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杨广X李世民:杨花落,李花开 sindy迪迪(四)

杨广X李世民:杨花落,李花开 sindy迪迪(四)

时间: 2015-04-07 03:14:52


☆、杨广X李世民-181 诀窍

  181 诀窍
  
  杨广在李世民这一番劝说之下,终于提起劲来,又坐在书案前奋笔疾书,批复奏章。李世民则待皇帝批完一份奏章扔下地来,就以两手把奏章按着,由陈福拿起玺印加盖其上。
  
  如此忙了大半个时辰,天色趋暗,已是该用晚膳的时分了。书案上那高高堆起的一叠奏章是变矮了半截,但仍余下不少有待批复。
  
  杨广索性也不回承香殿去了,就在这立政殿里和李世民一起吃过晚饭,歇了半个时辰之后继续“苦战”。
  
  然而,这皇帝从来没有这么“勤奋”过的。以往他都只是下午批复奏章,晚上就要玩乐去也;今天却突然这样忙了整个下午,还要连晚上也搭进来,实在是前所未有的“受罪”。批了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开始呵欠连连,不住地伸手揉弄眼睛,泪水直往外冒,上下眼皮却打架打得不亦乐乎。
  
  李世民在一旁看他实在是累得狠,心中不忍之情油然而生,但又爱莫能助,只是束手无策。
  
  他心中暗暗纳罕,想:虽然今天要把前些天积压的奏章也要批完,数量的确比往日要多。但皇帝已经是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的苦干,花的时间比平时多了一倍,可是他批完的奏章的数量却远远不到平时的一倍。到底以前魏忠是用了什么办法,使得皇帝能基本把每天的奏章都批完的呢?按理来说,他劝服皇帝勤政的能力,不可能比我还强。现在皇帝确实也并非不肯尽心尽力地做,只是这些奏章批起来怎么就那样的缓慢呢?
  
  原来,魏忠以往都是自己先把所有奏章看一遍,把重要的、繁难的折子靠前放,不重要的、容易批复的折子就靠后放——虽然他也有在收取贿赂之后把个别奏章的位置提前,但他还是很有分寸地把握尺度,不会把它们排在那些最为重要的奏章之前。皇帝刚一开始之时,那自然是精力最好的时候,那些重要的、繁难的奏章就这样先给他批完了。其后随着精力衰减,但要批复的奏章也变得越来越容易,这一方面是需要耗去的精力越来越少,另一方面在感觉上是由难趋易,皇帝也就比较有耐性与恒心把当天所有的奏章都批完。
  
  这诀窍是魏忠侍候皇帝办理政务将近十年所摸索出来的秘技,连陈福这心腹亲信也没有传授。陈福固然是不懂这道理,就算李世民是如何聪明伶俐之辈,毕竟他还年轻,也从来没有涉足过这些国政要务的处理,哪里可能只凭在这立政殿里陪侍了皇帝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就能明白?
  
  陈福只是把一大堆奏章按着递进来的次序,未经整理就呈上书案——虽然其中有几份是他从中收了贿赂而故意提到最前面去——,皇帝一份一份地批下来,但觉时难时易,没有了以前那种越批越易的畅快之感。随着时间过去,精力越来越差,遇到繁难的奏章,所费的时间自然就比精力还好之时所花的要多。而被一份这样繁难的奏章“打击”过后,即使后面跟着的那一份是容易的,皇帝也会因为心绪变得低落而仍是批复得甚为缓慢。这样一来,不仅是每份奏章的批复都变慢,还使得皇帝更容易感觉劳累。而人一累,自然又更加拖慢了速度。如此恶性循环,情况就变得越发的糟糕了。
  
  李世民看着一整副疲惫不堪之态的皇帝,不觉也是愁眉深锁。他心念电转,忽然灵机一触,想到一法,跪行几步上前,低声道:“陛下,不如这样,你躺下闭目养神,我把这奏章里的内容念给你听,你想好了怎么批复再起来执笔书写,这不就可以省一点神了吗?”
  
  杨广一听,连声叫好,便把书案前的座位让了出来,给李世民坐下。
  
  李世民刚在书案前跪坐下来,杨广看着他,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忽道:“哎,世民,你不要这样跪坐,你把两腿伸直了平放在地上……”
  
  李世民奇道:“为什么要那样坐?”
  
  “总之你听我说就是,快点啦快点啦。”
  
  李世民只得依言把本来后屈着垫在臀部之下的小腿改为伸向身前,这样大腿、小腿都伸直了向前平放,与上身构成直角。他一摆好这姿势,却见皇帝将身子着地一躺,竟是把脑袋枕在了自己的大腿之上。
  
  他大吃一惊,才叫得一声:“陛下!”杨广却甚至侧转身子,脸庞却是向着他的小腹,双手张开,一把绕抱着他的腰部,还伸鼻子凑在他身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但随即就大叫起来:“哎呀,世民,你身上怎么这样臭?”
  
  李世民给皇帝这一连串动作戏弄得腰肢一阵酸软,几乎连上身也无力坐直,连忙两手撑着地面,道:“陛下,你这是干什么了?我今天下午来这里之前,在临湖殿那边练过剑术,流了一身的汗,这身上当然臭了。你别这样了,快躺到一边去!”
  
  杨广呵呵的笑了几声,道:“世民干嘛还要练剑术?你连千牛卫大比试的头名都已经拿过了,难道是想当千牛卫的统领?要不明儿朕就提拔你做备身郎将,让你可以统管所有千牛备身?”
  
  “我哪有这个意思?我只是下午闲着没事,就练练剑术来作消遣。”
  
  “唉!”皇帝夸张地大大叹了一口气,“这真是太不公平了!我每天下午都要在这立政殿里批复奏章忙得人仰马翻,你却闲得要练剑术来打发时间?这皇帝做得那么辛苦,我不干算了!世民,我跟你对调好不好?你做皇帝,我做千牛备身,你每天下午来这里批复奏章,我就在临湖殿那边舞刀弄枪,何其快活!”
  
  李世民听得哭笑不得,不由得也跟着叹了口气,道:“陛下,你不要跟我开这样的玩笑好不好?你又要把我爱成董贤了!”
  
  杨广吃吃的笑了一阵子,道:“那好吧,那我讲正经一点的。你既然下午那么闲,以后都到立政殿来,就像现在这样,嘴巴给我念奏章,大腿给我做枕头,这也是侍候我的一种方式嘛。”
  
  “陛!下!”李世民怒喝两声之后,扭动身子就想把这老不正经的皇帝从大腿甩下去。
  
  杨广却更加用力地紧紧抱着他的腰部,大惊小怪的叫道:“喂喂喂,你别又把我弄伤了啊。我要是给你甩下去了,脑袋跌撞在地上,那可是要受重伤的哦。”
  
  尽管明知皇帝是在故意耍弄他,可李世民还是担心真的会一不小心弄伤了皇帝的头部,只得止住扭动的动作,气咻咻的道:“你刚才不是还说我身子很臭的吗?怎么还抱得我那么紧?快放开我,快下来吧!”
  
  “不!”杨广活像一个跟大人撒娇的小孩一样,两手反倒抱得更紧了,“我喜欢世民,就喜欢世民的一切——香喷喷的世民我喜欢,臭烘烘的世民我也喜欢!”
  
  李世民只能是气得两眼翻白,无言以对了。
  
  却听得皇帝道:“喂,你快给我念奏章啊。你不是说过一定要我在今天之内把这些奏章都批完的吗?你再这样拖拖拉拉的,我们今晚都回不了承香殿去睡觉了,难道真要在这立政殿里熬通宵?”
  
  李世民这才想起眼下的“正事”,只好不再跟皇帝纠缠下去,由得他拿自己大腿当枕头,拿自己的腰部当抱枕,强忍着腰间传来一阵阵的酸软酥麻之意,拿起案面上的一份奏章,开始念了起来。
  
  后记:
  
  1、话说杨表叔其实真的是一个很有情趣的爱人~~跟他一起谈恋爱永远都不会觉得沉闷~~当然前提是他嫉妒成狂的时候除外~~爆!
  
  2、昨天银子人品大爆发,写了挺长的一个评论,看起来是感触颇深哦~~今期的“读者评论精选”的头条当然就是她的啦~~
  
  银子:其实汉朝真是个好朝代~~几乎每位君王都是GAY:汉文帝和邓通、汉武帝和韩嫣、汉武帝和李延年,最为出名的就是汉成帝和张放、汉哀帝和董贤。这几位小受在当时称之为“佞幸”也不为过。不禁要叹一句,何苦如此,在古代同性之恋是不被接受的,除了君王之外,又有哪几个能善始善终的度过一生呢?瓦想说,生得一副好相貌不是你的错,错就错在你遇见了皇帝,还喜欢上了,最终落得个“以色侍君”的骂名也是自找的,如若一开始就拒绝就不会死的那么惨了。【其实自己找死有个好地方,就素想怎么死看你自己的】可在权利和金钱面前有几个人能不低头呢?唉~~其实生在古代苦啊,穿越什么的只是幻想,一切都要靠自己拼搏来,在现代也是如此。想想在学习生涯里不也是和在宫中一样吗?一个个明里暗里争锋相对,道一句:活着,苦!!
  哇咔咔咔今天人品爆发~~写这么多,自己写小说都没见得一口气写这么多的
  
  迪迪:爆~~银子你今天真的是爆发鸟~~偶倒觉得银子你对那些皇帝的男宠未免苛求了一些~~一来有些真的也是爱那个皇帝滴~~(例如张放吧~~)二来既然是皇帝爱你,你就算不想爱他也很摆脱得了吧?就如这小说里的世民宝宝一开头,不是很讨厌杨表叔的吗?但他能抗拒得了吗?然后人心肉造,堂堂一个皇帝那样纡尊降贵的爱你,你很难不感动,很难不动心的吧?
  看来银子真是有感而发哦~~如果真的从一开始就一死了之,自然什么事都没有了~~但人的天性不到绝望的时候怎么会想着要自杀?真的到最后“千古艰难唯一死”,那也不过同样是一死而已嘛~~何不先在那大难临头之前先好好享受一番?
  
  银子:可是在他们享受的时候也会背负着骂名,这会让他们寝食难安,其实会更痛苦
  
  迪迪:但再怎么痛苦,也不至于自寻短见吧?一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啊~~
  
  小狂:爱得太深,爱到伤心,我一直都不明白怎么由爱生恨,或许就是这样的吧,爱之烈焰烧得太旺却撩灼了所爱的人……
  按理说,这章是个甜文……但是以我把喜剧看成悲剧的特异功能来看,这却正揭示了他们的爱情从头至尾就是出悲剧,不会有好结果的……
  
  迪迪:爆~~小狂你果然牛~~在这章甜文里也看出悲剧来~~8过你说得对了,世民宝宝与杨表叔之间即使后来没闹翻,迟早也不过是董贤与汉哀帝那样的下场而已~~悲剧的结局早就注定了,不同的只是选择怎样不同形式的悲剧而已~~
  其实小狂你有感受到世民对杨表叔的爱之伟大吗?他爱皇帝,他就不要把皇帝爱成背负千古骂名的汉哀帝~~这比杨表叔那种不管其他人、甚至是不管自己的身后之名的任性,可是理性得多的爱~~虽然爱是一种感性的感觉,但真的为所爱之人好,就是需要理性去引导滴~~
  
  慧慧:深深赞同迪迪对宝宝理性的爱的评价!最高境界的爱是使双方成为最好的自己,即意味着完善自我,甚至成就自我!一见钟情,爱上对方可能没有多少理性可言,但继续爱的关系一定涉及理性,没有理性的爱难免悲剧。包括“最伟大”的父母之爱!共同成长才是爱的真谛!迪迪大人,我可不是只知道看虐身的BT呀,呵呵!
  
  迪迪:呵呵,好吧,偶其实当然知道慧慧是一个已婚人士的过来人,因此对爱情、婚姻的感悟是最深、也最理性滴~~所以真的是“爱过方知情重”啊~~你跟那些没有真正爱过的小MM读者们是更能明白世民的爱之伟大滴~~
  
  慧慧:“总是顾忌着别人对你的想法,总是竭力要成为别人想你成为的人。而我呢,我再都不会顾忌别人怎么想我,我只想成为我自己!”——这个说对了,符合历史上两人的性格!
  “这,就是为什么你是小子、而我是天子的缘故了!这,也是为什么在床上的时候你在我身下、我在你身上的缘故了!”。——这个可说错了,世民不但成了天子,而且成了千古明君!
  我一听迪迪对下周的剧透可是两眼放光啊!
  
  迪迪:就是啊,那完全就是他们二人的性格写照嘛~~
  杨表叔说这番话时自然完全想不到后来的历史发展啦~~他还想着自己会是流芳千古的那一个呢~~
  慧慧你真的是个很爱看虐身的BT~~偶去旅游享受,你也在这里享受世民宝宝被虐身吧~~
  
  风轻云淡:宝宝果然是时刻都保持清醒呀,这样还能坚持住哟。不过偶们的肉肉就没了,迪迪尽让偶们闻肉香,一口汤都不给(吞口水中......)。
  表叔又有撒娇了:人家不要批了,人家要和你滚床单嘛。 可是宝宝不吃你那一套,嘿嘿,表叔你就馋吧。
  
  银子:小风童鞋要认亲迪迪的真面目【偷偷告诉你:其实迪迪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羞射
  
  迪迪:爆~~肉这东西就是不能随便给你们滴~~这也是偶虐人的手段之一哦~~
  爆,“滚床单”这句真是撞到偶的萌点上鸟~~
  
  晴儿:宝宝虽然不是董贤,杨表叔可是哀帝啊,这恐怕就是两个人真正地区别了…真会挑理由,怪不得史书上记载他嘴厉害,一般人说不过他
  
  迪迪:其实杨表叔不是哀帝~~哀帝是属于其实都不太想当皇帝、只想当个普通人,于是就真的做不了好皇帝那种~~而杨表叔是属于认定自己应该当皇帝,还应该是名留青史那种,结果玩大鸟~~
  
  晴儿:史书记载杨广曾经豪气万丈的要建立一番超过秦皇汉武的功业,结果把自己弄进去了。最后还要宝宝来替他完成~~~
  
  迪迪:爆~~世民宝宝是替他完成的吗?原来世民宝宝是这样“报恩”滴~~
  
  晴儿:哼哼...原来他还这样报恩啊......我说,直接抢了他的江山不算吗?
  
  迪迪:所以嘛,偶的“报恩”是加了引号滴~~完成了人家完成不了的事,另一面看是报恩,另一面看就
  是报仇哦~~


☆、杨广X李世民-182 代笔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又有一天两更啦~~魏忠将再次登场,敬请期待~~

  182 代笔
  
  杨广就这样枕着李世民的大腿,两手还抱着他的腰肢——这两处都是那么的柔韧而富有弹性,舒服得他笑不拢嘴。他合着困涩的双眼,耳中听着李世民朗朗的念出奏章上的内容。待李世民念完一份奏章,他潜心细思片刻,便爬起来提笔在奏章上作了批复,再躺下来,又枕上少年的大腿,抱着他的腰肢,听他继续念下一份奏章。
  
  如此批了几份,杨广又厌烦起老要这样一忽儿爬起,一忽儿躺下,抱着李世民的腰肢死活不肯再起来,道:“世民,你听我念批复的内容,然后就替我把批复写上去吧。”
  
  “这怎么行?这奏章应该是你这皇帝来批的嘛,怎么能我来写?而且我的笔迹和你的不同,门下省的官员看了会不会不认这个帐的呀?”
  
  “这奏章当然还是我批的,你只是听我口述做笔录嘛。笔迹什么的,你尽量能仿得有多像我的笔迹就仿吧,反正这奏章批完了还要加盖玺印的,有这玺印比笔迹对得上号还更重要呢。”
  
  李世民无奈,只得按着这任性的皇帝的意思,念完一份奏章之后,听他说批复的意见,尽量模仿着他的笔迹写好,然后交给一旁的陈福加盖玺印。
  
  这样又批了几份。接下来这一份奏章的内容很长,李世民好不容易终于念完,便静静的等待皇帝细细思量之后指示批复意见,却一直没听到皇帝开口说话,反倒渐渐的听到有微微的鼾身响起。他一低头,果然看见枕着他的大腿的皇帝双目紧闭,长眉舒展,竟是在不知不觉之间睡着了过去。
  
  他轻轻叫了几声:“陛下,陛下……”皇帝却一副全无知觉、睡得很熟的样子。看着他如此倦极而眠,李世民实在是不忍心把他叫醒,只得轻轻叹了口气,把那份奏章放到书案的另一边去。他拿起另一份奏章,不再念出来了——那是为了免得会吵醒已经睡着的皇帝——,飞快地看了一遍,发现他已念过类似的奏章,大概知道皇帝会如何处理。只是这时皇帝睡着了,即使估计他如果醒着会是那样指示自己批复,李世民还是不好完全没问过皇帝就擅作主张。他想了一下,把这份奏章也放到书案的另一边,但与刚才那份写得很长、批复起来也应该要比较复杂的奏章分开摆放。
  
  就这样,李世民埋头看奏章,看完后便根据他自己的理解,把他觉得前有成例、自己也知道如何批复的简单奏章放成一叠,另外一些内容复杂、需要皇帝好好思索一番才能想出批复意见的奏章放成另一叠。
  
  他这样一口气地看下来,当他拿起最后一份奏章,归进那两叠之一时,忽听得外面已响起三更的鼓声。他揉了揉此时也变得困涩起来的眼睛,看看枕在自己大腿之上看起来睡得甚是香甜的皇帝,不敢挪动身子惊醒了他,只好保持着□一动不动,把看奏章时坐直的上身放下,躺在地面,闭上眼睛。
  
  他今天下午先在临湖殿那边与刘弘基比试剑术,作了那样激烈的运动,已是消耗了不少体力。接着又陪着皇帝在这立政殿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的批复奏章,最后皇帝都睡着了,他还继续代皇帝看奏章看到三更时分,精神上的消耗也不少。皇帝还这样枕着他的大腿睡觉,时间一长,不但是一双大腿感到又痛又累;后臀之处的尾龙骨既要支撑着他的上身坐直,又要承受皇帝的肩膀以上部位的重量,更是累得生出钻心也似的疼痛。于是,他这一躺下,合上眼睛还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已堕入了沉沉的睡梦之中。
  
  他迷迷糊糊的不知睡了多久,忽听到皇帝在耳边叫唤着:“世民,世民……”
  
  他猛一睁开眼,看见皇帝的脸庞贴近得几乎与他鼻尖相碰,不觉微微一惊:“陛……陛下?”
  
  “世民,你怎么就这样躺在地上睡着了?这多不舒服啊?”杨广观看着他一脸的困倦之色不觉自己也是一脸的痛惜之色。
  
  “陛下你不也是这样?”李世民定了定神,看清楚皇帝仍是坐在昨晚他枕着自己的大腿睡下的地方。
  
  “你昨晚要睡觉的时候怎么不叫醒我?就那样由得我枕着你的大腿睡着了,你那样的姿势多难受!”
  
  “呃……我看陛下睡得熟,昨晚又那么累了,不好叫醒陛下。”李世民想挪动一下两条大腿,却是又痛又累得一时之间都麻木僵硬、不听使唤了。
  
  杨广见他长眉蓦地一蹙,眉宇间流露出痛楚的神色,心中也掠过闪电般的痛楚之意,伸手给他揉按着两条大腿,带着半是责备半是怜惜的口气道:“以后你别再这样了。想睡觉的时候,甭管我睡着了没有,把我推醒就是,知道没有?”
  
  “呃……嗯……”李世民含混的应答了一句。这时他的神志更清醒了,看到皇帝旁边还有好些宫人团团的围着他,正在给他洗漱梳发。再看看窗外,天色微曦,看来快到五更的时分了。
  
  果然,听得杨广又道:“我等会儿就要去上早朝,世民你别走开,留在这里再好好睡一觉等我回来。”
  
  听到“早朝”二字,李世民一下子想起昨晚还没批完的奏章,瞟了一眼旁边的书案上被自己分成两叠的折子,连忙回头对皇帝说:“陛下,这些奏章还没批完呢。”
  
  “来不及了,推到今天下午再批吧。”
  
  “不,陛下,奏章我昨晚都已经替你看过一遍了,这一些……”他坐直腰身,把书案上其中一叠拿到身前,“……我觉得都有成例可循,大概知道该怎么批,就是不敢未经你同意就写上批复。不如这样,我现在马上简单说一下大致的内容,不是从头至尾一字一句的照念,这会快很多的。陛下说怎么批复,我就替你写了,好吗?”
  
  杨广见这少年还是那么热心的要“赶工”,心里暗暗的苦笑,却终是点了点头。
  
  于是李世民简洁地复述那些奏章的内容,然后问“是不是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批复便可?”听到皇帝说“对!”就依言提笔批复。如此这般,果然很快就把那一叠奏章都批完了——这时侍候皇帝的宫人甚至都还没给他梳理完头发。而且,李世民认为应如何批复,果然与皇帝的指示一模一样。杨广见状,索性道:“这类有成例可遁的奏章,不如世民以后都直接给我写了吧。”
  
  “这……这不好吧。我并不是皇帝,那样不经你同意就擅作主张……”
  
  杨广摆摆手,打断他那迟疑的话语,道:“这些奏章反正也不重要,最后要加盖玺印之前,我再翻看一遍就是。”
  
  李世民又把另一叠奏章也拿到身前,道:“这一些就比较复杂,得经过陛下好好思量才能批复。不过我也可以简要地把每一份奏章的大概内容告诉陛下,不必把那些骈四骊六的繁琐文字都念一遍,这样也能快很多。”
  
  于是他也是像刚才那样简明扼要地把每份奏章的内容概述出来,当然由于这些奏章的内容还是比较复杂,不可能真的一句话就说完,但只要所述之事不是全新发生的事情,皇帝对有关事情的前因都有了解的,听他三言两语也就能明白。这时尚食局的宫人奉上早膳,皇帝一边吃一边随口指示着李世民逐一批复。
  
  如此办事,果然效率奇高。杨广用过早膳,然后是宫人侍候他穿上华贵而隆重的朝服。待这些繁琐之事都做完之时,李世民也把余下的奏章尽数批完。陈福在旁边紧接着将批好的奏章都一一加盖了玺印。
  
  杨广见李世民写完最后一字,放下毛笔,喜滋滋地打量着眼前的“成果”,不禁也是心里乐开了花。他也不管身后还有宫人正在加紧给他整理袍服,大跨几步走到书案旁边,一手揽起李世民,往他额上亲了一口,道:“以后世民下午都要来这立政殿给我批奏章,有你这样帮忙,当真是事半功倍!”
  
  说着,他又回头吩咐陈福:“快着人侍候世民沐浴更衣——他昨晚都没洗过澡,身上臭死了!然后给他在这里铺上高床软榻,让他好好地再睡一觉。朕上完早朝回来这里之时,要看到一个干干净净、生龙活虎的世民!”
  
  后记:
  
  1、世民宝宝现在都还没做皇帝,就已经显示出他“勤政”的优良本质鸟~~真是天生做好皇帝的料啊~~爆!
  
  2、本期“读者评论精选”的头条是晴儿夺得滴~~~
  
  晴儿:这就是宝宝从政的开始了,表叔看来不是个会用人的伯乐啊,否则已经“垂拱而治”了,“何必劳神苦思,代百司之役哉?”
  
  迪迪:从政~~还远还远~~世民宝宝当真从政了,就会与杨表叔起严重的冲突鸟~~现在还是蜜月期~~
  杨表叔不是庸君他是聪明太过了昨天你说的汉哀帝之类的,倒有可能放手杨表叔才不会呢世民宝宝如今只是代他读读奏章写写批复做他的眼睛与手是可以的但要代替他思考决策,做他的头脑他就不能忍受了所以后面的虐点就是往这方面发展的但要一步一步慢慢来啦目前还是甜蜜的时刻
  
  晴儿:还有就是你那一动他就浑身软的描写…我总是想起《红楼梦》中贾琏找的那“多姑娘”…
  
  迪迪:5555~~晴儿你也太厉害鸟~~居然看出偶写世民宝宝身子发软是受《红楼梦》里的多姑娘启发滴
  偶觉得那个很萌,很诱人滴~~很诱受,很诱使主导者去攻占他
  
  晴儿:我一看这个就想到多姑娘的样子,那表叔就是多浑虫[/呲牙]
  你说他那样子像不像贾琏?就是跟多姑娘那个的样子…
  
  迪迪:爆 反正都是色鬼
  
  晴儿:看来迪迪你的红楼梦读的不差呢,还想得到多姑娘…你说杨表叔不是多浑虫是贾琏,我看分明是贾珍呢(他老婆也管不了他,跟萧皇后一样
  
  迪迪:爆~~偶的红楼梦当然读得不差~~话说红楼梦在那个时代可是H文来的哦~~真是时代变迁啊~~
  
  妮妮:又要显出老魏的重要性了,有些人虽然可恶可还真不能缺!再这样下去老魏的复出是必然的。
  
  迪迪:只是批奏章这事还不需要魏忠复出~~现在杨表叔有世民嘛~~哈哈~~
  
  妮妮:喜欢这种为了爱共同努力共同扶植的感觉。此刻的他们眼里只有彼此,都在为对方更好忙碌着。尤其是杨表叔就超出了极限!
  
  迪迪:如今杨表叔与世民宝宝之间确实是最甜蜜的时刻~~
  
  妮妮:杨表叔这些话看似调侃,确是深情款款的一片心意!为了世民杨表叔想做的不想做的,都在努力都坚持。有时候太在乎一个人真的让人找不到北……
  
  迪迪:哈哈,妮妮能从杨表叔这些调侃之言中看出他对世民宝宝的情深款款啊?
  是啊,那一句“我喜欢世民,就喜欢世民的一切,香喷喷的世民喜欢,臭烘烘的世民也喜欢”,这其实是出自真心的呢
  像杨表叔那样爱面子的人,还要是皇帝,也就是用这种调侃的语气,反而更能显出他的真心~~
  
  妮妮:对对各人有个人的风格,如果那天杨表叔可以像柴姐夫那样和世民正经八百的交流也许就是他们的缘份走到尽头的时候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