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穿越之蓝颜吴越 言无心(上)

穿越之蓝颜吴越 言无心(上)

时间: 2014-09-17 20:13:13

穿越+春秋+吴越

夫差+勾践+范蠡

搞笑+肉虐+HE

1、全文构架已出只待润色,不会坑请放心阅读。

2、BL处子作,有评必复欢迎勾搭。

3、某口味偏重喜荤腥,但绝不违背伦理不需要自备避雷针。

鉴于以上种种,请不要大意的收藏了本文,也收藏了某吧!

至于那些不得已的回锅肉,河蟹运动进行时,想看肉请加某Q。

正文计划二十五万字,分三卷,番外将会是两只在现代的幸福生活。

(感谢莫尼卡卡的封面!)


他们的感情,注定得不到任何人的祝福。

哪怕一直跟随他的他,默默陪伴他的他,都不曾祝福过他们。

当剧情向第三卷过渡,他们的故事开始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想看到回复,想看到鲜花,甚至想看到板砖。

不管是什么,只要能让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

  【序言】
  
  他们说,人生若只如初见。
  多年以后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恍惚如同昨世。
  记得你带着轻蔑的眼神,冷冷的唇角,鞭梢带着水滴和呼啸。
  那时候,你说,我是你的奴,是你的仇恨,这样的伤痛必须承担。
  那时候,我说,你加诸于我身的,血债,定用血债来偿。
  后来,究竟是你先后悔,还是我先后悔了呢。
  我们都不再希望,对方受到任何伤害。
  却因为着自己,一次次,将最珍惜的人送入危险最深渊。
  只不过想要在一起罢了,上天,从没有这样的打算。
  于是我们离开,带着最深的想念,坐在各自的王座之上。
  你是一个英明的君主,却早已因我,背上暴虐的头衔。
  我从来都不喜欢战乱,却被一步步逼进,血腥的旋涡。
  终于,我,勾践,率领大军挥师城下,这是你的城,你的国。
  这里的一切都沁润着你的心血,映刻着你的骄傲,宣扬着你的野心。
  这里的一切,也有我刻骨的屈辱,和致命的留恋。
  两千年光阴一瞬间,三年之约十年偿还。
  夫差,如果你不是你,我也不是我。
  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在一起了呢。
  
  【片尾诗】开篇先拿出来秀一下囧……
  
  《江山》
  
  与其让寂寞蔓延,
  不如独自饮尽伤感。
  徘徊深夜的语言,
  为何仍苦苦隐瞒。
  两个人的孤单,
  一个人的狂欢。
  两个人的屋檐,
  一个人的聚散。
  
  与其让泪眼**,
  不如转身笑看悲欢。
  失去年轮的明天,
  为何仍抓紧指间。
  两个人的琴弦,
  一个人的信笺。
  两个人的冰川,
  一个人的火焰。
  
  与其让晴空灰暗,
  不如烟花一般消散。
  游走旷野的边缘,
  为何心忽隐忽现。
  两个人的盛筵,
  一个人的挂念。
  两个人的纠缠,
  一个人的望穿。
  
  与其让花容凋残,
  不如化作不老蓝颜。
  踏遍万水与千山,
  为何路依然遥远。
  两个人的秋千,
  一个人的彼岸。
  两个人的纸伞,
  一个人的婵娟。
  
  与其让铁蹄辗转,
  不如拼尽国破家乱。
  拂手轻尘与书卷,
  为何只剩策马扬鞭。
  两个人的誓言,
  一个人的回还。
  两个人的流年,
  一个人的江山。


2

2、把妹不成蚀把米 ...


  我一定是大脑进水了,从小到大历史考试从未及过格,阴错阳差竟然来了春秋战国文物展。
  
  那叫一个人山人海,老子为了追MM,攒了半年打工薪水买的迪奥西服都给挤成了豆腐干。
  
  话说,要不是看到电视新闻里,镜头忽然扫过的一群美女。
  
  我宁可打半天网络游戏,也不愿跑到这鸡不下蛋的城乡结合部,挤进老掉牙直掉渣的闷罐子。
  
  这下可好了,被人群拥来拥去转的眼晕,差一点胸闷气短英勇就义。
  
  话说我本不是个见色忘义之人,可是,前天刚刚失恋了。
  
  被记不清是第十几个的女友给踹了MD,只有老子甩别人,还是第一次被人蹬。
  
  老子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翻盘,这是第一次,还没找到下家就没了上家。
  
  空窗期是个什么东东,从来都和我无缘。
  
  想当年,脚踩N只船的时候那也是游刃有余的很呐。
  
  终于,老子被汹涌的人潮洪流遗忘在了某个角落,怕是没什么值钱文物养眼。
  
  果然,人少的地方确实没什么好玩意,就一只破铜壶。
  
  上面还贴着一张纸条:“春秋时期吴国青铜酒器,吴王夫差亲笔……”
  
  纸条后面的没仔细看,字太小,忒费眼。
  
  这铜壶倒算是个物件,咱还是好好端详它一番吧,也算没白来嘛。
  
  靠,好歹也是一国之君啊,字写得这么差。
  
  弯弯曲曲的鬼画符一样,老子两百度近视眼,拼了老命看半天也没认出来他亲笔写的是个啥。
  
  这不,盯的时间太久了吧,又开始头晕了。
  
  扶着玻璃幕墙会不会好一点,恩,灯光怎么暗了。
  
  周围的人晃来晃去满是重影。
  
  头顶的八爪吊灯和脚下的墨色大理石地板,仿佛调换了位置,又被调换了回来。
  
  打人别打脸,摔跤也别摔脸,我一标准帅哥毁容了不值得。
  
  坚持,忽然感觉地面一下子近了……啊呀!
  
  哈喽大家好,我醒了,准确说是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味道刺激还魂。
  
  狠狠咳嗽了两分钟,竟然还有回音,慢慢的眼睛也适应了周围光线。
  
  呵,这是什么鬼地方,连灯泡都没有。
  
  近近远远几支蜡烛跳着艳舞,空气中飘荡着,一种发霉和烧焦气味的混合体。
  
  没记错的话,我不是去看文物展了么,好像在某个展台前和地面来了次拥吻。
  
  然后……然后呢?
  
  我是游客是衣食父母哇,晕倒之后应该被送进医院,再不济也要给个休息室躺躺啊。
  
  为什么现在感觉怪怪的,身上凉凉的。
  
  试着动了动,“哗啦啦”,一阵金属链子撞击的声音从身上各处传来。
  
  诧异间低头看了看,靠,老子给人绑了!
  
  顾客就是上帝,天理何在啊。
  
  昏暗的烛光,冰冷的铁链,发霉的气息。
  
  莫非,我该减肥了?
  
  刚才栽倒的时候,把人家玻璃幕墙砸了个窟窿,让人以为是文物大盗神马的给抓起来了?
  
  有像我这么身手矫健的江洋大盗么,再者,有这么简陋的警察局么?
  
  连个手铐都没有,真没技术含量,也太落后了吧?
  
  审讯我这样的标准良民,除了喜欢泡泡姑娘之外,没什么嗜好的五好青年。
  
  最起码,也要准备三星以上级的审讯室。
  
  这里搞得跟个解放前一样,糊弄谁,别想着从我嘴里撬出什么供词出来。
  
  靠,哪有什么供词,老子是被冤枉的啊啊啊。
  
  正合计着一会警察叔叔来了,怎么辩清白得以脱身,远处果然传来了脚步声。
  
  我的妈妈咪呀,终于有人来搭理老子,肚子都叽咕直叫了。
  
  这会子午饭怕是有了着落,就算是犯罪嫌疑人,也要给口饭吃不是?
  
  脚步声逐渐减慢了频率,午饭越来越近。
  
  我酝酿好情绪,准备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和一副无辜的表情迎接警察叔叔的到来。
  
  下一秒,眼睛就差点脱窗而出,这是新时期警察的超新型制服**么?

作者有话要说:本打算专修河蟹,可是手一抖,能修的都修了吧,吼吼,谁叫某有看一回就想改一回的习惯呢。
趁这个机会某实在想说,新客官请您坚持看到二十章及以后,再决定是否符合自己口味吧,因为,咱这耽美处子文,开篇几章颇为青涩啊青涩。


3

3、重现满清十酷刑 ...


  一袭长长的拖地绿色长裙……如果不是那佝偻的身形,还以为出来个古装美女。
  
  从暗影处踱步而出一个白胡子老头,穿着电视剧里才有的绿衣长袍,假模假式的站在对面。
  
  他身后跟了一溜保镖,都排到了大门外。
  
  穿得不敢恭维,也是拖拖拉拉的长袍子。
  
  暗青色,很廉价的面料。
  
  看到我怔愣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他们,白胡子老头从鼻孔里轻哼一声,姿势蛮帅的抬手一挥。
  
  身后立刻有人上前一步,递过来一根长鞭,还是拧成五花的那种。
  
  好刑具,以前听同学提到满清十大酷刑的时候,听说过。
  
  终于得缘一见啦,听说这种鞭子,被轻轻抽上一下就能入皮二寸。
  
  如果沾上点水,效果立马加倍。
  
  如果被狠狠甩上那么一记,估计能立刻皮开肉绽,变成熟透的松果。
  
  这么想着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对面老头的表情,也变得诡异起来。
  
  联想到自己,现在被绑着靠墙站立,莫非……
  
  文明社会不许刑讯逼供,俯卧撑躲猫猫之类都被严打了!
  
  再者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只不过摔了一跤……晕倒了而已!
  
  内心纠结之际,老头已经拎了鞭子揍过来,一双小眼睛精光直冒。
  
  这还什么都没问呢,喂,刑讯逼供也要先确定我没坦白的打算啊。
  
  也许,也许我愿意坦白呢,可我什么状况都不知道哇……
  
  啪!
  
  “啊——!”
  
  惨叫声震得我一阵耳鸣,这就是从我自己口中发出来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
  
  MD,老子什么时候怒吼起来,变得跟女人叫&床似的。
  
  一时冲动变了调子?可是,为什么接下来的声音还是这么的销魂……
  
  听不下去了,我决定闭嘴,士可杀不可辱。
  
  宁愿忍出内伤,也不能当众发春,对不对?
  
  老头把鞭子左挥右舞,潇洒的不得了。
  
  力道不算重,可我已经疼的心口直抽搐,却还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见到我咬紧牙关,再不出半点声响。
  
  老头冷笑几声,阴森森的目光,直视我双眼。
  
  “越王阶下囚。
  
  不愧一国君。
  
  杀我吴国士。
  
  断我先王趾。
  
  迫我吴师还。
  
  逼我先王卒……”
  
  这老头越看越像高中时候,那个唠叨的历史老夫子,五字一句喋喋不休。
  
  拜托,我不过是来看个文物,凑个热闹而已。
  
  其实是来泡美眉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懂不?
  
  春秋战国那点历史,受过九年制义务教育的童鞋都知道,关我鸟事啊。
  
  “我伍子胥要为先王阖闾报这夺命之仇……”
  
  五子棋?黑驴?这都是些神马呀?
  
  “为吾主夫差报那杀父之仇……”
  
  夫差?杀父之仇啊,岂不是很严重?
  
  “贼人勾践你要用越国来抵,用性命来偿!”
  
  越国?勾践?我?
  
  对不起,大脑有些当机,请给我一点时间梳理一下……
  
  啪!
  
  紧咬住的嘴唇再加了几分力道,才没有喊叫出声,**老头到底领了多少工钱用这么大劲。
  
  啪!
  
  嘴里隐隐尝到些许血腥味,空气中也弥漫开来一种鲜血的味道,我到底招谁惹谁了我。
  
  啪!
  
  唇齿间的刺痛已经抵不过身体的疼痛,老头,算……你……狠。
  
  啪!
  
  虽说从上学时候起就是校草级人物,人送绰号贵公子,从来没做过丢面影响形象的事。
  
  啪!
  
  你看,鞭子带着一圈晶莹的弧线划过,水滴在烛光的掩映下都能闪烁出七彩的颜色耶。
  
  啪!
  
  老子忍不住了,要不就干嚎两声,也没什么丢人的。
  
  啪!
  
  “啊——!”
  
  形象神马的都给老子滚一边去,我重新扯开嗓子嚎叫,玛丽隔壁的倒了八辈子运。
  
  感觉还是喊出来舒服一点,虽然,还是好像女人叫&床之声……
  
  注意力被身体上阵阵的抽痛,和嗓子里发出的“悦耳”惨叫声,拉锯式的吸引着。
  
  慢慢有些恍惚。
  
  随着鞭子越来越重的力道,除了“配合”着张嘴之外,身体好像没有了知觉。
  
  开始感觉不到疼痛,甚至嗅觉也变得迟钝,再也闻不到周围那股令人作呕的血腥气。
  
  额前的头发怎么这么长啊,挡住了视线。
  
  手被捆绑着,也不能拨开一下,连老头狰狞扭曲的笑容都看不到了。
  
  明年百花奖,我一定力推这位仁兄去竞争影帝头衔,TMD太入戏太逼真了……
  
  鞭子每抽动一下都能带起血花乱溅,我以前咋没注意过自己有这么多血呢,颜色鲜红的还挺健康。
  
  早知道这么多血,就多去义务献血好了,还能多换点学生会选票。
  
  我,有一点困了,要不睡一下下?
  
  不见那家伙停手,却也感觉不到疼痛。
  
  正所谓睡我的觉,抽他的鞭子去吧,阿门。
  
  也许,会这样一睡不起。
  
  不行,不能睡,我下个女朋友还没着落呢。
  
  可是,又很困。
  
  要不,就睡一下下,就一会……
  
  正所谓八点档肥皂剧无处不在,果不其然上天不肯让我就这样一了百了。
  
  “且慢!”从外面传来一声断喝。
  
  这是哪位仁兄在路见不平一声吼啊,该出手时就出手哇。
  
  一定会有人出来的,我就知道一定会有人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次写男男,不知各位看官有啥想法希望不吝笔墨。


4

4、春梦却被无情扰 ...


  一声“且慢”楞把本人从天堂吼到了地狱。
  
  谁在一旁聒噪,搅了老子的清梦,还差一点点就把那个长腿美眉弄到手了。
  
  遇见,搭讪,吃饭。
  
  登记,开房,上床。
  
  就差最后一步了,有人敢叫老子且慢。
  
  也不看看是哪档子事,也不长眼看看我是谁。
  
  本人就是那:某大学某学院某系某专业某班上的班草业草系草院草校草——!
  
  心里这个郁闷哪,就差杀人了。
  
  不满的睁开眼瞥了瞥,透过耷拉在额前那疏疏密密的长发,面前出现了两个人。
  
  一个还是那位红胡子老头。(怎么变成红胡子了?让血染的呗!)
  
  另一个同样奇装异服,正伸手拦了他的鞭子。
  
  “吾王有令要留其性命,伍大夫出手甚重,不怕违背王命么?”
  
  “老夫乃忠心为国自有分寸,圣上必会体察,请你照常回禀。”
  
  这俩人唧唧歪歪得得瑟瑟,说的都是个啥。
  
  疑惑间,又一道鞭子落下来,力道比之前更狠。
  
  新来那人竟然不再言语,侧身站在一旁,袖手旁观起来。
  
  吵人好梦不说,反而助纣为虐,老子饶不了他!
  
  话又说回来,要是这老头真的抗了命,我就没命了。
  
  虽然还不大清楚状况,但是,就算白痴也知道自己处境那是相当危急啊。
  
  正准备抖抖头发看清一些,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响起,又有不明真相群众前来围观了?
  
  “吾王——驾到!”
  
  这一声吊嗓不错,娘娘腔十足。
  
  老头的鞭子未及收起,一队人马已经鱼贯而入。
  
  打头进来的那一个,成功吸引了我的眼球。
  
  从小到大身边的男人,没一个比自己有品,不过这个人好像还不赖。
  
  长得有点像某个当红男艺人,高挺的鼻梁,狭长的双眸……
  
  切,额前这点头发真麻烦,遮遮挡挡看不清楚。
  
  他站在那儿,立刻撑起一片气场,有种君临天下不怒自&慰&的威仪。
  
  呃,对不起,是不怒自威。
  
  那个人,用目光冷冷的扫视了一周,某帮凶立刻缩成一团。
  
  只有老头依然气宇轩昂,腰背挺的很直。
  
  然后,那个人微微抬起下额,看向我。
  
  脸蛋那是没话说,不比本人差嘛,目光却令人很不舒服。
  
  霸气十足的目光,拥有着唯我独尊的清高,带着满满的轻蔑。
  
  果然,自古文人相轻,帅哥也相轻啊。
  
  量他也从没看过和自己一样帅的男人,嫉妒了,我表示理解。
  
  问题是,虽说这年头流行男人留长发,可这位的头发也太长了吧。
  
  柔顺,黑亮,齐腰的长发。
  
  在头上扎成发髻,额前搭着浅浅的刘海。
  
  还有跟在他身后的那堆人,以及刚才看到的那两人,一个个都能做沙宣广告的样子。
  
  见我打量的目光,他紧抿的双唇忽然轻启,声音和目光一样冰冷。
  
  “勾践。”
  
  哪尼?他在和谁说话?
  
  我吗?我吧?我耶?
  
  靠,这里还有没有正常人,别以为自己长得帅就可以乱认亲戚。
  
  “三年前,父王命丧你手。
  
  寡人当时对天发誓,三年之内必将生擒于你。
  
  兵败之耻断趾之辱,统统都要你偿还!”
  
  “寡人”看着我一字一句,满眼的憎恨与鄙夷。
  
  靠,被人歧视了,从来没有过。
  
  想必我的样子很狼狈,不比叫花子强多少,魅力不够啊。
  
  向来只有弟兄们围着我转的硬道理,期望我这个烂桃花,分一两个妞给他们。
  
  看来风水轮流转,如今我老虎不发威,被人当加菲了。
  
  正忆甜思苦的当,“寡人”已经从老头手中夺过鞭子,沾上水抖了抖。
  
  他要做神马?
  
  刚才不是有人说“吾王留其性命”咩?
  
  他用肚脐眼也能看出来,再打下去我就要挂了呀。
  
  莫非这家伙想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亲手解决了我?

作者有话要说:在工作之余写文还是很占用时间的,好希望能看到更多收藏数和评论来振奋心情啊。


5

5、老子乃越王勾践 ...


  人格分裂哈?
  
  这么个大人物登场,我一定要问清楚他是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和他到底有何深仇大恨……
  
  润了润喉咙。
  
  我用尽力气,终于哼出一句话。
  
  “你……是谁?”声音微弱的自己都快听不清了。
  
  “寡人”好像一点也不意外,意味深长的瞥了我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笑罢,他凑的极近,用玩味的目光盯着我双眼。
  
  “寡人吴王夫差,雪当年之耻,生擒越王勾践。
  
  越王自愿签订会稽之约,为寡人做奴三年。”
  
  言罢,他挥手一指,鞭子的尖稍对准了我。
  
  “你,勾践,自愿入吴为奴。
  
  此乃你应得之见面厚礼,还有何话说?”
  
  天边仿佛惊雷一记,我大脑轰隆作响,头痛的几乎要炸开。
  
  果然,从老头第一次提到吴越开始,就泛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老子,我竟然穿了!
  
  千穿万穿好穿歹穿,竟穿越到了这个春秋乱世。
  
  而且,还成了那个又卧薪又尝胆的越王勾践。
  
  而且,之前好日子没过上,直接穿到了他三年地狱生涯的开端。
  
  而且,遇到这么个冷血的夫差,苦日子算是来咯。
  
  见我闭口不语,夫差冷笑一声,鞭子随即而下。
  
  尖梢带着水花迎面劈来,比老头的力道不知重了多少倍。
  
  彻骨的疼痛,我忍住差点飚出眼眶的泪水,将牙关咬的咯吱作响。
  
  面对杀父仇人,他这样算手下留情了吧。
  
  换作其他人,哪怕换了我,怕是早就将勾践一刀杀了。
  
  不,不会这么简单,所谓凌迟是什么来着……
  
  汗,大汗,阿富汗。
  
  可是,我很无辜啊,我是山寨版。
  
  那个正主去哪里了?
  
  杀了人家老爸,又打了败仗。
  
  签订个不平等条约,好好的国君成了阶下囚,堂下奴。
  
  之前无限风光一扫而散,只剩疼痛和屈辱。
  
  他倒好,一甩手躲了,换我来当替罪羊。
  
  老子可不想当这冤大头,要不和夫差说说,看看能不能解释清楚我是谁的问题……
  
  靠,怎么能有这种念头。
  
  如果我这时候说自己不是勾践,怕是会被他们一刀捅了西游去。
  
  因为是勾践,才能活着吧。
  
  他们那么恨,莫不是要羞辱于他,早就该把他一刀两断了。
  
  如果我乱说乱动的话……小命估计真就保不住了。
  
  阿弥陀佛哈里路亚。
  
  所以,现在沉默是金,能忍则忍吧。
  
  勾践,你小子给我记住。
  
  如果哪天让我发现你藏身之处,MD,立马就把你揪回来当班。
  
  可是勾践呐,你在哪里啊你在哪里?
  
  有个叫做夫差的小子,眼神的狠戾程度和他手中的力道成正比,我怕等不到你回来已经挂掉了。
  
  别人穿回去都是盛世王朝后宫三千,我和穿越真是八字不合……
  
  想我芳龄二十正当年,所谓天妒英才早逝啊。
  
  如果你哪天经过我的坟前,别忘了给我加点土,除除草来种种花……
  
  “哗啦!”靠,神马这么凉?
  
  第二次将那个长腿美眉勾搭进酒店的时候,又有人来打扰我清梦!
  
  呃,我睡着了么?
  
  现在是在家里吧?不像。
  
  早晨出门去博物馆看MM来着,那应该是在展厅吧?也不像。
  
  那我会是在……好好想一想……啊啊啊!
  
  我想起来了,我是越王勾践!
  
  我是一国之君,落魄的一国之君,而且正在被施以鞭刑。
  
  我还活着么?杯具啊!
  
  微微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双狭长的眸子,好犀利的目光。
  
  “夫差……”我开口,气息飘渺不定。

作者有话要说:修文中啊修文中,某是勤劳的小蜜蜂。


6

6、移步寝宫商国事 ...


  额前长发仿佛汇成一条小溪,沿着发梢淌下很多液体。
  
  还好,主要成分是透明的,是水不是血。
  
  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落魄,命悬一线就对了。
  
  失神的抬起眼,看了看那个叫做夫差的男子。
  
  如果我能成功说服他们,接受我不是勾践的事实,他们也会恼羞成怒吧。
  
  到时候的我依然是待宰羔羊,不比现在来的稳妥。
  
  那么,为了活下去,我都要彻彻底底演完勾践断档的这出戏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