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反派邪魅一笑 西子绪(上)(16)

反派邪魅一笑 西子绪(上)(16)

时间: 2014-06-27 13:11:12

  
  “说什么?”秦开奕倒是有点哭笑不得了,柳玲儿这一副自己欺负了她的样子,到底是要闹哪样?明明是她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才对吧。
  
  “没事。”最终柳玲儿还是失望的走了,或许在她的眼里,这个曾经疼爱她的师兄,已经变了吧。
  
  有时候,任性也是一种绝情。
  
  秦开奕没心情再去哄柳玲儿,他扭过头看了眼放在桌上的果篮,微微的叹了口气,这样也好,沈飞笑的老婆已经被自己搞走了一个了,柳玲儿着块还是别再出什么差错才好……
  
  “啊,你真是个蠢货啊。”炎骨懒洋洋的马后炮:“不去追?”
  
  “追什么。”秦开奕自嘲似的笑了笑:“追回来了,又能怎么办?”
  
  不是他的,就永远不是他的,无论是小说里的秦石,亦或者如今的自己,哪个不是把柳玲儿捧在心尖上疼,这才短短五个月,就能将以前的一切都抹杀掉,这样的女人,着实不值得自己再去花费心思。
  
  “也是。”炎骨不知道秦开奕和柳玲儿到底是何种关系,却也从秦开奕冷漠的表情上看出了端倪,他不再和秦开奕搭话,就这么沉默了下来。
  
  “……啊,真希望能早点出发啊。”仰躺在床上,秦开奕看着头顶上的房梁,小声道:“这剧情之后,我就要离开这里了吧。”
  
  和沈飞笑决裂,背叛清虚子,屠杀师兄师妹,然后,彻彻底底的,遁入魔道。
  
  这就是秦石的命运,一条已经注定好的不归路。

41、意外啊意外

  出发的那天是个天晴晴朗的清晨。
  
  秦开奕在自己的戒指里塞满了各种生活用品,炎骨还是同往常一样乖乖的贴在他脸上,只不过在沈飞笑出现之后就再也不开口说话了。
  
  似乎是顾忌到秦开奕的身体状况,他们并没有直接使用法决离开,而是和俗世中的人一样,使用了马车作为代步工具。
  
  秦开奕清楚自己到底怎么样,也没有多去逞强,他和沈飞笑待在同一辆马车,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交谈,除了沈飞笑刚进来的时的那句问好之外,他就没和沈飞笑说过话了。
  
  不能和炎骨说话,沈飞笑又不是什么聊天的好对象,百般无聊之下,秦开奕只好拿出了一本《异物志》,慢慢的翻阅起来。长时间的坐马车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事,不但闷,还颠的不行,没过多久秦开奕就觉的浑身难受的慌,研究了半天居然发现自己的症状像是在晕车……
  
  以前坐汽车的时候可没晕过啊,秦开奕苦着一张脸,觉的自己的胃在翻腾,一张口就能把胃里的东西全部吐出来。
  
  “师兄,你不舒服?”一直坐在秦开奕身边沉默不语的沈飞笑突然开了口。
  
  “嗯。”勉强应了声,秦开奕却没有和沈飞笑说出自己情况的兴趣,他清楚自己此时在沈飞笑心中的位置,更明白他们之间绝无和解的可能。
  
  “你很难受么。”沈飞笑的轻声道,少年的声音还带了些变声器的沙哑,他还算得上稚嫩的脸上却带着秦开奕看不懂的表情。
  
  “……”秦开奕闭上了眼,然后微微的点了点头。
  
  “停车!”出乎秦开奕的预料,沈飞笑竟然直接走了出去对着他们这辆马车的车夫道:“师兄不舒服,先停下来吧。”
  
  沈飞笑这是个什么意思?秦开奕绝度不会相信沈飞笑叫停车夫是真的为了他,他疑惑的是沈飞笑到底想干什么。
  
  “你们先走吧,我和师兄在后面。”沈飞笑对着围上来的其他灵山派弟子道:“等师兄好了,我们很快就赶上来。”
  
  秦开奕整个人还是晕晕的,他靠在马车的墙壁上,想要吐却怕弄脏了地板。
  
  好在沈飞笑很快就将没有了力气的他往外扶了出去,在踏到地面的那一刻,秦开奕立马把肚子里的东西吐得干干净净。
  
  “师兄,给。”沈飞笑就站在秦开奕的身边,看着秦开奕吐的脸色惨白,他凝视了秦开奕一会儿,似乎在观察什么,在看到秦开奕抬头后,递给了他一张手帕。
  
  “……谢谢。”吐过之后难受的感觉终于得到了缓解,秦开奕接过手帕擦干净嘴边的秽物:“我没事,我们继续赶路吧。”
  
  “师兄。”并回应秦开奕的话,沈飞笑轻声道:“你在秘境掉进水里之后,之后去了哪里?”
  
  “……”秦开奕不解的看了沈飞笑一眼,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要问自己这个问题。
  
  “你脖子上的伤,是怎么来的?”沈飞笑下一句话就让秦开奕的冷汗瞬间布满了后背。
  
  他马上明白了沈飞笑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奇怪的态度——沈飞笑居然在怀疑他,怀疑他和那个面具人有什么关系??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和那个面具人是同一个人!
  
  一时间秦开奕的脑袋像被煮沸的热水,他深吸一口气,故作冷淡道:“我有什么义务告诉你?哼,难道你还在想什么法子再让我死一次?”
  
  听了秦开奕这样刻薄的回答,沈飞笑眼神里冒出了一丝愤怒,但是他很快就将这份愤怒压抑了下来,随即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师兄多虑了,这次灵草之行,师父多有交代,还特别嘱咐过我要多注意师兄你,谋害师兄的事,至少我现在不会做的。”
  
  秦开奕瞬间就明白了沈飞笑的潜台词——现在不会做,不代表我以后不会做。
  
  “是么。”秦开奕没对沈飞笑的恶意产生多大的反应,他吐过之后全身都轻松了起来,看了沈飞笑一眼,直接道:“既然如此,我们还是早些上路吧。”
  
  “是。”沈飞笑漠然扭头,也没有再去扶脸色依旧难看的秦开奕,而是就这么上了马车。
  
  ……沈飞笑真是太不好惹了,秦开奕的嘴里满是苦味,他完全没有想到沈飞笑居然会怀疑到他的身上,面具人和秦石,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关系吧,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摸了摸那个已经结痂的疤痕,不知怎么的,秦开奕心里突然冒出一些不太妙的预感。
  
  六月的天气变化多端,早上还是天气晴朗,下午就乌云密布了,因为停留了一段时间的缘故,秦开奕和前面的灵山派弟子拉开了一段距离,花了半个时辰才追上了大部队。
  
  这时天空中已经布满了厚厚的云层,不多时,那些云层就化作了瓢泼大雨,将整个车队都弄得有些狼狈。
  
  本来就是山间小路,雨一落下更是变得泥泞不堪,颠簸之下,秦开奕稍微好些了的脸色又难看了起来,直到现在秦开奕才不得不承认……晕车实在是一大杀器。
  
  不过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车队前行了一段距离之后就遇到了一家客栈,秦开奕没有犹豫的下了命令,决定今天就在这家客栈休息一晚,等明日雨势小了再上路。
  
  其他人当然没有什么异议,于是车夫去安置马车,而其他人进入客栈的大堂要了一些热乎的吃食,坐在桌子上就吃了起来。
  
  秦开奕虽然已经不要吃东西了,但是因为吐的一塌糊涂的缘故,还是要了碗粥,想要拯救一下已经快变成抹布的胃。
  
  “今天晚上就住在这里吧。”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再回忆了一下小说的剧情,秦开奕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于是开口道:“大家好好休息。”
  
  “是。”作为清虚子的爱徒,秦开奕在灵山派的地位是很高的,这次灵草之旅看上去又没有什么危险,所以队伍里的大部分人都比较放松。
  
  “嗯。”秦开奕的脸色还是不太好看,他喝完了粥,就慢慢悠悠的爬上了楼,找到自己的房间躺在了床上——他好讨厌沈飞笑那张死相的脸啊!!好想把鞋子脱下来用鞋底用力的抽打啊!!!
  
  “……我要好好睡一觉。”觉的自己身心俱疲的秦开奕望着床顶,对着识海中的炎骨道:“我的身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好?”
  
  “还有些时候吧。”炎骨不知道在干什么,声音异常的心不在焉:“我觉的这客栈不太对头啊……”
  
  “怎么了?”秦开奕皱眉,他记得原著里的意外是在沈飞笑和秦石吵了一架之后才开始的啊。
  
  “……气氛不太对。”炎骨摸着下巴:“觉的忒熟悉了。”
  
  “到底是哪不对?”秦开奕虚弱了——他现在只是想好好睡一觉啊。
  
  “唔,应该是我多虑了。”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炎骨道:“你睡吧,你的经脉恢复好了,就应该会提升一大截,嗯……这不是还有我在么,晚上有什么异动的时候,我叫你。”
  
  然后秦开奕就放心的睡了,然后他就彻底的傻逼了。
  
  因为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居然发现自己四肢被牢牢的捆在了床柱上,上身的衣服已经被拔掉了一半,这还不是最让人蛋疼的,最让人蛋疼的是——他身上居然坐着一个还在继续企图扒他衣服的男人!!!
  
  “……哥们儿,你这是在干什么。”秦开奕面无表情,他突然发现,每次相信炎骨……他都会为付出惨重的代价。
  
  “啊?你怎么醒了?”那人似乎非常惊讶秦开奕居然可以醒来,一张长着桃花眼的俊脸上出现了一抹羞涩(?)的红晕:“我、我还以你还会再睡一会儿呢。”
  
  “呵呵。”秦开奕要笑不笑的回应了这份意外的羞涩:“你能告诉我……你在做什么么?”
  
  “我?”那人听到秦开奕问出这句话好像非常的不好意思,他继续红着一张俊脸,小声道:“上你啊。”
  
  “……”秦开奕觉的自己绝壁是出现了幻觉,幻觉!!!
  
  “你确定自己没有走错房间?”秦开奕冒出了一种想哭的冲动,为什么这个世界总是能给他送来一些莫名其妙的“惊喜”。
  
  “没有啊。”男人看着秦开奕傻笑:“你的屋子最香了,我怎么会走错呢。”
  
  “……”秦开奕痛苦的□了一声,他现在非常想大声的喊救命。
  
  “你不要喊啦,你们的人都被迷晕了。”男人像是知道秦开奕在想什么,他伸手摸了摸秦开奕的脸颊,仿佛是在安慰他:“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为什么!!我是个男人!!下面有把的男人!!!你没疯吧???”看到这样的情况,秦开奕彻底暴走了,这个世界到底补全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因为,我是合欢宗的。”男人只用短短一句就解答了上面的问题。
  
  “……”然后秦开奕瞬间明白……原来不是这个世界在作怪,而是他自己手贱给自己挖下了一个深深的坑……俗话说的号,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42、采花贼

  合欢宗——顾名思义,着实不是什么正经的门派,同所有的修真小说一样,秦开奕的小说里也有狗血的英雄救美的桥段,什么主角虎躯一震把女主从淫贼手上救出来啦,什么女主角中了春药不救就要死啦……之后的内容大家耳熟能详,而作为使得这样的桥段能够顺利进行的始作俑者就不得不提到合欢宗这个神奇的门派了。
  
  合欢宗采选弟子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长得好。不管你天资如何,不管你性情如何,只要你有一张漂亮的脸蛋,那么你就是合欢宗欢迎的对象,也对嘛,合欢宗主营的便是情爱之事,有了漂亮的皮囊,接下来事才更好办一点。
  
  而合欢宗的创始人卫禾更是用了几百年的时间牛逼无比的自创出了一本专供合欢宗弟子修炼的秘法,这种秘法的神奇之处在于不但可以在欢爱之时从对方的身上吸取功力,还能有修炼的程度越高,长相越漂亮的效果,真是居家旅行杀人防火,采花捕草的必备选择啊。
  
  正是由于这本秘法的出现,才让合欢宗有了现今的地位,而不像其他的邪门歪道那样根本不被人放在眼里。
  
  秦开奕想,如果他作为一个旁观者估计会对这种门派产生一种又爱又恨的情绪,毕竟都是一堆美人,要狠下心来还真有点舍不得,但是非常的遗憾——秦开奕现在可不是什么旁观者,而是即将贞操失守的可怜主角。
  
  想破了脑袋也没能想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秦开奕简直有些哭笑不得,他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继续保持着一脸羞涩的男人,无力的叹气道:“我说大哥,我是男的啊,你真的确定你没有搞错对象么??”——小说里虽然没有写合欢宗只采补女子,但是就算是采补男子也该换个漂亮点的妹子来做这件事吧???
  
  “没错啊。”把头埋在秦开奕的颈项之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男子漂亮的桃花眼里全是满足:“你这么香,我怎么会搞错呢?”
  
  香?什么香?秦开奕听到这个词脸就黑了一大半,他小心的移动了一下被捆的结结实实的手,咬牙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随便出来转转都能遇到天生魔体。”男人满意的看着秦开奕:“我真的运气太好了。”
  
  我真是运气太差了!!!!秦开奕在心中咆哮,要不是炎骨那家伙太不靠谱,他怎么会又遇到这样的事,他的贞操就快要被这么莫名其妙的丢掉了!!
  
  “别怕,我会很——温柔的。”男人看着秦开奕一脸痛不欲生的表情,笑着道:“别人求我上,我还不愿意呢。”
  
  ……那你快去上别人吧。秦开奕麻木着一张脸,他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索性节约点力气,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逃脱的机会……
  
  男人见秦开奕绝望的放弃了挣扎,还以为是自己的劝说起到了效果,他将头埋到了秦开奕的颈项之间,然后开始轻吻起来。
  
  秦开奕被男人的这个动作惹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在男人的嘴往下移动的时候,实在是没忍住大声吼了起来:“救命啊!!救命啊啊!!!!来人啊,要出人命了!!”
  
  “你叫啊,你叫破喉咙都没人会来的。”男人非常配合的接上了秦开奕的台词。
  
  “……卧槽!!!你个垃圾系统,你要是再不叫人来我就去把沈飞笑给宰了,我看你怎么继续走剧情,我看你丫的还怎么傲娇!!!”走投无路的秦开奕完全崩溃,他尖声大叫起来,顺带把系统的十八代祖宗都骂了个遍。
  
  【系统提示:请不要辱骂系统,否则将会扣除返回度;请不要辱骂系统,否则将会扣除返回度。】——还是那么刺耳的声音,却让秦开奕肚子里的火烧的更旺了。
  
  然而就在秦开奕因为自己彻底完蛋的时候。
  
  “师兄。”一句幽幽的叫声,从门口传了过来,让混乱中的秦开奕和陌生男子都浑身一僵,听着门外传来了下一句“你要宰了我?”
  
  是沈飞笑!!!秦开奕第一次觉的沈飞笑居然也可以让人觉的如此的亲切,他正想痛哭流涕的说些什么,就被身上的男人用一把利器抵住了脖颈,男人在他耳边低语:“叫他走,要不然……我就杀了你。”
  
  “……”这采花贼也太没职业素质了,正常情况下不该是听见人声就急忙离开了么??秦开奕咬了咬牙,还是不愿放弃这个机会,他没有听从男人的话赶走沈飞笑,而是就这么沉默了下来。
  
  “快叫他走。”男人似乎非常忌惮门外站着的沈飞笑,他的呼吸粗重了两分,还是保持了那看上去有些羞涩的笑容:“快点。”
  
  ……这个人受伤了。突然注意到了一个细节,秦开奕脑袋里冒出了这个念头,他闻到了一股刚才被自己忽略掉的血腥味,再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男人惨白的脸色,很快就坚定了这个结论,受了伤?——那就更不能让沈飞笑走了!!
  
  “师兄?”见秦开奕长期不答话,沈飞笑语气里透出一丝疑惑:“师兄,你怎么了?”
  
  “……”秦开奕不说话,心里却在狂喊:沈飞笑你丫快点进来啊!!快点啊啊啊啊!!你再不进来我的屁股就要不保了!!
  
  “……你以为他进来了你就没事了?”抵在脖颈上的利器往前送了几分,将秦开奕的皮肤划出了口子,男人用力的捏住了秦开奕的下巴:“我卫禾,还没有弱到要怕一个筑基期修真者的地步。”
  
  “……”这男人叫啥??他叫卫禾??一定是他听名字的方式不对!秦开奕一脸血泪,就这样遇上合欢宗的老祖,他的运气要不要再好点啊。
  
  “师兄,你睡了么,那我先走了。”沈飞笑和秦开奕的没有默契在这一刻终于被深刻的体现了出现,秦开奕瞪着一双眼,无奈的听着沈飞笑的脚步就这么渐渐远去……
  
  “居然对我的迷香没有反应,真是有意思。”没想到居然也有失手的一天,向来迷遍天下人的卫禾也露出一丝疑惑,他和秦开奕一起听着沈飞笑离开,片刻之后再次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躺在床上表情绝望的秦开奕。
  
  嗯……很久没有遇到这么合他口味的身体了,卫禾长着一张笑容看起来非常羞涩的脸,要不是桃花眼里透出的那份风情,任谁都不会想到他和人人唾弃的合欢宗有关系,不过正是这样一张脸,给了他采花道路无数的便利。
  
  虽然卫禾一向很少失手,却还是有被算计的时候,他没想到自己门下的一名弟子居然被仇家买通,不但给他下了毒,还想要利用人海战术将他生擒,要是这么容易被抓住,卫禾也就不是卫禾了,拼尽了全身的功力,他还是逃了出来,只不过这样一来,他的伤势就不容乐观了。
  
  卫禾一直觉的自己是上天的宠儿,这样的想法在他遇到了毫无防备的秦开奕之后得到了加深,若他不是上天的宠儿,怎么会遇到一个功力底下的天生魔体?这样的好运,恐怕万中无一啊!
  
  阴差阳错将的就是这种情况,若不是秦开奕受了伤没来得及恢复,若不是卫禾被人尾追无意中住在了这里,若不是炎骨死活没回忆起卫禾的气息——秦开奕现在苦逼的情况都不会出现,可是世界上最没用的假设,就是如果。
  
  卫禾满意的观察着身下人的身体,不单薄,也没有明显的肌肉,结实的肌理完美的贴在了骨架上显露出优美的线条,白皙的皮肤透出一种美玉般的光泽,上面的嫣红更是人让人恨不得亲手采撷……高兴的眯起了眼,卫禾用一只手摩挲着秦开奕的嘴唇,另一只手则滑向了某个私密的部位。
  
  秦开奕表示——他觉的自己大概是要死了。
  
  “唔……”有了沈飞笑的打岔,卫禾用一块布塞进了秦开奕的嘴里,于是秦开奕连怒吼都做不到,只能无力的呜咽几声。
  
  原来男人贞操会掉是真的……他真的是太低估了古代人民的凶残程度了,秦开奕睁着满含泪水的眼痛苦的想。
  
  “别怕,会很舒服的。”终于摸到了关键部位,卫禾笑着正想进行下一步,就听到了吱嘎的一声开门声。
  
  秦开奕惊讶的扭过头,发现沈飞笑居然端着一盆热水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
  
  “……不好意思,打扰了。”脑回路异常的沈飞笑显然不明太明白眼前的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见他礼貌的打了一声招呼之后扭头就走,留下了面面相觑的卫禾和秦开奕。
  
  “这是师弟?”卫禾的表情看上去有那么一点扭曲,显然和秦开奕一样被沈飞笑的迟钝震撼了:“挺有意思的嘛……”
  
  你才有意思,你全家都有意思,被塞住嘴的秦开奕几乎就想痛哭失声——沈飞笑,你快回来吧,我以后一定不欺负你了,不!以后欺负你的时候一定温柔一点!
  
  像是听到了秦开奕内心神情的呼唤,原本已经离开的沈飞笑居然又慢吞吞的倒了回来,怀里还抱着那盆热水,面无表情的看着卫禾,开口道:“你……是在强迫我师兄?”

43、雨夜

  听到沈飞笑问出的这个问题,秦开奕差点没直接一口血吐出来,他呜呜的想要吐出嘴里的布,却被卫禾一把捏住了下巴。
  
  “小弟弟,我可没有强迫你师兄哦。”卫禾笑的异常的灿烂:“这叫情趣,小孩子不懂的……快出去,要不然你师兄可是会生气的。”
  
  “是么?”沈飞笑的表情很严肃,严肃的甚至让秦开奕觉的他真的相信了卫禾的鬼扯……
  
  神啊……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青春期的性教育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秦开奕面无表情的想,要是沈飞笑真的相信了卫禾的鬼扯,他就……他能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好在沈飞笑的情商并没有低到人神共愤的地步,在仔细的观察了秦开奕和卫禾一会儿之后,他断然道:“肯定是你在强迫师兄!”
  
  “哦?”卫禾像是对沈飞笑来了兴趣:“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么。”沈飞笑漠然道:“长了眼睛的都看得出来好吧。”
  
  “……是么。”卫禾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这么诡异的对话到底是要干什么,秦开奕呜呜几声,这两个人为什么都会神奇的忽视了自己的存在?按照正常的剧情走不应该是沈飞笑发现卫禾在强迫自己,然后毫不犹豫的打起来么?面前两个奇葩之间和谐的气氛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那好吧。”重重的叹了口气,卫禾表情遗憾的在秦开奕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就穿上了自己脱在一旁的衣服,对着沈飞笑道:“既然此等美人是兄弟你的师兄,那么我就给兄弟你个面子,放过美人这次,不过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下次若是再让我遇到……我可就不客气了。”
  
  沈飞笑没说话,依旧保持着自己面瘫的造型。
  
  穿好了衣服的卫禾朝沈飞笑拱了拱手,毫不犹豫的就从窗户离开了,留下了面面相觑的沈飞笑和秦开奕。
  
  ……卫禾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走了?虽然贞操保住了,但是秦开奕的心里却冒出一种让他非常不舒服的违和感,总觉的哪里不对的样子啊……卫禾怎么也不像是会把到手的肉轻易吐出来的角色。
  
  “还好走得快。”沈飞笑站在那里看着卫禾离开,语气淡漠的吐出几个字:“要是再敢在这里啰嗦……我就让吃不了,兜着走。”
  
  这一次,秦开奕没有看漏沈飞笑的异常,他发现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沈飞笑原本是黑色的眼眸居然幻化成了浓郁的紫色,让秦开奕看着就莫名的心中一颤。
  
  “师兄,你真是不小心。”沈飞笑放下了手上的水盆,朝着秦开奕走了过来:“要是今天我不在这里,你可不是惨了?”
  
  就在这一刻,秦开奕的直觉突然发出了尖利的警报,他看着越走越近的沈飞笑,朝着识海里消失不见的炎骨大喊:“快帮我把脖子上的伤口伪装一下!!把牙印变成刀伤!!快啊!!”就这么喊了几遍,秦开奕就眼睁睁的看着沈飞笑走到了床边。
  
  事实证明,不光是女人有第六感,秦开奕的第六感居然也起了作用,就在他对炎骨吩咐了上面的话之后,沈飞笑伸手按住了秦开奕的脑袋,然后将目光投向了他的脖颈之间,明显是在观察那道已经结痂的伤口。
  
  “刀伤?”说不出是失望还是什么,沈飞笑的声音淡淡的,他见到秦开奕一脸惊恐的摸样,冷漠的笑了笑——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他居然会觉的眼前这个师兄和面具人有几分联系,嗯……看来是最近练功练傻了?
  
  “呜呜!沈飞笑你快点把我的手解开!!!”被取下嘴上那块布之后,秦开奕就怒然大吼……他绝对不会承认,在沈飞笑看向他脖颈的时候,他的后背布满了冷汗,秦开奕实在是无法想象如果沈飞笑发现了自己就是面具人会发生什么事,他要怎么去解释送给沈飞笑的紫貂和山云小记,又要怎么去解释为什么会对秘境那么了解。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