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陆小凤同人]带着系统去搅基 短笛大魔王

[陆小凤同人]带着系统去搅基 短笛大魔王

时间: 2012-09-20 20:15:22

全文:
又名《张大壮传奇の一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山的那边水的那边有个神奇的小伙支名叫张大壮
穿去了《陆小凤传奇》变成陆小凤度过了他极其坑爹的一生
系统这个蛇精病大概是上辈子折了XX的基佬
不仅时时刻刻坑男主,他张大壮还非得和花满楼搅基
红颜知己没有,蓝颜知己一大堆
上官丹凤——来吧!让欲火燃烧得更热烈些吧!
司空摘星——诶你屁股真好摸!
西门吹雪——看剑剑剑剑剑剑!
系统这个bitch从来没有告诉过他剧本哪哪不对
花满楼居然还是个究极腹黑!

本文1V1花满楼X陆小凤 西门吹雪X司空摘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小凤,花满楼 ┃ 配角:司空摘星,西门吹雪 ┃ 其它: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想得到

  网瘾少年张大壮

  张大壮人不如其名,长得瘦瘦小小,还不肯老实吃饭,经常被批评,但他原来也不叫张大壮,十五岁那年,他妈妈带他到寺庙里算命,那个身穿黄色僧袍看起来的确像个神棍的老和尚掐指一算,“你这孩子啊活不过二十,五行啥都缺,改个贱名好养活,随缘去吧。”
  张妈妈一听,眼泪哗哗的流,差点给老和尚跪下了,“大师啊,他们老张家七代单传,我可就这么一个儿子,你可得帮帮我们啊!”
  大师一听,手势一做,佛珠拨的飞快,“南无阿弥陀佛。”随即在张妈妈面前伸出了三根手指。张妈妈懂了,她摸了摸泪站起来,从钱包里掏出三十块钱。大师高深莫测一笑,随即摇了摇头,又比了个三的手指,张妈妈又懂了,从钱包里掏出三百块钱,大师再高深莫测一笑,将三根手指差点戳进了张妈妈的鼻孔,张妈妈一咬牙一闭眼一跺脚硬是从钱包里掏出了三千块钱。
  老和尚站在旁边数钱,轻启朱唇,“张大壮。”
  从此张大壮就诞生了,但命运并没有就此放过他,他依旧长得瘦瘦小小,正事不做就爱跟电脑前面瞎乐呵,今天出了个什么游戏啊赶紧去注册,明天出了个什么游戏啊赶紧求内测,二十岁的张大壮已经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网瘾少年。
  就在张大壮二十岁生日那天,在网吧疯狂的拍打键盘的时候,把放在旁边的水杯撞倒了,就那么一汪水啊泼近了电脑里,然后悲剧就发生了,电光火石那一刹那,电脑和张大壮一起香消玉殒了。
  张大壮拍拍自己的脸,望着坐在电脑椅上一团漆黑不成人形的东西感到震惊以及不可思议,他这是成鬼了?张大壮有些惋惜的看了眼电脑,那个老和尚说的居然是真的,他张大壮真的活不过二十岁,可惜了他妈妈的三千块人民币,竟是个江湖术士。一想到要和亲人生离死别就忍不住落泪,可惜魂魄是没有眼泪的,所以张大壮只好一边站在别人身后看别人玩游戏的电脑界面一边等黑白无常的到来。但是这些人真无趣,不就是爆炸了么,一个个都跑了,简直坑队友。
  他抱着胳膊等了一会,闻讯赶来的张妈妈哭的天崩地裂,直嚷着要那个和尚赔钱,是亲生的么?到不知是不是真的张妈妈感动了上苍,那个老和尚居然真的出现了。张妈妈一咕噜站起来揪住老和尚的衣领就开始摇晃,“赔钱,你给我赔钱。”
  老和尚淡定的说道,“这位女施主稍安勿躁,你的儿子正站在你身后看着你呢。”
  被点名的张大壮一脸微笑的看向正在往身后看的张妈妈,伸出手打了个招呼。
  哪知张妈妈完全不理,依旧摇晃着老和尚,“你骗人,快赔钱,我的儿子啊呜呜呜昂昂昂啊啊啊。”他真的不是充话费送的?
  戏还没看完呢,黑白无常倒是出现了,但是带头的不是牛头马面而是羊头驴面,见张大壮盯着他们瞧,便凶道,“看什么看,不知道地府资金紧张买不起牛头马面的面具啊!”
  白无常瞪了黑无常一眼,“这种机密怎么可以乱说。”他全方位360度从头到脚盯着张大壮看了看,又掀起了张大壮的刘海,指着他的额头道,“你看这个人是不是被金大仙改了命格?”
  黑无常瞅了一眼,连忙将张大壮的刘海放下来,他紧张道,“嘘!你小声点!要是被别人知道我们赚外快收贿赂让死人留在凡间就不好了!”
  张大壮一喜,那个老和尚居然这么厉害,他腆着脸插了句嘴,“那个,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回去了?但是我肉身烧的这么厉害,是不是要弄个借尸还魂什么的?来个高富帅吧好把妹。”
  白无常瞪了他一眼,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简直吓死个鬼,“要你多嘴,走国际惯例,编号419。”这么说着他手一挥,张大壮就不省人事了。
  不省人事的张大壮闭着眼睛,想睁眼也不能,想动动胳膊腿也不能,他正自暴自弃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叮”的一声,随即响起了机械式的女音,“您好,419,这里是棒棒大为您服务,您被选为地府百年难得一见的贵宾魂魄,享受一次免费续命的机会,并自带系统升级,详情可见您额头上的金莲。”
  张大壮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他玩游戏玩过玩过那么多,这么奇葩的方式还是头一遭!他在脑海里无声呐喊,“系统?喂,这是到底怎么一回事!我要见黑白无常!让我回去!”
  系统全然不理他,在张大壮眼前升腾起一阵强烈的白光以后,张大壮悠悠醒来,睁开眼睛便是那种只有在电视剧里才能看见的雕木房梁,翠色的锦帐挂在木床两旁,木柱上刻有镂空额花纹,这种床只有他姥姥那一辈的人才会喜欢,床硬硬的,连席梦思都没有!
  看得出来这是一间极具古风的房间,房间正中间是一张八卦桌,趴着四个古代穿着的男子,桌面上杯盘狼藉,看样子是喝醉了。
  张大壮“哎呦哎呦”的扶着腰坐起来,系统的女声又响起来了,“您好,这里是棒棒大为您服务,由于三次元人口紧张,故安排您在二次元重生,本次入侵对象为陆小凤,目前该系统尚在开发中,可能有所纰漏,尽请见谅。”
  陆小凤!卧槽!他张大壮居然穿成了陆小凤!那个花心风流武功超好多少妹子争着抢着的陆小凤!苍天有眼啊!见他因爆炸而死居然给了他这么好的一个肉身!张大壮有些暗爽以及迫不及待,他想了想,“我不能再回到我以前的世界了是么?”
  系统很快给了答复,“如果将剧情按流程走完且满级的话就能使时光逆转回到爆炸发生前,不过目前还没能有人,啊不,有鬼能达到这个条件,我们看好你哟。噢,对了,如果你挂了那你就真的挂了,生命只有两次请珍惜。”
  张大壮满脸黑线,“你的意思是剧情走完,达到满级并且我不能死去的话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是么?”
  系统沉思了一下,“就目前来看是的,在剧情走完之前能达到满级的话也是可以提前回去的。”
  张大壮表示对未来充满了信心,系统继续说道,“你只要把太极第一章打完,然后暴呵一声‘呵呸’并大声念出你所需要使出的武功的招式就可以发挥出你的实力来。”
  张大壮对此表示怀疑,“但是这样的话我一发力太极没打完口号还没念完的时候就被捅死了怎么办!”
  系统也陷入了沉思,“先发制人。”
  张大壮用沉默来抗议。
  系统无奈,“那好吧,太极你就不用打了,这是系统BUG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打太极的话威力会加倍这样行了吧。”
  张大壮点头,“我如何看属性呢,什么技能冷却,血量之类的。”
  系统表示孺子可教,“这个很简单,把你脑门中心的金莲摸一下就可以调出界面查看,还可以看到面前的人的属性。”
  张大壮听着就把脑门摸了一下,“这里有朵金莲?”
  随即叮的一声,眼前就出现了透明的属性界面。
  姓名:陆小凤
  称号:四条眉毛
  性别:未知
  等级:LV0
  武力值:5
  敏捷度:10
  血量:100/100
  体力值:100/100
  装备:大红披风粗布麻衣
  再打开技能栏一看居然尼玛全是空的!
  张大壮,噢不,陆小凤震惊了,“我这是到了陆小凤传奇?!但是陆小凤武功明明高强为什么这么弱啊!还有性别是未知是几个意思啊!”
  系统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是这样的,本来陆小凤是挺厉害的,但是你穿了过来,你的属性就覆盖了他的属性,还有,性别那一栏,除非是你亲眼见到那个人是男是女才会显示,不信你可以自己摸摸自己的小弟弟,再查看性别那一栏。”
  陆小凤已经无力吐槽了,“那我以后见人就扯裤子啊!”
  系统沉声说道,“如果你不介意被当做**的话。还有就是别人都以为你还是原来那个陆小凤,所以好好加油噢亲,要是被古代人知道了你是借尸还魂的,很容易就被捅死了呢。”
  “这不被捅死才怪吧!我和陆小凤差那么多要怎样掩饰啊!先不说这些了。”陆小凤指了指趴在桌上的四个穿着华贵的男子,“这四个人是谁?”
  系统说道,“摸摸你的金莲看看。”
  陆小凤没法,只得触摸了下脑门,那四个酒醉的男人头顶上方显现出四个烫金大字——江东四杰,其余属性一切未知。
  尼玛咧个大擦!连名字都懒得起了么!要这属性何用!
  叮咚,系统提示【你已接到任务:在江东四杰脸上画乌龟王八活猪土狗并配上文字说明,例如,我是乌龟】
  陆小凤东翻翻西找找,终于在角落的柜子里找到了文房四宝,他沾了墨水,用毛笔在四个人脸上分别画了一个椭圆两个圈圈,江东四杰顶着一张JB脸昏倒在地上。系统真是的,要公平分配不能厚此薄彼,怎么可以画不同的东西呢!接着他在江东四杰的脸上分别写到:
  我是杰宝
  我是闰土
  我是猹
  我是钢叉

  温润如玉花满楼

  又是“叮咚”一声,系统提示【您已完成绘画任务,此任务未得到任何奖励。】
  这种没有意义的任务他是为什么要做!陆小凤气愤地把毛笔j□j了“闰土”的鼻孔,见这四个人衣着华丽,陆小凤伸手在他们怀里摸了摸,搜出来了两锭银子,还有银票两张,又见着他们衣服不错也给扒下来两套。
  叮咚,【系统提示,您获得白银三千零二十两】
  艾玛!发财了!
  叮咚,【系统提示,你获得带有男人略酸体味的锦缎外衣两件】
  陆小凤皱皱眉头,略酸体味是怎么一回事,他把衣服拿起来闻了闻,一股子汗臭酸味,果断扔在地上。
  叮咚,【系统提示,您抛弃了带有男人略酸体味的外衣两件】
  陆小凤:……
  他正翻看着还能不能收刮出点有用的东西,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陆小凤回过头去,只见进来了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穿着薄凉的嫩黄色轻衫,浓妆艳抹也掩盖不了她的一团稚气,见陆小凤蹲着,连忙走过来把他扶起来。
  陆小凤一抬头,看见小姑娘头顶三个烫金大字——路人甲。
  这个时候,路人甲说话了,“陆公子,你醒了?”
  陆小凤盯着少女的酥胸看去,表示十分震惊,呵尼玛居然还有对话框!
  小姑娘站起来理了理衣裳,她脸微红,鹅黄色的薄衫衬得她的玲珑身段若隐若现,陆小凤恨铁不成钢!原来的陆小凤居然是这样一个**不如的人!恋童癖!呸!
  系统这个蛇精病又开始在脑海里面叽里呱啦的讲开了,“你得按照剧本编的台词说啊!你说话啊!”
  陆小凤看着出现在少女面前的对话框,结结巴巴的说道,“你方才替我挡酒,我见你心地不错,有一桩好买卖赠予,稳赚不赔,你可答应?”说完酷帅狂妄拽一笑。
  路姑娘许是没见过这样迷人的笑容,她羞涩道,“多谢陆公子夸奖。”
  陆小凤接着说道,“你且留在这,一会若有人来找我,你便告诉他我陆小凤有一句话要送给他,但这句话至少值三百两银子,没有三百两打死你你也不给。你听好了,‘要找我,先找老板娘’。绝壁不支持货到付款!你可记住了?”
  小姑娘点点头,可能还有些迷茫,陆小凤摸了一把光洁的下巴,这家伙真会做生意,他灵机一动,“他若是听不懂,你大可再找他要三百两银子,第二句话是‘这个老板娘是全天下最漂亮的一个’。你得不得的到这六百两银子可就看那个找你的那个人够不够聪明了,你就祈祷他愚笨一点吧。”
  说完,陆小凤潇洒一转身就出了门,他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出了门的陆小凤开始整理了下,事情接二连三发生的太过突然让他有点吃不消,他早些年的时候也曾读过《陆小凤传奇》,只是今日记忆里的那些内容都变得模模糊糊的了。
  全天下最漂亮的老板娘,让他想想,莫非是朱停的老婆?朱停有个称号就是老板。真好,他陆小凤什么时候能有比较体面的称号,比方说老板,人人都喊他老板,带出去倍有面子,或是别的玉面郎君,想想就觉得潇洒可人,而不是什么四条眉毛。
  陆小凤站在迎春阁门口陷入了沉思,直到系统出声催促,他才慢慢说道,“我不认识路。”
  系统无奈道,“摸摸你脑门上的金莲,调出你的界面,可以看见右上角有一个羊皮卷似的图标,打开可以看到路线。”
  陆小凤开始仔细琢磨,“那旁边漆黑一片的是什么?”
  “那是你不认识的路。”
  陆小凤了然,顺着漆黑茫茫的夜路就走了,天比较冷,簌簌地下着大雪,临近街道的灯笼闪着微亮的光,雪花不一会儿就打湿了陆小凤的头发,他把披风解下来兜在了头上,打更的人估计是没看过这么炫酷的造型,惊叫一声把铜锣扔在地上就跑了。
  朱府。
  看起来就像是个副本。
  陆小凤站在门口敲了敲门,“有人吗?”副本外天寒地冻,微微张嘴就能看见眼前被呵出一团白雾,月黑风高,总会发生点什么事情。
  “来了~”门内传来一老者应答,他把门一开,笑道,“原来是陆公子来了,快请进吧,我家老爷在大厅呢。”他头顶上闪亮亮的朱管家三个大字。
  果真不错,陆小凤和朱停是朋友,越是朋友越要小心点不能暴露身份。陆小凤点点头,“朱管家不必多礼。”
  朱管家一喜,脸上笑成了一朵菊花,“陆公子消息真灵通,就连小人今个下午才升上管家都知道。”
  陆小凤噎住了,“咳咳,那什么,朱管家带路吧。”
  他刚进朱府就收到了系统来信,【系统提示:您已收到任务,不可与朱停讲话。】
  这又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任务!而且陆小凤还发现,接到的任务都是强制性任务,不容拒绝,完成了还不会出现任务奖励,不完成的话……算了他还是以后再试吧。认真你就输了!
  陆小凤进了大厅,脱下他的大红披风抖落了一地的雪,朱停在和一个陌生男子下棋,他手持白棋举棋不定,见陆小凤进来也只是瞟了他一眼便又看向棋盘。旁边坐着的是一个身着青袍的年轻男子,嘴角噙着笑,眉若远山,温润如玉,手持黑棋,衬得他的手指修长,指尖还带着一点桃红,这个人想必就是花满楼了,除此以外全是未知。只是这花满楼眼神空洞,却是个瞎子,白白浪费了这一双好招子,但瞎子为何还能和朱停一起下棋?陆小凤略一思索,心中一片震撼,这个人心如明镜到了这般地步,通过听观和触觉能够在内心里构建出整个世界,棋盘在心里,只听棋子落下的声音便可辨别方位!
  陆小凤接着机会继续偷偷打量,都说朱停是个胖子,一点也不假,这个胖子面目和善,看起来挺有好感,只是居然不让说话。又说是鲁班的传人,胖子手指那么粗不知道是怎么做那些精妙的机关的,难道这个时代也有镊子?又听说他喜欢跟人打赌,只要他应了,就没什么是他做不到的,家产都是这么打赌来的。他不应的事情,或许是他懒得做,或许是他觉得不值得做,只要他“停”下来想一想,就没有什么事情是非做不可的了。
  都是怪胎!都是奇葩!
  花满楼听着声音转过头来,“可是小凤来了?”
  陆小凤点头答道,“花兄好久不见。”
  只是那朱停还是盯着棋盘故作沉思的样子。
  陆小凤故意把他的大红披风抖了又抖,唰唰直响,就差一头牛再现西班牙斗牛风情了,朱停还是不理他。朱管家被红披风兜了满脸,他把披风拿下来收好,现在他有点不知道该不该收留陆小凤了。早些的时候,陆小凤和朱停闹翻了,大概陆小凤笑朱停是个胖子,还诅咒他每个月胖三十斤,朱停一气之下拒绝和陆小凤往来,但是两个人明明是朋友,把陆小凤放进来朱停也没说什么,关键是陆小凤和朱夫人可能还有点关系,哎,他这个下人不能多嘴的。
  朱管家说道,“陆公子远来辛苦了,喝点酒暖暖身子吧。”
  朱停咳嗽了两声。
  朱管家说道,“陆公子远来辛苦了,必是没用晚膳吧,小人给你热热。”
  朱停又咳了两声。
  朱管家说道,“陆公子远来辛苦了,请回吧。”
  朱停咳嗽的声音一下子卡在嗓子眼,这下子居然咳得更剧烈了,朱管家泫然欲泣,“老爷,你不能丢下我们啊老爷。”
  走廊外来了个人,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陆小凤猜测,应该是朱夫人。只听见朱夫人说道,“陆公子远道而来,酒还没喝,朱管家怎么赶起人来了,这可不是我朱家的待客之礼啊,传出去叫别人笑话。”之间进来了个艳丽妇人,顾盼生姿,肤白貌美,最动人的是那种成熟的韵味,是个男人都会对她有兴趣。
  姓名:老板娘
  称谓:朱停的妻子
  备注:朋友妻不可欺
  陆小凤打了声招呼,“老板娘安好。”
  老板娘点点头,“陆兄弟来的刚好,走,我们去后花园湖心亭喝酒!”她“湖心亭”三个字说的特别大声,直把陆小凤震得捂住了耳朵,老板娘要是去练了狮吼功,肯定前途不可限量。
  陆小凤回头看了朱停一眼,结果朱停仍然在下棋,充耳不闻的样子,老板娘拉了陆小凤一把,“走啊,站着干什么,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和我喝酒吗?”
  陆小凤调出界面,点了跟随。
  不得不说,朱停这个人真是会享受,把陆小凤这等穷屌的钛合金狗眼简直闪瞎,琉璃瓦,白玉璧【太牛逼了作者写不出来】。
  进了后花园不出几步就上了湖心亭。老朱家真有钱,人工湖啊!简直令人发指!
  丫鬟在湖心亭摆上了酒菜,陆小凤站在湖心亭搓了搓手臂,“我说大姐,这天寒地冻的咱们能不能进屋说话。”

  心惊胆战湖心亭

  朱大姐长袍一挥坐在了石凳上,“在这里既可以赏雪景亦可以赏湖景,又有月公相伴,岂不美哉?”
  陆小凤闭着眼睛哆哆嗦嗦的扶着桌子坐下了。
  老板娘冷哼,“你为什么不敢看我。”
  陆小凤嚯地张开眼睛,盯着悬浮在老板娘胸前的对话框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怕你**我!”
  老板娘扇了他一大耳刮子,“你故意要我陪你喝酒却又不看我居然说是怕我**你!”
  叮咚,【系统提示,伤害-1,当前血量99%】
  有没有哪里不对?陆小凤有些惊愕,“不是老板娘你把我喊出来的?”
  老板娘怒目而视,“你哪次来不是喊我出来陪你喝酒?怎么,现在不想认账了?”
  原来那个陆小凤口味真重,朋友妻也勾搭!
  陆小凤站起来背对着老板娘,从湖中心的倒影看自己那销魂的两撇小胡子,“不,你要知道这都是为了你相公好。”他感伤的抬起头来,“他认识的人多,知道的秘密也多,保不齐那天就被人杀人灭口,现下里他又闹别扭不愿同我讲话……老板娘你若不傻应该知道我在讲些什么吧。”
  老板娘把酒杯狠狠的往地上一摔,“你这是在向我耀武扬威?我知道现下男风盛行,但你到底看上了他哪点,偏偏要我背个不清不楚的荡|妇黑锅?”
  老板娘你歪楼了!
  陆小凤比较震惊,他再怎么口味特殊也不会喜欢一个有妇之夫的大胖哥吧!他慌忙道,“老板娘你误会了,外人以为我与你不清不楚便想着你不愿做寡妇必定要我保你相公平安,下黑手之前也不得不考虑考虑了。”
  他转过头来,情不自禁的盯着老板娘胸口前的对话框看去,又被老板娘冲上前去暴躁地扇了一耳刮子,“误会,什么是误会?你这样煞费苦心为保他周全,这是我误会?你们从小认识,竹马竹马,这是我误会?”
  叮咚,【系统提示,伤害-1,当前血量98%】
  陆小凤捂着脸跌坐在湖心亭的长椅上,老板娘气势汹汹地压过来,酥胸呼之欲出几乎要拍到陆小凤的脸上。
  叮咚,【系统提示,伤害-10,当前血量88%】
  陆小凤:……
  陆小凤捂着被打肿的两边脸颊,口齿不清的说道,“老板娘这么不放心,我以后不和朱停讲话便是,还请老板娘先行回去吧,我想独自赏赏夜景。”
  他背对着众人仰望苍穹,只见皓月当空,心中无限感慨,老板娘在他身后一声冷哼,“我这回且放过你,你若再这样纠缠休怪我无情。”语毕,便走了。陆小凤想,老板娘两指捻帕,摇曳生姿,定是及好看的,只可惜他已不敢回头了。
  【系统提示:老板娘对你的好感度下降10%,现为20%】
  陆小凤:……
  人生在世,活着是为什么?陆小凤望着湖面有些呆呆的,正是因为对那个世界有眷恋才会想在这个世界好好活下去,才能回到那个他日思夜想的地方。他一阵激动,对着天空大声呼喊,“我张大壮一定会回去的!”
  湖心亭上突然跳下来两个人,一个脸上有着刀疤的男人拿着一只判官笔压在陆小凤的脖子上,陆小凤战战兢兢,“好汉饶命!”他不敢回头,只依稀觉得身后跳下来两个人。
  只听得一个粗犷的男声说道,“你叫张大壮?陆小凤在哪里?”
  陆小凤一愣,“我我我不知道。”
  另一个人说道,“你不知道?你在朱府你居然不知道。”
  陆小凤哆哆嗦嗦的说道,“大侠,我真的不知道,我不过是朱府的一个下人,睡不着出来赏赏月亮,还望大侠饶命,今日之事我绝不透露半点风声,恳请两位大侠放我走吧。”说着陆小凤转过头来,只见那刀疤大汉头顶四个大字“铁面判官”和那紫面大汉“勾魂手”并肩而立。
  刀疤大汉武力值270,勾魂手武力值300,呜呼哀哉。
  那勾魂手见着陆小凤的脸大吃一惊,“好你个混账居然敢骗你爷爷我!四条眉毛,大红披风,你说你不是陆小凤?!吃俺手哥一鞭!”说着就想甩鞭子。
  陆小凤毫不犹豫的跪下了,“实不相瞒,其实我与陆小凤有不共戴天之仇,我这种装扮只是为了模仿陆小凤,想看看他有什么生活习性,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陆小凤扬起他的小脸,我见犹怜的样子,刀疤大汉一脚踩下去,“说的不错,陆小凤没有你这么猥琐,况且他武功高强定会和我们交手而不是卑躬屈膝。你且说说,这陆小凤与你有什么冤仇。”
  陆小凤捶地,“他抢走了我老婆!”
  勾魂收沉思,“听闻陆小凤生性风流,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小兄弟,看来是我们错怪你了,你走吧,但倘若你将此事说出去,怕是活不到明年了。
  ”
  陆小凤腆着脸道,“那是那是,只不知两位英雄找陆小凤究竟何事?”
  刀疤大汉爽朗一笑,“不知道大壮兄弟听过一百零八座青衣楼没有?”
  陆小凤羞射一笑,“我只听过一百零八位梁山好汉。”
  刀疤大汉正欲解说,突然湖心亭又跳下来一个人。他戴着银质的面具,看不出样貌,只一张缺了一半的嘴,他已没有双手,取而代之的是闪着寒光的铁钩和比人头还大的铁球。
  陆小凤一声尖叫,“唉呀妈呀。”
  那个人冷冷看了他一眼,陆小凤见他头顶闪着“柳余恨”称谓是“玉面郎君”,哎,连玉面郎君都被人抢了,他什么时候能从四条眉毛熬出头啊!这个人的武力值,3459。
  陆小凤又是一声尖叫,“卧了个大槽。”
  柳余恨冷冷看了他一眼,铁面判官挡在他面前,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已经有了兄弟情义,“你就是玉面郎君柳余恨?”
  柳余恨点点头,流露出哀伤的神情,只可惜配他那张嘴简直恐怖极了,“玉面郎君已经死了,只可惜柳余恨还活着。”
  铁面判官握着判官笔的那只手有些颤抖,“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柳余恨只剩下半边的嘴巴一勾,“你来做什么我就来做什么,只不过却比你多一样。”他扫了站在旁边的勾魂手一眼,“不对,是多两样。”
  铁面判官怔住,勾魂手面色已然青白。
  这时湖心亭又跳下来一个人,这个人往柳余恨旁边一站,陆小凤忍不住想要把玉面郎君的称号颁发给他。只见这人手持一柄羽扇,笑意吟吟,面相斯文秀气。一时间湖心亭显得拥挤不堪,陆小凤被压在了勾魂手的后面。
  姓名:萧秋雨
  称谓:断肠剑客
  武力值:3478
  与柳余恨不相上下!
  陆小凤这次学聪明了捂住嘴巴没有尖叫。
  只听得铁面判官失声道,“你是断肠剑客萧秋雨!”萧秋雨微笑点头,“阁下好眼力。”他转过头来对着柳余恨说道,“现如今我有点发愁,不如柳兄把铁面判官让给我可好?”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