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转身离开 秦镇米皮

转身离开 秦镇米皮

时间: 2014-12-06 11:15:23

全文:

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爱基友。

文案表达无能,总体来说符合大流,坑品不佳哈哈哈,万年坑王,就酱么么哒。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清,谢东,黎彬,林晓 ┃ 配角:路人甲乙丙, ┃ 其它:出轨,虐渣攻,换攻

☆、出轨

  谢东出轨了。
  
  我听见这消息,面不改色的对对方笑了笑:“不可能。”
  怎么可能呢?别人不了解谢东,作为和他在一起十年的恋人我,还能不了解他吗?
  
  而林晓一脸担忧的看着我:“方清,我觉得……你真的需要关注一下他……”他咬了咬唇,“有人说在夏邑看见他们了。”
  
  夏邑吗?
  这更说不通了。
  
  Z市的人都知道,夏邑只卖奢侈品。而我也知道,谢东最瞧不起的,也是奢侈品。最好的东西,是用多少钱也买不到的。这是他的原话。
  而此刻,谢东却去了以卖奢侈品出名的夏邑,这话不觉得有些好笑吗?他不是用自己的手打自己耳光的人。
  
  作为合格的恋人,我相信谢东。
  所以听见林晓的话,我也只是再次笑笑,喝完奶茶就和他道别回家。
  
  回家之前还要去一次附近的超市买菜。我并不是多么贤惠的人,也不热衷于做饭之类的事情,
  只是同性恋人中总有一个处于弱势一点的地位,而谢东作为一个外资公司的经理,每天不忙时也要六点才能下班,更何况是处于夏季的旺期,每天都要熬到九点多,有时也会将就着在公司睡。相比之下,作为一个在网上偶尔接个画插画的单子,每天都有几个小时的空闲时间的我,便只能是这个人。
  
  恋人之间就是要相互体谅,才会过的长久。
  比如我们。
  
  在家里忙完之后,差不多已经七点。我洗了洗手拿起手机。
  “喂,谢东。”
  “今天有个应酬,要晚些回来。”
  “几点?”
  “……不太清楚”
  
  我听见他那边有些细小的声响,呜呜的,好像被什么东西盖住发出来的声响。但我没在意,应酬时,喝酒说话,有点响动很正常。
  
  “好的,那我挂了。”
  “嗯。”
  
  他挂的好像比以前匆忙,也许是我的错觉。
  
  我放下电话,一个人吃完饭就睡了。
  
  第二天起来没看见他,也许喝醉了直接在酒店睡了吧。
  
  算了,还是赶紧上网找找,看有没有要画插画的单子。
  
  …………
  
  今天做了菜,饭还是热腾腾的。而我却没有动筷子的**。
  谢东已经连续三天没有回家了。
  
  以前也不过是一天而已。
  
  但是三天……
  
  我也不是矫情什么的,看不见对方就要死要活。我们相处了十年,爱情都变成了相濡以沫的亲情。
  
  只是感觉,有些略微的失望罢了。
  房间里除了自己,其他生命存在的气息都没有。
  
  看了看饭菜,我直接站起来回到房间。
  我打算补个好眠觉,等到明天起来去他们公司找林晓问一问公司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顺便见见谢东。
  
  反正林晓是谢东的助理,问起来相比外人来说方便得多。
  
  然而第二天,我才隐约的明白到一点。
  也许,谢东是真的出轨了。
  出轨的对象很可能是,林晓。
  
  当我看见谢东从不远处的停车场走到公司门口,再看见林晓笑嘻嘻的跑到他面前。我甚至看见谢东的嘴角微微翘起。
  因为是早晨七点,公司门口此时并没有多少人,即使有也不会注意到他们两个在做什么。我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十米,我能看见他们的每个动作每个神态。甚至我只需往左拐走一步,就可以让他们看见我。
  但我就这么站在拐角,像个傻瓜一样,眼睁睁地看着这两个人举止亲密,如同恋人一般,并肩走入公司。
  
  当天晚上,我依旧做好了饭菜。
  而谢东,也终于在我的等待中姗姗来迟。
  
  没关系,也许只是亲密了一点。
  助理和经理,总是要比同事亲密一点的,毕竟工作上是两个人独处,亲密一点,也是……正常的吧。
  
  我看着谢东一如既往冷淡的侧脸,想道。
  
  这个人,我和他在一起十年。
  如果是妻子,如果我可以为他生育。我们此刻也是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拥有最普通的幸福。
  
  我应该相信他,是的。
作者有话要说:  生日开坑,真是有个纪念价值的日子么么哒

☆、出轨2

  接下来的几天过的很是平淡,和往常一样,我还是继续吃饱喝足,上上网接个单的生活。
  只是今天突然有些心血来潮,登陆了已经两个多月没上了的qq,之前的网友也许是感觉没意思,或者其他的两两三三的原因,总之把我删了,而邮箱里也是空空的。
  
  感觉蛮没意思的我正要点上右上角的小红叉时,有个对话突然跳了出来。
  于是手一抖……关闭了。
  
  正想打开的时候不巧电话响了,
  我只好放弃了登陆的事情,接起电话。
  
  对方是正要准备搬进新房的男人,房间里想要一副黑白为主的插画。大概是听说我的插画画还不错,就过来咨询一下。
  
  我和他谈定了价格等事项,但是在电话里谈,太浪费时间之外还是谈得不够明白。问了对方的地址,恰好也在z市,于是商定了在川见面。我的插画一般是以书为主,这一次的房间插画还是我第一次来尝试,只是对方不知为什么一直坚持让我来试试,我也只好答应。
  
  咳,什么总要试试才知道可不可以做到。
  
  …………
  几天之后,我提前了一点时间到川。
  川是一家咖啡馆,但是却有酒吧的服务,装修是清淡的蓝色。在z市也是颇为有名。
  我点了杯蓝山咖啡,低着头看手机新闻。
  看得有些入迷时被敲击声惊到,抬起头来看见一只手,四指往里卷起,食指如钩敲击着桌面。
  
  这是很有魅力的男人。
  我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一般来说,一个男人的手和他的体格有一定的联系。有一双秀气的手指的人,体格一定是偏向瘦弱性的,相反,手指粗糙而短的人,必定威武有力。
  
  咳咳,偏题了。
  我抬起头笑了笑:“是李先生?”
  
  对方是个混血儿,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不是。”
  “?”
  “我是黎明的黎。”
  
  “……”其实都差不多吧。
  
  “好的,黎先生。您要不要来杯喝的?”
  “不需要,我还有点事,等会儿就走。”他笑了笑,眼角有细小的纹路展开,增添了几分成熟的味道。
  
  咳。
  
  我的咖啡即将喝完,正准备续杯。对方和我也谈好了所有事项,只要再去他家亲眼看看,来确定画的内容。我们站起握手,随眼一瞥,看见两个男人并肩走过街路。
  两个人极为亲密,明眼人一看就知是情侣。
  
  一个冷淡俊美,另一个五官清秀。两人即使都为男人,此刻也称的上是赏心悦目。
  只是这两个人,一个是谢东,一个是林晓。
  我的恋人,我的至交。
  此时我真真切切的明白到了:
  谢东出轨,是事实。
  林晓背叛了我,是事实。
  
  我勉强对我的状态表示担忧的黎先生笑了笑,婉言谢绝他的建议。
  匆匆拦了出租回家。
  
  进了家门第一步,就是去冲个冷水澡,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
  
  即使是炎热的夏天,冰冷的水刚上来时也让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我缓缓地靠在墙上,水一点点浸湿了头发和衣服,直到全部湿透。
  
  我闭着眼睛,脸上一片液体滑过,带着温度。
作者有话要说:  蛋疼==

☆、出轨3

  一个人就算体质强壮,冷不丁冲个冷水澡,结果多半是感冒小讨厌降临在这个人头上。
  而对于整天窝在家画画睡觉上网,体质偏弱的我,冲冷水澡更给我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我默默望着桌子上用卫生纸堆起来的小山,再瞅了瞅包成一团球的自己,有点烦躁。
  
  谢东现在一周七天只有四天回来,这样都算得上是难得。
  就算问他得到的也只有公司忙之类的借口。
  
  换成之前的我必定会乖乖的相信。
  现在我想尝试去相信他,心里却总是抱着怀疑的情绪。
  
  昨天也反复自欺是自己的错觉,但内心的怀疑就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我也厌恶这样像家庭主妇一样反复怀疑自己老公外面有第三者的样子。
  
  我不想因为这种反复怀疑的事情来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
  
  只要一提出来,不管结果是什么,都会让这种关系出现裂痕。
  
  我做了一个决定。
  
  …………
  几天之后,我走进了一间隐蔽的房间。
  对方穿着黑色大衣,棒球帽下面还带了一副遮阳镜。大约是接过不少这种单子,他动作老练之余对我隐隐保持着警惕。
  我和他周转半天才商定好五天之后在川见面,并提前付了一部分金额。彼此交换手机号之后分道扬镳。
  
  在这五天里的最后一天,谢东竟然回来了。
  我看着他平淡的样子,心里五味陈杂,但调查这种事,做了就不能后悔。不管结果如何,我只求对自己问心无愧。
  毕竟我……没办法容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这几天感冒好像更厉害了,说话都出现浓浓的鼻音。
  偶尔会咳嗽,只是还不算严重。
  反正感冒撑撑就能熬过去,小事一桩,不用吃药打针那么麻烦。
  喉咙里痒痒的,我没忍住就咳了一声。
  “你感冒了?”他抬起头来看着我,眼睛有隐约的担忧。
  谢东不善于表达感情,极少有什么事情能影响到他的情绪。
  我笑了笑,“没事。”
  他放下筷子,牵过我的手,就准备出门。
  
  我还没来得及惊讶,就被他拉出了门。
  “怎么了?”
  “去医院。”
  “何必花那个冤枉钱,我都快要好了。”我劝着他。
  只是喉咙一痒,又咳了一声。
  …………
  “听我的。”他语气难得强硬了一次。
  
  看完医院回来已经是晚上十点,我和他匆匆洗过澡就躺在了床上。
  
  他大概是真的累了,刚躺在床上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转过头看他完美的侧脸。
  
  只有这时候,他紧绷的五官才会松懈一点。
  我没忍住就抚上了他的眉间,顺着线条垂到眼睛。
  他的眼睫毛颤了颤,我连忙收回,调匀呼吸频率,假装已经睡熟。
  还好他没醒,只是翻了个身。
  我睁开眼睛看着他的背,想起今晚他为我做的事情。
  不知名的感受让心脏都酸痛起来。
  
  谢东,若你负了我。
  别怪我狠心。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是初次写文,文笔很渣,能看下去的请不要大意的看吧,==看不下去的请点小菊花么么哒

☆、转身1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是最标准的交易法则。
  我和仍旧穿着黑衣棒球帽的男人在川准时见面,对方点清了金额,对我点了点头,稍后就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档案袋放在了桌子上。
  
  “这就是你想要的东西,都在里面了,方先生。”
  我拿过档案袋,掌心厚厚的分量让我的心不由得沉了沉。我捏紧了档案袋,“好的。”
  
  赶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上锁。打开档案袋入眼的便是仅仅只有一沓相片,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干脆倒了出来,再一张一张的翻看。
  ……
  从看到第一张的震惊,再到痛,直到看完最后一张的麻木。
  只有短短的十分钟。
  
  谢东的出轨对象是我意料之中的林晓。
  到了现在我还是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搭起来的,以及林晓到底怀着什么居心来告诉我谢东出轨的事情。
  但若没有之前的反复怀疑和照片做铺垫,我现在肯定是心痛如刀绞。
  而现在,只剩下麻木与心酸。
  
  我看着这两个人,从工作到吃饭,再到宾馆。
  每一张照片都能看出这两个人的浓情蜜意。
  即使谢东依旧冷这张脸,也遮盖不住放松的眼神。
  更何况是林晓的满脸洋溢的幸福感。仅仅是看见照片,都能感觉出那种恋人特有的氛围。
  
  也许美好的,往往都没办法永垂不朽。
  我抚摸着照片上谢东的脸,默默的想。
  
  十年,放手没那么轻松。
  可是只要足够狠心,也不会有多么难熬。
  
  现在是中午,不开空调的房间闷热到喘气都困难。
  
  我把所有的照片都收好,重新放进档案袋,整齐的像是我从未打开过。
  
  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放进行李箱,连擦脸的毛巾和牙刷杯子都没放过。整个房间倒腾下来,属于我的东西,也刚刚好只塞满了一个行李箱。
  
  弄完这些已经接近傍晚,浑身汗哒哒的让人十分难受。
  
  我冲完澡,再到楼下买了五罐啤酒。
  打开拉钩,一口气喝掉。就这么重复几次,啤酒很快就喝光了。
  
  我酒量很差,大学的时候就因为第一次喝啤酒,喝的过了头惹了点事情。那时候我差点被扁,我和谢东那是还只是舍友,不过关系很铁。看见我出事第一个过来帮我解决了这个事端,我醉的站不住脚,他只好半抱着我。醉了的人分不清男女,我没忍住就朝他来脸上亲了一下。
  
  在此之后经过不小的波折,我和谢东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当时喝的啤酒正好是五罐吧。
  那五罐啤酒是我和谢东十年的开始,那么现在就由这五罐啤酒来结束我们的十年。
  
  总感觉亏了呢。
  我能感觉出我的脸热腾腾的,像是发烧了一样。我知道我现在一定醉了。
  这酒量,十年都没有变。
  可是这人心,怎么就变得那么快呢?
  
  我们在一起十年,三年不分,七年未痒。
  却偏偏败在了十年。
  我是不甘心啊,我不甘心就这么输了。
  
  还输在了自己的朋友身上。
  呵,可笑吧。
  多可笑啊。
  
  谢东啊谢东。
  你终究还是负了我,负了我们的十年。
  
  自此一别,我们就为路人,好聚好散。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个小短篇,很快就搞掂。
  苦逼== 作业还没写。
  累感不爱==

☆、转身2

  清醒之后已经是第二天,谢东没有回来。
  
  我把档案袋放在桌子上,临走之前看了这个房子最后一眼,便拖着行李箱离开了。
  计划去s市,是我深思熟路之后的决定。我的父母在那里生活,尽管我因为谢东的事情被父亲赶出了家,但是他们毕竟是我的亲生父母。
  只是想起母亲当时一脸悲伤的看着自己,嘴上还说着“两个男人,不长久啊……”之类的话。当时也是自己太年轻吧,不相信这些。现在吸取了教训,又不敢回到父母身边。只想在附近租个房子看看权当作安慰。
  
  但是临走之前,还需要把黎先生的事情解决好。
  说来惭愧,最近这些天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情,都把他拜托我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直到我到了车站的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起来,我才想起有这号人存在。
  通完电话,我无奈的看了一眼行李箱。
  
  原来的地方肯定是不能回去了,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先住着宾馆。
  选了一个最便宜的房间,把行李箱放好之后就坐车去了黎先生的家。
  很早之前他就说过他的住址,幸好我并没有忘掉。那个地方距离宾馆有相当的一段距离,大约要半个小时才能到。
  我坐在出租车上,无聊之中就开始想东想西。
  现在只要把黎先生的事情解决掉,就可以离开这个伤心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也许我没办法像我说的能那么洒脱,毕竟感情这种东西,拿得起却难得放下。
  只是对于我来说,知道事情的真相,还要隐瞒。
  太难了。
  也许我的做法,别人知道了都觉得不可理喻或者可惜。
  然而事情都发生了我还能怎么做,是扯下脸来抱紧他的大腿,求他不要离开我?
  还是去他的公司大闹一场,最后使得三个人都成为笑柄?
  我不会做,也做不到。我是有些舍不得这十年的感情,可我不是贱。
  而“报复”这两个字,也从来不存在我的字典里。
  难道狗咬了你一口,你还要咬回去吗?
  那样未免太难看,还不如给自己留点薄面。
  
  干脆离开这种事情也要因人而异。
  我精神洁癖比一般人重上不少。
  男人出轨这种事情,有一必有二。我不愿窝在家里一直疑神疑鬼。
  就算他为我和林晓不再来往,那么以后在做的时候,我也能想起这具身体曾让另外一个人,
  看见过,亲吻过,我能拥有的那个人都曾拥有过。
  
  只是想想,就觉得恶心。
  
  几年前我也认认真真地对他说过一出轨就分手的话,当初他告诉我永远都不会出轨。
  
  现在看来,不管是男人和男人,还是女人和男人。
  “永远”两个字都不可信。
  我临走之前并没有通知谢东,不过只要他回来,看见桌子上的档案袋,自然就会明白了。
  这房子也是他的,就算我在里面居住的时间稍微长了些,也不是房子的主人,我和谢东,出了这件事就注定要成为擦肩而过的熟悉人。
  
  至于林晓……
  呵……
  
  我想这辈子我是不会再像看见这张脸了,太他妈的恶心。
作者有话要说:  点击好少……累感不爱
  苦逼的黎彬,路人甲一般的攻,好没存在感……
  说实话我也要忘了他了咩哈哈~~
  我到底想写什么?!!!!!

☆、小小的意外

  没想到十分钟过得这么快,几乎是刚想完就到了目的地。
  看着出租车扬长而去,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黎先生居住的地方,离z市中心有些偏僻呢……
  那么我是要怎么回去啊?
  
  我叹了口气,总之,走一步算一步吧。
  
  站在别墅门口,我确认了好几次地址。才敢拿起电话拨通黎先生的号码。
  “黎先生,我在你家门口。方便让我进去吗?”
  “啊,请稍等一下。”
  
  一般这时候都会叫佣人之类的开个门就好吧,我看着黎先生穿着浴袍的样子,颇有些无语,
  这见面真是相当的“惊喜”。
  
  “不好意思,接到你电话的时候正在洗澡。先进来吧”
  男人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头发湿漉漉的,偶尔有水珠从头发流下来顺着脸流进被浴袍覆盖的身躯里面。
  
  我笑了笑,在门口的鞋柜换上客人专用的拖鞋。
  只是低下头换鞋的时候,听见了什么在跑动的声音,以及黎先生难得的无奈的喊声。
  我有种不妙的感觉,然而抬起头的时候明显晚了一步,只看见一个巨大的阴影覆盖在我的头顶上。
  
  以为自己就要被压扁的闭上眼睛,却没想到意料中的巨物并不重,动了动手指,还有种毛茸茸的触感。
  
  “忘了告诉你……”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比之前更尴尬了“这是威廉,我家的狗。”
  我有些惊讶地睁开眼睛,入眼的就是亮的要闪瞎人眼的金毛,以及又亮又黑的眼睛。
  
  “这是威廉?”
  像是印证一般,它吧嗒一下的舔了舔我的脸,之后还在我的身上打了一个滚,最后“汪”的叫了一声。
  “……”
  刚因为那一舔呆滞了一下,回过神来的时候它就完成了上述的种种举动。
  
  “威廉,过来!”黎先生下了命令,它颇为不舍的站了起来,走到男人身边蹲下。
  只是眼神里还有些不甘心。
  
  我看着它可怜的小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不能怪我,实在是这条狗的表情太人性化了,让我想起很久之前见过的一个小孩子,向大人索要糖的时候也是这般表情。
  
  “方先生,这只狗平时不是这样,今天这事是个意外。”
  “没事,反正我也挺喜欢狗的。”我摆了摆手,拦下了他想要扶起我的举动。开玩笑,我又不是什么少女。
  
  “哦?那么方先生也养了一只狗了?”
  “这倒没有……”我有些尴尬。
  
  “为什么?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养?”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这个男人对我的私事好像很是好奇。
  他的反复询问让我感到有些烦躁。
  “家里不允许而已,黎先生,我记得我来这里不只是为了谈这些吧。”
  黎先生顿时换了一个话题,他猛地一拍自己脑袋,混血儿特有的深邃眼睛因为笑而微微眯起“我都快要忘了,你暂时在沙发上坐一坐,我换件衣服,就让你来看看我的房间。”
  说完他就转身走上了楼梯,我没回过头,只是“嗯”了一声。
  所以我没看见,男人转身后紧紧抿起的嘴,以及深思的眼神。
作者有话要说:  新年来临,祝看官们愉快,你的点击是我的动力!!能看下去请收藏我吧,湿吻乃们,么么哒

☆、插画的事情……

  刚看见主人离开,威廉马上又冲我扑了过来,幸好我这次有了预防,没能让它舔到我的脸。
  威廉是典型的金毛寻回猎犬,看起来十分英气,抚摸它的脑袋,眼睛微微眯起,一脸享受的样子。
  看见它这个样子,心里也不由得一软。
  
  其实连谢东都不知道,我对狗这种生物好感特别多。
  尤其是金毛这种性格温顺,聪明的中型犬。
  
  和谢东在一起三年的时候,我曾经对他说过养狗的事情。
  只是没想到谢东对狗毛有过敏症。
  
  因为这件事情我还好好的嘲笑了他一顿,然而心里还是觉得十分遗憾。
  回到s市之后,租好房子就养只金毛,这样即使一个人在家,也不会觉得太寂寞。
  
  打定了这个主意之后,我又摸了摸威廉的脑袋。
  
  所以黎彬换好衣服下来之后,看到的就是沙发上我和威廉和谐相处的场面。
  他笑了笑,眼睛里闪过愉悦。
  
  听见脚步声我回了头,看见黎先生已经换上了一身运动服。
  西方人的身高比起东方人高上不是一点半点。
  即使黎先生是混血儿,身高也是有180左右。
  
  穿上运动装让他整个人利落了不少,身高的优势更明显了。
  
  作为一个标准的东方人,173的身高。让我不由得对黎先生暗搓搓的咬了咬牙。
  不爽。
  
  “黎先生,可以开始了吧?”
  “自然。”
  他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走上楼梯,有条走廊,大约有十米长,尽头有三个房间。
  走到第二个,黎先生就停了下来。
  看来这就是他的卧室了。
  
  等到进去之后,我有些惊讶。
  我知道别墅的房间比楼层上的自然大了不少。
  
  不过大成这样,是有些夸张了。整体呈正方形的结构。
  面积是正常楼层卧室面积的三倍。
  
  却只是铺了一层木板,在靠窗的的地方放了一张大床。而窗户更是夸张,一般的都是
  两三米长宽就算是大的,黎先生这里直接就是一块墙都是窗户。
  这间房里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
  
  “黎先生,你的房间……”
  “很空对吧?”他笑了笑。
  “我比较喜欢简单一点,卧室这种纯粹用来睡觉的地方一张床就够了。”
  ……那客厅装饰的那么豪华干什么?
  
  我有些无语的看着这位说话明显有些矛盾的黎先生。
  对方也只是冲我有些无赖的笑了笑。
  
  好吧,我看了看手表。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