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小地主 阿豆

小地主 阿豆

时间: 2014-10-28 20:13:34

【内容简介】
一个心宽的还没有性别觉醒的女人,缺点很多,比如懒惰,心软,容易妥协于现实。

一朝穿越到了一个胖胖的小地主身上,好吧,既来之,则安之。

平心静气的决定接受这种新的人生,敬养爹娘,爱护妻子。

唉,以为能收着租子打着算盘,幸福的这样过一辈子,终究没有这样的好运气。

和一个人不可逆转的相遇了,虽然只能称之为孽缘,却仍然纠缠日深。

虽然喜欢美人,虽然相比于女人,也的确是更喜欢男人的,但是用这种方式和男人在一起,还是有些无语和无奈。

好吧...好吧...改变不了的,那就接受吧。


【正文】

第 1 章

知道自己在发高烧,已经产生了各种幻觉,还喘不过气来。想去找药吃,却动弹不得。这就是一个人独居的坏处了,挂在这里大概都没人知道。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呼吸有些困难,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看看我周围的环境,大概还是在什么幻觉里。
  非常俗气的房间,大红的床蔓,古色的床和家具,还有铜镜。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幻觉,怎么会感觉如此真实?
  头疼的厉害,一些不属于我的记忆涌了上来,我游弋在半梦半醒间。
  又一次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记忆”里的那个小侍女-----小晴,在床边拿毛巾给我擦着额上的汗。见我醒来,惊喜道:“少爷,您醒了?饿不饿?喝点粥好不好?”
  我呆呆看着她,犹如做梦一般。这究竟是梦,还是幻觉,我无法确定。不过肚子的确很饿了,于是我点了点头,看着小晴转身离去。
  她离开以后,我开始审视自己的现状。
  我不过发个小烧,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换了个身体,附身到这个古人身上,变成了钟末,一个古代小地主的幼子。。。
  我,一个原本体重不足一百斤的苗条女人,变成了一个体重三百斤的胖男人。。。
  
  所以我宁可相信自己是在做梦。
  。。。。。。
  。。。
  不管是不是做梦,我姑且先把它当作一场梦吧。我的知识和常识解释不了现在的现实,既然解决不了,索性忽略这个疑问。
  于是,我在这一天傍晚,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他。
  现在感到呼吸困难,身躯沉重,平躺着只能看见自己的大肚腩,实在是太胖了吧。。。我叹了口气。。。
  要是早知道有一天身材会这样突变,以前干嘛还辛辛苦苦保持身材呢。。。
  
  先。。。这么活下去吧。。。
  小晴端了粥来,一边喂我喝粥,一边絮絮叨叨地说我这次莫名其妙的病多么严重,把老爷夫人都吓坏了。
  莫名其妙吗?我暗自思索着,或许是太胖了引起的肥胖并发症。。。
  *******************
  在凉亭里一边喝茶一边发呆,我叹了口气,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我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只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在梦中回到我原本的生活里了。
  我的确来到了这个未知的时代,未知的地方,成为了钟末。
  这一切有多么荒谬,我的心情就是多么惶惶然。
  可是。。。乐观懒惰的天性终究让我放弃了深究这其中的原因。。。我想不出原因。这不合逻辑,也无法用我一直相信的科学解释,只有顺理成章的接受了现实。
  我摊开自己肥胖的手看一看,原本标准的身材变成了一个臃肿的超级胖子,多走几步都会喘得厉害。
  虽然只是地主家庭,就是老爹被人称作钟员外的那一种,却有个在京城做大官的哥哥钟离。
  
  钟离比钟末大十五岁,钟末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在外地书院求学读书了,后来参加科考,一举得中,便留在了京城做京官。
  而钟末,是老两口晚年寂寞的时候,得的儿子,溺爱的过分了,结果就溺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钟离是本地的异类,因为本地是个小地方,周围只是大片的农田和小城镇,居住的不是地主,就是农民,连教书匠也没几个。几年来也只出了钟离这么一个中举的人。没有家人强迫督促,是他自己聪明上进爱读书,否则这样的地主富户子弟怎么会进京做了官。
  到钟末的时候,老两口自然不会强求他学习,还巴不得这个儿子留在身边享天伦之乐。做官虽然好,可是一年到头也见不到面,这并不是祖辈都是地主出身的老两口内心真正喜欢的。
  
  所以钟末小时候虽然也请了私塾,但是他小时候顽皮不想读书的时候,钟家二老也就顺势同意了。
  钟末没什么学问,只是识得几个字,方便生活以及将来继承家业罢了。
  钟家历来体恤佃农,没有什么为富不仁的举动,钟末也没有成为纨绔子弟,性格很是老实本分。
  
  唯一不正常的就是体重,足有三百斤重。现代垃圾食品的攻势下,倒是有许多超级大胖子。但是在这个时代,这么胖是比较少见的,因此钟末是大大的超重了。
  我,现在是钟末,今年十七岁,已经有了妻子,以及一个男宠。
  妻子刘氏,闺名采菊,也是附近的地主出身。二三岁上就和钟末订了亲,因为她娘亲早死,她在家里很受他父亲继室的欺负,所以七岁的时候,钟家二老就把她接来家中抚养,当作了“童养媳”。
  
  钟末十五岁那年,正式成亲。
  但是在钟末的记忆里,并没有和采菊亲密亲近的回忆。似乎是钟末年纪还小,又因为体型的原因,对女人没什么兴趣,也就没有真正圆房。
  古人结婚早,有妻妾也是正常的。不过男宠就让我有些惊讶了。
  据说是钟离在钟末成亲前带回来送给我的,原本是个戏子,三年前钟末才十四岁,也不过是个孩子,更本没有把他当回事。
  我来到了这里一个月,没有去过刘氏房里。当然不会去,这种心理障碍不是一两天可以克服的。
  
  好在以前钟末也极少去她房里,所以我的行为并没有引起什么怀疑。
  我擦了擦汗,很无力的问在旁边给我扇扇子的小晴:“家里还有什么好玩的吗,我很闷。”
  
  小晴看我一脸郁闷的样子,噗哧一笑道:“每天都是这样啊,少爷怎么突然觉得闷了?”
  
  是啊,每天都是这样。
  没有电视,电脑,音响,游戏。
  甚至读书,都是繁体字,我也不耐烦看。
  “要不少爷去少夫人房里坐坐吧?”
  我摇摇头,她每天除了绣花就是绣花,没什么意思。
  我闷闷得站起来,运动运动吧,“陪我走走去”,现在我唯一能做的运动就是走路了,而且走多了的话,还喘得厉害。
  我在家里的园子中慢慢的走,身后跟着小晴。走到一处紧闭的偏僻小园门口时,想起以前经过了这里很多次,但是从没有见这个门打开过,不由有些好奇道:“这里面是什么地方?”
  @
  小晴笑道:“这是少爷的男宠住的地方啊,少爷几年没来都忘了吗?”
  男宠=美男,我瞬间提起了几分兴趣,怎么就把这里忘了呢?我对小晴微微笑道:“咱们进去瞧瞧。”
  小晴点点头,敲了敲门。一会儿,一个青衣的下人开了门,看见我有些吃惊,对我行了个礼,打开门让我进去。小园子不大,但是打理的很好。外边院子里都种着开着鲜艳花朵的花草树木,这里却种着只有绿色的竹林,像是另一个世界,气氛都不一样了。
  我看着有些新鲜,不由想起了林黛玉的潇湘馆,这里也住了这样一个雅人么?
  
  不过院子里非常安静,除了这个青衣下人,并没有别人的样子。不像我那院子里,干粗活的姑子婆子总有几个。
  “这院子没人打理吗?”
  那青衣下人轻声答道:“头一年还是有的,后来。。。”,说到这里便停止了。
  
  怎么说话说一半?还要我猜吗?我抬头看他,他面色怪怪的。我皱皱眉头看小晴,小晴猜测道:“可能是有人见少爷很少来这里,就怠慢了。”
  很少来这里?应该说完全没有来过吧。我点点头,移步进屋里去,就听到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问道:“阿笙,是谁来了?”,一边说着,一边掀了门帘出来。
  我睁大了眼睛打量他,一席白衣,眉目清俊,手里还拿着书卷,洒脱自然的样子。这哪里是什么男宠,活脱脱一个隐士。
  我看见他的时候,他也看见了我,面上有些惊奇之色,但是立刻意识到了我是谁,侧身让到了一边。请我坐下,又动手倒了一杯茶给我。
  我四处张望了一下,被褥床裘都已经很陈旧了,打理得倒还干净。想和他聊聊天,可是他垂首侧立在我旁边,并不坐下。
  忽然意识到我们之间的关系或许让他有些尴尬,而我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层。于是对他微笑道:“你也坐下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的
  “我没有名字,只有个艺名,叫碧落”,他在我对面轻轻坐下。
  艺名?对了,他原本是戏子。我点点头,抬眼看他。他比我高一些,面目俊朗,一对星目没有一点点阴柔的气息。气质温润如玉,年纪看起来也比我大。豢养男宠不是都找一些年纪较小的少年么?怎么会是个高大伟岸的男子?
  我有些奇怪的问道:“你今年几岁了?”
  “上个月刚满二十岁”,他的态度中规中矩,既不谄媚却也不失恭敬,不会让人产生恶感,和我想的一样。似乎第一眼看见他就觉得他该是这样的人。也许是因为第一眼对他印象很好,所以心里也希望他是这样的人。
  记忆里我找不到他三年前的模样,因为以前的钟末根本没有来见过碧落。
  
  “你以前唱得段子,现在还会吗?”
  他轻声道:“大少爷交代过我,进了府里就不能像从前那样了,让我把那些都丢弃掉。”
  
  我点点头,反正我不爱听戏,便又开口问道:“你很爱读书?”
  “以前学戏的时候,学认了些字。进府之后这几年比较有时间,就读了几本书。”
  
  “那你给我讲故事吧,你以前唱过得段子的故事也行,你看过的书也行”,我撑着脑袋看着他。
  
  他想了想,便给我讲了历史上一个名将的传奇。那个名将的名字我根本没有听过,这里的历史也不是我熟知的历史。我叹了口气,这的确不是我熟知的那个世界了。
  听到我叹气,碧落停了下来,“少爷,碧落讲得不对吗?”
  我摇摇头,微笑道:“没什么,我想到了别的事,你接着讲吧。”
  他点点头,继续用温润的嗓音讲起来故事。其间,小晴让人送了茶点和水果来。我和碧落一起用了,又继续撑着脸听他说话。
  来到这里一个月,我一直没什么食欲。可能因为身体过度肥胖的原因,我看到很多过甜过油的东西,都觉得反胃。只爱吃点清淡的东西,还有水果。
  因为我的饭量减少的厉害,家里的二老几乎每隔一日便请大夫来给我把脉瞧病,生怕我有什么问题。好在大夫说我没事,只说是积了食,饿几顿清清肠胃就好了。
  一个月下来,爹娘,刘氏,乃至小晴都满面忧色地说我瘦了许多。瘦了吗?我曾经在铜镜前面左看右看,怎么看还是一个球体,眼睛小的只剩下一条缝了,而且走几步路就喘。一点也没有瘦,大概钟末就是那种吃什么都胖的体质。我不禁摇头叹气,这些人对钟末未免溺爱太过。
  
  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小晴进来掌了灯,笑问道:“少爷,晚饭在哪里用?”
  
  家里规矩不多,一般早饭和爹娘一起吃,中饭和晚饭自己吃或者和刘氏一起用都随意。我想了想道:“晚饭就在这里用,多加两个菜,我还要中午那种鱼粥。”
  小晴含笑答应着去了,不一会儿菜色丰富的饭菜就端了上来。我还是只吃了一点清淡的菜和粥,碧落用餐的习惯极好,一直很安静。
  吃完了饭又喝茶,小晴轻声在我耳边问:“少爷晚上在这里就寝吗?要不要我现在把少爷的寝具拿过来?这里的被褥都又薄又旧了。”
  就寝?哦,我忘了碧落的身份了,倒让他们以为我打算在这里睡觉。不过碧落很镇定,面上没有什么多余的神色,像是无论怎么样都能安之若素。
  我对小晴摇了摇头,起身对碧落道:“你歇着吧,我改天再来听你的故事。”
  
  碧落望着我,微笑的点了点头,倒有点温柔的样子。
  我有些疑惑的偏一偏头,总觉得他对我的态度,像长者看着小孩子似的。想不明白,便不想了,带着小晴转身离去了。
  走在园子里,小晴跟在我身后叽叽喳喳,说我今天倒比较有精神之类的。我忽然想起来嘱咐道:“让管家给碧落那里换新的被褥裘枕,还有笔墨纸砚也定期送一些去,我瞧他那里的毛笔都用秃了。”
  小晴一一记下,含笑答应了,这个小妮子真的很爱笑。
  我慢慢得沿着池塘一圈圈的走,来自现代社会的我,很清楚过度的肥胖会导致哪些疾病。既然我大难不死来到这里,当然就要好好珍惜现在的身体,首先要做的就是减肥。
  时不时停下喘口气,小晴就对着我猛扇扇子,还从手提篮里拿茶给我喝。折腾到月亮当空的时候,才回房洗了个澡,沉沉入睡了。


第 2 章

开始听碧落讲故事,后来听他讲这个世界的历史,后来就是和他习字了。这是他发现我不认得几个字后,旁敲侧击的提议的,我便点头答应了。
  随着在这里时日的增多,我已经不是初来时那种两眼一抹黑的局面了。虽然以钟末的出身,以后多半是做个地主富家翁,继承家里这些田产生活。可是对于我来说,不认识字是很不舒服的事,况且这样今后生活的选择范围也宽了一些。碧落比我想象的博学的多,总会讲许许多多的东西给我听。
  
  在钟末的记忆里,哥哥是十分疼爱他也十分可靠的人。这种记忆也影响了我,让我比较信任他,自然也不会乱猜测他送给我的人。
  现在碧落和我的关系亦师亦友,还有几分兄长的感觉。
  描了半个时辰的字,胳膊都酸了。我抬起眼,悄悄的望望碧落,又望望小晴。小晴正满眼心疼着急的看着我,显然是担心我太累了。可是她已经领教过碧落在教导我时的认真,所以也不敢造次,只是在一边干着急。
  碧落从书中抬起头来,见我东张西望的模样,笑道:“写了半个时辰就坐不住了?”
  
  我讨好的冲着他笑。
  他叹了口气道:“那就休息一会儿,不过今天我布置的任务一定要完成。”
  
  我连忙点点头,就着小晴的手喝了口茶,然后带着这个小跟班到碧落的院子里溜圈。
  
  我每天运动(就是绕着池塘走路),以及调节饮食,可是一点也没有变瘦。半年的时间,已经让我对这个身体的体质不抱希望了,就让我一直胖下去吧!!!
  不过有了一点进步,就是能稍微运动一会儿了,不会走几步就狂喘气。
  不过爹娘可是一点都没有高兴,因为我的食量太小,直怀疑我是不是得了病。前后请了数个大夫来,都说我没病,这才作罢了。
  即使如此,在爹娘眼中,我还是“瘦得厉害”,甚至还惊动了远在京城的哥哥,他虽然没有回来,却找了个大夫来为我看病。就我这张仍然看不见眼睛的胖脸,他们究竟是怎么看出我瘦了的?
  
  哥哥找来的大夫在来之前,听说我瘦得厉害。见到我之后,惊的退后了三步,以为当初听错了病情。真是难为他老人家了。
  我一边在园子里溜达,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直到阿笙出来道:“少爷,该进屋写字了。”
  
  登时苦下脸,和同样苦着脸的小晴对视一眼,进屋写字去了。
  虽然时常觉得枯燥乏味,但我还是一直听从了碧落的教导和安排。看见他直视我的眼神,总是让我兴不起反抗他的念头。而且我认真的完成了任务之后,总能见到他满意的笑容。便是为了这笑容,我也不想违背他的意思。于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听老师的话。
  原本只是午饭后去碧落那里,可是他给我布置的作业日渐增多,况且我还想留下些时间听他讲故事,还想和他聊天游戏,后来便每日早饭后就去那里报到了。
  虽然碧落的身份是我的男宠,可是我把他当成了朋友和老师,既敬重他,也爱护他。也会担忧下人们此时因我而对他产生的谄媚态度折辱了他。好在他一直宠辱不惊,无论别人怎样,他都是一个样子,让我既欣慰又佩服。
  这天早上,和爹娘一起用了早点之后,两位老人家忽然提出让我去镇上自家的米店巡巡。我有些纳闷儿,他们一直对我溺爱太过,担心我的身体,而不许我出门,怎么忽然又让我出去了。
  
  反正也不是坏事,便没有想太多。虽然这半年多每天都过得充实又愉快,我便很少兴起要出门去瞧瞧的心思,可是毕竟我还从来没有出过门呢。今天既然爹娘让我去,我便出去瞧瞧吧。
  
  正打算去碧落那里,跟他说一声,阿娘便笑道:“行了,你去吧。碧落那里,我派人去说一声。”
  我点点头,便带着小晴,并几个家丁赶马车去镇上了。在米店里查看了一下,掌柜又拿出账本来,小晴便拿着算盘噼里啪啦的打开了。我大开眼界,原来小晴这么能干。
  钟末四岁的时候,带着家丁去稻田里玩耍,捡到了女婴,取名小晴。从小便在钟末身边长大,聪明伶俐,很得钟家人的信任。看来已经被培养成我的左膀右臂了。
  我百无聊赖的在一边喝茶,用了一个时辰小晴终于查完了帐,笑问道:“难得出来一趟,少爷还想去哪里逛逛吗?”
  我正想点头,却猛然心悸了一下,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还是我忽略了什么。。。心里似乎有个声音催促我回家。便对她摇头道:“不了,咱们直接回家。”
  小晴有些纳闷儿,“不用过午饭再回去吗?”
  我摇摇头,不知为什么自己这么迫切,“不了,弄点点心路上吃吧。”
  小晴点了点头,吩咐好了马车,便上路往家赶。半路上忽降暴雨,路上泥泞不堪,速度慢了许多。
  好容易回到了府里,还没有去和爹娘汇报,先跑到碧落的小园子,让我揪心的好像是那里。桌上有磨好的墨,润好的笔,宣纸上有一个写了一半的字,急匆匆的画花了,却没有人。我心下生疑,又跑到爹娘那里,
  小晴在身后帮我撑着伞,跟着我小跑。刚进爹娘的院子,就看见碧落跪在院子里,浑身上下早已经湿透了。背依然挺得很直,却越发显得凄凉。
  我心下一慌,连忙跑过去把他拉起来,抱住了。小晴也连忙把伞撑到我们头上。
  
  他面色苍白,连嘴唇也苍白,身体冰凉凉的,在我手臂里颤抖。看见是我,竟然微笑了一下,喃喃道:“你来了?”
  我连忙点点头,高声对跟着我进来的下人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人扶回去?”
  
  那些下人犹豫了片刻,终于听从我的吩咐,扶住了碧落。我又交待小晴道:“你吩咐人准备热水姜汤干净的衣服,还有阿笙呢?让他去伺候人。”
  小晴点头应着,让人给我撑好了伞,自己跟着碧落等人离去了。
  我跑了一段路,喘得厉害,半晌才喘匀了气。
  爹娘不在,我回到厅里,问管家道,“福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碧落做错什么事了吗?”
  
  福伯是看着我长大的,只一犹豫便开口道:“少爷这半年来,日日到他那里,这本来也没什么。可是少夫人那里却一次也不去,这就。。。。。。老爷和夫人也是怕少爷年轻,被人引上歧途,所以今天把他叫来警戒一番。原本就是罚他跪上半日,没想到忽然下了雨。老爷和夫人都不在,也没人敢放他回去。”
  我点了点头,家里虽然富裕,但爹娘都是实在的人,也不会存了歹毒的心思要把碧落怎么样。
  
  起身去碧落那里,刚好赶上碧落在内间里泡热水澡。小晴对我咬耳朵道:“阿笙被关进柴房了,我让人把他放出来,现在在里面服侍呢。”
  我点了点头,便在外间写字,一边等着碧落。直到阿笙让人把浴桶端走,我才进门去,看见碧落穿着白色的内衣躺在床上,被子盖在了胸口处。面色不再是那么苍白了,紧闭着眼,大概有些疲倦。
  
  我在床沿坐下,他睁开了眼睛,有些无力的对我微笑了一下。我伸手探探他的额头,些微有些热,扶着他半坐起来,伸手接过小晴端来的姜汤。他看见我手里的东西,眉头大皱,我忽然记起他是完全不吃姜的,更是对姜的味道深恶痛绝。
  虽然碧落现下的情形有些悲惨,我还是忍不住笑了一下,看到敬重的人那么孩子气,很是好笑。
 
  碧落略有些不满无奈的看着我,“不喝可不可以?”
  我柔声道:“喝吧,喝完就不会生病了,生病吃的药更苦呢。”
  他无奈的接过碗一饮而尽,我连忙把准备好的清水和话梅给他,看见他含进嘴里,脸都酸的皱成了一团儿。
  再笑话他估计要恼羞成怒了,连忙忍住,扶他躺下,又给他掖好被子,轻声道:“好好睡吧,什么也别担心,一切有我呢。”
  他点点头,有些犯困的闭了闭眼睛。我小声吩咐小晴把笔墨宣纸都拿进来,支了个小书架在床边,就坐在碧落身旁习字。
  他开始睡得不太安稳,时常睁开眼睛来瞧瞧我,渐渐的就睡熟了,呼吸也均匀了起来。我才放下心来,用心写起字来。
  才写了一张,小晴就端了碗鱼粥来,我才想起中午没来得及吃饭。碧落应该也没吃吧,可是他才睡着。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他叫醒了,扶坐起来。他迷迷糊糊的还想睡,我轻声哄道:“喝一碗粥再睡。”
  他点了点头,却没有睁眼。我便拿起那碗粥,吹凉了一勺喂到了他嘴边。碧落便张开嘴含了进去,咀嚼了几下,便咽了下去。
  小晴在旁边吃惊的望着我们,大概是既吃惊我会伺候人,也吃惊碧落这样安心被我伺候。我对她使了个眼色,她便又去端了碗粥,然后退了出去。
  碧落现在有些迷糊,等他清醒地时候,一定会不好意思让人看到他这个模样。我一勺一勺的喂他吃完了一碗粥。又轻声问道:“还要不要?”
  他摇摇头,就着我的手躺下来,吃了碗热粥,面色好看了许多。
  我吃了东西,又写了一个时辰的字,小晴进来轻声禀报道:“少爷,老爷和夫人已经回府了。”
  
  我点点头,轻声道:“我去见爹娘,你就在这里守着碧落,他若醒来需要什么,你尽去安排。”
  
  小晴含笑答应了,我才慢腾腾的穿过园子,走到爹娘的居所哪里。
  他们显然已经从福伯那里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有些讪讪的对着我笑。让我不禁叹了口气,他们实在太过疼爱钟末,所以几乎满足他的任何要求。就这一次违背了儿子的意愿,作为长辈也是在情在理的,竟然都这么不好意思。
  钟末被这么溺爱竟然还没有学坏,真是太难得了。

第 3 章

我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或许和他们讲道理不是最好的办法。于是坐下来,噘着嘴问道:“阿爹阿娘不喜欢碧落吗?”
  他们相视了一眼,房事这种事情总不好直白的对我说出来,阿娘柔声反问道:“末儿很喜欢碧落吗?”
  我点点头,软声求道:“阿娘,不要再罚碧落了好不好?他今天都生病了。”
  
  阿娘叹了口气,点头答应道:“好啦,都依你,不罚他了。”
  我放了心,又听阿娘笑道:“你若是不喜欢采菊,阿娘再帮你纳个妾室?”
  
  转来转去还是为了传宗接代的事情,我摇摇头道:“她挺好的,我不再要人了,人多了麻烦。”
  
  爹娘互视了一眼,苦笑了一下,阿爹道:“也罢了,你年纪还小,也不着急。不过以后也往刘氏房里去去,不要太冷落了她。”
  我连忙答应了出来,擦了一把汗,真是麻烦啊。
  又回到了碧落那里,他已经起来了,阿笙正在帮他的膝盖上擦药酒。我没想到跪几个时辰,膝盖也会这样又青又紫的,登时更加内疚了。明明是因为我想要有人陪伴,却让他背了骂名,还无端受过了。
  在床边坐下,接过阿笙手里的药酒,帮碧落按摩起来。碧落安静的接受了我的善意,用温和的眼神看着我,阿笙便安静的退了下去。
  他想要起来的时候,被我按了回去,“今天就不习字了好不好?想听师傅讲故事。”
  
  碧落用手指点了点我的额头,略带宠溺道:“好吧,你想听什么呢?”
  我想了想,“我想听五国之乱时的故事。”
  他微微一笑,娓娓道来。我便搬了个软垫子,坐在床边,脸撑在床边认真的听着。或许是碧落的声音太过柔和,或许是我疲倦了,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我正躺在床上,转了个身,看见碧落坐在床边正在看书。
  我有些迷糊道:“我什么时候睡着的?你们怎么把我弄上床的?”,以我现在的体重,一定很不容易。
  碧落笑而不答,我连忙起身,走到他身边,把他拉回了床上。
  晚上领着小晴在园子里锻炼身体,忽然听到墙边有一些异响。因为墙外面就是一片空地,以及一条小溪,而且围墙很高,应该不会有什么人在那里出现。莫非是什么狐狸黄鼠狼之类的?
  
  我领着略有些害怕的小晴过去,有一个人躺在那里。看衣料以及他身上挂的佩玉,肯定非富即贵,怎么会出现在我家的围墙里?
  他发出了难耐的哼哼声,我和小晴互看了一眼,壮起了胆子把他扶坐了起来。我倒抽了一口气,不是因为他长得太丑,而是因为他长得太美,美的妖媚,近乎阴柔。若不是他的装扮,和他脖子上的喉结,我几乎要错认他是个女人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