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反派邪魅一笑 西子绪(上)(2)

反派邪魅一笑 西子绪(上)(2)

时间: 2014-06-27 13:11:12

  
  “你陪着我好不好。”沈飞笑黑色的大眼睛里透出一种难以描述的寂寞:“一个人挺无聊的。”
  
  “吱。”舔着沈飞笑的手指,小紫貂觉的他挺喜欢眼前这个人身上的气味……气味让他觉的很熟悉,只是却一时间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时候闻过了。
  
  “真乖。”在紫貂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只有这时的沈飞笑才表现的像个孩子:“我就叫你茄子好了,都是紫色的呢。”
  
  “……”好像并不在意被取了一个这么囧的名字,紫貂在沈飞笑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安静的睡过去了。
  
  沈飞笑朝门外望了望,漆黑的眼睛里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秦开奕觉的看着沈飞就心疼,他站在沈飞笑不远处朝自己身上扔了个隐身咒,看着沈飞笑将紫貂抱走,明明十一二岁正是活泼的时候,眼前的这个少年却表现的异常的死气沉沉,也对,秦开奕自嘲一笑,从小到家经受的都是虐待,正常人难道还活泼的起来……说实话,写的时候还好,这会儿真见着了……心里真是不一般的膈应。
  
  又想起了沈飞笑之后要经历的磨难,秦开奕叹了口气,可是就在他伤春悲秋的时候,秦开奕突然听到了一个让他不知道说什么好的声音:【系统提示:剧情完成度0.5%,距返回程度相差99。5%。请再接再厉。】——返回程度??返回程度的意思是他可以回去???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弄的有些不知所措,秦开奕简直就想仰天长啸——他妹的,他就知道这个系统一定有特殊用途,没想到居然是他回去的路径所在!!!
  
  不过这样一来,秦开奕心中的负担算是彻底放下了,不就是当反派最后被主角干掉么,这有什么,放在现在就是越早被沈飞笑干掉,越早能回去~哦也~咱们老百姓啊,今儿个真高兴,沈飞笑同志,请不要大意的成长吧,世界的和平需要你的拯救!!
  
  心中大石头终于落了地的秦开奕觉的天空都晴朗了起来,他哼着小曲往回走,脑袋里开始回忆接下来的剧情——得到了紫貂的沈飞笑会被紫貂领着找到一本修真秘籍,然后秦石会把沈飞笑恶狠狠的打一顿,柳玲儿在照顾沈飞笑的时候发现沈飞笑的与众不同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唉?等等。
  
  发觉了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刚刚挂上脸庞的笑容瞬间就凝固了,秦开奕扯着嘴角想……没弄错吧?他真的要去把沈飞笑给打一顿??哎呦我去,这个怎么下得了手啊!
  
  还没等秦开奕纠结完,就又听到了那万恶的声音:【系统提示:请在三十日内将沈飞笑揍成重伤,请在三十日内将沈飞笑揍成重伤,否则将扣除5%进度,否则将扣除5%进度】……喂,大哥,我才赚了0.5%你就要扣我5%是要闹哪样啊!
  
  听到这个声音的秦开奕一口血卡在喉头差点没吐出来。

4、论揍人的技术含量

  三十天之内将沈飞笑揍一顿的这个任务让秦开奕明白了黑云压顶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真的要去为了柳玲儿去揍沈飞笑一顿?虽然说走了剧情是没错,可是要他去揍这么个营养不良的少年,这要怎么下得去手啊。
  
  纠结了半天秦开奕咬了咬牙还是没办法接受被扣掉整整5%进度点的惩罚,他想了很久,在心中不断的安慰自己——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如果他现在为了让沈飞笑不受那么一点皮肉之苦而改变了剧情,谁知道之后的他会怎么发展?
  
  想通了这一点,秦开奕觉的心中好受多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秦开奕都在偷偷的观察沈飞笑,看着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在破旧的小房子里,自己给自己打水做饭,浇地种田,因为房子所处的地方十分的偏僻,沈飞笑身边除了那只紫貂甚至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秦开奕把这些看在眼里,心中就像被什么哽住了,难受的要死。
  
  可是沈飞笑却像是对自己所处的境遇无所谓一样,每天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丝毫看不出有什么不满或是怨怼,也是,和以前的生活相比,现在的已经好多了,至少他能吃饱饭不是?
  
  秦开奕观察了沈飞笑足足有十天,一直没有找到出手的机会,直到第十一天的时候……柳玲儿突然想起了自己还收了个小师弟,找出了个空子来瞧瞧沈飞笑。
  
  秦开奕想着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于是假装巧遇柳玲儿跟着她一起到了沈飞笑的住所。
  
  “沈飞笑。”柳玲儿的声音很甜,她敲了敲门叫道:“沈飞笑你在么?”
  
  “吱嘎。”门被推开了一个缝隙,沈飞笑面无表情的看着站在门外的柳玲儿和秦开奕:“师姐有什么事么?”
  
  “我来看看你修炼的怎么样了。”不知怎么的柳玲儿觉的沈飞笑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很是有些刺眼,她微微皱了皱眉:“那本我给你的书你看了么?”
  
  “……”沈飞笑沉默了一会儿,才开了口:“有些地方不太懂。”
  
  “哦。”柳玲儿闻言道:“哪些地方不懂?”
  
  沈飞笑倒也没客气,他直接转身进了屋子,根本没去招呼站在门口的柳玲儿和秦开奕。
  
  被自己的师弟这么冷落这,柳玲儿脸上倒有些下不来台了,她尴尬的笑了笑,对秦开奕道:“看来我们的师弟很羞涩啊。”
  
  “嗯。”秦开奕不置可否,他当然能清楚柳玲儿肯定是不开心了。
  
  进了屋子,沈飞笑直接拿出了柳玲儿给他的那本入门秘籍,他翻开一页,用手指着书面上画着的一个练功的人:“这个姿势到底是怎么做的?”
  
  “……这。”柳玲儿一看就犯了难,说实话,他丢给沈飞笑的是最粗浅的一本入门书籍,她自己本来是由着清虚子手把手领进门的,对于这些书本上的东西,自然是不太了解。
  
  秦开奕一看到是明白了,秦石的个性虽然挺糟糕的,但是脑子里储存的关于修真方面的知识倒也不少,对于某些问题还有独到的见解,可以说若不是他那唯我独尊的性子,成就与沈飞笑相比,也绝不在他之下。
  
  虽然看出了沈飞笑手里的东西是什么意思,可是秦开奕却没有开口的打算,毕竟他今天是来找茬的,可不是来给沈飞笑解惑的。
  
  沈飞笑倒是没有辜负秦开奕的期望,他见着柳玲儿和秦开奕都一言不发的样子,嘴角带了一抹嘲讽的笑容:“不过尔尔。”
  
  “你!!”没想到沈飞笑能说出这样的话,柳玲儿哪里受过这种委屈,她眼圈直接就红了,指着沈飞笑你你你了半天。
  
  秦开奕暗叹一口气——尼玛这个机会终于让他等到了,于是上前一步直接呵斥道:“沈飞笑你怎么说话的呢。”
  
  “……”沈飞笑冷漠的看了一眼秦开奕,一言不发的低下了头。
  
  ……你真给力宝贝儿,这要是真的秦石,不得被你气个半死啊!秦开奕在心中暗暗的吐槽,但是表情却越发的愤怒起来:“你把刚才的话说清楚了。”
  
  “师兄?”没想到自己的师兄会这么生气,柳玲儿反而被吓到了。
  
  “如此不尊敬师长成何体统!”秦开奕深吸一口气还是决定下手了,他上前一把揪住了沈飞笑的衣襟:“给你师姐道歉。”
  
  沈飞笑可能道歉么?用脚趾头想都不可能,沈飞笑不但没有道歉反而用鄙夷的眼神看着秦开奕,那表情好像在说——你这样的蠢货还想要我给你道歉,做梦去吧!!
  
  然后秦开奕就遵循剧情了……他一拳砸到了沈飞笑的脸上。
  
  “师兄你干什么!!”柳玲儿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一见到弱者就能同情半天,虽然刚才沈飞笑拆她的面子让她挺生气的,但是秦开奕这一上来就动手的情况,却让她更没有办法认同,其实说白了,柳玲儿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姑娘罢了,虽然被长辈宠的有些骄纵,但是本性也绝对说不上坏。
  
  “……”秦开奕觉的很蛋疼,因为他揍了沈飞笑一拳之后没有听到那该死的系统提示音,很显然,那王八蛋系统觉的他揍的不够狠……
  
  没有管在身边叫的咋咋呼呼的柳玲儿,秦开奕一狠心用脚对跌落在地上的沈飞笑踹了起来,他边踹边在心中呕血,尼玛穿成什么不好,非要穿成这么一个神经质的反派,害的他还必须对这么一个未成年下手。
  
  “师兄你快住手啊!”柳玲儿急忙拦住了秦开奕:“你怎么能打人呢。”
  
  秦开奕听到柳玲儿的话是有苦说不出,他喘了口气,一把挥开了柳玲儿,又对地上已经爬不起来的沈飞笑踩了几脚,这才终于听到了那万恶的系统提示音【系统提示:恭喜您获得1%返回度,目前返回度为1.5%】……一听到声音秦开奕立马停了下来,想要去扶起沈飞笑又怕引起剧情变动,只好闪开身体,让柳玲儿去把沈飞笑扶了起来。
  
  “师兄你怎么能这样呢。”柳玲儿看到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沈飞笑眼圈都红了:“你怎么能随便打人呢,他还是个孩子啊。”
  
  ……我他妈的也知道他是个孩子啊!秦开奕在心中化身咆哮马,但是表面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不过就是个没天赋的弟子罢了,玲儿你何必那么在意?”
  
  “师兄,我原本以为你是个善良的好人,现在看来,是玲儿错了。”柳玲儿狠狠的琼瑶了一把:“既然如此,我看我和师兄也有缘无分。”
  
  闺女……这是起点小说不是言情啊!!秦开奕深吸一口急忙拉回了崩坏的剧情:“玲儿,我是看到你被欺负才这么生气的,你知道你在我心中的分量,我看不得别人怠慢你啊。”——现在可不能和柳玲儿拆伙,后面还有一场柳玲儿为了沈飞笑背叛他的戏份呢!!
  
  “可是。”柳玲儿又动摇了,她觉的师兄说的也有道理,若不是沈飞笑这么怠慢他们,秦石也不会这么生气啊!
  
  “以后我来照顾他吧,就算是我赎罪了好不好?”秦开奕记得小说里秦石说过这么一句话——当然,秦石只是说着来哄哄柳玲儿的,只有傻逼才会真的以为他会来照顾沈飞笑。
  
  “好吧。”柳玲儿就是那个傻逼……
  
  “你把他放到床上吧。”秦开奕道:“你不是前几天说想要紫貂么?走吧,我带你去后山看看,帮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你能养的动物。”
  
  “真的?”柳玲儿眼前一亮,随即迟疑道:“可是他怎么办?“
  
  “……”你还没忘记床上有个病号呢?秦开奕无奈的想,写的时候倒是不觉的,为什么真的穿到小说里了,觉的柳玲儿不是一般的脱线呢??
  
  “我有分寸的。”秦开奕道:“死不了,况且就他那性子,磨磨也算好的,免得以后给我们门派惹到什么不该惹的人物。”
  
  “那好吧。”柳玲儿还是答应了,她到:“等回来了,我就去给师弟去药房拿些药吧。”
  
  ……如果是遇到这样的女人,我就亲手把她掐死,秦开奕几乎想翻个白眼,但是为了他的形象,他还是什么都没说,在临走之前,秦开奕往躺在床上的沈飞笑那里看了一眼,发现沈飞笑已经不知道何时醒来了,正瞪着他那一双黑的渗人的眼睛看着柳玲儿和自己,那种眼神看起来很平静,可是却让秦开奕生生的打了个寒颤……
  
  陪着柳玲儿去后山转了一圈,秦开奕随手捉了只山雀给柳玲儿当安慰品,算是聊胜于无,柳玲儿心中虽有不满但是也没说什么,她回到门派后看了秦开奕一眼:“那师兄,我给师弟拿药去了?”
  
  你倒是没忘了这茬。秦开奕在心中暗暗的想,不过脸上没有露出什么特别的表情,他道:“还是我去拿吧,你个女儿家家的,也不知道避嫌。”
  
  “这……”柳玲儿迟疑的看着秦开奕:“也好……”
  
  “嗯,你回去吧。”秦开奕点了点头,就朝药房走去了。
  
  拿了一些常用的伤药,秦开奕掐起一个仙诀,直接腾云驾雾的飞到了沈飞笑的住所出,说实话,他心中一直很不舒服,虽然走剧情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但是心里的疙瘩还是难以轻易的解开。
  
  秦开奕走到沈飞笑的门前,鬼使神差,被应该去敲门的他却停在了窗户前,偷偷的观察起屋子里的沈飞笑……
  
  这一看,直接把秦开奕刺激到了,只见躺在床上的沈飞笑死死咬住了自己的手腕,嘴里发出低声的呜咽,像是不堪忍受痛苦一般,他的眼眶红红的,却没有泪水落下,沈飞笑的眼睛死死的盯住墙角,固执又脆弱的摸样让秦开奕心里像是被什么死死噎住了。
  
  都是他干的好事啊……秦开奕觉的嘴里苦的要死,他看了眼手中的伤药,心中突然冒出一个主意……作为反派的秦石没有办法去帮助沈飞笑让他少受些苦,那么如果他是一个不会改变剧情的路人甲呢?
  
  一个除了给沈飞笑带来些温暖之外,不给他开金手指,更不给他指引道路的,可有可无的路人甲……

5、路人甲

  沈飞笑觉的全身都很疼,他躺在只铺了一层薄薄的棉絮的石床上,觉的整个人都快要被活活冻死,季节虽然是春天,可是沈飞笑却感觉不到一点暖意,他看着柳玲儿和秦石离开,甚至怀疑自己会不会就这么死在这里。
  
  他会死么?沈飞笑整个脑袋都是晕晕的,他知道自己不讨人喜欢,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去讨人喜欢,他的母亲早逝,父亲又根本不教养他,根本没有人告诉过他应该怎么说才是对的。
  
  因为受伤而发烧的沈飞笑终于忍不住抽泣起来,他在床上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像是被伤害的小兽,死死的咬住自己的手腕,发泄着心中的无助。
  
  无意中捡来的紫貂温顺的卧在他的怀里,时不时舔舔沈飞笑的脸,像是在安慰他一样。
  
  秦开奕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掐了个仙诀直接瞬移进屋子里的,当然,溜进屋子里的他没忘记换身衣服顺便在脸上施了个云雾决,让人看不清他的摸样。
  
  “你是谁?”被突然闯入的人吓了一一大跳,沈飞笑强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秦开奕坚信言多必失,没有回答沈飞笑的话,直接从怀里掏出了药。
  
  “你要干什么?”显然沈飞笑这娃被吓的不清,他脸色发白的看着秦开奕,故作镇定的样子可怜又可爱。
  
  “吃。”秦开奕嘴里吐出一个字,他将几个小瓶子直接扔到了沈飞笑身边:“治病。”
  
  “……”沈飞笑眉头眉头皱的紧紧的,明显不太相信秦开奕说的话。
  
  “我有害你的必要?”经过变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刺耳,秦开奕语气倒是没有多温柔。
  
  “你为什么帮我?”想到自己确实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人利用,沈飞笑咬牙道。
  
  “紫貂别被人看见了,他是从秦石那里抛出来的。”没有回答沈飞笑的话,秦开奕道:“如果不想它被人拿回去,就藏好吧。”
  
  “……”沈飞笑知道了眼前的人不会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抿紧了唇。
  
  “今日所受之苦,必将予你来日之福。”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沈飞笑,秦开奕只是叹着气说了一句就离开了,师弟,师兄只能做到这里了!
  
  沈飞笑盯着秦开奕消失的地方一动不动,直到身边的紫貂轻轻舔了舔他的手指,才将目光移向了秦开奕留下的几个瓶子上,黝黑的眸子中深沉一片,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而秦开奕离开了沈飞笑的住所后就开始去忙自己的事了,沈飞笑进入灵山派的时候是十二岁,秦石则是二十一岁,他比沈飞笑早九年进入灵山派,并且一进入,就仗着自己火土双灵根的优秀天赋成为了掌门门下首席弟子。
  
  修真界本就以修为为尊,秦石甚至还有很多个比他大二三十岁的师弟师妹。
  
  可是由此……问题就来了,秦开奕可没有秦石的天赋,对于一些知识的理解和把握更是没法比,虽然他有着秦石的知识基础作为铺垫,但是理解无能就是理解无能,总不能指望他把自己在网上百度的那些艰涩知识融会贯通吧?
  
  这时间短了还可能还没什么,但是若是时间一长,露馅肯定是必须的,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修为跟不上,他要怎么去走之后的剧情啊!
  
  走不了剧情就得不到返回点,得不到返回点就回不去以前的世界,回不去以前的世界……他就注定了被沈飞笑亲手干掉啊!
  
  越想越觉的惊悚,秦开奕觉的修炼这事儿简直就是刻不容缓,直接提到了他日程的第一位。
  
  索性秦石平日间也不算太懒惰,所以秦开奕这幅认真刻苦的样子倒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关注,好吧,这多少人中自然不包括他那可爱善良温柔贤淑最后会在他身后捅那么一刀的师妹——柳玲儿。
  
  秦开奕将大部分精力放到了修炼上面,自然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陪着柳玲儿了,他现在对这个以后会背叛的他的水灵妹子没多大的好感,所以更是懒得耐心的解释,于是他们之间经常出现以下对话。
  
  “师兄,陪我去逛山市吧~,我想买个漂亮的簪子。”
  
  “不去。”
  
  “为什么?”
  
  “修炼。”
  
  “……”
  
  “师兄,帮我养养兔子吧?”
  
  “不养。”
  
  “为什么”
  
  “修炼”
  
  “……”
  
  “师兄……”
  
  “不。”
  
  “我还没说是什么事呢!”
  
  “修炼”
  
  “……”
  
  即将发生这种令柳玲儿尴尬的对话的结果就是……她终于不再来烦秦开奕了,将自己的目光洒向了自己可爱的小师弟沈飞笑同志……对此,秦开奕对沈飞笑同志表示同情。
  
  灵山派的根基不错,因此为门内重点弟子提供的修行环境也不差,就像秦石因天赋优秀的缘故还在练气期就被分配了一个灵气充裕的洞府进行修炼。
  
  自从明白了修为对自己的重要性,秦开奕再也不敢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而是一头扎入了洞府之中勤勤恳恳的修炼起来,索性秦石的天赋实在不差,所以在恶补了而一段修真知识之后秦开奕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又有了提升,这才稍微放下了心。
  
  他这一边在努力的为以后欺负沈飞笑的资本打好基础,那边人家主角也走上了剧情的正轨。
  
  在原著小说里,沈飞笑在无意中捡到了紫貂后就被紫貂带入了灵山派的禁地,紫貂作为上古神兽对于这些凡人布下的阵法自然是不看在眼里,所以带着沈飞笑轻轻松松的就拿到了灵山派最珍贵的一本修真秘籍《山云小记》,这本秘籍号称是上古大战时期一个走火入魔的修真者的毕生心血,只要有了它,不但修为可以一日千里,还可以习得轻易隐藏自己功力的秘法——哎呀反正就是各种金手指大开啦,秦开奕在自己的洞府你咔嚓咔嚓的啃着苹果,百般无奈的想,也不知道沈飞笑这娃子学习进度到底有多快,不过超过自己,那肯定也是指日可待的事。
  
  而且现在柳玲儿对沈飞笑这么感兴趣,应该会交给他一些比较重要的常识吧?想到了这里,秦开奕突然想起了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接下来他又会羞辱沈飞笑一次……然后沈飞笑会因为这次受辱走火入魔……再然后彻底涅槃重生。
  
  “……草。”不由自主的骂出了脏话,秦开奕真是恨不得自己剁了自己的手,尼玛当初为什么不直接给沈飞笑开金手指啊,还写个毛线的受辱啊,呜呜呜……
  
  不过那段剧情和现在还有一点距离吧?秦开奕把手中的苹果核随手一扔,决定了!他要去好好照顾沈飞笑一下以减轻自己心中的罪恶感!!
  
  从自己的山上随手抓了一只鸡,秦开奕换了身衣服就兴冲冲的朝沈飞笑住所飞去了,当然,他没有把自己脸上和声音的伪装忘记。
  
  到了沈飞笑的住所,秦开奕先观察了下柳玲儿在不在,在得出柳玲儿不在的结论后才慢悠悠的晃荡进了沈飞笑的家里。
  
  正在打坐的沈飞笑又被秦开奕吓了个正着,差点没叫出声。
  
  “淡定。”秦开奕把手里的山鸡扔到了沈飞笑的桌子上:“给你送来补补身体。”
  
  “……”见到又是这个奇怪的人,沈飞没有说什么,只不过眼神里却出现了探究和……蠢蠢欲动。
  
  喂,这熊孩子该不会以为拿了秘籍才一个多月就想超过他了吧?嘴角抽了抽,秦开奕开口道:“你拿到秘籍了?”
  
  “……什么秘籍?”沈飞笑闻言瞳孔猛地缩了缩,显然是被秦开奕的话惊到了,不过嘴上倒是没有放松。
  
  “别怕。”秦开奕是故意这么说,说真的他真的有点怕沈飞笑强行出手破除他的法术,现在倒还好,若是以后……谁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打得过他?不过若是他提出了秘籍这么个词,沈飞笑拿捏不准他的底线,也就没那么容易对自己动手了。
  
  “紫貂是我送你的。”既然已经提到了秘籍,秦开奕决定加深自己神秘形象:“好好练。”
  
  “你到底是谁?”沈飞笑呼吸有些急促:“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又是这个问题,秦开奕撇嘴:“你有什么?”
  
  “……”沈飞笑再次沉默,没错,到现在为止,他依旧一无所有。
  
  “你是在可怜我么?”沈飞笑低低的开了口:“像可怜一个乞丐一样?”
  
  “……”亲,你能不那么别扭么?秦开奕叹气:“你哪里值得我可怜了?又没残又没病,能跑能跳能吃能喝,你来说说,你哪里值得我可怜?”
  
  沈飞笑的眼神告诉秦开奕,他回答深得主角心……
  
  “啰啰嗦嗦的,给你鸡,你到底吃不吃啊。”秦开奕不耐烦了。
  
  “吃。”沈飞笑盯着秦开奕……好像秦开奕就是桌子上的那只鸡……

6、一只鸡引发的血案

  给沈飞笑松了鸡去,秦开奕就离开了,他也清楚沈飞笑日子过的清苦,估计到了灵山派连肉都没有吃过。
  
  秦开奕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伸了个懒腰,正准备睡上一觉,就被刺耳的系统提示音弄了个清醒【系统提示:请在一年之内达到辟谷中期,否则将扣去20%返回度,请在一年之内达到辟谷中期,否则将扣去20%返回度】
  
  “什么??”听到这提示音秦开奕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你丫的要逼死我啊!!!”
  
  系统当然不会回答秦开奕的话,让人崩溃的声音响起一遍之后就默默的消失了。
  
  “另外这个声音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觉的自己身体里住了奇怪东西的秦开奕脸色很是难看,他瞅了一眼自己的洞府,重重的叹了口气。
  
  秦石的洞府布置的很简单,只有一张石床,一个石桌罢了,需要用的灵药和书籍全部摆放在角落里,用了一个不算高级的隐匿咒遮着。
  
  秦开奕觉的自己就像个被戳破了气的皮球,怎么都振作不起来,现在秦石的修为是筑基后期,用九年达到这个程度,第一是靠着他水土双灵根的绝佳天赋,第二自然是靠着清虚子一手栽培。
  
  可是筑基到辟谷本来就是一个极为不容易跨过去的坎,若说筑基的修真者还是一个凡人,那么一旦进入了辟谷期,可以说就是踏上了仙路的第一个台阶。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