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盗墓笔记同人]暗战 蛋清清

[盗墓笔记同人]暗战 蛋清清

时间: 2012-09-10 12:13:04

全文:
盗墓笔记为人物背景的架空衍生文,邪瓶cp向,请注意是邪瓶不是瓶邪。

黑道杀手小哥为追寻鬼玺下落而误入吴邪家绑架了吴邪,经过一番生死两人暗生情愫。
小哥为了得到鬼玺完成任务,与搭档黑瞎子设置了一系列的圈套,吴邪发现后心里异常纠结,到底爱他是不是真的?吴邪前有阴谋阻挡,后有情敌黑瞎子,该如何抉择?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起灵,吴邪 ┃ 配角:潘子,胖子,黑瞎子,小花 ┃ 其它:

ps: 第34章为锁章

第1章 Chapter1
我被绑架了!
不论我信与不信,我都得接受这个事实,我他妈的被绑架了!这是我活了二十七年来遇到的最糟心的一件事,这几天的经历彻底颠覆了我的人生观。在苏杭一带响当当的小三爷竟然被人劫持了,还是在自家里。劫持我的人要是个彪形大汉我也就认了,我看了一眼坐在我不远处的劫匪,那家伙清秀的像个女人,还没我长得壮实,要是被人知道我是被这么一号人给劫持了,我的脸往哪儿搁?还怎么在三叔的盘口上混?所以,我不能坐以待毙,伟大的领袖告诉过我们,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观察了这人一天了,试图找到他的弱点,最终我却发现我失败了。他永远都是那么的戒备机警,即便是此刻他已经多处受伤失血过多,仍旧握着手里的抢保持攻击姿态。
我放弃了反击这个念头,为了打发时间,我开始捉摸这人为什么要绑架我?这让我回想起一天前的晚上。
我一个人住在三叔郊区的一个别墅里,就算给他看看房子。我大学读的是建筑工程,这个学科很冷门不太好找工作,我父母又是十分老实本分的人,我们家族里也就我爸还是个正经老百姓。我爷爷、二叔和三叔都是道上的。毕业后呆了半年,兜兜转转找的工作都不太好,三叔就让我给他帮忙,说是做他的助理,我爸妈并不知道三叔的底细,一听工作有门儿了就同意了。这几年跟着三叔也算是混的有头有脸的,三叔的房子很多,我常说他是狡兔三窟连老狐狸都找不到他,他就笑。这别墅是真不错,比我家那七十多平的商品房强多了,不过别墅也有别墅的不好,比如随便钻进来个人,你都很难发现。我的活动区域一般都在一楼和二楼,三楼的书房我很少去,不知道今天怎么的了,我犯贱一样的非要去三楼的书房找本工具书,这倒霉催的劲头儿一上来,什么也拦不住,我一推开门就看见窗户开着,心想佣人也没来打扫怎么窗户开了?我过去关窗的空当就觉得脑后生风,一把被人从身后掐住了脖子。他让我不要叫,否则就扭断我的脖子。我吓得一身冷汗,我跟他说,我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我不会难为他,有什么困难尽可以说。我看他一身的血,就说,你需要治疗,我给你弄些药,否则感染了就麻烦了。我看他不为所动,就说,药箱就在这屋里的抽屉内,不用出去找,还安慰他说,你放心,我不会跑的。那人好像被我的真诚感动了,缓缓放下手。
我拿出药箱,那人的胸口和侧腹的衣服都被划破了,很显然是利刃伤,我脱下他的衣服,赫然看到他的身上那个青墨色的麒麟纹身踏火沐风,他的整个左边胸口、肩膀还有手臂几乎都被纹身占据,显得十分威猛。我操!我这是遇到了黑社会了?
我家里只有酒精这种消毒液,我咬着牙往他伤口上倒,好像要受罪的不是他而是我一样。“忍着点儿啊!”我说完就拿酒精冲洗他的伤口,我看他皱了一下眉毛,吭都没吭一声,心说,真他妈的是条好汉啊!他的伤口又长又深,我给他包扎好后试图劝说他去医院缝针,他无视我的好意,一副十分欠揍的冰山表情,说,“跟你没关系。”还他妈的是个有个性的好汉。
包扎完毕,我蹲在他对面看着他,他就那么靠在墙角也不做声,手里拿着枪,黑洞洞的枪口十分不客气的冲着我,好像我一有动作他就会开枪。我看看他,说,“好汉,您要不要喝点水?吃点东西?”我知道失血后的人都会头晕口渴,我十分体贴的给他弄了些糖水(好在我三叔好享受,在这书房里弄了个水吧台),他喝完就把杯子放在地上,完全没有要走或者感谢我的意思。我看着外面漆黑的天,咬了咬牙说,要不好汉您就屈尊留宿一宿,明天再走?他看了看我,用枪指指门,开口道,“把门从里面锁上。”我乖乖的过去锁好,他又对我说,“我就在这里歇一下,一会儿就走。”我听得出来他的中气不足,一定是十分虚弱了。我说好,就要扶他到沙发上,他立刻拿枪对准我,我吓得不敢再动。他费力的挪到沙发上,捂着胸口和腹部的伤。我十分耐心的等待他休息好后自动离开,就在这时,我三叔竟然来了!我听到大门的开合声和汽车鸣笛声,心中一惊,那位好汉登时从沙发上弹起来,一把掐住我的脖子,三叔一下车就开喊,小邪?小邪?好汉怒瞪着我,“你是吴三省什么人?”我说我是他侄子,那好汉掐我的手一紧,我顿时觉得自己快要断气了。妈的!这家伙不是来找我三叔的吧他掐住我从阳台上跳了下去,三楼啊!我的脚一下就崴了,我被他推上三叔的车,他坐在副驾驶上,用枪抵着我低头,我无奈开车带他离开。中途按照他的命令停了一次,他把牌照做了个手脚(改了一个数字),然后让我坐到副驾上,估计是嫌我太慢。我们不知饶了多少个弯子,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他把我推下车,然后带我钻进一个山洞,里面一片漆黑,等点起了火把我才发现,这他妈的就是一个古墓!他是这是要活埋我啊!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邪瓶文,雷者误入啊。

第2章 chapter2

我在古墓里不知呆了多久,又渴又饿,我心说,他不会是为了省子弹或省力气,打算我把给饿死吧?这种死法也太苦逼了些。我对那位好汉叫道,“好汉?大侠?您给口水吧?我都快渴死了。”我叫了几声没有反应,我以为他睡着了,就说,“喂!你再不理我,我可跑了啊?”仍旧没反应,我仗着胆子走过去,推了推他,他的身子一软就倒在我怀里,这什么情况?打算用美男计**我吗?我摇了摇他发现他身上很烫应该是发烧了,我心说,该!叫你没事干跑我家来绑架我,好了吧?又一想不对!他来我家的时候已经受伤了,绑架我应该是他计划外的事情,妈的!我这苦逼的人生,就算被人绑架都不是主演。我抱着他,看看周围除了石头就是棺材古尸,这荒山野岭的叫我怎么办?我心想,管他的?他也不是什么好人,能干绑架的事儿肯定是个反面人物,我把他放下,悄悄的起身,尽量按照原路跑出去,我看车还停在不远处的空地上,这小子连车钥匙都没拔,我三叔这车可是卡宴啊!就这么给扔在荒郊野地上。我打着火,也不知道这是在哪儿,就开了导航,要不说好车就是好车,直接把我带回了市区,越接近家我越是有些抗拒,我他妈的竟然还近乡情怯了?我这会儿满脑子都是那小子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样子,我三叔就说过我,这辈子干不了什么大事,心太软!我心想,怎么那也是一条人命啊!我要是不回去那小子估计就完了。再说他绑架我也是逼不得已(当时没有我,我三叔肯定不能让他出去),我一打方向盘,到药店买了一堆药,跟他的症状沾边的都买了。等我回到那个古墓的时候,他还在地上躺着,浑身都抽搐了。
我把他扶起来,先是给伤口消了毒又敷上云南白药再用绷带绑了。又给他注射了一针消炎药和退烧药,当时心想,原来护士也没啥难的。我把外套脱下来盖在他身上,看他仍旧发冷,就把他抱在怀里,这小子不但人长得俊,身子也软的跟女人一样。事后想想,我当时那样子真是挺SB的,不知道还以为我看上他了。
过了一晚上,他醒了。我拿着药跟他说,起来吃药,不然我就白忙活了。他对我一脸戒备,我冷笑着说,“我要是想害你,就趁你昨天不清醒的时候一板砖下去,搞定!还费劲跑出去花钱买药来毒你?你不觉得成本太高了么?”他不理我,接过药直接吞了,我说,还有水呢?他就着我的手喝了几口。我一边拧矿泉水瓶子一边说,“好汉啊!不是我说你,你做事太没计划性,你说你绑架我也就算了,你倒是预计一下绑架我干什么啊?你是劫财?那就赶紧要赎金去,你是复仇?咱们也没仇啊?劫色?不是吧?好汉你好这口?”我叽里呱啦说了半天也不见他反应,心说,这家伙真是跟个闷油瓶子一样。
“为什么不走?”闷油瓶说话了。我知道他是问我昨天为什么没有逃走,我笑了笑说,“小爷我心地善良,不像某些人,恩将仇报。一点也不仗义。”闷油瓶愣了一会儿说,“谢谢你!”我十分惊讶,竟然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赶忙摆摆手,不算啥不算啥。
“你怎么会到我家的?”我家那里挺偏的一个郊区,不要告诉我他是逛着逛着就到了。
“我不能说!也与你无关!”
我靠!你去我家绑架了我,还与我无关?我追问,你认识我三叔?他看了我一眼,“就算是吧!”后来我知道,他们并没见过面,所以说就算是。这几天我自愿留下来照顾这个伤病员,我其实随时可以走,但是他的身体十分糟糕,反反复复不见好转。我想我是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开始我还不信会有人质与绑匪发生感情,现在我信了!我发现自己对他有种淡淡的依恋。
在古墓第五天的早上,我听到洞口外面一片嘈杂。闷油瓶立刻警惕起来,我告诉他别轻举妄动。我三叔的车上有GPS,估计是那车停到附近他们才找到的。三叔带着一帮子人冲进来,手里都拿着家伙(枪),闷油瓶就是再有本事也干不过这么多人,他们一人一枪就能把他打成筛子。我冲三叔叫道,“三叔你可来了!”我三叔问我没事吧?然后就指着闷油瓶说,他是谁?我说,“恩人!这位好汉救了我,否则我就被绑匪秒杀了。”闷油瓶明显一愣,我三叔也是一副将信将疑的表情。我急忙说,“恩人他需要治疗,为救我都受伤了。”三叔这才让人带我们出去。
我扶着闷油瓶低声问他,“好汉,您贵姓啊?”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好像我无权知道一样,我就说,我总不能跟我三叔说我不知道你是谁吧?他才开口,“kylin。”后来我才知道他叫张起灵,这是他的英文名,他的童年几乎都是在美国度过的。


第3章 Chapter 3

我把闷油瓶带回别墅疗养,我并不是被他的美色吸引,只是我这人天生好奇心强,直觉告诉我,这人的身份不一般,必须要弄清楚。闷油瓶到我家后的前一个星期精神都不太好,他失血过多,伤口感染的一塌糊涂,医生给他做外伤缝合的时候我偷偷看了一眼,太惨了!看来我这半路出家的医生还是不行,治了还不如不治,人家医生一上手当晚就退烧了。我坐在闷油瓶床前(事实上那是我的床)看着他,突然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不知在什么空间时间好像我曾经这样守望过他。我一直相信人是有前世的,莫非我们前世相识过?闷油瓶挑起眼皮看着我,一副古怪的神情,我赶紧收回视线清了清嗓子,妈的!再这样看下去,闷油瓶一定以为我爱上他了。我刚想问闷油瓶你好些没有?王盟就过来叫我,说我三叔找我。我走到三叔的书房,见他屏退了左右一副君临天下的模样,我有些胆儿突,毕竟闷油瓶这件事我骗了他。三叔说,“他到底是谁?”我一愣笑道,“Kylin,我的救命恩人。”我三叔把笔记本电脑调过来,屏幕冲向我,“这是我那辆车的GPS行驶记录,我的车停到古墓后曾到市区的药店一次,超市两次,你搞什么呢?小邪?”妈的!我忘了汽车的GPS有行驶记录的功能,我硬着头皮说,“三叔,他受伤了,当时很严重我只能去药店买药,这几天我们得吃东西啊,就去超市买食品。我没有第一时间通知你,让您担心了,可是当时情况不明,我不敢贸然和您联系,我怕连累您。”我一顿胡诌,打了个亲情牌,三叔果然被我唬住了,他叹了口气说,“小邪,不是我不相信你。你知道吗?我那晚回来的路上被人偷袭了,如果不是我让司机开车先走,你三叔我早就被炸上天了。”我倒吸了一口冷气。三叔递给我一个文件,“你看看这个吧。”
我接过来一看,是闷油瓶的照片和资料,上面写着:张起灵,男,中国吉林。后面就是他的履历,我看他的出生日期,比我大三岁,心说,人家怎么保养的?看着好像我比人家大三岁一样。当我看到他目前的职业时,心里没了刚才的轻松,因为上面赫然写着,‘职业杀手’。三叔看到了我的震惊,跟我说,“张起灵是在孤儿院长大的,15岁时被美国黑手党的头目裘德考收养,20岁时已经是道上响当当的杀手,他在裘德考身边一直是他的贴身保镖。”我还没有从震惊中走出来,傻了吧唧的说,“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吗?”三叔冷笑了一下,“裘德考手下有一支顶级杀手队伍叫做东方神异。他们学的都是东方传统功夫。这是队伍只有三个人他们分别来自中国日本和韩国。他们的显著标志就是刺青,韩国杀手的刺青是太极虎,日本杀手的刺青是九头龙,中国杀手的刺青是墨玉麒麟。”我的脑袋轰的一下,闷油瓶身上踏火沐风的麒麟瞬间浮现在我眼前。三叔看了我一眼,知道我已经信了,继续说,“前不久,传出消息,麒麟背叛了组织,正在遭受终极追杀。我想这也是他受伤的原因。”我半天说不出话来,我想过闷油瓶肯定有非常复杂的背景,却没有想到他的背景复杂到超出想象的地步。
我回到房间的时候,闷油瓶已经穿好衣服站在门口,看见我回来他愣了一下,“我要走了,吴邪!”我有些着急的说,“你还没好利索呢!带着伤怎么出去?”他自嘲的笑了一下,“不管你的事。”他错开我的身体就要出门,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目的一把拉住他,“你等等!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哪?你就不能感谢我一下?”他看了我一眼十分冷淡的说,“你吴家欠我的一辈子都还不完!”然后他就错开我的身体,出了门,我从阳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路的尽头,竟然有一丝伤感的情绪。还有,他最后那句话什么意思?
我还没来的及弄清楚,你就走出了我的生命!我没来由的冒出来这么一句话,妈的这什么情况?我对着一个闷油瓶感慨什么?
王盟打来电话跟我说下午要开董事会,让我准备一下。我收了线坐在床上发呆。三叔把爷爷留下的祖产经营的很好,现在他的旗下涉及房地产、酒店会所、娱乐经纪公司三个部分。房地产主营别墅开发,其中一个大股东是三叔的表兄弟解连环。三叔有两家四星级的酒店,还有一个私人会所是和人称商界花木兰的霍仙姑合作开的,我三叔很忌惮霍仙姑,据说她年轻时和我爷爷好过,我也弄不清这些老一辈人的桃花债。华娱公司主要是由一个叫陈皮阿四的人运作,我三叔也只是有些股份而已,据说这人也是道上混的,没人敢惹。每次开董事会都会见到这三个公司的大小董事,没一个是好惹的,虽然明面上做的都是白道生意,可那江湖气总也改不了。有时候开会能开到舞刀弄枪。我第一次遇到那种场景时,我这良民家的孩子都快给吓尿了。


第4章 Chapter 4

下午的董事会不知道什么原因推迟了,两天后才再次召开。每次董事会都是三叔亲自主持,据说很多年前还没有电脑这玩意的时候,大家都怕我三叔在开会时摔账本,因为那意味着营运出了问题,不是业绩下滑了就是成本没控制住,这时候就有人要倒霉了。他会先把一个烟灰缸摔了用来热场,然后就指着潘子大骂(潘子是我三叔的助理兼私人保镖),最后就轮到了那些个摊上事的。现在大家汇报都用电子版的报表了,我三叔总不能摔电脑,他就改了习惯,变成了摔杯子。每次我一看他端起杯子我就心里发颤。

我三叔很讨厌别人迟到,大家知道他这个习惯,来的都很准时。三叔坐在中间,潘子站在他身后,霍仙姑、陈皮阿四都到了,就差一个解连环,我三叔皱眉,我心说,解连环你小子惨了。这时候进来一个穿粉红色衬衫的人,要不是他说话的声音我还真看不出他的性别是雄性,粉红衬衫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三叔抱歉,我叔叔他住院了,让我代他来开会。”三叔一愣,“怎么回事?”粉红衬衫说,“我叔叔昨天收到了一封恐吓信,然后今天来的路上刹车就失灵了,撞到了隔离带。”不光我是我三叔,陈皮阿四和霍老太也跟着一惊。陈皮阿四跳起来说,“我就说是他回来了!他这是来寻仇了!”

我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因为解连环的事,这次董事会的主题从商讨《分公司经营》改成了《解连环意外真相探讨》。我也插不上话就在一边发呆,就听陈皮阿四说,“上次是张启山的老巢被端了,这次是解连环,下次我看该轮到我们了。吴三省你也逃不过去,那件事你也脱不了干系。”我下意识的看向三叔,他的脸色铁青,事后我问过潘子,那家伙也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

在这次董事会后的第三天,霍仙姑被人暗杀了,霍家里外都是警察,她是被利器一刀毙命,手法干净利落,警方说是职业杀手干的,不知为何我就突然想到了闷油瓶。最初我遭受绑架、三叔遇袭、解连环出车祸、霍老太被杀,这些不会只是巧合,难道我们吴家真的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让他来报复?那他为何不杀我?我的脑袋疼的很,警察说已经从监控录像上调出了杀手的影像,那只是一个模糊的背影,蓝黑色的帽衫卫衣,帽子戴在头上,根本看不清模样,但是那个背影我看着十分眼熟,照片上凶手的那身装束是闷油瓶绑架我那天的穿着。不知为什么我希望警方找不出线索,我试探着问道,“这么不清楚怎么找啊?”霍秀秀说,“凶手逃走时挨了我一枪,他右侧肩上有伤。”
我心说,操蛋了!这下闷油瓶死定了,等着国法的制裁吧。

晚上我一人回到别墅,一进卧室就觉得不对劲,很强的一股血腥气。我大着胆子四处寻找气味的来源,走到卫生间门口时气味重了。我猛的推开门,就见一个人坐在墙角,头靠着墙,这人身下一大滩的血迹。我下了一跳,刚要开喊就见那人抬起头,十分虚弱的冲我一笑。我操!竟然是闷油瓶?我当时真是哭的心思都有,我过去扶着他说,“我说小哥,怎么每次我见到你,你都把自己弄这么惨啊?你是自虐狂吧?”他没理我,从身后的包里拿出一个塑料袋,我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手术刀和缝合线之类的东西,还有一个吸嘴似的喷雾,我说这是啥?闷油瓶虚弱的说,“这是吸入式麻醉剂,一会儿帮我把子弹取出来。”我惊悚的看着他,说话都结巴了,我,我我我没干过这么血腥的活儿啊?闷油瓶说他的伤口在后背上,自己取不出来,要是再过几个小时不取出子弹他就要半身瘫痪了。我咬了咬牙,扶他趴到沙发上,又反锁了门,他说,“吴邪,你只要专心取出子弹就行,我一会儿吸了麻醉剂就不会有知觉了,你不用担心。”他竟然还安慰我?到底是谁给谁取子弹?闷油瓶吸了几口那个喷雾就睡过去了,我推了推他果真没有反应,就带上消毒手套拿了刀剪给他取子弹,我这手艺实在不怎么样,他的伤口让我弄得一塌糊涂,好在最后取了出来。跟着是缝合伤口,别说缝伤口,就是袜子我都没缝过,我还特意在网上查了查,照葫芦画瓢的总算给缝上了。不知是我手艺不好,还是做完手术的人都会这样,当晚闷油瓶就发烧了,39.8度,可恨我不会输液,只能给他打了两针退烧针。这一晚上把我折腾的,伺候月子也没这么累。事后我曾问过闷油瓶,为什么跑到我家去治伤?他淡淡一笑说,“你是我在这世界上唯一可以信任的人。”我当时挺感动,或许是我曾经救过他一次吧?可是后来想想,我就是为这句话跟他纠缠了半辈子。


第5章 Chapter 5

闷油瓶的背影照片已经在网上开始被通缉,除了那张照片并没有其他的线索。霍秀秀没敢把凶手后背有伤的线索告诉警察,我想她也没有蠢到这种地步(私藏枪支罪),否则闷油瓶没被抓住,她先进去了。

闷油瓶一直发烧昏睡,这家伙噩梦连连一脸痛苦的神情让人十分怜惜。我听他做梦时说什么,鬼玺…爸爸…报仇…总之很混乱,我自己胡乱推测了一下,大概是鬼玺是他家的,被人抢了还伤害或杀害了他爸爸,他要报仇。妈的!这真像狗血的八点档电视剧。闷油瓶醒来的时候一头的汗,我坐在床对面的椅子上手里拿着他的枪,学着他的样子用枪口对着他。我尽量淡定的说,“说说吧!鬼玺是什么?你是来找谁报仇的?”他听我这么说先是一愣,然后嘲讽的笑了笑,那笑容十分刺伤我的自尊,我怒道,“笑什么笑?严肃点!这是组织和你的正式谈话。”他不以为然的看了我一眼,“吴邪,这是你第一次拿枪。”请注意他用的是陈述句不是疑问句,也就是说他十分肯定这件事。我有些发窘,“你怎么知道?”闷油瓶说,“你通常都是拿着一把没有子弹的枪威胁别人吗?”我一愣,下意识的推出枪梭一看,真的没有子弹。闷油瓶说,枪的重量可以判断里面有几发子弹,这把枪昨天就没子弹了,所以他才揣在怀里没用。我靠!我颓废的放下枪,然后用恳求的口气问道,“你到底是不是找我三叔报仇的?”闷油瓶把头转向窗外,淡淡的说,“吴邪,这不是你该知道的,就不要趟这个浑水了。”

我看他那副淡薄的样子觉得十分欠揍,我不管用多大的力气都好像打在棉花上,那种感觉十分不好。我心说,你爱咋咋地,我懒得管你了,你是让仇家弄死,还是让警察抓了都跟我没关系。每当我这么想的时候他总能出点状况博得我的怜惜。就比如现在,闷油瓶突然咳嗽起来,他用手捂着嘴,我看见他的手指缝里有些猩红的液体,妈的!这家伙咳血了?我怀疑他还有别的伤,就给我的一个损友打电话。他原来是个医生,现在自己单干了,潘子他们有些外伤不方便去医院都会去他那儿。

“胖子啊,快来我家一趟,要出人命了。”我放下电话就去给闷油瓶擦嘴,这人一吐血看着忒慎得慌。胖子一进门就吵吵嚷嚷的,“天真啊!你把小**儿肚子搞大了是怎么的?”我没心思理他,直接指了指闷油瓶,估计是闷油瓶那副样子实在是吓人,胖子都吓了一跳。
“我靠!天真啊,原来你喜欢小帅哥啊?”胖子看了看闷油瓶的伤口咂咂嘴,“天真,你好SM这一口啊?看给人家折腾的。”我当即就踹了他一脚,“你他妈的什么眼神儿?这是枪伤,还SM?M你妹啊!”胖子灵活的躲开我的追魂脚,笑着说,“活跃一下气氛嘛!”

胖子虽然看着不靠谱,看起病来还是相当的认真,我看他十分严肃的用听诊器给闷油瓶听了听心肺,又重新缝合了一下伤口(我那手艺是在不怎么样),对我说,“我回诊所拿些药,他得吊点滴了。”我送胖子到门口,胖子见周围没人了,低声跟我说,“那是什么人哪?不是黑社会吧?你看那纹身了吗?”我点点头,说是我的朋友,让他放心,胖子说,天真你竟然有这么NB的朋友?我懒得跟他扯,让他赶紧去拿药,心里放心不下闷油瓶赶紧回到卧室,我见闷油瓶一脸虚弱见有人推门仍旧一身戒备,我对他说,“这是我家,你放松点,刚才那人是我的朋友,绝对信得过。”闷油瓶淡淡的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信任。”我看他眼中流露出悲伤的神情,也只是一瞬就恢复了那种淡薄。


第6章 Chapter 6

闷油瓶这家伙的康复能力简直就是超人级别,昨天还要死要活的,今天一早就已经下床溜达了。我问他为啥身体素质这么好?闷油瓶淡淡的道,“不能快点好起来就会死。”这是个不错的理由,换做我也得快点好起来,我听着这个理由却有些心酸。在我印象中他的身体只要一好就会跟我说,吴邪,我要走了。我想这次决不能放他走,就跟他说,“小哥?现在警方正在通缉你,黑手党正在对你进行终极追杀,你是黑白两道都得罪了,就留在我这吧,至少这里安全。”闷油瓶回头看了看我,说,“我时间不多了,必须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我心说,你他妈的是超级赛亚人来拯救地球的吗?什么时间不多了?什么必须该做的事?我不耐烦的跟他说,“你不就是去报仇?冤冤相报何时了,这句话你不懂吗?”闷油瓶冷笑了一下,道,“不管你的事。”我操!我骂了一句,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你爱咋在地吧!

闷油瓶拎起他的背包,开门出去,走到门外突然回头对我说,“吴邪,再见。”临了他竟然冲我笑了一下,我万分惊悚,百分震撼的看着他,我本想潇洒的回之一笑,可是我笑不出来,当时看着他的背影竟然十分想哭,我的潜意识告诉我,我不想他走。当晚我就失眠了,我总是在想那个杀千刀的闷油瓶子在干嘛?他的伤好了没有?还咳嗽不?妈的!我才认识他几天?对他这么牵肠挂肚实在是不应该,这一刻,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话,“爱人一个人只需一瞬间,忘掉一个却要一辈子。”妈的!我该不会是爱上他了?我从小到大没有交过女朋友,对女孩子也不感兴趣,胖子就曾经说过我有搞基的潜质,当时我还骂他。我十分不能接受这是现实,拿起电话就打给胖子。那家伙睡得正舒畅,被我吵起来想必十分恼火,我并不计较他的态度,直接问他,“胖子,你说如果一个人总是想一个人现在在干什么,这是什么原理?”胖子愣了愣还没来得及说话,我又说,“你说,如果一个人看到另一个人不懂得照顾自己就十分生气,这是为什么?还有,一个人看到另一个人要离开自己就十分难过,这是为什么?”我说完这些,自己都想骂自己,妈的!我简直就一个十万个为什么。胖子愣了半晌说,“天真?你爱上谁了?”我心说,妈的!原来这是真的。我失了魂儿一样的挂上电话,完全不考虑胖子的心情。一边有一边的跟自己说,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霍老太死了,她的股份归属成了问题,霍家的儿子们要求继承,陈皮阿四要求股份回炉重新分配,两家闹得不可开交。我三叔说,霍仙姑是老九门的功臣,她的股份作为遗产分配给他的后代,董事会举手表决半数通过。陈皮阿四的脸都青了,我想大概就是这时候他和三叔结下了梁子。其实要搁现在股份的事情很好解决,有公司法和继承法,可是三叔他们那时候是江湖义气的年代,什么法律都是狗屁,我心里想,还是法治社会好啊!说到这里,我又想到了闷油瓶,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嘛?有没有被警方抓住?我再次失眠。正在我努力的让自己入睡的当口,电话响了,我真想把手机给砸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