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反派邪魅一笑 西子绪(上)(18)

反派邪魅一笑 西子绪(上)(18)

时间: 2014-06-27 13:11:12

  
  沈飞笑还是和秦开奕同一辆马车,自从秦开奕上车开始,他一句话也没有和秦开奕说,那冷漠的表情几乎将秦开奕当成了个透明人,秦开奕虽然觉的沈飞笑对他的态度变化的太过奇怪,但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他和沈飞笑的关系实在算不上好,这会儿去问为什么,不过是自寻烦恼罢了。
  
  于是一路无言,秦开奕的晕车症状倒是奇迹般的好了许多,他靠在马车壁上,闭目养神,表面上看着是在休息,暗地里却在努力的运功,试图早些修复自己受损的经脉,让功力早些恢复,就在这样沉默的气氛下,经过了一个月的行程,那原本看起来遥不可及的虚耗山终于出现在了眼前。
  
  秦开奕从马车里出来,朝那座茂密而阴森的丛林望去的时候,心中莫名的颤了颤——那让人不安的威胁感,越来越浓重了。

46、前行

  虚耗山位置偏远,位于群山环抱之中,森林茂密,致使这座偏远的山闻名天下的最大因素,就是虚耗山里数不尽的灵草,这些灵草多位于悬崖峭壁之上,所生之处通常也会有灵兽守护,可是即便风险巨大,还是有无数的修士试图进入这座神秘的深山,试图去寻觅那些珍贵的草药,因为修真者进入过多的缘故,虚耗山里的灵草数锐减,距离森林边缘稍微近些的那些草药几乎被拔取的干干净净。
  
  索性这山也不是那么容易进入的,所以一些藏在深山之中的草药依旧有迹可循,而秦开奕此行的目的,便是寻找一种疗伤的圣药——天南竹子。
  
  天南竹子,又名苦竹,是一种生长在岩壁上的草药,传言上万年的天南竹子具有活死人、生白骨之效,秦开奕已经不太记得小说中沈飞笑是为了什么而寻找这种草药,但是他现在的注意力显然不是放在天南竹子上,而是自己身边那个越来越沉默的少年……
  
  秦开奕花了很多时间来认真的回忆剧情,自从离开客栈开始,这一月只见他和沈飞笑几乎没有交谈,除了必要的话,他们之间连最起码的问好也没有,让秦开奕无奈的是,沈飞笑像是放弃了和他维持最表面的关系,直接和秦开奕撕破了脸皮。
  
  不太明白引起这样变化的原因到底是什么,秦开奕找了个机会避开沈飞笑又和炎骨讨论了一番。
  
  炎骨现在显然对于沈飞笑实在是不太感冒,一听到秦开奕提起沈飞笑就态度恶劣。
  
  “那是你的儿子,他怎么对你关我什么事。”炎骨道:“我实在是搞不清楚你为什么要隐瞒你就是面具人这件事……你对人家好,又不让人家知道,难道还指望人家来感谢你?”
  
  秦开奕虽然心里知道这个道理,却还是觉的不舒服,他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但是我不求他感谢我啊,我只是怕……他……”
  
  “怕他杀了你?”炎骨一针见血:“是不是觉的他对你越来越恶劣了?”
  
  “……”秦开奕的沉默告诉了炎骨答案。
  
  “那也没办法。”炎骨火焰般的原形闪烁了几下:“你自己选的,你自己看着办吧……对了,你到时候去取天南竹子的时候,记得用布裹一下手。”
  
  “啊?”秦开奕不太明白炎骨思维的转换:“什么意思?”
  
  “……我真怀疑你师父是不是故意让你来送死。”炎骨看着秦开奕傻傻的样子哭笑不得:“天南竹子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功效,只要是修真者赤手碰到,无论他有多么高强的修为,都会法力全失。”
  
  “法力全失?”正在纠结一些事情的秦开奕突然觉的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好事:“会失去多久?”
  
  “一两天吧,你那么兴奋干什么?”炎骨挑了挑眉,不解的问道。
  
  “……炎骨我爱你。”秦开奕闻言热泪盈眶——就在刚才他还在费尽心思的想到底要怎么把沈飞笑给弄下悬崖,这会儿炎骨急给他送办法来了,《山云小记》再牛逼又有什么用……一旦法力全失,沈飞笑还不是自己案板上的肉,想怎么宰怎么宰。
  
  炎骨显然不知道秦开奕阴暗的内心,他看着秦开奕又出了神,只好叹了口气:“我说你啊,什么时候才能长点记性,薛贤当年虽然也不靠谱,但是也没像你这样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还有那个沈飞笑,他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秦开奕听了炎骨的询问,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只好沉默下来。
  
  “……不说算了。”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炎骨也不说话了。
  
  啊啊啊啊,他好烦啊好烦啊啊!!恨不得伸手抓住头发在地上滚两圈,心理压力巨大的秦开奕咬着牙,决定先依照剧情干掉沈飞笑,再看看接下来该怎么办。
  
  有了暂时奋斗目标,被幻境影响的心情总算恢复了过来,秦开奕心里的迷茫和无助也少了些,他慢悠悠的走回到了车队里,开始为上山做准备。
  
  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带上一些必要的食物和药品,一行人就朝着虚耗山前进了。
  
  虚耗山中除了比较外围的灌木丛,里面都是一些高大的乔木,又因灵兽众多人烟渺茫的缘故,几乎见不到什么人的踪迹,和最初的原始森林没什么两样。
  
  秦开奕经过一月的休整,身体的状况好了很多,全身上下的经脉修复了接近九成,又想到了怎么搞定沈飞笑,悬着的那颗心总算是稍微放了下来。
  
  沈飞笑不知道自己师兄心里的小九九,他有自己的打算。
  
  他的紫貂已经可以隐匿自己的身形,跟在自己的身边也不会被别人发现,是自己的一大助力,他原本以为秦石和那面具人有着几分关系,几番试探之下,却有些失望了,看来在这件事上,是他多虑了。那个自私又势利的师兄,怎么可能和那个戴着金色面具的男人有关系……得出了这个关系,沈飞笑对待秦开奕的态度瞬间冷了下来。
  
  秦开奕不知道其中的原委,也想不到自己险些暴露身份,他现在的全部精力都放到了即将发现的天南竹子上面……如果他的记忆还靠谱的话,六天之后,他就会在分队寻找之后,同沈飞笑一起发现那株珍贵的天南竹子。
  
  其实在小说里天南竹子并没有炎骨所说的功效,沈飞笑也不像现在这样强势,被改变的剧情使得秦开奕不得不去寻找其他压制沈飞笑的办法,而不能像原著里的秦石一样……轻松的将沈飞笑一脚踹下悬崖。
  
  这就是改变剧情的代价啊,秦开奕撇着嘴,把该带的东西全部都带上了,跟着队伍就上了山。
  
  最原始的山路非常不好走,到处都是坚硬的藤蔓和茂密的杂草,周围时不时还冒出蜘蛛之类的有毒的昆虫,让寻找草药的队伍行进的十分艰难。
  
  沈飞笑是队伍里年纪最小的一个,秦开奕一开始还有些担心他会不会出现体力不支之类的问题,但是在跋涉了整整一天之后他就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他怎么就能忘了主角光环这玩意儿了呢,不就是爬山么,要是那光环再亮点,指不定沈飞笑都能一拳把山给移平了。
  
  虽然心中在腹诽,秦开奕却不得不承认一个残酷的事实……沈飞笑显然是个很坚韧的人,因为第一个倒下的,居然是那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二师弟。
  
  行进过程当中,不知道被什么奇怪的蚊虫叮咬,二师弟上山的第三天浑身上下都起满了一种红色的小疹子,人直接发了高烧,陷入了昏迷之中。
  
  作为整个队伍的领导人,秦开奕考虑了一下,就做了决定。
  
  “两个人在这里照顾师弟,其他人分成小队寻找灵草。”秦开奕按照原著中的剧情下了吩咐:“如果遇到了什么危险,就拉开烟火,一切以自身安全为前提,不要冒进。”
  
  “是。”其他人对于秦开奕的决定都没有什么异议,但是那欲言又止的表情显然是对于怎么分组十分的担忧。
  
  “沈飞笑跟我一起,其他人每两个人分成一组。”其实秦开奕觉的两个人也不太安全,但是鉴于考虑到剧情这个因素,他还是就这么下了命令。
  
  在决定作出之后,几十个人很快就分成了十几个小组,秦开奕察看了一下大家的装备,就挥手让队伍从不同的方向进行探索了。
  
  沈飞笑对于秦开奕的决定有些惊讶,他没想到秦开奕居然会将自己和他分在一个组里,虽然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师兄又想闹出什么幺蛾子,但是稍加考虑,就压抑下了想要质问的心情,他清楚自己的实力,更清楚秦石现在的身体状况,要是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死掉的那一个……一定不会是自己。
  
  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看了眼蹲在自己脚边的紫貂,沈飞笑眼神平静无波,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到面具人,然后……变强。
  
  强到将所有敢蔑视他的人踩在脚下,强到让那些曾经轻视他的人付出鲜血的代价。
  
  “师弟,走了。”秦开奕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沈飞笑皱了皱眉……刚才沈飞笑的眼神让他觉的非常的不舒服,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就刚才那一眼,他在看双漆黑的眸子里,闻出了血腥的气味。
  
  “是。”保持了一贯的简洁,沈飞笑跟着秦开奕朝着幽深黑暗的密林里走去,乖巧的紫貂隐匿了身形,跟在了沈飞笑的身后,它看着前面的秦开奕,伸出粉色的舌头舔了舔湿漉漉的鼻子……前面那个人的味道很好闻,好闻到……它居然欺骗了主人。
  
  嗯,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尝一口,再次舔了舔唇,紫貂一个跳跃拉进了自己和沈飞笑的距离,跟着秦开奕一起进入了那茂密的森林之中。
  
  很多事情的改变都在悄无声息之间,一只蝴蝶轻微的煽动翅膀,都会引起万里之外的一场暴风雨,此时的秦开奕不会知道自己的梦到底会不会实现,正如沈飞笑不会知道……执念,也能让人入魔。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