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一切从相遇开始 藏妖(中)

一切从相遇开始 藏妖(中)

时间: 2015-04-16 20:08:33


(修)偏执者 16

  夜,已经深了。
  俩个人走到冯晓航的住所后面,站在三米高的围墙下。围墙把整个新庄包围起来,直到大门处。三米看起来并不高,可没有工具也不用想着可以轻易上的去。
  林遥看着身边的司徒问:“你打算怎么过去?”
  司徒笑了笑,助跑了几步就跳了起来,双手扒住了墙边,很容易就坐在墙上看着林遥伸出手。
  这男人遭恨的运动神经!林遥在心里小小的吐糟了一句把手给了司徒。
  俩个人顺利的进入了露天温泉池,不等司徒有下一步的行动,林遥就提醒他说:“凶手可未必有你那种野兽一样的体能。”
  司徒笑嘻嘻的凑过去。
  “夸我呢?”
  林遥冷眼瞪他。
  事实证明,就算是司徒和林遥加起来,也没有能够从几道外面加锁的门出去。
  
  回到客房的俩个人基本上都有些累了,司徒趁着林遥打哈欠的功夫赖皮的在人家的脸颊上偷了一个吻,惹的林遥红着脸骂了一句。话还没落地,司徒那厮就跑进自己的房间躲过一难。
  
  气恼着把门摔的叮当响,林遥一头钻进浴室,将自己洗刷干净以后没有睡觉,反而是坐在了写字台前,拿了纸笔。
  林遥那种鬼画符似的字很快就写满了一张纸,他将掌握的所有线索一一列出,希望能够得到些新的启发。
  写恐吓信的人有可能就是山庄内部的人,而凶手……山庄和剧组两方面的人都有可能。
  不管王老三说了什么谎,但是他一定去过死者的房间!而凶手在王老三离开死者房间以后,回到案发现场,李峰也在01:10分……
  刚刚写到这里,就被急促的敲门声吓了一跳。
  打开了门,看见司徒穿了条睡裤,光着膀子站在门口,头上还有水滴,像是从浴室里跑出来的。
  “怎么了?”林遥问道。
  “算错了时间了,我们都算错时间了,小遥!”司徒急切地说。
  “算错时间?什么意思?”
  司徒拉着他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林遥看见他的床上凌乱的散放着一些东西,司徒拿过一张纸就说:“你想想,李峰在给贺振国打电话的时间是01:00分,李峰回到住所以后并没有立刻进入死者的房间,而是先准备了第二天要用的东西。这至少需要三到五分钟吧。李峰不可能回到房间就准备东西,他至少还会把便当放下,洗洗手什么的,这也要最少三分钟的时间。所以,在李峰进入死者房间之前,李峰自己用掉了八到十分钟的时间,那李峰就是在01:00之前回到住所的。这个时间……”
  “这个时间也是凶手返回现场的时间……该死,怎么漏算了这么重要的线索!”林遥气恼的接过司徒手里的纸笔,刷刷的开始写起来,最后还是和司徒一样的结果。
  司徒拿过他写的东西,刚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好丑的字,啊!说实话你也打?”司徒冤枉坏了。
  司徒可怜巴巴的把纸放下。没办法,他认为,除了林遥本人谁也看不明白上面写了什么。
  司徒从对林遥的字感到震惊的情绪中挣脱出来,对面前的人说:“这样一来,凶手和李峰的时间完全重叠了。”
  “去找李峰!问问他在什么地方准备的东西,回到房间以后都做过什么?”说着,林遥抓着司徒的手就要走,而后者竟然反手把人拉住了。
  “要去我没意见,可你也等我换件衣服啊。”
  司徒这么一说,林遥才注意到,司徒还穿光着上身呢。宽阔的胸膛和结实的身体在灯光下泛着性感的颜色,瞬间,林遥红了脸。
  “快点,我外面等你。”林遥急着要出去,司徒也不拦他,看着人要关门的时候,还甩过去一句:“我不介意你看着。”
  “我介意看着你!”满头黑线的林遥头也没回就关上了门。
  
  到了李峰住所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司徒似乎没有时间观念一样,上去就咚咚的敲门,林遥气的一把拉开他。
  “你当谁都跟我们是夜猫子?”说完话,林遥很温柔地,很有节凑地,很轻缓地敲门。
  司徒站在一旁看了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李峰,你睡死了?给我起来!听见没有?李峰,你给我起来开门!”
  司徒心里这个笑啊,就知道他的耐心只有三分钟而已!这不,都快把李峰的门敲坏了。
  睡在里面的人终于被林遥的狮吼功唤醒来开门了,司徒就听见里面叮呤咣啷,稀里哗啦的,等着终于看见李峰的时候,人家孩子都快哭出来了。
  “林哥啊,我没得罪过你啊。”
  林遥大踏步的进了房间以后,让李峰坐下。随后问道:“你在案发当晚从餐厅回来以后,都做了什么?”
  李峰看了一眼司徒,司徒朝他无奈的笑笑,李峰叹了口气回答道:“回来以后我先准备第二天要用的东西。然后洗澡,再然后吃饭。”
  “所得具体点,从你进来以后,都在什么位置做过什么事,把细节都说清楚。”司徒强调。
  “嗯……我开了门,把便当放在茶几上,然后去洗手间洗手……”
  “哪个洗手间?”司徒问道。
  “就是后面的那个。”李峰指着一楼的洗手间说。
  “然后呢?”
  “洗完手,上了楼。在自己的房间里准备东西。”
  “当时你没有注意到冯晓航房间的异样吗?”
  “没有啊,当时我又累又困,走路都是低着头的。根本不有注意。”
  “继续说。”
  “在房间里准备完东西,就洗澡。”
  “等等!”林遥插了句话说:“你准备东西和洗澡用了多少时间?”
  “大概十分钟吧。”
  十分钟?司徒和林遥相互看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目光中读懂了惊讶与疑惑。
  司徒微锁眉头让李峰说下去。
  “洗完澡我就去一楼拿便当,等我刚上了楼,才想起来摄像机的一块电池还在冯晓航的房间充电,就去他房间拿。当时他房间里没开灯。我为了找电池把灯打开以后,就发现他已经那样了。”
  “李峰,从你回到这里开始。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哎呀,这个问题,我都不知道回答过几次了。根本没有!就是有,当时我的状态也不会发现啊。”
  “你的状态怎么了?”司徒随口问他。
  “简单说就是‘累死了!”走路都打晃。看东西都不清楚。“
  听了李峰的描述,林遥觉得不大对劲了。
  “李峰,这种情况你经常有吗?”
  “可不。那些演员还可以趁着没戏的时候休息,我们工作人员天天要跟,场场要跟,每天只有四五个小时的睡眠。拍个戏人就瘦一圈,我都习惯了。”
  林遥有些失望,看来李峰并没有被人动过手脚。
  司徒突然站起了身,甩了句:“你早点休息吧”拉着林遥你就走。
  李峰愣愣的看着空荡荡的客厅,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按照时间来推算,李峰是在00:40分离开餐厅,用了不到十分钟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在00:50分回到住所的李峰自己消耗了最少十分钟的时间,也就是01:00,随后发现死者。
  张妮是在00:30分到了餐厅门口,也许更早些。随后,厨师和李峰在00:40分看见了她,可厨师为什么说看见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女人呢?
  林遥的脑子里一直围绕着这些思考着,等着司徒突然停下脚步转头就对他说:“小遥,现在的情况我想会不会有这种可能。王老三就是杀人凶手,恐吓信和他基本上没有关系,根本就是另外一个案子。”
  林遥诧异。
  “这,这你要我怎么回答?一点线索和证据都没有。说实话吧,就王老三那样的,我是不相信他能干出什么高智商的事来,在回想一下他说的谎话,这分明不是他自己的编的。现在光是我们俩在这胡乱猜不是办法。也许,凶手另有其人。”
  “时间呢,凶手要是其他人,时间上根本就不对!”
  “我只能想,如果王老三真的是在00:30之前离开。而凶手却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让自己隐藏起来了。”
  林遥的话音刚落,司徒就突然大声叫道:“对!隐藏!王老三进入死者房间的时候,凶手根本就没有走,他藏起来了!”
  林遥惊讶的看着司徒,如果说人类有视觉死角的话,那么,这就是思维死角!
  “小遥,如果凶手另有其人的话,那凶手不是重新返回了案发现场,而是一直都没有离开!王老三喝多了酒去找死者算账,那动静一定小不了。就算他想来个偷袭,但是那时候被酒精麻痹的大脑控制不好身体,一定会发出某些声音,凶手听见有人进来了必定会找地方躲藏。等着王老三惊慌的离开以后,凶手把尸体摆放回原位,再离开。凶手前脚刚走,李峰后脚就回去了!”
  “我们绕回了原处。凶手是怎么离开的?为什么要移动尸体?”
  “这些都需要调查了,从一开始我们忽略的问题太多了。现在,我们有一件必须做,却又困难重重的事。”司徒看着远处的路口,神情有些不可测。
  “我知道,再见一次王老三,他在白润江的手里,我们想见他……”话没有说完,林遥的电话响了,还琢磨着这个时间会是谁?就看见了屏幕上显示了“唐朔”的名字。
  林遥赶忙接听了电话。
  “小唐,结果怎么样?”林遥急着要知道化验结果。
  “可能让你们失望了。就是一些很普通的烟灰,还是同一种烟的。”
  林遥没有挂断和唐朔的电话,就把结果告诉了司徒。司徒出了口长气从林遥手里拿过了电话。
  “小唐,我是司徒。那些烟灰是国产烟,还是进口烟?”
  “进口的。”
  司徒没有再说什么,等着唐朔叫了他一声,才说:“辛苦你了,有事再通电话。”
  把电话还给林遥以后司徒问他:“你刚才想说什么?”
  “我想去走走那三条路,看看凶手有没有可能躲过路人。”
  “明天再看吧。回去睡觉,案子才刚刚开始,身体是工作的本钱啊。”说着,拉起了林遥的手朝他们的住所走去。
  林遥看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没有脸红,表情上复杂了些。
  “司徒,你为什么对那些烟灰这么在意?”
  “当时我说过,烟灰量明显是两只或两只以上的,而烟蒂却只有一个。这是我在意的其一。”
  “其二呢?”
  “其二,我知道死者吸的是进口烟,所以我想化验一下,看看里面是不是还有其他牌子的香烟。”
  “有其三吗?”
  “有。尸体没有任何搏斗或是挣扎过的迹象,我想凶手可能是让死者先陷入昏迷状态再杀人,那么,也许烟里就会有使人晕厥的药物。看来,我得料想都错了。刚才我推论王老三就是凶手也错了,凶手是死者的熟人,死者不可能对王老三毫无戒备。”
  说到这里,林遥看见了司徒有些兴奋的表情,能够感觉到他内心内深处被激起的无限动力!不清楚为什么,林遥的眼中多了些遗憾和犹豫。
  “嘁!”
  “怎么了?”听见了林遥自嘲般的声音,司徒不禁问了他。
  “没什么。你还是想想死者那张脸吧,死因是窒息。你应该知道,窒息而死的人大多都颜面青紫肿胀,脖子静脉怒张,这是典型的窒息证象。有的甚至出现排尿排便现象。可冯晓航那张脸,说句不好听的,他就是安详的去了。”
  司徒笑了笑说:“这个也是我一直在考虑的问题。尸体太干净了,最开始我曾经推测是凶手在杀了人以后清洗了尸体,可这样并不能解释,死者的面部表情为什么没有窒息的征象……凶手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我已经很久没有碰过这样让我头疼的案子了,这个假期过的,还真是刺激。”
  林遥斜着眼睛看了司徒,没有说话。
  
  回到了客房以后,司徒也明白他们需要储存体力精神工作,没有再闹林遥,叮嘱他马上睡觉以后,自己也回了房间。
  
  一夜无话。
  
  林遥早早的就醒了,眼睛有点酸涩以外并不觉得没有睡饱。等着他刚刚打开房门就听见司徒在一楼喊他。
  看见司徒正在大口的吃早餐,就知道他又打电话叫餐厅的人从饭过来了,还想趁着去吃咱饭的时间问问厨师呢。
  “快过来。”司徒叫着。
  林遥没什么胃口,只吃了一点就放下了筷子。司徒也进忙活的把东西吃完,俩个人匆匆忙忙的离开。
  
  刚刚走到餐厅门口,就看见一些人聚集在门外聊天。其中一个他们曾经见过,正是村子里开小饭馆的古淑慧。
  林遥也看见了古淑慧,正想着要不要打招呼,古淑慧就朝他们招手微笑。
  “原来你们住在这里啊。”等着俩人走近以后,古淑慧先说了话。
  “是啊。老板娘常过来吗?”司徒似笑非笑,看的一群餐厅服务员小姑娘们眼睛直冒小心心。
  “偶尔过来送点东西。”
  肯能是见古淑慧和司徒能说上话,几个小女孩都跟着她和司徒攀谈起来。
  “古姐姐经常到山上摘山菜,新鲜着呢,每次都会分给我们一些。中午你要是过来吃午饭,我就做给你吃。”一个小女孩脸蛋微红的对司徒说。
  “是吗?那我有口福了。你人这么可爱,手艺一定也不错。”司徒笑的真是灿烂啊。
  司徒那灿烂如阳光般的笑容让众多异性为之心花怒放了!
  “你不记得我了,前几天我还给你房间送过餐呢。”
  “这里可爱的女孩太多,记不住了。“司徒还不知道收敛。
  “我们乡下丫头那比得上城里的。”
  “谁说比不上?我就喜欢你这样可爱的乡下丫头。”司徒这边话音没收尾,一股子寒气就从身边袭来!
  林遥想,要不是认清自己的性别和某人的本性,这会他包准一个大耳刮子过去,看某人还敢不敢到处招摇!
  司徒胆怯的看了心上人一眼,痛骂自己怎么就恶习不改!
  林遥反而笑的坦率,根本就没理会司徒请求宽恕的眼神,走到古淑慧的面前拿起了她脚下箩筐里的一些山菜。
  “这些都是你一个人摘的,这么多,一定起了大早吧?”
  古淑慧笑了。
  “天不亮出门,等到了山上正赶上下露水,这时候的山菜最嫩最鲜美。要是过了时候,等太阳出来了,就不行了。特别是这种,要是粘着露水被太阳晒了,摘下来就苦了,等中午让小丫头们给你做,香着呢。”
  “这里边学问还不少。古大姐这些菜要是在城里卖,至少也要几十元一斤。”
  “哪有那么贵啊。最多也就是七八元而已,再说,等着运到市区了,这菜也蔫儿了。”
  司徒看着他们聊得起劲,心里更没底了。身边还纠缠着一堆“可爱”的小姑娘们,司徒就没了其他的心思,简单的和异性们说了句话,就推着林遥进了餐厅。
  “别生气,我以后注意。”司徒小声的道歉。
  “注意什么?”林遥莫名其妙的看着司徒问。
  “看看,你还真生气了。我就是跟她们说说话,没别的意思。以后一定注意。”
  林遥不走了,转了身淡漠的看着司徒说:“一边凉快去吧你!为你生气?大哥,你谁啊?”
  “小遥!我人都是你的了,你还这么说?”司徒拿这样的林遥最没办法了。
  “是我的?不可能,我不会做这种损己利人的事!”林遥嘲讽了一句。
  “小遥!我们小手也拉过了,小嘴也亲过了,小腰也抱过了,小屁屁也咬过了,你敢提裤子不认帐?”这个司徒啊……
  司徒已经做好准备迎接林遥的暴打了,可林遥竟然没生气,还主动靠近了司徒蛊惑的笑着说:“对,我就是不认帐!”
  说完人家林遥转身就朝餐厅里面走去。
  后面那个目瞪口呆的司徒心里这个恨啊!这要是在房间里,他一定会抓了人就吃的干干净净!
  司徒在内心世界捶胸顿足的后悔着,就看见林遥回了头,微笑着对他说:“可惜啊,这不是在客房里。”
  天呐!司徒第一次有一种被林遥**了的感觉!除了瞪大了眼睛以外,基本上什么都不会了。
  林遥嘴角上翘,心里这个乐!谁说会耍无赖的只有他一个?谁说他治不了他?哼,不要以为司徒越来越会对付林遥,人家林遥对付他也是游刃有余了!
  司徒不管是心里还是脸上都笑开了花,紧跟着追上去走在林遥的身边,怎么看都不够!
  等着他们找到了当晚那个厨师,厨师还以为他们俩人中了什么邪,好半天没敢吭声。
  司徒收敛了自己放肆的目光,和林遥一起与那个厨师谈了大半个小时才离开。
  
  


(修)偏执者 17

  “看来那天晚上厨师看见的人的确是张妮。”林遥离开了餐厅以后,对司徒说。
  “那么她的助理就应该是在00:30到00:35分之间在餐厅门口看见她的。前提是助理的话是真的。”司徒紧跟着林遥的话说下去。
  林遥微微叹息,说话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清冷。
  “李峰最后在晚上23:25分听见张妮在打电话。假设张妮在23:25分以后离开了拍摄现场……她需要步行三十分钟才能到新庄,要去死者的房间怎么也需要四十分钟,也就是00:00左右……这刚好和死亡时间吻合。”
  司徒偷偷的看了一眼林遥,欲言又止。
  “小遥,按照你这样推算的话,那张妮在00:00进入死者的房间,杀了人以后赶到餐厅门口等着拍摄人员回来,而刚好要又遇到了为她去定早餐的助理,时间就是00:30分。为了让拍摄的人不发现自己曾经离开,张妮就打发了助理回去,自己进了餐厅。离开的时候应该就是00:40分之后。”
  林遥不走了,停下脚步转身面对着司徒问:“晚上是谁说的凶手在王老三进入死者房间的时候并没有离开?又是谁说的,凶手和李峰赶着脚前脚后一个出,一个进的?张妮要是走在李峰的后面,要怎么去移动死者的尸体?换个角度看,如果张妮是移动完尸体以后再去餐厅,那不就是在王老三进入案发现场之前了吗?不管我们怎么算,王老三都是在00:00到00:30分之间离开的,而凶手也必须是在他之后离开。所以,张妮在餐厅的时间,不可能让她成为嫌疑人。”
  林遥有些讶异的看见司徒的脸上竟然有了酸酸的苦笑,不等他想想这是为了什么,司徒变了脸,变得没了表情。林遥心里起疑。
  “死亡现场的时间上,我只能推测凶手没有离开过。而张妮在这之前,也的确具备作案时间和动机。还有一点,根据调查出的线索来看,张妮和王老三很可能认识,不过呢,你放心,没有确凿的证据或是线索,我不会把张妮列为嫌疑人。”
  司徒最后的一句话,引来了林遥的侧目。他似乎明白司徒为什么要补充这一句,看了一眼眼前的人,林遥没打算说什么。不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而是完全没有必要。
  接下来,俩个人不明白什么原因,都不说话了。
  
  刚刚走过了第一个路口,就该朝着右边拐,路经小树林了。
  林遥走在司徒的身边,想起了他们刚刚来到这里时,那天晚上手牵手走在林荫小路的情景。
  真是……此时非彼时。
  林荫路上,日渐寒冷的天气让树枝上的叶子都成了脚下可以发出吱吱声的枯叶,光秃秃的树木看了就让人觉得打从心底冷起来。林遥是个怕冷的人,他紧了紧外衣,没有把手像以往那样收在裤子口袋里取暖,说实话,他想试验一下,身边的人是否真的如他所想那样,有了怨气?
  默默的走着……林遥失望的让自己的手在口袋里取暖,这时肩上就多了一只手臂,将他抱的很紧。暖从心里慢慢升腾了。
  自司徒回来以后,林遥想着自己和他之间的问题比以前更多了。一些让自己郁闷的事情,让他面对司徒的时候难免心中有刺。一些事,他分不清是对是错,林遥明白如果只是案子,他不会这么笨拙,就是牵扯到了和他的感情,自己才会理不清,剪不断。
  想放下,却又如刺在喉。想说个清楚,却又觉着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两个男人没必要摆在桌面上当个重要的问题来研究,可这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林遥心里就越发不明白了……早知道这样,以前就该积累一些和别人交往的经验。
  林遥天马行空的放纵自己的思绪,搂在肩上的手放开了,顺着他的手臂摸了手背上,温柔的握在掌心里。
  林遥感觉这司徒拉着自己的手,一同被收在了裤子口袋里取暖,一颗心又没规律的乱跳起来。
  这种愉快的心情正在跳跃着的时候,也是走到了树林中间的时候,林遥毕竟不想被人看见他们这样亲密的抱着,刚想要推开司徒,就听见树林深处一个女人的声音。
  “都说要你直接来找我,怎么又跑这来了?天这么冷你还去山上,不是说不再去了吗?”
  林遥停了下来,司徒看看他。
  林遥靠紧司徒小声的说:“是张妮。”
  司徒面无表情的朝深处看过去,隐约的可以看见张妮正在和另一个女人说话。他们没有离开,躲在一棵比较粗大的树后,仔细的听。
  张妮的话音落下,又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说:“你不是喜欢山菜吗,我一个星期才上山一次,没事啊。”
  是柳淑慧!俩人相互对看一眼,都在心里说:“听她们说话,该是旧识。”
  他们这里偷听,那里继续对话。
  “你看看手啊,我给你的护手霜你用没用啊?”张妮说道。
  “我整天要做饭要喂鸡鸭的,用不惯。没事,等开了春就好了。”
  “你在考虑考虑,不再住这里了。我的家不够你住吗?为什么非要在这里受苦,我说过啊,可以养你的。没有你在身边,我快受不了了。”张妮听上去快要哭了。
  林遥越听越不对味,慢慢的闪出身子,朝里面看了看。只见流柳淑慧温柔的抚摸着张妮的脸颊,因为背对着林遥,所以看不到她的表情。
  “傻丫头。我们不能在一起啊,要是被外界知道了……”
  “我不管!知道就知道,有什么大不了的!你是我最在乎的人,你想把我一个人扔掉吗?”
  “不会的。你什么想我了,我就去看你。乖乖的,别再任性了。快回去吧,下礼拜我再来。”
  司徒和林遥看着她们张妮紧紧的抱了柳淑慧一下之后,她们各自离开了。
  
  司徒拿出香烟点上,好半天没说话。
  林遥也琢磨不透了。
  “司徒,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她们怎么会认识?而且好像还是认识很久了?”
  “小遥啊,我还想问你呢!怎么看张妮也不像是……这也不好说……难不成,张妮和我一样?”
  咦?林遥诧异的看着司徒就问:“什么和你一样?”
  “双性恋。”司徒满不当回事的回答。
  林遥额头上的黑线都打结了!
  “我倒看不出,张妮哪里像**!”
  “小遥,双性恋就是**?你歧视性取向异常的人!”
  “我说你是**!”林遥气鼓鼓的说。
  司徒笑了,随即重新抱着林遥说:“还敢拿话刺激我?小心让**吃掉哦。”
  “吃我?只怕容易下咽难消化!”
  “什么意思?”
  “噎死你!”说完,林遥推开司徒就走了。
  笑归笑,闹归闹他们还是得继续讨论案情。
  “这个张妮越来越有意思了……我们最好不要惊动她,无论是柳淑慧还是那个助理,和张妮的感情都不浅,冒然接近,一定会打草惊蛇。”司徒边走边说。
  林遥也同意司徒的观点。他一直在想,那个张妮实在无法把她和凶手联系在一起。可是,到目前为止,她的嫌疑最大!她有动机,有作案时间,唯一不吻合的就是离开案发现场的时间。张妮的那个助理值得关注,现在看来,柳淑慧也不能漏掉。
  林遥刚想到这里,司徒就说:“晚上,再去尝尝琴心茶吧。”
  林遥看着司徒,就知道他这样的人有了线索绝对坐不住!
  
  黄昏中的村庄别有趣味,如果有机会林遥真的想重游一番。
  等着他们到了小饭馆的时候,刚好看见柳淑慧送走了几个客人,看见了林遥和司徒,柳淑慧热情的打招呼。
  进了屋内,林遥说还想尝尝那些山菜,柳淑慧点头说没问题。
  不需多时,一桌地道的农家菜肴就做好了。司徒还要了一些泡酒,说是想聊聊天,让柳淑慧也一起喝两杯。
  要说这喝酒,林遥包准跑的比谁都快,因为它是属于那种,一杯脸红,两杯头晕,三杯倒地的人!
  司徒应该是有些酒量,可看见柳淑慧一口干的架势,心里就没底了。看来A计划是没希望了。
  三个人边说边喝,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