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寒尽惜春阳 李千重(15)

寒尽惜春阳 李千重(15)

时间: 2014-07-28 21:15:14

观月听涛心中暗暗叫苦,心道我的傻公子,以王爷的性子,到时你自己都未必能保全呢,还来管我们。王爷有情有义也只是对你,对着别人,他才不会手软呢。

四个人满怀忧愁地陪了怀暄回了王府。

谢兰兮终于放下一件心事,自回客栈慢慢等候。


寒尽惜春阳 正文 第三十九章
章节字数:3838 更新时间:12-02-26 19:43
第三十九章

怀暄回到府里,左思右想,终究觉得这事有些不妥,不知该怎样同宇文真说。

他苦闷了好一阵,帘栊一挑,宇文真已回来了,他像往常一样,一进来便搂住怀暄,在怀暄的脸和颈项上烙下一串细密的亲-吻,直吻得怀暄喘息着不住颤抖。

宇文真这才稍解饥-渴,含着他的耳珠,亲昵地说:“今天的事情可真多,直弄到这么晚才回来,可真想死我了。今儿过得开心吗?明儿部里没什么事,我们出去玩儿好不好?明天北门外花神庙有个庙会,每个月只一次的,红男绿女可热闹了,还有许多卖小玩意儿的,保准你见了喜欢。”

怀暄听他软语温-存,一心想要自己开心,那话便愈发说不出来,脸上便带出犹豫彷徨之色,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宇文真察言观色,便知他有心事,于是语声愈发温柔,诱哄着问:“怀暄,往常你什么话都和我说的,今儿怎么倒生分了?你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尽管和我说,我无不体贴的。你若现在不说,待会儿用了晚膳,可就没机会说了。”

怀暄听了他那暧-昧-情-色的话,羞恼地瞪了他一眼。

这时宇文真的手已经不安分地钻进他衣服里,揉弄着他胸-前的一点红-樱,怀暄呻-吟了一声,身子便软了下来,绵弱地靠在宇文真怀里,更加说不出话来。他知道宇文真对自己的欲-望-很强烈,往往开了头,便很难刹得住,不知他下面还要做些什么。

果然宇文真见怀暄已柔顺如柳,便笑着将手探到他裤-里,逗弄着那-根-东-西,色-狼-般邪-邪地说:“还是不肯讲出来吗?那我可要刑求了!”

宇文真手上更加卖力,刺激着那敏-感的器-官,怀暄的身体已被他调-教得十分敏-感,对于来自于文真的爱-抚更加不能抵御,他胸口起伏,急促喘息着,修长的身子蛇一般在宇文真怀里扭来扭去,直动得宇文真也一阵火大,勉强压抑住欲-火,全心伺弄着怀暄。

怀暄的全部快-感都被宇文真控制在手中,身体也被牢牢禁锢在他怀里,怀暄仰起已被情-欲染红的脸,心醉神迷地望着宇文真,只觉得此人是那么美丽魅-惑,又是那样强大,在他身边,自己全部身心都浸润在幸福与安全之中,之前的想法便有些模糊了。

怀暄达到顶点之后,软弱地伏在宇文真怀里喘息着,好一阵才平静下来,仰头便看到宇文真一双凤目波光滟滟,柔情似水地正望着自己。

怀暄心甘情愿地沉溺在宇文真的爱意之中,只觉得自己就像落入一个澄净甘甜的湖中,那没顶的湖水带给自己的不是绝望的窒息,而是温柔细腻的呵护与包容。怀暄感觉自己就这样沉啊沉啊,一直沉向那深不可测的湖底。

怀暄仰望着宇文真,眼神中满是信任和依赖,只觉得无论什么样的难题,眼前这人都会处理得很好,他不由自主地便将话说了出口:“今天我见到了谢小姐,她说老爷病得很重,我想去看看,你说好不好?”

宇文真轻轻叹了口气,怀暄终于说出来了。自己刚一回府便接到禀报,知晓了此事,心中立刻便把谢兰兮和谢子风骂了一万遍,谢子风想死就死好了,偏偏还来招惹自己的怀暄,怀暄好不容易才摆脱过去的阴影,能够跟自己快快乐乐过日子了,偏偏又要节外生枝。

宇文真沉吟了一下,道:“怀暄,不要离开我好吗?你若离开了,这府里空荡荡地,可让我怎么过呢?你若实在担心,便写封信过去问候便了,不必亲自过去了,我再从太医院调个太医过去,就罗太医好了,他医术很不错。沈太医虽然也很好,但他熟悉你的脉案,要留着给你用。做了这些可也足够偿还他的人情了。”

怀暄见宇文真说来说去只是不允,心中伤感,道:“连你也不相信我吗?我只是想去看看故主,仅此而已,当初我在他家时,他对我很不错。幸亏是被他买去,若落到别人手中,不知要被多少人…”

怀暄哽咽着说不下去了。他知道男-宠的遭遇都悲惨不堪,往往不但要被主人玩-弄,还要被迫去服侍客人,失宠后更会成为奴仆们泄-欲的工具,这样的男宠会被赤-裸着关在一间小屋子里,入夜后便由奴仆们轮番-奸-污,主家则坐收银钱,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至死方休。

怀暄只要想一想便不寒而栗,这种恐惧已深深扎根在他心里,即便宇文真千般体贴,万种柔情,也只能令他暂时忘却而已。

宇文真的心一痛,本以为自己小心呵护,会抚平他过去的痛苦,哪知这种伤痛只是被深深掩盖起来,怀暄内心深处仍是没有安全感的,是自己对他还不够好,还是仍然没有给他足够的保证?

宇文真紧紧抱着怀暄,脸偎着脸,温柔而伤感地说:“怀暄,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想了,好吗?今后我会更好地待你,让你每天只有开心幸福,再没时间去胡思乱想。”

怀暄摇摇头,道:“你没有那种经历,不会明白的。你不知道当我看到有的男孩子被大夫人绑了送到娼-馆时,那撕心裂肺的模样,我心中是多么害怕。老爷曾把我送到娼-馆受**,我知道那里是多么可怕。老爷把我接回去那天,我就像噩梦终醒一样,打定主意再不违拗他,因此才会那样感激他后来对我的宽厚。”

宇文真心里如刀扎一般的疼,他早已派人去调查过怀暄的过去,也知道他曾被送入娼-馆-调-教,但此时听他亲口说出来,却是异乎寻常的刺痛,心中对谢子风很意更浓,但却也明白谢子风这样做无可厚非,他待怀暄已经很不错了。

宇文真柔声说:“怀暄,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再去见他多有尴尬,我们多多打点一些礼物也就是了,只要心意到了就好。”

怀暄摇头道:“他病得这样重…”

下面的话虽没有说出来,但宇文真也明白,谢子风这病都是因为怀暄,所以怀暄才坚持要去看他,他若是不去,也就不是怀暄了。

宇文真俯下头狠狠吻住了怀暄的嘴,近乎粗暴地攫取着他口中津液和气息,怀暄的双唇被他啃咬得有些疼痛,但却毫不反抗,顺从地任他发-泄着。

直到将怀暄吻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宇文真这才放开他,让他透了口气,然后疼爱地用舌尖轻轻舔着他红肿的嘴唇,平静地说:“既然想去,那就去吧。”

怀暄万料不到他这样简单便答应了,瞪大眼睛惊讶地看着他。

宇文真微微苦笑,抚摸着他的头发,温和地说:“我早就说过不会让你不开心的,你去探望谢子风以报旧恩,也是人之常情,若不让你去,你一定会郁郁不乐,那样我怎忍心呢。再说我也信你。”

怀暄只觉得那伤痛凄凉的心“砰”地撞在一颗滚烫的心上,并且被它紧紧包裹起来,对于宇文真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感激,觉得两个人从未有这么贴近过。

他慢慢张口叫了一声“真”,便再也说不出话,偎在宇文真怀里默默流泪。

宇文真听他这样唤自己,立刻便满心欢喜。怀暄起初是叫他王爷的,宇文真不肯要他这样称呼自己,嫌太疏远了,强了好几次,他才肯叫自己“宇文”,其实自己更想听他叫“真”的,但怀暄是个端正守礼之人,绝不肯叫出这样亲昵的称呼,宇文真只有暗暗着急,不想今天他竟叫了出来。

想来是自己精诚所致,他那边终于金石为开,今后两人的关系可要更进一步了,看来这次自己付出的代价倒也值得。

宇文真既答应了怀暄,便吩咐婢仆明日收拾东西,后日送怀暄到相州。

其实宇文真本想多收拾几天,将怀暄多留几日,但怀暄刚刚感动于自己的信任与包容,这时可不能显得太小家子气,因此只得咬牙将行程定在了后天。

宇文真一声令下,丫头下人哪里敢怠慢,当晚就忙碌了起来。宇文真便也坐不住了,先将怀暄安顿上了床,哄着他好好睡下,自己则去吩咐这安排那,直折腾到半夜。

第二天王府中人仰马翻又闹腾了一天,一个个箱笼打开又关上,一件件东西器物取出来又收进去,宽敞的前厅摆得满满的,院子里也放了几口楠木箱,云冉和观月听涛一口口箱子清点着,好不容易点完了数,又将单子给宇文真过目,唯恐少了什么东西。

宇文真一边瞧,一边扳着手指算,连着查验了几遍,见大体上没什么遗漏,这才点点头,道:“倒也罢了,不过倒要带几罐鹅掌鮓过去,怀暄爱吃这个。我们王府里是用鹅油烧菜的,谢家未必有,也得带上。跟去的人选好了吗?”

云冉笑道:“选好了,是观月听涛,加上内院两个伶俐小厮竹响、松节,并四个小丫头,四个杂役,还有六个侍卫,膳房的沈五娘和伊州来的英姑也都跟着,尽够使唤的了,再多只怕谢府也住不下。”

宇文真点头道:“差不多了,不过我还是有些不放心,不如你也过去吧,内院的事先交给闻莺,你是个掌得住场子的人,在那边看着,莫要让怀暄受了委屈。还有,我已同太医院打了招呼,明日罗太医会和你们一起走。”

云冉几乎要笑弯了腰,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哎呦我的主子,公子现在是什么身份,哪有人敢给他气受?只怕连王爷都不敢气着公子呢。王爷放心好了,奴婢定然让那谢子风离公子远远的。”

宇文真被她道破心事,脸上有些发烧,横了她一眼,道:“就你知道得多。”

说罢又看了看厅内厅外摆得满满的箱笼,微微皱了皱眉,道:“这东西是不是有些太多了?倒像是要送他去长住一样,这一下更不知要什么时候能回来了。”

云冉笑道:“穷家还讲富路呢,外面东西多不合用,若将就凑合着,又恐委屈了公子,到时王爷又要心疼了王爷放心,只要谢提学的病有了起色,奴婢便催着公子回来。”

宇文真心想也是,这些东西大半都是自己吩咐要带上的,只怕怀暄在外面受苦,现在可悔不得了,只能盼着谢子风早些好了,过着干脆快点死了,自己的心肝宝贝便能早日回来。


寒尽惜春阳 正文 第四十章
章节字数:3794 更新时间:12-03-18 18:01
第四十章

宇文真见收拾得差不多了,时候又已近傍晚,便回到后园寝房,来寻怀暄。

前院人声嘈杂地打点行李,后院却十分安静,因为宇文真知道怀暄不耐烦这些烦杂之事,唯恐吵得他心烦,便吩咐在前院整理行李,不让一丝儿响动传到后院来,因此这后院便如同往日一般清净,半点嘈杂也无。

观月听涛都在前面忙着,屋里便只有桃奴和两个小丫头陪着怀暄说话。见宇文真进来,几个人连忙施礼,怀暄也站了起来,含笑说了声“你回来了”。

宇文真让桃奴几人免礼,赶过来搂住怀暄,道:“今儿一天都没有陪你,可想我么?”

怀暄脸一红,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桃奴等人见他们亲近了起来,忙告退出去了。

见他们走了,宇文真笑道:“好了,他们都离开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到底想我不想?”

怀暄俊脸通红,低垂了头,不肯做声。

宇文真见他这羞涩的样子愈加动人,便更紧紧贴了上来,下-体紧贴着怀暄的臀瓣,从后面用力搂住他的腰,逼得他更向后靠。怀暄只觉一个硬-梆-梆的东西抵在自己臀-瓣之间,还一动一动地,仿佛马上就要刺穿衣料,插-了进去,不由得紫胀了面皮,呼吸也不稳了起来。

此时宇文真兀自凑在自己耳边追问到底想不想他,怀暄被逼不过,只得轻轻点了点头。见他有了表示,宇文真立时心花怒放,一把抱起怀暄便向床榻走去。

怀暄被他陡地抱起,吓得惊呼了一声,待见他将自己抱向床上,便羞涩地将脸埋在他怀里,一颗心怦怦直跳,准备承受即将到来的爱-欲-狂-潮。

宇文真轻轻将怀暄放到床上,一边温柔地亲吻,一边温存地为他一件件脱去衣服。怀暄柔顺如水,一切都任由着宇文真,在宇文真身下将身体打开,呻-吟着吞进了他巨-大的阳-物。

那肉-棒在怀暄体内狂猛地操-弄着,直顶得怀暄五脏六腑翻江倒海一般,怀暄白皙修长的身体被猛烈地碾压着,他既不能反抗,也不想反抗,任凭宇文真掀起重重巨浪将自己吞没。

这一晚宇文真做得酣畅淋漓,怀暄异乎寻常的顺从与配合令他极为痛-快-兴-奋,一些平时不敢做的姿势动作,今晚都试了个遍,怀暄纵然羞窘欲死,却也仍是任着他。

而此时怀暄那媚-人的呻-吟和娇艳的样子更加刺激了宇文真,他紧紧抱住怀暄的身子,直欲将他揉碎,融入到自己的血肉里去。

第二天,疲惫的怀暄直睡到日上三竿,这才悠悠醒转,却见宇文真不知何时已经起身,穿戴整齐正坐在床边看着自己。

怀暄脸一红,昨晚明明是宇文真折腾得厉害,可现在他却神清气爽地坐在那里,倒显得自己纵-欲-过度了。

怀暄挣扎着便要起来,宇文真忙扶住他,轻轻将他扶抱着坐了起来,低声笑道:“昨儿晚上累成那样,今儿行走坐卧可要慢慢的,别闪了身子。”

怀暄顿时臊红了面皮,狠狠瞪了他一眼,却也不再逞强,任宇文真给自己穿上衣服,又服侍自己洗漱了,再扶着自己到外屋用饭。

宇文真不住为怀暄挟这挟那,一个劲要他多吃,生怕他在路上饿到了。

宇文真边盯着怀暄吃东西,一边不住地嘱咐这嘱咐那,叮咛的事情从早上起床直到晚上休息,连一点小小细节都不放过,嘴贴着耳朵要怀暄听自己的话,务必小心爱惜身体。

怀暄一边吃东西,一边连连点头,心中又好笑又感动,自己已经二十多岁,宇文真竟把自己当做不会照顾身体的孩子,老母鸡一般叮嘱不休,可他比自己还小两岁呢。

吃过了早膳,宇文真又陪着怀暄说了一会儿话,想到这成日放在心坎儿上的人儿马上要去见另一个男人,宇文真心里就针扎一般难受,就像自己自幼娇养的女儿要赔出去一样,他紧紧搂住怀暄,在他身上摩挲不休。

怀暄自觉对不起宇文真,便放软了身体伏在他怀里。宇文真光润而略有薄茧的手细腻地抚摸着他,令怀暄感觉一阵甜蜜,几乎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自己马上就要起程上路。

宇文真毕竟刚强许多,这般轻怜蜜爱了好一阵,回过神来见日头已经高悬头顶,时候不早,再不起身就到了午间,便轻声吩咐观月备车。

怀暄听他让备车,这才清醒过来,看着宇文真那异常清艳俊美的面容,那一种离愁别绪这时才涌了上来,只觉得要离开这温柔深情的男子实在万般不舍,不由得紧紧抱住宇文真哽咽了起来

宇文真见他不舍自己,心中十分高兴,愈加搂紧了他,倍为温柔地哄劝着:“怀暄乖,不哭了,罗太医医术高明,定然很快就将谢子风治好了,那时你就可以回来了。等你回来,我们便去游湖可好?天气新凉,乘了画舫在湖上游玩,最快乐不过。”

怀暄啜泣着连连点头。

宇文真叫人拿过衣物来,亲自给怀暄换上。

怀暄见这是一件嫩鹅黄色的薄罗衫子,袖口和衣据下摆都用银丝彩线绣着精致的花纹,桃红色的腰带上则绣着繁复的淡紫色缠枝藤萝,为原本显得娇嫩的衣服平添了一种高贵神秘的艳丽。

怀暄皱了皱眉,他性子素淡简朴,平时穿衣也以青白色居多,宇文真虽为他备了一些娇艳的衣衫,他却从未穿过,实在难以想象自己要穿着这样的衣服出去见人。

宇文真见他有些拒绝之色,忙柔声劝道:“怀暄,你平时穿的那样素净,虽然也很好看,但这次出门探望病人,却不能穿得太素了,倒显得不太吉利似的,得用这样鲜丽的颜色去冲一冲,他府里一带喜气儿,病也就好得快了。”

怀暄虽听着这话有些古怪,但却也有些道理,他一向信任宇文真,知道他比自己懂得的多了许多,或许贵族之家真有此风也未可知。于是便不再坚持,任宇文真为自己穿上这身娇嫩颜色的衣衫。

宇文真细致地给怀暄整理着衣领和袖口,将他打扮妥帖了,便拉着他来到高大的铜镜前,看看镜中人,再看看怀暄,美美地欣赏起来。

怀暄只向镜中看了一眼,便红着脸低下了头。镜中那娇美如春花的人是自己吗?从前那清雅如竹的气韵怎么只因换了身衣服,就变得娇娆如桃花了?难道是自己本身早已变了?

怀暄心中有些慌乱,咬着嘴唇不住胡思乱想。

宇文真则美滋滋地端详着,暗想谢老头你好好看看,怀暄在我身边娇养得这般光彩照人,风姿楚楚,哪像在你那里那般苍白可怜,灰心丧气的样子。

宇文真左看右看,总觉得还少点什么,想了想便解下身上的一枚配饰,给怀暄挂在腰间。这是一枚赤珊瑚曲颈鸿雁的腰饰,色艳如血,刀工圆润,栩栩如生,雁喙中还衔着一朵七彩宝石花,这其中的含义足够人遐想的了。

宇文真将雁饰的丝绦在怀暄腰带上打了个如意同心结,又仔细端详了一下,这才满意了,拉着怀暄的手,亲昵地说:“怀暄真好看,穿得鲜艳一些,倒添了许多平日没有的风致,愈发衬得像玉碾的人儿一般。年纪轻轻的,今后可要多穿些鲜亮衣服才好。”

怀暄听他说得这般老气横秋,心中分外觉得有趣,再听他夸自己美貌,心里也自高兴,偏过头去微微一笑,愈发的百媚丛生。

宇文真心中一痒,便又吻了过去。

这时观月来禀,车马已经备好了,宇文真便拉着怀暄的手出去上了车。

宇文真打量了一下车内,见榻上铺了厚厚的冰缎软褥,因为夏暑未消,上面还铺了一领象牙席子。榻边的小几上书本笔墨,点心茶水尽皆齐全,拉开车壁上的暗格,里面棋盒棋秤,果品小食,玉石玩物,珍本书册排得满满的,足够怀暄消磨时间了,不会让他路上烦闷。‘

宇文真见布置得很合意,便搂了怀暄,边嗅着他发丝间的淡香边说:“这车里弄得还算舒服,一路上又是官道,不会太辛苦的,你就在车里看看书瞧瞧风景,累了便躺下歇歇,过几天就到相州了。到了那边也别累着,有事便让观月听涛她们去做,左右都是这府里的人,你只管像在家里一样过日子就好了。”

怀暄听着他款款细语,分外温暖贴心,想到与宇文真在一起的时候,从早到晚所有事情他都要为自己操心,自己则一些儿心思也不必费,自有宇文真安排得妥妥帖帖,且无不合自己的意,现在要离开他了,没有他在一旁体贴照料,想想便觉得难过。

宇文真在车中与怀暄厮磨了好一阵,这才起身要下车,哪知他刚往起一站,怀暄忽然猛地抱住了他,柔软的双唇便贴在他的嘴上。

宇文真脑中顿时一片空白,下意识地紧紧回抱住怀暄,热烈地回应着。很快他就变被动为主动,将舌头探入怀暄口中,扫掠纠缠着。怀暄的嘴已经闭不上了,一缕津液从他嘴角流下,恰似两人间已经满溢的热情。

宇文真贪婪地索取着,慢慢便将怀暄压倒在榻上,怀暄此时浑身酥-软,什么也不顾得了,无论此时宇文真要做什么,他都会顺从的。

宇文真激烈地吻了一阵,终于慢慢冷静下来,坐在榻边倒了一盏茶喝了,然后又吻了吻怀暄的面颊,为他脱了锦鞋,整理了一下衣服,拿过一条薄被将他裹了,扶着他躺下了,然后抚摸着他的脸,柔声道:“你休息一下吧,路上要保重身体,早些回来,我等着你。”

怀暄痴痴地望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宇文真下了车,刚吩咐了一句“好生伺候”,便看到一个蓝衣女子走了过来。

宇文真盯着她,问:“你就是谢兰兮?”

那女子施了一礼,不卑不亢地说:“谢兰兮见过王爷。”

宇文真冷冷哼了一声,道:“好自为之,下不为例。”

一甩袖子,便走开了。

一个小丫头引着谢兰兮上了队尾的一辆马车,然后一辆辆车子陆续启动,离开了瑞王府。


寒尽惜春阳 正文 第四十一章
章节字数:3579 更新时间:12-03-18 18:03
第四十一章

车队一路上走得不快,因为宇文真吩咐过不可走得太快,怕怀暄累着了,因此众人便每天晚晚赶路,早早歇息。每到一处市镇,便包下当地最好的客栈中一个大院落,丫头小厮们围前围后服侍着怀暄沐浴用饭。膳食从不用外面的,都是沈五娘和英姑烹制。

谢兰兮在一旁看着,暗想真是富贵莫若帝王家,瞧这排场,一个男子倒比大户人家的小姐还娇贵,那里还是当年在谢府下厨备饭,服侍用膳的卑下模样?

又想到临行时与宇文真的匆匆一面,那般高贵清华,顾盼神飞的倾城之姿,竟对柳怀暄这样钟情,宛如对待稀世珍宝一般,柳怀暄得他这般爱恋,也算是苦尽甘来,想来该心满意足了。

这时他还能顾念旧情,实在难得。

一行人直走了八天,这才到了相州。

十几辆高大气派的马车停在谢府门前,引得左邻右舍都纷纷出来观看,不住地议论,清水衙门谢提学家里,今日怎么来了这么多客人?

一个小厮上前拍门,不多时一个老家人便打开了门,小厮同他说了几句,老家人立刻惊讶地向车子里望去,这时怀暄掀开了车帘,见了那老者,欣喜地叫了一声“成伯”。

成伯眼中也流露出惊喜之色,颤声道:“玉…怀暄公子。”

怀暄听他险险叫出“玉衡”来,心中颇不是滋味。

听涛见他脸上露出伤感之色,忙道:“公子一路辛苦了,快进府歇息一下吧。”

听涛观月一左一右扶着怀暄下了车,这时谢兰兮也来到门前,道了声:“怀暄公子,请。”

将怀暄让了进去。

怀暄边走边问成伯:“老爷的病怎么样了?”

成伯眼圈儿一红,几乎落下泪来,忙用袖子擦了擦,道:“老爷这两年一直病痛不断,今年夏天便不好了起来,延医服药强拖了这么几个月,总算把公子给盼来了。”

怀暄心中酸楚,道:“我这就去看看老爷。”

成伯低声道:“好,好,这边走。”

便引着怀暄和谢兰兮往谢子风的房间而来。

怀暄在这里住了五年,格局路径都熟悉的,却见成伯并未引着自己到谢子风从前的卧房,而是拐到一个清净小院,这里正是自己从前住的地方。

成伯见怀暄脸露诧异之色,便解释道:“老爷自从病重,便搬到这里住了,说是住这里,心里舒服一些。”

说着连连摇头。

怀暄心头一震,没想到谢子风对自己居然有这样的情意,怀暄本也知道他喜欢自己,但却没想到谢子风竟这样用心。

进入狭小的卧房,扑鼻便是一股浓烈的药味,窄小的床铺上躺着一个人,他双目紧闭,面色灰暗,骨瘦如柴,怀暄仔细一看,果然是谢子风,不想他竟瘦成这样,原本略显臃肿的身材已完全看不出来了,瘦得如枯木一样。

怀暄心中一阵酸楚,哽咽着道:“老爷,我是阿衡,阿衡回来看你了!”

连唤了几声,谢子风原本死气沉沉的脸孔居然有了反应,眼皮不住抖着,过了一会儿竟艰难地睁开了。

他眼神迷茫地向四周看了看,忽地死死定在怀暄脸上,嘴唇张了张,微弱嘶哑地叫了声“阿衡”,颤抖着伸出一只枯枝般的手想拉住怀暄,,却刚刚抬起便无力地落到榻上。

怀暄忙一把握住谢子风的手,泪水不住地落了下来。

谢子风则丝毫不觉伤心,反而微微露出笑容,满足地看着怀暄。

周围的人都暗中感叹,这谢提学对怀暄用情也是很深的了。

云冉旁观者清,见此情景便提醒道:“公子,罗太医在外头候着,还是让他进来看看吧。”

这一语点醒梦中人,怀暄忙擦了擦泪水,道:“你说得是,我倒把正事给忘了。坠儿,你快去请罗太医来。”

一个小丫头答应着跑出去了。

成伯在一旁睁大了眼睛,直愣愣看着怀暄,暗想玉衡这孩子怎的出息成这样,连太医也请得来?

很快罗太医便进来了,他先给怀暄施了一礼,怀暄忙还了礼,请他在床边坐了,为谢子风诊病。

罗太医细细切了一回脉,扳开嘴看了看舌苔,又拨开眼皮观察了一下,然后便问了问一直以来的病况,所服何药,最后捻着胡须笑着对怀暄说:“公子不必担心,谢大人的病是因忧思而生,沉忧结于五脏,故有此病。我看他现在心气舒畅多了,这样药剂便易见效。我先开一副养心通窍散给他,看了功效再作调整。”

怀暄和谢兰兮等人无不高兴,不住地道谢。

罗太医提笔开了方子,小丫头环儿便连忙去抓药,云冉则与谢兰兮商量分派房屋的事,指派侍卫杂役们搬行李,吩咐丫头小厮们打扫房间,又叫两个厨娘准备膳食,百般烦乱事情有条不紊地一一分派妥帖,竟颇有些大将之风。

谢兰兮在旁边暗自感叹,瑞王派出这样一个大丫头跟着怀暄,可知是多么看重他。

怀暄静静坐在床边陪着谢子风,谢子风嘴角含笑,温柔地望着怀暄,神态满足无比,但他终究身体虚弱,过了一会儿便又睡了过去。

汤药熬好后,环儿端着进来便要喂谢子风吃药。

怀暄道:“我来吧。”

便将药碗接了过去,轻轻摇醒谢子风,一勺一勺将药汁给他喂了进去,又用丝帕擦去他嘴角的药渍,微笑着说:“老爷按时服药,病很快就会好了。”

云冉看着怀暄这体贴的样子,心想王爷幸好没来,否则非得也大病一场不可。

自此怀暄朝夕在谢子风身边服侍。谢子风有他在身边,满心高兴,罗太医的医术也的确高明,不断调整着方子,十几日后谢子风就能坐起来了,饮食能进一些了。

怀暄这才放下了心,更加殷勤服侍,每日里不但给他净面梳头,端汤送药,还亲自下厨,做几样谢子风平素爱吃的小菜。只是谢子风病体未愈,仍在服药,所以菜里面半点辣油也不敢放。

看着怀暄切菜烧火,沈五娘和英姑都在一旁提心吊胆,既怕他切了手,又怕他烫到了,百般劝他不要做,怀暄只是不听。

听涛在一旁赌气道:“你们担心什么,公子自己都不在乎呢,哪轮到我们心疼。在王府里连倒杯茶水都怕公子累到了,百般小心地服侍着,只怕公子身子又不好了,哪晓得却到这里来服侍人。”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