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如何训养你的人类 素长天(下)

如何训养你的人类 素长天(下)

时间: 2015-05-01 21:11:40

第53章 事后感觉哪里不对?

被千里之外的龙后惦记可不是什么好事,不过暂时当事人没工夫管,别说他们不知道,就算知道了……这种人生重要关头,谁有工夫分心?

一直到厚重的冰壳全部化成了水,再到水蒸发,具体的时间问题不必纠结,毕竟双方都不是人类。

终于吃饱喝足的龙化成原型,把身形缩小成跟克桑那种幼儿差不多的大小,卧在林间,晨光从背后缓缓升起,金色的黎明驱散清晨的雾气,周围的草丛被压得惨不忍睹,林子里弥漫着**的气息,周围的花草像软垫一样垫在龙族身下,不过蓝龙缩小身形之后——蓝龙族的体表鳞甲是最薄的,所以也是最晶莹漂亮的——他蜷缩在草丛里,双翅合拢,尾巴盘在身前,正探着头从翅膀缝里看里面的什么东西……

而且他维持这个姿势的时间可不短,圆溜溜的大眼睛眨呀眨,看得起劲,变小之后的蓝龙显得还挺可爱,尤其是这种活像把什么东西藏在手心里偷看的姿势,更是让人没法抵抗。

祈阳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四周都很柔软的狭小空间里,头顶有一盏蓝幽幽的光。

白白的软软的……等等,这好像是某种动物的肚皮?

“寒冰?”祈阳喊了一声,声音轻哑,带着一丝疲惫,头上的蓝色灯光闪烁了一下,祈阳疑惑地仰起头,果然……一只巨大的龙眼睛!

“你在玩什么?”祈阳哭笑不得地戳了戳修特拉的肚皮,修特拉动了动,不情不愿地松开翅膀,把里面的人露了出来。

祈阳慢慢坐了起来,蓝龙虽然把他松开了,但是还是拿尾巴盘着他,让他坐在一片翅膀上,靠着龙肚皮。一颗龙头凑了过来,蓝眼睛亮亮的,还试图伸舌头过来舔。

祈阳冷不防被舔了一身口水,只得伸手去推那颗大脑袋,结果有点四肢发软,没成功,反而让那颗脑袋蹭进了怀里。

……发情期真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比天劫还可怕!

祈阳努力坐正,尽量无视自己满身红红紫紫的痕迹,以讲道过后跟师尊讨论法术问题时的严谨态度,正襟危坐,询问:“寒冰?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不会得狂躁了吧?”

怀里的龙头眯起眼睛,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压根不搭理祈阳的问题。

“寒冰?”祈阳惊愕,怎么回事?不会是变不回人形了吧?糟了,以前修真界常有悲剧的妖修情侣,好死不死地搞双修,结果双方修为不匹配,修完修岔了,一方的精气被另一方吸干,失去了灵智,耗尽修为、再也不能修行,“寒冰?你说句话啊?怎么了?”

天哪!难道我把寒冰吸干了!祈阳被这个恐怖的想法吓得浑身颤抖,一把抱过修特拉的脑袋,左右摇晃,“寒冰!你怎么不理我啊!”

修特拉现在吃饱喝足,一点也不想搭理情商为负数的祈阳,这该干的都干完了,按照正常来讲,第二天起床不应该**一下、或者羞涩一下、再不济哪怕是恼羞成怒发一顿傲娇的小脾气,也都是正常反应,可你这一脸讨论学术的正直、外加舍生取义的大气凛然,这是该有的态度?这是刚确立关系的情侣之间该有的相处模式?想想就觉得肝疼,想当年的蓝龙语者,身后追求者无数,他一个都看不上,现在倒好,他屈尊降贵追了这么久,感情祈阳压根没这意识?生气!气大发了!

真是欠调/教!修特拉又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算了,枉费自己昨晚那么小心翼翼,生怕睡醒的祈阳尴尬、害羞,还特意化成原型,又怕祈阳不舒服,还贡献了自己的肚皮和翅膀,并且一夜没睡时刻注意祈阳有没有不舒服,哎呀,现在左翅膀还是麻的。

眼看蓝龙又把脑袋在自己身上蹭了蹭,眯着眼睛一副要睡觉的样子,祈阳差点炸了毛,不顾身上各种不舒服,一下子爬起来,抱着修特拉的头,一脸都快急哭出来的表情。

咦?修特拉闭着一只眼,祈阳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不太对?

……好吧,这确实不能怪情商负数的仙长见识短浅,他虽然对双修啊、圆房啊这些东西都听说过,但他又没见过,修真界哪里像迪亚纳这么开放,还有专门下片子的小网站……咳咳,总之,仙长,你们昨晚那不叫双修,那叫单纯的滚床单啊!不对,鉴于地点问题,应该叫做滚树林。

“寒冰……”祈阳的手抚摸着修特拉额头光滑的鳞片,慢慢将自己的额头贴了上去,抱着冰凉的龙头,而修特拉完全没明白祈阳为什么忽然这么惊慌失措,非常不厚道地选择了继续卖萌不出声,他伸出舌头,舔了舔祈阳的胸口,而祈阳一点反抗都没有,跟昨晚那打架一样的气势完全判若两人啊。

“寒冰……对不起,不管你怎么样,我都不会离开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祈阳抱着修特拉轻声说。

咦?是表白?修特拉眼睛一亮,但随即看到祈阳……祈阳在哭?哭什么?

“就算你认不出我也没关系的……”祈阳说着,吻了吻修特拉的额头。

终于忍不住了,修特拉奇怪地说:“我为什么认不出你?我又没有老年痴呆。”

QAQ!祈阳觉得此刻自己脸上一定是这个表情,“寒冰?寒冰!你、你没事!太好了!”

“我有什么事?”蓝龙趴在祈阳身上,眨眨眼,“你哭什么?是不舒服吗?是我太激动了,下次我会轻一点的。”

下次轻一点……祈阳顿时一僵,浑身的怪异感觉又找回来了,修特拉看着他的脸色一会纠结一会喜悦一会又尴尬,心里乐得不行,蓝龙又用两片翅膀包住祈阳,“你刚才在说什么呢?我怎么会不认识你?难道你觉得我是那种骗上床就跑路的渣滓吗?我会生气的!”

一定是神志不清了……祈阳抬手遮住脸,但没挡住耳朵根都红了起来的样子,他还是诚实地解释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误会,惹得修特拉大笑起来。

“是我不好,我不该吓唬你。”修特拉抱着祈阳换了个姿势,看对方依旧脸红尴尬,于是放柔了声音低声说,“好啦,有什么害羞的呢,这是因为我们彼此相爱,所以才更加亲近,这是一种很美好的事情,你躲什么?”

然后蓝龙又用一种委屈的声音说:“难道你不喜欢我?还是说你觉得我的技术很烂……呜呜……”

“相……爱?”祈阳念了一遍这个陌生的词汇,这……是凡人所说的爱情?“所以,我爱你,是吗?”

蠢哭了!修特拉简直都要被祈阳弄得哭出来了,情商低成这样,实在太心塞了吧!“怎么,你以为是什么?难道你跟随便什么人都能做昨天的事吗?”

想一想,如果换成露露……换成克桑……额打住,祈阳捂住脸,够了,画面太美,做不到啊!

“可是我不是龙!”祈阳忽然说。

“没有人规定一定得和同族交/配啊!”修特拉耐着性子解释,对于祈阳执着的问题,修特拉是在不太能够理解,在修真界,所谓人妖殊途、人鬼殊途、人仙殊途……别管是啥,只要是和人类以外的种族,那后面一定加个殊途,确实是这样,在那个世界里,大多凡人最真挚的梦想不过是阖家团圆一世平安,而不论是仙妖还是鬼灵,都有与人类不对等的生命,对于双方来说,自己天天老去而爱人始终不变,人类无法承受,而,目睹爱人离去自己依旧永恒,也并不是所以修真者都可以承受这样的痛苦。

……祈阳沉默了一下,然后笑了笑,“好,如果哪天你想要小孩,我们就领养一个,好吗?”

“哦?原来你担心这个啊!哈!”修特拉愉快地说,“我是蓝龙族语者,我们龙族的后代是集体孵化和养育的,你看上哪只小龙,抱过来就是了,他父母会开心得不得了的,能被龙族语者亲自养育,那可是荣耀!”

看着龙族得意洋洋的脸,祈阳也暂时将忧虑放在了心底。

——龙族虽然有长久的寿命,甚至史书上都没有确切记载这个种族能活多久,不少史学家认为龙族的生命是永恒的……但是起码到目前,没有哪只龙族真的活到了永恒,他们多半因为各种理由离开这个世界,祈阳知道,修特拉超过千岁了,他早晚也有一天会离开……而自己真的有勇气面对永恒的怀念吗?

祈阳不知道,所以他才犹豫,他才会担忧,但随即他放下了这件事,如果他真的不能割舍修特拉的离开,那么便随他而去又有何不可,只要不在使用能量转化器,他的灵力很快就会自然枯竭。

——所以双方现在谁都不知道,他们俩……其实……很可能永远也死不掉……又悲剧了啊,仙长。

“谁?”祈阳忽然抬起头,剑修敏锐的观察力让他感觉到林子里有另外的人在活动。

修特拉紧跟着抬起头来,噗地一下变回人形,将祈阳的衣服递了过来,剑修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一把握住修特拉的手,抬手掐了个隐身的法决,两个身影一起隐没在林间。

“谁会跑到这么深的林子里?”修特拉低声说,“这是法拉森林,林子深处魔兽横行,我们没遇到,是因为我是上位龙族,天生对魔兽有压制。”

“过去看看,我感觉那个气息很熟悉。”祈阳同样压低了声音。

“等等,你有没有不舒服?”修特拉一手扶住祈阳的腰,一边皱眉,“我们不如回去喊学院的人来。”

祈阳笑了一下,“没关系,我可没有那么脆弱。”

可你昨天最后晕过去了呀!修特拉识时务地闭上嘴吞掉了这句话,估计说出来祈阳又得脸红半天不敢抬头看自己。

“魔法阵……传送阵?”修特拉感受了一下空气中的波动,“是个传送魔法阵的波动!”

“谁要从这里传送?”祈阳拉着修特拉,贴着树根绕过去,赫然来到一片林间湖边,湖水中浪花翻天,有几个黑袍魔法师正在施展魔法,水面上扭曲的水雾形成了一个魔法阵。

“希瓦尔深渊议会!”祈阳眼尖地看到了黑色袍子上的花纹,血红色和深紫色交织的诡异图腾,每一个魔法师的脸上都戴着一个奇异的红色面具,上面是女人的脸,垂泪的湮灭之神拉西维娅。

“别急!”修特拉一把按住祈阳即将出剑的手,“不要打草惊蛇,先看看他们这是要做什么,大费周章在湖水里搞传送阵?”

一堆人就像祈阳见过的人类骗子半仙儿一样满地蹦了一会,但这几个家伙可不是半仙儿,所以他们的咒语是有效的,水光中,魔法阵的效力开始发动,强大的能量旋转在空中,修特拉忽然看出了更加不对的地方:“不好,这魔法阵是叠合魔法,两个魔法叠合在一起,一个不知道会把什么东西传送过来,另一个会把传送过来的东西再传送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

也就是说这是个中转站!

要在这么多水的地方建立魔法阵,必然不会是胡闹的,那几个魔法师都是水系,而五系魔法阵,需要用水克制的只能是火系。

“他们要对付的是个火系的什么人。”修特拉说着,抓住祈阳,“小心!”

“糟糕!!!”祈阳忽然惊呼一声,“被深渊议会一直惦记的,火系的,亚弥尔导师!”

随着祈阳的话,那个传送阵中一阵光芒闪过,随即而来的火焰被周围的水阵熄灭,空中出现了两个人影。

“亚……”修特拉一把捂住了祈阳的嘴。

“别动,亚弥尔是大魔导师,对方既然如此大费周章布置束缚,就不会轻易杀他,一定是要抓活的,先看看到底他们是要做什么,现在冲上去,你能帮忙一次,你能一直跟着亚弥尔吗?”修特拉对亚弥尔依旧怀着强烈的记恨,所以是有私心在的,不想让祈阳和亚弥尔关系那么好,但蓝龙所说也不是胡说,的确是这样,大魔导师都不能轻易对付,是因为对付有备而来,那么首先就要搞清楚,为什么亚弥尔会被一而再再而三地袭击。

水链条缠绕着亚弥尔清瘦的身体,他还穿着一身睡袍,明显是刚刚起床就遭到了袭击,他对面站在一个魔法师,也是祈阳见过一面的人——最开始绑架亚弥尔的就是他!

那个年轻魔法师笑着说:“老师,您依然对我留情,学生非常喜悦。”

亚弥尔脸色很难看,不知道是受了伤还是中了什么封印,此刻任凭他的学生把他锁了起来,“诺瓦,我已经记不清你骗过我多少次了。”

“那为什么,还相信我?”诺瓦低声回答,“我确实又骗了您一次,但我不会伤害您的,请您跟我走吧。”

“我竟然以为,你来找我是真的要悔过……”亚弥尔说,“我究竟对你还抱有什么幻想啊……”

诺瓦什么都没说,只是转身对属下说:“带上亚弥尔大师,我们这就回去了!”

“是!”

魔法阵很快再次启动,林中恢复了空无。

作者有话要说:yooooo~~~修特拉成功get祈阳!啊,我们不要告诉祈阳,龙族的发情期一年一次,一次十二个月哦~

顺便,又到了追文福利时间——道长的有奖问答环节!提问!你们认为真正的三皇子是谁~(提示,已出场)老规矩~第一个答对,并且得是肯定回答哦~第一个答对的道友,奖品依旧是#自由指定内容的番外#一篇!开始抢答吧23333!

第54章 剑修的新生神官的末日

眼见一行人的身影消失,修特拉从背后抱住了祈阳,不让他冲上去救人。

“寒冰!”祈阳颇有些恼火,“不要再任性了,我知道了亚弥尔导师过去的事,那是误会,你不能因为这个,就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抓住!”

“我没有任性。”修特拉反驳,并且耐心地说,“我现在已经恢复基本的理智了,我更没有再记仇,祈阳,我还是那句话,你不可能一直保护一个不相干的人,从理智上讲,我也知道是那个叫诺瓦的人利用了亚弥尔,但是那是属于他的事,他需要自己去解决,自己去承担后果,祈阳,你不能只是一味地护着别人、让着别人,我也想保护你。”

“我……”祈阳愣了愣,一时有些语塞。保护?要保护一个剑修?这就好比你要保护一把刀,刀就是拿来砍人的啊,不需要被保护的呀!

“祈阳,剑修到底是什么?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修特拉握住祈阳的胳膊,“我想过了,你从不拒绝我的要求,我在发情期有时候不清醒,我会做很多出格的事,但你一直迁就我,甚至……甚至我出手攻击你,你还手都不会下狠手,见我受伤还……还停手了。当初露露要袭击你,你反而要救她,亚弥尔曾攻击过你,可你现在敬他如师,但我又看得出你的性格并不软弱、更不会无原则地同情心泛滥,我见过你战斗的样子,英气逼人,煞气满身……所以我想,剑修到底是什么,是因为你身为剑修,所以才本能地拼尽全力去保护、迁就身边的人,毫无底线地原谅别人的过错吗?”

祈阳愣愣地看着修特拉,后者无奈地摸摸祈阳的发顶,将他抱进怀里,“别再这样了,行吗?我不需要你的保护和迁就,我更愿意与你并肩战斗,如果我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不要一味忍让好不好?你一直摆出这样的姿态,从不计较、什么都能忍下,还一心要护着身边的人,我不想你这样,我希望你自由地表达,顺着你的意愿做事,好吗?”

祈阳的脸贴着修特拉的心口,感觉到龙族沉稳的心跳,有点迷茫。

“亚弥尔不是小孩,他是个大魔导师,是这个世界数一数二的强者,诺瓦是他带大的学生,所以这是他的私事,是福是祸都得他去扛,不能你冲上去。”修特拉抚摸着祈阳的背,“喜欢的要说,不喜欢的也不能忍着;朋友之间相互帮扶可以,但这是相互的,不要总是一味地压榨自己,成全别人,好吗?”

“我……”

“祈阳……我昨晚很冲动,你那样不愿意,却还是……还是接受了,尽管可能是为了救我……”修特拉低着头,将下巴搁在祈阳肩窝上,“我觉得我很心疼,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胡闹,你还一直忍着我,不离开我……”

“寒冰。”祈阳低声说,“……我……我不讨厌……昨晚的事……”

“真的?”修特拉惊喜地抱住祈阳,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在我的世界,身为剑修,手中有剑,就当为天下人拔剑。既然拥有高人一等的力量,就必须承担高于凡人的责任,这既是天道秩序,也是修真者的准则。”祈阳说,“所以,我并没有勉强自己,那就是我的准则。”

“这里的人远比你想象得顽强。这片大陆经历过战争、天灾、神罚,各个种族之间也有过长达千年的争执……但如今这世界欣欣向荣。我们不是需要被时刻保护的无助者。”修特拉认真地说,“我也希望保护你。”

关于这个问题,双方都是一样的,龙族会为了守护珍宝不惜一切代价,而剑修亦会时刻挡在爱人身前。

“而且恕我直言。”修特拉挑了一下眉毛,“没事的时候可以多上网看看论坛,你再这样下去吗,都要变成白莲花了!”

呃?白莲花?祈阳疑惑地看着修特拉,他不是莲花精呀!

祈阳觉得大概他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适应吧,这里没有跪地祈祷仙人拯救的凡人,有的只是即使平凡却仍在战斗的少年男女,而这些男男女女终究有一天会成长为战士。

既然已不在天道下,那么所谓仙凡之别,其实早已不在。祈阳忽然清晰地意识到,他也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一个生命而已,不再高高站在云端,不再有凡人顶礼膜拜,不再需要为飞升潜心修炼,更不会再有天劫降落……

不再受天道束缚!

也许到了师父所说的时刻,该为自己找到真正存在的意义,我究竟为何而存在的意义。

“等我们有空,我带你四处旅行,好不好?”修特拉说,“我们这里有蜜月旅行的传统哦,对了,我们哪天还得办一次婚礼,你喜欢在圣殿举行,还是举办机甲式的新型仪式?”

祈阳想了想,笑着说:“你安排,我只管参加。”

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

修特拉将亚弥尔被抓的消息通知了罗南,以大魔导师的能力不一定会束手待毙,而罗南近来也越来越急于击溃深渊议会,想必现成的帮手罗南一定愿意照顾,况且亚弥尔和罗南也算认识,有过一些交情。

“这事就交给我好了~”几个人说这话的时候,祈阳觉得罗南最近有点脸色发青,一副休息不好的模样。

“罗南,最近身体不舒服?”修特拉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不是又泡在实验室里忘记睡觉了吧。”

“没有,就是总做奇怪的梦,也不知道怎么了。”罗南疲惫地揉着太阳穴。

“我给你加一个安神的法术吧。”祈阳说着,一道符箓飞出,没入罗南的额头。

“多谢。”罗南笑笑,“关于转换器的材质试验也有了进展,我觉得五级以上的魔兽魔核可以用,但是仍然需要定期更换,我还在试验更好的。”

“好,我现在有的用,不要太急。”祈阳说,“而且,我也不是家用电器,没了电源就不能用。”

修特拉哈哈大笑,对于祈阳时不时冒出的奇怪想法已经习以为常,之前祈阳多次对他表达了“坚决不要叼着插头蹲在墙角”这个想法,反而让修特拉特别有冲动,弄一个叼在嘴里的充电器给他,效果一定棒。

当然,为了日后的性福,修特拉决定不能总欺负祈阳。

分别之后,罗南就决定回去补个觉,最近他总是做一些奇怪的梦,梦里有个面目模糊的家伙对自己动手动脚,那感觉真实无比,好像真的有人这么做一样,而且罗南醒过来后觉得很累,似乎真的和人一夜缱绻。

只是哪有人能这么厉害,半夜流进堂堂司月神官的寝室?

……殊不知,这个闯入者可是司月大人您亲自抱回屋里放到床上的,罗南就是想破脑袋也没能把萨尔和那只萌萌的大猫划等号,所以他根本不会防备每天往他被窝里钻的小动物,每次罗南对萨尔钻睡衣的行为表达出一点点抗议,萨尔只要卖个萌,罗南就能融化在猫咪的叫声里。

而祈阳这回真是彻底把罗南卖了,本来夜里萨尔就是先对罗南施展过沉睡魔咒,才敢动手动脚,过程中还得时不时补一个,罗南的精神力不比萨尔差,只是没有防范,才一直中招,但几次很危险地中途挣扎着醒过来,若不是萨尔变得快,就被抓现行了。这一回祈阳给加了个安神的法术……

萨尔简直在心里给祈阳唱了一百遍赞歌!不愧是曾经喂他吃东西的好战友,看这助攻送的,太到位了!

以往只敢摸摸抱抱,亲两下过过瘾,估计今天能做个全套啊!萨尔愉快地哼着歌,罗南在安神法术和沉睡魔咒的双重作用下,完全无法挣脱萨尔的摆布,精神沉湎在半梦半醒的境界,身体的感官却清晰无比,偏偏无法彻底醒来,罗南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半睁着失神的双眼,里面倒映着犯罪者的脸,昏沉的意识却根本认不清那是谁,只觉得熟悉,想抬手去抓住他,用尽了力气,手也没能离开床单。

睡衣只需要解开个带子,就什么都挡不住了,罗南依稀感觉到那个半夜猥亵他的家伙变本加厉了起来,不仅在他身上一通乱摸乱咬,居然还胆大包天地把手向那种私密的地方伸!

可恶!如果能醒过来,一定先糊他一脸的暗魔球!

“啊……”现实中的罗南无意识地低吟着,身体被萨尔随意摆弄,完全招架不住。

“唉~我的小罗南呀,明明还是毫无经验的处男,却偏偏摆出一副淫/荡的样子来,真是想气死我呀。”萨尔愉快地感受着那紧致温热的感觉,更加恶劣、并且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完全不怕弄醒罗南——多谢祈阳,罗南真的醒不过来呢!

“呜……好疼……疼……”罗南在朦胧中哑哑地哭了起来,一行眼泪滑落在长发里,眼角绯红,迷茫而无助。

可惜施暴者完全不会怜惜,反而更加开心兴奋,甚至忍不住大笑着,在一声声带着泣音的轻哼声中,低头亲吻罗南潮湿的眼角。

呵~你跑不掉了呦~

作者有话要说:O(∩_∩)O~~今天下午接到通知入V,感谢各位道友一直以来的陪伴和支持~~~贫道第一次开V好紧张……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啊无量天尊!这周三就要开了,目前蓄力中,当天出大招!

在这里恭喜萨尔,感谢祈小阳的助攻……顺便说,为大家排除一个错误答案——萨尔……嗯,大家继续猜!话说,是因为牛二狗这名字太土鳖,所以你们都不相信祈阳的记忆?嗯哼?

第55章 最不堪入目的开幕式

依旧是第二天天蒙蒙亮,罗南猛地醒了过来,失去魔法阵的压制,强大的精神力终于挣脱了束缚,黑暗元素感应到领袖的暴怒,一瞬间全部暴虐起来,以罗南为圆心,黑暗如海潮般翻滚,一场大海啸爆发出去,轰隆隆——

咔嚓——轰——————

清晨的雷纳雅若本来处在一片安详甜蜜的梦里,连最老学究的老魔法师都离开实验室,回到床上睡大觉了,就在这时,一片震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所有人都被惊醒,学生们纷纷从宿舍探出头,这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影月使团暂住的那栋公寓楼整个被笼罩在黑色的漩涡里,钢筋、水泥和破碎的砖石瓦砾……以及还有一个不断惨叫的接待导师,正在半空旋转、飞舞,风暴中心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其余的黑袍神官以惊人的速度和反应能力冲出重灾区,统一披着黑袍,站在边上,非常无辜。

什么情况?那个嘴碎的接待导师惹了神官?不对啊这是大清早啊,哪有这时间吵架的?学生们纷纷惊愕,随即摆出一副看好戏的神色——影月的神官相当厉害啊,这楼居然被炸这么惨?

轰——又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伴随着围观群众噢噢的惊呼,黑色漩涡向旁边炸开,周围几栋楼全都像纸片一样被扯碎,不少光溜溜的导师被吹到空中,发出长短不一、音调各异的惨叫。

“噢噢——快看啊!美女导师的躶体!”学生们哈哈大笑。

“哦哦以后要是我想得罪影月,请麻烦大家用‘宿舍楼废墟’提醒我一下。”

“哎呀那不是那天惹到影月司月神官的老头子塔夫克吗?看他的腿毛!好茂密啊哈哈哈!”

“我勒个去啊啊——快看,校长也飞起来了!”

学生们大声欢呼,空中一个秃头中年女人飞在空中,手舞足蹈,发出的声音足以媲美当世第一女高音歌唱家。

“恶马自有恶人骑,影月神官真神奇!校长躶体半空飞,谁让你总涨学费!”

学生们集体欢呼,拍着手,整齐划一地开始在某位文学院学长带领下大声喊话,“影月影月了不起,打得校长呱呱叫,校长呱呱叫一声,明天蛤/蟆过一生!”

罗南终于找回理智,抬头看了看满天飞舞的各种导师……以及他们的内裤,捂住脸,叹了一口气,黑暗元素平复下去,乒乒乓乓,导师们伴随着一声声嚎叫,落在地上,不时发出“哎呀我的头”“哎呦我的腿”的惊呼,而校长不愧是校长,落地时滚了两个圈,大喊一声:“哎呦我的咪咪——”

全体神官默默将视线放在秃头女的胸口……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