
  
  沈飞笑对于自己能找到天南竹子没什么惊讶的情绪,毕竟他身边就带着一只对天材异宝异常敏感的紫貂,所以在和秦开奕顺利的找到灵草所在地的时候,依旧保持着一脸面瘫的摸样。
  
  秦开奕把沈飞笑脸上所有的表情都收在了眼里,他感叹了一会儿,还是开了口:“师弟,你个子小,体重轻,这灵草就由你去取吧。”
  
  “……好。”沈飞笑敏锐的察觉到了秦开奕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由于不知名的缘故,他将嘴边的推辞咽了下去。
  
  “我在上面等你。”敛去了心情的波动,秦开奕面无表情的看着的沈飞笑:“快去吧。”
  
  沈飞笑轻轻的点了点头。
  
  其实很多时候不得不说命运真是个神秘的东西,如果秦开奕的心更软一些,如果沈飞笑拒绝了秦开奕的提议,都不会发生之后的事,甚至避免更多悲剧的发生。
  
  但是世界上,永远都没有如果。
  
  沈飞笑最终还是慢慢的爬下了悬崖,在秦开奕复杂目光中,伸手握住了那一棵在风中摇曳的天南竹子。
  
  “……嗯?”在握上的那一刻,沈飞笑就察觉出了不对劲的地方,然而已经太晚了,万年天南竹子的药性是很恐怖的,几乎就在瞬息之间,沈飞笑全身的功力都被封了起来。
  
  “怎么了?”秦开奕的表情淡淡的,完全不能看出他纠结的内心,他对着沈飞笑道:“怎么还不上来?”
  
  沈飞笑暗中咬了咬牙,他不知道秦石到底知不知道天南竹子所带来的变化,更不知道……现在发生的一切,到底是不是秦石的阴谋。沈飞笑拿到天南竹子的那一刻,就抬起头沉默的观察起秦开奕的面目表情,最后却一无所获。
  
  现在最好的选择……是先爬上去。沈飞笑抿了抿唇,朝身下深不见底的深渊望了一眼,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天南竹子塞进了腰间,慢慢的朝上面爬了过去。
  
  看着崖壁上朝着自己攀爬的沈飞笑,秦开奕的心情很矛盾,矛盾的有一种不顾一切转身就走的冲动,然而最后仅剩的理智阻止了他的动作,秦开奕一只手死死的攥着拳头,指甲深深的陷进了肉里。
  
  在看到沈飞笑的第一只手伸到平地边缘的那一刻,秦开奕仿佛听见了自己心中一根弦崩裂的声音,他麻木着一张脸,最终还是伸出脚狠狠的踩上了那只手。
  
  “……师兄。”沈飞笑的表情说不上惊讶,他沉默的抬起头,看着秦开奕的动作:“你这是做什么?”
  
  秦开奕的眼前出现了很多文字,那些血红的文字让他的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他沉默了很久,久的连沈飞笑眼里都露出了疑惑,秦开奕才轻轻的开了口:“沈飞笑,你这种□生的杂种,有什么资格在灵山派?”
  
  在这句话说出口的那一瞬间,秦开奕无法形容自己看到的沈飞笑的表情,那张依旧稚嫩的脸庞刹那间上充满了仇恨和说不出愤怒,他的眼眸里开始泛出一种浓郁的紫色,那诡谲的色彩让秦开奕呼吸一窒。
  
  “你说什么?”沈飞笑的声音很僵硬。
  
  眼前的红字颜色越发的刺眼,秦开奕闭了闭眼,让自己能够硬下心肠,他语气冰冷无比的继续说了下去:“我在说什么你难道听不懂么?呵呵……沈飞笑,你这样的杂种也配进灵山派?真是污了灵山派的清誉啊……清虚子是老糊涂了,可是我还清楚的很,我的那只紫貂是你偷去的吧?这样小偷小摸的事,你是不是常做?”
  
  沈飞笑彻底的沉默了,他仿佛已经感觉不到已经被秦开奕踩出了血的手,只是死死的盯着俯视着自己的秦开奕,那摸样凶狠的简直就像只择人而噬的野兽。
  
  “所以……你就乖乖的去死吧……”说完了上面的那些台词,秦开奕对着沈飞笑的肩膀用力的踹下一脚,让沈飞笑攀住崖壁的手再次松了松。
  
  没有了法力,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在自己的面前就是待宰的羔羊,秦开奕麻木的一脚又一脚的用力踢着沈飞笑,看着沈飞笑嘴边溢出了鲜红的血液。
  
  “秦石。”声音嘶哑的开了口,沈飞笑神色凄厉到了极点:“你最好祝愿……我死了,要不然,我要你生不如死!!!!”话音刚落,沈飞笑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攀爬在崖壁上的手一松带着腰间的天南竹子一起掉进了那仿若地狱的深渊。
  
  而与此同时秦开奕听见了那久违的系统音【系统提示:完成系统规定任务和台词,获得10%返回度,目前返回度17.5%。完成系统规定任务和台词,获得10%返回度,目前返回度17.5%】
  
  “……”秦开奕没有说话,他踉跄着朝着悬崖边缘探出半个身子,看着沈飞笑由大变小,最终化为了一个黑色的小点,彻底的消失在了云海之中。
  
  “沈飞笑……啊!”背部突然出现的推力让秦开奕一下子没站稳,直接踏空一步,跟沈飞笑一起掉下了悬崖,原本救命的法决也像是失效了一般,根本不起作用。
  
  秦开奕在跌下的最后一刻,看见了出现在悬崖边上的一抹紫色,他苦笑两声……那只紫貂,居然这么聪明!
  
  秦开奕很难去理解那些迷恋蹦极运动的人,他觉的……如果可以,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从悬崖上掉下来的感觉了,那种浑身血液朝着脚冲去,头脑像是被冰冻一般的感觉,让秦开奕落入水潭的那一刻,就很没出息的晕了过去。
  
  昏迷之后的秦开奕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中的他不断的重复着踢踹沈飞笑的那一幕,他看着沈飞笑憎恶而痛苦的目光,觉的自己全身都在发冷,真的……好冷。
  
  别那么看着我,秦开奕在心中痛苦的呐喊,脚上的动作却根本停不了,只能一脚又一脚的用力踹着沈飞笑的身体,碾磨着他死死攀在悬崖上的手,嘴边那些恶毒的字句简直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刺在沈飞笑的心上,也把秦开奕自己划的血肉模糊,直到这时秦开奕才真真正正的后悔——如果有机会回到原来的世界,他一定要把他写的所有小说都改掉,原来在他轻轻松松敲动键盘的时候,有人面临的却是比死更难受的折磨……沈飞笑,被骂做杂种的你一定很恨我吧?没关系……我很快就会让你报仇,等你变强了,你就能将我踩在脚下。
  
  混沌的梦境让秦开奕痛苦到了极点,他挣扎着喘息着,直到睁眼的那一刻,他看到了满天的星光。
  
  夏日的繁星将黑色的天空装饰的异常唯美,再配上那一轮弯月,犹如最华丽的绸缎,将整个世界都层层包裹起来,秦开奕浑身湿透的躺在岸边,苦笑着伸出手抹了一把脸:“居然没死……看来跳崖不会是这个定律……不光是主角身上管用啊。”
  
  “你居然没死啊。”炎骨懒洋洋的声音出现在耳边:“我还在想又要换个人了呢。”
  
  “……你敢说人话么。”秦开奕无语。
  
  “说人话我怕你听不懂啊。”炎骨的毒舌道。
  
  “……你赢了。”秦开奕从地上慢慢的爬起了起来从戒指里掏出了一件干净的衣服:“你看见沈飞笑了?”
  
  “……我觉的沈飞笑肯定是你亲儿子,你不要解释了。”炎骨听到秦开奕问出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觉的浑身一阵无力。
  
  “你看见他了?”秦开奕敏锐的感觉了炎骨语气中的不对劲。
  
  “往你的右边看看。”炎骨冷哼一声:“你就能看到他腐烂的尸体了。”
  
  “……”秦开奕再次无语,炎骨果然对沈飞笑非常的有意见……
  
  他没有再理会炎骨,决定先去河里找一下……看看有没有沈飞笑尸体什么的╮(╯_╰)╭

48、沈飞笑

  秦开奕找到沈飞笑的尸体,哦不,是身体的所在的时候,稍微的被吓了一小跳。
  
  只见沈飞笑趴伏在河边的一片芦苇丛中,远远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具已经发胀的尸体。秦开奕之前已经给自己换好了衣服,又和炎骨打了个招呼,见到这一幕就急急忙忙的走过去把沈飞笑拖到了岸边,顺便把沈飞笑腰间居然还没有遗失的天南竹子用布裹着放进了自己的怀里。
  
  把沈飞笑拖上岸之后,秦开奕认真的检查了一下沈飞笑的身体状况,这才放下了心,沈飞笑除了手臂折断之外,就没有受到任何的外伤了,秦开奕用木板把沈飞笑的手臂固定好,又给他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还在旁边生起了一堆火。
  
  在小说里沈飞笑肯定不是被秦石救起来的……而是自己醒来,受的伤也是随便处理了一下,几天之后和悬崖之中的神医谷的传人相遇,彻底的治好了身上的伤,更是和神医谷谷主的大女儿素琉璃进行了第一次邂逅。
  
  啊,这就是主角跳崖的不死定律吧,其实若不是被紫貂一脚踹了下来,秦开奕根本不会有跟着沈飞笑一起到这个悬崖之下的想法,他知道沈飞笑是绝对不会死的……更清楚这个悬崖之中有一个限制灵力使用的阵法,所以神医谷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有来无回的地方,当然——这个很多人之中显然不包括沈飞笑。
  
  到了傍晚的时候,秦开奕去河里抓了几条鱼来吃,可是就在他烤着那几条鱼的时候,却发现一直处于昏迷之中的沈飞笑有哪里不太对劲——他的脸太红了。
  
  看着沈飞笑红的有些不正常的脸,秦开奕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这一摸才惊觉……这熊孩子居然在发烧!原著里可没有这个发展啊。
  
  发现了这件事,秦开奕急忙从戒指里掏出了伤药,直接塞进了沈飞笑的嘴里。
  
  “……这不科学。”看着沈飞笑烧的迷迷糊糊的模样,秦开奕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他无法想象要是紫貂没有把他踹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已经烧迷糊的沈飞笑显然是没有自救能力的,若是就这么任由他躺在这里……
  
  心中一阵后怕,化身奶妈的秦开奕把身体依旧有些瘦弱的沈飞笑拉进了怀里,然后在戒指里又翻找出了几件衣服盖在了他的身上。
  
  “唔。”沈飞笑的脸颊因为发烧的缘故,变得红彤彤的,少了平日间的冰冷,倒是多了几分少年人特有的可爱,秦开奕虽然对于沈飞笑的性格不太感冒,但是看到他这么脆弱的样子,也再也无法生出反感。
  
  “啊……炎骨。”秦开奕痛苦的□:“他要是就这么病死了,我怎么办啊?”
  
  “……秦石,你脑袋上有坑吧。”炎骨显然对于秦开奕越发的不感冒:“你一脚把他踹下来,现在又担心他没有死?我的天……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么?”
  
  “我……”秦开奕语塞,想了半天才想出了个借口:“我这是在锻炼他啊!”
  
  “你知道悬崖底下有河?你知道河里还没有暗礁?你知道沈飞笑会准确的掉进足够深的河水里而不是岸边,你知道沈飞笑不会被河水淹死?”一连串的发问让秦开奕瞬间失去了言语,炎骨冷笑一声:“你别告诉,这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
  
  如果是呢。秦开奕没有说出这四个字,他也放弃了去跟炎骨解释……炎骨可能明白什么是系统,什么是小说,什么是穿越么?
  
  “怎么不说话了?”炎骨的态度表明了他对秦开奕不满到了极点:“你这样到底是想干什么?觉的好玩么?一面想方设法的杀了他,一面又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救了他,秦石,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要什么?还是真的像你说的,只是为了好玩?”
  
  “我解释不来。”秦开奕干巴巴道:“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炎骨瞬间沉默了,没有再试图让秦开奕解释。
  
  “但是我只想说一句。”秦开奕叹了口气:“我不会害死他,如果他死了,那么我也会死。”
  
  “什么意思?”炎骨皱眉:“你……”
  
  “意思就是他现在的地位比我亲儿子还亲。”解释烦了,秦开奕怒道:“我好歹还是你主人呢,你丫的能不能胳膊肘别向外拐啊。”
  
  “你是我主人?谁说的。”炎骨马上变脸:“我可没承认过。”
  
  “……呵呵。”秦开奕发现炎骨的嘴巴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他这样下去不行。”观察了一下秦开奕怀中沈飞笑的身体状况,炎骨断言道:“他已经有心魔入体的前兆,再这样昏迷下去,我觉的他……大概是会死。”
  
  “什么?”秦开奕听了这话差点从地上跳起来:“不可能!!他怎么会心魔入体,他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炎骨奇怪的看了秦开奕一眼:“急于求成都会心魔入体的。”
  
  急于求成……这三个字将秦开奕瞬间打回了地狱,他不可能不明白沈飞笑急于求成的原因,在小说里,沈飞笑是被屈辱趋势着不断的变强,而在现在的世界……沈飞笑却又多了一个急于求成的目标。
  
  “看来是为了给你报仇。”炎骨一针见血,也不去管秦开奕难看的脸色:“哈哈,这算是从了你的愿望了吧?”
  
  “……”秦开奕一时间竟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必须要先把他弄醒。”炎骨考量片刻道:“要不然真的会危险。”
  
  “……好吧。”秦开奕苦着一张脸……看来他不能像原著一样等着素琉璃上门了,他必须要抓紧时间进入神医谷……早些让沈飞笑接受治疗,要不然这心魔入体的症状,指不定就真的把沈飞笑搞死了…
  
  心中有了这样的想法,秦开奕也不再耽搁,他将烤好的鱼几口吃了下去,然后用衣服将沈飞笑裹的严严实实之后,把他背到了背上。
  
  “你要去哪?”炎骨疑惑的看着秦开奕的动作,不明白他到底想干什么。
  
  “这悬崖之下叫做神医谷,你想必是听说过的吧。”觉的自己没有必要对炎骨隐瞒,秦开奕说的很是爽快:“神医谷谷主……肯定有办法治沈飞笑的。”
  
  “神医谷?”炎骨闻言一脸惊愕:“你怎么会知道神医谷,还能找到他们的住所?”
  
  秦开奕没有答话,他总不能告诉炎骨那什么神医谷就是他随手写出来的吧!
  
  “可是神医谷已经不出世好多年了。”炎骨道:“他们会为了沈飞笑出手?”
  
  “会的。”秦开奕断然道:“只要是和薛贤有关系的人,他们都会出手。”
  
  “为什么?我怎么不知道?”炎骨表情更加惊愕了。
  
  “你不需要知道……”秦开奕耸了耸肩,要是不将神医谷设定成这样,小说里的沈飞笑指不定就死在谷底了……还有什么后续发展啊。
  
  “薛贤背着我干了什么。”炎骨语气瞬间一转,抓住了一个诡异的重点:“他和神医谷的那个混蛋有什么关系!!!”
  
  “混蛋?”秦开奕一愣。
  
  “……”炎骨不说话了,任由秦开奕怎么追问都像是哑巴了一样,搞得秦开奕对于这个火精以前到底和薛贤发生了什么异常的好奇……看来一定是个漫长而又曲折的故事。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事是找到神医谷的所在,其他的事情晚些再研究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影响……可是问题是,神医谷到底是在哪里呢?
  
  背着烧的迷糊的沈飞笑,秦开奕看着周围陌生的景色纠结了,他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决定朝着河的下游方向寻找,毕竟小说里的沈飞笑也是跟着这条河才遇到了在河边顽耍的素琉璃的,虽然时间不太对,但是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秦开奕当夜就决定启程。
  
  河道边的路实在算不上好走,神医谷之内又无法使用灵力,秦开奕一路颠簸,直到天边射出了一抹金色的光芒,才惊觉已经天亮了。
  
  他朝天空望了几眼,正准备继续走,就突然听见被自己背在身上的沈飞笑发出了一声虚弱的声音。
  
  “沈飞笑?你醒了?”秦开奕惊讶道,急忙蹲下将沈飞笑放到了地上:“飞笑?”
  
  “嗯……”沈飞笑微微的睁开了眼,脸上依旧带着不正常的嫣红:“我……死了么。”
  
  “没有。”秦开奕嘴角抽了抽:“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你……”沈飞笑睁眼看到秦开奕的那一刻,黑色的眸子居然一瞬间就盈满了晶莹的泪水,他猛地伸出手死死的抱住了面前蹲着的秦开奕,语气凄凉到了极点:“不要让我一个人,你不要走,你不要死!”
  
  秦开奕的心中像是打翻了一个五味瓶,他看着一时间脆弱到了极点的沈飞笑,伸出手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安抚着这个散发着绝望气息的少年:“我不走,你别怕,我不走。”
  
  背对着沈飞笑脸的秦开奕并没有看见,在他说出自己不走的那一刻,沈飞笑黑色的眸子竟溢出了浓郁的紫色,而那紫色又像是幻觉,下一秒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会记住……你说过的每一句话。”沈飞笑说完这一句,又再次晕了过去。

49、分别

  或许是苦逼的事情经历的实在太多,系统大神终于给秦开奕同学开了个不大不小的后门,在沿着河走了一天半左右之后,秦开奕居然遇到了在河边顽耍的素琉璃。
  
  远远的看着那个扎着羊角辫的女孩子嘻嘻哈哈的笑着,秦开奕心里一大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素琉璃虽然是神医谷谷主的大女儿,却是那谷主最宝贝的一个孩子,至于原因,实在是太简单了……因为那谷主有六个儿子,才有两个女儿,而第二个女儿……还在他老婆的肚子里。
  
  从小被当成宝贝养着的素琉璃却没有唐纱蕴和柳玲儿那样的娇蛮之气,作为沈飞笑最为放在心上的一个女人,她自然也有一番别人所没有的风情。
  
  不过将来再怎么风情万种引人注目……现在的素琉璃也只是个十岁的小孩子而已……
  
  长期没有离开过神医谷,也没有怎么见过外人,使得素琉璃几乎没有什么防人之心,在看到被这沈飞笑的秦开奕朝着这边走来的时候,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你是谁?你怎么会来这里?”少女的声音很脆,扎在脑后的羊角辫也很可爱,浑身上下都在散发一种清纯萝莉的气息,但是现在秦开奕根本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个,他直接对着素琉璃道:“快带着我去见你爹爹,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他说。”
  
  “你认识我爹?”素琉璃瞪着眼,看着戴着面具站在自己面前的秦开奕:“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知道我是谁?”
  
  “你叫素琉璃,你爹叫郁宏,你娘叫素子娅,你有六个哥哥……你即将有一个妹妹。”长长的说了一大段,秦开奕让自己耐下性子:“快带我去找你爹,再慢些就要出大事了。”
  
  “你真的认识爹爹?”见到秦开奕说出了自己家里的情况,年纪还小的素琉璃稍微放下了自己的防备之心,她好奇的看了一眼秦开奕背上的沈飞笑:“他怎么了?”
  
  “他生病了,你再不带我去找你爹,他就要死了。”秦开奕故意把事情说严重了些。
  
  “啊?”小姑娘一听瞬时张大了嘴,对着秦开奕道:“那你快跟我来吧!”
  
  神医谷谷主郁宏的隐退是在二十年前,由于隐退的地方十分的偏远,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曾经名震九州的神医谷谷主到底去了哪里,而年龄才十岁的素琉璃也不清楚他爹爹已经不再给人医治的规矩,这才让秦开奕钻了空子省去了不少麻烦。
  
  “爹爹、爹爹。”隔了老远,素琉璃就大声的叫着自己的父亲,她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敲了敲面前竹子制成的门。
  
  不一会儿,那精致的竹门就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一声青衣的男子,男子见到背着沈飞笑的秦开奕倒也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神色,似乎早就知道他们的存在了。
  
  “琉璃,你又一个人去河边玩了。”男子的声音柔柔的,不同于沈飞笑的冷漠和子阳配的魅惑,郁宏身上更多的是一种身为医者的儒雅,他伸出手摸了摸素琉璃的头:“快去找你娘,爹爹有事情要做。”
  
  “爹爹,中午我想吃香酥鸭。”还是个孩子的素琉璃撅着嘴撒娇,丝毫不把郁宏的责怪放在心中,她清楚的很,爹爹可比娘要心软。
  
  “行。”拍了拍女儿,郁宏满脸宠溺:“琉璃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快去。”
  
  “好。”被哄走的素琉璃看了秦开奕一眼,就转身离开了,但是看那样子,还是对突如其来的陌生人好奇的很。
  
  “你为何而来。”素琉璃一周,郁宏的脸色就垮下来了,完全了没有刚才的温柔,眼神也是冷冷的:“我已经不医治人很多年了。”
  
  “就算是薛贤的弟子也不治?”秦开奕直接道,他已经记不清楚郁宏治疗沈飞笑的细节了,但是还依稀记得郁宏是因为薛贤才出手的,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他犹豫,最好的办法就是搬出薛贤。
  
  “你脸上的面具是在哪里得到的?”听到了薛贤这两个字,郁宏的神色一冷,这才仔细的打量起秦开奕,在认真的观摩了他脸上的面具之后,表情更加不自然了。
  
  “是薛贤留给我的。”秦开奕没什么心里障碍的撒了谎:“我身后背着的这孩子,是薛贤的传人。”
  
  “什么?”郁宏闻言一脸惊愕:“薛贤的传人?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秦开奕道:“《山云小记》他已经练到了三重,你若是不相信就自己查看好了。”
  
  “……”郁宏听到这话,没有再犹豫,他直接伸手捏住了沈飞笑露在外面的手腕,似乎是在为沈飞笑摸把脉。
  
  隔了好一会儿,郁宏那纠结不已的脸色才渐渐恢复了平静,他微微的叹了口气,深深的看了秦开奕一眼:“带着他到我房里来。”
  
  秦开奕这下彻底的放下了心,既然郁宏都这么说了,那么沈飞笑的小命肯定保下来了。
  
  进了屋子,秦开奕发现郁宏住的地方还真是简陋,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连凳子也只有一张,郁宏没有理会秦开奕,直接将沈飞笑从背上抱下放到了木床上。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