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反派邪魅一笑 西子绪(上)(7)

反派邪魅一笑 西子绪(上)(7)

时间: 2014-06-27 13:11:12

  
  “言长老队伍里的赤雷阁的弟子还是交由艳衣姑娘看管吧。”清虚子哪有那么好糊弄,笑眯眯的像尊弥勒佛,其实他同意冰火宗和赤雷阁本来就是迫不得已的事,现在赤雷阁居然派出这么个给他脸色看的蠢女人,也别怪他撕破脸皮。
  
  “你!”没想到清虚子居然会这么做,艳衣一时间傻眼了,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坏事,各走各的,难道还不好么?
  
  其实从这一点就能看出艳衣的浅薄,首先秘境的入口是要通过灵山派的禁地的,禁地中的秘法显然是灵山派更为了解,当初清虚子想的可是自成一队,后来在赤雷阁的强力要求下才不得不将三个队伍混杂起来,现在艳衣那么一闹,明摆着是给他分派的机会么。
  
  秦开奕看着沈飞笑跟着几个灵山派的弟子走到了言步玄的队伍里,被艳衣这么指着鼻子骂了一顿,他的心情显然不怎么好,脸色也阴沉的吓人,看到秦开奕在看他,恶狠狠的回瞪了一眼,那凶狠的样子让秦开奕的小心肝莫名的颤了颤……好吧,这下子人家沈飞笑可是把他恨到骨头里了,做的不错,继续加油!可是心里那种养了儿子结果儿子不认你了的淡淡忧伤情绪到底是要闹哪样啊,呜呜呜……
  
  清虚子自然不清楚秦开奕悲伤的内心世界,他看着队伍已经整顿好,对着言步玄道:“一路顺风。”
  
  “那是当然。”言步玄露出一个温润的笑容,领头朝禁地里走了进去。
  
  秦开奕跟在言步玄的身后,心里还在想着沈飞笑和自己的问题,他知道进入禁地之后他们会遭遇一场大变,随后队伍会变得支离破碎,秘境的通道也会神秘关闭,而一年后,这通道才会再次打开,这期间,他不得不坚强的野外求生……不但要防凶猛的灵兽,还要防那些杀人夺宝的修真者。
  
  不过没关系的,秦开奕强迫自己乐观起来,在禁地里他修魔的环境会好上很多,也不担心会被人发现,毕竟秘境太大了,自己又没有夺宝的心,只要找个角落躲起来就好了。
  
  这么一想,心里总算稍微轻松了一点,可是不知怎么的,秦开奕脑海里总是抹不去沈飞笑瞪他的那个凶残的眼神……那眼神简直好像是被惹毛了的野兽,一个不留神就能跳起来把人撕个粉碎。
  
  “沈飞笑啊,你可不能就这么把我干掉了……我死了,怎么承托你光辉的形象呢。”秦开奕小声的喃喃自语,总觉的自己会因为沈飞笑而吃个大亏……罢了,作为一个最终BOSS,他不会那么容易挂掉的!

17、你好,配角

  因为进入秘境需要通过灵山派境地的缘故,清虚子显示是提前做了不少的工作。原本一旦有人进入禁地就会开启的法阵也不知是什么缘故居然没有被触发,言步玄走在队伍的中间,表情却没有有一丝的懈怠。
  
  作为冰火宗的长老,言步玄对秘境有着深入了解,三百年前那个先天秘境开启的时候,他就曾跟着自己的师父一起进入,自然也是见识到了里面险恶的环境,虽然言步玄觉的自己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却还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秘境的入口处于禁地中部,秦开奕知道他们在禁地之中不会遇到什么意外,倒也没有太紧张,直到到了秘境入口,一路之上果然没有遇到什么意外,秦开奕正想松下一口气,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言步玄,你果然和灵山派清虚子小儿有勾结!!”秦开奕转过头,居然看到那个在进入禁地之前和清虚子撕破了脸皮的女人。
  
  她显然没有和秦开奕他们一样的好运气,也不知道到底在禁地里碰到了什么阵法,整个队伍都看起来灰头土脸的,甚至还有几个站在艳衣身边的弟子头发都被烧光了。
  
  “哦,艳衣姑娘何出此言。”言步玄对于艳衣的咄咄逼人倒也不恼,他微笑道。
  
  “你敢说你们没有勾结??”艳衣怒火中烧:“你们走的那条路为什么就什么都没有遇到,我们这条路怎么就……”
  
  还没等艳衣说完,言步玄就打断了她的话:“艳衣姑娘怎么知道我们什么都没有遇到?”
  
  “你难道遇到了?”艳衣冷笑:“说说,你们遇到什么了?”
  
  “我们遇到什么,为什么要跟你汇报?”言步玄虽然还在笑着,但是那笑容已经有些不善了,他轻哼一声:“无论遇到什么,我言步玄都会尽全力保下我派弟子,不像艳衣姑娘,不但自己保不了,连门下弟子也要遭到殃及。”
  
  “你!!”艳衣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却又找不到反驳的话。
  
  “恕在下就不和艳衣姑娘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把艳衣堵的说不出话来了,言步玄淡淡道:“我们走。”
  
  秦开奕在一旁看的起劲,听到言步玄这话赶紧跟了上去。
  
  其他弟子也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这会儿言步玄下令了,自然也将目光收了回来。
  
  “秦石。”走在前面言步玄突然对跟在他身后的秦开奕开口道:“这次禁地之行,你怎么看?”
  
  言步玄怎么会这么问他?对这个原小说里打酱油的路人甲实在是没什么印象,秦开奕斟酌着回答:“晚辈只求见识一下秘境之中的玄妙便可,并不求什么奇珍异宝。”
  
  “这样么。”言步玄听到这句话也没有露出什么表情,他还是一副不愠不火的模样:“年轻人,怎么一点野心也没有?”
  
  “晚辈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秦开奕尴尬道。
  
  “叫我言兄便好,不用前辈前辈的那么生疏。”看了秦开奕一眼,言步玄笑道。
  
  “额……这不合适吧,言前辈可是和我师父一个辈分的。”秦开奕有些拿捏不准言步玄的意思了,不过他也不太担心,毕竟进入秘境不久,他们就会因为意外而分开。
  
  “没什么不合适的。”言步玄语气不像是在和秦开奕商量。
  
  “好吧。”秦开奕硬着头皮道。
  
  秘境的入口是一个巨大的传送法阵,法阵出现在了一块巨大的岩石上,仿若被金线勾勒出的法阵散发出引人注目的光芒,秦开奕在看到法阵的那一瞬间不知怎么的心里冒出了一丝不安的情绪。
  
  “走吧。”言步玄第一个带头踏上了传送阵,秦开奕紧随其后,他抽空看了一下走在人群最后面的沈飞笑,发现沈飞笑正面无表情的盯着传送阵,那冷漠的眼神让秦开奕心里打了一个寒颤,好吧,他不得不承认,人家主角的王霸之气果然够足啊……
  
  踏上传送阵每隔多久,秦开奕就眼前一花,转瞬之间面前的景物就发生了变化。
  
  “到了。”第一个进来的当然是言步玄,他看着周围的景色,脸色凝重了起来。
  
  传送阵将他们传送进了一片茂密的丛林里,周围全是高大的树木,将阳光也遮挡了一大半,空气中散发着一种带着腥气的泥土味,让秦开奕闻了觉的心里很是不舒服。
  
  “清点人数。”言步玄见传送阵没有再传人过来,就下了吩咐,他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丛林,出现在丛林里就意味着他们不得不花更多的精力去对付灵兽,要知道,灵兽最喜欢的环境就是丛林了。
  
  “长老,人齐了。”一个弟子对言步玄说道。
  
  “好。”言步玄微微点了点头:“我们走吧,大家注意安全。”
  
  听到了言步玄这句话,秦开奕的神经马上就紧绷了起来,他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言步玄说完这句话就出意外了。
  
  结果事实证明秦开奕的记忆还是靠谱的,因为言步玄话音刚落,被灌木所掩盖的丛林深处就响起了一声婴儿般的啼哭。
  
  “……”秦开奕听到这个声音的全身一僵,他……不好的预感果然实现了。
  
  他妈的,小说里出来的可不是眼前这个人面虎身的怪物,那些可爱的马鬼为什么会变成了眼前的马腹????
  
  马腹是山海经中一种人面虎身的怪物,其声如婴,食人而活。
  
  秦开奕看到这玩意儿浑身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他条件反射的又想去看看沈飞笑,这才发现在人群里居然看不到沈飞笑的身影了……卧槽,不愧是主角,这逃命的速度啊!!
  
  “大家散开。”见到马腹的一瞬间,言步玄的脸色就黑下来了,他没想到才进入秘境居然就会遇到这种难缠的生物。
  
  其实马腹的的攻击力不算强,可是麻烦就麻烦在这种生物的生命力非常强,还非常的记仇,一旦招惹,就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言步玄显然是不太愿意在马腹身上花太大的力气,他盯着还在发出婴儿般哭声的马腹,开口道:“结阵。”
  
  这话一出,原本还在周围观望的冰火宗的弟子迅速的站出了一个奇怪的阵型,将剩余的灵山派的弟子围在了中间,秦开奕还在四处张望着想要寻找出沈飞笑的身影,却无奈的得出结论……沈飞笑居然真的溜号了,也对,人家可是有上古仙兽紫貂,就秘境里面的这些灵兽,人家还不放在眼里。
  
  秦开奕就没有那么好运了,既没有主角光环,又没有紫貂护身,他觉的自己就好比一颗羸弱的小白菜,风一吹就能去掉半条命,更不用说丛林里险恶的环境了。
  
  秦开奕这边在走神,那边言步玄已经和马腹斗上了,他手持一柄冰蓝色的长剑,冷冷的看着面前虎视眈眈的马腹。
  
  婴儿样的哭声越发刺耳,马腹似乎也察觉出了眼前的人似乎不怎么好对付,只是在言步玄周围游走,并没有上前的打算,它张开嘴不断的发出哭声,想要干扰言步玄和周围的人。
  
  一个在秘境里被关了几百年,好不容易能进一次食的马腹怎么轻易的放过进来的人,看到着一切的秦开奕居然有那么一点理解眼前的怪物了……
  
  但是使得他们分散的意外就是马腹么?秦开奕当然知道不是,原著中的马鬼,和面前的马腹只是一个契机,真正让他们整个队伍都被打乱的原因是……来了!!
  
  就在言步玄和马腹对峙之际,一阵带着浓浓腥味的风突然在丛林中刮起,这股风来的极为蹊跷,丛林里满是树木,怎么可能会刮起这么大的风,而周围的树木却一动不动?而这风中带着血腥味似乎也在证实着秦开奕记忆中的剧情是正确的。
  
  就在这风刮起的一瞬间,秦开奕就往自己嘴里塞了几个药丸,然后用一块黑纱布蒙上了自己的口鼻,他知道他们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会飞起来。
  
  听起来很好笑对吧?但是当所有人都飞起来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真的不好笑了,秦开奕坐在地上看着天空中惨叫着的人群,无奈的叹了口气,心中暗暗安慰道,不要担心,不会死的……最多散落在几个地方,再重新聚集一次队伍罢了,唔,话说言步玄怎么没有看到了,在天空中观察了半天也没有发现言步玄的身影,秦开奕正在好奇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呵呵,你在这里倒是坐的安稳。”
  
  “……”秦开奕僵直着扭过头,看见言步玄面无表情的站在自己的身后。
  
  被言步玄盯的有些心虚,秦开奕正想开口解释,就看见言步玄冷笑着挥了挥手,然后秦开奕就眼前一黑,失去意识之前的最大感想是……他喵的他就知道身边肯定都是些深藏不露的人,这下子算是玩大发了。

18、主角的心情

  秦开奕醒来的时候觉的自己脑袋疼的要爆掉了,他□着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片干燥的草地上,四周的景色上起来非常陌生。
  
  “不是吧……”捂着头从地上爬起来,秦开奕的嘴角抽了抽,他本来是打算等那一阵风将队伍吹散之后利用自己对周围环境的了解藏起来,没想到言步玄这个变数居然将他弄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陌生等于暗藏危险,秦开奕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装备总算松了口气,还好言步玄没有动他的戒指和镯子,那么他为什么要把自己带到这里,他现在人又去哪了?
  
  带着满脑子的疑问,秦开奕认真的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这里和刚才离开的丛林不同,面前是一块比较开阔的草地,不远处还有一条清澈的小河,一看就是个驻扎的好地方,秦开奕想了想,难道是言步玄是为了他好……?
  
  事实证明秦开奕天真了,因为正在他四处张望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在他身后响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利器抵上了自己颈项的触感:“别动。”
  
  沈……飞……笑……听到这个声音的那一刻秦开奕就愣了,他怎么想也不可能想明白为什么沈飞笑会出现在这里,还用利器制住了他。
  
  沈飞笑似乎很能明白秦开奕这种惊讶,他冷笑一声:“你没想到吧。”
  
  “……”秦开奕默默的点了点头,他有点担心沈飞笑就这么把他干掉了……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看出了秦开奕的担忧,沈飞笑的声音里带上了讽刺的意味:“我怎么敢杀了师兄。”
  
  秦开奕总觉的这话哪里不太对劲。
  
  “把手举起来,蹲下来,快点。”主角显然是和反派不一样的,没有一连串啰嗦又坑爹的自白,直切主题:“虽然我不想杀了师兄,但是刀剑无眼。”
  
  秦开奕没说什么乖乖的蹲下了。其实他现在想要逃开简单的很,嘴唇一动就能搞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看看沈飞笑这娃到底恨他恨到了什么程度。
  
  见到秦开奕顺从的蹲了下来,沈飞笑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了一个黑色的药丸,递在了秦开奕嘴边:“吃下去。”
  
  “这是什么??”声音里带着恐慌,秦开奕深刻的体现出了一名反派在被威胁时的惊恐,当然,谁也不会知道他此刻正在心中默默吐槽自己写的小说真是俗……
  
  “吃了就知道了。”沈飞笑丝毫不给秦开奕拒绝的机会,一下子就将丸子塞进了秦开奕的嘴里,亲眼看着秦开奕咽了下去,才冷笑道:“这是腐心丹,如果你不定期吃下我给你的解药,就会心脏碎裂而死,不信,你戳戳你的肋下三寸。”
  
  “……”秦开奕在这一刻无比的唾弃自己曾写过狗血的剧情,尼玛这种用烂了的剧情为什么出现在他的身上啊啊啊啊,而且肋下三寸什么的,就算不吃药去戳戳也会好疼的吧!!!当然,秦开奕是绝对不会将他崩溃的内心说出来的,只见他故作惊恐的戳了戳自己肋,然后大惊失色道:“沈飞笑你居然真的给我下毒!!”
  
  “谁叫我对师兄你不放心呢。”移开了制住秦开奕的匕首,沈飞笑道:“若是你透露出今日之事一点,我就让你不得好死。”
  
  秦开奕默默的站起来,转过身,看见沈飞笑身边站在那只自己送出去的紫貂,歪着脑袋瞪着紫葡萄般的眼睛望着自己。
  
  沈飞笑见秦开奕将目光投向了紫貂,急忙上前一步道:“这紫貂今后都是我的了,你别想要回去。”
  
  果真还是个孩子啊,看到沈飞笑这反应,秦开奕暗笑起来,当然表面上还是一副气恼的模样。
  
  “跟我过来。”沈飞笑瞅了秦开奕一眼,就对秦开奕道:“我有事情要你做。”
  
  然后秦开奕就屁颠屁颠跟着沈飞笑走了——那是不可能的,作为一个最终的反派,他也是有骨气的,沈飞笑难道真的以为他怕死么?他可能怕死么?好吧,他真的怕死,可是死固然可怕,反派的气节却绝对不能丢,要是就这么狗腿的跟着沈飞笑走了,说不定就沦为炮灰了,于是秦开奕奋起反抗了!!!
  
  他故作大义凛然道:“沈师弟,你为什么会这么对我?”
  
  “……?”完全不明白秦开奕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沈飞笑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秦开奕,那表情好像在告诉秦开奕……我们不一直都是敌人么?
  
  “没想到我的一片好心居然被沈师弟当成了驴肝肺,也罢了,我就以死明志吧。”然后秦开奕就跳进河里了,没错,他真的跳进河里了,留下了一脸见鬼表情的沈飞笑,秦开奕投入了小河母亲的怀抱……
  
  似乎完全不明白剧情为什么会这么扭曲的发展起来,沈飞笑原本面瘫的脸都快要抽筋了,不应该是秦开奕为了活命在自己手下苟且偷生么,不应该是自己利用完了他最后杀掉了么,这种宁死不屈的光辉形象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了一个猥琐小人的身上,这一刻,沈飞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受到了深深的冲击……
  
  其实秦开奕也不想这么刺激沈飞笑的,谁叫他有自己的打算呢,如果就这么傻傻的跟着沈飞笑走了,他想要修炼的魔功怎么办,况且那个药丸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是毒药……,秦开奕顺着小河游出了很远才上了岸,浑身湿透的坐在岸边连着打了几个喷嚏,他不敢用咒术将身上的水弄干,在这个秘境里,使用咒术就必然牵扯到灵力,而灵力最能引来的就是数之不尽的灵兽。
  
  在岸边坐了好一会儿,秦开奕才用火折子点起了一个火堆,他换了身干净衣服,将脱下了湿衣在火上烤了起来,唔,如果感冒了就不好了。
  
  “唉,苦命啊。”嘴里叹着气,秦开奕从虚纳戒里摸出了几个果子啃了起来,然后开始认真地思考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大致的方向反正是确定了,无非是找个没人的地方修炼魔功,但是这个没人的地方……也不好找啊。
  
  太过深入丛林肯定会有危险,但是如果不深入丛林,万一他练魔功的波动被谁察觉,那绝对是个惨剧,而且以他现在的修为一旦被人发现,那么就只有死路一条。
  
  “咦,这是什么?”正在思考着自己以后出路的秦开奕突然被一抹掩盖在泥土中的金色吸引到了,他看着就在自己不远处的草丛里东西,好奇的走了过去。
  
  是什么东西被埋在地下了,看清楚了地表露出的小小一角,秦开奕毫不犹豫的动手挖开了泥土,他清楚的知道这个秘境里多的是宝贝,虽然没有主角光环,可是若是他真的走了什么狗屎运呢。
  
  把埋在地上的物品挖出来的时候,秦开奕整个人都呆住了,他看着手上的东西,眼神里充满了震惊。
  
  秦开奕手里拿着的是一张面具,一张纯金制成勾勒着黑色莲图的面具,整张面具栩栩如生,就算秦开奕这个不识货的人也能明显的感觉到手里的东西不是凡品,不算华丽的饰纹却透出一种摄人心魄的魅力,秦开奕死死的顶着,却没有发现,自己盯着面具的眼睛,在不知什么时候居然隐隐泛出红色。
  
  戴上去……快戴上去……低沉的声音带着无比的魅惑,秦开奕的手开始慢慢的抖了起来……谁在说话,谁要他戴上这个面具……
  
  戴上去……戴上去你就能获得一切……男子磁性的声音仿若女妖,让秦开奕整个人都变得有些呆滞起来,他缓缓的举起面具,似乎还有一些迟疑。
  
  戴上去……法宝,灵药,美女……都是你的……声音还在**秦开奕,然而秦开奕虽然脑袋还有些昏,不知怎么的嘴里就吐出了一句话:“你放屁,美女都是沈飞笑的。”
  
  好吧,从这里其实能深深的体现出秦开奕心中最深处的怨念……
  
  听到了秦开奕这句话,那个声音一愣,随即继续道……戴上去,你就能把沈飞笑踩在脚下。
  
  “这不行,踩了他我怎么回去。”秦开奕还继续条件反射。
  
  ……又是沉默了好一会儿,再次出现的声音已经隐隐有恼羞成怒的征兆……我叫你戴上去!!戴上去你就能回家了!!
  
  真的?回家?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秦开奕终于举起了手中的面具,然后往自己的脸上戴了上去。

19、面具兄

  秦开奕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自家卧室那张柔软的床上,床上有着他熟悉的味道,他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厨房去倒了一杯水喝。
  
  他刚才是在干什么?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忘记了?揉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秦开奕咕咚咕咚的将水一口饮尽,然后坐到了客厅的电脑椅上开始发呆。
  
  心里空荡荡的感觉让秦开奕觉的很是不安,他点起了一根烟,环视着周围的环境,他现在是在家,可是他在家应该干什么呢?秦开奕舔了舔干涩的唇,突然注意到了摆放在面前的电脑,然后脑海里灵光一闪——他在家里写小说!
  
  没错,就是写小说,好像抓住了什么重要的事,秦开奕颤抖着手按下的开机键,几分钟后听到了熟悉的开机音乐,他熟练的点开了码字的软件,随即将页面拉到了最下面。
  
  “再次被锁在大阵中的秦石发出痛苦的□,黑色的阴云在他的头上盘旋,时不时有金色的电光从黑色的阴云中一闪而过,秦石抬起头……”看到这些文字,秦开奕觉的自己的脑袋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劈了一下,他带着惊愕的表情环视着原本应该熟悉的景色,却发现不知为什么,那些已经烂熟于心的屋中布置居然变得有些模糊不清,就好像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脑袋再一次剧烈的疼痛起来,秦开奕捂住自己的头发出了痛苦的□……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
  
  伴随着剧烈的疼痛,秦开奕清楚的看见面前的景色扭曲起来,就好像一个被阳光摧毁的海市蜃楼,整个空间都变得支离破碎。
  
  “你是谁?”看着出现在面前人形状的火焰,秦开奕皱眉道。他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自己刚才经历的那些事情和眼前这个奇怪的东西有关。
  
  “我是炎骨。”见到秦开奕意识居然没有随着自己的侵占而消失掉,炎骨的心情显然不怎么好,由火焰构成的本体在秦开奕的识海里发出耀眼的红色光芒,他的语气有些不愉:“你居然没有消失?”
  
  “我为什么要消失。”秦开奕对此时发生的一切表现出了十分的莫名其妙:“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识海里,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你才是东西。”自称炎骨的男人冷哼一声:“没想到你一个筑基期的修真者居然有如此的意志,居然没有被幻境消磨掉意志……”
  
  听到这话,秦开奕终于大概了解了自己的处境,秘境里的东西果然都不是好惹的,就连一个在路边随手捡到的面具都有蛊惑人心的效果,如果不是因为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恐怕早就陷入环境不可自拔了,也对,这个世界的人永远不会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我和你做笔交易吧。”看着秦开奕阴晴不定的表情,炎骨眼神一转:“我可以给你无数奇珍异宝,但是你要答帮我做一件事。”
  
  “不要。”秦开奕直接拒绝了。
  
  “不要?”听到秦开奕毫不留情的拒绝,炎骨愣了一下,随即恼怒道:“我都还没说我要你做什么你就拒绝?”
  
  “你能给我什么?”秦开奕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人。
  
  “顶级的灵药、最珍贵的秘籍、符箓……任何你能想到的东西我都能给你。”炎骨**道。
  
  “哦,这么好?”秦开奕仿佛动心了,眼神有些闪烁。
  
  “当然了。”炎骨以为自己所动了秦开奕:“怎么样,你同意了吧?”
  
  “不同意。”语气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秦开奕笑眯眯道:“你这么厉害的人都做不到的事,我怎么可能做到,法宝再好灵药再多,没有命去用也是白搭啊,你说是吧?”
  
  “你!!”完全没想到秦开奕居然这么油盐不进,炎骨这下恼了,被封印在面具里几万年,他的功力被消磨的几乎只有当年全盛时期的零头,现在连一个筑基期的小道士也敢戏弄他,想到这里炎骨的眼里透出了浓浓的杀意。
  
  “喂,你先别急啊。”察觉到了炎骨的气恼,秦开奕急忙开口道:“这秘境几百年才有人进入,你把我杀了,指不定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遇到下一个呢。”秦开奕知道自己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只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虽然我不能答应你的交易,但是买卖不成仁义在在嘛,咱还可以商量商量其他事情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