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网王同人]如果爱了 风子锡

[网王同人]如果爱了 风子锡

时间: 2012-09-23 12:08:33

结局1里面,这是一个在一棵树上吊死的故事。
至于结局2……
之前那个文艺范儿十足的文案被我删了……
这篇文算完结了,番外(望天……),现在没有写的**……
所以,妹子们,欢庆吧,历时3个月,这篇文被我写完了!

求收藏~求回复~求交流~!
么么哒!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源、手冢国光 ┃ 配角:柳莲二、幸村精市、Alex、上树植 ┃ 其它:网王

☆、第一章 小林泽

  I was just too tired to chasing you.Whatever I do won’t change anything between you and me.Sometimes I thought it better for me to leave.And not surprised,I left.At the very last,TEZUKA,I only had one last question that :Did you ever ,ever like me?
  
  处理完手里面的文件,正好接到一个来自日本的电话:“MOSHI MOSHI,是小林泽吗?我是你舅舅长岛仁的代理律师。您能找个时间回日本来,签署一下关于你舅舅遗嘱财产的过让手续吗?”
  
  因为这一通电话,林源回了日本。他和舅舅家的关系并不好。不是说林源和舅舅家交恶,而是,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联系。所以接到电话的时候,他很诧异。但是,把一切考虑清楚了以后,林源还是打算去看一下。
  
  据律师上杉城所说,舅舅并没有什么亲人。没有结婚,也没有小孩。
  
  至于林源这边,他全家除了他,早就死绝了。
  
  所以,林源就成了这份遗产的唯一继承人。
  
  飞机在凌晨的时候降临在了东京国际机场中,12月的寒风阵阵吹来。林源皱着眉。事实上,他在来日本的前一天感冒了。为了空出时间来日本,他向公司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期。代价就是,即使是在上飞机的前一小时,他还在处理着文件。
  
  这个时候的日本比白天的时候安静很多。圣诞节就要到了,日本一直很在意这些假日的,所以街上圣诞节的气氛很重。但是,并不明显,毕竟,距离圣诞节还有一份星期,更何况这时候还是凌晨。
  
  到了酒店,简单洗漱了一下,他就睡下了。
  
  第二天起床,打的去以前住的房子那里。那是他以前买的。那时候,他刚上大二,但是,凭着自己的好脑子,大赚了一笔,买了这套100多坪的房子。现在想来,只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很好笑的,就一个人,好好把房子装修好,还没住上几年,就搬走了。这个房子就自从那时候起就空了。
  
  拿出钥匙来打开门,空房子常有的发霉的味道冲鼻而来。赶紧打开窗子透透气。又打了个电话,叫家政过来做了清洁。
  
  坐在床边上,翻着开始从衣柜里面翻出来的东西。如果不是这次打扫,估计自己就要把这个东西给忘了。
  
  那是他最狼狈的时候。事情不是他做的,是他前身做的。可是,似乎一切错都在于他。
  
  那是小林泽,狼狈的喜欢。
  
  失去身份,失去自己曾经拥有的一切。
  
  幸运的是,他没有错过幸运女神的眷顾。靠着作家教,设计程序得来的本金,他投身了股市。成为了那些一夜暴富的人中的一员。
  
  照片里的那个人,偏偏之君子。哪怕是阅人不少的林源都会喜欢上他,更何况是单纯的小林泽。
  
  不少照片是偷拍的,有些还抓拍的,有些模糊。在教学楼中的一角,镜头对准了网球场,镜头里满满都是他。在蓝色的球场上,挥拍的他,抛球的他,指导他人的他……似乎,他的爱都给了网球。他的眼神在那一刻是那么柔和。沉浸在那一片温柔中,会让人忘记了,他在私底下被无数人说成是冰山。
  
  只有那些和他亲近的,或是那些受他帮助的人,才会记得,这个人冷淡的外表下的那个心,是多么温柔,有时,甚至是火热的。
  
  那个时候的小林性格孤僻,整日带着眼镜,留着长刘海,让人看不清脸。成绩也不显,中等而已。这样的人,也有秘密。他喜欢和他性别一样的男生。而且,喜欢的人是学校最好的那个——手冢国光。学生会会长,网球会会长,手冢家的唯一直系孙辈,祖父是日本警察厅前任长官……身上有无数光环。每年**节收到的巧克力不计其数。
  
  相反,小林家只是一个普通的商界后起之秀。而小林泽的父亲在他出生时就发生车祸死掉了,而独立抚养小林泽长大的小林夫人,在他8岁的时候,被确认有精神病,在他14岁生日时,跳楼自杀了。失去了父母,而又遭尽小林家里人白眼与嘲讽的小林泽就这样自卑的活着。
  
  遇到手冢国光,是在图书馆的时候。孤僻的小林泽,最爱的地方就是学校的图书馆,所以每天大部分时间是在图书馆度过的。
  
  那天,长得偏矮的小林垫脚想要去拿较高层的书,一不小心,那本书周围的书,也跟着被抽出来了。砸在小林身上和他周围。
  
  “喂,同学,你还好吧?”
  
  略显焦急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清清冷冷,像是山涧一般。那天的阳光,背景,似乎都是给这一次见面而准备的。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正照在手冢的身上,茶色的发间有着阳光的跳动。
  
  瞬间,周遭的一切都是声了。怦然心动,一见倾心,不过如此简单。
  
  那之后,小林泽开始关注起手冢国光的一切。他的成绩,他的喜好,他的一切故事。甚至蹲在那间斜对着网球场,有着树木遮挡的教室后面,偷偷照相。
  
  他喜欢手冢的事情还是暴露了。
  
  那天天气依然很好,春天刚刚步入正轨,绯色的樱花漫天飞舞。
  
  网球场的训练刚刚结束,太阳一点点西斜,给天空缀上了丹红色。
  
  他抱着相机,慢慢往回走。
  
  学校里面叫小林的不止他一个,还有他伯父伯母的孩子,小林一郎。小林一郎不是个草包,相反,很是聪明。学习很好,人也懂礼,是小林一家人的手中宝。
  
  “哼,都这个时候了,你这个废物怎么还在学校里。”小林一郎鄙夷的看着自己这个懦弱的堂弟。
  
  小林泽紧张的紧了紧自己怀里的相机。他的动作自然引起了小林一郎的注意。
  
  “看起来,这个相机不错嘛。哪里来的钱?不会是从家里面偷的吧?”
  
  “不,才不是。是我自己的钱去买的。”
  
  “呵,还挺能耐的嘛。拿来我瞧瞧!”
  
  小林泽自然不肯,不仅是因为这是自己的相机,更是因为,里面有他刚刚照的相片。
  
  “嗯?——”小林一郎见小林泽迟迟不肯动,生气的上前去夺来。
  
  小林泽气得不行,也要夺回来。但是白斩鸡的小林泽自然不是从小练武的小林一郎的对手,几下就被撂倒在地。
  
  “哈,看我看到了什么?废物竟然喜欢我们的学生会会长?”小林一郎一张张翻着照片,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兴奋。他最后还取出了记忆卡,“这个东西我要了,作为证据!”一脸阴笑的小林一郎一脚踹开小林泽,大步离开了。
  
  后面的故事更是没有什么意外。无非就是小林一郎用这张记忆卡不断地勒索小林泽。最后一次,也就是那一次,让窝囊的小林泽知道了他的目的。
  
  “还有什么比让你这个废物被除名更能让我高兴的呢?废物!”小林一郎嘲讽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小林泽。小林泽身上一片青紫,被子下面还有另这个刚成年的男孩难看的已经干涸的液体。是个明眼人就看的出来,这个男孩度过了怎样“美好”的一夜。
  
  作为对手冢家的交代,小林泽被驱逐出了小林家。
  
  在外面生活了一个多月的小林泽,受不了了,自己集了一瓶安眠药吞药自杀了。他死了,也让刚在另一个时空死掉的林源捡了漏子。等小林泽再次睁开眼,他已经是披着小林泽外皮的林源了。
  
  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开始,所以,从起床开始,要有新的好心情来开启这一天,哪怕这时候的自己已落入人生中的深渊。
  
  小林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可是他的记忆和爱恋却忘了带走。阅读着小林泽记忆的林源,清楚明白的知道他对手冢国光的感情。傻傻的他,为了一份不敢开口的追求,狠狠读书,去了解自己从来不曾接触过的食物。空手道,德语,还有网球……一份傻傻的,拙劣的模仿。撇去外貌,内里的小林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手冢国光。平时本就沉默的他,伺候更是安静到无声。别人谈起他,最多不过说起:“啊,你说的二班的那个书呆子啊?”
  
  小林泽喜欢上手冢以后,成绩慢慢提升,有时候可以考到全年级前十,考高考的时候,更是一举努力,考到了东大,更是选择了手冢选择的法学系。
  
  那天晚上,小林家举行宴会,邀请了不少东京的名流,其中就有手冢一家。在宴会上,似乎小林家的人瞄准着小林泽这个新晋高材生,一个劲的起哄灌酒。后来,小林泽醉倒了,醒来的时候,就是呆滞在酒店的床上。身边是他一直爱恋的人……
  
  “TEZUKA……”小林痴迷着,用手指贪婪的描绘着眼前这人坚毅的脸庞。这份心的悸动甚至可以让他忽视掉身后被撕裂的剧痛。
  只是,这份沉迷并不持久。酒店的门瞬间被打开,形形j□j的人闯了进来。这份隐藏的爱恋瞬间暴露在了世人眼下。
  
  小林浑浑噩噩的回到小林家的别墅。等待他的是一份裁决。这份裁决没有花费太多时间。本就是一早就被算计好了的。
  
  被赶出小林家的小林泽在东京的街上晃荡着,心下一片茫然。
  
  死死撑了一个月的小林泽选择了自杀。
  
  也许,这是对小林泽最好的选择。
  
  后来者林源看着镜子里面的这张苍白的脸。眼角微微上挑,鼻子很英挺,脸很立体。把长长的刘海拨到一边,可以看到男孩俊秀的脸庞。再配上那双忧郁的茶色眼睛,如果是拍偶像剧,绝对是那种苦情的男二号,只是轻轻一皱眉,屏幕前的阿姨小姐们就会心疼的。
  
  可是,小林泽并不懂得运用自己的优势,不知道展现出自己的美好,就像是只寄生虫一样的生活着。
  
  林源挑了挑有点偏长的头发,慢慢冲镜子里面的那个男孩勾了勾唇角。美好的唇线浅浅勾勒出男孩偏薄淡粉色的唇。
  
作者有话要说:  再次写文,依然是网王。希望能坚持下去。无论用多长的时间。


☆、第二章 巧遇

  第二章巧遇
  Once saw you ,I knew that you were the one in my life who I loved for my whole life but also who hurt me indeed.
  
  靠坐在床边上,整理好散落的照片。林源深深吸了口气。那些都是要去说再见的记忆与过去。
  
  夜空下的东京依旧热闹,万家灯火。
  
  霓虹灯肆意的闪烁,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化作这个夜空中发光的萤火虫。
  
  很早的时候,在林源还是林源的时候,他曾见过一句话:万家灯火,到底哪一盏是留给我的,或是,没有任意一盏是属于我。当时,满怀抱负,身边朋友无数的林源狠狠嗤笑这句话是有多文艺。现在想来,确实极衬他此时的心情与境地。
  
  去洗澡间冲了个澡,又看了看电视,林源最后还是决定明天去墓园看看小林泽的父母。
  
  第二天一早,林源就坐车去了墓园,把买来的花束摆在墓前。每次来墓园的时候,他都极不舒服。墓是小林泽父母的,他林源对于他们并无感情。只是披了小林泽的皮而已。有时,林源会胡思乱想:要不要再买两块墓地,一个给小林泽,一个给自己。
  
  给自己的那块四周一定要种满蔷薇花。春夏只是绿叶茵茵,红花朵朵。秋天时,落入泥土中的花瓣就来土里,陪他说说话,讲讲外面的世界。冬天到了,他就来回味那些蔷薇花给他讲的故事。
  
  在墓园呆了一个上午,林源就回了市区内,却错过了在他转身离去的后身后的那双熟悉的眼眸。
  
  来东京,签署遗嘱只是一个目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来给林源工作的公司,RAFEAL探探路子,看适不适合在东京开一个子公司,主要开展化妆品业务。
  
  RAFEAL主要走奢侈品路线,旗下的主打是女装和香水。人群目标是年龄在20~40的女性。这几年,R在美洲和欧洲市场上发挥的很好,所以,公司打算来亚洲谋求更好的发展。选了林源来日本东京。
  
  想要在东京打开市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说那些小公司的阻挠,单单是日本本土大公司迹部财团就不太欢迎R的到来。所以,此次前行的目的,一是考察市场,二是说服迹部财团能与R形成合作伙伴的关系,支持R在日本的活动。
  
  不久就到了和日本财团约定好的日期。
  
  林源早早起床,晨练一小时,吃了营养早餐,又洗了个澡,才换上手工定制的贴身西装,驱车前往迹部财团总部。
  
  迹部财团在三年前更换了董事长,现在是由前任董事长之子迹部景吾担任此职。在他任职期间,短短三年,就为迹部财团增加了一倍的资产,版图更是扩张到了关西地区。媒体在评论这位商业巨子的时候,都喜欢用“商业天才”这个词语。
  
  在林源的眼中,这个在大学时亮瞎无数人钛金狗眼的大少爷其实并不是那么“天才”。
  
  智商和机遇只是他成功的一小部分,他的成功更加归功于他的个人魅力与他的努力。
  
  到财团的时候,迹部大少还在开另一个会议。所以,林源被先带到了等会儿商谈的会议室里。稍微等了一下,就看到迹部大少那头标志性的银灰色头发的出现。
  
  “抱歉,让你久等了。”迹部的脸色有些严肃,微微点头后,就坐到了林源的对面。
  
  “哪里,”林源笑了笑,表示并不在意,“迹部君,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迹部点了点头:“好的。”
  
  商谈共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双方就一些利益问题达成一致,各自作出合理的让步。迹部财团在Rafeal中拥有7%的股份。作为交换,迹部财团会作为合作伙伴参与成品的推出销售阶段,为R公司的产品提供平台。
  
  在合同上签上双方的名字,双方代表握手,协议达成。
  
  “呼——”林源呼出了长长的一口气。不愧是迹部,这么难缠。林源把背靠在椅背上暗暗放松。
  
  “怎么样,这几年还过得好吗?”会议一完,迹部周身气势一变,回到了那个林源熟悉的人。
  
  林源看了过去,对方紫色的眼就望着自己:“很好。你呢?”
  
  迹部轻轻点头:“也还好。”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11点了,要一起吃个饭吗?”
  
  “好啊,”林源轻快地答应着,“上一次和你一起吃饭,都是好久以前了啊。”
  
  迹部起身,听见这句话是,想了想:“是六年前吧,那时在英国。”
  
  林源跟着起身,嘴角向上勾起,“是啊,真的是很怀念那个时候呢。”
  
  “真是不华丽的表情啊,哈恩?”一把揽过陷入回忆的某人,“走吧,今天中午本大爷带你去品一品人间美食。”
  
  迹部选的店是家西餐厅,华丽的法国情调。
  
  迹部熟练的用法语点好了菜,才把菜单递给林源:“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补充吧。”
  
  林源看了一会儿,又点了份焦糖布丁和一份洋葱汤。
  
  迹部点着他右眼下的泪痣:“你什么时候喜欢吃这种甜的东西了?”
  
  “就这几年啊,发现偶尔吃吃甜品也是不错的选择诶。”林源喝了口杯中的香槟,又找了个话题和迹部聊起来。
  
  迹部的眼界很宽,对许多事情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他聊天是一件令人很愉快的事情。不会太激烈,也不会无聊到枯燥。
  
  两人讨论的最多的,是世界经济,有时和还会说说一些文学著作。迹部广征博引,林源娓娓道来。两人都保持者自己应有的“绅士”风度。
  
  美食一道道的上了上来。迹部作了个“请吃”的手势。林源和他也不会客气,执好刀叉开始慢条斯理吃起来。林源并不太喜欢吃西餐,但是对吃西餐的礼仪却是一清二楚的。两人轻声漫聊,时不时押一口酒。如果,没有接下来的事情,林源想:这会是一顿令人身心愉快的午餐。
  
  一对情侣从正门处走进。处在林源的位子上,对正门处的能看的很清楚。所以,那人一进来时,林源正巧抬头。一瞬间,他的大脑陷入一片空白。唇齿颤抖着。他狠狠闭上眼,又睁开:那人正步步入座。
  
  林源眼睛一眨不眨,就直直的看着他。
  
  迹部见自己的问题迟迟不见回答,抬头来就看见了林源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怔了一下,又端起酒杯了,小小喝了一口:能让他这样的,也只有他了吧……
  
  那人入座后,就只能看到他的侧面。
  
  灯光下,茶色的发镀上了一层金色。他的气质较之于七年前更加出色。经过时间的历练,他的冷淡中又加入了一点刚毅。也许是和对面的女士说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男人的眼神更加温柔,嘴也露出笑容。刹那间,只让人觉得温文尔雅,如初春时破冰的溪流。
  
  看了很久,林源才收回视线。对上对面迹部的视线。
  
  两边都是他的好友。对于两人之间发生的事情自然是清楚,何况,当年的事情不算小。
  
  “抱歉。”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林源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笑了笑,继续用餐。
  
  忍了好久,林源还是忍不住地看过去,不料却闯入了那片深渊中……
  
  “铛——”林源手中的酒杯**,金黄色的液体泼洒出来。
  
  诧异,不解,犹豫……是种种数不尽的矛盾复杂。
  
  手冢的女伴疑惑地看过来,就看见两个相貌出色的男子。一个她认识,是未婚夫手冢国光的好友迹部景吾。另一个却从没见过。
  
  “手冢君,不用过去吗?”千岛雪衣体贴的问道。
  
  手冢犹豫了一下,还是端上酒杯,携着自己的未婚妻,来到迹部和林源这桌。
  
  这边,林源的酒杯已被重新拿来了一个,倒上芳香浓郁的香槟。
  
  “好久不见,ATOBE,还有,林源。”手冢倾斜手中的酒杯。
  
  “好久不见。”迹部率先开口。
  
  “好久不见,手冢君。”我们之间的关系早就结束了,我不需要纠结什么……林源端起酒杯,与手冢的酒杯轻轻一碰:“不介绍一下身旁的这位美丽的女士么?”
  
  “千岛雪衣,是我的未婚妻。”手冢看着面前镇定自若的男子,仿佛之前酒杯倾倒只是他的错觉。“千岛,这是我的朋友,林源。”
  
  手冢身旁的千岛雪衣有礼的打招呼。
  
  既然大家是熟人,自然的坐在了一起。
  
  “国光他的朋友都是人中龙凤,每个都如此优秀。”听说林源在RAFEAL公司工作,千岛雪衣如此夸到,“我很是喜欢贵公司刚上市的那款 ‘晨光’呢。”
  
  林源自然谦虚的回答应和。
  
  桌面上,千岛雪衣努力营造着气氛,林源知道其他两位的意思,只好打起精神来。这样,场面还不算冷场。
  
  千岛雪衣抿了一口酒:“其实,下个月,是我和国光的结婚典礼。不知,林君肯不肯赏脸参加呢?”千岛雪衣见自己的未婚夫迟迟不开口,自作主张的认为自己做了对的事情。
  
  林源听了这句话,怔愣了几秒:这是他的意思吗?抬头,正好看见千岛眼里隐隐的敌意。林源但笑不语。
  
  迹部这边觉得那个女人的脑子不够用了。不是挺聪明的吗,怎么这时候说这种话?作为林源朋友的手冢还什么都没有说呢。
  
  手冢眼中闪过一丝亮光:“林,下个月4号我们将会在王子酒店举行我们的婚礼,届时还希望你能参加。”
  
  “4号啊——”林源想了想,那天正好是Rafeal的总裁ALEX来日本的时候,“真是抱歉,那天其实并不得空。真是遗憾,不能看到两位璧人的结婚典礼。”
  
  林源端起酒杯:“很抱歉,林某在此先祝福两位新人白头偕老!”说完,就将杯中的酒全一口闷了。
  
  白头偕老……手冢听到这句话从林源嘴里说出的时候,心似乎停止了跳动一般,不曾想到,曾经的恋人会这么豁达的祝福自己和另一个他从不认识的女人。
  
  灯光下,林源的脸色似乎又白了一点,但又似乎被酒熏得红了一些。
  
  气氛就冷了下来。知道吃完,几人也不曾再说些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发第二章,努力更新中~!


☆、第三章 朋友

  吃完午饭,迹部有事还要回公司。手冢准夫妻两人要去商场逛逛。林源倒是没什么事情,就让迹部把他送回了家。
  
  回家在电脑上没看到什么有趣的新闻,老板也没有打电话来骚扰他,一切看起来都很好。
  
  睡了个午觉起床,林源脑袋还不太清醒,躺在床上发了很久的呆。
  
  外面正是日本四月,樱花开的繁华,千朵万瓣。风只轻轻一过,就有花瓣簌簌飘落。整个东京就像是荡漾在了一片粉色的海洋里。
  
  再躺了一会儿,林源就起床。稍稍洗漱了一下,就出门了。
  
  自从以前离开东京,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他对东京并没有多少喜欢,这只是一个快节奏的城市,哪里都要用金钱去衡量。
  
  比起东京来说,他会更喜欢像出云、轻井泽或是神奈川。
  
  神奈川……
  
  林源站在路口,看着眼前的车来车往,人去人归。
  
  他还是坐上了去神奈川的JR,只是去看一下而已。
  
  其实,林源来神奈川,只会去一个地方——
  
  “啊,爽呆了!”林源靠在水池边的石头上,身体全部浸在水里,只留下一个头在水面上。
  
  周遭水雾缭绕,绯红的樱花飞舞着。
  
  箱根在神奈川县里,距离东京只有90公里。之所以喜欢这个地方,不仅是因为这个地方风景很好,可以泡温泉,这个地方也很有中国的风情,随地都看得到汉字。大学的时候,除了中国城,他就跑这个地方最多了。
  
  “噗——通”,从旁边的房间的室外温泉池里传来有人跳水的声音,“哇啊,好舒服!”这是一个很有朝气的声音。
  
  “哈,切原赤也,你这个傻子!水全部蘸出来啦!”
  
  “切,你自己不躲开一点!”
  
  “我站哪儿,要你管啊!”
  
  ……
  
  莫名其妙……林源在心中默默评价。听着隔壁的争吵,然后变成追跑,再是对打。
  
  “有本事和本天才来一场!”
  
  “切,来就来,你以为我怕啊!”
  
  还没等林源想明白着到底是爱呢还是恨呢的时候,阻隔两个房间的篱笆墙就倒了。
  
  “看来最近文太和切原关系很好呢。”温柔的声音却能让许多小动物瞬间警觉!
  
  “嗯,太松懈了。你们两个绕着旅馆20圈!”好熟悉的声音还有台词……
  
  “啊!不要啊,部长,副部长,我们知道错了!”二合唱。
  
  林源看过去,就看到有两个人突然从地上弹起来,连连求饶。
  
  “30圈!”
  
  “不要,不要,我们现在就去!呆子切原,快点走啊!”那个红头发的男子拉起黑头发的男子马上跑了起来。
  
  一个人从篱笆后面走过来“真是抱歉,我的朋友们给你添麻烦了……”
  
  鸢紫色中长发的男子还是和记忆中的那么,漂亮。他知道,这个词说出去,一定会惹得他不快。
  
  “Seiichi……”
  
  两两抬头,都愣住了。
  
  一个月后。日本东京大学。
  
  4月,日本的樱花陆陆续续的开放。有时,可能看到整条街都是樱花花瓣飘落的奇景。这时候,日本的人们开始一家家出游。日本的电视也每天跟踪报道。从最南边的九州岛最北边的北海道岛。有些时候,会持续整整三个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