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微臣 公子欢喜

微臣 公子欢喜

时间: 2014-10-30 13:09:01

"你知道陛下为什么会惹陆相生气吗?"齐嘉问崔铭旭,口气带一点神秘。

"为什么?"他们家的事和咱有什么相干?崔铭旭随口追问。

"我也不明白。"齐嘉的话语有些迟疑,"陛下偷偷跟我说的,他弄疼陆相了。可我看过,陆相身上没伤。"

齐嘉皱着眉头,显然被这个问题困扰了许久。

想想朝中关于帝相二人的传言,再胆大包天地想想某天宁怀璟塞给他的那本春宫图。嗯......这就扯上关系了。这一想不要紧,春宫图上的东西一股脑都冒了出来。比如说,坐着;比如说,站着;比如说,躺着;还比如说......怀里的人毫不设防,身体很软,嘴唇也很软,进京时在轿子里干的那些根本还未尽兴,小风一吹,小火苗呼呼地就成了燎原之势。

崔铭旭不怀好意地咧开嘴,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你想知道?"

牵着还在迷糊中的齐嘉出了小巷左转,拐进春风得意楼。呐......话题是齐嘉挑起来的,可不是他崔铭旭坑蒙拐骗:"嬷嬷,有空房么?没有也给本公子腾一间!"

"蹬蹬"地上了楼开了门。齐嘉觉出一点儿不对劲:"这是干什么?"

"让你知道,跟着我就不会疼。"崔铭旭的白牙蹭蹭的闪亮。

然后,人进了屋。

然后,门关了。

然后,屋里的烛灯灭了两盏。

然后,没了......

什么?你问屋里发生了什么?

春风得意楼里春风得意地春风嬷嬷摇着扇子飞着眼风倚着楼边的雕栏娇脆脆地笑:"哟,老虎都叼着兔子进洞了,除了生吞活剥还能干什么?"

回眸一笑,春光无限。

在一个很远很远很远的地方,说书人的惊堂木"啪"地一下重重扣在桌上:"本故事,完。"

"退钱!"

底下群情激奋。

茶壶被扔上了屋顶,跛了腿的长凳又折了一条腿,四脚方桌在半空飞舞。嗯......煞是热闹。


《微臣》
第一章

三月三,绿柳才黄半未匀。昨夜一场淅沥小雨,天明时分犹听得檐下滴答水声不止,枕下凭生几分清凉惬意。日出后却是晴光大好,院中新开出两朵粉嫩的桃花,隔着七彩水珠笑得羞羞怯怯欲语还休,不禁看得有些发呆,这般妍丽景致,这般绝色天成,便仿佛是......床气一扫而空,心境跟着东墙边的朝阳一起跳升。昨夜梦中就曾念过的人,今日还要一同泛舟,怎么还能如此挂念,仿佛情窦初开的黄毛小子,真是......

城外镜湖边,柳条方抽了新芽,草丛中探头探脑地钻出一片星星点点的野花。卖丝线团扇的小贩眉开眼笑地招揽来两个结伴出游的姑娘,山上宁安寺里的钟声端正肃穆,穿透了喧闹的叫卖声震得人心头油然一股平静。

谁家着了一身新衣的孩子鼓着腮帮子把个小小的风车吹得"呼呼"作响,遥指着湖面大声允誓:"娘,等我将来中了状元,咱也去坐坐那大船!"

身边的布衣少妇笑弯了腰,伸手去摸他剃得光溜溜的头顶:"好,娘等着这一天。"

湖上缓缓游弋着几艘画舫,初春时节,京中的侯门望族多爱驾舟游湖,约上三五知己,携上几位红粉,听曲饮酒,观景畅谈,意兴遄飞之际于船头吟诗作对挥毫落墨,亦算是附好风雅,落下个风流才子的名声。

岸边的外来客连声夸赞:"湖心处那艘画舫好生精致。"张红结绿,雕梁画栋,湖上一众往来游船中一眼就能辨出它。

众人笑言:"那是崔家小公子的船。崔家您不知道?京城崔府,当年太祖皇帝御笔亲封八大望族时排名第一的崔家!家业大得很,前头高宗皇帝的皇后就是他崔家的女儿。"

待船再移近一些,又热心地一一指给他瞧,座中穿一身鲜亮红衣的是忠靖侯家的小侯爷,名唤宁怀璟。正同他碰杯谈笑的是忠烈伯家的公子徐客秋。船边执着扇子的蓝衣公子笑得和蔼亲切,那是城东织锦堂的少东江晚樵。

春风得意楼里千金难买一笑的花魁玉飘飘怀抱琵琶低吟浅唱:"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闲引鸳鸯香径里。手挼红杏蕊。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曲调婉转悠扬,隐隐带一点幽怨。徐家少爷听罢,指着主座上的锦衣人笑道:"飘飘,铭旭他念你还来不及,何时能冷落了你?‘终日望君君不至"这句该由他来说才是。"

玉飘飘但笑不语,只低头小心调弦。徐客秋正要再出言取笑,宁怀璟塞给他一杯酒道:"平日里不见你有多用功,这时候倒来卖弄学问。你若真有本事,本届秋闱时拿个头名来看看,如何?"

"你才说笑。"见江晚樵站在一旁摇扇观景,一脸袖手旁观的模样,徐客秋回头道,"做学问这种事,有铭旭在,哪里有我的份?"

始终一言不发的崔铭旭微微一笑:"不敢。"

倾身探向玉飘飘:"怎么了?有烦心事?"口气却温柔许多。

在场的另三人相视一笑,反正已经不是头一回见他如此模样。想想他平素傲气娇纵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乍看他变脸,着实别扭得慌。

崔铭旭不理会他三人的怪笑,拉着玉飘飘的手柔声问道:"是不是前两天着了凉?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不是......我......"玉飘飘被他握着手腕,更显娇羞,摇头要答,却听身后"扑嗵--"一声,岸上看热闹的人们顿时炸开了锅:

"有人落水了!快!快看!"

画舫上的众人寻声望去,原本人流如织的岸边呼啦啦围上了黑压压一群人,却都惊呼连连,偏偏不见有人下水救人。

落水处离画舫不远,看样子是距画舫最近处的那艘游船上的人。那船上的人早慌了手脚,两三个家丁模样的人涌到船舷边喊着:"少爷、少爷......"手足无措。

有人找船家要来了船篙想要去救,奈何不知是太过恐慌还是其他,那落水之人怎么也抓不住,白白叫岸上的人看得心焦。

"看他扑腾得......不会水的吧?"水花翻腾间看不清那人的模样,徐客秋咬着酒盅,看着在水中勉力挣扎,但仍慢慢下沉的人影道。

"看来是了。"壶里已经空了,宁怀璟吩咐家丁再取来一壶,迳自给自己斟了一杯,"这酒滋味不错,是晚樵兄带来的?"

"前一阵在江南采办新料子,顺手带回来的。"江晚樵道,收了扇子正要归座,岸上一片喝彩声,"哟,有人下去救了。"

先前看了一眼就没再理睬的崔铭旭顺着玉飘飘的目光看过去,正是那艘有人落水的船上,有人一头扎进了水里:"有会水的,怎么不早点儿下去?"

话音刚落,却见那人在水里没扑腾几下,居然也慢慢往下沉去:"呵......不会呀......"

船上众人哑然失笑,斟了酒安坐在船上看那一远一近两朵水花飞溅。

"那个快不行了。"徐客秋眼见那先落水之人渐渐不支,周遭的水花也渐小,露出一个黑黑的脑袋,"要不要救他?"

宁怀璟与江晚樵都不答话,崔铭旭的指腹摩挲着酒盅的杯口,看着湖面晃荡,摇得水波荡漾,掀起一圈圈涟漪。

手腕一紧,是玉飘飘揪住了他的袖子:"救救他吧。"

始终愁眉不展的美人殷殷地看向他,黑亮的眸子外已经蒙了一层雾气,眼圈泛着红,越发显得我见犹怜。崔铭旭心中一热,情不自禁去握她的手:"没事,看你急得。"

挥手召来几个会水的家丁,令他们下去救人。玉飘飘的神色这才好了些,手却还紧紧抓着他的袖子不放,一双眼一瞬不瞬,紧紧盯着湖面上的动静。

"怕什么?这不是救回来了么?"崔铭旭见她紧张,伸手把她揽进怀里安抚。

徐客秋等见他二人亲昵便压低了声说笑,时不时看他们一眼,都被崔铭旭冷眼瞪了回去,于是笑得愈加止不住。

片刻后,人被救了上来。玉飘飘急步走过去探视,崔铭旭无奈,只得跟了过去。

家丁在他耳边通报:"穿布衣的是后来要下水救人的那个,那个先落水的已经昏过去了。"

两个人湿漉漉地躺在船上,周遭围了一圈家丁。游湖是游不成了,还是先靠岸找个大夫来要紧。崔铭旭站在人群外,透过缝隙淡淡地扫了一眼,忽然发现,地上的两人有几分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不由止住脚步又多看了两眼。

"简之......"身旁的玉飘飘抑制不住泪水滑落,低声唤道。

简之......这名字......崔铭旭经她一唤,心中立时一动。是了,地上躺着的布衣人不是在学堂里见过几面的于简之是谁?

论起来,彼此也有份同窗几载的同门之谊,只是他崔铭旭一向眼高于天顶,结交的都是如宁怀璟、徐客秋之辈,对于家境贫寒,学业上又不见如何出类拔萃的于简之自然是看过就忘,哪里同他说过一句半句话?到了现下,在学堂外遇见,竟然都不认得的。那么,能与于简之交情好到让他舍生忘死下水相救的人......视线移到另一个不见动静的人身上,是个身形比于简之略小的人,崔府的家丁正按着他的胸膛助他将湖水逼出。隔着忙碌的人群只看到他微张的唇,极淡的粉色,直觉会很软,没来由地让他想起今早院中新开出的那两朵桃花,怯弱的,不堪攀折。

"这不是礼部的那个齐嘉么?"宁怀璟伴着徐客秋过来凑热闹,一见地上昏迷不醒的齐嘉,脸上划过一丝惊讶,随后稍纵即逝,"若是这位小齐大人的话,失足落水也就不奇怪了。"

见崔铭旭没有任何表示,便道:"铭旭,说来他和你从前也是同窗呢。你认得他么?"

"见过。"见宁怀璟揭破他和齐嘉的关系,心中莫名地闪过一些不快,崔铭旭敷衍了一句,丢下众人转身离开。

"哎,你说他......变脸跟变什么似的。"徐客秋不满地嚷道。

"他一直就是这样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江晚樵摇着扇子缓缓走来。

人群里传来几声虚弱的咳嗽声,宁怀璟对上齐嘉迷迷蹬蹬的眼睛,不禁一笑:"小齐大人醒了?"

见齐嘉楞楞的,没有反应,他也不以为意,指着湖上齐府的船道:"这是崔府的画舫,贵府的船在另一边,小齐大人你落水了。"

"崔......崔府?"神智依旧不清,牢牢抓住只字片语,齐嘉疑惑地看向面前这三个打扮贵气的男子。

"正是崔府,崔铭旭,大人应该认得吧?"

"哇--"地一声再呕出一口湖水,浑身乏力,便再也支撑不住了,最后入耳唯有"崔铭旭"三字。

崔铭旭,是崔铭旭救了他。

远去的人影在登上岸后,又再回首向画舫上看了一眼,随即扬长而去。高冠入云,锦衣翩翩,眉似远山,薄唇微抿,一双乌黑鎏金的眼不经意地扫来,傲气凌人。

众人皆道,这便是崔家小公子崔铭旭,侯府里的佳客,人世里的天骄。

第二章

齐嘉这个名字很耳熟,仔细回想起来,往往这名字的後头还跟著肆无忌惮的笑声。

"齐嘉,今儿先生问的题你又没答上来?"

"我......昨天听端敏说,今天先生考《论语》,我看了一宿。结果,今天先生问的是《大学》。"

"齐嘉,先生不是让你抄碑帖了麽?东西呢?"

"哦,我正抄呢。哎,墨......墨怎麽翻了?啊呀,我的字,我刚抄的......"

"齐嘉,先生找你有事儿,让你去後山一趟。"

"那......那是坟地啊。"

"先生让你去你就去,你想违抗师命麽?"

"嘿,他还真去啊。"

"他傻呗。"

在书院里行走,偶尔听见几句闲言,好像那个叫齐嘉的总是被欺负,再多就想不起来了。

崔府原先是请了西席来府里教课的,崔铭旭嫌弃那几个老学究整日摇头晃脑的没意思,更何况,该学的他也会了。几次恶意戏弄之下,老学究们撑不住,纷纷请辞。他那个当家大哥见他整日不事生产,一意胡闹玩乐,气恼不已,干脆将他送进了城中的书院就读。

崔铭旭也不抗拒,书院里总比闷在家里自在,没事儿还能跑出去找宁怀璟几个闹一闹。虽说到哪儿都要见著这帮枯瘦又无趣的老学究,不过他们也知道崔府惹不起,对他逃学逃业的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不知情。哼,只知在故纸堆里翻花样的老顽固,遇上这种事倒是机灵得很。

书院里也有真正刻苦认真发誓要出人头地的。一手握著冷馒头一手还捧著书,馒头都快喂到鼻孔里去了。他在窗前无意瞥到,丝毫不顾他人的羞愤,笑得哈哈哈。他就是这麽个含著金汤匙出世的世家子,自小就锦衣玉食不愁吃穿,更兼得天资聪颖才学过人,哪怕他就这麽玩玩闹闹过一辈子崔家也养得起,这是老天爷的厚待,你不服也不行。

笑完了回头望,看到一个人影抖抖索索地正往柱子後面藏。

"谁?怎麽鬼鬼祟祟的?"

柱子後没有丝毫动静。崔铭旭冷哼一声,掀了衣摆一脚跨出书院,那人却没再跟来。

後来听说那个叫齐嘉的买了个官进了礼部,书院里著实议论了一阵子。天下皆知,由科举入仕才叫有真才实学货与帝王家,方为正统。哪怕是每三年考期之外,大赦时加试的恩科,在人眼里,也比正经会试低了一等。更何况花钱捐的闲差,既无权又无势,逢人低头哈腰,於国於家能干得了什麽?门面上光彩而已。这个笨头笨脑的齐嘉,不指名道姓地都不知道你在嘲讽他,在虎狼之地的官场上还得被生吞活剥不可?

书院里有人不怀好意地打赌,不出半个月,齐嘉必定哭著逃回来。

崔铭旭在窗外听著觉得有意思,对齐嘉这个名字不自觉地留了半分心。

今天才算见到了人,原来他就是齐嘉。船板上围了太多人,崔铭旭在人群外瞟了两眼,看样子,还真是个傻乎乎的人。小模小样的,估摸著才和他齐肩高。眼睛紧紧闭著,一身衣服湿答答地贴著身体,人倒是看著不瘦。金锁片、玉葫芦等等饰物随著身体的抽动,掉落在船板上,叮叮当当地响,这麽大的人了,还怕他命不长养不大麽?可笑。算起来,他入官场到现在也有大半年了吧?啧,倒还活得好好的。他还当他早被推出午门就地正法了。

回府的路上,崔铭旭把和这个名字有关的事都想了想。傻人有傻福,古人的话还是有道理的。

"今岁的秋试你准备得如何了?"崔家长公子崔铭堂正坐在堂中喝茶,见崔铭旭吊儿郎当地闷头自堂前走过,便喝住了他,"你又去哪儿胡闹了?"

原本就是远远望见大哥在堂上,怕他见了又要罗嗦,才想装作没看见,没想到还是被他叫住,崔铭旭无奈,只得转头进了正堂坐下:"今天约了怀璟、客秋和晚樵去城外游湖,半道上他们有事,我就先回来了。"

他大哥最恨他浪荡无羁,若是让他知道他和**女子有往来,恐怕又是一场是非。崔铭旭故而瞒下了玉飘飘不提。

"你的功课呢?"

"还好。"

崔家夫妻在育下两子之後,几年不育,後才又诞下了崔铭旭。谁知崔夫人产後不久便撒手人寰,崔老爷爱妻心切,更怜幼子年幼丧母,对崔铭旭更为溺爱,常常听之任之,便更助长了他的狂妄骄横。

崔老爷三年前过世後,家中一切均由长子崔铭堂作主。他在朝为官,生性端肃正经与崔铭旭截然相反,又比崔铭旭年长,与崔老爷相比,更有严父之风。只是崔铭旭早被父亲惯得不知天高地厚,对於大哥的种种训斥和惩戒只觉不厌其烦和畏惧,反没有半点自省的意思。如此一来,更叫崔铭堂恨得咬牙切齿。

可崔家二少崔铭遥继承了族中商业,常年在外经商,难得回一次京城,又说长兄如父,崔铭旭的种种举止行动只能由他来管教:"八月就是考期,你打算如何?"

眼看八月秋试将近,崔铭旭却日日在外鬼混,没有半点用功的样子,崔铭堂焦急之外,又心生愤怒。

"总不会丢了崔家的脸。"崔铭旭道。见他脸色倏然下沈,忙起身想走,"我去後面看看我大嫂。"

说罢,不等崔铭堂点头,就出了正堂往後院走去。

初春时节,月洞门边的两株红枫才刚脱了红装,新绿的叶片边还有一圈豔红恋恋不舍离去。园中的花大都冒出了花骨朵,三三两两地缀在新生出的绿叶丛中。唯有道旁的迎春开得爽气,衬著和煦的阳光,黄灿灿地铺了一片,叫人看不见也难。

崔铭旭见大嫂柳氏和二嫂陈氏正在石桌边说话,陈氏刚出世的儿子也被抱了出来,二人逗得小婴孩"咯咯"地笑。便走了过去,伸手从陈氏手里抱过小侄子,捏了捏他圆乎乎的小脸:"看看,几天不见,还认不认得我?"

那孩子只眨巴著眼睛看他,嘴角一撇,"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才多大,怎麽能认得你?"柳氏笑道,"你这样哪里是抱孩子,抱酒坛子还差不多。还不快还给你二嫂。"

周遭的奶妈丫鬟也跟著笑,陈氏便道:"大概是饿了,还是我来吧。"从崔铭旭手中接过孩子,领著人回了房。

"大哥又训我了。"陈氏走後,崔铭旭弯腰在石凳上坐下,一边自侍女盘中接过茶,一边对柳氏说。

他幼年丧母,父亲再如何疼爱也不能弥补,这位大嫂过门之後,举止大度温婉,处事公正明理,在崔府上下深得人心。而且,对待崔铭旭这个小叔既不似崔老爷般一味纵容维护,也不似崔铭堂般动辄呵斥怒骂,因此崔铭旭对她也是敬爱有加,偶尔在她面前告告他大哥的状,出出怨气,甚至有些不便说与旁人听的话,在她面前也能自然而然地说出来,柳氏於他,是亦嫂亦母亦友。

此刻,见他又来诉苦,柳氏不由失笑,遣人换了几碟平时崔铭旭爱吃的点心摆在桌上,殷殷说道:"他也是为了小叔的将来著想。倒不是说他刻意逼迫著你,只是寻常人家的子弟尚且想著要上进读书,建功立业,小叔你才识过人又前途大好,不入朝为官为国效力未免太过可惜。古人常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再过两年你也该娶媳妇成家了,再不好好想想今後的打算,这麽胡闹下去,哪家小姐肯下嫁给你?"

"谁说我没想过?"崔铭旭放下手中的点心,拍拍手拂去指尖的碎屑,"我明年会试去中个状元如何?"

"哦?这确实是个好志向。"

崔铭旭见她点头应许,微翘起嘴角笑得骄狂:"都说那陆家的相位是太祖皇帝御口亲封的,我看那陆恒修庸庸碌碌的也没什麽本事,不过是仗著祖上的那点荣荫罢了。待我入了朝,便去抢了他的相印,让他看看,贤相又不是必定要从他陆家门里出。"

"这话就过了。"柳氏知他个性狂妄,想要劝他收敛,"而今不说会试,连秋试都尚未过呢,就想起今後的官位来了。再说,为官一途,在於兢兢业业克己奉公......"

话未说完,就被崔铭旭打断。只见他像是想起了什麽,笑容骄狂中又多了几分柔情:"大嫂,等我中了状元,就把飘飘娶进门,好不好?"

"原来你打的是好事成双的主意。"崔铭旭去找玉飘飘的事向来不瞒柳氏,柳氏只当他少年风流,与个把花魁名妓相交也属正常,便也不多加干涉,却没想到他居然已经动了要把人领进门的念头,不禁一怔,"只是玉姑娘她......"

又觉话语不妥,便忙扯开话题,"不是说今天和忠靖侯家的小侯爷去游湖麽?怎麽回来得这麽早?"

"哦,忽然没了兴致就回来了。"崔铭旭暗想,迎娶玉飘飘的事并不急於一时,就不再纠缠,把今日游湖时遇上的事大致跟她说了,只说是救了个人,却没说那是同一个书院里的同学。总觉得一把自己和那个傻里傻气的齐嘉说到一起心里就不舒服,白锦缎上凭空沾了块黑泥似的。

正说到把人救起来,就有下人来回报,有人投了拜帖要来见三公子。

崔铭旭出了花园,先不急著往正堂里走,在门边稍稍往里打量了一眼,椅上的人挺著背端端正正地坐著。心头第一个想起的人竟然是齐嘉。

第三章

那人见崔铭旭跨进门来,忙起身拱手道:"多谢公子仗义,搭救我家小主人。"

原来不是齐嘉,而是齐府的管家。崔铭旭暗自好笑方才的猜测,嘴上却道:"这位总管谬赞了,在下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又见有人抬了几只礼箱进来,头发花白却精神硬朗的管家躬身对他说道:"一点谢礼不成敬意,还望公子笑纳。"

崔铭旭打量了一眼,不过是些布帛、器皿之类的事物,东西也不多,做工却很精巧。他自幼生长在富贵人家,各种珍奇异宝早已看遍,一向眼高于天顶,连江晚樵有时都要半真半假地跟他抱怨:"我织锦堂里的东西里里外外搜罗起来,你崔三少要是能看上个两三件,就已经是莫大的福分了。你看你,东挑西拣的,要是生在平常人家,有了上顿没下顿,你说你要怎么活?"

崔铭旭只眯着眼道:"那只能说,你织锦堂的东西也不过尔尔。"

这回齐府送来的东西却意外地合他的心。就好比手上的这方砚台,色泽青紫,纹路规整,沉重细腻,砚池周围雕有莲蓬花蕾图样,整体造型仿佛荷塘中一张阔大的荷叶,雕工精细,栩栩如生。置于案头,尚未到盛夏时节,却似乎已经能嗅到一股淡淡的荷香。

想不到主子不怎么样,下人办事倒是很妥帖。崔铭旭看了那老管家两眼,那老管家依旧垂手而立,神色不卑不亢,颇有几分气度。不由生了几分赞许之意,便随口问他:"不知你家主人现下怎样了?"

"多亏公子搭救,小主人已无大碍,只是受惊过度,需得卧床几日,不能亲自前来拜谢,礼数欠缺之处还望公子勿怪。"

当时若不是玉飘飘恳求,崔铭旭本不太情愿管这档闲事,现在见齐府如此感恩戴德,大有将他看作救命恩人肝脑涂地以作报答的意思,他自己应答间慢慢地反生出了一些心虚,便又详细问起了齐嘉的情形,听说请的是城中的郎中,不由低头沉吟:"城中的无名之辈怕是在医术上总有疏漏。济善堂的孙大夫从前是宫里的御医,堪称杏林妙手,不妨请了他来仔细看看。"

说罢,从袖中取出自己的名帖,递了过去:"他从前与家父是好友,济善堂和敝府也有几分交情,你拿了我的名帖去,他总要答应的。"

齐府的老管家恭恭敬敬地接了,躬身道:"待我家小主人病愈后,自当亲自登门拜谢公子大恩。"

崔铭旭摆手:"不必。"

原本还想说说什么"同窗一场"之类的客套话,可话在肚子里滚了几滚,终究没有说出口。

送来的布帛料子转手送给了两位嫂嫂,又特意挑了几匹最好的送给了玉飘飘,崔铭旭自己挑看得顺眼的留了两样,其余的就都赏给了下面的人。后来宁怀璟、徐客秋他们又笑了他几次:"人又不是你救的,你凭什么收了人家的谢礼?",崔铭旭几天后就把事情抛到了脑后。只是偶尔看到摆在案上的砚台还会想起那个叫做齐嘉的人,还有他无意识半张开的唇,仿佛他窗前新开的桃花。转眼过了月余,其实桃花早已开得灿烂,当时的羞涩娇嫩一去不再复返。

再次见到齐嘉是在一个月之后,那时还是清早,街上的人们才刚起床,胳膊挽着菜篮,眼睛还是半开半眯的。

春风得意楼的茜纱宫灯亮了一夜,在朝阳下,只看得见几点红红的灯芯子。

"公子你慢走,今晚记得还要来呀!"那位春风得意了一晚的春风嬷嬷楼上楼下蹿了一夜,顶着一脸残妆显得有气无力,挥着宫扇摇摇晃晃走到门边,缀在大红纱裙上的亮片也没精打采的,还有几片脱了线,拽着线脚往下掉。

"有劳嬷嬷了。"崔铭旭走到门口,红彤彤的太阳正对着惺忪的睡眼,刺得一阵疼痛,忙抬起手来挡。

昨晚和怀璟他们几个在这里闹了一宿,划拳喝酒喝到后来,他们都搂着花娘睡去了。崔铭旭却犯了难,他大哥家规森严,若知道他夜不归宿,必定要挨一顿家规教训。可众目睽睽之下,他若说因为惧怕大哥所以要走,还被得被他们笑死?一横心打算晚上跟着住下,到第二天清早,趁他大哥去上朝的时候再偷偷溜回去,再加上他大嫂帮着遮掩,应该能糊弄过去。

谁料想他昨晚喝得太多闹得太晚,等挣扎着从榻上爬起来时,街上的店铺都已经开张,肉包子都蒸了几笼了。算算时候,他大哥该下朝回府了。赶忙穿了衣裳要往家里赶,走出春风得意楼没两步就听身后有人"崔兄、崔兄......"地唤他。

崔铭旭不耐地停住脚步回过头,率先对上的是一张纯真的笑脸,脸颊边一左一右两个浅浅的酒窝,眼角边皱起了笑纹,嘴里露出了两颗虎牙。

"呵呵,崔兄,你不记得了,我是齐嘉。"

刚跃出城墙头的太阳温温柔柔地照过来,也许是跑得太急,他额上的汗亮晶晶的。应该是刚下朝,齐嘉的身上还穿着簇绿的官袍,把一张娃娃脸更衬得白。整个人好似刚从清水里捞出来的一把青葱。

"哦,哦......是你啊......"宿醉后的头脑还晕乎乎的,身边来来往往的人好似走马灯,看得人越发眼花,崔铭旭眯起眼看了半晌,才把这张笑脸和船板上叮叮当当掉了一地的金锁片放到了一起。嗡嗡作响的脑海里又莫名地浮起那两片半开的、好似初开的桃花般的唇,于是,目更炫,眼更花,手还抬在额际,嘴里含含糊糊地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齐嘉却浑然不觉他的迷茫,一迳兴奋地半抬着头,伸长了手臂往身后指:"我刚刚在那边,就是那儿,绸缎庄边上的那个客栈门前,从轿子里远远看见一个背影,好像是崔兄你,就追来了。没想到真的是你......呵呵......真巧。崔兄你起得真早,要不是上朝,这时辰我还起不来呢。"

他的精神好得赛过侧旁那位正为了青菜贵了半个铜板大声嚷嚷的大婶,崔铭旭被他抓着袖子不能就此抽身离开,只得用力揉了揉眉心强打起精神和他寒暄:"齐大人,好久不见,身体可好些了?"

看这活蹦乱跳的样子就知道没事了。只是除了和他说这个,似乎也没别的能谈了。

"嗯嗯,全好了。多亏崔兄救我,听管家说,济善堂的孙大夫也是崔兄请来的,府上又送来那么多补药,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原本一能下床就想去府上答谢,结果去找了几回,崔兄你都不在。就一直拖到现在了。"抓着崔铭旭衣袖的手不由抓得更紧,"不过,改天,改天我一定要登门答谢救命之恩。"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