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穿到未来去当爹 跨世纪的大妈

穿到未来去当爹 跨世纪的大妈

时间: 2015-05-18 03:12:23


文案

有个空间,却不大有用!
有个孩子,却不知孩子母亲是谁!
有个爱人,却只在梦里“听”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非凡(杜飞帆) ┃ 配角:洪云霄 ┃ 其它:包子、野菜、未来、厨艺


  ☆、0、序 章

  杜非凡得了个空间,是的,一个空间。可是怎么得到的他一直没弄明白。他没有像他看过的那些小说那样,什么划破手,也没有上火流鼻血,更没走路玩手机,那这空间是怎么来的呢?杜非凡仔细回想之前他在做什么。连续几天加班,昨天终于赶上了进度。他为了犒劳自己,也为了补充冰箱,他去超市采购了一通回家。做了几个自己喜欢的菜,又开了一瓶好酒,喝了两杯,吃完就睡了。然后今天早晨一睁眼,就在空间里了。
  不要问为什么知道是空间,任谁看到这绿油油的山,清彻见底的水,还有这高质量的空气,只要读过一两部空间小说的都想得到是空间。(什么?可能是谁恶作剧,睡着了给搬来这的!不可能,就两小杯,没睡那么死!)这个空间还不错,有山有水有田地,还有的当然就是所有空间文里都有的茅屋了啊!不,这里的可不是小茅屋,这是古香古韵的三间青砖大瓦房,门前质朴的篱笆院落。杜非凡就躺在院里竹躺椅上,旁边是一篷开得正艳的月季花。
  杜非凡走进正中的大屋,里面中间是圆型一个石桌。石桌正中是一个太极图,黑白两色的太极图隐隐约约有莹光流动。太极图旁边用一个竹筒压着一封信,杜非凡打开信,上面满满当当写着繁体字。杜非凡连蒙带猜,大概明白了内容。因为这信是用古文体写的,文绉绉的,又是繁体字,只大概明白是空间的前主人写的。其他只看懂了一句,太极眼以自身血滴之!杜非凡犹豫了一下,咬破手指,向两个太极眼中滴入血。
  各滴入两滴血后,太极图飞快的旋转了起来。当旋转的画面停下后,太极图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精致的模型,有点类似杜非凡见过的军事沙盘。模型中间就是三间瓦房的微缩模型,小小的就像三个指甲大小的玩具。在瓦房的后面是一片竹林,竹林里有一个水潭,水潭旁边是大大小小的黑石。其中最大的黑石上有一道潺潺流水不断注入潭中。竹林左侧有一片山坡,山坡上种满了郁郁葱葱的矮树。山坡后方和左侧是险峻的山峰,山坡前方看着是一片果林,因为在模型里看着那些果子就像沙粒般大。
  杜非凡看到模型旁边有三个圆点,最左边的点红着,其他两个是蓝色的。杜非凡好奇的用手去摸,模型一转,中间的点转红,模型也变了。现在的模型就像一个围棋盘,纵横三百六十个格子,其中十几个格子隐隐可以看出有东西在里面。再去摸右边的圆点,模型图又换了,这次的是一个大型的藏书馆,看着密密麻麻的像小卡片似的书籍,只怕十万本不止。杜非凡匆匆看了一下,大概明白了太极图的功用就出了瓦房。现在他最重要的是弄清楚怎么从空间里出去,莫明其妙就进来了,可别出不去,那这个空间再好也成牢房了。
  在篱笆小院里,杜非凡极目四望,外面却没有太极图上看到的果林和远山,周围笼罩着一层白茫茫的雾气,只有屋后的一小部份竹林和小院前方的几亩田地,还有就是围绕着田地的一段小河和一片杂树林。杜非凡心里想着出去,眼前景观一变,出现在卧室里的床上。杜非凡抓抓头,拿起手机看看时间,早上7:40。今天不用上班,现在这个时间还有点早。于是杜非凡将自己洗漱干净后,又将昨晚的碗筷和剩菜收拾干净。煮了一碗面吃下后,又一头扎进空间玩去了,或者说是研究吧!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新文,多多包含!

  ☆、1 、 逃 亡

  “哇……哇……”洪亮的婴儿哭声吵醒了杜非凡!他揉揉胀疼的头,睁开眼,不禁一愣!
  眼前这台风过境的景像是怎么回事?正愣神不知所措,“哇……哇……”怀中传来的哭声惊醒了他。
  低头一看,自己怀里有一个金属材质的包裹,哭声就是从里面传来的。杜非凡试着想办法打开这个包裹,种种迹象都表明里面有个婴儿,不打开不知道里面的具体情况,弄不清楚孩子的状况,谁知他是饿了还是渴了或者是尿了啊?
  听着婴儿的哭声,杜非凡福至心灵按向包裹上一类似液晶屏的三公分大小的窗口。随着一阵滴滴声,包裹缓缓打开,在里面是个看上去刚满月的婴儿,看样子是饿坏了。
  杜非凡这才想到自己的随身空间,忙用意识探了探。呼!还在。杜非凡一面开心空间还在,一面用意识从百宝格里取出牛奶和碗勺,还有一壶温开水。
  杜非凡倒了些牛奶在碗里,又兑了些温开水进去,搅了搅,滴了两滴在手上,温度刚刚好。小心的舀了一勺,轻轻喂进孩子嘴里,小家伙咂吧着嘴,裹得很响。
  杜非凡盘腿坐在地上,把碗放在旁边地上,边喂孩子边在育儿包(暂时这样叫包裹吧!)里翻找,看能不能有点线索弄清楚这孩子和自己目前的身份。
  是的,杜非凡已经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是穿越了,怀中的育儿包和孩子,身上的衣服和眼前的场景,都说明这不是自己原来所在的时代。
  只不知还在不在地球上,杜非凡自嘲的想着,同时从育儿包里找出一个小包。打开小包,里面有一个金属圆筒。然后在孩子的衣服上缝着一块金属铭牌,铭牌上刻着:姓名,杜洪沁,双亲,杜飞帆,洪云霄,出生于公元6998年2月6日。
  看到这,杜非凡心情大好,因为这些都是简体汉字和阿拉伯数字,至少语言文字沟通不成问题了。可惜,铭牌上就这么点文字,再没有别的。
  杜非凡又拿起那个圆筒研究,看着上半部份是个盖子,顺手一拧就开了,原来是个奶瓶。再一看盖子里还有字,真爱两个大一点的字被花纹围绕,大概是商标,下面小字是999银。
  杜非凡心想,这家可真有钱,奶瓶都要用千足银的!
  再看看小包内还有一个保温格,里面有包软包装,上面是新生儿代母乳几个字。翻过来,背后有成份牛奶,保质期5天,生产日期980309等等内容。
  杜非凡放下勺子,拧开奶瓶,小心的撕开一个小口,将代乳倒进奶瓶,贴脸上试试,温度刚刚好,连忙赛进小家伙嘴里。
  就这一会的功夫,小家伙嘴里没了食,已经又哭了。奶瓶赛进嘴里,立时收声大口吮吸,同时伸出小手护住奶瓶,脸上还有泪珠,眼睛却笑眯成一条缝。
  小家伙的萌样子逗乐了杜非凡,笑眯眯的望着孩子专心吃奶,心里却暗暗思量。从目前的信息来看,自己是穿越到近五千年后的世界,自己在的这个地区使用的是中文,大概语言也是普通话,而且自己应当是魂穿,只是不知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魂穿五千年后,前世自己发生了什么导致自己魂穿未来的呢?
  记得前世是刚从深山旅行回来,几个朋友给自己接风。几个朋友轮着劝酒,喝了个酩酊大醉,还在酒桌上就不知东南西北了。这是不是说自己是第一个因为喝酒喝多了穿的?杜非凡自嘲的想。
  不一会,小家伙就喝完了,杜非凡小心的将小家伙抱起来。一只手抱着小家伙靠在自己肩上,一只手轻轻拍着他的背,直到小家伙大大的打了一个奶嗝,才放心的将他平放进育儿包里。
  小家伙可能是刚才哭长了,这会吃饱了,才一会的功夫,就已经睡着了。杜非凡将育儿包轻轻放在地上,固定好,确定周围无人后,闪身进入了自己的空间。
  一进空间,杜非凡直奔中间的屋子,弄破手指,向太极眼滴入鲜血。再次看着太极图旋转显现空间模型。
  杜非凡急忙又闪出空间,轻轻抱起育儿包,打开看看小家伙睡得好好的。松了一口气,杜非凡这才仔细观望周围。
  一地的乱石碎片,满目疮夷,就像台风过境。只是没有满地的水,倒是以自己站的地方为中心,呈圆形向外放射状的破坏痕迹清晰可见。
  这时,乱石堆下一个带子引起了杜非凡的注意,他走过去,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拉住带子用力。
  一个背包慢慢被拉了出来,杜非凡轻轻抖了抖,随手将背包丢进了空间,一路走一路捡了四五个背包后,杜非凡停止了捡包,开始专心赶路.
  他也不知自己要去那里,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要赶快离开这个地方。这里让他本能的觉得危险,就像这曾发生过什么差点要了自己命的事一样。
  杜非凡抱着孩子急匆匆的走在破败的街道,这个城市遭到了很大的破坏,不少建筑都被破坏的很彻底。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意味着一种情况,那就是战争。
  意识到这是战争时期,杜非凡不觉心里发凉——这乱糟糟的世界,就算有空间在身,自己和怀里的这个小家伙要怎么活下去呀?想想就觉得嘴里发苦。
  突然,杜非凡停下脚步,侧耳听了听,眯眼看了看天边。轻轻一闪,原地就失去了杜非凡的身影,就像此处从来没有这个人一样,只剩下满地的破碎……
  彼得·希里斯看着破败的夏城,心里突然涌上一阵悲哀,‘为了一点小小的不同意识,人类的争执就会毁灭这辉煌的文明’。
  “报告。少校,已经对周围附近方圆五百米进行搜索,没有发现3号目标。”“扩大搜索范围,继续搜索!”“是!”中士离去后,彼德看着那个卡尔·玛迅。
  彼德也不说话,一双黑眼睛犹如黑夜一般,卡尔·玛迅心里直发毛。“希里斯少校,我离开时,杜飞帆确实在这里,您的下属已经包围了他。”希里斯点点头,抬脚朝前走去,卡尔·玛迅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当希里斯和玛迅走过两条街后,中士又过来报告“在那边发现了异能作战的痕迹!”“带我过去看看。”“是!”中士干净利落转身带路。
  中士兵带着希里斯来到那个有作战痕迹的废墟,中间一个大大的圆形,周围以圆形为中心凌乱的散落着各式各样的物品。
  旁边一处空地上,堆着五六个脏污的背包,中士见希里斯看向那些背包,“已经检杳过了,确认是异能小队的背包,其中有下士王离秋,下士迈克伊弗利,一等兵汤姆索尔,队长上士李悦,二等兵江七,一等兵……”经核实,以上士兵已经阵亡。
  听到李悦的名字,希里斯微微一颤,黝黑的双眼眯起。‘果然还是来晚了吗?他这个阳光一般灿烂的弟弟,就这样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没有了生命!他还不到30岁,刚刚要绽放他的阳光!’表面上平静的希里斯一双手在袖中已经捏得死紧,指甲刺进肉里的痛和心里的哀伤相比就不算什么……
  杜非凡在空间里一边拆看着背包,一边通过太极图的视镜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小吉祥(杜非凡自作主张给这孩子取了个小名)被安置在从多宝阁里拿出来的滕编摇篮里,呼呼的睡得正香。
  从外面这些人的谈话里,已经大致明白了情况。现在外面的这些人明显是敌对方的,他们是来抓捕什么人的,而这之前他们已经派了一小分队在内应的帮助下进了城。
  可是,他们要抓的人跑了,还重创了他们的小分队。后来过来的两个人,那个少校看来是他们的头。另个一个,看他那身衣服,大概就是他们说的那位内应了。
  ‘什么内应,说白了不过一个内奸!’杜非凡心里对这样人很是看不惯。还有就是这些人说的是英语和汉语两种语言交杂,可是看样子,无论说那种语言他们相互之间都听得懂,看来是这两种语言通用了。
  五个背包里有三个是士兵用的,一个是平民的。还有一个有些特殊,防水的面料,大大的体积,鼓鼓囊囊的一大包。
  打开一看,杜非凡一乐,里面有两套成年男人的衣服,其他全是小孩子的东西,吃穿用俱全,而在背包内里,有一处写着杜飞帆三个字。还有张相片,‘看来,我以后就是杜飞帆了。’杜非凡拿着相片和镜子里的自己作着对比。
  相片上,一个成熟稳健的男人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笑得幸福满满。相片的背面写着:公元6998年2月6日上午11点,沁儿出生两小时在育儿中心照。
  可惜只有自己这个爸爸,不见孩子妈妈。大概妈妈还在产房里,所以没有合照。
  可是为什么后来也没有一起照一张合照,想到现在的实际情况,杜非凡心下一紧,可能这孩子的妈妈已经……杜非凡不敢再想下去,拿起那块铭牌轻轻抚摸着上面的‘洪云霄’三个字低声呢喃:你是怎能样的人呢?一个女子(杜非凡你确定是女的?)取了这么个偏男性的名字,会是个坚强开朗的人吧?你放心,再千难万难,我一定会带着孩子安全离开这硝烟弥漫的战场,让他平安快乐的长大。将来我还要带他回来看你,他会坚强、理智、勤奋、勇敢,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另一个平民的背包里,有几套衣服和几包干粮,还有一本地图册和一套户外野炊锅。
  三个士兵的背包里大致一样,单兵干粮、迷彩服、香烟、匕首、急救包、塑料布、军用毯、绳子等等。
  杜非凡把各种物品分门别类的整好,衣服和衣服一堆,食品和食品一堆,工具、药品、绳子也收拾齐整放在一边。
  杜非凡仔细的翻检着物品,看那些和自己多宝阁里贮存的物资相同或者说类似,这样将来自己取出来的物品也不会太特殊而出问题。
  军用毯是咖啡色的,和家用小毛毯差不多,可以拿来出来用。香烟,自己不抽烟,可以不管。
  翻开地图册,插有书签的那页,是夏城市旅游景点地图。虽然是旅游景点图,可也详细注明了各种道路、餐馆、医院、学校、著名建筑,靠这张地图走出这个城市应该是不难的
  。杜非凡又对这个背包里的东西再翻了翻。看来这个人和前世的自己一样,也是一个‘驴友’。干粮里有肉罐头、几包干面片、几袋脱水蔬菜,在野炊锅里还有一袋奶粉。
  收好东西,杜非凡看了看太极图,外面的军官已经离去。
  只有几个小兵还在警戒搜索,不过看来也是扫尾工作了。外面的军队没走完,杜非凡也不敢出去,。
  想想,从多宝阁弄出一辆自行车,调试好待用,以后的旅程就靠它了,毕竟现在是五千年后,现在的交通工具自己肯定不会用(想不到,自己竟然混成个文盲了),还是用这五千年前的古董吧!又把扔在百宝格的自己前世的大背包拿出来,翻出自己的一套野炊锅收好,把现代那套放进去。
  将自己前世进山还没来得及清洗衣服鞋袜、帐篷、毯子,收出来准备清洗。多亏多宝阁里时间是静止的,否则几千年的时间,里面的东西还不得化成灰啊!
  又从多宝阁里找出咖啡色的小毛毯,背孩子用的背被。这背被还是进山时路过的小镇的特色旅游产品,原本是打算带给堂姐的,现在倒方便了自己。当时那几个大妈还热心教他们这些买了的人怎么用,于是几个买背被的都当了一回“奶爸”。
  把要洗的泡在盆里,要晒干的晒好。杜非凡刷好大锅开始烧水,同时把小吉祥的奶瓶烫洗消毒。又拿来一包代乳倒进奶瓶里隔水蒸好放着,已经快两个小时了,孩子一会又要饿了,提前做好也好,省得到时手忙脚乱的。
  做好这一切,杜非凡才端着一壶茶,吃了两块压缩饼干当午饭。虽说是午饭,也可以算下午茶了。仿佛掐好点般,杜非凡刚把最后一口饼干下肚,小吉祥的哭声就响了。
  在外面的小兵离开一个小时后,杜非凡用背被将小吉祥背在怀里,自行车架上捆好应景的背包,前面的车篮放了水壶和孩子的奶瓶。
  杜非凡就推着自行车出了空间,确认一下方向后,杜非凡骑着自行车驶进了沉沉暮色。
作者有话要说:  庆祝有了一个收藏,把明天的更文今天放了。作者能力有限,更新不定时,朋友们见谅!

  ☆、2、遍地黄花

  两山之间,一大块绿油油的草地。正是早春时节,万物复苏,各种野菜漫山遍野。新发出来野菜新鲜脆嫩,对爱吃野菜的人来说,实在是极大的福利。这块草地上却是蒲公英居多,遍地黄花开在绿油油的草地上,就像撒了一把黄玉在翡翠上,赏心悦目。几个孩子正在草地上嘻笑打闹,抢着为数不多的绒球。拿到的迫不及待的放到嘴边用力一吹,那漫天飞舞的小伞顿时引来一阵欢呼。
  杜非凡正在埋头撬蒲公英,趁现在多撬点,明后天的菜也有了。这么新鲜的野菜在自己以前那个时代可没那么好找,空间里菜现在又不方便往外拿,只能在野菜上多找补点。否则天天干粮,没有绿菜,人迟早得上火,还可能患上败血病。又撬了一会,杜非凡看着尽够多了,将身边的野菜归置一下,收好工具就回营地去了。这个小小的营地是一群逃亡者组成的,杜非凡是五天前遇到他们的。当时这群人正在那发愁,他们有几辆车坏了。可会维修的人没跟他们一路走,于是一群人围着那仿古车干瞪眼。杜非凡当时看到,就顺手帮他们修理一下。感激的同时,他们邀请杜非凡一路同行。毕竟杜非凡用的也是仿古车,当然杜非凡的那辆要仿的更原始一些(真相是杜非凡的不是仿古车,人家那辆是五千年前的古董),比他们的要更耐用一些。于是几天来一直困扰着杜非凡的难题也消失了,他不知这个时代是否还有自行车?如果有,名称是什么?当那天看到赵五一他们几个围着的那几辆自行车,他简直以为自己的眼花了。
  杜非凡帮赵五一他们修好了自行车,也从他们口中知道了自行车叫仿古人力车,简称彷古车。而在这个时代,骑着仿古车去旅游是一种文化时尚。结果,这男男女女十几人,刚到夏城这个旅游城市没几天,就遇上了疏散,一群人忙又骑着仿古车往回走。技师小王在疏散时要求请假回家去看看,大家都同意了小王的请求。然后,就是一群人围着几辆仿古车发呆。若不是杜非凡正好来到,解了燃眉之急,他们大概有一半的车要报废。那样,他们的行程就要大大减慢。虽然他们也可以去找现代交通工具,可当时他们离最近的村子也有几十公里。而村子里不一定有人,毕竟疏散是大面积的,可能那个村子里已经没有留下人了。
  当时情况有一点乱,杜非凡先将他们几台问题大的车处理好,一群人结伴迅速离开。当晚,在找到一个宿营地停下来后,杜非凡将他们的车全部过了一遍。调试了其中七八辆车的前后辐条,给所有的车都换了刹车皮,又给其中的九辆车链条上了油,还有八辆车按车主的习惯调整了鞍座,幸好小王走时留下了他的工具箱,否则杜非凡还不知如何在不暴露空间的情况下弄这些。一番调整后,赵五一一群人再骑上自己仿古车,顿时有了飞一般的感觉。于是,一群人看杜非凡的眼光,立时从中午的星星眼再升级为超新星眼。而在后来几天,杜非凡更是带给他们不少惊喜。
  此时,大伙正在忙碌着晚饭。赵五一的妻子正在烧水,准备烫洗好的蒲公英。而赵五一在帮杜非凡照看着孩子,小吉祥在一个藤编的摇篮里睡得香甜。整个摇篮都置在一个纱帐里,周围还撒了一圈驱虫粉,一大块防潮垫折成对角形挡住了风笼在旁边。小吉祥在里面睡得安安稳稳的,嘴边还有一丝浅浅的微笑。杜非凡提溜着一大包蒲公英回来了,对认真守护的赵五一感激的点点头。赵五一笑着摇摇头,又点点头,就轻手轻脚回自己的帐篷那边去了。杜非凡洗干净手,点着火,支上大锅开始烧水。又把小吉祥的奶瓶找出来,放好适量的奶粉。再把小吉祥的临时小盆拿出来,将已经温热的水舀出一些放在一边凉着。刚做好一切,摇篮那就传来了动静。杜非凡看去,小吉祥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他,也不哭,小手正舞动不休想把纱帐掀起。杜非凡连忙将小吉祥抱起,把尿,洗屁屁,换尿裤,一系列做下来,熟练无比。将小吉祥放回摇篮,杜非凡用汤勺舀起开水小心的灌入奶瓶。在四分之三处停住,轻轻摇晃,待奶粉化了,又加了些开水。然后盖好,将奶瓶下半截放进冷水里不停搅动,再拿起来正反摇几下,贴在脸上试试,温度刚好。小吉祥开始安静的等着,看到他把奶瓶贴在脸上,知道能吃了,顿时激动的手舞足蹈。杜非凡抱着小吉祥喂奶,心想纯银奶瓶就这点好,只要放冷水里搅搅就行。
  以前帮堂姐可是要事先兑好温水,否则侄子那哭声能让左邻右舍以为怎么着他了。想起帮堂姐那两个月,还真是鸡飞狗跳。当时,堂姐坐月子无人照料,自己老妈受托重任,打起背包,顺带抓着自己“闲人”一枚飞去支援。于是,杀鸡宰鱼,烧水做饭,一切杂活归了自己。还同时学会如何照顾小婴儿,真正体会了一把奶爸的不易。有了那两个月的基础,在刚来到时才没有手忙脚乱,带着小吉祥一路平安来到这里。
  赵五一端着一个饭盒过来,饭盒里是拌好的蒲公英。开水焯烫后,淋上香油,略微点上盐,拌匀了,略带微苦、清香爽口。这是整个团队吃得最清爽的一餐,毕竟新鲜的比脱水蔬菜好吃多了。见小吉祥醒着,赵五一也放开了些。“杜师傅,快吃饭吧!孩子我帮你看着!”“来,尝尝我家的手艺。”“麻烦大哥了!”杜非凡谢过赵五一,将打理好的小吉祥放在摇篮里递给赵五一看着。自己忙换了中锅烧水,放入咸肉粒、干菜,烧开后下入风干的饭团。很快,一锅香喷喷的泡饭就好了,杜非凡就着凉拌蒲公英吃了个干干净净。
  夜里,杜非凡收拾打整好一切,带着小吉祥躺在帐篷里望天空发呆。透过纱窗看到的星星带着一点朦胧,让人心里溢出丝丝的乡愁。曾几何时,前世他也是在这样的星空下,和家人一起在露台上边看电视边聊天。如今自己算是独在异乡为异客,只是不知父母在自己走后怎么样?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只能无奈的承认现实,先顾眼前。思前想后,杜非凡慢慢进入梦乡。
  “飞飞……飞飞……你真甜,好飞飞……”“飞飞……我的飞飞,我的王子……”“飞飞,亲我!”“阿帆,我会尽量保护好自己……”“阿帆,我们一定会幸福的!”“阿帆,我会回家!”“阿帆,你也要答应我,你会平安回家!”又是这个梦,杜非凡知道自己在做梦,却不愿醒来。梦中的男子一会是火热的,用甜蜜的声音叫自己“飞飞”,一会又是冷静睿智的,用低沉的声音告诉自己“我们一定会幸福”。可是,却看不清他的脸,总是朦朦胧胧的。只有那双黑黑的眼睛仿佛看进人的心里,让人再也挪不开视线。一双手更是温柔的……咦!手!怎么着?这手是在?
  杜非凡一震,睁开眼,帐篷顶上纱窗漏下的星光微弱可也够看清了。小吉祥安安稳稳的睡在旁边,帐篷也关得严严实实,没什么异常。翻个身,又帮小吉祥拉拉小被子,杜非凡有些发蒙。想到梦里那个声声呼唤的男子,杜非凡不禁红了脸。那样的呼唤,还有自己的反应,都让他浑身燥热。而这个身体明显对梦中的男子有着深刻的记忆,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吧?前世知道自己的性取向是男人后,就在大学毕业后留在外地独自打拼。直到年龄大了家里一再催婚,才向家里坦诚一切。父母知道后,没有意料中的狂风暴雨。只是父亲沉默了两天,母亲大哭了一场。然后,老两口再也没问过婚事,只是要求他每年一定回家过年。平时也只是关心他身体健康状况,和同事关系好不好,就再没对他有过干涉。后来他辞职不干,父母也只是要求他搬回同城。用父母的话说,就是既然要闲着,在那都一样,回来在一个城,彼此也有个照应。要有点距离,就在外面找个房子住好了。
  于是,杜非凡回到了家乡,用自己这些年攒下的钱买了个一室一厅。平时就住在自己的小窝,周末就回去看看父母。时不时再去自助旅游一番。其实,自助旅游就是个借口,为了能把自己从空间里拿出来的奇花异草有个来处。借口旅游时找到的,杜非凡从空间里拿出来的植物,陆陆续续的卖了有二百多万。杜非凡留了少量自用,大部份都交给父母。可父母也没动这钱,而是用杜非凡身份证开了户头,全存了起来,说留给他养老。说起来,那帮朋友会把他从酒桌上灌到这个时代来,也无非是想他能松口把那棵灵芝卖给他们。他来到这个时代,不知那棵灵芝最后父母会给谁?
  这时小吉祥小手挥舞了一下,杜非凡翻身杳看,只见小吉祥依然甜甜的睡着,嘴里还吐出了一个泡泡,可爱极了。杜非凡轻轻拍了拍小吉祥,心想如果是自己想的那样,这个孩子就是代孕的了。现在这乱世,自己无论如何要把这个孩子送到他父亲身边,毕竟自己这个外来的灵魂不是亲爹(你结论下得有些太快了,后面的真像会让你吓着的)。可是自己要如何面对这个孩子的另一个父亲,自己占有了这个身体,对那位父亲这可算是杀“妻”之仇啊!虽然这也不是自己的错,可占了就是占了,这是既定的事实。想到这里,杜非凡睡不着了,不仅仅是为了自身的烦恼,也为了小吉祥。这半个月下来,杜非凡对小吉祥已经有了感情。这是发自内心的疼爱,骨肉相连的亲情,没有什么能分开。可如果就这样将错就错的和别人在一起,杜非凡又觉得心里过不去那道槛。他是喜欢男的,可也不代表他要和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就一起过,那样对自己和对方都是不负责任。可小吉祥没错啊,他为什么要尚在襁袍就失去一个至亲?越想头越疼,不管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候再说!杜非凡在天将亮的时候再度睡去。
  早晨,赵五一收拾好自家行李,又忙着去招呼大家收拾行李。来到杜非凡这里,杜非凡已经在另两位队员的帮助下收拾好了。小吉祥也喂饱了,正睁着大眼睛在看人,杜非凡抱着他小心的拍着。赵五一逗了小吉祥一会,又和杜非凡聊了两句,就离开了。一群人还等着他去安排的,实在是忙碌。大约半个小时后,小吉祥玩累了,眼睛一眯一眯的,想睡了。杜非凡拿出背被,将小吉祥在身前背好,又将奶瓶、温开水、奶粉和摇篮收好捆好,整装待发。
  一番忙乱后,一群人再度上路。他们今天的目的地是小镇——回乡!
作者有话要说:  不会发封面,我真笨!

  ☆、3、小镇回乡

  在蒙蒙细雨中,杜非凡一行人驶入小镇——回乡。虽说是小镇,可也不小。冒着雨,一行人进了镇上最大的自助旅馆。一进门厅,杜非凡不及脱下雨衣,先忙着看小吉祥的状态。打开背被头一看,小家伙已经醒了,居然没哭。背被头一揪开,小吉祥就转着黑溜溜的眼睛看,小嘴还吐着泡泡。杜非凡看小吉祥没事,放下心来。一边脱雨衣,一边打量这家旅馆。大厅简朴干净,不见奢华,倒有几分前世农家乐的味道。众人忙碌的脱下雨衣,抖下雨水。带着孩子的几个,更是忙着查看孩子的状况。还好,由于准备充分,几个孩子都没事,身上暖暖的,没被寒气浸到。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