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原始再来 月下桑(上)

原始再来 月下桑(上)

【文案】:

这是一对雄性堪塔斯夫夫坚持不懈生(偷)蛋成功的故事:

「……你偷到了?」布莱克的神色立刻变得紧张起来,小心翼翼的压低了身体,顺便用翅膀将自家的窝盖得更严实了点。
「不是偷的——」听到布莱克的问题,白的神情更加得意,将大白蛋重新塞回自己的屁股底下,中气十足道,「这是我生哒!」

嘣——的一声,布莱克仿佛听到了自己脑内那根叫做理智的弦断裂的声音。
他终于知道比老公外出半年,回家发现老婆怀孕三个月更让人愤怒的事情了。那就是——
老婆外出几天,回家发现自己老公生了一枚蛋!

故事的主角→孟九昭(泪):我就是那枚蛋。

这个故事的相关故事是:移民侏罗纪→重返侏罗纪→含苞待放的元帅阁下→原始再来

↓↓↓我是原始社会总裁版简介↓↓↓
他,是宇宙最大的地产集团boss;
他,是地球最后留守的唯一抗拆迁户。
他们的恩怨,结束于地球毁灭的那一瞬间,
而他们的爱情,萌生在万物初始的……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九昭,路易,布莱克,白 ┃ 配角:猛,固伦撒,小花,西塔,娜扎,安迪 ┃ 其它:恐龙,植物,原始,重返侏罗纪

  ☆、第1章

  从水里钻出来的瞬间,布莱克抖了抖身子,身上的水珠早在接触冰冷空气的瞬间凝成了冰珠,落在冰面上,没等发出响声,便和冰面结合成了一体。
  他的运气还算不错,虽然前几天一直没有收获,然而就在最后一次下水的时候,恰好赶上了顺着水流过来的鱼群,用一块兽皮将自己的猎物全部兜起来,布莱克归心似箭。
  和他一同从水面跳出来的同伴显然也和他一个心思,一群人纷纷展开翅膀,向同一个方向飞去——
  巨大的冰盖上密密麻麻覆盖着树枝和石块搭建起来的临时巢穴,每个巢穴里面都有一个人,隔着遥远的距离,布莱克准确的认出了自家的那个,平展着羽翼,经过一段滑翔,他灵巧的落在了自家巢穴的边缘,与此同时,他将怀里一直抱着的装满鱼的兽皮递给了伴侣。
  「吃!」
  他不是个会说话的人,好在他的伴侣非常了解他。
  五天没进食,他的伴侣白应该已经饿得迫不及待了才对,可是这回,白却没有动他拿来的食物。
  「布莱克……」白的声音虽然听起来挺虚弱,不过亲者如布莱克,自是听出了声音里潜在的中气十足以及得意洋洋。
  果然,下一秒,白的爪子从兽皮被子下面颤巍巍的摸了出来,五指里面牢牢的抓着一枚圆圆的……
  蛋?!
  「……你偷到了?」布莱克的神色立刻变得紧张起来,小心翼翼的压低了身体,顺便用翅膀将自家的窝盖得更严实了点。
  「不是偷的——」听到布莱克的问题,白的神情更加得意,将大白蛋重新塞回自己的屁股底下,中气十足道,「这是我生哒!」
  嘣——的一声,布莱克仿佛听到了自己脑内那根叫做理智的弦断裂的声音。
  他终于知道比老公外出半年,回家发现老婆怀孕三个月更让人愤怒的事情了。那就是——
  老婆外出几天,回家发现自己老公生了一枚蛋!
  还有比这个更悲催的事情吗?
  孟九昭迷迷糊糊的想要睁开眼睛。
  他觉得眼皮很沉重,身子完全不像自己的,他似乎在寒冷的地方待了很久,整个身体冰凉的,直到几天前,周围的环境忽然变得温暖了。正是这股暖意将他慢慢从长梦中唤醒。
  眼皮还是睁不开,但是他可以感受到隔着薄薄眼皮的有隐约的光晕。
  好难得……奇怪,为什么他会觉得难得呢?实际上,孟九昭现在处于一种很奇妙的状态,他不知道自己是谁,并不是遗忘,只是似乎太久没有动脑以至于想不起来。
  再多一点温暖就好了,如果再温暖一点,他僵硬的大脑或许会重新运转起来。
  老天仿佛听到了他的祷告,于是慢慢的、孟九昭感觉自己真的温暖起来,他几乎可以听到自己血液重新开始流动的声音。
  好温暖……很久没有感觉到这么温暖了……
  奇怪……为什么,我会觉得时间过去很久了呢?
  记忆无比缓慢的拨开,就在这个时候,压着孟九昭、给他提供温暖的物事忽然被移开,光晕变强,温度骤降,就在孟九昭担心自己将会重新被冻上的时候,那个暖暖的物事重新压在了自己上面,他又觉得温暖起来了。
  孟九昭听到了闷闷的声音,一个低沉,一个醇厚,一问一答似乎在说话,不过他听不懂。
  可是他太累了,环抱他的温暖太过舒适,孟九昭于是重新闭上眼睛陷入了睡眠。
  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保护孟九昭的温暖一直都在,只是偶尔透透气,换一个……换一个被子?孟九昭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对于不时传入他耳边的语言越来越好奇。他现在勉强可以分辨出两个音节,那应该是两个说话人的名字,其他的还是听不懂。
  他开始能睁开眼睛,不过睁开也是白睁,他似乎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周围非常昏暗,只有微弱的光线从墙壁外面透过来。
  孟九昭慢慢想起了自己的名字,想起了「睡着」前发生的事情。

  ☆、第2章

如果中途没有意外,他现在是在「时空胶囊」里面。「时空胶囊」本是军用品,刚刚流入民用市场没多久,只有发达星系的有钱人才买得到,广告主打是万能的求生设备,只要进入胶囊内部,你就死不了了。可以一直躲在里面直到被人营救,如果一直没人营救也没关系,只要你死在胶囊里面,基因信息会自动开始录入胶囊智脑,然后胶囊内置的还原设备会自动克隆一个身体给你,如果是全尸——不,全身都完整的保留在胶囊内部的话,智脑会将记忆一并封存,重新灌输进入克隆体的脑细胞。
绝对逆天的高科技,孟九昭一个普通地球穷*丝连这玩意的广告也只看过一次——原因无他,根本没人将地球当做销售场所,所以广告也是压根没投放的。
然而孟九昭却最终靠这玩意活下来了。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孟九昭非常确定的就是这点。因为他已经「死」过一回了。那场可怕的灾难之后,他一直被封存在胶囊里面,外面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止,也不会有人救援,他记得当时自己是饿死的。
说到饿,孟九昭忽然觉得好饿,他试着活动了一下胳膊,感觉自己身上的部件都长全了,于是再也忍不住,开始死命的敲击胶囊内壁。
他决定了,出去第一件事,就是大吃一顿!
这辈子,他要吃遍美食,就算死也要做个撑死鬼,绝对不要挨饿了!
就在孟九昭拼命敲着时光胶囊内壁企图「越狱」的时候,外面的布莱克正在矜持坐在「蛋」上,作为孵蛋者,他可远比白靠谱多了,他双腿盘起,将大白蛋放在腿中央,为了保持温度,上面还盖着厚厚的绒毯,这还是他知道有蛋之后立刻打发白去猎的刚出生的特瑞龍幼龙皮,最保暖不过,之所以采用这种孵蛋的方式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枚蛋已经到来一个月了,一个月内这枚蛋从小小的一枚一下子长到了……非常咯屁股的大小,没法采用传统的孵蛋方法,没有经验的布莱克想到了这种方法为蛋蛋保持温度。
蛋的来源让布莱克有些头大。
因为这个蛋的来源问题和白大吵了一架,直到现在布莱克一想到这个蛋的来源就头大,他和白都是雄性,虽然漫长的种族发展史上似乎也出现过雄性生产的记录,但是!天知道每次都是白上他,怎么蛋会是白生的呢?要生也是自己生啊?!(囧:你纠结的是这个啊)
不过想不出来就不想了,眼下是腿间的大白蛋比较重要,不管怎么说,作为雄性,他们都是有孵蛋本能的,既然选择了彼此就做好了没蛋可孵的心理准备,然而,虽然心里做好准备,但是心里其实还是没死心的,证据就是每年都会来种族聚集地集合,龙雀是很强大的种族,狩猎能力极强,若是聚在一起,周围的猎物就不够族人分摊的了,因此他们平时基本上都是独居的,划分领土,每个龙雀人都拥有广大的狩猎地,只有繁衍的时间他们会来到生之地集合,目的自然是相亲□□产崽。
布莱克和白是族群中非常特异的两只。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们是住在一起的,除此之外,他们还是「一对」。
龙雀族是没有「家庭」这个概念的,也没有「夫妇」这个名词,父亲将幼崽养育到成年便分离,每年的□□季是他们唯一和同族一起生活的时候。布莱克和白是一窝的幼崽,和父亲分离后,相依为命一起生活,后来更在某个发情期不小心提前的日子做了兄弟不会做的事情,等到他们发现他们的特立独行的时候,他们已经习惯在彼此身边。
按理说,□□季和这两只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但是两个家伙每年还是费大力气过来,虽然两只没有交流过,不过彼此的小心思其实一清二楚:找准时机偷个蛋呗~
就算没得偷,等有人狩猎挂掉,还可以收养个没人要的蛋蛋呐(=__=)

  ☆、第3章

不过他们来了五次了,以上的两种情况一次也没遇上过。相反的,因为雌性少雄性多,□□季被迫雄雄组合的越来越多,而龙雀的雄性又是有着强烈孵蛋*的种族,于是,想要偷蛋捡便宜的对手也越来越多了。
一句话,现在龙雀族,那是蛋少爹多啊~
虽然两个人每年辛苦过来的原因都是想弄一个蛋,可是怎么弄两个人的想法却是不一样的:腼腆的布莱克主张认领无主的蛋——每年总会有些倒霉鬼出去捕食反而被捕食的,负责看守蛋的一方因为饥饿离开蛋的时候,这颗蛋其实就是无主的了,他们可以代为孵化;而白的想法则比较直接:用偷的,偷得不成就用抢的!
布莱克几乎已经肯定这颗蛋是白偷来的了,偏偏白非常嘴硬,坚持这颗蛋是他自己下的。
「睡醒发现就在屁股下了」——这个说法……
扫视了一眼周围的敌情,布莱克将屁股前面的大白蛋护的更严实了。不管这蛋是怎么来的,既然到了他们的屁股下面,那就是他们生的蛋,别人别想抢!
这厢,布莱克不小心将「蛋」抱的太紧了些,「蛋壳」出现了几丝细痕;那厢,奋力敲击内壁的孟九昭看到细痕透过来的光亮就像见到了希望的曙光,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大力,一下子,他的手就洞穿了内壁摸到了前方,然后,他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孟九昭用力抓住了对方——
他先是听到了一声吃痛的低哼,然后感觉自己被小心翼翼的抓了起来,对,抓了起来。
他上天堂啦,他见到天使啦!这是孟九昭第一个念头。
XX的,这是巨人天堂的天使么?这是他的第二个念头。
不过他很快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他……他他他他变小了!!!
该死的法兰财团,你们的广告上不是鼓吹说进去啥样出来就啥样吗?老子进去的时候52岁,出来的时候……连52天的大小都没到啊啊啊啊啊!
孟九昭炸毛了。
这么小,连牙齿都没有,这……这这这这要他怎么吃遍天下啊啊啊啊!
孟九昭郁闷的想叹口气,结果吹出了一个口水泡。
啪——口水泡破了,他觉得自己的雄心壮志也破了。
不过不愧是被称为地球最后的*丝男的男人,孟九昭迅速的振作起来了,他开始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眼前的救命恩人,这是天使吧?是天使吧!你看这金发碧眼!这奢侈的美貌!这高富帅的气质!这背后两个大白翅膀!这……*裸坦荡荡的胸膛!!!!
看着「天使」胸前两个粉嫩嫩的小点点,孟九昭吸了口口水。画里的天使不都是穿着少少,随便拿块布裹在身上就充满了神圣不可侵犯的圣洁感的吗?
不过,天使原来也是有性别的,他们有小*的,孟九昭的小眼睛向下歪了歪,想起自己破壳而出时候抓到的那东西,想到那软软的感觉……
不对,是大*。
不过对面的「天使」完全没有被猥亵的念头,挂着那画像上出现过圣洁微笑,腾出一只手,拿出了……呃!一块兽皮?
接下来,孟九昭就被「天使」用兽皮从头到脚猥亵了一遍,连屁股缝隙都被掰开猥亵到了。
「天使」用另一块兽皮将孟九昭一裹,然后伸手往外摸了摸,不知道从那里拽上来一条用绳子拴着的兽尸,哗啦一下,就从上面扯下好大一条肉,不在意的用刚刚猥亵过孟九昭菊花的兽皮擦了擦溅到脸上的血迹,然后他总算放过了那块让孟九昭压力山大的兽皮,从身后掏出一个类似石臼的东西,将刚才扯下来的肉放了进去,拿出一块石头开始砸砸砸,鲜血混着肉末开始不断的溅到「天使」,最后,一脸血的「天使」温柔的从石臼里面舀了一木棍肉糜,抹进了孟九昭的樱桃小口里——
恶——
孟九昭控诉的哭了出来。

  ☆、第4章

「幼崽孵出来了吗?」白缓缓的落下来——这阵子是他出去捕食的时候。落地之前他便发觉聚集处明显比往日喧哗,应该是幼崽陆续孵化出来了。
外面的风很大,白尽可能的将翅膀展开,为布莱克和幼崽挡住尽可能多的寒冷空气。他垂下头,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他们合力孵化出来的小崽子。
「怎么没长毛?」白和布莱克大眼瞪小眼。
两人的视线齐齐向隔壁的巢里看去,那里,正从父亲肚皮下挣扎着露出脸的是个毛绒绒的小家伙,乍看起来有点像小鸟,眼睛还闭着,背上两个小肉翅弱小的几乎看不出来,小东西此刻正因为乍一见光而发出「啊啊」的细小叫声。
他的父亲立刻像刚才布莱克做过的那样,砸烂了一块肉糜塞到小崽子嘴巴里,小崽子嘴巴吧唧吧唧的,看起来很受用,和自家这个反映截然不同。
「难道是我们的孵化方式不对?」新手父亲们伤脑筋了。
最后还是布莱克发现了孟九昭不停打哆嗦的样子,急忙把「没毛」的孟九昭重新塞回腿中间藏起来了。
「我见过有白熊用乳汁哺育幼崽,我一会儿去抓一只。」最后还是白灵光闪现误打误撞了。
「嗯,多吃点,很快就和别的幼崽一样了。」布莱克同意了。
他们的世界,没有保温箱,没有医生,新生命依靠的只能是自己的双亲以及自己的意志,双亲尽可能的为他们的提供食物,然后,他们靠自己的毅力活下去。
可惜,再有毅力,孟九昭也长不出毛来。
喝着熊奶,孟九昭表示自己蛋定了。
这……不是什么天使,而是鸟人吧?不过这只鸟人与其说是鸟,不如说像是一种批羽翼龙。孟九昭忽然想起了自己被塞入时空胶囊之前最后看到的景象。
巨大的、盖住自己整个视线的白色翅膀——
孟九昭握了握襁褓里无力的小手,他记得,他紧紧的抓住了对方的羽翼,对方却将他扯下来塞进了时空胶囊,他握得那样大力,以至于直到胶囊闭合,他的手里还有那人的一根羽毛。
他握着那根羽毛度过了最后的时间。
而现在,他手里没有那根羽毛了。
孟九昭望着巢穴外面蔚蓝的天空,他眯着眼睛,大概是外星人的高科技的帮助,虽然现在还是婴儿,但是他却能很清楚的看清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多美啊……这么纯净的蓝,白云是多么的低,就像油画一样的天空,地面上白雪皑皑,周围人们扇动翅膀的声音,幼崽们讨食的声音……这一切显得是如此有活力!
这是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一个初始的、未被污染的、没有开发的世界!不是他记忆里千疮百孔,被地球人榨干了最后一丝利用价值,成为废星终被抛弃的地球。
那场可怕的灾难之后,别说地球了,就算其他星球也不可能保存下来,那是一场宇宙范围的种族灭绝灾难。地球……自己最终还是没能留在那里……
孟九昭伤感了一会儿,很快就被塞到嘴边的雪白乳汁吸引了全部的心神,咕嘟咕嘟,他可不嫌弃这东西腥气,对于一个上辈子饿死,这辈子发誓吃遍全球的人来说,这是他梦想实现的第一步,他要多喝奶多补钙,早点长牙,把这软乎乎的骨头也长结实了,然后他要开始自己的征途——
不过小婴儿的活动力还是很有限的,孟九昭只喝了半碗奶,就头一歪睡着了。

  ☆、第5章

不过小婴儿的活动力还是很有限的,孟九昭只喝了半碗奶,就头一歪睡着了。
白看着布莱克小心翼翼的将幼崽重新包好放回怀里,说道,「你也累了,换我吧换我吧!」
「不行,你力气太大了,会把幼崽压坏的,这可是柔弱珍贵的幼崽啊!」布莱克冷面驳回。他暗暗咬了咬牙,其实他的下半身早就麻痹了,不过还是不舍的让出孵蛋的位置。
「让我抱一抱嘛~人家生蛋好辛苦的!」白一个缠字诀到底。
「说到生蛋——」布莱克将视线从孟九昭的小脸上一下子转到了白的大脸上,原本温柔的神色也一下子凛然起来,「之前问你的问题你还没解释清楚呢!说吧,这颗蛋到底是怎么来的?」
布莱克的口气虽然很冷,但是他却刻意压低了声音:他可不想让别人知道这颗蛋的来历有问题,万一被抱走怎么办?
「哎?」白露出了傻傻的神色,「不是早就解释清楚了吗?是我生的啊!我去大便,大完才发现这颗蛋在我的哔哔(消音)里,不是我生的能是谁生的?」
布莱克的眼光却更凶残了,几乎是恶狠狠的,「说!你是不是被赭□□了?那个家伙从小就看你的眼神不对劲,是不是趁我不在,他把你——」
布莱克给了白一个「后面的事我不说你也懂得」的眼神。
「冤枉——我说这几天你都不理我,原来你是这么想的。」白目瞪口呆,「我连赭是谁都不知道,这蛋……」
「你这个家伙,还想狡辩。刚出生个子就那么大又会抢食,害得我现在长得没你强壮,这也就算了,长大了筑巢的时候你更坏了,我一边搭窝你一边偷我的材料,害得我最后找不到老婆……」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布莱克开始翻旧账。
「这个……那个……」因为对方说的都是真的,白一时没法反驳。
「还有——」正要继续翻,布莱克忽然皱了皱眉,难以言喻的那个地方,忽然疼了一下,布莱克单手抱住幼崽,另一只手向身后摸去,摸到什么的时候,脸色忽然变得古怪。
他将手抬起来,伸到白眼前,张开,摊平,只见握在里面的是——
「蛋!」白大惊失色。
原来生蛋是这种感觉,就像菊花被扎一下的感觉,一点也不疼,布莱克板着脸,心里默默评价。
不过这样——
「我知道了!」白一下子精神了,单手指向布莱克,理直气壮道,「那颗蛋一定也是你生的!你这个家伙,大便的时候生了蛋也不知道,要不是我及时发现,搞不好蛋蛋早就冻臭了!你这个粗心的家伙!」
找到摆脱嫌疑的理由的白缺乏得瑟了,他也开始翻旧账,
「你从刚出生开始就粗心大意!明明不是我家的幼崽却走错窝钻到我家窝里要饭吃,多出来个竞争者,我当然要多抢才有的吃!再说说后来咱们自己建巢,那块地方明明是我事先圈好的,也建了一半了,结果你又认成自己的窝,走错地方开始往我的巢上垒材料,我没办法,只好帮你搭你的窝,如果不是你后来找茬找我打架把两个巢全部打破了,那年我们怎么会找不到伴侣?」
「原来这才是你的真心话。」布莱克的声音越发阴沉,「反正我们的习惯就是有了蛋就可以拆伙,现在我们有蛋了,再见!」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白大惊失色。
……
……
……
已经睡熟了的孟九昭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到来,一对很恩爱的夫夫吵了一个晚上,时空胶囊的外星让这对夫夫将它当成了一枚蛋,胶囊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可以随着内容物改变大小,那场灾难之后,孟九昭在胶囊里无助的饿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尸骨腐烂了,但是他的基因信息却保留了下来,被安全的保护在体积缩小的胶囊里,只等待一个契机,一个合适的时间,在时空胶囊内部的探测仪器确认外界适宜生存的时候,开始细胞修复。
习惯吞点石子帮助消化是某些兽类的本能,或许是布莱克,或许是白,他们中的某个人在吞食石子的时候不经意的吞掉了小小的胶囊,然后被排出体外,体内的温暖环境刺激了胶囊的苏醒,在离开他们体内后开始运作了,体积也随之慢慢增大,由于外界寒冷的温度,这种不合时宜的发育可能最终结果是修复到一半完全失败,但是幸好被白在事后发现,将胶囊当做自己的卵捡回了窝,给了它恒定的温度,从而使修复可以继续下去。
这些事情,白和布莱克不知道,当事人的孟九昭也不会知道。甚至,胶囊的秘密,其实也不止孟九昭一个——

  ☆、第6章

无论是什么种族,无论是哪个世界,夫妇吵架永远是猫狗不理。姑且不论白最后如何取得了布莱克的原谅,总之,等到孟九昭醒来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一颗蛋。
蛋的个头不大,孟九昭一开始这是「天使」给自己加餐用的,不过如此郑重其事、连同自己一起被「天使」抱在腿间再盖上大毯子的架势,让孟九昭情不自禁联想到了「抱窝」两个字。
「不会吧?」孟九昭张开嘴巴,然后流了一嘴的口水。
他现在的身体终究是太小了,就算有问题,也无法张口十万个为什么,孟九昭不是个会钻牛角尖的细致人,自己的命不是平白捡来的,既然能重新活一遍,他就要认认真真的过好这次的人生,近期目标,就是健康的长大。
就这个目标的完成度来说,孟九昭表示:他输给自己旁边那枚蛋了。
据他目测,那颗蛋的成长速度绝对超过自己了。一开始那么小的蛋现在已经和他半个身子那么大了。不过多亏了多了这样一枚蛋,孟九昭可以提前观察一下自己重生的这个世界。
那个名字初步听起来叫「布莱克」的天使已经无法将他们全部搂在腿间保持温度了,孟九昭被他裹好抱在了胸前,留下那枚蛋继续在腿间盖着毯子,无风的时候,「天使」会让他瞅瞅外面的景象。
好多「天使」!这是孟九昭的第一眼印象。
好多「天使」在抱窝!这是孟九昭的第二眼想法。
这是非常壮观的情景:一眼望过去尽是密密麻麻的巢窝,每个巢窝都是有主人的,那些金发的「天使们」往往只露出一个脑袋和半个身子外加翅膀尖,其他的部位全部深陷在巢窝内。这些用树枝和石子交错搭建而成的巢窝不算非常宽敞,但是很深,里面很温暖很挡风,这点孟九昭已经深深体验过了。
这应该就是这个世界的「人类」了。
他们有语言,也会使用工具——比如给他做肉糜用的石臼,但是还是很原始的石器,但是确实是出于某种目的专门制造的工具。他们不会织布,这从他们的衣物全部是兽皮可以判断出来,不过兽皮往往只系在关键处,这说明他们已经有了羞耻心,这便是初步的道德感。总体来看,这个世界大概还处在石器时代。
自己这算是重生在原始时代啦?
孟九昭脑袋里是没有穿越这个概念的,他成长的年代科技已经十分发达,人们早就证明了历史的可复制性,古人所谓的穿越无非是进入到某个文明某个进程点。时间永远是向前发展的。
托出生在大宇宙时代的福,孟九昭非常清楚不是只有灵长类才能进化为人的,不同的背景下,其他的物种也会进化为「人」。就好比他生活过的那个时代,最为强大的文明是被地球人称为恐龙以及植物的物种进化而成的人创造的,各种各样的物种进化而成的「人类」雄踞了不同的星系,创造了精彩丰呈的文明。有翅膀的宇宙人……他也不是没有见过。甚至,在他上辈子那时候,世上最强的种族正是一种翼龙人。
眼前的星球,进化为「人」的应该就是这些有翅生物。他们还在进化过程中,身形上仍然保有了种族固有特征——比如双翅。然而经过他的仔细观察,孟九昭发现这些有翅人的飞行能力其实已经退化了,他们翅膀的大小和身体相比小了很多,无法支持长途飞行,只能做到短暂的飞行以及滑行。孟九昭猜测这些有翅人的进化方向将会是纯陆地生物,他们的翅膀终将消失,而地行能力将被加强。
时间在孟九昭吃奶睡觉观察周遭中慢慢流逝,气候越发温暖的时候,布莱克的第二枚蛋也孵化了。

  ☆、第7章

毛绒绒的,一身白绒绒,看起来像只小白鸡,刚刚孵化的时候,孟九昭一时没把他和那颗蛋联系起来,还以为是“父母”给自己带回来的储备粮,直到孟九昭发现布莱克也会给这只“小白鸡”喂食的时候,才意识到:这搞不好是另一颗蛋!
小白鸡能吃能睡,极度擅长抢食,为了能吃饱,孟九昭不得不学会了抢食这项技能,好在他家的父亲很能干,那个叫白的有翼人每天都能带很多食物回来,不过其他家庭就没有这样好运。
这里的「家庭」概念还没有发展完善。孟九昭注意到,除了少数像布莱克和白一样两个有翼人生活在一起以外,大部分有翼人居然是单独育崽的。孟九昭不解的发现,两个有翼人一起组成的类家庭是没有幼崽的,他们没有抱窝行为,每天两个人都会出去捕猎,巢穴大部分时间是空闲的。而单个有翼人独自抱窝的巢里一定会有幼崽出生,孟九昭过了好一阵子才猜测出了真相:有翼人是雄性,独自育崽的有翼人之所以独自孵蛋是因为雌性走了,所以——
自己的父亲们其实是传说中的“基友”!?
孟九昭囧囧的想,自己的父亲们也算领先时代潮流了。
历史上的翼龙人正是因为雌性雄性分别朝两个方向发展最后才彻底成了两个物种的,有翼人相当一段时间内数量濒危,直到后来在某个有翼人体内进化出了类雌□□官、生出了第一只双雄性父亲的幼崽才缓慢上升。
孟九昭生活的年代早已不分所谓的雌性雄性,性别早已是证件上都不会写明的事情,机械人种大行其道,相当多的人类早已放弃了生育权,选择让自己永生。
目睹新生命的诞生,对孟九昭来说是非常珍贵的体验。
单身父亲独自照顾幼崽是非常辛苦的事情,因为伴侣离开之后他们必须一动不动的原地照顾刚出壳还非常脆弱的幼崽。之前储蓄的食物大部分是为幼崽提供的,有翼人自己则基本上不吃不喝。然而并不是所有有翼人都可以在临时伴侣离开前积攒足够食物的,或者是能力不够,或者是运气不好,更多的是新手父母缺乏经验,总之,为了哺育嗷嗷待哺的幼崽,他们不得不离开巢穴去捕猎,捕猎都是有风险的,何况是虚弱情况下的捕猎,有些有翼人便一去不回,这时他们的幼崽就会被族人收养(这就是明明生不出蛋也坚持翻山越岭过来集会的龙雀组夫夫的目的了),更过分点的就是直接偷了,孟九昭就见过这种事,有个有翼人趁主人离巢的时候,偷走了巢穴内的幼崽,他做的很隐蔽,孟九昭不知道布莱克发现了没有,不过从此之后发现布莱克夫夫对于自己和呆毛(孟九昭给自己同巢的另一枚蛋起的名字)的看管更加严密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