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猎人同人]是谁扒了团长 烟云韶光

[猎人同人]是谁扒了团长 烟云韶光

时间: 2012-09-18 05:10:38

全文:
库洛洛·鲁西鲁因为在一处遗迹中受到了攻击而昏迷不醒。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回到了流星街,回到了自己十三岁那一年。
只不过,谁能给他解释一下,为什么他现在是赤·裸·裸的?!
萨非自诩为艺术家,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拍照。
——只不过他拍的都是果照,基本上他见过的美人都被他扒过。
所以在又扒了一个极品美人之后,某艺术家毫无危机意识的继续满世界乱走——直到那个黑发黑眼的极品美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并且对他展开了猛(feng)烈(kuang)的追(zhui)求(sha)……

本文又名——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相机》
《从团长手下逃走的几种方法》
《艺术家坎坷的一生》
《每天都在团长的手下艰难求生》
备注——
团长是攻,萨非是受
而且是**贱嘴欠揍抖M受
因为团长不太好写,所以此文隔日更,要想我日更就要看你们有多想了(点击收藏评论之类的咳咳)
本文最大的目标是不崩团长,有逻辑有情节


搜索关键字:主角:萨非,库洛洛 ┃ 配角:旅团众,四小强,西索等 ┃ 其它:团长攻,**嘴贱欠揍抖M受

第1章 遗迹的意外

乌索尔的坟墓,sss级遗迹,在十年前被猎人协会探明之后因为其中暗藏的危险,而被猎人协会列为世界十大禁区之一。

深夜的森林中,一座庞大的宫殿群静静的矗立在那里,入口处的大门完全敞开着,像是饥饿的饕餮大张着的嘴巴,令人看了便不由自主的战栗。j□j个穿着各式各样奇怪服装的人就站在这张饥饿的饕餮巨口前,神色中没有丝毫类似于恐惧的情绪,有的只有不耐与迫不及待。

“十大禁区之一……么?”这一群人中为首的是个穿着背部绣着金色逆十字的黑色大衣的大背头男人,男人看着眼前这个黑魆魆的洞口,眼神中充满了兴味,“就这么摆在这里这么多年,居然都没有人能够突破它,真是……很有意思。”

“团长,”他身后配着长长武士刀的邋遢男人把手伸到怀里挠了挠,终于忍不住开口提醒他,“你已经站在这里看了十分钟了。”

准确说,是男人从一个小时之前到了这里之后就一直在看着那个入口神游,不过没有人敢打扰就是了——直到男人刚才说话表示自己已经回过神了为止。

“你们已经不耐烦了么?”男人嘴角勾了勾,露出一个可以说是纯良的笑容,然后他大步向前,率先走了进去,“那现在就进去吧。”

为首的男人叫库洛洛·鲁西鲁,性别男,今年25岁。

这个世界的最高权力机关猎人协会对他的评价标注是——s级通缉犯,s级犯罪团伙幻影旅团的团长。出生于流星街,活着最大的乐趣就是“为非作歹”。

而跟在他身后的这一群人就是他的团员们,他的“蜘蛛腿”。

他活得太过肆意妄为,就算现在他们在的地方是世界十大禁区之一,他也走得像是晚饭后散步一样的随意而潇洒。

在漆黑一片的遗迹中,他半弯着腰研究了一分钟之后,然后运起念力,在拦住了他们的这扇门上顺着花纹慢慢的描画出了一个奇怪的纹路。

被他勾画出来的纹路闪亮起来,接着那扇门震颤了一下之后便带着轰隆隆的声音缓慢打开了,露出一条狭小的上下左右都隐藏着各种各样机括口的走廊。

库洛洛只看一眼里面就知道如果贸然踩进去会有什么后果,他后退半步,轻声道:“飞坦。”

穿着宽大袍子的矮小阴沉男人上前一步:“团长。”

“你去探路,”库洛洛的眼睛顺着那些机括痕迹在门内的那条小走廊上滑来滑去,目光扫到一个地方便说出自己的推测结果,“左手边那个雕成狮子头的装饰品应该是可以按下去的,再往前一步那个玫瑰花大概是需要旋转来关上,地面上从这里开始数第三个方框花纹里面的机括可以踩下去……”他零零碎碎的说了二十余处,然后做出总结式发言,“尽量关闭那些机括,如果不行的话就立刻回来,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飞坦消化吸收了十几秒钟,然后点点头:“是,团长。”

他向前走了一步,然后在机括完全开启前就已经化成一道残影在走廊里窜来窜去。

库洛洛和其他团员耐心的等待着飞坦的探路结果。

一分多钟之后,飞坦来回穿梭的身影忽然一顿,然后他飞快的窜了回来,按住肩膀汇报:“团长,里面大概有十六处机关,你猜对了其中十三个……剩下三种机括我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

库洛洛看着他捂住肩膀的手,询问:“负伤了么?”

“小伤,刚才被一个角度刁钻的机括刮伤了,没有毒。”

玛奇已经体贴的拿出念线,示意飞坦抬起手,她要为他缝合伤口。

飞坦顺从的抬起按着伤口的手,任由玛奇收拾他的伤口,什么也没有说——他们之间不用道谢。

库洛洛看着那条走廊,又发呆了一会儿,然后说:“我知道了,我先过去,你们跟着我,记得和我踩同样的地方落脚。”

没有人回声,玛奇缝合完毕咬断念线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玛奇把念线收起来:“好了。”

然后库洛洛就飞快的奔跑出去了,他的团员们跟在他的身后。

两个小时之后,库洛洛站在最后一道大门前——这里没有念力折叠空间的迹象,根据地图来看,这里就是他们这次旅行的终点了。

说实话,库洛洛和蜘蛛们都有点失望。这个遗迹虽然机关设计巧妙,有的地方还利用了人类的视觉错觉,但实际上这个遗迹的破解难度最多只有s级——猎人协会的遗迹猎人们还不至于这么废物,那他们是为什么要把这个遗迹的难度提升到这么高?

所以他在确认了这扇门上面没有念力痕迹、没有机括痕迹之后,就直接伸手去推这扇门了。

在他手掌碰触到那扇门的时候,一阵强大的吸力传来,库洛洛才知道这座遗迹最大的难关是在这里。

世界十大禁区之一,果然还是有点意思的——这是库洛洛最后的念头。

接着他就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他昏过去了多久,库洛洛在按着脑袋坐起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拿出了盗贼极意戒备,然后他就感受到了自己身体上的不对——他的身体没有之前敏锐了,念量也不够充足……哦,对了,睁开眼睛之后他还发现他是j□j着的,旁边放着的那一套叠得整整齐齐的西服貌似是他的衣服。

周围的风景也不是黑乎乎的遗迹内部,而是一座座垃圾堆叠而出的小山。阳光毫无遮拦的照耀下来,猛烈地似乎能够把一个人生生烤熟一样。各种各样的垃圾在阳光的照射下开始变质,有机质慢慢腐烂并且散发出一种奇怪的让人难以忍受的味道。

库洛洛难得的呆滞了一下,然后他抬起头来,环视四周,确认了一件事。

这熟悉到能够刻进骨子里的风景……

这里是他已经离开了五六年了的……流星街。

第2章 流星街

库洛洛没有发呆多一会儿,长年以来战斗养成的警惕心就强迫他回过神来,联想一下他失去意识之前的事情,他已经可以确认了自己会出现在这里是拜那个世界十大禁区之一“乌索尔的坟墓”所赐。

他习惯性的翻看了一下盗贼极意,然后发现了一件让他觉得更加有趣的事情——他的盗贼极意里面的内容变化很大,很多后期收藏的能力全都不见了,而原本一些早就因为原持有者死亡而彻底消失了的能力却又回来了。

那些消失了的能力并没有引起库洛洛任何心理波动,毕竟只要能力的原主死亡了能力就会消失,就算他这一本书的能力都瞬间不见了他也不会觉得意外。

但是那些重新出现的能力就让人很意外了,他没有把那些偷到手的能力还给任何人——他们中很多人到死都不知道是他动的手,即使他的盗贼极意后来已经声名在外了——那些能力消失的理由都是能力原主死亡,无一例外。

人死不能复生,满手鲜血的库洛洛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事实。

怎么会有这么个情况?明明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此时此刻只能想起一句话:if time back.

如果时间真的能够倒流,不可能也就能变成可能。

所以这才是乌索尔的坟墓成为sss级遗迹的理由么?所有与时间空间有关的遗迹至少都能评上两个s。

库洛洛一边思索着,一边把旁边那一套衣服穿上了——他不太清楚为什么自己被时空转换了之后就变得这样j□j裸了。

他穿着那身被刻意折得过为板正的西装——西装上还有深深地折痕,站在那里来来回回的翻着盗贼极意,把它们的作用以及限制从大脑的角落里挖了出来。

他翻了一会儿,忽然把盗贼极意收了起来,然后抬头看向那个刚从垃圾山上跳下来的身影。

“库洛洛。”一个穿着浅紫色运动服的短发女人落到他面前,“原来你在这里。”

库洛洛看着那个和流星街一样让他感到熟悉的人,开口道出来人身份:“玛奇。”

印象中,玛奇从出了流星街就没有再穿过短打和服以外的衣服,只有在流星街的时候才会有什么穿什么。不过玛奇会穿着这种闷热的运动装的时候,只有他们建团前后那一段时间。

玛奇“恩”了一声,然后看了一眼库洛洛衣服上板正的有些不太合理的折痕,眼中略带了点同情:“库洛洛你这是……遇上萨菲了吧?”

“萨非?那是谁?”库洛洛随口问,关注的重点却是全在玛奇对他的称呼上——自旅团成立,他的这些团员就没再叫过他的名字了,现在……旅团还没有成立。

玛奇眼神愈发同情:“那家伙……是一个**。”**是个好词,用正常言语无法形容的人都可以用这个词来形容。

大概是库洛洛人生中遭遇过的**实在是太多了,自家旅团里面就搜罗了一大堆非正常人,所以他一时之间还真的没办法对“一个**”这样的形容有什么具体的联想:“这个萨非做过什么事情么?”

玛奇有点惊讶,萨菲的大名可是整个流星街都有名的,能在**遍地走疯子多如狗的流星街号称**的萨非……她记得之前库洛洛还提醒过她和派克不要中招来着。

不过她的各种惊讶都没有表现在脸上,她组织了一下自己匮乏的语言,然后开始形容她印象中的萨菲:“一个非常强大的家伙,脖子上永远挂着一架相机,爱好是……拍别人的裸|照收藏。”

“裸|照……”库洛洛笑了笑,“听上去很有趣的一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库洛洛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这个萨非会和西索非常合得来。

玛奇耸耸肩,表示自己就只知道这么多了。

库洛洛虽然对那个可能是把自己给扒了拍了裸|照的萨非有点感兴趣,但是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现在重要的是搞清楚现在旅团的成员情况。

于是他看了玛奇一眼,然后微笑着说:“我们回去吧。”

两人一起走在回住处的路上,玛奇走在前面,库洛洛走在后面——一边思考一边行走。

玛奇早就对库洛洛这种行为习以为常,专心在前面带路顺便戒备,却听到后面的库洛洛忽然问道:“都有谁在‘家里’?”

“伊迪和派克应该是留守在‘家里’的,飞坦不爱出门应该也在,信长好像是相中了什么东西所以出门去弄了,富兰克林大概是去帮忙了。”

“哦,这样啊……”

伊迪、派克诺坦、飞坦、信长、富兰克林……再加上一个玛奇。

这是他最初成立的旅团成员组成,看来他是真的回到了1986年。

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这意味着他辛辛苦苦组建的旅团被打回了原点,他已经锻炼到一定程度的念需要从头再来,他那些辛苦收集的能力更是连影子都没有了……最关键的一点是,他们还要再度凭自己的力量离开流星街。

当年为了让已经具备了初步规模的旅团离开流星街,伊迪死掉了,同时死掉的还有两个刚刚招募进来的强者。飞坦和信长重伤,富兰克林两只手几乎全部废掉,他和玛奇伤得也不轻。

——倒是旅团中唯一一个不擅长武力的团员派克反而因为他们的重点关照而平平安安的活了下来。

他们目前的住处是一个破旧的二层小楼,在流星街算得上是个很不错的住处,当初火拼抢这个地方的时候,如果不是伊迪拼着被砍掉一只手把对方首领的脑袋砍了下来,估计最后他们得和对方打个两败俱伤。

库洛洛在门口愣了一小下,他一路走回来就回忆了一路,他已经离开流星街五六年了,他本来还以为他不会对这里有什么归属感,结果猛然一回来才发现原来自己对这里的感情还是挺深厚的。

伊迪是个有着乱蓬蓬的像是大蘑菇菌伞发型的青年,棕色的皮肤显得他很有精神。他见库洛洛进来之后抬起手打了个招呼:“哟~库洛洛,被玛奇抓回来了?”

派克对他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和他回来之前很不一样,派克现在还是一个梳着中长发穿着背带长筒连衣裙的小姑娘,见了谁都说不出什么话来,只有偶尔才能和玛奇聊上两句。

和派克伊迪打了个招呼,没有去打扰自己呆在房间里不知道研究什么的飞坦,库洛洛回到了位于二楼的他自己的房间。

他现在需要好好思考一下自己应该怎么做,是按照之前的套路继续经营旅团还是应该换个方法建立一个更为牢固的旅团运行模式……旅团之前的模式是很能体现流星街的生存原则的,但是对于一些特殊能力者——比如派克和库比这样——没有什么武力值的人就很不利了,久而久之,幻影旅团很有可能发展为只有暴力狂的疯狂无脑犯罪集团。

——他回来之前,旅团就已经有这个趋势了。

但是旅团的成员在战斗力方面的要求特别高,就连团里战斗力最差的库比都能轻而易举的解决掉那些普通的赏金猎人,猎人协会里有他们这个水准的基本上执照上面都是带星星的。普通人都被猎人协会搜罗去培养了,稍微出身黑暗一点的都被黑帮带回去了……所以旅团的团员十有八|九都是流星街出来的。

因为外界的人对流星街大多都有误解,认为这里是吃人的炼狱,这里的人都是蛮不讲理的战斗疯子,除了杀人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做,所以流星街人在外面的日子一般都不太好过。

流星街是大型垃圾场不错,这里也是一个被遗弃的地方不错,这里的人都是从垃圾中寻找活下去的力量更是没有问题。但是和他们外界人猜测的完全不同,这里并不是什么吃人的炼狱,流星街人并不都是杀人狂,除了那么个别几个爱好杀人的之外,大部分人都只会在和别人抢夺资源的时候才会战斗——毕竟战斗也是需要体力的,战斗之后万一负伤了也是需要药剂的。食物什么的还是小事,药剂什么的却只有那些有黑帮势力支持的组织才能拿到——那些随着垃圾船一起过来的药剂只要你不怕就这么死掉的话,当然也可以用。

这里,是他们生存的地方,也是他们渴望逃离的地方。

他们没办法不嫉妒外面的世界和外面的人,所以在外面的时候表现通常都不太和善,以至于流星街的名声也是越来越差。

库洛洛回想了一下,自己还真的有好几个成员都是在外面被追杀到走投无路的时候,迫不得已加入幻影旅团的——比如侠客、窝金还有剥落列夫。

剥落列夫和窝金这两个外形就很让人无法接受的家伙也就算了,就连侠客那个狐狸一样狡猾的家伙也被逼迫到了那个地步……

流星街啊……

第3章 欠抽的**

身为一个流星街人,他想为在外面的流星街人做些什么,但是他不可能成立一个超大型的团队接纳每一个走出流星街的人。或许他可以建立一个有如千耳会的中介组织,从中优先抽取自己需要的人……

好吧,这个他想得有点远了,现在要紧的是现在。

旅团现在已经具备正式成立的基础了,接下来他需要全方面的提升旅团的总体实力,到了合适的时候还可以招募几个高手过来当炮灰——他们还是要离开流星街的,到时候需要有人自我牺牲来保护旅团的整体。

“我打算成立一个组织,名叫幻影旅团,我是团长,而你们是我的团员。”

“旅团的人数不会很多,大约会保持在十二三个,每天都可能有人会加入进来或者死掉。个人的性命与旅团的存活无法比较,只要有人活下去,旅团就会继续存在下去。”

“在旅团中,我就像是头脑,而你们是我的四肢,原则上最大的行动前提是四肢忠实服从大脑的命令。记住,我的命令是最优先的,但是你们不必把我的性命放在第一位。我也是幻影旅团的一份子,比起个人来讲,旅团的存活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旅团不能够沦落到只有一群杀人狂而没有特殊能力者和智者的地步,我决定特别立出三个团员位置——这三个位置是专门向那些特殊能力者以及智者提供的,由我来审核。至于其他位置则是依靠个人武力来竞争,如果有人被杀了,就会由杀了他的那个人来顶替他的位置——就算是我被杀了也是一样。”

“你们,明白么?”

流星街特有的炽烈阳光下,穿着一身黑衣的黑发少年像是逢魔时刻从地狱中走出的恶魔,一字一句的向这个世界宣布自己即将毁灭什么的决定。

对面的一小片废墟上,六个少年男女或站或坐,面色严肃的看着他。

他们没有任何意见想要发表,他们跟随库洛洛的时间都不短了,早已学会了对库洛洛绝对服从——因为库洛洛总是用事实来证明他是对的,他总是能把己方的损失减少到最低。

“既然明白了,那从明天开始,我就要对你们进行特殊训练了,”库洛洛露出一个微笑来,“现在我宣布,幻影旅团成立后的第一个任务是——走出流星街。”

旅团的成立并没有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他们原先就对库洛洛唯命是从,可能唯一的不同就是他们对库洛洛的称呼从名字变成了“团长”——开始的时候只是调侃与自我提醒,后来则是习惯了。

库洛洛很满意他们没多长时间就适应了这种新的团队模式,便开始给他们进行比较模式化的训练,重点训练玛奇和派克。

玛奇的能力重点在与预先的念线陷阱布置,如果遇到了一对一遭遇战的话,她的念能力没有太大的发挥余地,近身战的强弱直接决定了她个人武力值的强弱。

派克则是自始至终就没有武力比较突出的时候,她因为能力特殊,所以枪法还算不错,但是近身战斗的话……对方只要稍微有点能耐,派克就只能乖乖束手就擒。况且派克算是特殊能力者的代表,如果将来三个特殊能力的团员都是只有能力而没有战斗力,那其它团员光站在他们身边保护他们就够了,别的什么都不用做了。

“团、团长……”派克忽然低声叫了一声,“你看是这样么?”

库洛洛看了看派克的缠的状态——很稳定,虽然有些太薄了,他点点头:“不错,派克,你做的很好。”

忽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声口哨声,声音特别欠揍:“哟~美人~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呢~”

——介绍一下这个**的分割线——

萨非自认为是个艺术家,摄影艺术家。

虽然别人称呼他的时候更多的是用“**”“流氓”“臭不要脸”之类的词汇,但是他坚持认为他是在用实际行为来找寻真正的艺术。

这一天,他又挂着自己宝贵的如同性命的相机在遍地是垃圾和废物的流星街散步顺便找寻灵感——垃圾是名词,废物是形容词。上次他相中的那个美人是11区大佬的新欢,他已经在11区转了三天了,可惜那个大佬把人藏得好好地,他连打听都打听不着。

哦,我的摄像机啊,你看让你能够发挥价值诠释何为艺术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他正在那里悲春伤秋,然后就被脚下本来被他无视了的一个废物绊了一脚。

我是杀了他呢还是杀了他呢还是杀了他呢?萨菲如此思考着,转过了身……

他在悄然无声的视|奸了地上躺着的那个家伙之后,决定不杀他了——他终于有地方实现自己的艺术了!

然后他一脸狂热+陶醉的把人家给扒了个干净,衣服工工整整的叠了起来堆在一边。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然后萨非捂着脸,一脸陶醉的离开了。

对了,忘了说,他的艺术就是裸|体照片拍摄,他执着于用最纯真无暇毫无修饰的人体本身来诠释“美”,从根本上拒绝了任何的修饰,无论是衣物还是饰品。

——回到团长大人视角的分割线——

“哟~美人~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呢~”

对于这个忽然冒出来的明显就是脑子有病的家伙,库洛洛理也没理,继续对派克说:“你的缠很稳定,虽然现在还有些单薄,但是已经完全的稳定了,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使用都困难了。”说起来派克的念能力真的很特殊,在测定了属于特质系之后,手枪几乎是立刻就出来了,等到缠初步形成之后,连能力都确定下来了。之后她就一直在研究自己的能力的使用,以至于连最为基础的缠都给忽略了。

派克倒是也知道自己的弱项,认真的点头:“恩,我会努力的。”

被忽略的那个人跳跳跳,从一堆垃圾上跳了过来,落在库洛洛身边,上下打量他,最后还用手框了个框架特别认真地说:“少年我看你特别上镜头,你要不要为了艺术献身,帮我拍一组照片。”

库洛洛转过头来,黑色的眼睛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对方脖子上挂着的黑色相机,然后他才有心思打量这人的长相——金棕色的中长直发散乱的披着,配上一双棕黑色的眼睛和蜜色的皮肤只会让人联想到野性十足的雄狮。

又看了一眼他胸前挂着的相机,库洛洛微笑着问:“你就是萨非?”

萨非一笑消除两排大白牙来,语调非常非常的欠揍:“是啊,美人,你认识我?”

库洛洛继续问:“爱好拍人裸|照?”

萨非用一只手捂住脸,笑得特别贱:“我这是为了艺术~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啦~~~”

库洛洛没有再问第三个问题,直接亮出了盗贼极意,翻开。

——数个冰锥有萨非脖子那么粗的冰锥瞬间就照着萨非的脑袋砸了下来。

萨非惨嚎一声,迅速躲开:“美人你好凶残!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表情极其之哀怨。

“是你的话,那就没错了。”库洛洛继续砸着冰锥,脸上带着和善的微笑,“不要问我为什么。”

萨非看他这样,心里一下子就有数了,一边啪啪啪来回躲着冰锥一边开始贱嘴巴:“我知道了,原来美人你已经帮我拍过照片了啊?那真是太好了~既然我能看中你两次,这就说明了你长得非常美而且是非常具有你个人特色的美,你能不能先把你这本奇怪的书收一收,然后和我平心静气的谈一谈,顺便给我当一段时间的模特呢?”

库洛洛的书翻了一页,然后从萨非脑袋顶上落下来的就不是冰锥了。

萨非挨了一鞭子才反应过来这个黑发黑眼的小美人已经把武器换成鞭子了——而且还纡尊降贵的亲自抽他,萨菲一边被抽得鞭鞭吐血一边自我陶醉:“美人你真是太……太美了!你就连抽人都这么有魅力!不行了,你不能再抽了,你再抽下去我就要爱上你了!”

据派克多年后回忆,她就算过了多少年都没见过团长笑得那么瘆人的模样,更没见过萨非这样贱的人——都被抽得噗噗噗吐血了还在嘴贱!她每次想想都想要一枪崩了这家伙……

派克之前都只是听人说萨非这家伙多贱多**,因为没有人和她具体的形容过,所以她也不知道这家伙究竟人神共愤到了什么地步。

现在她看着库洛洛阴森森的笑脸,明白了。

后来西索那个家伙不择手段纠缠库洛洛求决斗的时候,整个旅团都淡定到不行的看着西索荡漾着求决斗萨非荡漾着求拍照结果俩人全被库洛洛一翻书掀出了旅团基地的奇葩场景——没办法,西索和萨菲这两个人都已经贱出了风格贱出了个性……他们早就已经学会了淡定。

第4章 逃命吧**

萨菲有点小郁闷,他不过是想要美人帮忙拍几张照片而已,美人居然对他如此绝情。得亏他念力充足本事高强,这要是换个人来,不早就被美人抽死了?

他越想越伤心,最后忍不住嘤嘤嘤嘤的哭了出来,哭泣着跑走了:“嘤嘤嘤嘤……美人你尊是个坏人……嘤嘤嘤嘤……美人旁边的小美人也不说救救我……”

——请大家自行想象一下,一只欠揍的雄狮忽然形象全无的嘤嘤嘤嘤跑走的场景。

库洛洛长鞭子一卷,却卷了个空。

他愣了一下,只这么一瞬间萨非就已经飞快的消失在了一座垃圾山后面,他跳过去也没有看见那个欠揍的家伙。

派克一点点挪过来,小心翼翼的问:“团长,这个家伙……该怎么办?”

自己现在念力水平没有原来的三分之一,身体素质也没有以前好,旅团成员第一次练习围猎也不应该用这么高难度的人,他们现在水平也还没有提上来……库洛洛一连拿出快有十个理由来才压制住自己不管不顾的把派克扔在这里追踪过去杀了那个家伙的冲动。他之前就算是在面对西索那家伙的时候都没这么沉不住气过,西索那家伙最多是让人想要把他杀了清静,这个萨非却是让人想要将他碎尸万段。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