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带着空间上大学 七夜忘情(上)

带着空间上大学 七夜忘情(上)

时间: 2015-04-12 22:13:20

米乐考上了大学,独自一个人来到首都。
在首都米乐继承了外公的财产,拥有了一个大宅子,而父母与京城里某些人的恩怨也更加神秘。不过这些米乐都不在意,我的地盘我做主,我的空间我做主,米乐忙忙碌碌中上了大学。
第一次遇见他,米乐狼狈不堪。
第二次见面长了两斤肉。
第三次——第N次——丫的,先洗手在吃饭。
之后米乐拥有了一个强大的情敌——工作。


1

1、米乐童鞋要进京了 ...


  “乐乐,行李都准备好了吗?再检查一下。等会吃完饭你睡一会,时间到了我叫你。”母亲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米乐将充好电的手机放到随身的包里,“嗯,都装好了。”
  坐在沙发上的父亲推推眼镜“行了,这一晚上我都听你说八遍了,乐乐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办过丢三落四的事。”
  “哎,我说米志国,我关心我儿子怎么了,不就耽误你看电视了吗?电视那么大声还听不见?新闻新闻,成天新闻,也没见你看出什么来。”母亲挥舞一下铲子,从厨房歪了身子狠狠瞪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父亲。
  米乐从屋子里出来,米志国用手指指厨房悄声说“你看又来了。”
  米乐笑了笑,“呵呵,我妈就这样。您这么多年还不了解?恐怕那天我妈不唠叨,你就该不习惯了。”虽说父母每天都吵吵闹闹但是感情特别的好。
  米志国摘掉眼镜看了看坐在他身边的儿子,“乐乐,在过几个小时你就坐车走了,明天这个时候你就在燕京了,出门在外肯定不如家里,从小到大你也没离开过家,说实话我和你妈妈都挺不放心,不过你也十八岁了,是个成人了,本身挺有主见,从小没让我和你妈操过心,你到学校要和同学好好相处,寝室的关系要搞好,为人处世要宽容,家里不用你惦记,我和你妈身体都挺好,工作也挺顺心,你就好好的上你的学就行了。”
  米乐低着头,“嗯,我知道了爸,你和我妈你们也别惦记我,在学校里也不会有什么事。”
  米志国想想也是自己这儿子从小就随遇而安,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能适应的很好。看起来挺安静的一个孩子,却很有主见。记得米乐中考毕业那一年,米乐到乡下亲戚家里玩,因为不熟悉环境,米乐掉到山里等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了,结果,米乐自己在山里生存的挺好,不但找到一处山洞做为栖身之地,还用山藤给自己编了一张吊床,生活的有滋有味。当时他赶到山洞的时候看见米乐正在晒蘑菇,大家那么的担心这小子却过上了日子。
  看看儿子米志国有些欣慰,拍了拍米乐的肩膀,“行了,这些你自己注意一些就好。嗯,我和你妈就不送你到学校了,有些事挺麻烦的,去的话就要见一些人,你妈她— 哎,算了不提了。
  秦律师会到火车站接你,你外公去世那年你还小,他就你妈妈这一个女儿,本想着遗产都留给你妈,不过我和你妈也不想回去了。当年办手续的时候写的都是你的名字,只不过因为你年龄不够一直是我和你妈监管的,你正好考上燕京的大学,我跟秦律师说了,这次就办完了,我和你妈妈也了去一桩心事,别的不说,你外公的几处房产留着,你在燕京也有个落脚的地方。怎么处理就看你自己的了,不过老宅不能卖,怎么说那也是你外公费尽苦心才保存下来的,那里有你外公的心血,经过动乱年代还保持的那样完好不容易呀。”
  米乐听着点了点头,听出父亲口里的感叹,心里明了父母年轻时在燕京一定有许多往事,不过看父母闭口不提的架势恐怕也是伤心事。
  “还说我唠叨,你说起来也没完。去洗手吃饭。”母亲杨晓婉端着菜出来。
  晚饭的时候,杨晓婉一个劲的给米乐夹菜,米志国也喝上了小酒,米乐低头猛吃,间杂着夫妻两人不时的拌嘴,离别前的夜晚,米家显的格外温馨。
  
  米乐站在车窗前对着窗外的父母摆着手,窗外母亲,用手比划着,告诫儿子放好行李,父亲含笑站在母亲的身旁,看着父母不舍的眼神,米乐眼睛有些湿润。
  列车开动了,趴在窗子上,路灯下父母的身影一点点的变小,慢慢的黑夜吞噬了站台的灯光。
  米乐坐的是软卧车厢,到燕京需要十五个小时,父亲心疼儿子,买票的时候直接买了软卧。将行李厢放到行李架上,米乐坐到自己的床位,是下铺,很干净,让稍有洁癖的米乐有些满意,车厢里四个人,刚才进来一个女生,放下行李又出去了,另外两张铺位还没有人,恐怕下几站才会上。
  坐了一会,列车员来换过票,米乐去了趟卫生间,估摸着时间,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父母刚进屋,报了平安。躺在卧铺上,米乐有些睡不着,不像刚出家孩子那样兴奋,也没有旅途未知的迷茫,米乐只是下午睡多了。
  下一站快到站的时候,同室的女生回来了。昏暗的灯光下,女生的眼睛红红的有些肿。恐怕也是新生。两个人没有打招呼,沉浸在自我悲伤中的女生恐怕都没有注意米乐。米乐也不会自讨没趣的搭讪。当然米乐从来也不是一个善于与女生交流的男生。他性格当中带着一丝腼腆,而这丝腼腆在面对女生的时候会展露无疑。
  将毛毯往上拉拉盖住肩膀,不管多么干净,米乐还是无法不嫌弃的盖上火车上提供的被子,好在母亲了解儿子的怪癖,从家里拿来薄毯,八月底的夜晚已经有些凉意,米乐听着女生小声的抽噎声,睡眠离得更加远了些。
  


2

2、米乐童鞋的空间 ...


  将毛毯往上拉拉盖住肩膀,不管多么干净,米乐还是无法不嫌弃的盖上火车上提供的被子,好在母亲了解儿子的怪癖,从家里拿来薄毯,八月底的夜晚已经有些凉意,米乐听着女生小声的抽噎声,睡眠离得更加远了些。
  闭上眼睛,精神突然来到另一个空间。连绵的大地,远处的高山,参天的大树,成片的花海,幽深的湖泊,涓涓流过的河流,一片片整齐的稻田,还有扭曲的竹楼。
  米乐歪了歪嘴,这竹楼虽说怎么看怎么碍眼,但是这也是自己一点点盖起来的,足足用了一年的时间。摇摇头飘到竹楼前,院前的西红柿大多已经成熟,黄瓜也长的大小适中,正好摘下来一些做酸黄瓜。
  筐子从阁楼上飞下,熟透了的西红柿一个个排着队的摆在筐里。挑选一些黄瓜也飘到瓦罐里,做完这一切米乐挥手擦了一下不存在的汗,果真还是喜欢自己动手。
  西红柿放进竹楼,里面的蔬菜已经多的吃不了,好在不怕坏掉。
  从地里摘了新鲜鲜嫩的茴香,把黄瓜洗净放到瓷坛中再放入茴香,大蒜,辣根,干辣椒,胡椒粉,香叶。倒入盐水,盖上坛盖,找来几片大叶子裹住,用水潭边的泥土封上,十几天就能吃了。过年的时候和同学去吃西餐,别的东西没什么印象,倒是赠送的小菜让他记忆如新,其中最喜欢的就是俄式酸黄瓜,后来特意的找来学的。
  三年前中考过后,米乐来到乡下姑婆家游玩,姑婆家住在乡下的古镇里,镇里粉墙黛瓦古意盎然,让从小生活在城市里的米乐沉浸其中。在游玩一段时间后姑婆家的哥哥带着他去仙寓山游玩,仙寓山是黄山的西脉,有神仙寓所之称,这里的生态环境保持完好,植被种类众多,米乐沉迷与大自然绚丽多姿,群峰逶迤,峡谷幽深,仙雾缭绕,还有那流泉瀑布。正是因为太美丽,在回去的途中,米乐因为追逐一只穿山甲,与哥哥走散,更是不小心掉到一处溶洞。
  米乐从溶洞上面滑落,石壁光滑无法攀爬,小心翼翼的从溶洞中走出,却是一处山谷,四周悬崖峭壁,怪石林立,谷中参天古树,花草遍地。经过一番寻找米乐并没有找到出路,庆幸的是这里没有什么野兽,想着哥哥一定能找到他,也就放下心来。
  在谷中游荡一天,米乐找到一处离地面两米的山洞,山洞里干爽洁净,想来每日阳光都能照射到这里,藤萝长的满山遍野都是,米乐找了一些编织成一张吊床,绑在山洞两侧的硬石上,米乐的手很巧,古镇中有手工作坊,用竹子或者藤条编织一些东西,筐或者篓,镇上的手工艺人很多,都是祖传的功底,每个孩子从小的时候就能就地取材的结网捕鱼,米乐学习不少编织手法。却没想这么快就有了用处。
  睡到半夜,听见雷声,从吊床上下来探出洞口去看,夜光下的森林雾气缭绕,隐约看见一片亮光在森林中若隐若现。
  小心的向亮光走去,林中一湾水潭,潭中一株植物傲立其上墨绿的藤枝硕大的叶片,还有那洁白的莲花。米乐向前紧走几步想要看的清楚,却被一层气膜挡住了去路,莲花之上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但是也控制在一个小小的范围,气膜外的米乐完全不受影响,一丝雷电从云雾中透了出来,直直的打到莲花上,一下一下,每一次雷电都比上一次更强大,米乐虽然感觉不到雷电的威力,但是看着莲花枝叶都被劈坏并且一次比一次严重,他知道这雷电威力无穷,恐怕他一下也无法抵挡,但是这株莲花却傲然的一次次挺起身躯向那雷电迎去,恐怕这情景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米乐想到小说中的渡劫,当修炼到一定程度时就会渡劫以炼化躯体,这情景非常的像,只是这雷电并没有波及到其他。
  米乐没有数雷到底劈了多少下,不过停下的时候怎么也有七八十下吧,想到九九之数,恐怕劈了八十一下。雷电散去,莲花已经破烂不堪,米乐感觉一股香气扑面而来,面前的残枝一下子放大千倍,瞬间把他淹没,一片枝叶将米乐卷起高高的举起,米乐没有挣扎,也许是莲花渡劫让他震撼,或者它不屈精神让他折服,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米乐在心底对这株莲花产生一丝感情,他能感觉到这株植物不会伤害他,因为那枝叶动作非常柔和,甚至避过枝条上长长的尖刺。
  从高处向下看,整株植物占满了山谷,枝叶破损的地方在一点点愈合,花朵开放的更加圣洁。
  当整株植物完全长好,洁白的莲花花蕊中溢出一朵金光闪闪的莲花照亮了谷中的星空,莲花飘向米乐,围着他转了一圈,似乎很满意的颤颤,紧接着巨大的藤蔓莲花缩小,米乐也站在地上,藤蔓缠绕在他的身上,因为莫名的信任,米乐没有反抗。一滴液体从金莲上滴落,直达米乐的眉心,清凉的感觉袭上心头,接着剧痛传来,从头到脚,每一处细胞都在颤抖,让人恨不得死去。好在时间不长,剧痛过去,身体异常舒适。藤蔓莲花印上米乐的身体,在背部攀爬,莲花停在后腰丹田处。
  米乐将衣服解开,转过头看去,因为角度问题只能看见一些藤蔓如同纹身一样印在身上,看向面前的金莲,米乐有些疑惑,刚才那水滴是什么,为什么这莲花会附在他的身上,并且衣服都没有破损,这晚上发生的事情真是让人奇怪。
  金莲散发出一道金光照到米乐头上,顿时一副画面在他脑海展开。一颗种子从天外飞来,落在一个星球上,荒芜的景色让他无法判断是否是地球,没有任何动植物,种子落在地上发芽,长大,开花。这是一株奇怪的植物似莲非莲,它非常美丽,花似莲,叶如盘,茎似藤枝蔓茂盛,藤枝粗壮,每次开花九朵,九朵莲花随着时间的流逝从洁白到金黄,逐渐成熟。
  成熟后的莲花从枝蔓上脱落,飘向四方,落地化成水。随着时间飞逝,有莲花化成的水形成湖泊,河流,海洋,生命开始出现。最开始出现微生物,植物,最后是动物,莲花占据一片海洋,生命在这里开始。
  灾难突然降临,巨大的陨石落在星球,打破星球的宁静,很多物种灭绝,更多的陆地海洋消失,星球被分成几个板块,巨大的莲花也受到伤害,枝蔓断裂,花朵凋零,最后只剩下一支藤蔓落在海底存活。
  米乐突然明了,这莲花就是由那只藤蔓成长而成,如今他已经进化,躯体已不再需要,只是不忍它在这里枯萎死去,正好米乐在身边,将莲花附在他的身上,互相依存,为此金莲不惜浪费一滴原液为米乐改造身体。
  做完这一切,金莲不再留恋,盘旋而上,踏上新的里程。
  
  米乐傻傻的看着星空,这是个神奇的夜晚,他经历了最神奇的事情,一切都让他无法相信。
  一股股恶臭让他清醒,身上到处都是黑黑的粘腻的脏东西,那是从他身体里排出的毒素,脱下衣服跳进水潭,认真的搓洗,一遍遍,衣服上也脏了,好在背包里有备用衣服。
  一身清爽的米乐坐在石头上,认真的回想着晚上的奇景,没有镜子的他没有看到自己的变化,十五岁的他有一米七的身高,处于青春期的少年脸上总是长着小豆豆,细密的绒毛更是青涩的象征,然而经过净化后的米乐,皮肤白皙细腻,似乎没有毛孔,一双明亮的眼睛如同拨开云雾的星空,清澈似水,弯弯的眉毛,挺直的鼻梁,殷红的唇,漆黑的发,一个翩翩少年郎。
  混混沌沌的度过两天,米乐恢复过来,在谷中转悠两天还是没有找到出去的路,溶洞里黑漆漆看不见方向,家里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他,随遇而安的性格让他不去想未来怎么样,有时间到谷中寻找食物,树上有野果,地上有野菜,水中有鱼,还饿不到他。在谷中的第四天夜里,下起了小雨,早上起来,看见树下有很多蘑菇,美味的蘑菇烤起来很香,米乐摘了很多,放到大石头上晾晒,没等蘑菇晒干的时候,父亲和搜查队终于找到了他,这还要感谢手机的定位系统,否则米乐可能要在这里做野人了。
  转眼间三年过去,米乐已经是准大学生了,这三年米乐的变化很大,当年青涩的少年如今清俊淡雅,金莲赠给他的原液似乎一直改变着他,身体一直向着完美发展,修长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深邃如潭的眼眸,漆黑柔顺的头发,在成长过程中米乐的身体一直在向好的方面发展。
  而让米乐最欢喜的是,身体上寄生的莲花所带来的功能,回到家后米乐经常能梦见自己飞入莲花里,那里有一片天地。在两年前,米乐真正的进入莲花之中,那莲花里真的有一个空间,空间很大,看不见尽头,但是米乐只能在一定范围内活动,那里有山有水,森林树木,种类繁多,米乐尝试着在莲花空间里种上蔬菜,没想到蔬菜成熟期非常短,几乎是正常空间里的十分之一,而且味道绝美,营养丰富,就这样米乐一点点的经营着自己的莲花空间。
  一年以后米乐发现自己的精神能进入空间,并且在空间里凝结成一个精神体,在空间里做事,甚至可以排山倒海,只不过每一次过后精神消耗很大,最开始精神体只能维持一个小时,还是在不做事的情况下,每次使用过精神力他都会有所增长,现在已经可以维持五个小时,并且还可以做很多事情。
  米乐更喜欢自己做事,这样才能体会其中的乐趣。为了防止意外,米乐用DV拍下了自己进入莲花空间的情景,身体进入后,会在原地留下一朵莲花,精神进入只是像睡着了一样。得知这样的结果,米乐只有在安全无人的情况才会全身进入空间。
  随着精神体在莲花空间的时间越长,米乐发现他记忆力越来越好,对外界越来越敏感。尤其喜欢植物,手碰到植物就能感觉植物的状态,米乐在初中时学习成绩是前几名,中考时勉强考进重点高中,在学校里排名排到中后,但是随着精神力的增长,学习越来越容易,老师讲的课很容易就理解,并且在脑海中形成网络,每个知识点自然的串起来,背诵的东西更不用说,一年前已经达到过目不忘的程度,这让米乐高中三年过的无比自在,有更多的时间打理空间,学习课外的知识。他的悠闲让很多老师看不上眼,刁难了很长时间,以至于不爱出风头的米乐成为当年最引人注目的学生。
  


3

3、米乐童鞋遇见学生了 ...


  米乐醒来的时候已经早上七点了,在空间里做完酸黄瓜,米乐就在竹楼里睡了一会,无意中发现精神体在竹楼里休息,增长的会很快,而且会很精神,所以没什么意外米乐都会这么休息。
  睁开眼睛果真精神气爽,车厢里四个床位都住满了人,其他两个恐怕后上来的,看起来都是学生,米乐对面铺是个男生,正斜靠在那里玩着游戏,似乎感觉到米乐的注视,男生抬起头正好对上米乐的眼,黑漆漆亮晶晶的,清澈的仿佛一汪泉水,男生有些慌乱的点了点头,然后又低头看着手机,不过米乐从男生的耳朵上看到淡淡的红晕。
  米乐知道自己犯错了,这三年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这双眼睛,太引人瞩目,不过精神力增加后米乐能掩盖眼里的光芒,让眼神变得平静柔和,这样看起来他也只是一个俊美少年,看起来不会那么突出了。可惜因为刚睡醒,米乐有点忘了是在火车里了,忘了遮盖,只盼望那男生忘记才好。
  坐起身,车厢里有些闷,米乐打开门走了出去,下午三点才能到达燕京,车厢里无人走动,从空间中取出洗漱用品,想了一下又从空间里拿了些水。有了空间,米乐觉的非常的方便,有用的没用的东西都装到里面,随身携带,他上了火车就趁没人时把大多行礼放到空间里,外面只留下一个小的旅行箱和背包,里面还没有多少东西,只是装装样子罢了。
  回到车厢,对面那男生头靠里躺下了,米乐想着这小子不会是躲着我吧。这样正好省着还得小心不让他看见自己从空间里拿东西。从空间中拿出保温桶,里面是昨夜做的米粥,还有奶黄包,和一碟小菜,奶黄包放在粥的上面还热气腾腾,小菜是辣白菜和豆腐卷。米乐是一个喜欢享受的人,从有这个空间开始,他就尝试着在里面种上各种作物,空间里面的东西基本上不用他管,只要种下去就行,经过两年多的摸索,基本上吃的蔬菜米面米乐都种出来了。都非常美味。没事的时候米乐更是喜欢研究美食制作,为了父母能吃上好东西他也煞费苦心,每次抢着去买菜,并且走的时候还留下两百斤大米和白面。
  食物散发着香气飘散在空气中,对面铺位的男生转过身来,“一起来一点。”米勒笑着邀请。
  男生坐起身脸有些红“不—不用了。你怎么还带饭?”有些奇怪,哪有人出门带这么全的。肚子咕噜的叫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坐了几个小时火车看着热气腾腾的食物,也有些饿了。
  米乐看出他的心思,从背包里拿出一个不锈钢的碗,用勺子将粥盛出一半放到对面的桌上,“来吧,我也吃不了。因为吃不惯火车上的东西所以才带的。”
  男生看着米乐眼睛里没有早上那么耀眼的光芒,看起来异常柔和,让刚离开家的他有些温暖,不自觉的拿起勺子喝了一口,略微有些甜味的米粥细腻柔滑,入口即化。
  米乐看着男生有些狼吞虎咽的喝着粥,心里有些高兴,看着人这么喜欢吃自己做的东西还真是有成就感呢。
  吃过早饭两个人坐在床铺边上,“我叫米乐,你也是去燕京上学吗?”
  男生有些放开了“嗯,我叫张鑫池,燕京理工大学的,你是哪个学校的?”
  “我去华景医科大学。”米乐将毯子叠了起来,靠在上面。
  张鑫池有些羡慕“你可真厉害,华景今年录取分数线又提高了。录取分数线全国第一。”
  米乐笑了笑没有搭腔,如果不是精神力的提高,恐怕他现在也就能考上普通的大学,而以他的性格恐怕会选择离家近的学校吧。
  因为还有人在睡觉两个人没有再谈话,米乐拿出一本书慢慢看了起来。车厢里一时静悄悄的。
  
  “我听说,华景大学今年九月十号开学,你这不是早了半个多月。”中午吃过午饭四个年青人都醒了过来,那个女生叫谢皎外国语学院的,男生叫周志文,菁华大学的大二学生,年轻人总是有共同语言的,没过多久就认识了。
  “九月七号到十号报道,我要到燕京办点事,所以先去。”提前两个星期主要也是想提前看一下首都,而且确实有很多事情等着他。
  周志文点点头“那有地方住吗?没地方我们宿舍能腾出一张床位。”
  米乐笑笑“谢谢周哥了,已经安排好了。”
  周志文没再说什么,这刚认识的学弟,温温和和的让人很喜欢亲近,想要结识一下,不过来日方长吗,两个学校离得那么近总能碰到的。
  “周哥,听说新生军训挺狠的是吗?”张鑫池问道。
  “呵呵,这不好说,每个学校都不一样,去年我们去军区训练,回来都脱层皮,反正每年军训就去那几个地方,运气好的话还能学打枪。”
  “是吗?我们学校也不知道怎么样。”张鑫池有些向往。
  谢皎撇了撇嘴,“我希望军训的时候能松一点,教官不要太严厉。”
  周志文笑着说“你不用担心外国语学院女生多,应该不能太严,不过晒黑是一定的,你还是多准备点防晒霜吧。”
  米乐对大学生活充满期待。
  


4

4、米乐童鞋进入四合院了 ...


  火车下午三点到燕京,首都的车站果真很大,人流也多,到处都是人,四个人交换了电话号码后就分开了,他们三人学校都有车来接,米乐一个人站在出站口寻找。很快他看见一个牌子上写着他的名字,米乐快步走上前去,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站在那里。
  “您好,请问您是秦叔叔吗?我是米乐。”秦征转过头看见一个一米八左右略瘦的大男孩。
  将牌子放下,笑着伸出手去“你好我是秦征。本人跟照片里不怎么像啊。呵呵。”
  米乐伸手握了握,“秦叔叔好,真是麻烦您了,这么热的天还要您到车站跑一趟。”
  秦征笑着对米乐说“别跟我客气,我和杨老是忘年交,老朋友了,你爸妈也是这么多年了也不回来看看,也不怕我把杨老爷子的东西偷偷卖了。现在你来了我也能放下了。”这人性格挺好刚见面就开玩笑,还不让你感觉唐突,自然拉近关系。
  米乐笑了一下,“我爸妈才没心思管这些,要不是姥爷遗嘱上写的明白,恐怕我父母当时都想捐了,本来在燕京还有姥爷让我妈惦记着,自从姥爷去世后,她就更不想回来了。”
  秦征叹了一口气“是啊,这也是你妈的伤心地呀,行了不提了。这几天准备住哪?要不到我家去,家里有地方。”说话间就到了存车的地方,米乐没想到秦叔叔也了解当年的恩怨,也许是姥爷跟他提过吧,米乐没有追问下去,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现在母亲幸福就好。
  “外公那里能住吗?我想还是住在那里吧。”
  秦征将车发动起来“杨老那里虽然几年没有住人,但是一直有家政公司负责打扫。住人还是可以的。不过还要买些床上用品。”
  米乐松了口气,他实在是不想住宾馆,更不能去打扰秦征家。
  
  秦征边开车便给米乐介绍,“你外公住在老槐胡同,你小时来过一次是吧?”
  米乐点点头,“五岁时来过一次,不过只在院子里住了几天就回去了。外公去世时正赶上我得了一场大病 ,没能过来。”米乐有些遗憾,外公去世有十年了,他因为得了痄腮,没能见外公最后一面,成为他终身遗憾。虽然母亲不怎么回燕京,但是外公经常到家里来住,米乐和外公的感情很好。
  秦征岔开话题,“你外公在世,雇了一个人,叫林勇,是个退伍兵,身手不错,只是打仗的时候被人割了喉咙,虽然活了过来,不过嗓子有些障碍,基本上不怎么说话。这人不错,这些年一直靠着他看着房子才没什么事,屋子里的东西早就有人惦记了。早些年不少人打主意,都被林勇给收拾了,这两年倒是风平浪静的。他还有一个老婆是农村那边过来的,挺干净的一个人,你要是没什么意见的话,就让他们留下吧。有他在你住在这能安全点。”
  米乐听说过这个人,父母闲聊时听母亲说过,外公是识人的,当初林勇因为说话问题没有人用他,人看起来也挺凶的,没想到这人人品真不错。“我没什么意见,我还要多谢他呢,这么多年过来挺不容易的。”
  
  说话间车子开到老槐胡同,胡同里不能停车,秦征将车子停在外面,两人向胡同走去。青砖铺的地面,两侧都是四合院,两人走进去道口有几个老人在下象棋,这个时间正是老头老太出来买菜休闲的时候,能看见几个老人拿着菜篮子站在那里说着话,不是有人骑着自行车经过他们身边,米乐感觉到燕京的气息。
  七十二号这是家里的门牌号,在胡同的中间地段,这块非常清静,因为在中间地界,除了路过的人基本上没什么人来,从东边过来看见一排倒座房,杨老的四合院挺大的,东西长有六十多米,南北长不到一百米,这将近六千平的四合院在燕京也是少见的,更何况保存的如此完好,可见米乐的姥爷费了多少心血。
  漆红的大门占一开间的面积,檐枋下还有装有雀替和三幅云,后檐柱上装有倒挂楣子,门下两侧还有两个小的石狮子,小时听外公讲这门叫广亮门,这宅子最早住的是清朝一品大员,盖得房子很有讲究。后来清朝灭亡了,一品大员家里也败落了。宅子就被杨老太爷买了下来。
  从院门看出来,这房子保存的非常完好,上面的漆和彩画似乎刚画上去不久,大门口各处都很干净,秦征扣了两下铜把手。紧接着听见里面有狗的叫声,“这是林勇养的两只狗,特警觉。”
  一个身高不到一米八的黑脸男人将门打开,看见秦征点了点头随后目光看向米乐。
  米乐感觉那目光里平静危险,好像猎鹰看着平静,但是看见猎物就会雷霆般的出击。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米乐,杨老的外孙,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林勇,你叫他林叔吧。”
  “林叔好。”林勇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米乐看见他颈部一条丑陋的疤痕横在喉咙上,米乐移开目光心中却有些敬佩,这样的伤痕,得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活下来。
  林勇引着两人走进去,对着门就是照壁,上面是一个硕大的福字,四角还有花鸟鱼虫的图案。转身走过屏门,从西边屏门里的倒座房里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这是林婶,明慧,这就是杨老的外孙子米乐。”
  这林婶长相普通,但是看着就是个爽利的人,见到米乐满脸笑“刚下火车吧,饿不饿,我这边饭菜都准备好了。”看着性格和林叔完全不同。
  米乐对着林婶点头笑道,“那就谢谢林婶了,等会安顿下来就吃。”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