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小孩难养 唯心自由(下)

重生之小孩难养 唯心自由(下)

时间: 2015-05-06 06:09:50

 ☆、第66章 毛球历险记

郑杰揉揉他的脑袋,笑道:“担心那么多做什么。它要是不捕食,只想等着我们给它找吃的,顶多饿上一天,不会让它饿死。不过那样的话,就说明它无可救药,以后我们也不用多管它,只要不让它饿到就行。如果它能想到办法自己弄到吃的,至少说明它还有点本事,值得我们培养它。”
刘斌崇拜的看着郑杰:“小杰,你真聪明,我们的确要好好锻炼它,我们也是为它好。”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将劳其胫骨,饿其体肤,毛球雕,请多多保重!
郑杰心安理得的享受刘斌的崇拜,一点也不为自己的偷懒行径心虚。毛球雕要是能学会在地上捕猎,以它的防御力,几乎没有什么天敌,完全可以在地上也横着走。要是它学不会养活自己,哼哼,郑杰就打算把它送给爱宠物的爸妈养。
总之无论毛球雕怎么选择,郑杰都是准备当甩手掌柜。宠物什么的,在他看来是玩物丧志,修炼才是根本,战斗宠物有什么用。
郑宝贝和李璐璐那么喜欢动物,有了这只雕,还能当坐骑玩。想想一只不会飞的雕,背上坐着人,摇摇摆摆的招摇过市,多吸引人眼球。
郑杰觉得自己也是个不错的主人,起码会为毛球雕的将来考虑。至于是什么样的将来,选择权就在毛球雕自己手里,当然最终解释权在郑杰手上。
可怜的毛球雕,碰上这么不讲理的主人,也只能算它倒霉,谁叫这是它自己选的主人呢。
郑杰不让刘斌为笨鸟多操心:“你现在专心修炼,什么时候突破成为高级精神力者,我就陪你出去旅游一年。”
刘斌抓着郑杰的袖子,不敢置信的问:“你真陪我玩一年?我不用再打坐修炼?”
郑杰点点头,肯定道:“嗯,只要你成为高级精神力者。”
从四岁开始,除了拜年的几天时间,刘斌就从来没享受过什么假期。可是拜年要跟郑杰分开,舍不得离开郑杰的刘斌,从此七岁开始,连拜年都跟着郑杰,于是后果就是连那几天也要修炼。
一年啊,一年不用打坐!刘斌想到他可以跟郑杰日日闭门,在床上大战三百六十五回合!就忍不住开始荡漾,他握紧了拳头,挥舞了一下,为了一年的假期!拼了!
荡漾的小鬼,目前也就只有这点理想!
前面有肉吊着,刘斌顿时动力满满,立刻打坐修炼。郑杰也在他旁边坐下,并在两人周围设了保护结界。
郑杰闭目后,就分了一缕精神力跟着毛球雕,以免它出现意外。
毛球雕等了很久都没等到主人,终于受不住饿,起身寻找吃的。
它蹲在草丛中一动不动,仔细的听着周围的动静,还真让它找到了一只山鼠。这只山鼠很肥大,要是能抓到,它起码能饱腹一天。毛球雕眼睛都快冒出金光,肉肉肉!它已经闻到了肉吃进嘴的味道。
毛球雕期待着山鼠能自己跑过来,可惜山鼠就躲在那边抱着个野果啃,丝毫没有动弹的意思。而且山鼠很警觉,吃两口就会竖立着东张西望。
毛球雕一直没找到机会,眼睁睁看着山鼠吃完果子跑开。
错失一次机会以后,毛球雕决定,下一个猎物它一定要干脆果断的出击,绝对不再浪费时间白等。
出手了不一定能抓住,但是不出手永远也抓不住猎物。最重要的是它的肚子越来越饿,等不下去了。
这时有什么东西落到它身上,毛球雕转头一看,竟然是一条肥肥的大青虫。它张口就把大青虫叼到嘴里吞下肚,很不过瘾的咂咂舌,这种幼雕营养餐好久没尝到了,真是美味,可惜还不够它塞牙缝。噢,错了,它连牙都没。
这里没有小动物出没,毛球雕鬼鬼祟祟的探头探脑,小心的寻找猎物。
没走多远,就见到一只野兔正在吃草,毛球雕口水都要流出来了。野兔最美味了!
毛球雕蹑手蹑脚的挪动身体,大眼紧盯着兔子。
就在它准备扑上去的时候,兔子机警的往灌木丛中一蹦,毛球雕就失去了兔子的身影。它愤怒的冲过去,对着灌木丛一阵扫荡,终于被它找到了一个洞穴。狡兔三窟,毛球雕不但进不了洞穴,就是进去也根本抓不到兔子,气得它直跳脚。
两次失手,毛球雕郁闷极了。要是是在草原多好!森林里的植被遮挡了它的视线,也阻碍了它的行动。要是能回到草原,它一定不会饿肚子!
越想越郁闷,毛球雕想离家出走,可恶的主人,到现在都不来接它,它还不如回草原。只是在丛林里,它晕头转向,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出去。
毛球雕第一次这么后悔,不应该轻易离开它的领地,跑到森林这边来玩。而且玩就算了,更不应该不听祖辈们的遗训,袭击两条腿的人类。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毛球雕吃大亏了!
毛球雕正在自怨自艾,突然警觉的竖起脑袋,盯着远处的草丛。
草丛悉悉索索的抖动着,似乎有什么个头不小的东西在里面游走,并迅速向毛球雕这边靠近。毛球雕没有躲开,紧紧的盯着前方。在偷袭者靠近它的时候,蹦起来扑向对方。
毛球雕的爪子狠狠的嵌入偷袭者的身体里,鹰钩直击对方三寸位置。
偷袭者吃痛,翻滚不休,杂草灌木都被它压倒,它也终于露出真面目。这是一条草蟒,有人粗,十几米长。有这体型,也难怪它敢攻击毛球雕。
草蟒不甘被制,努力缠上毛球雕,蛇头咬向鸟颈,可惜它的牙齿竟然无法突破那层看起来软绵的绒毛。毛球雕瞅准位置,爪子再次刺进对方的腹部,攻击对方七寸。
毛球雕吃过很多蛇,只是以前它都抓的比它小的蛇,抓起来拎到空中一丢,就能舒舒服服的吃,这还是第一次跟对方玩肉搏,还是体型大它几倍的。不过它也不怕,对它来说,这就是美味,它吃的多,对蛇的弱点一清二楚,几爪子就抓破了对方的七寸。心脏被攻击,草蟒抽搐着就慢慢不再动弹。
自始至终它都不知道它攻击的是一只金爪雕,还以为只是一只肥美的幼鸟。
毛球雕得意的围着草蟒跳了几下,“调~调~”直叫。
打到了猎物,它终于能扬眉吐气的喊主人来接它。它要把这条蛇让主人看看,让他知道,它即使暂时不能飞了,也是非常厉害的,不能再小瞧它!雕也是要尊严的。
郑杰一直关注着毛球雕,自然也注意到了那条蟒蛇。金爪雕除了幼生体脆弱,第一次换毛后就已经是铜墙铁骨,一般的野兽根本无法突破它们的防御,所以郑杰根本不担心毛球雕受伤。见它已经捕杀到猎物,郑杰总算挪步到毛球雕跟前。
一见到主人,毛球雕煽动小肥翅讨好的咕咕叫:‘主人,你吃,你吃!好吃!’
郑杰听到毛球雕的肚子饿得在响,竟然还能先想着自己,一时也有些过意不去,似乎他这个主人当的真的太不称职了。但也只是有一点点过意不去,除了刘斌,还真没有谁能让他轻易改变主意。既然原先就打定主意以后要毛球雕自立,郑杰在看到毛球雕的能力以后,更加觉得自己的想法是没错的。
郑杰把蛇清理了一下,把毛球雕爱吃的那些部位就给它留着,其他的蛇肉大部分被他冷冻起来。
毛球雕有了吃的,马上叼到一边,急切的吃起来。它觉得主人太霸道了,只给它留了点边边角角填肚子。不过它的东西,就是主人的,它没敢发表意见。敢怒不敢言的毛球雕,辛酸的填肚子,就怕主人改变主意,把它脚下的也收走。
等毛球雕吃完,郑杰把它身上蛇留下的血污清理干净,才对它夸道:“今天干的不错,以后再接再厉。”
毛球雕沮丧得头都耷拉下来,太欺负雕了,哪有猎物天天送上门给它吃的!主人一定是故意要虐待它!毛球雕鼓起勇气想抗议,一接触到郑杰的眼神,它就萎了,在主人面前,它暂时还没有胆子争取雕权。
郑杰想到刘斌还在修炼中,就吩咐毛球雕继续玩,等晚点会来接它回营地。
毛球雕再次被主人抛在一边,欲哭无泪。有老婆就不管宠物的主人,真讨厌!
这一次郑杰没有再屏蔽和毛球雕的契约感应,毛球雕抖抖蓬松的羽毛,踩着慢悠悠的步子玩耍去了,反正主人不理它,它还可以欺负林子里的小动物去。即使跑得没它们快,但吓唬吓唬它们,也能发泄一下在主人那受到的闷气。
毛球雕绕来绕去,走到了一个小水塘边。它低头看着水里的倒影,抖抖绒毛,自恋的拍拍翅膀,再也没有一只雕像它这样既可爱又雄壮!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无尾鱼的火箭炮,还有德德的地雷!么么哒
*******************
封面是不是很萌?
为什么封面里会出现一个奇怪生物?
那当然是作者啦!
---------------
昨天作者又犯蠢了,
自己把答案写在有话要说里,
我真是个球!
被自己蠢哭了

  ☆、第67章 印记消失了?再给咬一口

一条鲤鱼从边上游过,撞到了几棵水草,水面泛起一圈圈波纹。毛球雕愤怒了!漂亮又可爱的影子被扭曲!都是这可恶的鲤鱼。
毛球雕去啄鲤鱼,鲤鱼迅速的躲进草丛,让它啄了个空。毛球雕气得跺脚,站在岸上直瞪眼。
鲤鱼见大家伙不敢下水,得意的跃出水面,拍打水花,溅了毛球雕一身。
被口粮挑衅,是个雕都不能忍,愤怒的毛球雕忘了它怕水,一头扎进了水里。
鲤鱼没想到敌人会下水,大意之下被毛球雕咬住,它拼命的拍打尾巴,想要挣脱,可毛球雕死咬不放,让它始终无法逃离雕口。
毛球雕抓牢了鲤鱼,才发现自己竟然不会沉,又忍不住自恋一把,果然只有本雕这样的,才是最最厉害的鸟。上可御空,下可御水!
之前跟鲤鱼较劲,毛球雕离岸已经有一段距离,可怜的它,第一次下水,怎么都弄不明白怎么游上岸。
游了大半天,离岸似乎越来越远了?
惊悚!‘主人救命!’
夜幕降临,郑杰刘斌从打坐中回神,找到毛球雕的时候,它已经在水里呆了一个下午,而它嘴里叼着的鲤鱼,竟然还活蹦乱跳。这条鱼也是个聪明的家伙,知道上岸就没命,一直挣扎不休,毛球雕上不了岸,大半的功劳都在它身上。
毛球雕一见主人,如遇救星,只可惜嘴巴没得空闲,只能不停用精神契约向主人求救:‘主人救命!雕要上岸!’
郑杰把毛球雕捞上岸,眼见毛球雕激动的就要扑到自己身上,赶紧闪到一边。刘斌忙给毛球雕来了个淋浴,把它冲刷得干干净净。
献媚不成,反而被水泼,毛球雕大受打击,生气的瞪着刘斌:‘小主人真小气,一定是怕本雕跟你争宠,故意用水泼本雕!小人!’
刘斌好心没好报,生气的扭头不理毛球雕,哼,以后再也不帮这只笨鸟了。
毛球雕使劲抖了抖身子,把身上的水甩掉,再接再厉凑到郑杰身边表功:‘主人,好吃!你吃!’
郑杰推开它的脑袋,抽抽嘴角,还是夸了一句:“能下水捕鱼,不错,很厉害。这条鱼还是你自己吃,我吃你中午的猎物就好。”
毛球雕得了主人首肯,高兴的就准备开餐,却被郑杰用精神力一裹,带着它和它的猎物跃上树,拉着刘斌一起往营地赶。
秦溱和朱云韵一直等着刘斌回来做饭,嗷嗷待哺。见到他们带了这么多吃的回来,眼珠子都咬掉下来:“这么多肉,我们什么时候才吃得完?”
郑杰指了指毛球雕:“都是它抓的猎物,我们也算托了它的福,还能吃上蛇肉。”
蛇类是冷血动物,大部分怕热,白天不爱活动,一般晚上才出来捕食,因此郑杰他们到现在还没碰到过蟒蛇。
毛球雕见主人表扬自己,高高的昂着头,炫耀的抖抖毛:‘小主人,主人夸本雕比你能干。’
刘斌气死了,他只想给郑杰找个战宠,从来没想到会给自己找来个争宠的对手,他哼了一声,拿了肉做蛇羹去,才不要跟笨鸟斗嘴,那会拉低他的智商。
郑杰把毛球雕和鲤鱼放到它的地盘,就追着刘斌而去,老婆受气了,他还得去安抚。
毛球雕自以为打败小主人,争宠得胜,开心的享用晚餐,吃完再把残渣都用脚爪子拨到一边,丢下树,就着树干磨了下脚爪子和鸟喙,才干净清爽的迈着鸟步蹦进窝。暖暖的窝是第一天的时候,主人给它搭的,真是幸福!主人其实对它挺好的,它再也不说主人坏话了。
郑杰追上刘斌,拉着他的手问道:“生气了?”
刘斌冲他挤眉弄眼:“才不会!让那只笨鸟得意一下而已。”
郑杰才不信他一点都不生气,揉了下他的头发:“你啊!”
刘斌的小心思被看穿,有些窘迫,但还是非常高兴郑杰的细心。他在郑杰的手心蹭了下,得意道:“你是我的。”
郑杰把手搭到他肩膀上,楼了一下又松开,笑道:“对,我是你的。”
刘斌被安抚了,开心的做晚饭去。
哼,毛球雕想跟他争宠,没门!它只会打猎,还不会做饭呢!而他刘斌会打猎会做饭,还会暖床!毛球雕永远也比不上他。
斗志满满的刘斌,拿出了十八般武艺,利用有限的食材,炖煮煎炒弄了十几道菜。
郑杰哪还不明白自家孩子的心思,非常捧场的多吃了一碗,还给刘斌夹了好几筷子菜。
刘斌吃着郑杰夹的菜,非常满足,他一定会把郑杰的胃牢牢抓住的!无论是人还是宠物,都别想越过他,他才是郑杰的最爱。
秦溱朱云韵可不知道刘斌和毛球雕的明争暗斗,只知道这顿饭是有生以来吃过最好吃的,吃得他们满嘴流油,大呼过瘾。
这一夜,刘斌难得乖乖的没捣乱,安安静静的趴在郑杰怀里睡觉。
郑杰摸了摸小家伙的头发,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实在无法理解刘斌跟毛球雕比有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是他太老了,所以无法理解小孩子的心思?
第二天早上郑杰醒来,先去喂了毛球雕,回到木屋就听到刘斌可怜兮兮的声音:“小杰,它没了!”
郑杰不解的看了一下房间,没少什么啊:“你丢了什么吗?”
刘斌拉上背心让郑杰看胸口:“你看,牙印没了!”
郑杰无语,以两人身体的愈合力,别说牙印,就是缺胳膊少腿也会长回来,只是时间长一点而已:“你要牙印干嘛?”
刘斌挠着头发不好意思道:“想要小杰留下的印记,小杰,你给我再咬一个好不?”
郑杰差点被呛死:“要那个做什么用,我们有灵魂契约,比什么印记都管用。”
刘斌眨眨眼:“我想让别人都知道你是我的,我是你的。”
郑杰狠狠的揉搓了一下刘斌的脑袋,这孩子真的傻的没救:“你衣服遮着,别人也看不见。”
刘斌搂着郑杰卖萌撒娇:“那你给我手上也咬一个?”
郑杰抬起他的手,在他手指上亲了一下:“有这个还不够吗?”
刘斌被亲得心痒痒:“要咬的,亲下又留不下牙印。”
郑杰真想捶地大笑,这孩子还能更傻吗:“你看看你手上的是什么!”
刘斌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手指,没变化啊,还是跟以前一样。
郑杰只好抬起自己的手,跟他的放在一起。两只拳头,一大一小,骨节分明,一对有如细草缠绕的戒指戴在两人手上。
这是郑杰实力变强以后,把原先的那对空间戒指重新炼制了一遍,不但扩大了戒指里的空间,连戒指的外形也重新设计,选的就是一种藤蔓植物,永远都是两株缠绕生长,双生双灭。刘斌看到这对婚戒,才反应过来,郑杰刚刚亲的原来是戒指,根本不是亲他的手指。
郑杰见刘斌脸红了,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低声问:“有戒指,这样还不够明显吗?”
刘斌摇了摇头,不好意思的靠着郑杰:“够了,我们的戒指是独一无二的。”
刘斌很宝贝这个戒指,这是郑杰送给他的最好的礼物,是郑杰花了很多时间亲手设计炼制的。以郑杰的性格,原本根本不会去想戒指的外形问题,却在看到刘斌羡慕顾凌菲朱云华的戒指后,查了很多资料,才设计出这对婚戒。
这对婚戒不如别人的耀眼夺目,却非常简单大方,而且意义深刻。刘斌非常喜欢双生藤赋予的意义,他和郑杰,谁也离不开谁,他们会永远在一起。
由于下午大家就要回到湖边集合,四人没有再去打猎,把前几天冷冻储存的肉和蔬菜拿出来做了几个菜凑合了一顿,就开始收拾行囊。
朱云韵总算洗掉了脸上的图腾,换下了那身草藤树叶,重新穿上校服。三人一脸严肃的看着一身破烂的秦溱,把秦溱都快看得脸红了:“别这样看我,再看我要收费了。”
刘斌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们体型差不多,要不我把我的校服给你穿?”
秦溱连连点头:“要的要的,我没校服了,要不你这套校服就给我吧,明年我还你一套新校服。”
秦溱是擂台小王子,虽然平时不拘小节,偶偶也还是要面子要形象的。
刘斌一脸鄙夷:“明年我自己也有两套,要你的做什么。这套就送你了,反正平时也不穿这衣服。”
秦溱抬手很想拍一下对方的肩,想到郑杰的洁癖和刘斌的小心眼,又把手缩了回去:“那就不跟你客气了,谢啦。反正欠你们两个的多了,我现在债多不愁。”
刘斌摆摆手,一脸嫌弃道:“不用你报恩,别再跟我们喊救命就行了。”
眼见两人没完没了,郑杰把刘斌的校服递给秦溱,一手抓过刘斌:“好了,你也过来收拾东西。”
秦溱刚接过校服,就被朱云韵拎着耳朵揪走。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无尾鱼的地雷
(≧▽≦)/

  ☆、第68章 放风筝

小木屋住了几天,刘斌非常舍不得,再说这是郑杰亲手为他盖的房子,他绝对舍不得丢掉。他就用精神力在木屋外面撑起防护罩,在空间戒指内,专门分出一块区域,把木屋收了进去。
郑杰也正打算收木屋,就被刘斌抢了先,他抱住刘斌重重的亲了下:“果然心有灵犀。”
刘斌傻笑:“小杰亲手做的东西,我都要收起来保存好。”
郑杰揉了下刘斌的脑袋不再说话,小家伙的收集癖,跟他的洁癖一样,看来很难改掉。
几人再次背上背包上路,至于多出来的食物,就由秦溱来带着。谁让他没背包,这些天又光吃不会烧,该出力气的时候还是要出的。
毛球雕自己飞不了,只能被郑杰用精神力包裹着飞在空中,跟着郑杰几人一起前进。如果让它一只雕在地上跑,估计要一个月才能到湖边,绝对会累死它。
几人飞出没多久,失去刘斌精神力支撑的鸟窝就塌了。刘斌回头看了一眼,有些不舍他的鸟窝。将来他一定会再盖个鸟窝的!下次由他来动手,金屋藏娇。
毛球雕闲不住,有主人的精神力支撑着,它飘的分外轻松,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在众人周围扑来扑去:‘雕又能飞了!又能飞了!’
刘斌见不得它得意的样子,忽悠毛球雕:“你这样飞,一点都不帅,还得扑腾翅膀不是?我有个办法,可以让你不用拍翅膀都能飞得潇洒。”
毛球雕非常怀念自己以前的雄姿,对现在的形象不甚满意,立马对刘斌说的来了兴趣:‘小主人,快快,雕要潇洒的飞。’
刘斌摇摇头,很不情愿道:“可我又得不到好处,干嘛要帮你。”
毛球雕讨好的蹭到刘斌身边:‘小主人最好,雕以后一定听小主人的话。’
刘斌拍开毛球雕的脑袋,一脸嫌弃:“你之前还说我最坏!”
毛球雕小脑袋想了半天,终于记起来自己说过小主人坏话,立刻表忠心:‘雕以后再也不说小主人坏话,等雕羽毛长好了,带小主人飞高高。’
刘斌早就想骑金爪雕霸气侧漏一把,只可惜如今的金爪雕还是个毛球,还要等一年呢。得到了想要的结果,刘斌总算满意了:“好吧,我就让你过把瘾。不过这可是你自己求我的,到时候不许说我坏话。”
毛球雕脑袋都要点掉了:‘不说小主人坏话,小主人最好,雕说话算话。’
跟毛球雕做好了约定,刘斌停下脚步,对跑到前面的三人喊了声:“等我一下,马上就来。”
郑杰三人停下,好奇道:“你要做什么?”
刘斌神秘的一笑,也不回答,就跳下了树。
郑杰不放心刘斌,跟着跃下去,留两人一鸟在树上相互瞪眼睛。
郑杰下去了,毛球雕只能停在树干上牢牢抓紧。主人太坏了,每次都顾着小主人不顾它,它哀怨的望着两人跳下去的地方,恨不能用犀利的眼神给主人戳几个洞。
郑杰追上刘斌,见刘斌在割藤蔓,也帮着他割了几根柔韧结实的,捆成一团拿在手上:“你要这个做什么?”
刘斌嘿嘿的贼笑,神秘兮兮:“我不告诉你。”
然后一脸期待的看着郑杰:快问我啊,快求我啊!只要你问我就告诉你。
郑杰不明白小混蛋脑子里想的什么,不过也不着急,他的耐性向来很好:“好吧,还要多少?我去采集。”
刘斌对郑杰哪藏得住秘密,他非常期待郑杰的追问,只要郑杰追问一句,他再勉为其难的告诉郑杰,那多好玩。结果只等来这句,害他憋了一肚子的话没地方说,气死他了:“都你去采,越多越好,越快越好。”
郑杰仰头看了看天空,天空蔚蓝,万里无云,虽然天气可能很热,但以他们的身体素质根本不怕这点热度。他实在不明白,阳光如此灿烂,为什么刘斌却如此暴躁?
作为一个好家长,好丈夫,郑杰纵容了他的小脾气,揉了下小混蛋的脑袋:“真拿你没办法。你在这等着,不许乱跑。”
刘斌别扭的扭过头,哼,千年老古董,万年老妖怪,一点都不好玩。
郑杰收回手,笑了笑,跑到远处采集去,不管小家伙为什么闹别扭,只要他采集了足够的藤蔓,小家伙总该能解气吧。
郑杰一走开,刘斌就后悔了,刚刚那样闹脾气真没问题吗?小杰会不会生气?会不会觉得自己太任性?时间要是能倒着来,他一定不耍脾气!
追悔莫及的刘斌马上向郑杰的方向追去,他现在去撒个娇,还来得及吧?
等刘斌追上郑杰,首先看到的就是郑杰身边堆了一人高的一堆藤蔓。
刘斌下巴都要掉下来,这才不到一分钟吧,小杰也太给力了:“小杰够了,够了,不用那么多。”
郑杰从善如流,停□影,转身问道:“真够了?”
刘斌肯定的点点头:“足够了。”
刘斌不再让郑杰动手,拿起两根藤蔓打成死结,一根根连在一起,弄成长长的一条,感觉足够长了,把剩下的都收进空间戒指。只要是郑杰为他弄的东西,他都要保存起来,丢了会心疼。
郑杰对小屁孩的收集癖习以为常,帮他拿起长藤,一起往回赶。
秦溱看到郑杰带着那么大一捆藤蔓,惊讶道:“刘斌,难道你要把它捆起来,绑回去?”
刘斌眨眨眼,一脸无辜:“我有那么坏心眼吗?”
秦溱很想说,你就一肚子坏水,不过他可没胆量,刘斌旁边还站着护短的郑杰呢,一对二,他肯定输。至于他老婆,自从郑杰救了他的命,已经完全把郑杰当恩人看待,他要敢对郑杰不敬,就等着晚上睡地板吧。
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秦溱都毫无优势,识趣的转移话题:“那你现在要做什么?”
刘斌拿出一根没打结的藤蔓,两头分别绑到毛球雕的爪子上。毛球雕不适的想用爪子剥开,刘斌忙阻止:“别碰,你爪子那么厉害,这藤碰下就断了,断了我可不管你了。”
毛球雕吓一跳,小心翼翼的放下爪子:‘小主人,雕不碰它们。’
刘斌还第一次见毛球雕这么乖觉,丢给它一枚果子:“奖励你的,以后你听我的话,我就给你好吃的。”
毛球雕抬头,一口叼住,咂咂嘴,摇头晃脑:‘小主人,好吃,还要。’
刘斌只知道那果子无毒能吃,还真不知道好不好吃,见毛球雕这么喜欢,他也尝了颗,甜丝丝的,满嘴留香。他又赏了毛球雕一颗,剩下的都放好,无论毛球雕如何撒娇打滚卖萌,都不肯给它。
毛球雕刚想说小主人小气,是小人,可看到刘斌示威的摆弄藤蔓,只能憋屈的咕咕叫唤。
刘斌暗自得意,把接好的长绳绑在毛球雕脚上的藤蔓中间,打了个死结。然后控制精神力包裹毛球雕,让它浮到上空。毛球雕越飞越高,兴奋的“调~调~”叫个不停,刘斌用精神力护住藤蔓,以免它断掉,拉着另一头就往前跑去:“我们出发喽。”
郑杰三人炯炯有神,这......这就是传说中的放风吗?
刘斌跑的飞快,哈哈大笑。毛球雕在上空享受着猎猎狂风,调调鸣叫。郑杰三人在后面追着,拖拉着一串绑好的行李。
秦溱羡慕啊,他也想遛鸟,灵机一动,也让大家停下等等他,跑去扯了藤蔓,把大家行李捆起来,串成一串,送到高空,放起来风筝来。
秦溱有了自己的风筝,嘲讽模式立即开启:“哈哈,刘斌,你看你放的是气球吧!我这放的是超级大蜈蚣。”
还真别说,那么一长串被藤蔓相连捆着的行李,飞到高空,肉眼看去,特别像蜈蚣。
刘斌看着肉呼呼软绵绵蓬松松的毛球雕,再看看秦溱的风筝,再不想承认,也无法抹杀毛球雕现在肉脚的现实。霸气威武雄壮的金爪雕呢!快出来!
刘斌要是会认输,就不是刘斌了,他高声对毛球雕喊道:“毛球!有人说你是气球,让他看看你的实力。看到旁边的那串包裹没,最后一个包裹就是你的羽毛,快把它抢回来。”
秦溱一听,急了,这还了得,拼命往前跑,就怕毛球雕把那包裹羽毛抢回去,那可是他要拿回去送大家的礼物。
毛球雕一听是自己的羽毛,眼睛凶狠的盯着那个包裹,就想飞扑过去。可惜它现在全靠刘斌的精神支持,只能浮空,飞的速度却全靠刘斌在下面拖动,只能干瞪眼,哇哇直叫。
刘斌见毛球雕意会,马上加快速度,追上去。毛球雕也趁势向那个包裹扑去。
眼看毛球雕就要扑到包裹上,朱云韵控制包裹一个摆尾,在千钧一发之际摆脱了毛球雕。毛球雕一愣神,更加凶猛的追击包裹。
郑杰觉得风中凌乱,这......怎么又玩起了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无尾鱼的两个地雷。
么么哒

  ☆、第69章 惨遭**

郑杰觉得他果然是老了,年轻人的世界,他实在掺和不进去。
刘斌怎么可能让郑杰一个人呆旁边,拉住他高声说道:“小杰,他们夫妻对付我一个,快,你也上!”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