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公子晋阳 吴沉水(长篇穿越)(四)

公子晋阳 吴沉水(长篇穿越)(四)

第 51 章
三日之后,那病孩身子已然大好,白析皓索性好人做到底,亲自开了一张方子赠予,那母亲自是感激涕零,跪下直呼神仙大恩。小孩儿虽是恪醍懂,可却拉着白析皓的袖子不撒手,眼睛里尽是依依不舍之情。白析皓这一生几时有过这等耐性,不仅越火救人,而且为一个素昧平生的孩子施诊不收分文。他行医向来但求心里畅快,旁人便是将金山银山堆到他眼前,感恩戴德将他的长生牌位供在家中,在他看来,也抵不上那人唇边一抹赞许的微笑。
因而,在那母亲拉着孩子冲他磕头之时,白析皓侧身避过,道:“无需谢我,要谢就谢我家那位吧。”
他说的含糊,脸上依稀带着**不明笑容,那妇人便迟疑了一下。倒是边上的邬老大甚为识趣,闻言忙在旁指点道:“你家孩子可是夫人让救的,主人伉俪情深,这才出手,你当随便什么人都能有这般好运么?”
那妇人恍然大悟,忙道:“如此,当拜谢夫人才是。”
白析皓心里甚喜,也不想辩白,道:“不必了,他,身子弱,经不得风,也不堪叨扰,我救你家孩儿,不过是为内子积德罢了,无需多谢。”
他虽如是说,可那妇人仍旧千恩万谢,终究还是跪了下来,朝那二楼船舱紧闭的窗户恭敬磕了几个头,念叨了几句好心自有好报,夫人一定吉人天相之类的吉利话,方拉了孩子离去。
“内子”一词,单单只是说出来,都有种情不自禁的甜蜜涌上心头,白析皓自顾自低头微笑,想到那人调养了这许久,身子总算开始有所起色,更兼放下心结,抛开过往,宛若重生,那水光潋滟的双眸,竟比之先前,更多一分神采。世上诸事,再比不上那人笑靥重开来得更令自己悸动。
只一样,那人自身子略好,能开始自己下榻行动,举止之间,便俨然又是一个清风朗月的儒雅君子。风姿卓然是不必说,却轻易不再呈现羸弱之态,也在无形间,绝了许多白析皓往常亲密搂抱的机会。他千方百计寻着机会想抱着他喂个药,却也被屡屡避开,理由居然是“力所能及的事多做一些儿,也能恢复得快些不是?”
这样的话被屡屡提及,白析皓便是再不想承认,却也明白,这是重生后的林凛,在用另一种委婉的方式拉开与自己的距离。他虽不明白沈慕锐与当时的萧墨存,究竟发生了什么,可那情字最伤,显然将那人伤到了根子上。便是过往种种譬如昨日死,可那刻在根子上的伤痕,又哪里是说忘记便能通通忘记?明明自己一直在他身后,只要他回头,只要他伸出手来,这等深情,便再不会成憾事。可是,他终究不能坦然受之。
或者,那样坚强恬淡的人,其实是在用婉拒来掩饰内心的恐惧。无论如何,他都是怕了,怕到明知眼前有一人一腔深情,尽数系在他身上,却仍忍心视而不见;怕到明知自己内心伤痕累累,亟待温情来抚慰,却仍旧选择转身回避。白析皓与他这等亲近,如何会不知他的害怕和迟疑?一想起这些,他便觉着心疼莫名,又有些沮丧,反倒颇为怀念,前些日子那个六神无主的萧墨存。
好在白析皓以照顾他的病情为由,坚持如常的同塌而眠,林凛倒也并无过份反对。这几个晚上夜凉如水,入睡后的林凛,仍如小动物寻暖一般,会本能地偎依到自己怀里。此刻一想到将那人揽入怀中的温情脉脉,想到他贴着自己胸膛,安稳入眠的柔顺依赖,白析皓便有些心猿意马,恨不得即刻施展轻功,飞奔上楼,抓住他的肩膀,强要他接受自己,与他成为那名正言顺的伉俪眷侣。
可是白析皓的烦躁只是维持片刻,便随即烟消云散。他深吸一口气,负手临江而立,心忖那等最为艰难无望的日子都捱过来,当日看着萧墨存与别人恩爱黯然离去,却又每每思君不敢忘怀的挫败与痛苦;看着他在怀中气息全无,回天乏术的焦灼与绝望,这些无法想象之苦都一一忍耐过来,又怎会忍不下这区区的婉拒和疏离?白析皓抬头望天,吁出心中郁结之气,挥手吩咐邬老大开船,随即迈着步,慢慢跨入船舱。
他尚未进房,却听得里面林凛温润和煦的声音,轻轻地道:“习字习了这许些天,怎的连这几个字都习不好?”
其后是小宝儿支支吾吾的声音:“我,我不懂什么意思。”
里头似乎传来一声笑声,林凛继续道:“也罢,我再重给你讲一遍。听好了。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指的是在一条叫淇河的水湾里,有丰茂的绿竹婀娜多姿,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说的是,有一位有德又文采斐然的君子,就如被精心雕琢的美玉一样湛湛生辉。瑟兮僩兮,赫兮咺兮,嗯,这两句有些难懂,说的是,这个君子相貌庄重,为人既威仪又宽厚,懂吗?”
“这,这个小宝儿想不出是什么样子。”
“傻孩子,你想想白神医的模样,”林凛似乎忍着笑,继续道:“白神医好看不?”
“好看。”小宝儿乖巧地应着,临了又补充一句道:“不过没有主子好看。”
白析皓听到此处,心里怦怦直跳,他自小相貌非凡,引来无数赞美和折服,以至于常常要易容行事,省得招惹麻烦。可这等优越感,在那“天启朝第一美人”面前却荡然无存,有时候甚至会惴惴不安,恨不得换一张如沈慕锐那般英武威仪的脸庞。此刻是首度听得林凛谈及他的容貌,心下不禁又是期待,又有些担忧。只听得林凛叹道:“我倒想张得如他那般,或许少吃点苦头也未可知。罢了,与你小孩子说不得这些,我问你,既然你觉着白神医好看,可为何每次见了,却会怕他?”
“因为,因为白神医不如主子和气。”小宝儿嗫嚅地道,忽而又为自己辩驳道:“主子,可不是小宝儿胆小哦,船上的邬老大,好多叔叔哥哥,见着白神医都像鼠儿见着猫一样??????”
“这就是白神医有威严啊,”林凛又问道:“可小宝儿觉着,白神医是不是好人呢?”
“是好人。”小宝儿振振有词地道:“他待主子好,就是好人。”
林凛一声轻笑,道:“他也不只待我好啊,你看他救那个小孩儿,不计报酬为穷人施诊问药,这等善心,可不是一个好人能说得尽的呀。”
“是了,”小宝儿恍然大悟地道:“那他待小宝儿也好,给我接手臂,还教我做药膳,给主子按摩。”
“嗯,好乖,”林凛赞许地道:“故此瑟兮僩兮,赫兮咺兮,说的就是白神医这等人,明白了吗?”
白析皓听到此处,只觉心花怒放,便是当初得了“天下第一神医”的名号,也无此刻这般开心。他出身制药世家,天赋极高,自小习医,得了无数荣耀,可心底从未想过,到底习医为了什么。今日突然顿觉,原来长年行医,却是为了心爱之人的一句赞许。他不假思索,推门而入,微笑道:“承蒙夸奖,在下诚惶诚恐,愧不敢受。”
林凛一愣,没想到夸白析皓的话一字不落入了他的耳,心下不禁有些尴尬,轻咳一声,道:“哪里,白神医过谦了。”
白析皓脸上带笑,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道:“只是在下还有问题,望林公子不吝赐教才是。”
林凛避开他的视线,极不自然地道:“请讲。”
白析皓上前一步,握住他的肩,低头看入他的眼睛,柔声问道:“只不知在你心底,是否是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谖意为忘,白析皓言下之意是,既然你如此高看于我,却不知我这样的人,在你心底,是不是那个无法忘怀的人?
这句话其实徘徊在他心中千万次,却从不敢问过,舍不得为难这个人,更怕那答案不如人意,那自己将情何以堪?此情此景,却让他再也按捺不住,他悬着一颗心注视着林凛,犹如等待判决的囚徒。见那人一张白玉无暇的精致脸庞,初为惊愕,再慢慢地染上红晕。那明眸低垂,长长的睫毛不安地颤动,一双明眸中带了犹豫,情绪万千起伏,终于又慢慢地恢复清明,带了一种坚决,似乎要开口说什么。白析皓只觉一颗心沉到底,却又翻上来丝丝辛涩和酸楚,为了爱这个人所受的种种苦,霎时间又涌上心头,化成一种激愤,令他几乎想摇醒这人,要嘶吼着问他,为何走到这一步,你仍然要拒绝我?我到底有什么比不上那个人?
他胸膛起伏不定,终究还是化作一声叹息,松开林凛,疲倦地道:“罢了,算我没说,你,你们继续吧。”
他转身欲走,此时真的觉得满心倦意,怕再呆下去,自己再多的情意,也抵挡不住心灰意冷的寒意。却在此时,听得林凛轻声道:“你,你真的,想要,要听答案?”
白析皓也不回头,黯然道:“不了,抱歉,是我强人所难。”
“若是,我说是呢?”
白析皓一顿,募地转身,目光炯炯地盯着林凛,一字一句道:“你应知,我万分不舍得强迫你,一切均是我心甘情愿,你无需觉得歉疚自责。”
林凛抿紧嘴角,道:“我知道。”
“你应知,若非你心中所愿,才刚那句话,便是对我最大的侮辱。”
林凛看着他,忽然浅浅一笑,目光中有说不出的柔和,道:“我也知道。”
“那,那你也应知,”白析皓的心剧烈跳动,结结巴巴地道:“我,我??????”
林凛叹了一口气,上前握住他的手,正色道:“析皓,我绝无哄骗,更不会侮辱,在我心中,你确实是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只是,我的状况,你也知道,”他苦笑了一下,指着自己的心脏位置道:“这里,如同掏空一般,恐怕,无法如你所愿了。你若要怪我恨我,我也无话可说??????”
白析皓不待他说完,一把将他紧紧拥入怀中,深吸了一口气,眼眶竟然有些湿润,他抬头将眼泪逼回去,微笑着在他耳边道:“傻子,我怎舍得怪你恨你,你心中有我,白析皓此生足矣。”
第 52 章
水上风光美不胜收,更兼春日,翠屏叠嶂,郁郁葱葱,林凛每日凭栏远眺,总觉得有说不出的快意,感慨那书上写的御水临风,大抵也不过如此罢?他身子仍是疲弱,似这般到观景台,也被从头置脚,密密实实罩上雪狐斗篷,连着的宽大帽子将脸庞遮去大半。船上诸人平素也不敢抬头仰望,便是一两个胆大好奇的,有心瞧瞧这位主人爱如珍宝的夫人怎生模样,却也只是见到一抹凭栏伫立的单薄身影,均想这位夫人果然弱不禁风,难怪白爷要如此珍重呵护。
船下厨娘并火工闲暇时也好奇万分,想从小宝儿处着手,打听那位从不露面的主母脾性如何,有何偏好,身子骨到底弱到何种程度。可惜的是,小宝儿虽然老实,却亲眼见着了宫里宫外,那些人曾如何逼死自家主子。好不容易九死一生,如何肯将自家主子置入可能的险境之中?再加上白析皓曾严词警告过他,若让人知道萧墨存未死,则朝廷、凌天盟两方必定都不会放过他,小宝儿一想起自家主子服毒自杀的那瞬间,也不寒而慄。因此对那些不遗余力的打探,小宝儿一概摇头,愣头愣脑装听不明白。他样子本就憨厚纯良,如此装傻,倒也骗到厨娘,常常被她拍着后脑勺感慨,这孩子模样瞧着倒也干净,怎么就是个不开窍的小木榆脑袋?
一日黄昏,船行至一处水岸,红日浸江,漫天落霞。此间水域盛产一种名唤珍珠白的鱼,邬老大停了船,命人买了几尾让白析皓等尝鲜。厨娘本为此水域中人,自然拿手,当下便精心烹制了当地名菜珍珠鱼羹来,趁着热送往舱内。林凛一尝,只觉鲜美无比,不由食指大动,此时始觉人对食物有胃口,是件多么幸运的事。白析皓恐他体弱,不便多吃,止住了他,却被林凛瞪了一眼,振振有词道:“病后不增加营养,如何能恢复,如何能提高免疫力?”
白析皓愣了一下,没怎么听懂他说的意思,可那林凛那张脸配上近乎耍赖的表情,带着少见的少年稚气,却有种说不出的可怜可爱,心下一软,只得由他。看他吃得高兴了,索性停了筷子,将整碗鱼羹尽数让与他。只是林凛素来胃口不大,又在病中,便是再有心,也吃得不多,余下的,便让小宝儿包揽了去。
林凛到得夜间,便开始觉着腹痛,白析皓神色大变,不禁想到这腹痛若是有心人有意为之的,那该是何等后果。他将痛得满头大汗的林凛抱在怀中,凝神为他把脉诊断,这才发觉,原来只是他体质太弱,这等荤腥之物,吃下去竟然无法吸收。白析皓这才放下心来,拿来镇痛安神的药丸喂他服下,又细细替他扎针减痛,过不到一会,便见林凛白着脸,示意要去方便,白析皓本欲抱他过去,却被林凛坚决拒绝。最后只得扶了小宝儿的肩膀慢慢过去,将那吃入腹中之物尽数泻出,方才疲软地度步回来。
白析皓又急又气又是心疼,上前将他一把打横抱起,忍不住责怪道:“怎样,让你不要吃那许多鱼羹,你偏不听,这倒好了。”
“难得有想入口的东西,如何忍得住,你都不知我有多久没觉着哪样东西好吃了。再者说了,我又怎知那鱼不能多吃,你堂堂一个神医坐在一旁,不也没怎么多说吗??????”林凛脸色青白,软绵绵地靠着白析皓怀里,抬眼瞧见白析皓的脸色不好,自知理亏,不禁越说越低声,最后索性乖乖贴他的胸膛,闭嘴看他。
白析皓剑眉一抬,道:“如此说来,你到底也承认我是大夫,你是病人了?”
林凛偷偷看他一眼,只见那人板着一张脸,眼神中流露未见的严厉。他知道此番真的惹怒了白析皓,不敢多说,只得点了点头。
白析皓不去看他那等疲软柔顺的模样,免得自己又再心软,对着小宝儿道:“下去拿药,煎了拿上来。”
林凛苦了脸,揪住白析皓的衣襟,轻轻地叫了声:“析皓??????”他是喝怕了苦药,最听不得煎药两个字,口气中禁不住带了哀求。
白析皓沉着脸道:“我是大夫没错吧?”他转头见小宝儿还犹自愣头愣脑傻站着,皱眉道:“快去,想看着你主子多受罪么?”
林凛主仆二人撞着大夫发怒,均惴惴不安,只好各自乖乖听命。小奴才一溜烟跑出去煎药,主子则一声儿不出,伏在白析皓怀里,闭上眼假寐。白析皓瞧他这等如做了错事的顽劣孩童模样,心里其实早已柔情满溢,只是想着自己平日太过顺着他,生怕他不听医嘱成了习惯,日后反不好医治,方始终板着脸。他将林凛放置到床榻之上,拥在怀里,拿锦被盖好抱紧,林凛抬起眼,略为挣扎了一下,轻声道:“析皓,我还是自己睡??????”
“闭目养神。”白析皓硬邦邦地道,反而收紧了臂膀,令他不得动弹,随即又拉过他的手,顺着手厥心阴包经一路数处穴位慢慢按摩下去,他手劲不轻不重,被按摩处透着内力,渐渐发热,令林凛舒服得几欲昏昏欲睡,就在此时,耳边忽闻得白析皓一声轻微的叹息。
林凛心中一阵歉疚,睁开眼,弱声道:“析皓,你生气了?好吧,我道歉,以后定不乱来,均听你嘱咐行不?”
白析皓拿下巴摩挲他的发顶,温言道:“我是生气,但只生我自己的气。”
“为何?”
白析皓徐徐道:“我身为大夫,却总在你身上牵绊太多,甚至关心则乱,竟会犯下此等粗鄙之误。前些时候,好容易将你的身子调养得略有起色,若是因着此番而打回原形,我还算什么神医,连庸医都尚且不如。”
林凛惭愧莫名,垂头道:“莫要这么说,是我贪嘴,与你何干,你是大夫,却不是保管一切的神仙。”
白析皓幽幽地道:“凛凛,你不晓得,医你差不多耗尽我生平所学,有些法子甚至前人从未用过,是我胆大妄为,情急施治,可事后回想,真是后怕。但凡有一分一毫的贻误轻慢,则可能前功尽弃,其间的凶险,白析皓此生,真不愿再经历第二遭。”
林凛心潮翻涌,这还是头一回,他听白析皓诉说那抢救的过程,这人待他的心意如何,他不是不知,他也经历过痛失所爱,知道那等撕心裂肺,是何等惨烈。而身边此人,却还要凝神想法,殚精竭虑为自己续命,这当中所经历的恐慌和焦灼,该是何等难熬?而人生在世,能得一人如此倾心待你,又是何德何能呢?
他此刻心中涌上的情绪,既是伤感,又是庆幸,既是愧疚,又是感激,另有那说不出的,甜蜜和欢喜,禁不住将手放在他掌心之中,白析皓立即紧紧握住。林凛微微一笑,看着他,轻轻地吐出两个字:“谢谢。”
谢谢你让我活过来,谢谢你,让我能活下去。
若无经历那心如石灰的日子,你又怎知,心中有生之渴望,是多么令人感动的一件事?若无经历那些人心叵测,算计营谋,你又怎知,旁人若不对你心存善意,原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而若能遇到有人,不求其他,全心全意待你,那简直是一个奇迹?
他们二人执手相望,默然不语,只觉此前经年,种种际遇,皆若流水繁星。也不知过了多久,听得珠帘哗啦一声响,两人皆是一惊,却见小宝儿笑嘻嘻地捧着托盘,内置热腾腾一碗药汁。小孩儿走了进来,将药碗小心放在案几上,吹了热气,方递给白析皓。白析皓先用唇略觉了一下温度,感到尚可,便放到林凛唇边。林凛一脸苦笑,抬眼可怜兮兮地看着白析皓,白析皓心里一软,暗叹此人真是我命中的魔障,只得哄着道:“凛凛乖,喝药吧,我着人上水岸替你买了冰片雪花糖了,喝了药,便让你尝尝,如何?”
他的腔调就如林凛前世所遇,照顾他许多年的老保姆那般,委实令他哭笑不得。再看小宝儿,连这老实孩子都一脸忍笑的表情。林凛暗叹一声,终于无奈地接过药碗,一仰脖,咕噜咕噜将药汁尽数灌入。白析皓微微一笑,拿了巾帕替他抹嘴,又命小宝儿倒了一盅温水漱口,还真的自床头匣子内摸出一个精致瓷盒,打开来,里面是雪白剔透的冰片雪花糖。林凛自己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他并不喜甜食,却不知为何,白析皓总爱拿甜食哄他。有心推托,对着白析皓却有些没辙,最终只得含了一片,却不禁觉着,这糖的味道,确实要比往日甜上几分。
白析皓恐他刚喝了药便睡不好,又抱着他说了好一会闲话。室内红烛高烧,灯火温暖,耳边听得涛声阵阵,徐徐不断,身后那人,又几乎是这个时空,最可信赖之人。林凛只觉既安全又惬意,眼皮越来越沉,终于陷入梦乡。
这一觉睡得极为安稳,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觉得身下一阵颠簸。他略睁开眼,却发现自己仍旧躺在白析皓怀中,只是那周遭地方,却分明是马车的车厢。林凛微微一惊,白析皓已然发现,忙拍着他的背抚慰道:“莫怕,咱们下了船,上了马车。”
“这是去哪?”
“我在此处一个别院。”白析皓温柔地回答他:“你身子之毒,非以温泉水为引子不可,刚巧此地有诸多温泉眼,我早些年又置下一处地方,干净幽雅,咱们这便去住上一段日子。”
林凛放下心,靠在白析皓怀中,喃喃地道:“又到新地方游玩啊,真好。析皓,你昨夜是否一夜未眠?就为了凌晨上岸,避开众人吗?”
“想哪去了,”白析皓笑着吻吻他的发顶,道:“昨夜是邬智雄那狗才办事不牢,命他弄几辆马车办了许久,我们才耽搁的。不是因为你,莫要多想。”
林凛忽而睁大眼睛,道:“析皓,你帮我易容吧,弄成什么丑样都无妨。”他异想天开地道:“要不,弄成你那样的,然后你我出门,可以互称兄弟,旁人也不会生疑。”
“不行,”白析皓凝望着他的脸,微笑道:“我好容易才盼着见到你,还没瞧够本,怎舍得将你的脸遮去?”
林凛笑了起来,道:“我看,是你怕我弄成你的模样,比你英俊不凡,抢了你的风采吧。”
白析皓呵呵低笑,心里甚是欣慰,会开玩笑的林凛,在此之前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他郑重地抱紧了怀中的人,柔声道:“天色尚早,你再歇歇。”
林凛尚未回答,忽然听得前面一声马鸣,马车砰的一声停了下来。两人正觉狐疑,忽听得车外一人道:“白神医,请移步车外,厉某有事请教。”
两人闻言,俱是脸色一变,均听出来,那车外人的声音,真真切切,是如假包换的御前一等带刀侍卫,皇帝跟前的红人,天启朝的传奇将军厉昆仑。
第 53 章
厉昆仑的声音若平地惊雷,将车厢内原本那等轻松亲昵的气氛一扫而空。林凛收了笑容,骤间煞白了脸,那些不堪的回忆,桎梏、挣扎,为了一点微不足道的自由不得不于夹缝中疲于奔命,那些不能回想,一回想便会令人痛入心扉的背叛、杀戮、囚禁,那些屈辱和愤怒,生无可恋的绝望,霎时间俱上心头。他眼中现出惊惧,身子轻微发抖,霎时间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一双强有力的臂膀自身后拥紧了他,靠上去的,是那陪伴他走过最艰难的日子,温暖而宽厚的胸膛。耳边,听得白析皓温柔而不失坚定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声道:“莫怕,你是凛凛,一切有我。”
林凛抬头,正对上白析皓一双柔情满溢的眼睛。白析皓低头笑了笑,用口型又道:“凛凛莫怕。”林凛心下稍定,是啊,世上已无萧墨存,那个要委曲求全,绞尽脑汁保住自己那点微薄的尊严,被人算计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晋阳公子,早已化为一抔黄土。自己是林凛,是抛开身份和枷锁的一个自由灵魂。他淡淡微笑了一下,也用口型,对白析皓无声地道:“小心。”
白析皓会意地点点头,又笑了笑,松开他,轻轻跃出车外。他们此次乘车,分为两批,邬老大带了仆役等先行过去别院,他带来萧墨存后到,同行为了掩人耳目,只有一位赶车的车夫。那车夫虽说也是白家药房的老伙计,可却是半点武功也无,白析皓一出得车外,便见到那车夫瞪大着眼,满脸涨红,欲说什么却说不出,显是被厉昆仑出手点了穴道,此刻动弹不得。车前站着一名脸带病色的魁梧男子,正是厉昆仑。
白析皓视线锐利如刀,一下车便迅速扫了一眼四周,只见马车此刻,正行到那苍翠山路之间,周遭林子虽说不密,可却也郁郁葱葱,一眼瞧过去,还真看不出有无埋伏。他倒不怕厉昆仑,两人武功本就在伯仲之间,若是真刀真枪打一场,自己轻功不凡,只怕还要略胜一筹。况且他白析皓是何等人,用药用毒均是圣手,想兵不血刃,也非什么难事。怕只怕他手下带着精兵强将,那要脱身,便会很难。况且此刻车中那人,却是无论如何,也要保他周全的。
他率意妄为惯了,一生从不畏惧,往往越是凶险,反倒会越斗志昂扬。此刻瞧了厉昆仑,嘴角上勾,带了三分不羁,淡淡一笑,道:“厉将军别来无恙,身子骨如何啊?”
厉昆仑却不答话,只死死地盯着他,似乎要将他那身白衣烧出一个洞来。白析皓毫不介意,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摇头叹道:“在下虽然医术浅薄,却仍要奉劝厉将军一句,似你那等伤势,还需静养十天半月,逢着阴雨天,便记得在屋里烧个火盆,不然寒气侵入五脏六腑,可不是玩的。”
厉昆仑仍不搭话,忽而将目光投向那车厢,哑声道:“白神医气色倒好。”
白析皓眼睛微眯,闪身挡住他的视线,道:“托您的福,在下暂时,还不会让人在胸口上打一掌。”
他说话间,明着讥讽厉昆仑学艺不精,被徐达升拍了一掌,到现在还未痊愈。这等话若落入江湖之中,那便很有可能引来对方拔刀出手,以命相搏。然而厉昆仑却恍若未闻,只盯着白析皓,缓缓地道:“厉某有一个疑虑,想要请教白神医。”
白析皓脸上挂着笑,心下暗暗戒备,道:“白某江湖郎中,如何当得起厉将军请教二字。”
“白神医无需过谦,”厉昆仑冷冰冰地道:“这疑惑令厉某好几日如鲠在喉,不吐不快,这才星夜兼程,冒昧到此。白神医若能不吝赐教,厉某不胜感激。”
白析皓讥讽一笑,道:“废话少说。”
厉昆仑道:“厉某自打那日白神医莅临鄙处,赐药施针之后,便一直食不知味,睡不安寝,混混噩噩,生不如死。每夜闭上眼睛,均似乎见着公子爷自尽那一幕。厉某自诩大好男儿,金戈铁马,却实为逼害公子爷的帮凶;我不愧天地,不负皇恩,却唯独,唯独欠公子爷一条命。”厉昆仑说着,直视白析皓,道:“厉某对公子爷的心思,当着万岁爷,尚敢坦诚以对,当着你,更不怕说。公子爷一死,厉某却苟且偷生,非我怕死,实是因着知道,纵是追随他于黄泉之下,却又有何面目见他?”
白析皓斥道:“事到如今,说这些又有何用?”
厉昆仑盯着他,一字一句地道:“白神医对公子爷存的心思,怕比起厉某人来,只多不少。却为何我乍闻噩耗,寝食难安,你却只一夜白头,白头之后,能携着新夫人恩爱异常,泛舟游江,今日又弃船登岸,继续踏春?厉某好奇的是,到底要何等美人,才能令你如此迅速见异思迁?厉某这边余悲未尽,白神医那边,却已是新人如玉,旧人如敝履?”
白析皓怒道:“白某人与谁一起,爱做什么,干卿底事?你来此究竟意欲何为?若想动手,直管划出个道来,我未必会怕了你!
厉昆仑踏前半步,咄咄逼人地道:“不敢,我只是想求白神医新夫人一面。”
白析皓冷笑道:“贱内病弱,不堪惊扰,你这等粗莽之人,莫要吓到她才好。”
厉昆仑挑眉道:“厉某就站在此,绝不靠近车门一步,夫人只需在窗口露一面便可,这等小事,白神医素来豁达,又何必纠结不肯?”
白析皓骂道:“放屁!你一朝廷命官,不知廉耻,无理之至,心存挑衅,白析皓虽不才,却也断不许你如此羞辱!”
厉昆仑踏前一步,固执地道:“就让给我见一面,只要一面即可。白神医,你莫忘了,厉某统帅龙骑尉精兵强将,此刻便布在外围,只需一声令下,便是你有通天本领,也会手到擒来。”
白析皓仰天长笑,大声道:“我这一生,最恨人威胁,你便是统御千军万马,白析皓又有何惧?你也莫要忘了,我纵是逃不开龙骑尉,临死前,也能拉你垫背。”
厉昆仑苦笑了一下,道:“你不怕死,那车内的夫人,也不顾及了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