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小男宠的幸福生活 不思议class

小男宠的幸福生活 不思议class


引子
唉……哪家的母鸡不下蛋?哪家的少男不怀春?
看什么看?没见过文盲?


我出生在一个江浙附近的小县城,14岁那年,我妈扒着我哭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欣然和男人跑路,把我仍在一个外面下中雨屋里下大雨的破庙里。想一年幼质弱的少年儿童,书书没念过,力气又没有,一个人怎么生活?幸好饿醒了出门转悠的时候被一位大爷(此为二声)拾了回去,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那位大爷姓金,和夫人膝下只有一女,便要收我为养子,我这人生来没有骨气,张了大嘴“爹、娘、妹妹”的冲口而出,改名为金希澈,此刻,正坐在通往瑞王府的大红轿子上。
韩庚小王爷,您的“爱妾”现在正以1.5m/s的速度向您飞奔而去,请您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第一章、初进王府
俗话说得好,建得好看的房子都是相似的,建得难看的房子,各有各的难看。要不说这有钱人都缺乏创造性,从进门开始我跟着管家溜溜达达半个多小时了,看见的全是清一水的红墙绿瓦,池里养的全是锦鲤,连路边的小石凳都是规规矩矩的十米一个,你就不能摆的错落有致些?恍惚中还以为到了步行街呢……
终于在我因审美疲劳差点一头栽倒在这国家一级保护文物里(写着写着怎么就有穿越的趋势?)的时候,管家终于立定在我面前,恭敬道:“王爷,金公子求见。”
“噢~~~~~~”过了好久,里面才传出这么声慵懒的响动,紧接着那句话却没把我给气死,“就是浙江总督进贡来的那个小子?”
爷我是茶叶么?还“进贡”?你要不要来闻闻新不新鲜?
“回王爷话,正是,浙江总督之子金希澈公子。”
“进来吧。”
吱呀一声,木门轻启,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男人或者女人,因为跨过了这道门所以改变了命运,他们一朝得宠,连带着家人也鸡犬升天,可是,终有一日会被扫地出门,那个时候,受了恩惠的家人早就跑到不知哪儿去享福了,可怜他们却要清冷孤苦的了却残生,我决不能不他们的后尘!!!!今天,第一眼,若是让你就忘了我,我金希澈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我看见了,给他安排个住处,出去吧。”那小王爷连眼皮都没抬。
同志们,以后我的名字就叫澈希金了(根普希金有点像阿……),看来理想和现实还是有差距的……
那老年管家将我送到一处院落,指着其中的一间屋子对我说:“公子今后就住在这吧,有什么吩咐大可以告诉老奴,如果没什么事就请早些休息吧。”
“好,请问我应该怎么称呼您?”
“公子叫老奴福伯就可以了。”
“噢,福伯,我在这里有什么规矩要守?有什么事情要干么?”这些都是很重要的,如果不打听清楚,如何在此处安身立命?
“公子何等身份,哪有什么事情要做的,至于规矩,除了不可随意外出之外,您在这所院子里,倒没什么规矩可言,随意便可。”
堂堂一个王府,竟然没有规矩,真是……深得我心~~~~~~~~
“不过……”福伯迟疑道,“这院子里还住这一位公子,平日里深得王爷宠爱……近日又刚刚封了官,您小心些,不要惹倒他了,那位公子性子有些急,您刚刚初来乍到,凡事要忍让一些,也更清静自在一些。”
爷我还没跟正主说上句话呢,就先有了情敌……
我颓然道:“知道了,福伯,还有什么吩咐么?”
“没了,那公子就先休息吧。”
我休息……休息得了么?你不知道一山容不了二虎的道理么?虽然也我现在还够不上那虎的级别,那就更不应该了,此番岂不是要羊入虎口??
果不其然,我正考虑着用什么姿态来面对我的这位邻居,他的音量都大到了四个加号(这个ms是形容血糖的啊……),从隔壁穿了过来,“我要见王爷,你们敢拦着我???”
福伯被吓得一哆嗦,赶忙安顿好了我,九三步并作两步跨出我的房门。
至此,我也只能凑到门缝边上,偷听外面的动静。
“东海少爷,王爷现在正忙着,不会见您的,一会儿等他忙完了,奴才再去给您通报。”
“福伯,我听他们说,又有……”
“这……”
“是谁?他现在在哪儿?”
“这……”
“不会是……住在这间屋子里吧?”
“这……”
“你除了这这这还会说什么别的吗?”
你除了这这这还会说什么别的吗?
缘分啊,我俩想到一块儿去了。想也知道他指的肯定是我这间屋子,这可怎么办???我还没准备好应敌措施呢……弄桶水给他放在门框上?还是在门口拴上绳子让他绊一跤?要不在门口挖一大坑,里面树上尖刺什么的?啊~~~~~~~~我的每一个毛细孔都能感觉得出福伯口中所说的那位不好惹的“东海少爷”正一步步地向我逼近,怎么样才能阻止他进来呢?(龙心:我个人觉得,你应该把门闩插上。)
想这些都已经晚了,因为咣当一声,我屋的大门几乎碎成了几块,门外一位明眸皓齿的可爱少年正怒气冲冲的望着我,眼中的意思恨不得碎成几块的是我本人。
我一个踉跄没站稳(主要是被溅起的木屑飞沫吓的)倒在地上,仰视着这位情敌,露出一个300瓦大灯泡般的笑容,“你好,我叫金希澈!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那人就像被谁给点着了一样,“腾”的就要向我冲过来,他身后跟着的三个护院,五个保镖外加一个走路都喘吁吁的福伯一块儿哭爹喊娘的拉住他,三言两语道:“少爷,少爷,您冷静一点,可千万不要再惹事了,让王爷知道了绝没有您好果子吃。”
就是嘛,平时要多听听身边人的意见……
又不是只有我们两个在这院子里,还能真让你打了我不成?
我放下心从地上缓缓爬起来,掸掸身上的土,看着对面恍若拔萝卜的幼稚情景,再次向他伸出友谊之手,“敢问这位公子,小的初来乍到,有什么得罪之处还望见谅,请问怎么称呼啊?”
别的我没什么信心,装猥琐我可是个中高手,在复杂的社会里,要活下去的方法有很多,比如装成一幅小人样子,这个叫做——示弱。
那年轻公子显然被我给唬住了,稍稍消了些气,他这一松快下来没什么,可怜身后拉着他的那8……7位壮士和一个老头,全都跌倒了地上。
“我叫李东海,哼,你给我小心一点,以后,可没有舒服日子过了。”
我以为是什么狠角色,原来是只披着狼皮的小羊羔……
随后,李东海便亲切地握住了我的手……
一炷香的工夫过后,我举着红肿不堪的右手苦叹:“爹娘,你们为何不给孩儿我多准备一些药材????”
第二章、韩庚啊,你好~~
在王府里住了几天,过得真是神仙般的日子,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什么活都不用干,闲得无聊就去喂鱼,因为无聊的时候实在是太多,福伯不得不委婉的劝我去从事些其他的破坏活动,以便留那些锦鲤条性命,他说:“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您又何必赶尽杀绝呢?”
我摊手,“看他们吃得欢,我也只好无休止的喂。”
从此以后能分成体积小于等于1立方厘米的食物,都不准被盛放到我的面前。
如果要说有什么需要担心的,那就是跟我住对门的那位,我第一日见到他,就险些被他分筋错骨了去,以后还不知道要遭多少罪受,所以最好连见都不要见他才好。
玉皇大帝难得听见了我的呼声,从入住以来,就鲜有机会能瞧见他一面,那李东海跟我不一样,他有官做,所以,像我如此白吃白喝的养在府里过清闲日子是不可能的,人家,还要忙事业。听福伯说,李大人的武功极其之高,一开始确实谁也没看出来,有一天,韩庚小王爷带着他的爱妾们上山打猎,其他人(譬如像我这种人)一放风就会马上找一棵大树躲太阳去,以防强烈的紫外线,使皮肤代谢出黑色素来,本来么,打猎这等事岂是我们做得的,意思意思得了。
可是傍晚的时候,李东海少爷却带着一只鹿,两只狐狸,7只兔子和12只大雁回来。天知道他是怎么带着这么多东西回来的……而且,最让人郁闷的是——他为什么晒不黑呢?
此番回来之后,东海少爷,就成了东海大人了……
长得漂亮的人很多,长得漂亮又有用的人就少了,起码在王府里我只发现了李东海一个人,所以韩庚现在对他十分的倚重,白天基本上是见不到他人的,当然,我也没说晚上一定会见得到……所以……早膳用完已经一个多时辰了,为什么李东海他还不走呢????
我在屋里转着圈的溜达,鞋底几乎要给我磨破了,脸上更是汗如雨下,因为……我实在是很想上厕所!
偷偷打开房门。
妙哉,院子里没人!
我此时若是偷偷溜出去的话……
正在想的时候,我的腿就已经在这么做了,这说明生理现象已经可以支配着我的大脑做出决定了。
开始的时候还能小心翼翼的,踮着脚往外走,到了后来简直不能自控的飞奔起来,在我的有生之年,第一次嫌弃自己住的院子长得太大……可惜,我这小体格根本不允许我使用如此之快的速度,没跑几步,“咣”的一声跌在了地上,顺道还抄倒了一个花盆。完了,小爷我此生就要让尿给憋死了……
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聋子也要被惊动的,何况是我们神乎奇迹的东海大人,只听他在房间吼道:“福伯,你又摔倒了?待在那儿别动,我去扶你!”
等你来扶我?此刻又没有别人在这儿拉着你,你不拿着菜刀把我垛了就是大幸。
偏偏这时我那不争气的双腿,一遇到惊吓就软得跟什么一样,这下,不被憋死,也要被砍死了。
古人云:“天无绝人之路。”正当我考虑着到底是要怎么个死法的时候,李东海已经出现在我眼前了,各位眼前的景象是这样的:他站着,我坐着,他看着我,我看着他,我冲他乐,他一拳……
我被吓得眼前一黑,当然不是晕过去了,而是把眼睛闭上了,可是想象当中的重击却没有落在我的身上,我睁开眼睛一看,白花花的一只玉手伸在我的眼前。
东海说道:“站起来。”
我抓住他的手,任他轻松的一带,就立了起来,“谢谢李大人。”
“不客气,”他抽回手背在身后,“你以后大可不必如此躲我,杀了你我也要偿命的,我才没这么傻。”
“大人说的是,您能这么想,小的就放心了。”
东海一皱眉,“什么大人大人的,别扭死了,就叫李东海吧,我也不过是有个功名背在身上,与你相比又能好到哪里去......你那日说,你叫什么来着?”
“金希澈,希望的希,清澈的澈……”
“说问你这么多了?”
我俩互看一会儿,原来的敌意已经消磨得差不多了,但是尴尬还有许多。
他指着院们问我:“你刚刚是要出去吧?”
我一拍脑门,“哎呀,我要去茅厕的。”
刚刚一吓都忘却了,此时一经他提醒,尿意如排山倒海般汹涌而至,我连一句“再见”都来不及和他说,又一次被生理现象支配着冲出大门去了。

从厕所出来我顿时感觉浑身的清爽,这一跤摔得好,保证了我以后生活的方便。
想着以后不用整日担惊受怕的过活,我连走路都颠儿了起来,感觉心情越来越好,路过鲤鱼湖的时候想起多日不曾来了,便跑到厨房偷了一个白胖白胖的馒头,一点点的撕了投到水里,揶进嘴里,就这么“我一口,你一口”的喂了半天,手一沉,馒头掉进水里,我就这么坐在湖边的长凳上,倚着假石睡了过去。
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到了晌午,我被白花花的阳光晒得其实根本就没睁开眼,好不容易眼前出来了一点点影像,又看见一团白花花的颜色,我大惊:“妈呀,白内障了。”
突然,那团白影儿说话了,“你再不起来就要跌到湖里去了。”
我用身体感觉了一下,发现刚刚倚靠的那块大石变得柔软了许多,猛地一抬头,原来,我刚刚就靠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呼呼大睡了许久。
我半眯着眼睛问他:“你是谁啊?”
“我么?嗯……我没被人问过这个问题,我想一想。”
没被人问过?莫非你的名气大到妇孺皆知的地步了?我看着他的脸,努力睁大眼睛……此刻,我真盼望能跌到这湖里就好了……
“呵呵,王爷,小人这就投湖去~~”说着,退一软,“啪”的跪到了地上。
他也不来搀我,居高临下的问:“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地睡觉?”
郁卒啊我,他果然没忘记我,而是根本就没记住。
“小人名叫金希澈,是浙江总督之子,前几日刚刚进府的。”
“哦……”他沉吟了半晌,才想起我还跪着,“你先起来吧,别总跪着。”
我道了谢站起身来,把脸扭成45度角,怯生生地看着他,“王爷想起来了么?”
“晤,想起来了,前年浙江总督来见我的时候,我还记得他说自己膝下只有一女,想不到金公子天赋异秉,只一年的功夫就长得这么大了。”
“呵呵呵呵,”我茂黑线啊,浑身冷汗像下雨一样,“王爷果然幽默得很,小人乃是金大人的义子。”
“原来如此,令尊一向可好?”
“托王爷鸿福,身体还算健朗。”我就最闹不懂这个,我爹身体好,为什么非要说托他的福呢?跟他到底有什么关系?(龙心:还不是你自己说的。)
“希……澈……,希望的希,清澈的澈?”
“王爷果然料事如神。”
“没,前几日福伯递过你的名册的。”
——————〉-〈——————
“抬起头来让本王瞧瞧。”
这个动作一定要做标准,要缓缓的,微微的,要含羞带臊,目光飘移不定,以显示自己紧张的心情,尤其要注意目光和眼睛,目光切不可太过直愣,眼睛也不宜睁得过大……
“金希澈,你眼睛睁这么大干什么?”
“呵呵,希澈以前没见过您这么帅的人,一时间太过于惊讶,所以才有所失态,还望王爷见谅。”
“哈哈哈哈,”韩庚爽朗的笑,千穿万穿,果然马屁不穿,他说,“没关系,你以后就会习惯的。”
其实,韩庚啊,不是因为你太帅了,你虽然很帅没错,但是,这还比不上你身后李东海那怨恨的眼神让我吃惊。
第三章、赵奎贤
我和韩庚只是平凡的在湖边说话,东海就已经气得嘴唇发白,眼睛冒火,我若再往他怀里一扑,岂不要被千刀万剐?
这个世界上,若说到倒霉的事,那我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我的思绪还没理清,身体先优雅的倒在了韩庚的方向。
“呦,希澈,你怎么了?”他温柔的搂住我。
“回王爷……我脚麻了。”
“你不是站着么?”
“回王爷……从坐着开始就麻了……”
“那本王就扶你回去吧。”
你还扶我回去?我自己是否能回得去都不好说了。
“不用了,王爷,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王爷军务繁忙,为了希澈这点小事不用如此费心。”
“不费心,你是我瑞王府的客人,本王自当尽地主之谊。”
“不不不不,王……王爷,小人的脚还是很麻,现在已经走不动了,还是让我在这儿缓一会儿,在自个儿回去吧。”
“哦?你走不动了?”
我拼命点头……
“那么,本王就只好将你抱回去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
韩庚抱着我,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朝着东海走了过去,全然不顾我“住得屋子在另外一个方向”的建议,走过的时候,我分明感觉到了韩庚冲东海优雅而干练的一笑。
我心中丝毫没有得胜的快感,不是因为害怕东海的报复,我对他的遭遇充满了同情,过不了多久,这种同情就会原封不动的还给我,从他的身上,或者从其他人的身上。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我虽然背对着东海,还是能感受得到他利刃般穿透我的目光。只是,这个时候,我也是身不由己,东海啊,你可千万不要恨我。

韩庚把我送回房间就没再多停留,嘱咐我多休息,刚才在湖边睡了许久,不要着了凉什么的。我回说:“是,王爷走好。”
他转过身,亲切地问我:“希澈,你还有什么事么?”
“没有。”
“那你为何还拽着本王的衣服?”
因为你一走,我的小命就难保了……
(问题:为什么韩庚抱着希澈走的是另一个方向,最后却回到了他的房间呢?
回答:因为,地球是圆的。)

韩庚走后,我使出全身的力气将衣柜移动至门口,好歹能争取一些自救的时间,然后倚在柜门上呼呼大喘,不知过了多久,东海终于在我的热切期盼下回来了。
他不闹,也不来找我,只抽了宝剑在院子里比划,“嗖嗖嗖”的剑气直劈在衣柜上“当当”作响,仿佛我一泄劲这衣柜就要散了一般,福伯在院子里大喊:“少爷少爷,今年刚种下的苗子……”
直到院子里的一瞬之间仿佛回到了冬季般萧索,我才听到东海喘吁吁的拖着剑进屋的声音。
此时,我也快累残废了。

晚膳的时间刚过,福伯进来传话,他站在院子中央呼喝,说:“希澈公子,王爷有请,让您去中殿一趟。”我以为人年纪大了听力不好,所以招呼他来吩咐,“以后这种事情,悄悄告诉我便可。”
他答道:“不可,这是王爷特意吩咐的,一定要唤得方圆百米都听得到,以示对您的尊重。”
我哭道:“谢王爷恩典。”
“而且,您子下午开始,就将房门紧闭,老奴也实在进不去。”
我说:“噢,对了,我险些都忘了,麻烦您叫两位护院来,我下午练肌肉的时候,将衣柜移到了门口,此刻没有力气再搬回去,发现自己被困在房中了。”
“是,老奴立刻去办。”
一会儿的功夫,两个人高马大的护园赶到,从窗子跳了进来帮我把衣柜挪了回去,还说,我若想练武,大可去找他们,衣柜这东西,不能练着玩的。

我被一群人护卫着朝中殿走去,生怕我被人伏击一样,路过东海的小屋的时候,发现他连灯也没点,本想进去和他解释一下,但是考虑到他若气还没消,一个飞镖过来,我连明天的太阳也见不着了,也就只好作罢。

瑞王府的中殿盖得很有立体的效果,因为它有两层,第一层用来办公,第二层用来睡觉,所以,韩庚此人,还是很懒的。
“拜见王爷。”
“希澈快请起,以后和我不用这么客气。”
“好。”我起身。
“你倒是不见外。”
“王爷都快要我的命了,我又何必跟你见外?”
“什么?”韩庚的眼神飘啊飘啊,“我听不懂。”
“王爷真是抬举我了,您若要我的命跟踩死一只小蚂蚁有何区别?何至于跟我在这儿装傻充愣?”
韩庚大笑,“希澈天生花容月貌,乃天下至宝,又岂是蝼蚁可以相比的?别这么糟践自己。”
“哈哈哈哈,王爷说的是,我以后一定好好活着。”
韩庚招手让我过去,“希澈,你到我身边来。”
咦?~~~~~~~~小爷今夜难道就要惨遭临幸了?
“你不用怕,我有公事。”
我疑惑,“不知王爷找一位男宠有何公事?”
韩庚一愣,向左右看看,“男宠?在何处?我府中并无男宠。”
“那你后院养的那些整日扑蝶耍球的公子是干什么?”
“自然是本府的客人。”
“噢~~~~~~”我大惊,这人一旦脸皮厚起来真是无极限,我走到他跟前,“有什么用得着在下的,我一定尽心竭力。”
他拿起桌上一张图画问我:“你觉得如何?”
我答曰:“好画,素雅得很。”
“希澈,这是书法。”
“小人不认识。”
韩庚又是一愣,“你在总督府里没学过诗书?”
我回忆了一下,我爹只跟我说过“好好吃饭,多多睡觉,养得白白胖胖,粉粉嫩嫩以后好去色诱韩庚小王爷~~~~”,于是回答他说:“没有。”大概他没想到韩庚小王爷喜欢既能做事,又能养眼两用型的。
韩庚踟蹰了一下,“我见你出言并非没念过书啊。”
“王爷,”我笑道,“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
“呵呵,原来如此,希澈天生聪颖,如果加以培植,日后定能助本王一臂之力。”
他想了又想,问我,“你想不想读书识字?”
不想……我只想舒舒服服的躺在湖边晒太阳,“当然,读书识字是我一生的梦想。”
“果然男儿志在四方,”韩庚大喝到,“让赵先生来一下!”
左右答应着就出去了。
他接着说,“赵先生我的军师,饱学鸿儒,你以后就跟着他慢慢的学吧。”
我蔫儿了,“是。”
韩庚用它修长的指头抬起我的下巴,“你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
“我其实不是很喜欢学习~~~~”一边说一边往他身上挤,爷我就剩下这最后一招了。
“希澈,你再往我身上蹭我可就要喊人了。”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的吧?
“没关系,你有什么不会,可以来问我。”
我指着那纸上的字问:“这念什么?”
“金。”
“这个呢?”
“希。”
“那这个我认识了。”
“希澈好聪明。”
“原来我的名字就这么写啊。”
“再怎么没读书,自己的名字也应该认识了啊。”
“我没给我爹当儿子以前不叫这个名字。”
“那叫什么?”
我冒出一丝冷汗,“我能不说么?”
韩庚笑曰:“当然可以,本王是很大度的。”
我以后才知道,韩庚此人说话就跟放P一样。
正当我俩其乐融融的时候,韩庚口中的赵先生翩然而至,韩庚指着我说:“奎贤快来见见你的新学生。”
他缓步向我走过来,“希澈公子,久仰大名。”
妈呀,这瑞王府里面连军师都是玉做的,真是前有狼后有虎。
韩庚在我身后道:“希澈不要想太多了,奎贤与我是多年的好友。”
“我知道,只是没想到赵先生如此年轻。”
赵奎贤一乐,“公子见笑了。”
韩庚说:“时候不早了,明日一早希澈还要上课。奎贤帮我送他回去吧。”

走在回屋的路上,我和我未来的师傅唠嗑。
“明日学习要准备什么东西么?”
“不用,学堂里面应有尽有。”
真是一点退路都不给我,“为了我还用准备学堂?太麻烦了,随便就好。”
“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我停下脚步,“还有何人?”
赵奎贤一字一顿的答我,“李,东,海。”
“……”
“……”
“赵先生您今年贵庚?”
“刚满20。”
“贤弟啊~~~~~~~~~~~~~”我扑在他身上大哭,“哥哥我怎么这么命苦?????”
奎贤被我吓得直跳,“使不得使不得,希澈兄,大晚上的,注意影响。”
我颓然的放开他,奎贤一踉跄差点没掉湖里去,我擤擤鼻子,抱着一丝希望,“还有别人么?”
奎贤躲了我老远,才说:“没了,可见王爷多重视二位啊~~~~”
我哭着大喊:“谢王爷恩典!”
第四章、小么小儿郎,背着书包上学堂
我与东海不和,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王府。
上至……(省略号位置请自行填充),下至扫厕所的,通过博弈之术猜测谁能笑到最后,目前,我的赔率是一赔三。
但是我要担心的不是这些,而是即将到来的校园生活。
我和李东海瞬间从邻居到情敌,又在12个时辰之内由情敌转化为同学,这样巨大的心理落差我花了一晚上的时间也没适应过来。
我俩的官方称呼虽为同窗之情,但绝不是能手拉手上学堂的交情,可是,在一起上课,我总不好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出门,于是,第二日早晨,我怀揣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敲开了东海的房门。
“李大人,要不要一同去找赵先生?”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