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红楼梦同人]宝玉奋斗记 我想吃肉(中)

[红楼梦同人]宝玉奋斗记 我想吃肉(中)

时间: 2012-09-18 11:14:48

54

54、黛玉南下秦氏新丧 ...


  贾母正房里的空气压抑得吓人。老祖宗不高兴了,谁敢在她面前笑闹呢?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林姑爷这回怕是不好了,你道是外孙女儿到城东的外祖母家里,然后听说自己的爹在城西的宅子里打了个喷嚏就提着个果篮回去看看?扬州离京城好有两千里地呢,你当家里养了飞机?显然,如果林如海不是病得沉重了是不会千里迢迢地把闺女叫到身边去的。
  
  贾母是人老成精,听到信儿就先拉下了脸,外孙女儿怕是要真成孤女了!林黛玉一向是个心思细腻的,父亲年老,平日通信也是说些故乡风特、处事之道,并不提及身体状况,现在忽然特特来信说是身体不好要接她回去看看,林黛玉的脸瞬间变白了。
  
  贾宝玉知道消息的时候是在当天晚上,从吴杰府上回到自己家里,夹着被批改过的文章与新的作业题目先回自己的房里放下,准备睡前温习一下。小丫头捧了热水来,袭人一面拧热手巾一面说:“今儿打扬州来人送信给林姑娘,老太太正叫林妹妹收拾包袱,回去看林姑老爷呢。”贾宝玉一顿,想的与贾母、林黛玉恰是同一件事情,木然地由着袭人给他擦了脸。
  
  晴雯道:“这会子又发的什么呆?赶紧洗了手去老太太正房里,有多少话问不得?”一语提醒了贾宝玉,连忙收拾整齐了去给贾母问安。贾母房里王夫人、邢夫人、并李纨、王熙凤等都在,反是迎春姐妹几个不见踪影。看到贾宝玉来了,贾母脸上才有了点笑影:“宝玉回来了?今儿累不累?”贾宝玉就势蹭上去,依旧盘踞着他十几年来的专用座位——贾母左手半个榻位,抱着贾母的胳膊道:“今儿老师还夸我的呢。”贾母反手捏了捏他的脸:“可不要辜负了老师教导。叹气也没用,凤哥儿,叫姑娘们都过来,摆饭罢。”
  
  等迎春姐妹从里间鱼贯而出的时候,贾宝玉才知道她们是到里面安慰黛玉去了。贾宝玉抬眼一看,只见林黛玉双目微红,然脸上却不见泪痕,贾母看了不免又心里一紧。一餐饭毕,迎春姐妹三个极有眼色地告退了,贾母嘱咐一句:“道上仔细些。”李纨就起身道:“我送妹妹们回去罢。”贾母道:“也好,你也不必再过来了,照看兰儿兄妹几个吧。”
  
  四人走后,贾母先问王熙凤:“你林妹妹南去跟的人都安排下了么?”王熙凤忙道:“都安排下了,除开姑老爷打发来送信的人,还有咱们家两房家人。”贾母又问林黛玉:“你的东西都收拾好了么?”林黛玉道:“正收拾着,明儿也就得了。”贾母就命林黛玉先回屋歇着,林黛玉应了进去。贾母又道:“你们也都散了罢,明早上叫琏儿过来,宝玉明日也过来。”
  
  次日一早,
54、黛玉南下秦氏新丧 ...


  贾母先把林黛玉打发去与迎春等道别说话,自己却与王夫人、王熙凤、贾琏、李纨、贾宝玉在商量事儿。众人皆知林如海这一回怕要不好,也都作了这个打算,偏偏没一个先说出来的。贾母先问:“琏儿近日可有要事没有?”贾琏道:“不过是日常交际,老祖宗有什么吩咐?”其实他早经王熙凤提醒,知道可能是要派他去南下一趟了。贾母默了一会儿,终于说了出来:“你们看林姑爷这回是个什么情形?只管与我说实话。”还是王夫人道:“媳妇想着,老太太还是……把外甥女再接回来的好,万一有个什么,出门子也是难。”贾宝玉心道,传说中林妹妹家可是很有钱的,这么一大笔嫁妆傍身,怎么着也不会过得差吧?婚事有什么不好呢?但是因为是母亲说的,他只能听着了。
  
  却听贾母道:“我的外孙女,自然不会亏着了她。宝玉,你是读书的,可知若是你姑父老去了,你林妹妹这样儿可要怎么办?”贾宝玉脑子转得飞快,顺跟道:“守孝三年……呃,按《户婚律》,在室女得家财三分之二……林妹妹也有个傍身的……只是,听说林家还有几房远亲,若给林姑爷过继个嗣子,林妹妹也算有个娘家好依靠……”贾母一面听一面点头,贾宝玉说完了,也不见她发话。王夫人见此情形,皱眉道:“老太太别怪我多嘴,外甥女还是要接过来得好,林家的人都是远亲,未必待外甥女真好。再说了,就算有着嫁妆,妹妹去得早,外甥女说亲的时候,这‘五不取’一条就够受的了……还是接到咱们家,左右叫人知道外甥女也不是无人管教的,才能嫁得好些。”
  
  贾宝玉脑袋“嗡”地一声,忽然反应过来了,“女有五不取:逆家子不取,乱家子不取,世有刑人不取,世有恶疾不取,丧妇长子不取。”如果你单独提问贾宝玉,他也能答出这几条来,因为这话是出自大戴礼记的,读书人都要背它一它。只是因为是商量林黛玉的事儿,贾宝玉的脑子只管往“林如海遗产疑案”上想了,没想到林如海答应把林黛玉交给贾母以及贾府接收林黛玉还有这么一个缘因。就算不是定下了这桩亲上加亲的婚事,林如海也无他人可托的,比起平日不走动的远亲,还是女儿的亲舅家比较亲近。
  
  林妹妹作为贾敏长女且是现存的唯一女儿,如今还没嫁人,想娶她的人家心里就先要掂量掂量没有亲娘管教的女孩儿是不是适合做媳妇。与此情况相同的还有史湘云,她还好一些,有叔叔婶婶一起住,倒不致有个“无人管教”的名头。反观林妹妹,姓林的本家都是远亲,故而贾母这才急巴巴地把外孙女给接过来,也是因着对故去女儿的怀念格外地担心外孙女儿没
54、黛玉南下秦氏新丧 ...


  人要或者嫁得掉身份。
  
  姑且不论王夫人是不是现在就把主意打到了林黛玉嫁妆的头上,至少在“五不取”上她这个舅母提醒得是很有道理的,贾宝玉有些羞愧,不敢看王夫人的眼睛了。最后贾母拍板:“贾琏送你林妹妹走一趟罢,有什么事你多支应着些!你姑父若是大好了,也还罢了,若是……把事务处置妥了再把你妹妹妥妥当当地带回来。”说着又落下泪来。贾琏一迭声地应了。
  
  贾宝玉无法,他还真不放心贾琏这个堂兄,然而贾母说得对,林黛玉也是贾琏的“林妹妹”,与贾宝玉一般远近的舅家表兄。不管谁看,贾琏都是个值得托付的人呢。贾宝玉想了想,回去把《户婚律》拣了关于继承法的挑着抄了一遍,想了想,又翻出《三言二拍》来,抄了篇短篇小说。抄完了又开始头疼,这不是暗示林如海把遗产交到自己家手上么?问题是“自己家”它不可靠啊!林妹妹复回京师,房子田产是搬不走的,大件家俱也是搬不走的,必要就地处理掉,折现。这里头的名堂就多了,这个时代的操作贾宝玉不清楚,但是内部价这个词贾宝玉是知道的。贾琏……想到他贾宝玉就胃疼!具体操作的人是他,说什么贪了林妹妹的钱,第一责任人就是他了。提醒林妹妹也是白搭的,因为具体操作人是贾琏,一座宅子本值五千,他作价四千卖了,报个三千,就有一千入了他的腰包。然而荣宁二府如今再也找不出一个比他更合适跑一趟的人,贾珠还在为来年的毕业考奋斗呢,贾宝玉自己要备考,其他再也没有能出远门的正经男主子了。
  
  贾宝玉只能苦着脸看着贾琏护送林妹妹南去了。
  
  幸而两个月后接了南边来信,道是林姑爷虽然病重,却还没到马上咽气的地步。贾宝玉暂时放了心,也有一点侥幸:或许是林妹妹回去了,林姑父心情一好,就不打算死了?他不记得林如海被判官笔点的啥时候挂掉,只觉得贾母等人开始猜得那样严重,这里却没有马上挂掉,应该会有转机。便放宽了心去温他的书了,不想没安静了多久,另一个却死了——贾瑞忽染了暴病,死在了冬天。贾宝玉少不得换上素服到代儒家里致祭一回。
  
  代儒夫妇几乎要哭死过去,他们先死了儿子,好不容易拉扯大了个孙子,却又青年早亡。荣国府自贾母往下自有帮衬,算是完了贾瑞后事,因到年节,府里也不再提这晦气事,专心备礼过年了。收到扬州林家着人送来的年礼,贾母把心往肚里略放了一放,贾政回来又说朝中并没有听到有关于林如海抱病的折子,合家都道是林如海这病虽是凶险却未必真有不妥。
  
  这一年依旧如旧年一般,无非是走动吃酒而已
54、黛玉南下秦氏新丧 ...


  ,贾宝玉因要备考,倒没把心思往这里头放,只推说要备考,除了往王子腾家里去了一回、又往吴杰、李守中那里跑了一回,其余的时候全推了,倒也没人说他不懂礼数,家中人还为他遮掩一二。
  
  这日因在年假之中贾宝玉早起无事,往王夫人房里去说话,正说到:“史大妹妹许久不来了,林妹妹如今家去了,倒不如接了史大妹妹来,也好开解开解老太太。”王夫人道:“这倒说得是了,回头我就与老太太说去。”说着又逗贾珠的闺女,教她说话,无奈这孩子还太小,只管吐着口水泡泡,由着王夫人对她叫了八百声的“太太”,她依旧笑得天真灿烂,间或“阿阿”两声。
  
  正热闹着呢,王熙凤急急跑了过来:“太太,东府里蓉哥儿媳妇没了! ”说话间已带了哭间,唬得王夫人手中拿的拨浪鼓掉到了襁褓里,奶娘有眼色地抱过小二姑娘退下了,王夫人忙问:“这是怎么话说的?前些日子不是还说在两可之间的么?”王熙凤道:“我也才听说,这事儿还得回老太太呢。”
  
  当下全家都换了素服,一齐到东府而来,一到东府,贾宝玉气极而乐了,珍大哥哥真真是如丧考妣,不对,上回他亲妈死的时候都没这么伤心!他居然拄上拐杖了!还玩起“杖而后起”了!贾宝玉真想啐他两口。所谓“杖而后起”通常用来形容悲伤过度的孝子,或者是身体极度虚弱的病人……前两天还活蹦乱跳招呼着看戏吃酒的大哥哥哟~贾宝玉真不想踩进东府这块地方,然而秦可卿却是冢孙妇,须得重视的,也只能虚应一回故事。
  
  晚上回到自己屋里心里烦燥异常,书也看不进去了,又掐指一算,到了自己这一辈,两府正在五服的边儿上,自己与贾蓉已出了五服,心里才好过了一点儿。次日又要到东府应卯,贾珍已给贾蓉捐了个龙禁尉的衔,只家里尤氏却病了,丧事办得一团糟。贾宝玉心里是幸灾乐祸的,然而两府相连,却是不能不多一句嘴,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贾字来,丢的还是姓贾的脸。看贾珍为秦氏后事办得不够整齐急得团团转,贾宝玉悄悄拉着贾珍道:“事事都算安贴了,大哥哥还愁什么?”贾珍见问,便将里面无人的话说了出来。宝玉听说笑道:“这有何难,我荐一个人与你权理这一个月的事,管必妥当。”贾珍忙问:“是谁?”宝玉见座间还有许多亲友,不便明言,走至贾珍耳边说了王熙凤的名字。果然解了贾珍之忧。
  
  这日贾珠考过了翰林院的毕业考试,被扔到了都察院,回来正要报喜呢,偏遇到了秦氏之丧。贾宝玉陪贾珠过来行礼,到了宁府,贾宝玉去灵前叫小厮奉了些纸折的元宝等物化了,忽见抬了棺木进来
54、黛玉南下秦氏新丧 ...


  ,不由问道:“怎的今日才送过来?”不是应该一开始就搬来装人的么?一旁早有人答道:“我们爷看了几副板子都不如意,这是前儿薛大爷给的,因是现解锯糊漆的,今日才做好。”因见是贾宝玉,想着薛蟠是他亲戚,格外讨好了两句:“也亏得是薛家才有这么好的板子,说是东海铁网山上弄来的呢,原是为义忠亲王老千岁备的,不想他坏事了,说是万年不坏的。”
  
  贾宝玉的脸瞬间绿了,这算不算逾制?给王爷备的棺材料你一个五品龙禁尉的老婆如何享得起?历来事死如事生,丧葬体制便如你生时的地位一般,是一丝也不好错的。几品的官用几棺几椁,多高的坟堆,坟前有什么妆饰那都是规定好了的!跑过去与贾政一说,贾政道:“你果然长进了,我何尝不知这个?只是近来于这材料上便不甚讲究了,无非是有钱就用好些,无钱就用差些。”说着也皱眉,贾珍终是做得过了些。贾珠满心不自在,他如今做了御史,品级不高却是言官。还同参着别人呢,自家先出了点不妥,不由大为扫兴。难道真要上一本先参族兄?
  
  贾政都不管了,贾珠也无语了,贾宝玉更无能为力了,只能回去催着家里准备好篮子——他又要关九天的禁闭了——早早地考完了,早早分家完事!
  
  秦可卿要做四十九日的道场,故而不等她发丧,贾宝玉便再次拖着篮子进了贡院。这回心情大好,关在贡院里也比看宁国府那出闹剧强得多了。等他从贡院里摇摇晃晃地出来的时候,秦可聊早埋到土里去了。来接他的也不是贾琏,赖大亲自带队,李贵押车,把贾宝玉接了回去。
  
  ————————————————————————————————
  
  赖大脸色青黄,捏着一把的汗把眼珠子张到最大,他已经看到一半了,还没看到贾宝玉的名字,自己心里也发虚了。两幅纸都看完了,还是没有宝二爷的名字,赖大咽了口唾沫,润润干涩的喉咙,最后终于在百多号的地方看到了“贾宝玉”三个字。也不管名次了,反正名字在榜上就好,又仔细看了一下前缀的籍贯等,确认无误了,这才回来报喜。
  
  贾宝玉乐得想哭,直想把这一屋子的书都撕了烧了权作庆贺。然而还不行,贾政道:“虽不如你哥哥,倒也使得了,看过了同年、座师,仔细准备殿试……”贾宝玉心里又比了个中指——TMD!还要考?!又想到贾珠殿试过后又深造了三年,最近才考完最后一场试,差点没背过气去。
  
  形势比人强,贾宝玉只得投贴拜了今年的主考唐大人,这位却是平日拜访不到的人了,这位唐大人如今已入阁,实在是贾宝玉平日接触不到的。他看
54、黛玉南下秦氏新丧 ...


  贾宝玉也与看众前人眼神一样,至少贾宝玉看不出有什么不同来,一样地问问姓名,一样地鼓励几句,又说贾宝玉:“后生可畏。”引得几位考友侧目。——也就仅此而已了。
  
  贾宝玉过后又单独投了一回贴,这回是有贾珠为伴,奉了字画等“雅礼”,唐学士道:“何必如何客气?”贾珠道:“这些东西放在家里实是明珠暗投了,倒不如宝剑赠英雄了。”说得唐学士大笑,品评了一回仇十洲的画,唐学士方道:“会试还不是顶点,仔细着些,殿试时圣上可是要亲临的。到时候不可慌乱,也不可过于散漫,若道我入了殿试总有个出身,可是不行的,历来殿试也不是没黜过人,左右自己心里有个数才好。”兄弟二人连连称是。贾宝玉又投了自己作的两篇文章,唐学士皱眉道:“我这还有一题,你且作来。”
  
  当下现场考试,贾宝玉当场又写了一篇作文,看得唐学士睁大了眼:“我道你年轻气盛,且一路顺利,必是言辞犀利,孰料却是稳重已极。又道是深思熟虑之后屡改其稿敛去锋芒,不料却是文章天成的。虽说年轻人带着暮气有些不好,却是少年老成,也还使得。殿试时照这个做就成。”兄弟二人又谦虚了一回,这才回去。
  
  到了殿试的时候,贾宝玉终于能轻松地考一场了。前面那么多场考试都是淘汰赛,唯有这一场是排名赛,没有被踹飞的危险,贾宝玉自然放松了。等到答完了卷子,贾宝玉再看一眼纸上并无忌讳的词句,又没有冲撞某些贵人的名讳,终于有心四下张望了,一眼看去,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埋头苦答呢。也有满脸油汗的,抬头一看上首龙椅上明黄的身影又急忙埋头,腰弯得更深了。贾宝玉也抬头看皇帝,多新鲜呐,还不用买门票的,活的!这一看不打紧,把那个活的不用买门票的给引下来了。贾宝玉不由大汗……
  
  皇帝此时倒和蔼,端详了一下贾宝玉,又看了看他的卷,看着字数够了,显是做完了,伸手拿了起来,笑得很满意,还摸了摸贾宝玉的头,把贾宝玉吓得不轻,至少嘴巴已经半张了,皇帝笑得更深了些。放下卷,索性巡起场来,这一巡倒不打紧,把考场诸生吓得笔也拿不稳了,多有几个手抖污了卷子的。贾宝玉心道事到如今自己能做的都做了,索性随着皇帝的步伐一一看去,忽然吓了一跳,这位哥哥可真丑……朝天鼻、三角眼大嘴巴还居然没有眉毛……显然皇帝也吓了一跳,得,估计又要出一钟馗了……
  
  正想间,皇帝好像又转了身过来,贾宝玉连忙假装检查试卷,不想皇帝站在他背后,把他的卷收了去,亲俯□来,拿着他的笔又重写了几个字:“你再做这题。”贾宝玉傻傻
54、黛玉南下秦氏新丧 ...


  地扭脸朝上,看着皇帝从自己的脑袋直起身,若无其事地抱着卷了走了,一面走还一面看卷子,到了御座上还拿朱笔圈圈点点。贾宝玉心道:难道我撞大运叫他看上了?忙又低头继续写新题目,这场考试考了整整一个上午。
  
  收完卷子,皇帝居然留贾宝玉一起吃饭,贾宝玉快要哭了——我快饿疯了,你叫我在你面前吃饭表演淑男?然而皇帝有话,只得依言而行,幸而贾府的教养不坏,十几年下来,贾宝玉即使很饿,吃得不慢但是形象还在。
  
  吃完了,皇帝又问:“你今年多大了?何时读书?每日都做些什么?”贾宝玉一一答了,皇帝显然很满意:“你哥哥可是贾珠?你们兄弟都是稳重的,只你更有捷才。”
  
  贾宝玉瀑布汗——俺们那块儿一场考试顶多三个半小时(考研),能留一个钟头的时间写篇一千五百字的作文那就是高人了,我能不快么?
  
  没几天,名次出来,贾宝玉居然被判了个探花……全家喜得发疯,只有贾宝玉一头雾水,依着会试的名次,他也就是个同进士,顶天了能混个进士,如今居然混到了头甲,这个世界还真TMD奇妙啊!就连贾珠、李守中、吴杰全都纳罕——做个进士已是运气了,如何竟得了圣上青眼?
  

作者有话要说:OK!倒计时结束了~

下一章……嘿嘿……

PS:皇帝不是攻啊!表误会了,皇帝为啥选宝玉,俺下一章会解释滴~


55

55、新人菜鸟倒霉侍读 ...


  贾宝玉晕晕乎乎地接受家人的恭喜,自己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呢,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能耐,能最后杀进殿试不过是沾了会考试的光而已,要说真正的学问,或许也是有一点的,但要说是在全国读书人里排第三,他自己都是不相信的。那边王熙凤还在说:“舅太太、姨太太等处亲戚,还有缮国公诰命等处世交听说了都要来道喜,请老太太示下,这酒要摆在哪里?”贾母笑道:“恐怕还有男客,回头叫珠儿与你珍大哥哥商议一回,借他们的地方宴官客,咱们这里宴堂客罢。”王熙凤应了,又对贾母道:“看这几日的贴子,这回要来的人家着实不少家中已许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往后这样的事情怕要更多着些呢。”贾母一点头:“你这么一说倒也是,自你祖父去后,这家里热闹的时候就少,人口渐多,这宴客的地方也显窄了,总要想一法子才好。如今倒不如把我屋后那一溜矮房拆了建一大花厅,往后有用得着的地方也不显局促了。”
  
  王王熙凤道:“这会子怕是来不及了,破土要看过黄历才好,还要先有样子才好动工,这些怕要外头爷们操心呢。”贾母道:“你总记住了才好。”王熙凤道:“老祖宗放心,忘不了。”贾母又问:“宝玉哪里去了?”王夫人道:“老太太忘了?他被宫里头叫去习礼了,面圣的路数是要单学一回的,且外还有领宴时的规矩也是要学的。”贾母道:“他抱到我跟前的时候才这么大的一点儿,猫儿似的,如今也要做官了。”言语之中感慨万千。
  
  贾宝玉也在感慨——这年头颁奖典礼也要彩排!状元打头走、榜眼探花随后,再往下就是二榜、三榜……何人站在何处、走几步到何处停,如何叩拜、拜几下……一帮子国之栋梁官没当上先跟入选的宫女似的学起了规矩。好容易学得差不多了,这才被放了出来。贾宝玉揉揉胳膊,就被一帮同年围了起来。说实话,除了状元徐丰、榜眼邓琳,还有一个排在自己名次后面的秦璃,他在这紧张的排练过程中再没记住其他人。自打开始读书,他就是个独来独往的,与周围的同学从来都不亲近,几次考试过后他的名次并不突出,又因年龄小也不是大家热衷交往的对象,因而认识的人也少。这次殿试撞了大运,自然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他实在是太小了,十三岁而已,难道是神童?然而京中诸生却晓得,这位贾府公子并没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作传出,是作弊?可是圣上亲点的他,又单命他再作一题的。这可是想不透了。
  
  贾宝玉被一群大哥大叔团团围着,听着各人的自我介绍,这个还没记住呢那个又来插话了,从头到尾他也没记住几个人,谁说男人不聒
55、新人菜鸟倒霉侍读 ...


  噪的?幸而一直以来知识基础打得牢,兼之代儒常常复返过来考他许久之前的功课、贾政也没事爱考他,已经形成习惯了,偶尔有人抽冷人提问几句功课,他条件反射性地就能答出来,倒也让人觉得他不是纯粹靠背景上位。匆匆过了一天,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的时候天都快擦黑了。次日又要去当一回演员,大家都不是笨蛋,规矩学得也快,最后头甲还被抓去学骑马——这仨是要打马游街的,为防这其中有不会骑马的到时候丢丑,还是要提前预习一下的。
  
  贾宝玉骑马自是没问题的,状元兄年约二十六七,身形高大相貌堂堂,自也没问题,可怜榜眼老兄已年近四旬,颇有些颤颤巍巍,着实令人捏了一把冷汗。从马上下来,邓琳一抹汗:“两位见笑了,许久不骑马了,多是乘轿而行。”徐丰道:“这马却比家中的高大几分,我也有些不惯呢。”贾宝玉一吐舌头:“确实有些不惯。”又小声道:“这么着叫人看着,我有点儿不得劲儿。”说得徐、邓二人都是一笑。邓琳还要与二人说些什么,一旁又有人请三人继续练习去了,为了游街不丢脸,三人只得继续排练。
  
  如是过了几天,礼仪学得差不多了,还没来得及走亲访友呢,面圣的日子到了,一切依着排练而行,新科进士们依着彩排时的步骤而行。贾宝玉忽然觉得非常喜感,国庆N十周年阅兵也是这样的吧?“同志们辛苦了。”“为人民服务。”走了这个过场,又吃了顿不知滋味的琼林宴,还游了一回街,贾宝玉这才得了解放。
  
  ————————————————————————————————
  
  回到家里,自有一堆人迎了上来,直迎到贾母的正室,早晨贾宝玉出门的时候贾母就先看了一回,此时见他回来又叫到跟前细细看了一遍,只见贾宝玉一身团花锦袍,鬓边簪花,越发衬得面如敷粉唇红齿白。贾母自己心里先赞了一声,也略有得意——这是我养大的孩子啊!养了一个孙女,入宫做女史了;养了一个孙子,点了探花了。老太太心里美得很。
  
  一旁王夫人看了儿子争气,心里也舒坦,只碍于贾母在前,不好把他拉过来说话,只说了一句:“还不快去见过老爷?”贾母道:“正是呢,叫你父亲也看看宝玉长大了。”贾宝玉来不及换衣服,又去见贾政,贾政这回倒说了几件正事儿:“探花照例是即日除官授职的,你如今年幼,不知圣上是个什么安排,明日你往你舅舅家走一趟,去讨个章程才好。”贾宝玉这才想起来自己这个初中生的年纪,如果真被分个什么职务,那算是童工,不知道皇帝要个童工是想干什么。贾政又道:“与你同年的那些士子
55、新人菜鸟倒霉侍读 ...


  的名字、籍贯等你可记下了?”贾宝玉老实地道:“儿子这几日与头两名一起习骑马,跟他们俩倒熟。”贾政道:“非特他们两个,旁人也不可轻忽!怎地骄狂了起来?真道旁人都不如你了么?你这个探花还不知是如何得来的呢?去仔细打听了来,往后与他们相交的日子还长着呢!杵着做什么?还不去回老太太?仔细老太太又打发人来找你。”贾宝玉喉咙里呜噜了一声,告退而去。
  
  次日一早,贾宝玉估摸着下了早朝,跑到王子腾家里去蹲点儿。王子腾夫人听说外甥来了,忙叫好生引到正堂,亲自过来与他说话。贾宝玉打从小时候被女人拽脖子摸脑袋弄出了心理阴影,见着这些中老年妇女就头疼,幸而他掐点掐得准,王子腾夫人只问到:“你母亲近来可好?”王子腾就回来了。
  
  贾宝玉忙起身迎了过来,王子腾刚进家门就听门上的小厮说外甥来了,心里也高兴——事实证明,王某人也不是只有会闹人命官司的外甥的,王某人的外甥大部分还是很不错的!王子腾想到这里,脚下的步子不由轻快了几分。又见贾宝玉一袭朱砂金团花袍配着白绸箭袖粉底小朝靴,头上仍束着紫金嵌宝冠,璎珞美太系颈,腰间挂着个苏扇袋并荷包等物,人物俊秀,对外甥的感观又好了些。甥舅二人自不必太过客气,王子腾也就由着贾宝玉搀着他的胳膊进了正堂。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