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攻作好辛苦 宁浅(一)

攻作好辛苦 宁浅(一)

想当弱受,偏偏又所有人都致力于把他培养成强攻。
从一个弱受进化成绝对的强攻……
先天受属性VS后天攻养成。
他的使命就是,在一个性格很渣的魔王的“鞭”策下,流血流泪的攻遍天下。
不要啊啊,帅哥美男往床上爬,竟然都要做他的身下人--我是被压的,不是压人的╮(╯﹏╰)╭
终于出现了要攻自己的人,苏千秋一脚踹飞过去,咬着手帕哀怨——
你咋不早些来捏?人家现在的人生观,已经被扭曲成了要做完美滴攻袅><
玄幻,魔法,斗气,神殿,学院。
和伙伴们无法无天,轻松自在每一天。。闯荡神魔大陆。。


  攻作好辛苦

  师蓝半裸着线条匀称优美的上半身,斜倚在镂空雕花的床栏上,米白色的丝被松散的搭至他的腰际,薄薄的质地下清晰的勾勒出交叠在一起的两条腿的轮廓,笔直而修长。

  蓝色长发柔顺慵懒的从白皙的侧脸垂下,几缕落到肩上,闲闲的摆出柔和的弧线,随着主人的动作细微的晃荡着。

  他左手撑在柔软的床上,右手捏着一张平展的羊皮纸,漂亮的字体带着几分故作成熟老练的味道跃然于纸上——

  “亲爱的师蓝:

  对于上次的事件,介于某种忧虑,我想知道,你是如何避过层层守卫直达中心的呢?那种方法是否绝密,是否复杂,会不会有更多的人掌握?这些都是本神子迫切需要知道的事情。

  希望你能给出一个准确的回答。

  另外,本神子要告知你一件事情,本神子已经认可了你这个朋友。

  既然是朋友,就应当互相分忧。你的事情若是不顺利,可以随时来信请本神子帮忙。如果可以的话,每隔一周就来信交代你与那位之间的进展,本神子也是不会反对的。

  最后,希望你进展一切顺利。

  一直关心着你的苏千秋”

  师蓝目光落在羊皮纸上,一动不动,但是却又好像看着另外空茫的地方,有些出神。

  “殿下。”一个沉稳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殿下有心事?”

  师蓝握紧了手中的信纸,把纸张揉捏成一团握在掌心,回眸温柔的笑:“哟,亚文统领,你醒了?”

  他身边是一个健康麦色肌肤,棱角硬朗的英俊男人,眼睛漆黑,目光平稳的像是一把用旧的军刀,朴实无华的外表之下是饱经沙场的凶腥寒气。

  “唔。”亚文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下身隐秘的位置传来火辣辣的撕裂般的疼痛,他皱眉看向师蓝,“殿下,昨晚你失控了。”

  “对不起。”师蓝小声道歉,白净的脸上有些泛红,语气真诚,“今天你告假算了。”

  “这点小伤不用。”亚文摇了摇头,直接掀开被子站到地上,伸手拿过下人已经为他准备好的衣物铠甲穿戴上,熟练而迅速的,几个呼吸间整理完毕,拿起佩剑挂在腰间扣上,“咔”的一声响。

  师蓝轻笑:“亚文统领的身材,怎么看都看不厌的呢,真漂亮。”

  “殿下不要开属下的玩笑。”亚文认真的道,“男人是不能用漂亮来形容的,殿下。”

  师蓝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好吧好吧,亚文你就不能再有情趣一点点么?”

  “殿下,我只听从你的命令。”亚文扶着腰间的剑站的笔直,语气平淡沉稳,“你让我陪你上床,这是命令。我是王宫的侍卫,不是殿下的那些**,请殿下不要误解了。”

  “你真是……”师蓝再次无奈,他总是拿这种油盐不进,不解风情的人没有办法。

  “今晚属下需要来吗?”

  师蓝瞥了一眼手中的羊皮纸,沉默半晌后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咬牙道:“今晚你不用来了。”

  “是。属下告退。”亚文抬手行了礼,目光扫过师蓝手上的羊皮纸,然后转身大步离开。

  ——昨晚,似乎是看过那信之后,殿下就变得焦躁起来。

  这个念头一闪即逝,亚文顺着走廊离开师蓝的寝宫,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大概又是风流成性的大殿下惹出的什么情债吧?不在职责范围内。

  师蓝踏着冰凉的地板走进寝宫的浴池,将信纸顺手放在了屋中的桌子上。

  自从上次从神殿回来之后,他一直没有什么行动。

  一是对师凉复杂的感情,二来也是没有自信完全压制住自己的弟弟师凉。

  师凉是在军中成长起来的男人,和自己一直呆在王城里勾心斗角不同,虽然很不甘心,但是还是必须承认,自己只有一个天生的禁魔领域特殊了些,但是师凉是武者,禁魔领域在他面前什么都不是。

  把身子扔进白汽氤氲的池子里,温热的水包裹着疲倦的肌肤,身子一下子慵懒起来,软绵绵的不想动弹。

  一直看不顺眼,抢了自己未婚妻的弟弟,居然是自己喜欢的人。

  只要一想起这件事来,师蓝就想拿块砖头撞死自己。怎么会这样子?明明是对手是敌人,有机会捅上一刀子就绝对会让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可是,偏偏在仇恨下掩藏的是喜欢。

  苏千秋谆谆善诱的话似乎一直在耳边清晰的回荡着。

  “你也是喜欢师凉的……”

  喜欢师凉……

  师蓝捂着额头闷闷的叹气,还好还好,幸亏那家伙也是喜欢自己的。不然的话,自己可就是哭都没地方去了。

  现在意识到两人互相喜欢着的事实的人,是自己。

  师蓝眯着眼琢磨着,师凉恨自己也一定是恨得想把自己扒皮拆骨,想让他清楚他自己的心意不是一般的困难。直接说肯定是不行的,换了自己也会认为有阴谋。

  那么,就用神子那小鬼说的,直接脱光了钻上他的床,我们来硬的?

  想到师凉那幅总是面无表情的死人脸在自己身下流露出各种迫切祈求迷离的表情……师蓝忽然觉得心头阴云一扫而空,痛快的让人想大笑出来。

  我果然是喜欢他的。

  师蓝点点头,要是讨厌的话,想到会做那么亲密的事,该恶心的才对吧?

  他小小的忽视了,世上其实有报复的快感这一说法。

  总之呢,师蓝在水下握紧了拳头,要努力认真的做,做到那家伙明白他自己的真实想法,明白他对我的喜欢为止。

  难得的两情相悦呢,本殿下从来没遇上感情这种东西,要是错过了岂不是一场人间悲剧?就算是老了也会后悔莫及吧……像苏千秋说的那样,辛酸的让人追悔落泪。

  下定了决心,师蓝从池子中“刷”的站起来,带起一连串晶莹剔透的水珠。

  要做些准备了。

  俊美的脸上重新挂上风流缱绻的微笑,墨蓝色的眸子一片温柔,让自己好好想想,出了上品秘药之外,上次暗夜血族妥芮朵族送来的燃香不知道库房还有没有?人鱼族皇室赠给的深海精油呢?

  做坏事呢,偷偷摸摸的,都要自己亲力亲为的行动着。师蓝在宫中东奔西走,兴致高扬,时不时瞅瞅天色——

  快点快点,天都要黑了。

  

  02【凉/蓝】第一封信之蠢蠢欲动

  

  夜幕当头罩下,笼住了伽罗帝国辽阔的大地,不泄露一丝一毫的光茫。

  伽罗首都白葩城一如既往的喧嚣繁华,灯影涌动,一条条街道宛若黑暗中流淌着的灯火的河流,蜿蜒曲折,交叉汇合,勾勒出一张无比巨大的明亮的网。

  但是皇城的高墙之后很安静。

  除了侍卫走动之际,铠甲与佩剑的清越碰撞之声,踩着地面沙石发出的有节奏的步伐声……一切,都在黑暗中安静的潜伏,连呼吸都微弱的像是要消失。

  月黑风高,我们风流俊美的储君师蓝殿下在行动着。

  “这禁魔领域真是好用的很呐。”师蓝几乎是大摇大摆的在师凉的寝宫里穿梭,一般自我满足的喃喃,“啊啊,要是本殿下不是皇子多好,这天赋做一个杀手或是盗贼什么的,一定能成为一代传奇的才对吧?”

  师凉的寝宫很大,不可能每一处都布置的有侍卫和暗哨。对于一直都在和师凉争斗的师蓝来说,下至师凉寝宫的布置构造侍卫轮班情况,上至师凉每天床单是什么颜色,他都是一清二楚。

  当然,反过来师凉对他的寝宫也一样的了如指掌。

  大家都心知肚明,秘而不宣。

  反正在寝宫暗杀这样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他跟师凉都不会蠢得去做。

  不过嘛,现在自己来这里算是方便了许多呢。师凉他大概也从来不会想到,自己这个哥哥会悄悄的趁夜拜访他吧?

  推开师凉卧室的门,师蓝灵活的溜进房间之中。

  幸亏自己的弟弟生人勿近的性子呢,他的卧室这片地方,完全没有派侍卫守着。嘛,他总是悠然自负,是觉得没有必要吗?师蓝恼火的皱眉,还是说他根本没有把自己这个对手放在眼里?

  切,又有点生气了。

  关上门,师蓝像是到了自家一样,很轻松的开始四处参观,师凉的卧室……这个死人脸的男人的卧室会是什么样子呢?

  师蓝第一眼瞥向了中央巨大宽阔无比的床,不由的扬起了眉毛,坏笑道:“果然是深蓝色的床单。我的暗线还真是尽职呢,情报正确,明天记得派人给他打赏。”

  唔,按苏千秋的意思,是直接上床,用最直白的方式让师凉明白自己对他的感受,和他对自己的感情是吧?

  师蓝眨眨眼睛,打了一个响指,这么说就很清楚了嘛。

  他飞快的拉开系着衣服的带子,得意的微笑,为了今天晚上的活动,他可是里面空空的来的呢。(→毫无羞耻心的某殿下)

  把身上唯一一件袍子脱下,扔进自己的空间袋里,师蓝轻盈一跃落在床上,光裸的肌肤接触到绵柔的床单,冰冰凉凉,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蹭蹭。

  真舒服呐。

  师蓝毫不客气的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身上,摆好了舒服的姿势开始等待。

  想到待会儿把死人脸压在身下时的情景,就觉得格外兴奋呐。师蓝眯着墨蓝色的眼睛笑,自己可从来没有像这样期待过夜间活动的呢,果然,自己对师凉的感觉和其他**完全不一样。果然,自己是喜欢着他的呢。

  呐,我亲爱的弟弟,哥哥我来给你告白了哦,所以你一定要明白哥哥的苦心,快点醒悟过来吧,你那么的喜欢着哥哥我……

  现在嘛,哥哥就先帮你暖暖床咯~

  “你说,我的哥哥今天一个人忙活了一整天?”师凉翘着腿翻看着手中的文件,随手批阅着,一边平淡的问道,“他都做了些什么?”

  “这个……”一身黑色紧身衣的女人半跪着低着头,有些犹疑。

  “直说无妨。”

  “大殿下今天去库房领了一些东西。”得到允许的女人流畅的报出一连串的名字,“暗夜血族的妥芮朵族赠送的蛇纹燃香,人鱼族赠送的深海精油,宫中秘药总计三十八种,矮人族打造禁魔手环一套……”

  女人额头上冒出黑线,这些东西……想也知道风流成性的大殿下是拿来做什么的。

  师凉安静的眨了下眼,碧蓝色的眸子闪过一丝不屑轻蔑,随即挥了挥手:“你退下。”

  “……殿下……”那女人犹豫了片刻,还是咬牙开口道,“凯瑟琳小姐邀请您在明晚共进晚餐。”

  “那女人?”手指在冰凉的扶手上滑过,师凉沉思片刻,点头道,“我回去。回复凯瑟琳时,把上次格里芬多上将送来的紫水晶玫瑰一同送去。”

  “是。”

  “没事了就退下吧。”

  “是,属下告退。”女人起身走出房间。

  自己的哥哥呐……

  师凉熄灭了灯,也离开了自己的书房。

  没有能力的男人,一天到晚只知道花天酒地,跟着一群虚浮的女人厮混,这样的人,怎么能担起伽罗帝国未来的大任?师凉面无表情的走出书房,厚重的门在身后悄然合上,平静的眸子充溢着冷然,师蓝,你想接手这个帝国,就看你有没有能力了。

  如果你有,就算是杀了我我也无所谓的。

  只要你能杀了我。

  只要你能做到。

  …………

  只要你做到了,你就是当之无愧的伽罗帝国未来的王。

  我没有异议。

  这是一场生存淘汰游戏,优胜劣汰,只有赢了的人才有资格拥有帝国。

  我们呢,慢慢玩。

  不要太弱了,让我失望。

  面色平静无波,巍然不动的目光赫然让人觉得危险的毛骨悚然,但是只是瞬间。

  师凉缓缓的朝着浴池方向走去,优雅而从容,一路上荡漾无数侍女的春心。

  ----------------------

  还以为这一章可以把第一封信的番外完结的说…果然还是需要再一章才行呐…一开始想让弟弟师凉当攻的呐…可是现在又觉得死人脸被攻更有味道一点点…所以纠结了…还是先让弟弟攻吧…后面想起来之后,哥哥再反攻好了…

  

  03【凉/蓝】第一封信之棋逢对手

  

  简单的披着一件黑色睡衣,师凉随意的擦着湿漉漉的蓝色长发,不疾不徐的走进卧室。

  谁在床上?

  冷然的目光在进门后的瞬间落到卧室中央的大床上,这个空间从来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气息,现在,多了一个人的味道。

  而且这个味道的人……自己本能的感到不喜欢。

  自己的地方已经腐败到什么样的人都能放进来了吗?那些托关系的王公大臣们,玩忽职守的侍卫们……

  知道这么做的下场么?

  “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想上我的床。”师凉一边走近一边冷冷道,“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去。你的家族在明天到宫殿来给我一个很好的解释,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怎么样?”师蓝听师凉的话就知道了,他把自己当做是为登高枝自动送上门的贵族小姐了,那些孔雀般的贵族小姐们,总是自信的认为自己能够夺得皇子的心,自己也常遇见这样不知好歹的女人呢。他从被窝里探出脑袋,努力让自己对面前的弟弟露出温柔的笑,但是话到嘴边就下意识的变成了往常一样的挑衅,“你经常遇见这种情况么?然后每次都这样粗鲁的把小姐们赶出去?哟,真是没有风度的男人呢,弟弟。就不怕贵族小姐们传言你不行什么的么?”

  “哥哥?”师凉挑了挑眉,无视师蓝的话语,七分厌恶和三分奇特的疑惑,“你怎么在这里?”

  师蓝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

  自己喜欢师凉……师凉也喜欢自己……

  来这里是为了——为了身体力行的让师凉认识到这个事实。

  “呃……这个……”师蓝眨巴眨巴眼睛,瞪着一脸漠然的师凉说不出话。

  这个,该怎么说呢?总不能直接说我们先睡一次,睡一次之后你会发现世界都不一样了这类的话吧?

  “刷——”

  在师蓝绞尽脑汁的想开场白的时候,盖在他身上的杯子被毫不客气的揭开,扔在了地上。

  “哎?”师蓝感觉身体一凉,低下头就看见自己白白净净的身体袒露在空气中,再抬头看看师凉一脸僵硬的表情,恶作剧的翘起了唇角,蜷缩起双腿摆出诱人的姿态,眉梢含情,压抑不住得意的笑,“喏,我来这里的原因,你了解了吧?”

  有这样的男人么?丝毫不知羞耻的模样——

  “你——”对于突如其来的状况,师凉根本没有一点的准备。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恨自己恨不得剥皮抽筋的哥哥师蓝会拿出这样出人意料之外的招数,而且是亲自上阵。

  不着片缕的躺在床上,摩挲着双腿,姿势**,很**人的轻佻目光……

  这算是,色诱?

  不少敌对势力也曾经派来了不少美人来做这种事情,想从自己身上挖出有价值的情报。

  司空见惯。

  可是师蓝……

  师凉默然,闭上眼睛——是自己幻觉了大概,最近似乎辛苦了一点呢——睁开——

  原来是真的。

  “哟,你怕了么?”难得见到师凉发怔的一面,心中像是出了口恶气般的爽快,师蓝心情舒畅的微笑,**的眨眨眼睛,“亲爱的弟弟,要不要和哥哥一起睡呢?”

  师凉眯起碧蓝色的眸子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猜不出呢,头一次看不透这个男人的想法。

  他到底想做什么?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对自己又有什么坏处?

  可能的原因结果太多,所以这个男人的意图打算对自己来说都分外模糊不清。

  不过——

  因为看不透,所以才有趣吧?

  对手要是没有别出心裁的一击,自己也会觉得无聊的吧?

  自己的哥哥,总算是长进了一点呢。

  “喂,你看到本殿下痴迷的呆了么?”师蓝看着半天没反应的师凉,心中有些忐忑,自己的姿势没出问题吧,看过那么多美人在自己床上的撩人姿态,自己再怎么笨拙也该学了有七成相似吧,这家伙出了刚开始的一点点僵硬之外,怎么就一直高深叵测的面无表情了?

  莫非,自己的姿势有瑕疵?还是身体哪里——不对的呢,自己来之前可是洗的干干净净,在镜子前面仔细检查过的说……(→殿下,您当这是卖猪肉的呢?)

  他底气不足的瞪着师凉,喂,死人脸,你好歹回个话给本殿下的啊。

  “我亲爱的哥哥不是跟皇家禁军统领亚文打的火热么?怎么有空来我这里搔首弄姿?”师凉面沉如水的回道,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光裸的男人,目光挑剔而打量,半晌之后才缓缓道,“果然是养尊处优的储君殿下,身体漂亮的很呢。”

  什么眼神这是?

  师蓝额头上青筋直跳:“少看不起人了,就直说吧,你上不上来?”

  “我没有看不起哥哥呢。”师凉平淡道,语气放的很缓,似乎在斟酌着什么,“既然哥哥盛情相邀,那我就不客气了。”

  就陪你把这出戏玩下去又何妨?难不成一心在美人身上的哥哥你还能翻出什么风浪来不成?

  师凉抱着顺势发展,看师蓝最后到底想耍什么花招的想法,气定神闲的坐上床,右手一抬就将身上半遮半掩的睡衣滑下,斜眸看着一脸复杂表情的师蓝:“既然是哥哥你提出的,那么哥哥你也该主动一些吧?”

  师蓝咬牙,掀起眼皮讥诮道:“自然是我主动。你这个万年禁欲的男人,大概连女人的手都没有摸到过的吧?”

  说到这里,师蓝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目光往下落到师凉的下半身,先暗自骂了声**长这么大做什么,然后挂起调侃无辜的笑容:“我说,弟弟这里还没有用过是吧?来让哥哥好心的帮帮你吧。”

  依照自己的情报,自己的弟弟可真的是守身如玉的男人呢。

  师蓝偷笑,这样子,师凉的前面后面的第一次都将落到自己手中——啊啊,想想就觉得血液沸腾呢。

  “喂,你的那个,站起来了。”师凉墨蓝色的眼带着平素的沉着冷静,微微往下瞥向师蓝不着片缕的下身,声音低沉的清晰指出。

  “哎?”师蓝尴尬的目光下移,无语的别过头,想象过于刺激了大概。

  “哥哥还真是主动呢。”师凉伸手抚上血脉喷张的小东西,碧蓝色的眸子波澜不兴,“我的用过没有不需要哥哥你挂心。倒是哥哥这里,再使用的话,弟弟我很担心会废掉呢。”

  “你——呃——”师蓝不爽的磨牙,但是才念出一个字,下身传来的刺激性酥痒就蔓延到了全身——该死的,这人怎么这么熟练——

  “哥哥的情报系统该好好打理一翻了哦。”师凉凑近师蓝的耳朵,轻声道,“有没有摸过女人的手,哥哥现在能想出答案了吧?我行不行之类的,待会儿,哥哥也能明白了吧?”

  他的手一直没有停过。

  师蓝咬着下唇,把声音闷在喉咙里,手脚有些无力,是哪个情报说师凉终年禁欲,不近美色的,啊?

  这样技巧熟练的手法,分明是个老手才对吧?

  杀了那个情报提供者,一定要杀了他。

  不过,师凉能这么主动,果然是喜欢这自己吧?

  他忍着发泄的冲动,抬眼朝着师凉露齿一笑,然后修长的手指灵活的握住了师凉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指尖灵活的跳起了舞蹈。

  “你到底要做什么?”师凉目光深沉的看着师蓝,这人玩真的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还以为,这只是一个短暂的交锋……但是看情况,自己风流的哥哥似乎真的要继续下去了,把色心动到了自己的头上来么,这个四处留情的男人?

  “都,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说这些干什么?”师蓝轻轻喘气,挑衅的眯着眼睛笑,“喂,你该不会是真的不行,哦~?”

  真是恶劣的男人啊。

  所以才那么遭人讨厌。

  “你点了蛇纹燃香吧?”师凉松开手,将垂在身前的长发撩到耳后,目光飘向一旁桌上青烟袅袅的燃香,“还有深海精油什么的,都拿出来吧。”

  “呃……”师蓝眨巴几下眼睛,乖乖的把东西拿出来,“你要继续了?”

  “是啊,继续。”师凉垂下眸子,“吸了不少的蛇纹燃香呢,这东西的催情效果,依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很不错。”

  “……是吗?”师蓝嗅了嗅空气,脸色有些难看,遭了,自己似乎吸入了不少呢——难怪身体变得意料外的敏感。

  情况不利了呢,先下手为强了。

  师蓝咬牙,翻身压住师凉,墨蓝色的眼睛中柔情脉脉:“那我们开始了,弟弟。”

  -----------

  今天第二更啦^_^…话说生病了码字时间反而多了起来…望天╮(╯▽╰)╭

  04【凉/蓝】第一封信之表白之后

  

  倾身,唇毫无缝隙的贴合在一起,舌尖扫过唇瓣,轻轻的探入了师凉微张的唇中,味道出乎意料的美好,干净清新而纯粹,像是师凉给人的感觉一样。

  不过,如果现在能把他的舌头咬下来的话——

  师蓝用手捏了捏自己的大腿,怎么能想偏了?现在该全身心投入才是。

  “唔……”师凉的口中溢出细微的**,师蓝睁开眼睛,对上碧蓝色的眸子,依旧淡漠而冷静,怎么也看不透。

  气馁的松开唇,师蓝沮丧的盯着师凉,这人完全没感觉的么?

  “为什么要这么做?”唇分开,师凉忽然问道,“这个吻,你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之前就一直以为我别有居心么?师蓝忿忿,自己难得鼓起勇气来表白的呢,之前还拜托亚文统领,让自己熟悉在床上抱武者的感觉——谁叫自己之前只对水灵灵的美少年和小姐们感兴趣的呢?

  “我喜欢你,所以要跟你做。”师蓝翻了个身,无所谓的在床上摊开身体,懒洋洋的道,“做完了之后,你也会发现你是喜欢我的。就是这样。”

  …………

  师凉默。

  “喂,你那什么眼神呐?”师蓝被师凉古怪的目光盯得毛骨悚然,色厉内荏的大声道:“我没中诅咒,脑子完全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虽然我也觉得我会喜欢你很不可思议,但是喜欢了就是喜欢了,想不通也没办法。”

  “总之,做过之后,你也会感到困惑的。”师蓝伸出一根手指头指指师凉又指指自己,一字一顿的道,“你会发现,你,也,喜,欢,我。”

  师凉默。

  “一句话就是,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师蓝不耐烦的一口气说完,“明天早上你起来后,你会发现自己的心意了。切,真麻烦,为了让你明白过来,我可是很花心力的呢。”

  师凉抿了抿唇:“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

  “不许用疑问的语气。”师蓝舒了口气,说出来的感觉好多了,“我喜欢你。做了之后,你会发现,你也喜欢我。明白吗?”

  “唔。”师凉模模糊糊的应了一声,其实还是不明白。

  这男人不知道,他看向自己的目光是多么的想把自己卡擦掉的么?

  喜欢?搞笑呢。

  不过,送上门来的食物,不要似乎也说不过去呢。

  平静的眼眸中属于野兽一般的机敏残忍一闪即逝,在军中成长起来的男人,没有谁会放弃嘴边的食物。

  “我真的,喜欢你哦。”师蓝墨蓝色的眼中温柔荡漾,溺死人的深情,定定的看着师凉,微微笑意。

  这眼睛……师凉怔了怔,自己的哥哥还真会用这双眼睛骗人呢。要不是自己早就清楚他没心没肺的性情,恐怕还会以为这是真的。

  不过,蛇纹燃香的效果的确很了得。

  被这样的眼睛看着,自己,也快到极限了。

  “那么,做吧。”师凉伸手搂过师蓝,极其自然的亲吻抚摸上去,碧蓝色的眸子深沉而平静,声音性感的低哑,“哥哥,这是为了回报你的喜欢……”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