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王爷的贴身侍卫 倏倏

王爷的贴身侍卫 倏倏


我是一个老实人,安安稳稳在王府做了快两年侍卫,转眼就可以拿钱回家娶媳妇了。却因为一次小小的意外成了冷酷王爷的贴身小侍卫。 小侍卫一心一意要回家娶媳妇,气坏了独占欲极强的冷酷王爷王爷,王爷发话了:小奴才,下辈子再娶吧

一、
兽行
初秋的午夜,突然一声号响,王府的侍卫们都被集结到王府的花园里。

是夜,月光黯淡,树影重重。

花园里有一处凉亭,是平日里供王府的主子们赏花饮酒玩乐的地方。凉亭周围是一片空地,长着柔软的小草和稀疏的花丛。

现在,小草和花丛都被人们踩了的稀巴烂,侍卫们几乎每人手举一个火把,在凉亭旁边围成一个半圆。三十多个火把的光把这一小片地方照的如同白昼。

明亮的空地上,惨绝人寰的一幕正在上演……

一个相貌清丽绝艳的少年,赤身裸体的趴在地上,全身是斑斑的血迹和青紫交错的血痕,姣好的红唇正被迫吞吐着一个丑陋的**,背后血肉模糊的小穴里野进出着一个粗大的**。两个王府的侍卫把纤细的少年夹在中间,残忍地发泄着他们的**,不堪的言语和粗暴的动作折磨得少年眉头紧皱,明亮的眼睛里却仍然闪烁着不屈的光芒……

这两个侍卫发泄完之后,立刻又两个侍卫取代了他们的位置,继续凌虐这少年。

凉亭里,一个身着锦衣,身材挺拔,相貌俊美的男人冷眼看着这一兽行进行,冰冷的眼睛里闪耀着嗜血的光芒。这,就是我的主人,南朝四王爷南宫禄。而眼下正在被折磨得少年是原户部尚书袁立业的独子,一个月前户部尚书弹劾四王爷私吞国款,意图不轨,后被四王爷设计陷害,全家被灭。这袁若寒因为相貌美丽而被四王爷留下来作男宠,谁知这袁若寒年纪虽小,却跟有一副跟他爹爹一样的铮铮铁骨。对四王爷誓死不从,在挣扎中误伤了四王爷的手臂。四王爷在盛怒之下,下令要王府所有的侍卫来轮暴袁公子,于是就发生了上一幕……

我隐身在众多侍卫的后面,目睹着这触目惊心的一幕,指甲狠狠的陷进手心里。可怜的袁公子已经被折磨得气息奄奄,惨白的小脸上哪还有一丝生气,明亮的眼睛也已经紧闭,仿佛死了一般。我看着,却不能救他,谁让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王府侍卫。

平日里嬉笑打骂的伙伴今天仿佛都变成了野兽,我的失望的看着他们一个个走向那个可怜的少年,一遍遍重复着那令人发指的暴行。

终于,这场令人恶心的兽行接近了尾声。

“你们还有谁没有上他?”王爷看没有人再站出来,冷冷的问道。

没有人作声,野兽们的脸上是餍足的表情。凌乱的衣衫也顾不上整理。

“全都上过了?”王爷有一次发问,冰冷的眼光在侍卫们脸上逡巡,在移到我这一片时,我心虚的低下头,只觉的头皮一阵发麻。

站在前面的王刀疤回过头来,不坏好意的看了我一眼,我心头马上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王刀疤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躬身道:“卑职看到林青云还没有做过。”

这王刀疤历来与我不和,知道我不屑做这种**之事,竟禀告王爷不让我好过。

王爷一听,脸色一寒,叫道:“林青云出来!”

我暗叫一声苦,迅速躬身走到中间,单腿跪下道:“卑职参见王爷!”

我跪在地上,王爷半晌没有答话,冰冷的眼光犹如刀剑,在我身上游走。我迎着头皮接受他的目光,心里暗暗想着对策。

过了一会,王爷冰冷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你好大胆子!本王的命令都不听。”

“卑职不敢!”

“那你为什么不做?难道是不耻本王的做法?”

“卑职不敢。”

“你不敢?本王命令你上袁若寒,立刻马上。”王爷的声音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怒气。

“禀告王爷,卑职不是不做,实在是有苦衷。”我低声下气的说。

“你有什么苦衷?”王爷已是很不耐烦。

“卑职与一女子情投意合,已有了终身之约。我曾经发誓今生今世身体只忠于她一人,绝不做拈花惹草之事,否则天打雷劈,死无全尸。”我平静的说道,揣摩着王爷的反应。

半晌没有回话,我一颗心七上八下着不了地。

突然,一双做工精细的白地黑缎的靴子出现在我的眼前。

“你以为凭这个理由就能应付本王?”王爷的声音骤然在耳边响起,我愕然抬头,发现王爷竟俯下身子在我耳边讲话,身体一僵,快速低下头。

“卑职不敢!”

王爷一脚踢在我下颌,把我踢翻在地。一阵钻心的疼痛后,王爷那能够冻僵河水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你马上给我上他,否则我让你立马死无全尸。”

心底最后一点希望破灭,我不敢揉被踢痛的下巴,略微缓慢的从地上爬起来,一个人又在我腿上踢了一脚。

我回头一看,王刀疤正冲我的得意的笑。

“王爷叫你快点,别他妈磨磨蹭蹭的。”他得意的露出森森白牙。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在王爷和众人的注视下,来到袁若寒的身后。

袁若寒早就已经被折磨得昏死过去,像个破布娃娃一样瘫在地上,全身上下血迹斑斑,早就看不见如玉的肌肤。

我轻轻的抬起他的臀部,他轻哼了一声,即使在昏迷中眉头也皱成一团。

我把他的身体摆成跪姿,被揉捏的青紫的臀瓣呈现在我的面前,后穴已经被捅的血肉模糊,淋淋漓漓的血水和精液的混合物流出来,顺着大腿直流到地上。

我心里一阵纠痛,脸上却不敢露出丝毫怜惜的表情。

我退下裤子和**,露出我毫无生气的阳具,有点不知所措。

王爷冷冷的瞅了一眼我的阳具,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命令道:“马上让它立起来。”

我心中暗暗叫苦,难道要先在他们面前**不成?以目前这种情况,三十多个人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看着我,并且它立起来以后还要做我最不耻的事,我怎么能立得起来?

我有点为难的看着王爷,小心翼翼的求道:“王爷,卑职能否先到别处准备一下?”

“就在这里。”王爷毫不让步。

“快用手搓一搓就成了,别他妈跟个娘们似的。”王刀疤在旁边起哄。

我咬咬牙,一手裹住我的阳具慢慢揉搓,一手捏着下面的两个阴囊,尽量让自己忘记身边的人,忘记在旁边冷冷看着我的王爷,想像着那年撞见玉蓉在村后小河里洗澡的情景。

那次我趁着回家探亲,跟从小青梅竹马的玉蓉定下了亲事。晚上我激动得睡不着,就起来到村后的小河边散步,正巧撞见玉蓉在净身。

皎洁的月光洒在玉蓉洁白的皮肤上,使她显得更加如梦似仙。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却成为我日后每天夜里春梦的主要内容。想到玉蓉美丽的身姿,我才能在这肮脏的王府里坚持工作,就是为了有一天能让我的仙女过上衣食无缺的生活。快了,我签的契约今年过年就到期了,我就可以拿到我三年辛苦的血汗钱,回家买地盖房子娶她了。

这样想着,一股快感在脊柱流窜,我手中的阳具逐渐膨胀,变得坚硬而火热。

我加快的手上的动作,**的潮水已经将我淹没,我忘记了一切,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中的宝贝上,眼前闪着玉蓉冰清玉洁的身姿。

快感不断积聚,如惊涛骇浪一般涌向那个出口,就在我快要爆发的时候,突然一只手大力的捏了一下我的宝贝,一阵疼痛,让我从**的世界里慢慢找回了一点神志。

“你在想谁?”冰冷的声音迫我张开了眼。

我呆呆的看着近在眼前的王爷,他的脸紧靠着我的脸,温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从他那双冷冰冰的黑眼珠里,我看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自己。艳红的两颊带着媚意,朱唇微启,像失了水的鱼一张一歙,平日里内敛的眼睛亮的惊人,仿佛有无限柔情在里面翻滚。平日里面目平常的我在这一刻却媚意横生,有着惊人的美丽……

心里一阵惶恐,还掌握在王爷手中的**慢慢软了下去。

察觉到这一点,王爷的手开始轻轻的揉捏着我的**,温热的大手包裹着我最脆弱的部位,轻揉慢捏,渐渐的,我的宝贝又不由自主地恢复了精神。

“你刚才在想谁?”王爷又问了一遍,声音却不似刚才那般冰冷,似乎是我的反应取悦了他。

“我……”我开口,声音沙哑,带着浓浓的情欲味道,更像是讨好的**。

这一刻,我竟然看到他笑了。它冷硬的嘴角勾起了一个不易觉察的弧度,眼睛却不再冰冷,隐隐有流光闪动,仿佛春暖花开的那一刻的温度,一下子把我看呆了……

正在我发呆的时候,突然身体一轻,我竟被王爷抱在了怀里。王爷好像吩咐了什么,然后抱着我急急得向内院走去。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提示:通过键盘左右方向键可以跳转上一章或下一章)《王爷的贴身侍卫》 作者:倏倏批量购买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主页正文 二、** 王爷一脚踢开了某个房间的门,还没等我看清楚,我就被扔到了一张铺着柔软有香味的被子的床上。

紧接着,王爷就压了上来。我仿佛预感到了什么,想叫喊,刚张开口,就被王爷用嘴堵住。王爷的舌强硬的伸到我的嘴里,像狂风一般刮过我的口腔,在我敏感的上颚上狠狠地刮了几下,引得我全身一阵颤抖。然后他的舌又缠住了我被动的舌,密密的绞缠,狠狠地翻搅,大力的吮吸,直引得我的舌跟他的一起起舞。

我被他吻得头昏脑涨,缺氧使我眼前一阵发黑。

似乎是发现了我的异状,他放开了我的嘴,转而攻击我的身体。上衣早就被王爷在撕掉了,只有一点破烂的碎布挂在手臂上。王爷凶狠的在我身上啃噬,吸吮,所到之出,蜜色的皮肤上留下的不是殷红的吻痕,就是渗着血珠的牙印。

王爷的两只手也丝毫不停歇的忙碌着。一只手攥着我的**,不停的撩拨着,另一只手的手指在我的后穴口揉弄着,慢慢的向里探去。

异物的侵入感让我难受的扭动着身子,两人皮肤的摩擦使得王爷的身体紧绷了起来。恍惚中听到他低低的笑声,以及他用煽情的声音说道:“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然后前端的地动作突然加快,快感急速堆积,在我快要承受不了的时候,我脑中白光一闪,大叫一声,射了出来。

在我失神的时候,王爷突然把我转了个身,双手掰开我的臀瓣,立刻,一块坚硬而炙热的东西贯穿了我,撕裂的疼痛让我丢脸的叫了出来。

意识也回归了我的身体,屈辱感像海水一半淹没了我。

我又屈辱又害怕,在加上王爷在我体内疯狂冲刺的剧痛,我惊叫道:“王爷饶命……卑职不敢了……”

“什么饶命……呃……本王这是在疼你。这是你……啊,真紧……这是你修来的福分……啊……好舒服……”

王爷喘着粗气在我耳边说到,温热的气息扑在我的耳朵上,让我感到一阵恶心。剧烈的疼痛还在后面延续着,我像是掉进了永无止境的地狱里,身体被摇得像片树叶,五脏六腑仿佛被撞得倒了个个儿,想呕吐,却又吐不出来……

终于,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哭着哀求道:“王爷……呜……放了小的吧!……好疼啊……”

“好,叫得好……真爽……没想到你长得不怎么样……呃……却有一副销魂的身子……啊……”

意识到我越是哀求,对方就越兴奋,我咬紧牙关不发出**。

王爷动了一会儿,意识到我没了声音,以为我晕了过去,把我扒起来一看,原来我满面泪水,死死的咬着嘴唇,不肯发出一点声音……

“操……你怎么不叫了……快给本王叫……小奴才,反了你了……”

我咬着嘴唇还是不吱声,王爷开始在我身上撕咬,仿佛恨不得从我身上撕下快肉来……

我还是不吱声,他就从后面拗住我的胳膊,几乎要把我的胳膊生生拗断。

“叫啊……你叫啊……叫了我就放过你……”

他下体又加紧了冲刺,拽着我的胳膊仿佛是驾着一匹马,终于他一声低吼,在他滚烫的体液泻进了我的体内那一刻,我昏了过去……

这一夜,我醒过几次,每一次醒来都看到他在我体内驰骋,然后又被折腾的昏过去。即使在昏迷中,我也感觉像是漂浮在狂风骤雨的海面上,得不到一刻的宁静。最后在天蒙蒙亮的时候,这场酷刑终于结束了,我安安稳稳的昏了过去……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黄昏了。

夕阳的余辉穿过精致的窗棂,在光滑的木质地板上描绘出诡异的图形,光和影的简单组合仿佛有着迷惑人心的魅力。

我安静的躺在散发着馨香的被子里,浑身就像被人拆了又重装过一样,一动就疼的要命。我虚弱的扯了一个笑,幸好王爷完事后被没有把我丢会侍卫们居住的大房子里,如果让伙伴们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我就不用活了,直接一头撞死得了。

转念又一想,就算不把我丢回去,我也没脸见他们了,我在那种情况下被王爷抱进后院,又几天未回,任何人都会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侍女打扮得人端着一个碗走了进来。看我醒了,也不多话,扶着我半坐起身,就把那碗还冒着热气的中药递到我唇边。

后穴的伤口因为起身的牵动而尖锐的疼痛着,那侍女又用那种鄙夷的眼光看着我,让我心里不禁感到一阵委屈。在她眼里,我一定是那种**王爷的狐媚子了吧?

不想让她的嘲笑,我硬是抬起酸痛无力的手,把药碗接了过来,两只手颤动着捧着药碗,一口气咕咚咕咚把药喝了个精光。

那侍女可能没有料到我醒了后会不哭不闹,痛痛快快地喝药吧。看我的眼光也柔和了许多,终于肯开口跟我讲话了。

“王爷以提升你做他的贴身侍卫,以后就住在这里。我叫桐桂,是王爷的贴身丫环,王爷吩咐以后由我来照顾你。”桐桂冷冷的叙述。

我看着桐桂没有一丝表情的脸,心想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仆人,她的表情跟王爷简直一模一样。想必让她这个主子的贴身丫环来照顾我,她心里也有诸多不满吧。

我向她展开了一个真诚的微笑,用沙哑的声音说:“谢谢你。这些日子麻烦你了。”

她显然没有料到我会向她笑,面上虽然没有什么反应,眼睛里却是大大的惊诧。

她拿着空空的药碗出去了,不久又端着一些吃食走了进来。一碗香粥,几样小菜,虽然简单,却引得我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

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脸上一阵火烧,想必一定是通红一片。

桐桂仿佛没听见一样,把几样小菜放在床边的矮几上,兀自拿着粥和勺子坐到床沿上。

我伸出酸软无力的手要接粥,她却理也不理我,径自把一勺粥送到我的唇边,显然是打定主意要喂我了。

我不好意思的张开嘴,香滑的粥从嘴里慢慢滑到我空虚三日的胃里,慢慢的温暖着我的心。

看着桐桂面无表情的一勺一勺的喂我吃粥,每喂两勺,就给我夹几口小菜,一顿饭竟吃的分外香甜。

尽管桐桂面上什么表情也没有,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到她是关心我的,心里不禁感到一阵温暖。

吃完饭,桐桂又扶着我躺下,动作却比扶我起来时温柔的多了。当她收拾完碗筷,要出去时,却突然停住,背着我闷闷的问道:“你不气吗?王爷这样对你……”

气吗?我也在心里默默地问自己。

气,怎么能不气,别的不说,我好歹也是一个堂堂的男子,被另外一个男子压在身下肆意折辱,我怎么能不气……

可是,气又能怎样?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卫,我又拿什么来跟他对抗……

在王爷眼里,我只是一个玩具,我的命连蝼蚁都不如,在他面前我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倚仗,我凭什么生气。

身为最下层的小民,从小我的爹爹就告诉我,要忍,冲动的抵抗只会让自己伤的更重,袁若寒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所以,即使心里生气,我也不能在面上表现出来。只有忍辱负重,才能苟且偷生。活着,才有希望!

久久没有听到我的回答,桐桂若有若无的叹了口气,走了出去,房间里又安静下来,闻着安神香的味道,我沉沉的睡着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提示:通过键盘左右方向键可以跳转上一章或下一章)《王爷的贴身侍卫》 作者:倏倏批量购买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主页正文 三、侍寝

躺了三天之后,我基本上能下床走动了。

几天来一直是桐桂在照顾我,而王爷则一次也没有来过。我私下里认为他已经把我忘了,毕竟我只是个让他上过一次的小侍卫,根本不可能让他记在心上。

想到这些,我心里竟有一些欢喜,就这么平静的过下去也不错。

桐桂是个沉默寡言的人,除了日常的交流几乎从不跟我闲扯。我也从不主动提问,尽管心里很想问问她袁若寒怎么样了?

这几天里想的最多的,除了家人和玉蓉,就是那个被残忍轮暴得倔强男孩了。也许是因为他的眼睛,那双闪耀着不屈的眼睛,让我常常想起家中早夭的幼弟。

小家伙从小就非常倔强,即使跌倒了也从来不哭,小小年纪就展露出惊人的才华,连私塾的夫子都破格让他不用交书费就可以去听书。聪明绝顶的弟弟跟平凡无奇的我不一样,他是全家人的骄傲。

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逃过病魔的召唤,一次严重风寒夺取了他幼小的生命。每想到他,我心里就是一阵心痛,人的生命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不堪一击。所以我必须要珍惜宝贵的生命,不管遭遇怎样的痛苦,我都要好好地活下去。

十天过后,我的伤已好的差不多了。每日里锦衣玉食,轻松自在的生活让我几乎忘了自己的身分。

这天中午,一个小丫头来到我住的院子,把正在做女红的桐桂叫了出去。

过了半晌,桐桂回来了,继续坐在原来的位子上做女红。只是神色忧虑,仿佛又什么心事。时而抬头看我,欲言又止。

我本来悠闲的看着书,尽管我识字不多,但却非常喜欢看书。桐桂看到我养伤时闲的无聊,就给我带了一些野史小说来看,文字都不艰深,内容也有趣的紧,让我常常沉浸书中不可自拔。

可现在桐桂这副满怀心事的模样看在我眼里,让我的心也跟着不安起来。暗自想了一下,心中已经了然。必定是王爷想起我来了,看她欲言又止,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深深地做了一个呼吸,平复一下焦躁的心。我开口问道:“桐桂,刚才是谁叫你去了?”

桐桂惊了一下,慢慢的抬头看我,眼里竟是怜惜。

我心中暗到不妙,果然,桐桂咬了咬嘴唇,说道:“王爷让你今晚侍寝。”

尽管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侍寝两个字从桐桂嘴里吐出来的时候,我还是不由得打了个哆嗦,那夜痛苦的经历又从心底翻了出来,背上一阵寒意生气,连刚刚愈合的伤口仿佛也在隐隐作痛。

桐桂看出我的异样,放下手中的活计,走上前来抓住我的手。温暖柔软的手包裹抓我冰凉的手,紧紧地握着,安抚这我的心。

我虚弱的说:“我不是王爷的贴身侍卫吗?”

桐桂别过头,不愿意看到我祈求的眼光,轻声说道:“我们做人奴才的,还不是主子说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一句话,打破了我所有的期望。我闷闷的坐者,不再出声。

这天吃过晚饭,桐桂就叫人抬了一大桶热水进来。水上还飘着新鲜的花瓣,一阵阵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让桐桂他们下去之后,就脱了衣服准备洗澡。拨开密密的花瓣,望着平静的水面上那张平凡的脸,我自嘲的扯开了一个难看的笑,没想到我这么平凡的人也能入了王爷的眼。

沐浴完毕后,桐桂又着人把浴桶抬了出去。就留我一个人穿着一件薄薄的袍子,等着王爷的临幸。

等了约莫快两个时辰,当我以为王爷今晚不会过来,打算先行休息的时候,我房间的门被推开了。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本来昏昏欲睡我忽的从床沿跳了起来。王爷关好门,就大步走了过来。高大健硕的体形,俊美无比的外貌,冰冷残酷的气势,形成了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我不自觉地退了一步,腿就贴上了床沿,已经退无可退了。

王爷直到身体几乎贴着我,才停下了脚步。冰冷的目光刺的我抬不起头来。

“沐浴过了吗?”冰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禀王爷,洗过澡了。”我战战兢兢地开口,心里想,如果我回答没有洗过的话,王爷会不会因为我脏而放弃临幸我呢?但也只能心里想想而已,却不敢真的这样说。

王爷只是嗯了一声,就把我扑在床上,三下两下褪去了我身上宽松的袍子,我清瘦干净的身体就这样**裸的呈现在王爷的面前。

王爷的眼神变得幽深,一言不发的开始享用我的身体。

王爷先是给了我一个充满掠夺性的吻,把我得舌头吸的一阵生疼。一手抚上我软弱的分身,一手在我光滑的身体上游移。

接着他得唇在我身上逡巡,又在我身上留下了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标记。

我在王爷的抚摸下,一方面感到无比的恐惧,那夜的记忆还留在我的脑海里,那样清晰的疼痛还让我记忆犹新;另一方面,我又不由自主地在王爷高超的挑逗下有了反应,这样我感到无比的羞耻。

我明明是讨厌他碰我的,可是却又在王爷的抚弄下有了反应,难道我是个天生淫贱的人吗?

王爷似乎很满意我精神抖擞的玉柱,停在上面抚弄的手动作越来越快,另一只手也固定在我的左乳珠上,不停的捏弄撕扯,加深对我的刺激。

快感在四肢百骸升起,不断地向身下聚集。“啊……”我控制不住地发出了了一声**,又羞耻的咬住了唇,不让自己发出这种**的**。

王爷似乎不满意我咬住唇的行为,刺激我左乳珠的手扣住了我的下颌,让我不得不张开了嘴。

抑制不住的**从我口中吐了出来,我脸上一阵阵发烫,恨不能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

王爷看我脸红,眼神变得更加幽暗,仿佛是无底的黑洞,要把我的灵魂都吸进去。

王爷的手放开了我的下颌,转而攻击我身上的敏感部位,另一只手的动作也大大地加快。

一道白光在我脑中闪过,我尖叫一声,射在了王爷的手上。浑身的力气仿佛也被抽走了,我无力的躺在床上,看着王爷用从我身上扯下来袍子擦干净手。

接着王爷起身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赤条条的伏到了我身上,强健有力的长腿分开我的双腿,一个火热的东西就抵在了我的后穴上。

那夜被撕开的疼痛感又从心中升起,我瑟缩着身子,轻轻地逃避这王爷宝贝的碰触。

王爷似乎明白了我的恐惧,又起身从他脱掉的衣服里掏出一个扁平的盒子,从里挖了一些散发着香气的膏状物涂在了我的后穴,慢慢的揉着。

清凉的感觉从后穴传来,借着那东西的润滑,王爷把食指插进了我的后穴。除了有点不适,并没有多少痛感。

王爷在后面用手指开拓我的后穴,直到能够容纳三根手指的时候,王爷才退了出来。

还没等我松口气,就被王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进了我的身体。

“啊——”我痛得大叫出声,尽管已经经过扩张,但窄小的后穴还是不能够容纳王爷的巨大。

王爷进入我身体后就开始激烈地动了起来。火热的粗大在我的身体里撞击着,好像恨不能把我的身子刺穿。

王爷一边动做,一边用淫话调笑我。

“小奴才,叫出声来……啊……本王喜欢听你叫……快……”

我心中有气,紧闭牙关,不发出一丝声音。

王爷看我不发声,又狠狠地撞了几下,恨恨的说道:“小奴才,性子还挺烈是吧……本王就喜欢烈性子的……待本王好好**你。把嘴张开。”

我还是闭紧嘴巴一言不发,只在他撞的狠的时候从鼻子里哼出两声来。

王爷显然不满意我的表现,腾出一只手来又要抓我下颌。我慌乱的仰着头,王爷抓不住我的下颌就转而卡住我的脖子,冰冷的声音随着热气吹进我的耳朵里:“如过不想我把你的胳膊拧断,就给我乖乖的叫出声来。”

我登时像被扔进了冰河里,那夜他拗着我的胳膊在我体内驰骋的画面闯进我的脑海里。那次我的胳膊几乎被他拧断,好几天都拿不住东西,吃饭都是桐桂喂我。

我心中一痛,委屈的张开了嘴,轻轻地叫了出来。

“啊……啊……好疼……王爷……啊……啊……慢点…… ”

软绵无力的娇吟从我口里发了出来,女人一般的声音让我恨不能马上死去,可又不敢抵抗,只能在言语上要求王爷慢点,轻点……

王爷很满意我的**,动作变得温柔了一些,可仍然把我撞的七荤八素。

王爷把我摆了好几个**的姿势,一连在我体内射了四次,直到后半夜才放过我。好在今晚王爷给我用了药膏润滑,做之前也疏松过,在加上我的顺从,王爷并没有太过分的折磨我,所以在昏睡之前我最后一个念头是庆幸自己没有受伤……

快睡着的时候似乎听见王爷对我说明天下午要带我去个什么地方,去哪里没听清楚我就看见周公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提示:通过键盘左右方向键可以跳转上一章或下一章)《王爷的贴身侍卫》 作者:倏倏批量购买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主页正文 四、当差 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桐桂把我摇醒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