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反派邪魅一笑 西子绪(上)(5)

反派邪魅一笑 西子绪(上)(5)

时间: 2014-06-27 13:11:12

  
  “……”沈飞笑看了子阳佩一眼,没有说话,那表情摆明了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师兄不感冒。
  
  秦开奕看着沈飞笑这架势冷汗都冒出来了,现在他们周围虽然不时有弟子走过,但是按着子阳佩的实力,就算直接剁了沈飞笑再离开都开的及。
  
  “呵呵,沈师弟不怎么喜欢说话啊。”秦开奕急忙岔开话题:“师弟接下来想去哪里啊?”
  
  “想去哪里?”子阳佩却像是被沈飞笑挑起了兴趣,再次对沈飞笑道:“沈师弟想去哪里看看?这会儿趁着秦师兄有空,就一起去看了吧。”
  
  “没有。”沈飞笑还是一贯的惜字如金。
  
  “真的没有?”子阳佩继续追问:“沈师弟你确定。”
  
  沈飞笑瞟了子阳佩一眼,连话都懒得说了。
  
  秦开奕直接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尼玛啊,子阳佩要是恼羞成怒他是转身就跑呢还是转身就跑呢。
  
  “哈哈。”结果没想到子阳佩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冲着沈飞笑点了点头:“沈师弟真是好有个性啊。”
  
  “……”秦开奕这才发现子阳佩这人就是个抖M的,人家对他越冷淡他越喜欢贴人家的冷屁股,唉,高手的世界他不懂啊……
  
  “既然沈师弟没有好的提议,那我们……”子阳佩看了秦开奕一眼:“去禁地看看怎么样?”
  
  “……好啊。”秦开奕从嘴里挤出两个字,子阳佩的要求,他没有权利拒绝。
  
  “那就走吧。”子阳佩道。
  
  然后他们三个人就朝禁地去看看了,然后子阳佩就大发神威把禁制给破了,然后秦开奕就和沈飞笑一起被子阳佩给宰了,然后这本书就END了。
  
  可能么?当然不可能!首先人家沈飞笑同学好说歹说是个主角,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掉,主角光环是□的么?再者沈飞笑以后还是子阳佩的一大助力呢,就这么剁了,岂不是太可惜?所以真相是他们一路平安的走到了禁地门前,子阳佩在禁地门前仔细的打量起了眼前的阵法。
  
  果然不是他现在能够破开的,若是放在几百年前他还有力姑且一试,但是以他现在的实力,估计若是进去了,连出来都成问题,得出了这个结论,子阳佩只好暂时放下了得到《山云小记》的心,他现在倒也不怕丢失的紫貂被别人找到,毕竟驱使紫貂的方法,只有他一人知道。
  
  所以说啊,子阳佩同学明显的忽视掉了主角光环的强大了,不就是区区一只紫貂么,人家沈飞笑虎躯一震,别说紫貂,你都得变成人家的小弟……
  
  放下了紫貂,子阳佩眼神一转,就将心思打到了站在身后一脸沉默的秦开奕身上,这趟出来,遇到一个天生魔体,也算他收获不错了,可是要怎么让这个固执的小道士跟着他修魔呢?子阳佩突然瞟到了站在秦开奕身边的沈飞笑,一个念头渐渐形成在脑海里……这个秦石,很在乎他的小师弟吧?
  
  不知道自己即将倒霉的秦开奕还在纠结要怎么摆脱子阳佩,他看见原本仔细凝视着禁地的子阳佩突然转过头对他灿然一笑,心里就咯噔一下。
  
  “秦道友。”子阳佩的嘴巴虽然没有动,秦开奕却听到了子阳佩的声音,他微微皱起眉头,想看看子阳佩到底想要干嘛。
  
  “你真的不考虑跟我修魔么?”子阳佩的笑容很灿烂,可是说出的话却不像他的笑容那么和善了:“真的不用再考虑一下?”
  
  “……呵呵,谢谢子阳兄的关心,在下……”秦开奕也没有开口,而是和子阳佩一样使用的传音入密,既然子阳佩不想沈飞笑听见他们的谈话,那还是顺着子阳佩的意思来吧。
  
  “你真的有拒绝的权利么?”见秦开奕还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子阳佩的声音冷了下来:“你很在乎你的小师弟吧?”
  
  “……子阳兄你什么意思?”秦开奕有些反应不太过来。
  
  “我的意思就是……”子阳佩轻声细语道:“我不愿意伤你,是因为你有价值,但是你的师弟就不一样了,如果你真的要拒绝我,我可不能保证你的师弟不会出现什么特别的意外。”
  
  “……”秦开奕在这一刻终于明白了那个坑爹的系统音的含义,这不就是摆明了要他答应子阳佩去修魔么??如果他不答应子阳佩,那么沈飞笑的处境肯定就危险了,而沈飞笑一旦出事,那么他的下场就是被系统直接抹杀掉!!呵呵呵呵……这个坑爹系统还真是先进啊,连剧情发展都能预测的一丝不差。
  
  已经陷入了死局的秦开奕还想垂死挣扎:“这样用别人来威胁我,真的配得上子阳兄的身份么?按照子阳兄的地位,不该是以理服人么?”
  
  这帽子倒是大,不过子阳佩显然更在乎秦开奕话中包含的另一层意思:“你知道我是什么人?”
  
  “额……”秦开奕一愣,随即答道:“不知道。”
  
  可是他答的太快反而引起了子阳佩的怀疑,子阳佩上下打量着秦开奕,不知道想了些什么,良久之后才幽幽的开了口:“看来是我小瞧你了啊,清虚子门下果然没有名不副实之辈。”
  
  自觉失语的秦开奕只好乖乖的闭上了嘴。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身份,那我就更不能放你走了。”子阳佩气定神闲,说出的却是让秦开奕全身发凉的话:“要么答应跟着我修魔,要么……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我亲手把你的师弟扒皮抽筋,夺魂炼魄。”
  
  “……”听到了这句话,秦开奕其实很想说,大哥,请放心大胆的去这么干吧,反正以后沈飞笑是我的敌人,帮我把威胁扼死在萌芽状态我真是谢谢你了啊。当然想归想,脑海里还回荡着系统提示音的秦开奕表示——沈飞笑绝对不能死啊啊 啊啊~!!
  
  “一定要这样么?”秦开奕的声音很艰涩,深深体现出了一个因师弟被威胁不得不跟魔头做妥协的大义师兄形象。
  
  “一定。”子阳佩的心情很好,他就喜欢看那些正道在威胁之下做出妥协的摸样。
  
  “……”秦开奕闭上眼,深深的了一口气,仿佛做下了什么让他痛苦不已的决定:“我答应你。”
  
  “哈哈哈哈哈。”子阳佩放声大笑。
  
  “但是你要和我立下灵魂契约。”秦开奕可没那么傻会去相信子阳佩随口的承诺:“我同你修魔,你答应不伤害我的师弟。”
  
  “没问题,”子阳佩答应的很爽快,为什么不爽快?眼前的小道士除了师弟还有师妹师兄师姐嘛,反正亲戚那么多,他就不怕秦开奕不跟自己服软!
  
  “那么来吧。”秦开奕道:“我秦石在此立誓,我同子阳佩一起修魔,子阳佩不可伤害沈飞笑,若有违誓,心神俱裂,魂飞魄散。”
  
  子阳佩听了也回应了秦开奕的誓言:“我子阳佩在此立誓,不伤害秦石的师弟沈飞笑,秦石则要同我一起修魔,若有违誓,心神俱裂,魂飞魄散。”
  
  在子阳佩说完誓言后,秦开奕就感到了心中一紧,他自然清楚灵魂誓言的威力到底有多大,所以沈飞笑的小命,至少在子阳佩面前是被保下来了。
  
  果然在片刻之后,秦开奕就听到了系统提示音【系统提示:沈飞笑脱离了子阳佩的挟制,获得1%的返回度,沈飞笑脱离了子阳佩的挟制,获得1%的返回度,目前返回度为2%目前返回度为2%】呼出了一口气,秦开奕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
  
  站在秦开奕和子阳佩身后的沈飞笑还不知道自己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秦开奕,握紧了垂在身后拳头,黑色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不明的情绪。

12、秘境

  “既然你和我定下契约,成为我门下的弟子。”在和秦开奕一起发完誓言之后,子阳佩继续传音入密道:“我就给你点见面礼好了。”
  
  “多谢子阳兄。”秦开奕淡淡道。
  
  “客气。”子阳佩笑眯眯的看着秦开奕,这才开了口:“师兄,我前些天在俗世买了枚戒指,实在是看不准到底是个什么品质,不如师兄帮我鉴赏一下吧。”
  
  想到子阳佩大概是因为顾及在场的沈飞笑才说出了这么一番外,秦开奕倒有些好笑起来,他接过子阳佩递过来的戒指,故作沉吟道:“那我就帮师弟看一看吧。”
  
  站在秦开奕身后的沈飞笑见到这一幕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眼神里明显露出鄙夷的神色,显然是将秦开奕当做收取贿赂的极品师兄了,看到了这样的眼神,秦开奕倒是不太在意,他以后反正都要和沈飞笑为敌,现在就算再好的关系也无济于事。
  
  子阳佩满意的看着秦开奕收下了自己的东西,他自然不像表现出的那样希望秦开奕跟他好好修魔,说白了,现在的秦开奕在他的眼里就是一只被圈养的牲畜,秦开奕修魔的程度越高,那么秦开奕就越补。
  
  秦开奕当然也清楚自己在子阳佩心中的地位,他知道子阳佩一开始就没有安好心,可是即使知道子阳佩没有安好心又能怎么办呢,打又打不过他,肚子里还有子阳佩下的毒蛊,就算他费尽心思逃掉了,身后那不是还有个拖后腿的沈飞笑么,《山云小记》虽然厉害,可沈飞笑修炼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一旦真的惹恼了子阳佩,谁知道主角光环还有没有作用。
  
  况且秦开奕心中还压着一块必须要在一年之中达到辟谷期的大石头,他和子阳佩的交易,可以说是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想通了这些,秦开奕心中被子阳佩威胁的怨气终于得到了缓解,他转头看向还在凝视着禁地的子阳佩正想说什么,就被他突然变掉的脸色惊了一下。
  
  还在好奇子阳佩为什么会突然变了脸色,秦开奕就听到了一声剧烈的响动。
  
  仿佛什么东西横空出世一般,如惊雷般的巨响和大地猛烈的震颤都让秦开奕一时间愣在了那里,脑海里第一个反应居然是……地震了?
  
  子阳佩显然不像秦开奕那样还要愣上一愣,他在听到这声巨响之前似乎就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在一声巨响之后,子阳佩对秦开奕传音入密了一句,别忘了修炼,过些时候再来看他。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看那离开的速度,像是被什么撵着跑一样……
  
  秦开奕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等到他开始梳理小说脉络的时候才忽然醒悟,这一声巨响,应该就是沈飞笑第二个金手指的预兆了。
  
  在小说之中,得到了《山云小记》的沈飞笑才修炼不久,灵山派就出了一件大事,一个先天秘境突然出现在了灵山派的禁地之中,先天秘境通常是上古仙人开辟出的一种特殊的空间,这种空间之中的珍贵灵植和高阶法宝多的数不胜数,当然,风险和收益是成正比的,先天秘境之中的凶猛灵兽也足以让普通的修真者望而却步。
  
  这种先天秘境的入口十分隐秘,可是每出现一次就必然引起腥风血雨,而从先天秘境之中出世的法宝也让修真者们垂涎欲滴,三百年前曾经出现的一个先天秘境里,就出现了东皇钟这一让修真界都为之一振的上古仙器。
  
  灵山派如今在禁地之中出现了先天秘境,自然会考虑在第一时间派弟子潜入探寻,越早进入,就越有机会吃到第一块肥肉。
  
  灵山派虽然在修真界不算弱,但是还是有几个顶级门派压在上头,其一便是昆仑的水华连琼,这个门派很少出世,可是一旦有出现在世俗,就一定预示着一次震撼,水华连琼一共出现过十三个弟子,这十三个子弟之中,最差的一位都是元婴老祖。
  
  秦开奕自然清楚这个先天秘境对于沈飞笑的作用,若是只在灵山派之中,沈飞笑作为一个连洞府都没有的刚入门的弟子,且不说没有奇珍异草相助,就是连修炼时需要的灵气都供应不上,如此一来沈飞笑的修真速度必然遭到极大的影响。
  
  秦开奕想到这里,心中开始暗暗叫苦,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沈飞笑是为什么进入到先天秘境的……这可不是什么殊荣,一个才练气期的弟子进到这样的秘境里,如果不是沈飞笑有《山云小记》和紫貂,他怕是有几条命都不够挥霍。
  
  而让沈飞笑进到先天秘境的始作俑者,就是看他不顺眼的大师兄秦石。在小说之中因为沈飞笑和柳铃儿越走越近的缘故,秦石想方设法的想要干掉沈飞笑,这先天秘境一出,更是给了秦石一个大好机会,于是秦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设计强迫沈飞笑进入了先天秘境,原本打算着让沈飞笑就这么夭折在里面,却没有想到,有着主角光环附体的沈飞笑不但没有挂,还又升级了……
  
  每个反派都有一颗想干坏事老是不成功的心啊有木有!
  
  沈飞笑看着秦开奕变来变去的脸色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良久之后才淡淡道:“师兄。”
  
  “啊?”被沈飞笑打断了联想,秦开奕转头看着这个即将被自己陷害的师弟:“怎么了?”
  
  “好像有钟声。”沈飞笑的轻声道:“发生什么事了么?”
  
  钟声?听到这句话秦开奕才反应过来,这会儿大概是灵虚子派人敲钟去了,这钟声在灵山派的意义非凡,每次一响起就是一定发生了有关灵山派存亡的大事。
  
  “师弟,你跟我一起去吧。”秦开奕思量片刻道:“恐怕是有大事发生了。”
  
  “是。”沈飞笑的语气很平淡,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不卑不亢,即使他屈居秦开奕之下,也从未露出谄媚或者自卑的表情,不得不说,一个人的先天性格实在是太重要了。
  
  “走吧。”掐了一个云决,秦开奕带着沈飞笑一起朝山门走去,当然这期间他悄悄的查看了子阳佩给他的戒指。
  
  那个看似平凡的玉扳指实际是个虚纳戒,空间不算太大,只有三四立方,里面放满了一些瓶瓶罐罐和一些关于魔修的书籍,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秦开奕还发现了一只通色透明的蜘蛛,看来子阳佩这次还真是对他下了大手笔啊。秦开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可没忘记子阳佩的蛊虫还在自己的肚子里,虽然他以后也是要修魔的,但是为了让剧情好走一些,可没傻到完全相信子阳佩的地步。
  
  很快就到了山门处,秦开奕将虚纳戒往手上一戴,对沈飞笑道:“师弟,我先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沈飞笑还是一副不怎么喜欢理人的样子。
  
  此时山门处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灵山派的门规是,只要听到了钟声,无论你在干什么,都要立刻赶到山门之处,若是晚了,惩罚就是直接逐出灵山派。
  
  秦开奕的师父,也就是灵山派的掌门人清虚子是个不怎么严谨的小老头,但是在这些大事上却还是丝毫不敢马虎。
  
  秦开奕到场的时候,柳铃儿和一帮掌门门下的师弟师妹也差不多都到齐了,这时见到秦开奕,都围了过来,一脸好奇的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秦开奕虽然心中对这件事已经了解的差不多,表面上却没有露出一丝的破绽,他思量片刻道:“我怎么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既然师父敲了钟,那必定是大事吧。”这不说了等于没说么,没有打探到消息的众师弟师妹失望的散去了,唯有柳铃儿留了下来。
  
  “师兄,你刚收的那个新师弟呢。”柳铃儿好奇道。
  
  “他啊,刚才和他分开了,这会儿应该到了吧。”秦开奕随口撒了个谎:“我过几天帮你抓紫貂吧。”
  
  “好啊,不急的。”说着不急不急,柳铃儿眯起的眼睛还是暴露了她的好心情。
  
  “嗯。”因为心中压着事,秦开奕也不想多说。
  
  “师兄,你是不是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柳铃儿眼珠一转,看着秦开奕道。
  
  “嗯?”被柳铃儿问出这个问题,秦开奕倒有些惊讶了:“为什么这么说?”
  
  “哈哈,当然是因为师兄一脸天要塌下来的表情了。”柳铃儿笑嘻嘻道:“好久没有见到师兄这种表情了。”
  
  “是么?”秦开奕有些哭笑不得,他倒是没想到柳玲儿居然能发现他的反常。
  
  秦开奕见柳铃儿还想说什么,就朝她摆了摆手,然后小声道:“别说了,师父来了。”
  
  柳铃儿转过头,看见灵虚子出现在了山门处。

13、选拔
  
  清虚子站在山门的高台上面表情很是凝重,他的周围站着几个灵山派的长老,肃穆的气氛很快就让吵杂的人群安静了下来。
  
  见到弟子们都不再说话了,清虚子这才淡淡的开了口,他的声音经过了扩音咒的加持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灵山派的众弟子们,现在到了灵山派死生存亡的关头了。”
  
  这句话一开头,底下一下子炸开了,在场的灵山弟子都开始窃窃私语,讨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柳铃儿的脸色也挺难看的,她犹疑的看了一眼灵虚子,小声对秦开奕道:“师兄,有这么严重么?”
  
  “应该有吧。”秦开奕淡淡道:“师父也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
  
  “安静!”清虚子沉声道:“这事关重大,希望各位灵山派的弟子们,认真的挺清楚我接下里要说的话。”
  
  此话一出,山门再次安静了下来,门派中的弟子们都眼含担忧和好奇,看向了清虚子。
  
  “我们灵山派,出现了先天秘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清虚子心情很复杂,他自然清楚,先天秘境对于任何修真者来说都是一种极大的**,若是处理的好,灵山派绝对有可能跻身顶级门派之列。
  
  但是如果一个不慎,这先天秘境则极有使得灵山派支离破碎,这不是没有先例的,几百年前取得上古仙器东皇钟的崇阳门,就是因为门派上层太过贪婪,为了奇珍异宝居然同意了让所有门派中的弟子都进入,致使大批弟子死亡,最终导致了崇阳门无力保护东皇钟,弟子死伤惨重,人财两空的结局。
  
  清虚子虽然平日间很少打理门派的事,但是却也不糊涂,他清楚的知道,灵山派是没有能力独吞这一块肥肉的。
  
  想到了这些清虚子脸上的表情更加凝重起来,他对着站在平台下的众弟子道:“我和几个长老商议过了,在近期会选出进入秘境的弟子,我希望在灵山派危难存亡之际,各位弟子们定要相互扶持,不可做出为利益之事而伤害身边的人,我清虚子在这里定下门规,若是被我发现了有杀人夺宝之事,夺宝者废去修为,拔出魂魄,放入阵法,永不释放。”
  
  灵虚子话音刚落底下就炸开了锅,虽然之前灵山派也有门规是不可杀人夺宝,但是惩罚的手段最严厉的也不过是杀掉罢了,现在居然连魂魄也不放过,可见惩罚手段之狠辣,实在是和清虚子向来和善的形象不符。
  
  当然,和惩罚手段相比,现在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先天秘境四个字,谁都知道先天秘境里有着无数的奇珍异宝,虽然里面的灵兽也是凶猛异常,可是一想到能得到珍贵的法宝或者灵药,就不那么在乎那些危险的因素了,毕竟每个人都存了侥幸的心理,万一运气好呢,万一真的得到了呢,万一……

  “还有一条门规。”扩音咒使得清虚子的声音即使在人群窃窃私语时也能听的很清楚:“除了被选中的弟子,其他人不可进入秘境之内,我现在已经派人把守了秘境入口,如果有人企图强行进入,一律当场格杀。”
  
  秦开奕听到清虚子的话倒是没有多少惊讶的情绪……他有什么好惊讶的,这些话都是他写的有木有!!
  
  但是旁边的人就没有秦开奕那么淡定了,柳铃儿皱着眉头道:“师兄,师父为什么要这么做,先天秘境不是进去的人越多得到法宝的机会越大么?为什么师父还要限制我们进去?”
  
  听到柳铃儿这话,秦开奕自然清楚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没有进过秘境的人当然不清楚秘境里的灵兽到底有多恐怖,他笑了笑道:“玲儿,难道你也想进去?”
  
  “当然了。”柳铃儿回答的理所当然:“我可是听说过先天秘境里有多少好东西,况且秘境下次什么时候出现还不知道呢,这次好不容易出现在了灵山派,为什么我不能去?”
  
  “玲儿。”秦开奕无奈的看着他这个没有自知之明的小师妹:“你知道秘境入口在哪里么?”
  
  “哪里?”柳铃儿好奇的看着秦开奕。
  
  “禁地里。”秦开奕知道这次灵山派的秘境之行不会轻松,也没那个兴趣去参这个浑水,他虽然是清虚子的大弟子,但是在小说里秦石是没有进到秘境里的。
  
  “啊?”柳铃儿一听这才傻了眼,她不太相信道:“师兄你没骗我吧?”
  
  “我骗你有什么用。”秦开奕道:“这趟禁地之行我是不打算去了,玲儿,我知道你好奇禁地里到底有些什么,但是你别忘了,你现在还在练气期,如果真的进去了,恐怕就是凶多吉少了。”
  
  “……”柳铃儿虽然刁蛮任性,但是其实也不傻,她听了秦开奕的劝解,眼珠子转了转:“师兄,你说你不打算进去是真的么?”
  
  “当然。”秦开奕没有撒谎,他拿到子阳佩给他的虚纳戒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打算,进入秘境实在太危险,他可没有沈飞笑的紫貂和《山云小记》金手指,更没有沈飞笑逆天的主角光环,有自知之明,大概是秦开奕最大的优点了。
  
  “那万一秘境里出现了什么法宝,师兄岂不是很吃亏?”柳铃儿虽然和秦开奕关系很好,却有一番自己的思量,她可不信她这个大师兄会真的放弃进入秘境的机会。
  
  若是说真的是秦石,那么上面一番话还有可能是用来打发柳铃儿的,但是现在秦石已经被秦开奕穿了,他说的那些话当然是真的,所以秦开奕只是叹了口气:“玲儿,法宝是好东西,你也要有命来用啊,记得上次我因为你的原因误入禁地险些丧命了么?连禁地都没办法通过,我哪里命去取法宝?”
  
  “这也是……”似乎是被秦开奕的理由说通了,柳铃儿眼神黯淡下来,过了一会才道:“那师兄,你觉的哪些人会进入秘境呢?”
  
  “大概是一些长老和自行修行的师兄师姐吧。”秦开奕道。灵山派和其他门派不一样,当弟子到达了筑基期之后就会脱离师父门下自行修行,当然,自行修行的意思并不是和灵山派没有关系了,而是指自行开辟新的洞府,或者去更远的地方看遍世间百态修心修身。
  
  这样的弟子地位一般是很高的,只有在很关键的时候才会返回灵山派。
  
  “哦。”柳玲儿这才终于偃息旗鼓了,她撅着嘴道:“唉,真可惜,本来还想跟着师兄一起进去看看呢。”
  
  “没事,以后有机会的。”秦开奕只好这么安慰,其实他现在在想一件更加重要的事,那就是要怎么把沈飞笑给塞到禁地里面去,在小说里,秦石使了点小计策,让沈飞笑代替了门内另一个弟子,表面上看起来是因为秦石和沈飞笑关系好才这么做的,可是实际上只有秦石和沈飞笑自己明白,就是因为秦石恨透了沈飞笑,才会做出这么一番事情。
  
  秦开奕眼睛朝人群中扫去,看到了站在人群里的沈飞笑,还是一副瘦弱的摸样,面无表情的少年沉默的看着山门台上刚宣布完这一切的清虚子,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秦开奕看了一会儿才下定了决心,他要让沈飞笑进入禁地,如果因为他的私心让沈飞笑错过了这一考验他的机会,恐怕秦开奕自己都接受不了,当然,接受不了的显然不止秦开奕一个人,就在他下定决心之后,就听到了那坑爹的系统音【系统提示:请将沈飞笑送入禁地,否则将扣除15%返回度,请将沈飞笑送入禁地,否则将扣除15%返回度】我知道了——在心里暗暗的翻了个白眼,秦开奕心中有了计划的轮廓,他决定按照原著来,让沈飞笑顶替一个名额进去!
  
  “秦儿,你单独到我的房间来一趟。”突然出现的传音入密让秦开奕愣了一下,他转过看向山门处高台上的清虚子,传音入密回答了清虚子的嘱咐:“是,师父。”
  
  清虚子是很看重秦开奕这个火土双灵根的弟子的,前些时候还有些担心秦石浮躁的性子会不会出什么祸事,但是自从在禁地受伤了之后,秦石的性格似乎就变了很多了,也没有再像以前那样高高在上,让清虚子终于放下了心,觉的自己的大弟子终于开了窍,因祸得福知道了修心。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