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反派邪魅一笑 西子绪(上)(8)

反派邪魅一笑 西子绪(上)(8)

时间: 2014-06-27 13:11:12

  
  “其他事情?”听到这话,炎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微微一顿,然后道:“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秦石。”秦开奕自我介绍。
  
  “你是哪个门派的?”从头发到眼眸再到外衣都是红色的炎骨在一片漆黑的识海中异常的耀眼,他打量着秦开奕,就像是个斟酌着猎物到底哪个部位值钱的屠夫,眼神直白而血腥。
  
  被炎骨盯的一哆嗦,秦开奕干咳一声:“我是灵山派的大弟子。”
  
  “灵山派?”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炎骨表情有着一瞬间的扭曲,但是很快就纠正过来:“没想到你居然是灵山派的,你师祖薛贤近来可好?”
  
  薛贤……?秦开奕知道这个人,这个人在他的小说中就是《山云小记》的作者,只不过他并没有对这个人有什么细致的描写,毕竟都死了几万年了,就算有骨头都化成灰了……
  
  “师祖……已经仙去多年了。”想了想,秦开奕还是如实道。
  
  “他死了???”听到这话的那一刻炎骨的身边突然暴涨起几尺火焰,原本应该散发热度的火焰却不知为何透出一种让人心寒的冷意:“呵呵……也对,那一场上古大战之后,能活下来的,恐怕也不多。”
  
  又……一个老妖怪,秦开奕听到炎骨这话的时候就知道他又要倒霉了,他妹啊,才甩脱了子阳配那个坑货现在又多出了个什么炎骨,还一个比一个不好对付。
  
  “你走吧,我想静一静。”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薛贤死亡的消失对于炎骨的打击太大,他冷漠的看了秦开奕一眼就摆了摆手。
  
  “是。”秦开奕乖乖的圆润出了自己的识海,等他出来的时候才愤恨的发现……靠,这个炎骨的混蛋凭什么叫他走,那是他的识海好不好啊!!
  
  秦开奕的心情本来已经很不好了,在脱离识海回到现实的时候就更不好了,因为他发现……脸上戴着的面具居然取不下来了!!!
  
  虽然面具是纯金的,虽然面具看上去很拉风,但是要他就这么戴着一辈子,秦开奕死都不会答应的,作为一个连初吻都没有献出去的宅男,他坚信这个面具一定会影响到将来的生活,呜呜呜呜……有哪个妹子会嫁给连脸都看不到的男人??
  
  悲伤的在地上画了一阵圈圈,秦开奕脑海里灵光一闪……突然间就想开了,他反正以后都是要回到自己身体的,秦石脸上戴个面具,关他屁事啊!
  
  这么一想,心中就好受了许多,当然,这时候的秦开奕可疑的忽略了如果被人看见了,要这么跟人交代的这个问题……
  
  不止秦开奕在郁闷,很郁闷的还有沈飞笑。
  
  自从看到秦开奕跳进河里自杀的那一幕之后,沈飞笑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原本以为秦开奕这种人一定非常的怕死,却没有想到,这个秦开奕居然大无畏的跳进河里自杀了,那个毒药本来就是沈飞笑编出的谎言,他也没想就这么谋害秦开奕的性命,却没有想到,阴差阳错之下,秦开奕居然跳河自尽了。
  
  其实从这一点上来说,沈飞笑还没有被抹灭作为一个孩童的善良,当然,在沿河寻找秦开奕的尸体无果时,这种善良就被磨灭殆尽了,沈飞笑不得不去怀疑,秦开奕根本没有死,而跳河这个举动更是为了哄骗自己。
  
  如果秦开奕没有死会怎么样?沈飞笑摸着怀中紫貂柔顺的皮毛被这个假设弄的有些心寒,以秦石那个小人得志的心性,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想杀他,那必然不会放过自己,在秘境之中或许还会稍有顾忌,但是若是出了秘境……沈飞笑心中泛起了无法克制住的杀意,他不能让秦开奕活着出秘境!!如果秦开奕活着出去了,那么自己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离开灵山派躲避灾难,二是被秦开奕告上一状被掌门抹杀,这两条路都不是沈飞笑想走的,所以此刻的沈飞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第三条路……杀了秦开奕!!

20、相逢

  秘境里的天气似乎非常的怪异,前一刻还艳阳高照后一刻就下起了倾盆大雨,秦开奕刚和面具兄纠结完就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淋的全身湿透,他在树下躲了一会儿,见雨居然没有要停下来的趋势,秦开奕不得不考虑去找个能躲雨的山洞什么的。
  
  虽然面具依旧像是牢牢的黏在了他的脸上怎么都拿不来,但是目前的第一要务显然不是弄掉这个面具,而是去给自己找一个栖身的场所,且不说这看上去一时半会儿停不了的雨,反正他早晚也要找个安全的地方进行修炼的。
  
  好在秦开奕运气不错,他往树林中寻觅了没多久就在小河的附近发现了一处非常隐蔽的山洞,秦开奕先是使用符咒查看了一下洞里的情况,在确定了没有灵兽和人类的踪迹后,他才进入了山洞里。
  
  山洞不算太深,和他自己住的洞府有些相似,因为丛林潮湿的缘故,山洞岩壁上布满了绿色的苔藓,可让秦开奕觉的奇怪的是,这洞穴的地面似乎有些与众不同,就像是被人工打磨过一般,没有任何植物的踪迹,也没有岩壁上的苔藓。
  
  事出反常必有妖,秦开奕虽然觉的心里有些不安,但是看到外面的倾盆大雨时却还是决定暂时留在山洞里,等到雨停了再作打算,毕竟树林里本来就危险重重,这会儿又在下雨,如果真的遇到了什么凶猛灵兽恐怕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把小命给丢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秦开奕在洞穴里生起了一堆火,将再次湿透的衣服架在火上烤了起来,一边烤一边感叹他真是和水有缘……
  
  见衣服烤的差不多了,秦开奕又从戒指里摸出了准备好的干粮,想着先把肚子填饱,从进入秘境到现在已经一天了,他可是什么东西都没吃,这会儿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秦开奕将带来的干粮烤热之后就这么一口一口的啃了起来,他瞅了眼洞穴外面的雨幕,再看了看自己这幅狼狈的样子,真是只有苦笑两声来表达此刻的心情了。
  
  “哼,瞧你这幅败家犬的样子,真不知道薛贤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子。”冷嘲热讽的声音从识海里响起,秦开奕听到这话简直就想翻个白眼,他毫不客气的回击了某人的讽刺:“拜托,我师祖都仙逝几万年了,您老就放过我师祖吧。”
  
  “哼。”还是一副傲娇的模样,炎骨又继续找着他的茬:“你简直就是浪费了你的天赋,这具身体若是由我来控制,现在早就辟谷了。”
  
  秦开奕突然发现这个炎骨的话真的不是一般的多……
  
  “小子,你真的不考虑跟我做交易么?”炎骨见秦开奕没理他,又开始企图说服秦开奕:“我保证,如果你同意和我做这笔交易,你能在一百年内站在修真界的顶端。”
  
  “然后被你抢掉身体?”秦开奕微笑着反问……他是绝对不会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情的,他又没有万能的主角光环,遇到像炎骨这样的“好事”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里面都有玄机。
  
  “谁要你那个烂身体。”简直就像是目的被戳破后的恼羞成怒,化为炎骨的那团火焰在秦开奕的识海中又亮了几分:“我都还没有说交易内容呢。”
  
  “那你说说看?”秦开奕倒想知道这个炎骨能耍出个什么花儿来。
  
  “我可以给你提供秘境之中迷宫的地图,你么……帮我得到一件东西便好。”见到秦开奕又松口的迹象,炎骨急忙道:“那东西就在迷宫之内,你可在夺宝时一并取出。”
  
  “什么东西?”秦开奕挑着眉头问。
  
  “是……不好!是仙气!”突然冒出一句无厘头的话,炎骨就没了声音,任由秦开奕怎么叫都不再出声了。
  
  “我靠……在搞什么。”还没等秦开奕问出个所以然来,他就突然沉默了,因为洞穴外那片树林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好像有什么人在往这边走来一样,联合着炎骨刚才异常的反应,秦开奕不太乐意的得出一个结论……有人朝他这边走过来了。
  
  是什么人?手中握紧了腕上戴着的镯子,秦开奕的表情很凝重,在秘境之中遇到的人,大半都是敌非友,杀人夺宝之事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在看清楚来人的长相的时候,秦开奕还是惊讶了,他看着浑身湿透的少年,嘴里发出小声的惊呼:“沈飞笑!”
  
  冤家路窄,大概就是说的这种情况了吧╮(╯_╰)╭。
  
  和秦开奕的惊讶比起来,沈飞所表现出的更多的是警惕,也对,突然在山洞中发现一个戴着金色面具人,是人都会有三分警惕吧。
  
  秦开奕见沈飞笑的表情后才想起……自己脸上戴着面具呢,也不怕被沈飞笑给认出来。
  
  沈飞笑怀里抱着瑟瑟发抖的茄子,表情冷硬的看着坐在山洞中的怪人,他已经找了很久避雨的场所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山洞,却发现里面有人了,茄子看起来状况有些不太好,如果错过了这个山洞……他不知道还要找多久,更不知道这瓢泼大雨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来。
  
  “进来吧。”改变了自己的声音,秦开奕还是没能忍心看着沈飞笑站在外面淋雨。
  
  “……”闻言,沈飞笑眼里露出了一丝犹豫,可是看了一眼怀里还在发着抖的紫貂,咬了咬牙还是走进了山洞了,坐在了洞口不远处。
  
  唔,这警惕性倒是不错,秦开奕摩挲着自己金色面具的边缘,突然觉的炎骨这家伙果然还是有那么一点作用的嘛……
  
  “过来烤烤火吧。”看着缩在山洞口处的沈飞笑,秦开奕无奈道:“你的宠物病了?”
  
  似乎是在斟酌秦开奕话语中的诚意,沉默了好一会儿沈飞笑才道:“它吃坏东西了。”
  
  “唔。”秦开奕回忆了一下,想起小说里进入秘境之后叫做茄子的紫貂的确异常过一阵子……那当然不是生病,而是吃下了灵果的紫貂要进化了。
  
  唉,果然是主角啊,随便摘两个果子都能遇到这样的好事,要是轮到自己要是敢随便乱吃果子说不定就被毒死了……
  
  “你是哪个门派的?”怎么看秦开奕怎么觉的可疑,沈飞笑还是没有放下自己的戒心。
  
  秦开奕听到这句话,原本不想回答,但是一个有趣的念头突然闯入了他的脑海,于是秦开奕声音含笑道:“灵山派的,怎么,我送你的鸡好吃么?”
  
  “是你!!!”沈飞笑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异常的惊愕,他眼神死死的盯着秦开奕脸上纯金的面具:“你……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我啊。”秦开奕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大家都喜欢装逼了……这种高人的感觉太爽了有木有!!
  
  “你为什么帮我??”沈飞笑失态的大叫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见你一次你就要问我一次。”秦开奕语气很无辜:“我帮你需要理由么?”
  
  “……当然需要。”沈飞笑绝对不相信世界上会有人无缘无故的对自己好。
  
  “好吧。”秦开奕压低了声音,故作深沉的开了口:“我看上你了……”
  
  “……”沈飞笑。
  
  “……”秦开奕。
  
  大眼对小眼沉默了很久之后,沈飞笑又幽幽开口道:“什么叫看上我了?”
  
  ……秦开奕终于明白了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沈飞笑这孩子就是个呆逼啊啊啊!!
  
  “你能不能别问为什么了。”秦开奕叹气道:“你能问点其他的事情么?”
  
  “你有吃的么。”沈飞笑倒也不客气,直击重点。
  
  “咳咳。”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秦开奕从怀里摸出干粮对沈飞笑道:“小屁孩,坐过来点,还怕我把你吃了不成。”
  
  沈飞笑又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慢腾腾的坐到了秦开奕的火堆旁边,接过了秦开奕递过去的干粮:“谢谢。”
  
  “客气客气。”秦开奕摆了摆手,随口聊天:“你怎么也在这里?”其实秦开奕想问的是……你怎么也找到这个山洞了,而沈飞笑却理解成了……你怎么也在秘境里。
  
  于是……
  
  “我被秦石陷害进来的。”沈飞笑的语气里显然充满了无比的愤怒和憎恨:“若是让我发现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
  
  ……喂,少年,当着别人面说坏话什么的真的科学么,想要抹抹额上溢出的冷汗,却发现自己还戴着面具,秦开奕干笑一声:“小孩子何必打打杀杀的。”
  
  “我不是小孩子。”沈飞笑愤怒的反驳:“我已经十二岁了,十二岁了!!”
  
  “………= =。”秦开奕表示他什么也不想说了。

21、思考

  经受了沈飞笑残酷的打击,秦开奕觉的自己的小心肝在微微的泛疼,他也不再去搭话就这么默默的和沈飞笑两个人相顾无言。
  
  沈飞笑倒也不介意这尴尬的气氛,坐在秦开奕对面吃着自己的干粮,表情冷漠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秦开奕隔着面具偷偷的观察着沈飞笑,怎么看怎么觉的异常的心虚……他在这一刻发誓,以后一定一定一定再也不写小说了,这情景看着也太虐心了有木有。
  
  “你认识他?”好在就在秦开自怨自艾的时候,识海里面那个不知种类的生物再次出了声,秦开奕看见那一团不规则的火焰没好气道:“你老又有什么事?”
  
  没想到秦开奕的态度能这么恶劣,炎骨怒了:“你居然敢对我这么凶!!”
  
  秦开奕一听这句话就笑了,他妹的,他不敢去凶沈飞笑还不敢凶这个莫名其妙的生物么,于是恶从胆边生怒道:“我为什么不敢对你这么凶,你是软妹纸么,你是娇姑娘么,你这么牛逼还不是被关在了面具里几百年,这么牛叉你从面具里出来打我啊,打我啊!!”
  
  “你!!”没想到秦开奕能说出这样的话,炎骨当时就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你什么你,你什么你!”在沈飞笑那里受的气终于发泄了出来,秦开奕哈哈大笑:“快点你出个所以然来啊。”
  
  “……”一阵沉默。
  
  “哈哈哈,说不出话来了吧。”秦开奕幸灾乐祸道。
  
  “呵呵……”突然发出了低沉的笑声,炎骨的声音很轻:“我现在是拿你没办法,但是秦石,虽然我的实力不足,可是要控制一张面具还是很简单的。”
  
  “然后?”秦开奕有些不好的预感。
  
  “你说,如果我让你脸上的面具摘不下来,你会怎么样?”炎骨的语气里充满了恶意:“你还有机会见到你的那些师兄师弟么,就算见了了你确定他们不会把你当成魔物给杀死?”
  
  “啥?”秦开奕傻眼了,他完全没有想到炎骨居然能这么无赖!
  
  “你既然敢挑战我的权威那就要付出代价!!”虽然说出的内容很有威严,但是秦开奕却硬是从这句话里听出了小人得志的味道……
  
  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得罪君子,而是得罪小人,秦开奕听到炎骨说出这话的时候就知道要遭,急忙改变了自己的态度:“我跟前辈开玩笑呢,前辈可别当真啊!!”
  
  “哼。”“前辈,小的知道错了……希望前辈可以给小的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哼。”“喂,我说你不要得寸进尺啊,你要死敢这么做我就和你鱼死网破。”“哼!!!”“哼你妹啊哼,不就是个面具么,你真以为我怕你啊,唉,你怎么不说出了?炎骨?炎骨??卧槽,你倒是哼哼两句啊。”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大概就是指这样的情况了……秦开奕表示,他的蛋真的很疼。
  
  好在面具遮住了秦开奕的大部分表情,所以坐在一边的沈飞笑倒也没有察觉出秦开奕的异常,只是觉的秦开奕看着他的眼神越来越奇怪,越来越奇怪……
  
  奇怪的让一向淡定的沈飞笑都有些受不了了,于是他再次开口:“你在看什么?”
  
  “……”秦开奕这边正在和炎骨纠结,听到沈飞笑的问话脱口而出:“看你啊。”
  
  “……”沈飞笑再次沉默了,不过这次沉默的时候,看向秦开奕的表情变得略微的……有些怪异。
  
  秦开奕刚才的话一出口就发现不对了,他暂时放下了别扭的炎骨,看向了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的沈飞笑:“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啊。”
  
  “嗯。”沈飞笑的声音很轻,语气很淡,就好像对于秦开奕的解释根本就无所谓一样。
  
  秦开奕见沈飞笑是这个反应,一时间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其实他一直挺佩服沈飞笑的,作为一个长期受压迫的孩子,不但没有生出自卑的情绪,反而有一种让常人难以企及的淡然气质,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无法使他动摇,一切都在掌控之内一样,当然,这样的感慨很快就被秦开奕抛在脑后了,因为他突然想起来……人家沈飞笑是主角。
  
  秦开奕想到这里,心中突然冒出了一股无法言语的疲惫感,他轻轻的叹了口气,却没想到这叹气的声音居然被沈飞笑听到了。
  
  “你叹什么气?”沈飞笑已经吃完了自己的干粮,他右手抱着怀中昏昏欲睡的茄子,另一只手正在温柔的抚摸它的毛皮。
  
  “我叹气这雨怎么办还不停。”秦开奕靠在岩壁上,通过法决改变了的声音因为漫不经心显得有些冷漠。
  
  “这雨有什么玄机?”沈飞笑眉角一挑:“你知道什么内幕?”
  
  内幕?秦开奕听到这个词倒觉的有些好笑,他倒也没有隐瞒,直接告诉了沈飞笑秘境之中接下去会发生的事:“如果雨连下一个月,那么累积的雨水便会打开秘境之中藏宝阁的机关,这秘境之内最珍贵的东西就会出现。”
  
  “……”没想到居然能听到这样的话,沈飞笑又沉默了下来,那表情像是在辨别秦开奕所说内容的真假。
  
  秦开奕没有理会沈飞笑的怀疑,他知道这场雨不会下很久的,因为秘境之中藏宝阁开启的时间是在半年后,而不是刚进入秘境的时候,唔……沈飞笑当时利用这半年的时间精进了不少吧?这么珍贵的时间,自己绝对不能浪费。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沈飞笑凝视着面前的怪人,怪人身穿一件灰色的长袍,长发松散的用绳子束在脑后,脸上戴着的纯金面具本来应该增加几分威严却被上面勾勒的黑色莲图硬生生的添出几分妖娆,再加上那冰棱般的声线和违和的气质……沈飞笑微微的眯起了眼,他现在越来越好奇眼前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身份了。
  
  “我乱说的。”秦开奕似笑非笑道。
  
  “我不信。”沈飞笑表情告诉了秦开奕答案,他是真的不相信秦开奕所说的话。
  
  “你不相信什么?是不相信我告诉你的秘密还是不相信我说我是乱说的?”秦开奕倒是从逗弄沈飞笑的这项活动里得出了几分的乐趣。
  
  “我、都、不、信。”沈飞笑一字一顿:“你明明可以自己学《山云小记》却将紫貂交给了我,你明明可以帮助我不让我到秘境里来送死,却没有阻止秦石,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
  
  “……若我说,我只是觉的好玩呢。”秦开奕根本没有把沈飞笑的怀疑放在心上,在他的想法里,他早晚是要走剧情离开的,根本不必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当然,秦开奕永远不会想到,他以后会为自己的不放在心上付出多大的代价。
  
  沈飞笑听到秦开奕的答案没有说话,他沉默的盯着秦开奕,那眼神居然让秦开奕觉的一阵不自在。
  
  “开玩笑的。”秦开奕摆了摆手:“给你《山云小记》这个问题,我不想和你多讨论,你也没有必要知道我的想法,我只是告诉你,你不会死在秘境里,不但不会,你还会得到更多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死在这里?”沈飞笑压根不相信秦开奕的话。
  
  “因为……”秦开奕话语一顿,想着总不能告诉你你是我笔下的主角吧,只好改变了说法:“因为我会保护你。”
  
  “为什么?”沈飞笑向来波澜不惊的眼神里出现了一抹波动:“你为什么会保护我?”
  
  “……”因为你死了我就走不了剧情了,秦开奕在心中默默的想,不过表面上却让声音带上了那么点似笑非笑:“因为你死了,我会很无聊。”
  
  “是么。”眼神中的波动被抚平,沈飞笑的眼睛又变成了平静幽深的湖面:“希望你的承诺是真的。”
  
  “是不是真的又对你有什么影响呢。”得寸进尺就是说的秦开奕,装逼装爽了的他继续道“
  
  反正你不会死,你要是死了……”
  
  “我要是死了,你会怎么样?”沈飞笑接过了秦开奕的话头。
  
  “你要是死了,我就陪你去死吧。”反正系统也不会让他独活了,秦开奕说出这话的时候异常的真诚,他是真真的在说自己的心里话啊!
  
  “是么。”沈飞笑垂下了头,让秦开奕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那么我就拭目以待吧。”
  
  秦开奕不再和沈飞笑说话,他转过头看向树林里无边无际的雨幕,觉的在这一刻心情变得异常的平静,其实从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起他就觉的自己是在做着一场梦,一场没有尽头的梦,或许死亡就是将他唤醒的契机,但是这样的契机,却是谁都不敢去尝试的挑战,因为一旦失败,你就将真的陷入一个无法摆脱的永恒之梦……死亡。

22、吃

  经过了上面的交谈,秦开奕和沈飞笑之间的气氛再次沉寂下来,雨水落下时哗啦啦的响声,将整个洞穴衬托的异常安静。
  
  秦开奕坐在火堆旁边,漫不经心的看着洞穴外的雨幕,放松下来的身体因为疲倦而变得有些昏昏欲睡,他用手按了按太阳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余光在扫视到坐在他旁边的沈飞笑的时候,却发现沈飞笑居然也在打着瞌睡。
  
  不容易啊不容易,瞌睡虫被眼前的这一幕彻底赶跑了,秦开奕饶有兴趣的看着脑袋一点一点却在还努力支撑的沈飞笑心情莫名的愉悦了起来。
  
  秦开奕没有说话,而是将火堆弄的更旺了一点,沈飞笑的表现和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相差的太远了,也只有在他受伤或者是疲惫的时候,才能从他身上看出一点孩子的影子,秦开奕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沈飞笑被自己狠揍一顿之后的反应,他低低的叹了口气,看着沈飞笑靠着墙壁眯着眼就这么睡了过去。
  
  “真是不可爱。”小声的嘟囔了一句,秦开奕从戒指里掏出了一件衣裳,走过去搭在了沈飞笑的身上,在沈飞笑怀里眯着眼睡觉的茄子在秦开奕走过去的时候睁开眼看了秦开奕一眼,在发现秦开奕没有什么恶意之后又闭上眼继续睡过去了,不愧是仙兽啊,秦开奕咂咂嘴,就冲这警惕性,怎么着也得是警犬级别的。
  
  沈飞笑在被披上衣服的时候稍微皱了一下眉头,但是很快就舒展开来,进入秘境之后他的精神一直处于一种紧绷的状态,又淋了雨,好不容易吃下东西恢复了些许体力,身体却是怎么也撑不住了,虽然他对眼前突然出现的神秘人还报以怀疑的态度,但是他只要能确定一件事就足够了……这个人是不会伤害他的。
  
  无论只是将自己当成个玩具也好,或者有其他目的也罢,沈飞笑知道面具人目前是没有伤害他的企图的,得到了这个认识,沈飞笑终于放松了下来,昏昏沉沉的进入了深眠之中。
  
  秦开奕见沈飞笑睡了,倒是打起了精神,虽然他现在也很累,但是在这么危险的丛林里,两个人一起睡过去显然是不明智的选择,他想了想,从戒指里掏出了一小瓶酒,就这么一口一口的喝了起来。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