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斯文败类 西元壹渔

斯文败类 西元壹渔

时间: 2015-01-27 06:15:03

简臻第一次看到黎斯远时就给了他“斯文败类”的定义
未来的事谁知道,至少此刻他们的幸福能被我们看到
优雅、奢华的帘幕背后是难以想象的破败的街角
但那些并不属于此刻
我给你们呈现的,是这个故事中最甜蜜的部分


☆、一个坏的开始预示着乱七八糟的故事

  黎明的光辉透过厚厚的玻璃洒在R.T.nake砖红色的复古墙壁上,散落在那个坐在简臻面前的男人身上。
  前一日晚上,或者说今日凌晨喝的真的有点多了,就这么睡在了酒吧里。简臻抬起头揉着疼得发胀的太阳穴,两只手指接过了他的工作缓缓地在他的太阳穴上按压着,恰到好处的力度和速度让简臻舒服的眯上了本就睁不太开的双眼。
  “知道难受下次就不要宿醉。”
  浅浅地男中音带着惑人的磁性,简臻这才正视眼前的男人。眼前人的身影在视线中渐渐由朦胧变至清晰。细长的丹凤微微上挑,薄薄的唇瓣略微的上扬,简臻在看到那浅樱桃色的唇瓣时竟然有种想吻上去的冲动。那眼神中的邪魅和戏谑却被一副金丝无框眼镜遮在了薄薄的镜片的后方,让人有种斯斯文文的错觉。
  在简臻第一次看到黎斯远时就在心里默默地给了他一个“斯文败类”的评价,一个在日后被无数次提起、跟了黎斯远很久很久的评价。
  “唔,你是?”简臻略歪过头问道,不甚清醒地神智让他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鼻音。
  “黎斯远,这里的老板。”
  “唔。”
  黎斯远看着眼前还可以被称为男孩的少年,邪邪地笑着:“你影响到我关门了,要怎么补偿我?”
  “把我叫醒不就好了。”
  “看你喝成这样我怕你出门遇到狼啊。”
  遇到狼?恐怕最贪婪的狼是简臻面前这只吧。简臻冷冷地一笑:“滚!我是男的。”
  “男的才危险啊,”黎斯远故作神秘地说,“你忘了我这是哪里了么?”
  简臻猛然间惊醒般的想起R.T.nake是长江西路上有名的Gay吧,昨晚糟糕的心情和零零散散的女客让他都快忘记了这个事实。或许,自己能这么安稳的在这个还算冷清的角落里睡上一整晚还有眼前人的功劳吧,简臻尴尬的想着。
  “那个……谢谢啦。”
  “没什么,保护美人是我的荣幸。”
  宿醉的头疼和急于回去的心理让简臻懒得理会这明显的**行为,起身离开了座位就向门口走去。
  “你去哪?”黎斯远的询问并没有让少年停下脚步,得到的只是一句“回家睡觉”和逐
  渐远去的身影。黎斯远急忙追了上去,“我送你吧。”
  “我们认识么?”
  清清冷冷的声音穿过清晨的酒吧那略显浑浊的空气传到黎斯远的耳边荡起了丝不一样的涟漪。
  “现在不是认识了。”
  黎斯远并未等到简臻的回答,只留了句“在门口等我”就去取车了,完全无视了简臻继续向酒吧外走的脚步。
  一路上,黎斯远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简臻聊着,也不管对方是不是真的想回应他,有没有回应。在知道了对方只是个高中生的时候内心里明显的有种叫做失望或者失落的感觉,当时的他以为只是少了个**的遗憾,用略带郁闷的语气幽幽地叹息道:“原来你还未成年啊。”
  “看不起未成年啊?”
  简臻带着鄙视色彩的卫生眼瞪了过去,却不知这样的一个表情在黎斯远的看来却带了不一样的效果。
  把简臻送到他家门口,黎斯远锁了车就跟着上了楼,也不管走在前面的男生给不给他进门,会不会把他赶出去。
  幸好,简臻并没有太多的表示,甚至连最基本的招待都没有,就拿了换洗的衣服去了浴室洗澡。听着浴室里传来的不甚隐蔽的水声,黎斯远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为那个此刻不着寸缕的人的毫无防备。
  环视着这件采光较好的两室一厅的屋子,简单但并不粗糙的装修别说是出租屋即使是自家的住房也算是好的了。视线扫过自己所在的客厅,沙发上散落着一张张的光盘,还有那件
  一眼就可以看出学校的校服外套。黎斯远默默的想着今天周几然后在心里安慰自己,高中也可能放假的。
  信步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抬头看见简臻从浴室走了出来,带着沐浴之后的湿气,让整个人看上去都柔和了许多。简臻坐在了黎斯远的身边,随手擦着头发。晶莹的水滴顺着发梢滴下落在棉质的衣料上,化开一片水渍;亦或顺着发梢划过纤细的脖颈,一直探进衣料下面,留下一道道**的痕迹。
  “干嘛呢?”
  简臻回过头来看着黎斯远,被水汽蒸馏过的双眸蕴上了层薄薄的雾气,遮挡住那幽深的墨色潭水。
  “看你哪所学校的呗,”带着不易察觉的停顿,“没想到你还是重点中学的。”
  “不可以啊。”
  “可以可以,没有人说不可以。”黎斯远还配合地点了点头。
  看着眼前的少年双瞳中溢出的笑意和上扬的嘴角,黎斯远的面容顿时就柔和了下来。
  “还没告诉我你叫啥呢?”
  “简臻。”
  
作者有话要说:新出场人物:
简臻 19岁 高三学生
黎斯远 24岁 R.T.nake老板


☆、那些过去的曾经就让他过去吧

  那天后来简臻跟黎斯远聊了很久,把这些天的郁闷一道而出。许是跟陌生人比较好倾诉吧,竟将平时绝不会说出来的话都说了出来。
  黎斯远只是在旁边静静地听着,时不时地插上几句,试图平息身旁少年的忿恨和不平。期间还替简臻擦着头发,隔着半湿的毛巾感受着少年柔软的发丝。
  也许就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
  这样的念头在黎斯远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却没有被忽略。于是,不假思索的话语便脱口而出:
  “以后别去酒吧了,去也只能去我开的。”
  “靠,你抢生意也没这么抢的吧!”简臻鄙视的看了男人一眼,“是不是免费啊。”
  “行,你来就免费。不过,”黎斯远邪邪一笑,故意停顿了下,“先叫声哥来听听。”
  黎斯远走了之后,简臻一觉睡到了晚上,直到接到了梁景轲的约他出来的电话,简臻直接把人约在了R.T.nake。
  
  简臻到了R.T.nake的时候没看到黎斯远,在昨天自己坐的位置上看到了一个人低头喝酒的梁景轲。简臻走了过去坐在了梁景轲的对面说道:
  “说吧,找我来有什么事。”
  冷冷的声线不带一丝感情,听着梁景轲说着他跟他女朋友分手了,问他们还能不能做朋友的时候,觉得每一个字、每一个音都透着虚假。无声的冷笑噙在嘴角,简臻低头把玩着手中服务生刚刚送来的black label,邪眉上挑,视线由下至上正刚好触及到梁景轲的视线,只一瞬间,便再又垂下眼不再看他。
  “不能。”
  厚薄适中的唇线吐出冰冷的让人绝望的话语,简臻没有说出口的是,幸好梁景轲只是问能不能做朋友,如果问还能不能再在一起,那等待他的就不再是短短的两个字,而是,还没有来的及喝的一整杯的加了柠檬和方糖的black label。
  “简臻,我对不起你。”
  “哦。”
  “早知道我们做兄弟多好。”
  “嗯”
  “那你能不能原谅我。”
  “能”
  “以后能不能好好上课像高一时候那样。”
  一直低着头看着手中酒杯的梁景轲并没有看到简臻眼中的冰凉,只是一味的在说着,直到听到简臻说“你消失我就能”时,才猛地抬起头来,眼中满是深深的惊愕。
  “你还是不肯原谅我。”
  牙齿咬住下唇,梁景轲的面容带着一种难以名状的悲切,然而,这并不能打动此刻的简臻。而简臻只说着“没有”,却连视线都不愿在他的身上停留四处张望着,在角落里意外地看到了自己刚进门时没有找到的人。
  
  简臻进R.T.nake的时候,黎斯远正在吧台后方的酒窖里核对着刚空运来的酒品。听到调酒师过来说,那个昨晚在这睡了一晚上的孩子又来了的时候还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是简臻的时候,直接丢下了手里核对了一半的酒单。
  出了酒窖,黎斯远在与昨晚相同的位置上看到了简臻,只是坐在他对面的不在是自己,而是另一个从没有见过的和简臻差不多大的男生。两人似乎在说着什么,简臻那样冰冷的眼神被黎斯远尽数收到了眼底,心脏莫名的收紧,总觉得那样的表情不该出现在他身上。
  黎斯远刚想走过去被人就被人拦了下来。
  Fay将手臂搭在了黎斯远的肩上,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看到了那个灯光映射下的少年。Fay戏谑着看着身边的损友笑道:“怎么,看上了?”也不等人回答,就拉着黎斯远坐在了另一边的卡座上,明显到只要简臻一抬头就能看见。
  似是知道了Fay的意图,黎斯远将人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另一只手臂环上了怀中人纤细的腰肢,做出一副**的样子,邪邪地笑着,视线却并未离开少年的身上。
  “你说你怀里抱着我,还在看着想着别人。”Fay一脸怨妇状的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可眼中是怎么也掩饰不掉的笑意和觊觎,“你这样人家会很伤心的。”
  收回视线,黎斯远略带鄙视的看着Fay。
  远处,是简臻看过来的视线,和逐渐走近的身影。
作者有话要说:新出场人物:
梁景轲 19岁 简臻的同学、前男友
Fay 黎斯远的朋友


☆、喜不喜欢的只有自己才知道

  “送我回家。”
  简臻走到黎斯远的身边就这样直接说道,仿佛一切是那么的自然又理所当然,好似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那般。简臻的视线落在了Fay的身上,没有任何情感波动的眸子,却有着什么在眼眸深处浅浅的藏匿。
  与此同时,黎斯远的目光扫过了那个紧紧盯着这里又忿恨不甘的向外走着的少年,只一瞬,好似什么都没有注意到那般回到了自己身处的场景中。黎斯远放开了怀中的Fay对着简臻说道:“走。”又回过头对着Fay低声说道:
  “sorry,今天得送我家宝贝回去,你恐怕得找别人了。”
  Fay低笑着双臂环住黎斯远的脖颈,唇瓣在黎斯远的颊边划过,在他的耳边用保证不会被简臻听到的音量说着:
  “我这次可是抱着被你的宝贝扎小人的决心牺牲帮你啊,回头成了可是要好好感谢我的啊。”
  **的姿势和听不到的低喃话语让简臻的眉头锁的更紧, Fay起身给了简臻一个意味深长的邪笑后向门口走去。黎斯远也起身对简臻说:“走吧。”
  “我不想回去了,我要喝酒。”
  黎斯远满眼笑意地看着明显在闹别扭的少年,止住想要把他抱进怀里狠狠**的想法,表现出一副很严肃正经的样子来对简臻说:
  “我的酒吧不卖酒给未成年人,饮料要不要。”
  说着就将人带到了吧台旁边,让调酒师给简臻一杯果汁。看着简臻一脸郁卒的表情,黎斯远抬起手将那一头零碎的短发努力地揉乱。简臻别过头躲开了黎斯远宽大的手掌,却还是感觉到了小指上的尾戒不甚舒适的触感。
  “明天不上课么?”
  “上。”
  “那怎么来了。”
  “不来也看不到好戏啊。”
  简臻不算细长的眉毛向上轻挑,背略弓起看着黎斯远。黎斯远只是咧嘴笑着,舌尖在右上方的牙槽中轻轻扫过:“你这样像抓老公外遇的人。”
  “呸。”简臻微微的顿了顿还是问出了口,“你喜欢他?”
  “喜欢。”
  黎斯远看着简臻明显黯淡下去的眼神,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喜欢上床。”
  “这里哪来那么多喜不喜欢的,看顺眼了就上床了呗,只有你这种小孩子才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那我算什么?”
  黎斯远对着简臻低垂下去的头,昏暗的灯光下碎发丛中能看见不甚清晰的发旋。止住了自己想要揉上柔软发丝的右手,说道:
  “我把你当弟弟喜欢。”
  “哦。”
  突然间,简臻发现自己和身前的这个男人的关系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向一个诡异的方向发展,角色转换的快的有些离谱。明明是今天才认识,甚至今天之前从来就没有见过他,可自己竟然会问出这样的话来。是不是该庆幸他的回答没有那么的离谱,不然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黎斯远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少年,静静的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似乎在等着对方做什么决定。许久许久,就到黎斯远认为简臻会直接走人的时候,对面的少年说道:
  “那哥送我回去吧,明天还要上学。”
  “走吧。”
  说完,黎斯远也没有再看简臻一眼直接去外面取车了。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车内安静的让人感觉一种难以名状的压抑。到了简臻家楼下,黎斯远跟着简臻一同下了车。
  “你不请我上去?”
  “我要睡了。”
  黎斯远看着三楼客厅窗口处亮着的灯光,闲闲地扯了扯嘴角:“我以为你会说不方便。”
  这次,简臻并没有回答,只是转身向楼道口走去,刚走了几步停了下来,说:“哥,以后你就是我亲哥。”
  “我不想做你亲哥。”
  背对着黎斯远的简臻并没有看到那眉眼下的悲切,当然,黎斯远也不可能让他看到。
  看着简臻消失在楼道里的身影,黎斯远竟害怕他就此会这么消失,不敢再看下去。转身上了车疾驰而去。
  这一夜,注定无眠。


☆、那些该断的果断断掉吧

  到家之后,意外的发现梁景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身边放着的是他的行李箱和零散的还未被装进箱子里的小物品。
  “你怎么来了?”
  “我来收拾东西。”
  许是没有想到简臻会这么问吧,梁景轲楞了一会儿才问答了简臻的问题。想起了刚刚在窗边看到的送简臻回来的男人,那个再R.T.nake里简臻因为他而把自己丢下的人。问道:
  “你是不是跟送你回家的那人约会去了?”
  “是。”简臻皱起了眉头,不耐地将挡在自己面前的人推开,“麻烦让让,我要洗澡。”
  梁景轲似没有看出简臻对他的反感一般,仍旧凑了回来,问着关于黎斯远的事情,还小心仔细地提醒简臻让他小心被骗,却不知这话彻底触了简臻的逆鳞。
  “被骗?!!TMD除了你还有谁能骗我!老子跟谁和你有什么关系!老子和你不同,我TM从生下来就喜欢男的,你让我怎么办!”
  这话彻底将梁景轲给吼懵了,他张这嘴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无辜而哀怨地看向简臻,小心与惊怕的眼神配合着茫然的神态,好似简臻把他给XXOO了一样。
  简臻没有再理会这个让他不想再看一眼的家伙,直接伸手将人推开,拿了衣服向浴室走去。
  
  洗完澡出来后瞥了眼仍旧坐在沙发上出神的梁景轲,便收回视线,径直向卧室走去。那般漠然的神情让人怀疑那里坐的是个陌生人,甚至压根就没有人坐在那里。
  就在简臻要关上门的前一刻,梁景轲从沙发起身,快步走向简臻地卧室并挤了进来。一把把毫无防备的简臻推倒仰躺在了床上,并压了上去。左腿撑地,右腿压在了简臻的双腿膝盖上将其固定,双手撑在了简臻头部偏上方的两侧。
  看着身下人的眼中没有意思表情、一脸严肃的自己,问眉头紧锁、双眸微眯的少年:
  “如果我给你承诺只爱你,你是不是愿意跟我重新开始。”
  “这世上的承诺都是骗人的。”
  简臻想要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少年,却没有成功,不禁暗自在心里骂道“什么时候力气这么大了”,可是说出口的却是:
  “你放开我!”
  “不要!”
  “你今天不给我个明确的答案,我就在这上了你。”
  “你行么?”
  简臻几乎不假思索地就回了过去,在看到梁景轲略微压下头、眯起眼看他的时候,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又立刻改口道:
  “开玩笑呢,别闹了。我跟你说实话吧,那人跟我一点关系都没,高中毕业之前我不想玩了,一个人挺好。”
  “真的?”梁景轲略带迟疑的开口。
  “真的。”
  简臻回答这话的时候表情真挚地连他自己都快相信自己刚说的话了,还配合地点着头。
  然后便是无尽的沉默,梁景轲视线紧紧地盯着处在身下的人,似乎想看出什么破绽出来。许久之后,才缓缓地放开简臻,缓慢的起身坐在了床沿,视线却并未离开。
  “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你不找,我也不找。”
  梁景轲想了一会又说道:“你比我想象地重要。”
  简臻哭笑不得地看着面前的人,一副想要把他丢进三院的样子。此时此刻的简臻想对对方吼出“你TM演八点档呢!”可事实上简臻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
  “嗯。”
  正当梁景轲送了一口气的时候,又听到了简臻的声音:
  “说完了就可以走了。”
  “小臻……”
  “滚!”
  “小臻……”
  “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
  梁景轲看着简臻冰冷的面孔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他站起身走向了客厅将东西收拾好。片刻之后,落锁的声音想起,拎着笨重的箱子的梁景轲出现在了简臻的卧室门口。
  简臻转过头来看着他,微皱着眉角与半眯的双眸显示出了此刻的不悦。梁景轲终不知道简臻在想些什么,看着简臻手上还冒着火星的烟头,不禁皱了皱眉。
  却只是这般转身离开了。
  最外层的防盗门关上的声音在整间屋子中回荡,简臻脱力地靠在身后的窗檐上,松弛了表情。闭上了眼。
  是的,今夜注定无眠。


☆、这不是住在哪里的问题

  第二天晚上,黎斯远在简臻学校门口接他的时候看到了和简臻一起出来的梁景轲。黎斯远愣了下,让两个人都上了车。结果,梁景轲直接坐在了副驾驶座位上。
  “你那么空?一定要来接我。”
  “再忙也得接,不放心啊。”
  “你不是对未成年没性趣么?”
  “可以养养大的。”
  黎斯远和简臻两个人直接无视了梁景轲的存在,又或者说两个人之间的对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黎斯远看着后视镜中梁景轲越来越黑的脸,还觉得不够似的,又说道:
  “以后搬我那住吧,高三了,我以后接送你方便点。”
  “你去跟我妈说,他同意了我就搬。”
  黎斯远想都没想地直接说道:“阿姨肯定同意,你先搬来,这个周末我陪你回去。”一直看着前方不斜视的目光,那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黎斯远和简臻的妈妈有多熟悉似的。
  “妈不会同意的。”
  梁景轲的话让车内的气氛立刻冷了下来。简臻早在猜出了黎斯远的意图后就不再理会这两个跟小孩子一样在斗嘴的人,塞上耳机撇过头看向车窗外。
  许久后,黎斯远才发出一个音:“妈?”要不是现在开着车,他真想揪着那两个人中任意一个人的衣领问清楚,这个“妈”是怎么回事!
  “我是小臻男朋友,他妈妈都知道,让我也叫她妈。”
  “不是前男友么,这个阿姨不知道吧。”
  “我现在重新追求他不可……”
  “不可以。”黎斯远硬生生地打断了梁景轲的话,止住了想要把人丢在路边的冲动,说“我答应阿姨好好照顾小臻的,我不会让任何对他有企图的人接近他。小臻,你今晚就给我搬我那去。”
  黎斯远见简臻没有回应仍旧看着窗外,又提高声音叫了几声:“小臻,小臻!简臻!”
  “啊?”
  “我叫你今晚就搬我那去。”
  “哦。”
  
  那天送走了梁景轲之后,黎斯远直接把简臻送回了家,而后又在简臻家的客厅里坐了会。黎斯远看着因为少了一半的住户而略显空荡冷清的屋子,问简臻:
  “你妈知道你跟那谁交往?”
  “嗯。”
  “你妈不反对么?
  简臻简单地向黎斯远解释着自己的家庭——典型的单亲家庭,甚至从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简臻说这些的时候低着头,又似乎他并不喜欢抬起头来看对方,仿佛低下头就可以遮住表情、眼神,或者内心。
  简臻想起了小时候在外面跟人打架,那人打不过自己哭着跑了回去,后来他爸找上门了来。等人家走了之后,妈妈跟简臻说,他从小就没爸,打架输了也没人替他出头,所以要不不打,要么就一定要打赢。
  “单亲家庭不是一般都会跟反对么?”
  “我妈是异类,不可以么!”
  黎斯远邪邪的笑着,看了简臻一眼,说道:
  “唔,我一定要见见你妈妈。”
  “如果我跟你妈说我想照顾你一辈子,你妈会不会同意?”
  简臻瞥了眼笑得不坏好意的黎斯远,耸了耸肩,微微歪了头说:“会把你打出去。”
  “那试试看。”
  “好啊。”
  简臻随口回道,他真的没想到黎斯远会当真。更没想到,周末黎斯远送他回去的时候,他妈就这么同意了。如果无视期间黎斯远说他妈年轻抢着要叫姐姐,简母就顺势把儿子小臻托付给了这位“叔叔”的话,那那个周末还算是个很美好的回忆。
  于是,简臻就这么和黎斯远开始了“同居”生活。


☆、“同居”——什么都算不上

  和黎斯远住一起后,简臻几乎天天迟到。
  简臻本来就是个喜欢睡懒觉的,结果黎斯远起得比他还晚。这就算了,黎斯远还天天早上把他拖出去吃早点,然后悠哉游哉地送他去学校。于是乎,简臻每天早上在班主任的目光地洗礼下强打着镇定走进教室。用黎斯远的话说是“习惯就好了”。
  下晚自修,黎斯远每天都来接他,简臻不同意就不给他上自修。最开始是趁着老班不在的时候偷偷溜掉。到了后期,天天晚上找理由请假。某天,老班怀疑简臻每天请假不回家在外面上网、k歌,让家里给打电话。还是黎斯远冒充他哥被亲爱的班主任教育说“高三了,要准备高考了,晚自修不能不上,早上也不能总迟到”之类云云。
  每每想起这些,简臻都撇撇嘴角,懒得跟黎斯远理论。
  
  之后的某天晚上,简臻又没上晚自修,一个人在楼上书房上网。7点多的时候,听到了楼下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原以为是黎斯远回来了,刚开了门想下楼,就听到了一个陌生人的声音。
  “你还真打算玩什么养成游戏,不过说起来他不小了吧,要养也该养个小点的,还干净了。”
  无视了Seiy的话,在关门的瞬间瞥到了鞋柜上多出来的帆布鞋,想想某别扭小孩早上穿出去的那双和这双的相似程度,不禁柔和了视线,连嘴角都多上扬了一个弧度。将钥匙直接丢在了鞋柜上,看着一进来就在四处参观的Seiy说道:
  “你管得真宽,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如果我说是,你会把那小鬼赶走吗?”
  “没有如果。”
  黎斯远斜倚在沙发扶手上,手指扫过沙发的靠背,冷眼看着Seiy继续环视着屋子的景象。走过去,靠在楼梯扶手上,不着痕迹地将人挡在了一楼。
  “呵呵,黎斯远你这挺大的,我也要住这。”
  “随便你。”
  “果然啊,看来那小鬼在你心里也没多重要嘛。”
  Seiy一步步地走近黎斯远,侧身靠了过去,黎斯远顺势环住了身边的人。唇线划过Seiy右耳粉嫩的耳垂,灼热的气息喷洒在怀中人的颈项之中。吐露出的话语怎么听都带着调高室温的意味:
  “你真烦。”
  
  简臻坐在书房的沙发和书橱间的夹缝里,背紧紧地靠着身后的墙,双膝并拢用双臂环抱着,把头深深地埋在了双臂中间。简臻好像站起来去把书房的门紧紧地关上,有担心两个随时会上楼的人看到他。就这样,楼下两个人的声音不断的传了上来:
  “你不会要在这里做吧?是那个陌生人的声音。
  “不然呢?”
  “去你房间,而且先洗澡。”
  “一起洗?”
  “可以啊。”
  从头到尾,黎斯远都一副很不正经的样子,又或者说他平时就经常这个样子:带着痞气,欠揍的很。
  简臻的双臂越抱越紧、头也越埋越深。手指紧紧地抓住外套的衣料,指甲在布料上留下了深深地掐痕。
  渐渐地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许是进浴室洗澡去了。
  简臻拎了书包就冲出了家门。
  过大的关门声,让在浴室中的黎斯远微微一愣。Seiy皱了皱眉,伸手握住了黎斯远的下面,手指轻挑细细摆弄着。黎斯远双眸微眯,握住了那只在自己身上不断点火的手,拿回了主动权,将人向楼上房间里带……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