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王爷的无赖楼主 有无所谓(下)

王爷的无赖楼主 有无所谓(下)

时间: 2014-10-11 20:15:59


五十九章:秘密(一)

几天前从上官飞找过李前之后他的眉头就一直皱着,连最近习惯去找上官翼聊天都没去,害的上官翼还以为上官飞原谅自己只是玩笑,来问了好几次,每次都被夜天名劝了好长时间才回去。

夜天名在暗叹自己的口才正不断提高的时候也担心上官飞为什么心情突然低沉起来,所以他现在总是想让上官飞能够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总憋在心里,心也是有容量范围的不是吗?

“飞,你最近好像心情不好。”

夜天名躺在床上,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了,身体转向上官飞的方向,漆黑的眸子看着那张精致的脸,眼中溢满了温柔。

“没,我很好,和哥也和好了,说实话这是我这些年以来最开心的日子。”上官飞说着将身子也转向了夜天名,唇角弯起,“一直以为哥他背叛了我,没想到我误会了他那么长的时间,好在你让我和他有了一个交谈的机会才不至于让我后悔。”

“我只是觉得事情有蹊跷而已。”夜天名说着看向上官飞,却见他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而且那个笑容说不出来的怪异?

“说吧,你和东方扬达成了什么协议?”

“额。”夜天名脸上的笑容一僵,旋即疑惑的问道,“协议,什么协议?”

这件事自己并没有说,难道说东方扬那个家伙叛变了?

“哼,东方扬可都是告诉哥了,就前几天,你还想瞒着我?”上官飞说着微微坐起了身子,眼睛直视着这个爱自己的俊美男子,眼中带着笑和感动。

“我就知道。”夜天名也微微起身,一只手摸摸上官飞的头发,“那想必你也知道过了,还问我干嘛?”

“就是问问而已。”上官飞将头靠在夜天名的怀中,感觉他的心跳瞬间加速,好玩之心上来了,干脆整个人成树袋熊的样子趴在夜天名的身上,只可怜夜天名现在还没有完全做起来,也没有躺下,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身子,现在还得承受着上上官飞的重量,虽然有点累,但是感觉很不错。

“我想你们是用什么手段让他招供的吧?”东方扬不像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

“哼,哥把他灌醉了。”上官飞笑着说,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不过自从喝完酒之后哥好像一直很奇怪。”

“灌醉了?”

夜天名忍不住问道,东方扬不会是把这件事说出来的同时也把另一件事说出来了吧?

“恩。”上官飞点点头,发丝在夜天名的里衣上摩擦,让他的胸膛上微微发烫,一抹火热在夜天名的眼中缓缓舌升起。

“可是哥第二天居然没来找我,还是我自己去问的。”上官飞抬起头看着夜天名有些吃力的撑着两人,微微往旁边移了一下,想要离开,却被夜天名一只手一揽,又趴在了他的胸膛上,脸上微微泛红。

该死的,又不是没被他抱过,怎么会这样?总感觉…好热?

“东方扬这两天也有点反常,一直没看见他的人影。”夜天名说着另一只手摸摸上官飞的头发,笑着说,“那你呢,最近也很反常。”

听着夜天名讲话又绕到原地上,上官飞忍不住将手抱着夜天名更紧了一些,声音闷闷的说,“恩。”

听到上官飞说恩,夜天名心中一热,愿意为自己敞开心怀了吗?

“我,一直都不知道原来我还有个舅舅。”

闷闷的声音喷在自己的胸口,夜天名只觉得现在自己好像吻住上官飞,不让那惹人心乱的呼吸喷在自己的胸口,可是那个小笨蛋好不容易愿意对自己敞开心怀,自己怎么可能为了逞一时之快误了一生的幸福吧。

听着夜天名平稳的心跳,上官飞缓缓说出了自己前几天从李前的口中得到的消息。

四十几年前,在名剑山庄不远处的一个城镇里,一个姓李的员外喜得一对龙凤胎,大喜之下将两个孩子取名为,颖,郢,也就是李颖,李郢。

因为两个字的音一样,所以每次李员外唤儿子女儿的时候总是闹出一次又一次的笑话,但是孩子平安成长,家中富庶有余,一家人过的很是幸福。

时光飞快,很快两个孩子就十八岁了,女儿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儿子到了说媳妇的时候,两个孩子长得一摸一样,都是漂亮的让人眼前一亮,两个老人高兴的同时也发愁究竟该怎么给两个孩子找亲家,找太好的吧,怕孩子得离开,找不好的吧,又怕人家配不上,所以这媒婆虽然把李府的门槛都快踏破了,两个老人却始终没有给定下来。

这李颖李郢两姐弟倒也乐的清闲,反正他们现在也不想成亲。

可是有一天,爹娘过来告诉他们给女儿相了一门亲事,姐姐一听愣了,但是为了不让爹娘担心还是跟着去看了那个人,那个人就是李前。

姐姐回来了,弟弟上前去问,“怎么样?人好吗?”

“还行吧。”李颖笑着说,美丽的脸上一双翦水秋瞳漾着甜蜜的痕迹,让李郢忍不住笑着开玩笑。

“姐,你动心了吧。”

看着弟弟和自己一样的脸上带着戏谑的光芒,李颖的脸上的红晕更衬得那张漂亮的脸颊越发精致。

“你,你就知道拿我开玩笑。”李颖娇嗔的看了一眼李郢,看着弟弟更加灿烂的笑容,忍不住跺跺脚跑掉了,眼中却是溢满了小女子特有的娇羞。

李郢看着姐姐笑着跑开,笑笑然后微微有点失落,毕竟姐姐出嫁一走就只剩自己,爹娘为了让自己和姐姐的关系很好,所以两个人一直都没有分开过,如今姐已经有了心上人,自己又该去哪找自己命定的另一半?

李颖最近经常和娘一起出去见李前,家里没人陪李郢,所以他在家呆到无聊的时候还是来到了街上,看着热闹的大街,他的失落感稍稍减轻了,面带笑容的在街上逛着,见到喜欢的东西也会买一些,毕竟他很少出来玩。

可是和姐姐一摸一样的那张脸是那么的精致,带着孩子般满足的神情和笑容就让有些人忍不住蠢蠢欲动。

“姑娘出来买东西吗?”一个长相还算斯文的男子笑着靠近李郢,面上很是客气,但是眼中透着的猥琐却是货真价实的让人心生反感。

李郢皱了皱眉头,对着男子说,“我不是姑娘。”

“不是姑娘。”那人一愣,然后笑着说,“公子也无所谓。”

“什么意思?”李郢隐约中感觉这个人对自己没安什么好心,当下也不愿意再理他,转身就要走,却被男子给拦住去路,柳眉忍不住皱了起来,更添一抹动人的韵致。

“美,公子不介意和我一同赏玩吧。”男子见李郢要走怎么可能放过这等绝色,见他好像不会功夫的样子更是放心了不少,开始对李郢动手动脚起来。

李郢想要挣扎,无奈从未习过武的身子怎么可能拧得过那男子,可是自己身为男儿身却被同是男人的人**他又怎能忍受,正要发火却听到那男子惊恐的叫声,“我的手,好痛好痛。”

李郢抬起头,看着自己身后的男子,比自己高了好多,英俊的脸在看见李郢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笑着问,“你没事吧。”

李郢脸上一红,点点头,那个救自己的男子将刚才**自己的男子的手拧在头顶,面目严肃的说,“将你交给官府治理估计也没什么用,这次就放过你,但是如果我再听到有关你的不好的事,你估计也就没有什么命了。”

“是是,英雄快松手吧,小人不敢了。”男子痛叫着,手腕上的疼痛让他眼泪都出来了,看得周围的百姓都哈哈大笑。

“还不快滚。”

使劲一握,估计那人的手至少脱臼了才松开,转过头看着李郢一脸傻呆呆的看着自己,忽然觉得这个姑娘好生有趣,脸上浮现一抹笑容,“姑娘没事了。”

“我不是姑娘。”李郢刚才还有些感激的心现在有些泄气,声音闷闷的好像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我是男的。”

“男的?”男子一惊,心中隐隐有些失落,面上却是依旧的笑着,朝李郢伸出了手,“我是上官羽鸿。”

“哦,我是李郢。”李郢也伸出了手和他握在一起,心中隐隐滑过一丝异样的情愫。

六十章:上官羽鸿的秘密(二)

上官羽鸿觉得李郢很有趣就忍不住与他多聊了几句,等到两人觉得该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天边的夕阳红艳艳的映在李郢的脸上,让那张异常精致的容颜更添了几分娇媚,让上官羽鸿一时间愣住了。

“上官兄再会。”李郢见上官羽鸿没有回答,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眼中是探寻的目光,一抹不解浮现在李郢的眼中,伸出手在上官羽鸿的眼前晃了两下,笑着说,“你没事吧?”

“我很好,很好。”上官羽鸿回过神,在心中暗暗骂自己怎么会对一个男子看愣了,英俊的脸上有一抹不易察觉的潮红,对着李郢拱了拱手,说了一句,“后会有期。”

“恩。”李郢点点头。转过身往回走,走了不一会就忍不住转过身看看上官羽鸿,见他还在原地站着目送自己离去,飞快的转回脸,唇上带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心情愉悦的往家走。

“小弟,你去哪了?怎么那么晚才回来?”李颖站在门口好一段时间才看到李郢连带笑容的过来,有些惊讶的问道,“今天遇到哪家姑娘了让你这么高兴?”

“真是,姐说什么呢?有哪家姑娘会看上我,我只是出去买了些东西。”李郢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像是怕被人窥破心思一般将手中的东西递到李颖的面前。

“你啊,你是我弟弟,我还能不相信你不成。”李颖好笑的接过李颖手中的东西,掏出丝绢给他擦汗,眸中的温情让整个人显得更加美丽。

“对了,姐,你今天和那个李大哥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只是一起游游湖罢了。”

说到心上人,李颖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娇羞的红晕,让李郢在一旁笑的很是开心,姐这样的话就应该是真的动心了,看来自己下面要做的就是数着日子等着他出嫁了。

“姐,咱们进去吧。”李郢拉着李颖走进了李府的大门,却不曾想半月之后却出现了意外。

“什么?知府的儿子要来娶姐姐?!”李郢吃惊的站起来,看着一旁皱眉发愁的李颖,声音出奇的愤怒。姐姐明明喜欢的是李前李大哥,怎么会半路又跑出来一个知府的公子?

“唉,我也不知道啊,今天早上的时候知府大人派人来下聘礼,我有什么办法,难道说还能跟他作对不成?”李员外一脸为难的说道。

他何尝不吃惊,毕竟和李府的人连日子都订好了,如今却悔婚,他的老脸要往哪放?但是对方可是知府,自己一个小小的员外,怎么可能斗得过?

“爹,就没有人能管得了他吗?”李郢一脸的愤怒,这些公子哥真的是仗势欺人,姐姐明明已经和别人有婚约了,这是抢婚的行为吧,再说那个知府的公子,在整个县城里谁没听过他的名字?虽然说自己没有见过他,可是他干的那些个缺德的事自己可是从下人的嘴里听了不止一件。把姐姐嫁给那样的人,怎么可能?

“唉,他是知府的儿子,颖儿,爹对不起你啊。”李员外知道儿子和女儿的感情很好,他也明白李郢一时接受不了,可是自己为了整个李家又能怎么做。

走吗?那知府放话了,只要颖儿不进门,他李府里连个苍蝇都飞不出去;

上诉?自己怎么可能出的去,就算是出去了,这个官官相护的世界,自己又能找谁去?

李员外为难的想着就听到李颖温柔的声音,

“爹,您别担心,女儿嫁。”

“姐。”

“颖儿。”

李员外和李郢惊讶的看着李颖,却看到李颖温柔的眼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双眼睛里带着不服的认命。

和李颖一同出生的李郢知道李颖绝对不会在想什么好的事情,深知李颖xing情的李郢知道她有可能会出事。

一想到李颖有可能做傻事,李郢脸色就苍白起来,眼中带着深深的痛苦,正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眼前忽然想起了一个人的名字。

“上官羽鸿,上官羽鸿,爹,你认不认识上官羽鸿?”

李郢问完之后忽然愣了,真是的,那天下午自己只是和他闲聊,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怎么会想起来问爹呢?爹又怎么会知道呢?

“上官羽鸿?”李员外的眼前一亮,看着李郢惊喜的问,“小郢,你认识他?”

“唔,”李郢点点头,看着爹一脸有救了的表情,心中升起了一股希望,心想如果他能救姐的话,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要将他找出来。

“他的话应该可以,他可是名剑山庄的少庄主。”李员外惊喜的说,“小郢,你能找到他吗?”

李郢看着姐姐和爹惊喜的样子,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既然是名剑山庄,自己一定能找到,剩下的就是如何见到他的问题了。

当天下午,李郢就离开了李府,为了避开知府派来盯梢的人,所以化装成了丫鬟的样子才出了府,一出府就把头饰什么的取了下来,好在衣服样式简单不用换,所以李郢就一路问着路人来到了名剑山庄的门外,可是无奈怎么说人家都不让他进去。

李郢无奈的蹲在名剑山庄的门口,郁闷的想着自己应该怎么办,这么一蹲就是一两个时辰。那门口的守卫刚开始还过来说说让他离开,可是时间一长也就没有那个耐心再催他走了。

眼看天就要黑了,而知府给的日期就是第二天的中午,现在就算是知道上官羽鸿能帮自己,也知道上官羽鸿就在这庄子里,可是进不去又有什么办法?

想了半天,李郢终于露出一种豁出去的表情,深吸一口气,一张精致的脸上一片红晕,自己这么做究竟对不对他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也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自己再不做出些什么,姐姐一定没有救了。

“唉,我说你怎么还没走啊?”那守卫一见李郢,一脸的无奈,好端端的一个姑娘家,怎么那么厚脸皮啊,他都说了好几遍少庄主不见客,怎么还没走啊。

“我,我,”李郢脸红红的,头一低,终于以蚊子般的声音说了出来,“我只是来见孩子的爹不可以吗?他说了让我来找他的。”

守卫一听李郢这么说可傻了眼,少庄主有了孩子?和面前的这位姑娘?

可是少庄主不是没有心上人吗?最近庄主正愁着给他说亲家呢,难道说这少庄主喜欢打野食?真可惜这姑娘家了。

看着守卫有点可惜的表情,李郢还以为自己说的话让他起疑了,心里暗暗思忖,自己没有和他说过自己的xing别,自己又和姐姐长得一模一样,他应该不会看出来吧。

守卫看着李郢一脸欲哭的表情,终究还是有点不忍,可能这少庄主是真的喜欢他呢。

“那,那你等一下,我去禀告一下庄主。”

李郢刚刚高兴的心又因为这句话倏地掉了下来,庄主,那不是上官羽鸿的爹吗?自己这样的还不得很快就被识破?倒时候别说让上官羽鸿帮自己,说不准先被人家名剑山庄的人给丢回家。

看着守卫要走,李郢一急就拉住了守卫的胳膊,声音有点急促的说,“你只要帮我叫羽鸿就可以了。”

“姑娘你放心,叫庄主呀比叫少庄主有用,这样到时候就算是少庄主不想娶你都不行了。”那守卫以为他是害羞不愿意,所以笑着给他解释,而一旁的其他几个也笑着应道。

“可是,可是。”李郢真的是急了,到时候且不说这孩子有没有,就算是查不出来,上官羽鸿他不得不娶,自己一个男子又该怎么去嫁?!

眼一闭,李郢叫出了恐怕是这辈子最高的音,“我怀的是上官羽鸿的孩子,跟他爹有什么关系!”

喊完之后李郢就愣了,脸红的不像样,把头低下去,想着自己居然丢人的喊出了这么一句话,眼睛有点红红的,心想罢了罢了,找不到上官羽鸿,大不了,大不了自己替姐姐去嫁。

“少庄主。”

李郢有点心灰意冷,就在他这么打算的时候却听到守卫不置信的声音,倏地转过头,就看见上官羽鸿由愤怒疑惑到惊愕的看着自己。

李郢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只是眼睛红红的站在上官羽鸿的面前,神情有点尴尬拘谨。

“小郢。”上官羽鸿有点惊讶有点惊喜的喊道,刚想去拉李郢,就看见他红着眼睛扑,不是,是倒在了上官羽鸿的怀里,脸上一副安心的样子。

“小郢,小郢。”

上官羽鸿只觉得心中一紧,声音有些焦急的喊道,低头看着他疲惫的神情,想起自己刚才要出庄却意外听到的声音,想了一下,抱起李郢稍显单薄的身体,大步往庄里走去。,留下门外的守卫面面相觑,早知道就不该让那个“姑娘”在大太阳下待那么长时间了。

六十一章:上官羽鸿的秘密(三)

等到李郢悠悠转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眼眸轻轻眨了眨,伸出手遮在自己自己的额上,想着昨天下午的事情,然后瞬间睁大了眼睛,从床上几乎是跳起来的,把一直守在床边看着他的上官羽鸿吓了一跳。

“小郢,你醒了?”上官羽鸿站起身想要让他在休息一下,身子不是太好还在太阳下晒半天,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就不能稍微找个凉快点的地方?

“羽鸿,羽鸿。”李郢看清跟他说话的人,只觉得自己现在声音都在发抖,自己见到上官羽鸿了,那是不是姐姐就有救了?

上官羽鸿不知道李郢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他握着自己手的力气好大,略带哀求的声音呼喊着自己的名字,上官羽鸿总觉得某个地方因他的呼喊微微抽疼。

轻轻握着李郢的手,安心的声音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

李郢因为他淡淡的声音而平静下来,慢慢将自己来的原因告诉了他。

看着上官羽鸿若有所思的脸和微微皱起的眉头,李郢只觉得心里是七上八下的,看看外面的天色,李郢忽然间觉得自己来可能是个错误,毕竟两个人只见过一次,人家凭什么帮你?

眼神黯淡下来,李郢轻轻起身将鞋子穿好,然后看着一脸惊讶的上官羽鸿说,“抱歉,是在下唐突了,还望上官公子不要怪罪。”

“小郢?”

上官羽鸿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思考了一阵李郢的表情和语气就全变了呢?

“我这就告辞,上官公子留步。”

李郢说完就抬脚往外走,眼眶微微有点泛红,心里暗想着没事,反正自己也无所谓,大不了,大不了自己嫁嘛,只要姐姐和爹没事就好。

“你回去又能怎么办?”上官羽鸿叫住李郢,声音平静的问。

“我嫁。”

淡淡的声音透着坚决,李郢转过身,阳光照在他背上,将脸弄得有点模糊,但是上官羽鸿依旧看到了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透出来的哀伤,安心,以及坚决。

胸口忽然间一闷,上官羽鸿,跨了一大步,直接到了李郢的面前,看着他惊讶的眸子,笑着说,“我又没说不帮。”

“你,要帮忙?”

上官羽鸿看着李郢侧着头,不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一个知府而已,我名剑山庄还不放在眼里。”

“那咱们什么时候走,时间快到了,他们会来抢亲的。”李郢有些着急的说,伸手拉住上官羽鸿手往前走。

掌心传来的温度让上官羽鸿愣了愣,心中忽然间有个角落里崩塌,化成了一条留着的溪水,轻轻的流着,却让全身都感觉很舒服。

“咱们怎么走?”李郢转过头问上官羽鸿,却见他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脸上有点不好意思,在看到两人紧紧拉着的手,面上已经是一片潮红,赶忙松开,低头问道,“骑马吗?”

心中微微有点失落,李郢纤细的手指的温度似乎还在掌心,握成拳放在嘴边咳了一下,抬起头看着李郢,笑着说。

“不,我们飞着去。”

“飞着去?”李郢眨眨眼睛有些不解,怎么飞着去呢?又不是神仙。

看着他眨眼的样子,上官羽鸿又想到了早上时他慵懒的表情,忍不住又靠近了一些,笑着说,“恩,飞着去。”

李郢还在疑惑怎么飞着去,上官羽鸿就已经将他拉近怀里,然后在他错愕的目光飞身离去。

李郢只觉得眼前一晃,整个人就被上官羽鸿拉近了怀里,有些紧张,有些害怕的将手环住了上官羽鸿的脖子,紧紧闭着的眼睛睫毛轻颤,让看到的上官羽鸿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这样抱着的李郢,他,竟有了反应!

“小郢。”

气息有点不稳,暖暖的**的声音传到李郢的耳中,像是心口上爬了一只蚂蚁,痒痒的,却不难受。

“恩?”

李郢抬起头,正好看见上官羽鸿坚毅的下巴和俊美的轮廓,心中一阵波动,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暗骂自己都什么时候了还对一个男人看呆了。

有些懊恼的将头低下,李郢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那个,把我放下来行吗?”

上官羽鸿一愣,停住了,看着李郢想从自己怀里离开,手一伸,将他的手握住,声音有点低沉。

“那你要怎么走,快到中午了。”

“我,我。”

李郢皱起了眉头,看看前方的路,自己来的时候可是走了很长的时间的。可是被他搂着似乎也不太好,心跳都不规律了。

李郢为难的表情让上官羽鸿很想直接说还是我抱着你走吧,可是又怕他会不同意,思来想去还是拉住了李郢的手,对他说,“抓紧了。”

李郢还没回神,就已经是条件反射的抱住上官羽鸿的整个胳膊,可是无奈他真的是一点武学功底都没有,所以在上官羽鸿旁边晃晃悠悠,随时又掉下去的可能。

上官羽鸿看他晃晃悠悠的样子实在是担心他会掉下去,虽然自己可以接着,但是一心二用还是会让速度慢下很多。

眼看着中午就快到了,可离李府还有一段距离,看了一眼李郢苍白的脸,又将他整个人抱进怀里,果然这样速度快多了,心,好像也安稳多了。

再度被上官羽鸿抱进怀里,李郢只觉得忽然间心安了,刚才晃晃悠悠的在那空中悬空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看着李郢不再挣扎,上官羽鸿唇角微勾,臂上的力度大了一些,速度也更快了。

等到两人到达李府的时候,正好看到的是李员外和一个年轻人争执的场面,有些疑惑的想知府不是个中年人吗,怎么会那么年轻?

“是他?”

上官羽鸿定定的看着那个青年人,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就是知府的公子吧。为了报在街上的那次仇吗?

李员外一边跟青年人争执,一边想,难道小郢没有找到名剑山庄,没有找到上官羽鸿?

“李员外,你就别拖延时间了,看上你家姑娘是照顾你们家,可别不识好歹。”

年轻人的话让房顶上的李郢听个正着,大喊了一声,

“爹,我回来了”

底下的人似乎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纷纷抬头往上看,发现没人,再转过身时,李员外身边已经多了两个人,一个他们都知道的是李郢,还有一个俊美的公子一脸冰霜的看着他们。

看到上官羽鸿的出现,年轻人脸白了白,他还没忘记那日在街上他是如何对自己说的话?

不安的往后退了退,却听到上官羽鸿冰冷的声音。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

李郢似乎也看出了那个年轻人是谁,脸上微微泛白,难道说那个无赖是因为自己才来找姐姐的事的?这么说,是自己害了姐姐吗?

看着李郢的脸色又白,眉间的皱纹也是深了又深,上官羽鸿更是眼神如箭般地刺到年轻人的脸上,似是要用目光将他脸上盯出个洞来。

“你,你别,别以为,以为我怕你,我,我可是知知府的儿子。”年轻人见他就一个人,心中稍稍放松了一点,可是看着上官羽鸿靠近的脸,嘴中的狠话还结结巴巴的说了出来。

“知府的儿子?”上官羽鸿冷笑了一下,“那你可知我是谁?”

“你还能是天皇老子不成。”冷硬的嗓音传过,李员外的脸忽然间白了,甚至有些不稳的抓住了李郢的衣服,让李郢有些不安起来。

“爹。”年轻人脸上一喜跑了过去,跟过来的是个面容还算俊朗的中年男人,这个恐怕就是那个知府了吧。

“天皇老子不敢当。”上官羽鸿仍旧是一副风清云淡,“但是打狗的猎人还是可以担当的起的。”

“爹,他,他侮辱我。”

“你闭嘴。”中年人皱起眉头对儿子喊道,“谁家娶媳妇像你这样!闹得沸沸扬扬,满城皆知,你是要让我的老脸往地上扔吗?”

“可是,孩儿也没想到会突然间跳出来个程咬金,而且,而且他以前还在街上侮辱过孩儿。”年轻人有些委屈的说,听得一旁的李郢一阵火大,恨不能上前将他给咬死。

“侮辱算少的,”上官羽鸿不知道怎么出手的,反正等众人回过神的时候那个年轻人已经躺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腿哭天喊地了。

“你,你竟敢害他!”

“我曾经告诫过他不要在做坏事,如今破坏人家既定姻缘,强抢民女,我还能饶他不成?”上官羽鸿冷冷的说着,看着知府一脸愤怒的要官差出手,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正要动手却听到一个声音,愣了一下转过身,看见自家父亲站在自己的身后,有些惊讶的说,“爹,你怎么来了?”

“我还不能来了吗?”上官天看了一眼上官羽鸿,又看看这有些混乱的场面,最后目光落在李员外旁边的李郢身上,笑着说,“看来儿媳妇保住了?”

“儿媳妇?”

听到这个词,李郢和上官羽鸿相视一眼,脸上透出红晕,怎么消息传那么快,难道名剑山庄的人都知道了?

可是自己是骗人的啊!

脸上又变白了,上官羽鸿有点担心的看了看李郢,上官天看着儿子一脸的心不在焉,笑着挥挥手,

“你去找她吧,这事我来解决。”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