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三国群英传之云淡风清 人生八苦(上)

三国群英传之云淡风清 人生八苦(上)

时间: 2014-09-18 01:11:19


简介:

中原大地,烽火几春秋;黎民百姓,福祸有谁忧。
这里是东汉末年,既不是清平世界,更不是朗朗乾坤。
贾清,本是这个世界的一个过客,他想要的也只是逍遥自在的生活。
但随着他和这个世界的羁绊越来越深,他的心态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当找到自己真命天子的时候,他发现想要的生活,已经离他越来越远。

1、序 ...


  “贾公子能大驾光临,这真是让小老儿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呀。”一位身着粗布麻衣的老农站在自家门外,在他的面前是一名青年。
  这青年身穿白绢长衫,手中持着一把青玉扇。奇怪的是这天气很是炎热,而他脸上却戴着一个面具,把面目完全遮住,他的双手还戴着一副白色手套。
  “呵呵,陈老太客气了,我只不过是来讨杯喜酒喝喝的。”青年掏出一个红色布袋,递给老者,“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收下。”
  “这怎么使得,使不得使不得。”老者连连摆手,硬是不肯收下,“您能赏光,那已经是小老儿全家的荣幸了,怎么能还要您的礼钱呢,这可是会折小老儿的阳寿的,要不得。”
  “收下吧,一码归一码,这毕竟我是对新人的祝福,收下吧。”青年笑着把布袋硬塞入老者手中。
  “贾公子到。”老者的大儿子朝院子里大喊了一声,老者领着青年进了院子,宾客全都站了起来,冲青年行礼致意。
  青年一一还礼,被老者迎到了主席上座。
  “陈老这好热闹呀,来了不少人呀。”看着挤得满满的院子,青年笑着说道。
  “这都是村民听说贾公子您能来,小儿的婚礼才会这么热闹呀。”老者哈哈笑着。
  笑完老者压低声音对青年说道,“贾公子,在座的都是本地人,乡里乡亲的,这大热天,面具和手套就不用带了吧。”
  青年摆了摆手,“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既然是由我来当主婚人,自然不能马虎,这面具和手套还是戴着好,莫要冲撞了新人。”
  老者心中感激,暗叹不愧是贾太守家的公子,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呀!
  
  婚礼进行的很成功,目送着新人被送入洞房以后,青年便准备离开了。
  陈老今天完成了一桩心愿,喝了不少酒,兴致很高,拉着青年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
  知道青年要离开了,他从屋里捧出一面幡旗。
  “贾公子,小老儿没有什么好东西,唯有这面旗子,还望您能收下。”老者把幡旗递过来。
  青年对幡旗也没太在意,随手接了过来,就见上面绘着电闪雷鸣,一派肃杀。
  “这是‘雷雨幡’呀,这也太珍贵了,我不能收。”这幡旗显然是陈老的传家宝,青年并不想收下。
  “呵呵,公子既然认出这面幡旗,想必也知道这在小老儿手中就是拿来擦擦窗子、掸掸灰尘,根本发挥不出什么作用,白白让宝物蒙尘。当年我就曾经想献给贾太守,谁料贾太守他积劳成疾,就此仙逝了,这幡也就成了小老儿一块心病,还请公子一定要收下。”老者说道。
  “好吧,这幡我就收下了,以后陈老你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我一定尽力而为。”青年收下了幡旗,向老者做出保证。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我终于开新坑了!
呵呵,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呀~~~


2

2、降临南安郡 ...


  “实习测试员贾清,你能遵守《系统测试员规章协议》,做到不过分干涉该地区文明的进程么?”在空旷的大殿中,正中有个光球,发出庄严而冷漠的声音。
  “我可以。”贾清高举右手,发出誓言。
  “实习测试员贾清,你能遵守《系统测试员规章协议》,做到不过分干扰该地区历史的发展么?”光球继续发出声音。
  “我可以。”贾清继续回答。
  “很好,这次的测试,在其余参与者看来不过是一款普通的网络游戏《三国群侠传》,但是实际上这个游戏却是真实存在的世界,里面所谓的NPC也是活生生的人物。对于你们而言,也许《三国群侠传》不过是个任务,是个游戏,但对于那些NPC而言,这就是他们的世界,他们的家。生命只有一次,希望你能好自为之。”
  “你的身份介于NPC和玩家之间,进入的时机也将比那些玩家早上不少时间。好了,你可以进行测试,决定你的属性和技能了。”
  贾清虽然是第一次参加测试,但以前也看过一些测试员的记录,还算是有些经验。在贾清所在的世界,是没有所谓的三国历史的,而他也是在极为巧合的情况下获得了一卷上古流传下来的古籍——《三国演义》。当然,既然是演义性质的书籍肯定和正史有些差别,也不知道《三国群侠传》是不是按照这段历史来设计的。
  属性分为五类——统帅、武力、智力、政治、魅力。这类属性也并非一成不变,会通过后天的努力和奇遇有所改变。
  身处乱世,照理说应该有一身好的武艺,才能行走四方。但是贾清内心对成为那种武将、武夫颇为排斥,总觉得想要在乱世有所成就的话,还是应该成为谋士,这样的话不光是地位高一些,也更能把握住自己的命运。
  怀着这样的心理进行测试,获得的结果是“统率-2、武力-5、智力+5、政治+2、魅力+4”。而根据他的自身素质扫描得出的属性是“统率53、武力27、智力75、政治64、魅力87”,经过加成以后数据就变成了“统率51、武力22、智力80、政治66、魅力91”,典型的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属性。
  《三国群侠传》这款游戏最大的特点就是人物具有的各类技巧、技能和技艺,主要分为战术和战略两大类,各有千秋。
  技巧类似于人物的先天特性,后天若是没有天大的奇遇是绝对不可能获得的。而一般的人物是没有技巧的,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才能获得,而一个人先天拥有的技巧最多只有三个。
  技能分为军师技和武将计,分别归属于文臣和武将体系,这是可以通过后天学习以及际遇获得的,甚至一些特殊的物品也能赋予拥有者一些技能。
  技艺则是一些什么马术、剑术、枪术之类的技术。
  看着自己的属性,贾清还是很满意的,而在把属性最终定下来的时候,他还有次获得缺陷的机会。
  缺陷既是一个人的弱点,同时他也能获得相应的补偿,从总体来说,绝对是利大于弊的事情。可是贾清看着那些缺胳膊少腿,或者性格扭曲之类的缺陷,实在是拿不定主意。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随机这一项,所谓随机,那自然是千奇百怪,什么样的缺陷都能拥有,但是只要选择了随机,必然能多获得一个技能,这由不得贾清不动心。
  “曼陀罗之殇,蕴含着神秘能力的诅咒。”
  贾清的左半边身体如同被火焰灼烧,胸口的苦涩如同喝下煮沸的泥浆一样,疼痛而苦涩。他只觉得身体仿佛被打上什么烙印一样作痛起来,就像是在风吹雨打中的铁锈一样不断的腐蚀下去,那种感觉让他觉得自己的灵魂也会随着堕落下去一样。
  大汗淋淋的贾清总算是撑了过来,他抬起左手,本来是光滑的手掌上面现在却布满了黑色的斑驳瘢痕,丑陋的如同地狱中鬼怪的手臂。他不敢置信的打量着身体,那可怕的如同火焰焚烧过一样瘢痕覆盖在他的左半边身体,就好像被火焰焚烧过一样。
  贾清内心颇有点动摇,这幅鬼怪一样的容貌让贾清实在没有坚持下去的勇气。
  “你要放弃么?”光球的声音听上去还是那么平淡,但这次却带着一丝威严。
  贾清犹豫了一会。
  罢了,这不过是副臭皮囊而已,我还是我,又有什么改变呢。
  冷静下来的贾清开始检查他的属性和技能。
  其余属性都没有改变,只有魅力91后面多了个(-45),高达90以上的魅力就因为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貌直接折半,不得不说很是可惜。
  技巧竟然有两个之多,一个是“慧眼”,另一个是“鬼门”。
  武将计就少的可怜了,只有一个。
  有得有失,魅力值折半,换得的补偿就是那一长串的军师技,这好歹是让抑郁的贾清有些安慰。
  “降临地点——雍州南安郡。”贾清确认以后,降临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恩,这章是设定,实在是避不开,以后这种设定我就穿插在正文中,慢慢透露吧~~


3

3、玩家引起的麻烦 ...


  “贾公子,您回来了,任务完成没有?”酒肆的店家看见贾清进来了,忙不迭的迎了上去。
  “恩,已经完成了。”贾清笑着和酒肆中的熟人打着招呼,找了处空位坐下。“店家,麻烦上菜吧,老规矩。”
  店家一边嘱咐伙计给贾清上菜,一边在柜台那翻着账单。
  “好嘞,您的菜上齐了。”店家把二两银子外加一些铜钱放到桌上,“婚礼见证人,酬劳是500钱,您这顿饭是45钱,应找给您455钱,这是银子,您收好。”
  贾清也不仔细看,就随手把银子收起来。
  “‘婚礼见证人’任务完成,名声增加1点,魅力经验值增加1点。”
  贾清和陈老他家有些交情,所以光光是彩礼他就付了1000钱,到头来这个任务他不仅没挣多少,相反还赔了近600钱。
  按照游戏设定,现在是在东汉末年,600钱已经是一头猪的价格了。
  不过许多事情不是光从钱这方面考虑的,毕竟人活在世上,还有人情关系在起作用么。要是贾清对这些钱财斤斤计较,想必也得不到陈老家传的那面“雷雨幡”。
  “对了,店家,怎么突然间出现了这么多的任务呀?”就见在告示牌那里贴着近三十张小纸条,而一般情况下,那里的纸条数目很少有超过十条的。毕竟对于一般的百姓来说,任务的报酬实在不是一笔小数目。
  “贾公子你有所不知呀,就在前天开始,城里出现了大量的异人,他们一个个不学无术、无法无天,只会在那争强斗狠、辱骂朝廷,甚至有不少异人跑去当马贼了呢。”店家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最近世面上乱了很多,不少人家都遭了贼,就我这小小的店铺,这两天也碰上了好几次明抢的呢。”
  贾清知道店家所说的“异人”也就是传说中的玩家,他们虽然不能重生,但死了大不了再换号重来。抱着这样的想法,因此他们才会更加肆意妄为。
  贾清皱着眉头不说话,边上却另有个青年出声问话,“那店家,现在这个世道,难道官府都不出面管一管的么?”
  “唉,看来小哥你是刚到本地呀。”店家看了看四周,都是熟客,“唉,我们这里的人谁不知道,现在的卫太守,眼里只能看见金银,哪能看见我们百姓的疾苦呀。”
  贾清叹了口气,“店家,日子会慢慢好起来的。”
  “承您吉言吧,要是贾太守还在世的话,又怎么会这样呀。”店家的话引起了众人一片附和之声。
  谈到了自己的父亲,贾清也不方便接下去,只能默然不语。
  饭菜也吃得差不多了,他转身打量了下那边的青年。
  恰好那青年也正好盯着贾清的身影,两个人直直的对视了一眼。
  就见这青年身穿不过是普通的麻布短衫,虽然是坐着,但也能看出来有着一副精壮的体格,肩宽腰细,膀粗臂圆。长得是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双唇饱满,一脸英气。
  雍州环境恶劣,这里的百姓性子豪爽,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因此这青年根本没有任何遮掩,直接把对贾清容貌的惊讶摆在脸上。
  看到青年的神色,贾清这才反应过来,今早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因为都是乡里乡亲的,他就没戴面具遮掩下,显然是吓到了面前这位青年。
  虽然知道自己左半边脸看上去面目恐怖,但这十多年来,南安郡的百姓因为身受贾太守的恩惠,却是对贾清的容貌不太放在心上。
  贾清心中有些不舒服,但还是冲青年勉强的笑了笑,再回头和店家说道:“那我去府衙找找董都尉,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吧。”
  “接受隐藏任务‘南安郡的骚乱’。”
  店家把贾清送出了酒肆,那边的青年也知道刚才自己的表情伤害到了对方,心中颇为愧疚。
  “这位大叔,刚才那位是谁家的公子呀?”青年看着店家对自己不像多么友好的样子,只能问起邻桌的中年人。
  “哼,”中年人对着青年冷哼了一声,显然对刚才青年的表现很不满意,“那是我们南安郡前任贾太守家的公子——贾清,他们父子二人都是大好人呀。可惜好人没有好报,贾太守三年前仙逝,贾公子则从小身染重病,左半边身子布满了黑色的瘢痕。”中年人看出青年也不是有心的,语气缓和了几分,“你这小子,该让我说你什么呀?怎么能这么以貌取人呢,下次再见到贾公子,一定要向他赔礼道歉才是。”
  听着中年大叔的絮叨,青年点头答应,心中却带着一丝欣喜,原来是他呀!
  
  这南安郡算不上什么大郡,府衙离酒肆也不是很远,没几步也就能走到了。
  贾清心中还有些别扭,但也知道以貌取人是世人的通病,即便是自己,想必乍然看见一个长相可怖的人物,表现也未必比那青年好上多少。
  贾清慢慢踱去府衙,等到他到了府衙门口,心情也恢复过来了。
  “呀,是贾公子呀。”门卫自然是认识贾清的,冲着贾清行礼。
  贾清微笑点头还礼,“董都尉在里面么?”
  “董都尉一早就来了,正在里面办公。”门卫回答道。
  进了府衙,贾清一眼就注意到了陈情板上的陈情,数目多得已经挤满了陈情板。
  当地百姓会将对官府的意见贴在陈情板上,然后当太守想要处理的时候,会由郡丞负责把陈情从板上揭下来,抄录陈情留作副本。
  看着有这么多的陈情留在板上,其中最久的记录竟然还是半年以前的,想必如今的卫太守就没正儿八经的处理过政务,贾清心中也不由的一叹。
  三年前他父亲病逝在太守任上,然后新来了个华太守。他虽然比不上贾太守的能力,但好歹也会萧规曹随、爱惜民力,虽然没有什么大功,但也不至于有什么大过。
  半年前华太守调走,卫太守到来,南安郡可算是遭了大难了。
  这卫太守长得肚满肠圆,其他的能力没看到,但在敛财方面那真是天赋异禀呀。
  贾太守在世时,对于羌族部落是反对杀戮的,一直采用怀柔政策,与羌族进行通商。羌族大小部落感念贾太守恩情,自然也不会无故闹事。
  因此这位于边境的南安郡也得以安宁了很多年。
  后来的华太守自知本领平平,索性就原来什么样,还是什么样。羌族部落也看在贾太守的面子上,依然与汉族百姓和睦相处。
  到了卫太守,他一来就往府衙里面大肆安插自己的亲信,排挤老人。府衙中唯有董都尉一人,因为统兵很有一套,又为人公正,很得人心,在卫太守发觉整个府衙中竟然无人可用的时候才得以官复原职,但即便是这样,董都尉也是在被处处打压。
  雍州苦寒,自然没有什么油水,那卫太守在把当地百姓狠狠的搜刮了一阵以后还不知道满足。由他带来的狗头军师提议,竟然把念头动到了羌族部落的身上。
  偏偏他手下的人要说是欺压百姓,那是一顶一的好手,可真要到关键时候,就一个个掉链子了。
  先是计划不密,让满郡百姓都知道卫太守要向羌族动手。
  后来还自欺欺人的派手下假扮成马贼去偷袭羌族的商队,结果竟然还让幸存的羌人逃回部落。
  在羌族部落联手来南安郡城讨个说法的时候,一开始卫太守还是死不认账。气愤的羌族部落强硬起来,非要卫太守交出凶手,否则就要给他个好看。这时候才知道害怕了的卫太守也不顾手下多年跟随的交情,硬是把他交出来,却又在众人的面前活活的把他打死。
  这一连串的昏招,让羌族部落直接和南安郡府衙的关系势如水火,自然所谓的通商在此事以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后来也不知道是哪个人出了个主意,让百姓敲锣打鼓的赠送卫太守一块牌匾,上书四个大字——天高三尺。
  卫太守白养了那么多的幕僚了,竟然没有一个告诉他:这是骂他搜刮民脂民膏,以至于土地都薄了三尺,让天变高了三尺。
  也不知道这些幕僚是真没看出来,还是被卫太守过河拆桥的手段弄寒了心。
  结果卫太守还以为这是夸自己顶天立地,硬是把天撑高三尺呢。喜不自胜的卫太守收下这块牌匾,还命人把大堂上面那块“明镜高悬”给摘下来,换上了这块“天高三尺”。
  悲哀呀,这是陈安郡的悲哀,也是整个大汉的悲哀!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就先更三章哦,我存稿也不多~~~


4

4、拜见卫太守 ...


  “董都尉,近来可好?”贾清刚进屋子就看见一名三十左右的魁梧男子坐在文案前,面前的桌面上堆着厚厚的几叠状纸,笑着朝他打起了招呼。
  董都尉一抬头,看见贾清,“是子奇呀,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呀?”
  “呵呵,董都尉日理万机,不来这府衙,在其它地方我还见不着你呢。”贾清和董都尉是老相识了,也不客气,直接找了个位子坐下。
  “子奇呀,你就别用董都尉来称呼我了。要是没有贾太守他老人家的栽培,我哪能有今天的地位,说不准还在哪地方放牛呢。还是和以前一样,称呼我修斌就是了。”
  当年贾纪一家迁到这南安郡,那时候贾清年龄还不大。后来贾清的母亲贾王氏本来就体弱,又受不了这雍州的环境,日渐消瘦,最终也就驾鹤西游了。
  贾纪心怀愧疚,但也只能徒添伤悲,终于在三年前也过世了。
  董都尉原名董仲,家中排行老二,不过是个穷苦人家的放牛娃。后来贾纪看他聪明伶俐,为他改了名字董重,取了表字“修斌”,希望他以后能文武双全,更是时不时的教导他,甚至把他推荐到府衙里面。
  有了贾纪这个太守的照拂,再加上他本人也很是努力争气,终于后来成为一郡都尉,掌管南安郡的军事。
  “我今天来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那些异人的事情,修斌你知道吧?”贾清也不再和董重打趣,而是正襟危坐收敛了神色。
  “恩,我也正为这烦心呢。”这个世界的人物根据身份和实力分别得到了或多或少的关于异人的信息,董重身为一郡都尉,自然对这些玩家也有些了解,“这些状纸,绝大部分都是和那些异人有关的。”董重摇了摇手中的状纸,接着头疼的捏了捏鼻梁。
  “是这样呀,那卫太守是怎么个态度?”贾清先要把这个问题问清楚。
  “他?他把钱看得比命还重,硬是不肯拨给我这里更多的款项,也不愿意再招些衙役。弄得现在大伙是忙得连喝个水的时间也没有,跑完城东跑城西,跑完城南跑城北,就没什么消停的时候,都是怨声载道的。”董重和卫太守本来就不对付,再加上他和贾清关系特殊,也没什么好遮掩的,把府衙里面的事情都捅了出来。
  贾清听到这里,便知道董重是真的没有办法了,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在卫太守那里。
  “我这就去卫太守那,看能不能说服他。”贾清起身拱手告辞。
  “那就拜托了。”董重将贾清送到门口。
  “接受‘南安郡的骚乱’后续任务——‘董都尉的无奈’。”
  
  卫太守纵然在能力和人品上相当不称职,但不论怎么说都是南安郡的最高长官。贾清和他关系也不是很熟,只能候在外面,让衙役通报。
  这卫太守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竟然晾了贾清长达一炷香的时间。这正是阳光最毒的时候,贾清穿的又多,不禁汗流雨下。
  “贾公子,太守让你进去。”卫太守的心腹智囊陈先生从大厅出来,虽然看他其貌不扬,但贾清是知道此人心肠狠毒,最是记仇。
  “有劳陈先生了。”陈先生毕竟是长辈,贾清该敬的礼数自然还得敬到。
  陈先生在前边带路,贾清跟在后面,一言不发。
  其实陈先生对于贾清这个年轻人颇为忌惮,毕竟他声名在外,再加上贾太守的面子,恐怕整个南安郡没有不让他三分的人。
  “刚才太守大人在处理政务,对贾公子有所怠慢,还望见谅呀。”陈先生看着气氛有些冷清,对贾清说道。
  “呵呵,卫太守爱民如子、图治有为,当真是百官的楷模呀!”贾清笑着接下话。
  “贾公子能这么想,那就好,那就好呀。”陈先生听出贾清不是来找麻烦的,也暗暗的舒了一口气。
  “大人,贾公子来了。”陈先生来到卫太守面前,斥退了正在伺候卫太守的奴婢,站在了卫太守身后。
  “是贾清来了呀,贾清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董都尉那里解决不了,你才来找本官呀?”卫太守这话相当不客气,听的陈先生在后面捅了下卫太守。
  卫太守和董都尉不对付那是全郡都知道的,贾清自然也很清楚。
  “大人此言差矣。我先去见董都尉,那是我和他有些交情,只不过是顺路拜会下罢了。
  而现在来找大人,却是有桩天大的喜事来恭喜大人。”贾清摇了摇手中的青玉扇,神色颇为潇洒。
  “贾公子请坐。”一听有喜事,甚至能被贾清称为天大的喜事,卫太守也顾不上给下马威了,“何来天大的喜事呀?”
  “请问大人,八月刺史大人即将巡查各郡,大人可有对策?”谢过卫太守赐坐,贾清反问卫太守。
  “唉,本官尚无对策。”随着八月的临近,卫太守为了这事那可真是急得抓耳挠腮,他已经做好了被刺史狠狠训斥的准备了。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别看他那些幕僚把他吹得多么贤明,可他这半年以来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恐怕只有那块“天高三尺”的牌匾了。
  唉,他的那些幕僚,一个个都是酒囊饭袋!
  “最近异人引起的动乱,大人可有良策?”贾清继续问道。
  “尚无。”卫太守心里有点烦躁了,语气也变得硬邦邦的了。贾清怎么都问些有的没的,就是不说天大的喜事是什么。
  “呵呵,大人莫急,我所说的喜事就在这里呀。”贾清微微笑了下。
  “愿闻其详。”卫太守回头与陈先生对视了一眼,还是一头雾水。
  “大人想想,如果大人能解决了这次的异人动乱,而其他各郡都不及大人。这一对比,在刺史大人的眼中,孰优孰劣,岂不一目了然。得到了刺史大人的赏识,想必大人以后前途无量,难道这还不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么?”
  卫太守听的是心花怒放,看着贾清直觉得越看越顺眼,“子奇呀,还望教我!”
  他也不摆架子了,直接做出一副和善长者的样子。
  贾清心中对卫太守更是轻视了几分,但是仍然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神色。
  “大人,那异人来历神秘,且人多势众,要是想强力镇压,恐怕会激起反弹,说不准就造成民变。”
  “不错,自然是不能来硬的。”陈先生在一旁开口说道。
  “异人人数众多,如一盘散沙。如果能拉拢其中一部分,用他们来对付剩下的一部分,毕竟都是异人,相互之间都知根知底,正好让他们互相争斗。我们只要付出一些钱财,便能坐收渔翁之利。”
  “妙、妙呀,好一招连消带打、坐山观虎斗呀。”陈先生听得是两眼放光。
  “子奇呀,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卫太守捋了捋胡须,笑得极为欢畅。
  如果贾清一来就问卫太守要钱,恐怕这贪财的卫太守不把贾清轰出去都算客气的了。可一旦把卫太守的切身利益摆出来,这钱花的也全是为了卫太守好,那再小气的人也会变得大方了。
  “哪里,这都是卫大人想出来的主意,我只不过是把总结一下,复述一遍罢了。”贾清低着头,面无表情。
  “我想出来的?”卫太守一愣,他什么时候想出来的?
  恰好这时陈先生拍了下他的肩膀,卫太守一回头,陈先生冲贾清努了努嘴。
  卫太守幸好还不是那么蠢笨,反应过来了,“不错,正是本官想出来的,不过也多亏了世侄你提醒一二呀!”
  得了这份大功劳的卫太守,立刻也不喊贾清表字了,改认亲戚了。
  贾清可不敢认这么个亲戚,连连摆手。
  “这是五金,算是我这个做长辈的一点心意,你且收下。”卫太守意识到了贾清的价值,立刻开始拉拢。
  贾清略微推辞了下,也就勉强收下了。
  “世侄呀,你也应该知道我们这南安郡,算不得什么大郡,不过还是有岁举一人为孝廉的资格的。正好,今年名额还没定下来,我看世侄你德行高妙、志洁清白、学通行修、刚毅多略,不如就由你来当今年的孝廉吧。”卫太守笑眯眯的说道。
  自然贾清又是一番推辞,这次陈先生对他是大加赞赏,贾清才最终答应。
  “以后世侄你要多来老夫这里,我们也好说些家常呀。”望着贾清,卫太守的笑容越发慈祥了。
  “‘董都尉的无奈’任务完成,名声增加15点,智力经验值增加500点,政治经验值增加1000点,魅力经验值增加500点。”
  “获得技艺‘辩才’,如今等级‘丁下’。”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