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驱鬼师 疯魔成活

驱鬼师 疯魔成活

时间: 2015-06-08 16:07:12

文案
兰瑠是个驱鬼师,这种职业放在古时候比较吃香,现在很少有人信了,但是不信,并不代表没有鬼。
龙牧是一家集团公司的老总,外表冷酷,内心温柔,为了拯救据说被鬼缠身的弟弟,不得不求救于现代驱鬼师。
看似天差地别的两个人,终于在命运的轮盘中转到了一起,这不是命运的玩笑,而是命运的垂青。

搜索关键字:主角:兰瑠,龙牧 ┃ 配角:周自诚 ┃ 其它:驱鬼灵异

  ☆、第 1 章

  石板路老街是这个城市最繁杂破旧的地方,但却奇迹般没有湮灭于城市建设的洪流中,就象一个百岁老人,孤独却坚强地见证着世上的繁芜,也庇护着驻留在他翼下的,即所谓城市贫民。
  此时,就有这么一个老街贫民正悠哉乐哉在他的家里啃着一个干硬的馒头,吃相不算优雅,但绝对享受,因为这是他的家,虽然脏乱破烂,但足以遮风避雨。
  “我就是兰瑠,不用看了,我是驱鬼师,不是道士和尚,因为你们是外行,我才不跟你们计较的,说吧,有什么事?”
  兰瑠咽下最后一口馒头,拿过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来喝,根本没有要招待客人的意思。
  当然,前来的两位客人也不需要他的招待,别说水了,这屋里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不过还在门外时,两人就没对这种破房子里的陈设有多好的期待,只希望所谓的驱鬼师象样一点就行了。
  可是事与愿违,眼前这个一头乱发的小子怎么看也不象传闻中那个厉害的师傅,年纪太轻了不说,长相也太过清秀,最重要的是穿得太离谱,居然是一件肩头上有破洞,印着白色骷髅头的黑T恤!
  “我真的是兰瑠,你们是来找我驱鬼,还是来看麻衣相?有事就快说吧,我一会儿会接一个电话,然后要出门的!”
  兰瑠说着便微微嘟了嘴,孩子似的表现着心中的不满,两位西装革履的客人都愣了一下,神色冷酷却长相俊美的那位客人很快恢复常态,戴眼镜的那位客人似乎是接收了他的暗示,恢复了先前的谦和笑容。
  “希望兰先生不要在意先前的不快,我先自我介绍……”
  “不要这么麻烦了!”兰瑠歪进家里唯一的一张单人沙发里,指了指墙边的两根小凳,“你们不用客气啊,随便坐吧,也不要自我介绍什么的啦,我根本记不住,直接说事吧!”
  眼镜客人犹豫一下,笑了说:“这样的话,我就简单介绍,我叫周自诚,这位是我们老总,龙牧龙先生,这次是专程来请兰先生辛苦一趟的,之前应该有电话预约过……”
  “咦?”兰瑠直起上身,拿过旁边小桌上一个小本子翻开来看,嘴里嘀咕,“不可能啊,我不会漏掉预约的,难道健忘症越来越厉害了?不可能啊,没有龙牧的预约啊……”
  “不是这样的。”周自诚微上前一步,说:“电话是我打的,当时没人接,只有电话留言,我就留了我的联系方法……”
  “哦。”兰瑠挠着头嘿嘿笑了两声,清秀的小脸微微泛红,又拿过另一个本子仔细看,看了半天却抬起一双迷茫的眼睛,“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周自诚。”
  “哦。”兰瑠吐舌一笑,继续查看本子上的记录,然后点头,“是有一个叫周自诚的电话录音,不过没说是什么事啊!”
  “是的,因为没人接,所以没具体说明。”
  “哦。”兰瑠嘟了嘴,低声埋怨,“都没说明事情,哪里就叫预约了嘛,写进黑色本子里的才是我决定接手的生意,红色的只是电话记录,而且我打了叉的,说明当时就决定了不理,所以你们回去吧!”
  兰瑠说着就朝两人灿烂一笑,仿佛他不是在下逐客令,而是在跟人表示友好。
  周自诚尴尬一笑,用眼神跟自家老板请示。
  龙牧还是不言不动,依旧那么冷冷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又瘦又小的所谓驱鬼师,因为他根本不相信这个小孩能驱鬼,确切地说,他是不相信这世上有鬼,要不是弟弟的各种表现实在诡异,他根本不会来这种鬼地方找什么见鬼的驱鬼师!
  这时电话响了,兰瑠高高兴兴接起来,“喂,我是兰瑠,你是……哦,知道了,可你那天不是说我乱讲的吗?怎么,现在相信了?不要解释那么多,我很少亲自找上门的,你不要打岔,听我说完,那天我就说了,你小姨被鬼上身了,你还骂我去死,我都没还嘴,还好心好意跟你报价,只要三百就帮你摆平,你当时叫我滚,是的是的,你错了,那好吧,我不气了,你准备好六百块钱,我马上打车来,不过来回的车费你得出!”
  兰瑠说到这儿笑得满脸桃花开,却突然变了脸,气呼呼地说:“你以为我是无端抬价?那天是我主动,所以只要你三百,今天是你主动好不好?行不行的,我又不逼你,我家楼下的皱脸大爷说了,下午要下雨,这种天气,我还不想出门呢!好吧,瞧你态度好,我不气了,你准备好九百块钱,我马上打车……你叫什么叫啊?刚才说六百是刚才,现在是九百,再说下去还要抬价……行吧,我不气了,你准备好钱,我马上就来!”
  兰瑠笑呵呵放下电话,却突然惊叫一声,然后拍胸口,“你们吓死我了,不是让你们走了吗?突然看见这么两大个人,吓死我了!”
  周自诚一脸难堪的笑,龙牧则是一声冷笑,说了进屋以来的第一句话,“你不是驱鬼师吗?胆子有这么小?”
  “要你管!”兰瑠嘟嘴冷哼一声,碎碎念,“我是驱鬼师,又不是驱人师,鬼那么可爱,人哪儿比得上?我不怕人才见鬼!”
  龙牧冷冷一笑,更加确信之前的判断,就算这世上真的有鬼,这小孩也绝对不可能是驱鬼师,听他刚才的电话内容,可以推测出两种情况,一是有同伙帮衬做托,一唱一搭骗人取信;二是真有白痴愿意上当,高兴拿九百块钱请个小孩给他家跳神,真是荒唐!
  此时兰瑠已经在收拾东西,却没有看似神奇的驱鬼道具,反而有些离谱,竟然往他那个破旧的挎包里装了两个干硬馒头,然后是小桌上那两个笔记本,还有一红一黑两支笔,最后挠着头东看西看,跑到床边撅了屁股,从床底下摸出一把木柄大黑伞,嘿嘿笑着拍去上面的灰,宝贝似的搂在怀里,却突然又惊叫一声。
  “你们要吓死我啊!怎么还没走?我要出门了!”
  兰瑠气呼呼地冲向门边,周自诚连忙赶上去,“再耽搁兰先生几分钟,请听我说……”
  “不是我不听,我赶时间呢,你们回去吧,回头在电话里告诉我就行了!”
  兰瑠伸手拉门,周自诚伸手抵住门,见兰瑠要生气,忙笑了说:“我没有恶意,只是想提醒兰先生,你还光着脚呢!”
  “哈?”兰瑠低头一看,不由笑了,红了脸挠着头说:“我都不记得了,幸亏你提醒我,谢谢你。”
  周自诚含笑摇头,见兰瑠左右看,显然是在找鞋,于是再次好心提醒,“一只在那边墙角,一只好像在床底。”
  “是吗?”兰瑠跑去一一找了穿上,红着脸跟周自诚笑了一个,然后再次拉门。
  “我们跟你一起去,”龙牧说:“你不是要打车吗?我们开车来的,你可以坐我们的车去,到了地方,稍微停远点,不让你的客户看到,你依然可以跟他报车费。”
  “嗯?”兰瑠眨着眼睛想了想,突然两眼放光嘿嘿笑,“你好聪明哦,这倒提醒我了,不如你们载我去也载我回来,这样我还可以白赚一笔回程的钱,你们说好不好?”
  兰瑠笑得天真无邪,周自诚简直无语,龙牧则重重点头,心里当然是另一番打算,倒要看看这小孩的骗人把戏怎么玩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兰瑠的客户家到了,周自诚按照自家老板先前说的,把车停在稍远处的停车场,三人一前两后跟着,来的路上就商量过口径了,所以现在龙牧二人的身份是兰瑠的临时助手。
  当然,瞎子也看得出这根本是笑话,所以当兰瑠他们出现在客户面前时,客户直接跟龙牧握手,“兰先生快请进吧!”
  龙牧冷眼不动,周自诚哭笑不得,兰瑠委屈得快哭了,嘟嘴说:“我才是驱鬼师好不好?但是幸亏你认错,不然跟我握手还不要我的命?我不喜欢别人碰我,你不要靠近啊,在前面领路就行了!”
  客户一脸错愕,指着龙牧二人,“他们是……”
  兰瑠气呼呼地冷哼一声,“我的助手啦,不要管他们好吧?你还要不要救人啊?”
  客户哦哦点头,有些跌撞地在前面带路,绕过富丽堂皇的前厅,一直走到后院一扇门边才停下,有些畏缩地指了指里面,“因为样子太恐怖了,所以不得不隔离,几天前还跑出来过,幸亏在门上挂了兰先生那天给的神符……”
  “那个不是神符,你不要乱说!”兰瑠嘟嘴瞪眼,把挂在门上的一个看似香袋的东西取了下来,门里立刻传来一声嘶叫,高亢无比,可以去挑战世界级海豚音了。
  客户一脸惨白,周自诚也低抽一口冷气,龙牧虽依然冷着脸,心里却开始狐疑,来的路上还猜测小孩会带他们去一个什么地方,但不管怎么布局,总能瞧出破绽,谁知竟是到了东城别墅区,那么可以肯定所谓的客户不是小孩的托,只能是个自愿上当的傻瓜了,至于此时屋里的疯吼,正常人都知道,那真的是疯子在乱叫,怎么可能是鬼?
  龙牧冷眼瞅着兰瑠,倒要看这小孩怎么演这场戏,虽然无聊,但是已经来了,就当成猴戏来看吧!
  兰瑠叫客户开门,客户抖手抖脚找出钥匙,却因为太慌乱而掉在了地上,兰瑠替他捡起来,客户却不接,似哭似笑说:“还是兰先生来开吧,我既然付了钱,那么从现在起,应该一切都由兰先生负责不是吗?”
  “当然不是!”兰瑠鼓着眼睛撇嘴角,“你根本还没付钱呢,我为什么要答应负责?”
  客户愣一下,“可是……兰先生什么都没做,我怎么相信……”
  “你不信就算了啊,车钱给我,我要回家了!”兰瑠伸出手来。
  客户犹豫一下,又看了看龙牧二人,觉得这两个所谓的助手一定是黑脸红脸的角色,要是不先付钱,恐怕他们会使出什么逼迫的手段来,可是付了钱,只怕也是白付……
  “你累不累啊?鬼都没这么多算计!要么付钱,要么还我车钱,这么简单的事都要在肚子里嚼半天,还疑心我的助手是我雇来的打手,我有钱雇人至于这么辛苦奔忙吗?”
  兰瑠说得一脸义愤,周自诚低头闷笑,龙牧则暗里冷笑,觉得这小孩聪明是聪明,就是没用在正道上,可惜了……
  客户此时一脸难堪,又听屋里安静下来,不由奇怪,兰瑠白他一眼,“你以为我是白来的啊?你倒去问问那天看守你小姨的人,是不是我那天一到你家大门边,你小姨就慢慢安静了?何况我现在离她这么近,她不乖乖的才怪!”
  客户恍然大悟一般,陪笑着递过九张大钞,兰瑠很认真地数了三遍,第一遍是数数,第二遍是看真假,第三遍纯粹是数个高兴,却突然垮了脸,“不对啊,车钱呢?”
  客户皱眉,不知是不爽还是不屑,龙牧二人则是单纯的不屑,周自诚还能保持一点笑容,龙牧则是看都懒得看这个贪财无耻的小孩了!
  客户很不耐烦地递了一张大钞,兰瑠抓过来,回头问旁边两人,“刚才我给了出租车多少钱?我给忘了!”
  龙牧冷颜不语,周自诚很无奈地替人扯谎,“你刚才好像是付了三十几块吧?”
  “真的?”兰瑠装着疑惑还一脸天真,龙牧真想把这小孩揪出去打一顿算了,低吼道:“你不用找还客户了,这位先生不在乎这点小钱,你尽快履行你的责任!”
  “哦。”兰瑠看似委屈地应了一声,其实眼圈也微微发红,倒把龙牧愣了一下,回想刚才是不是凶了一点?小孩虽可恶,但也不是毫无原因,看他的样子,最多二十岁吧,一个人住在那么破烂脏乱的地方,吃着那样的馒头,穿着这样破的衣服,还有脚上这双洗得发白的球鞋……所谓人穷志短,又怎么能要求小孩不可恶?
  龙牧有些心烦地扭过头去,周自诚觉察了老板的不悦,低声催兰瑠进门。
  兰瑠低头吸吸鼻子,抬头时已经是一脸欢快,拿钥匙开了门,散步一般走了进去,屋里几乎没什么摆设,只有一张单人床,上面绑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从兰瑠进门开始,女人就在低吼着挣扎,似乎很愤怒,又似乎很恐惧,时时唤着一个名字,仿佛在寻求救援。
  兰瑠回头冲客户笑了说:“原来你叫孙荣生啊!”
  客户惊愕,随即使劲摇头,“不是,兰先生忘了吗?我叫……”
  “你明明就叫孙荣生,缠着你小姨的这个鬼,你叫了她二十年的妈妈,她还能叫错你的名字?”
  兰瑠此时仿佛变了一个人,不再是一付调皮到可恶的样子,而是有些冷酷,甚至带了几分不符年龄的沧桑,令人肃然起敬,却又莫名敬畏。
  周自诚看得一脸诡异,龙牧也不由正了脸色,孙荣生则目瞪口呆,颤了声音说:“你……你怎么知道?”
  “她告诉我的啊!不然你以为九百块钱值得我帮你算一盘?那我不是太亏了吗?”
  兰瑠说着就嘿嘿一笑,坐到床边盯着女人不放,其他三人觉得奇怪,因为女人似乎在兰瑠的注视下变得冷静起来。
  龙牧不由凑近了去看,女人却又愤怒低吼起来,兰瑠责备小孩似的吼她一声,“你有什么好紧张的?人类都怕鬼的好不好?他又不会吃鬼,你乖乖听我的话,自己乖乖回去,不然,我只有亲自送你回去!你知道的,那会是什么后果,所以乖一点,自己回去吧!”
  女人疯狂扭动着不说话,兰瑠戳她额头一下,“现在觉得绑着难受了?没见过混成你这样的鬼,一点出息都没有!乖一点,我帮你解开啦!”
  “不要!”孙荣生冲上来,却立刻退后一大步,靠在门边说:“不能解开她,她会伤人,几个大男人都按不住……”
  “你闭嘴!”兰瑠一脸气愤,离他最近的龙牧甚至能感觉他全身都在喷火。
  “鬼根本伤不了人,只有人类才会互相残害,甚至连鬼都不放过,亏她对你这么好,你居然叫人来按住她,这是无耻的恩将仇报!”
  “你……你说什么?”孙荣生异常惊愕。
  兰瑠冷笑一声,手上继续解着绳索,龙牧不由跟着帮忙,谁知女人一得解放就朝龙牧扑去,吓得周自诚惊声呼叫,兰瑠不慌不忙地挥了一下左手,女人软倒下去。
  龙牧先前的确吓了一跳,因为女人靠近的时候,带来一股阴森的寒气,那不是惊吓中的错觉,而是实实在在的非人类气息。
  兰瑠指着女人骂,“你瞧瞧你这点出息,你以为他是我们这些人中阳刚气息最浓的,所以先朝他下手就成事了吗?笨死你算了!赶紧把你想做的做了,赶紧乖乖回去,不然我真的要亲自送你回去了!”
  女人呼呼喘气,然后开始哭泣,指着孙荣生说:“你为什么那样对我?我对你还不够好吗?为了你,我甚至愿意放弃生下自己的孩子,我把你当亲生的啊!你却把我丢在医院里,直到死都不来看我一眼,但我恨的不是这个,我都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不能解开心结?为什么要拿我最疼爱的小妹泄愤?她是无辜的啊!我又何曾有罪?”
  女人说到这儿开始高声尖叫,除了兰瑠,其他人都不由捂了耳朵,女人却一下就停住了,龙牧等人一看,原来是兰瑠在轻轻拍抚女人,“乖,不要吵,我那天就感觉你有巨大悲愤,今天我来了,你可以尽情倾吐你的悲愤,但是要乖,不许失控,不然不给你这个机会了!”
  女人似乎很享受兰瑠的拍抚,孩子似的点了点头,继续哭诉她的屈愤。
  孙荣生已经羞愧得跪地求饶,发誓说他开始时是拿小姨泄愤,后来是真的爱上了,女人高声尖叫,掐了自己的脖子不放,显然是女鬼要杀死自己的小妹,也显然是不相信孙荣生所谓的爱,宁可让自己小妹死掉,也不会让孙荣生如愿。
作者有话要说:  

  ☆、第 3 章

  女人已经在窒息式的挣扎中,龙牧奇怪兰瑠怎么不动声色,眼看女人就要掐死自己,龙牧只好出手阻止女人的疯狂行为。
  “你别多事!”兰瑠瞪了龙牧一眼,微微上挑的丹凤眼七分薄怒、三分风情,龙牧错神之下便放了手,却很快醒过神来,略带责备说:“你收了钱,就是这么负责的?”
  “我是在负责啊!答应过她了嘛,给她机会做她想做的,之后她会乖乖回去,不然我会亲自送她,你不要多事了!”
  兰瑠说着又是嘿嘿笑,龙牧厌恶小孩的油腔滑调,打算再次出手,谁知兰瑠凑他耳边悄声说:“你是爱上她了吗?不然着什么急?那边有个口口声声说爱上了的人都不怕她死掉,见她这么痛苦都没动一下,你急什么?”
  龙牧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小孩不是不管,而是借此让女鬼的小妹看清孙荣生的真相。
  果然的,女鬼很快松了手,叽声尖笑着捶打床板,又哭又笑说:“看清了吧,我的妹妹?你真的相信他爱你吗?我来找你那天,怎么跟你说,你都不信,除了上你的身,以此让你看清他的嘴脸,姐姐还有什么办法啊?可你为了保护他,居然自己承认疯了,求他把你关起来,他如果真的爱你,怎么会真的关你?又怎么舍得绑伤你,伤口都溃烂了也不管你,看你挣扎着要死了,他却只知道求我放过他,没有一句是求我放过你,这样的人,真的爱你吗?”
  女鬼尖声哭叫着,控诉之情令人心酸而发指,就连惯于笑脸的周自诚都连声叹气,龙牧则抱手在一边冷了脸,心里却开始跑调,觉得这小孩哪是驱鬼师?倒有点地府判官的感觉,专替冤屈鬼魂打抱不平来的!
  龙牧心里觉得好笑,又猜测这小孩从哪儿得来的情报,居然会知道孙家这些破事,难道是女人的娘家在背后操纵?出钱雇小孩来演这出戏,可是目的是什么?因为观众不对头啊,难道希望孙荣生羞愧了改过自新?
  龙牧在心里冷笑一声,又想起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居然有那么一点相信这世上有鬼,这才是笑话!
  不过龙牧很快便不觉得好笑,因为兰瑠似乎等得不耐烦了,嘟了嘴跟女人说:“你要弄到什么时候?我肚子饿死了,早饭就吃了两个馒头,根本不抵事,你再不结束,我真的要出手了!”
  兰瑠说着就抬起左手,女人惊惧瞪眼,很快软倒下去,立刻有一片黑色阴影从她身上浮出来。
  门边的孙荣生惊叫一声晕过去,周自诚也张了嘴呆若木鸡,龙牧因为靠得比较近,所以看得更清楚一些,这片阴影浑然是个枯槁女人的形象,表情极其阴狠,眼神怨毒无比,却又藏着一丝悲哀,令人犹豫在同情与惧怕之间。
  但这些都不重要,龙牧心里只有几个惊天大问号——难道是真的?真的有鬼这种东西?真的有鬼?鬼是真的存在?
  此时兰瑠小小的打了个哈欠,从挎包里摸出一个馒头,小口小口地啃着,却瞪了阴影一眼,说:“你不用小心试探,你斗不过我的,快点走吧,你应该听说过我这号人,也应该有前辈给过你们警告,所以你该知道不能在我面前玩过火了,而且我现在饿着,心情极其糟糕,何况我正在生病,烧得都有点头晕了,小心我晕头晕脑亲自送你,到时你连后悔都来不及,赶紧走吧!”
  兰瑠说着就冲阴影挥了一下手,阴影惊吓般飘到天花板上,龙牧则是在观察兰瑠,之前就觉得小孩的脸色不是那么正常,现在才知道他竟然在发高烧。
  “没事吧,你?”龙牧几乎没有自知地问了这话,然后才觉得微微懊恼,却消退于小孩灿烂笑着摇头的动作里,没了懊恼,却有了一丝羞恼。
  “你敢!”兰瑠突如其来的一声,龙牧惊了一下才发现阴影扑向了晕在地上的孙荣生,兰瑠那声吼令还伴随着左手的一下挥舞,想要行凶的阴影便定身一般顿在半空,似乎很痛苦,呜呜低吟着,小声跟兰瑠认错求饶。
  兰瑠有些急促地喘着气,慢慢放下左手,按着自己越来越烫的额头,说:“我病着的啊!你就不能自己乖乖走吗?我都体谅你了,准你倾吐宣泄了,你怎么**落成这样啊?好歹已经做了两年多的鬼,就不能改掉人类的一些臭毛病吗?温和柔善一点,你生前本就是这样的人啊,你忘了吗?”
  兰瑠简直恨铁不成钢,阴影啜泣不已,而后慢慢淡去、散去。
  此时床上的女人发出低低的呻*吟,这是即将清醒的前兆,兰瑠却见鬼一般一下就从床上跳起来,又因为病着,所以有些踉跄地跑到了门边。
  龙牧愣一下才追了出去,周自诚也赶紧跟上,兰瑠在前面简直是逃命的样,几次差点摔着,好不容易到了停车场,钻进车里就抚着胸口顺气。
  “好险啊刚才!真是病晕了,居然忘了算她醒来的时间,跟她对上面就糟了!”
  龙牧虽疑惑却没发问,前面开车的周自诚倒开口了,“难道她醒了还会有不好的事?”
  “嗯。”兰瑠应得懒懒的,人也懒懒的歪在椅背上,有些惧寒怕冷的缩着肩,嘴里嘀咕,“跟人打交道很麻烦的嘛,跟鬼比较容易,因为鬼的心思很单纯,尤其会出来惹事的鬼,更是单纯得小孩似的,而且很可爱、很执着,拼命拼命的,只是为了达成一个愿望,一旦满足也就真的满足了,绝不会贪得无厌,节外生枝,很单纯,很可爱。”
  周自诚讷讷无语,龙牧虽不置可否,心里却被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困扰着,只是一时竟理不清头绪。
  这时兰瑠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让我多得了一百块钱哎,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不然你们送我到半路就行了,我自己走回去,你们可以省一点油钱,好不好?”
  不提这事还好,这下倒提醒了龙牧二人,旁边这小孩究竟是有多狡诈、多可恶!
  周自诚在等老板发话,龙牧状似头疼地揉了揉眉心,说:“开到医院去。”
  周自诚愣了一下,兰瑠则开始小声抱怨,“哪个医院啊?跟我家顺不顺路啊?绕太远我可不干,我还病着呢,不然就在这儿把我放下吧,还以为回程的钱也省了,现在还不是要打车……”
  “兰先生,”周自诚终于忍无可忍了,“我很好奇,你似乎是个节俭的人,却宁可打车也不坐公交,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兰瑠一脸委屈,“你以为我就那么贪图享受啊?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公交车上那么多人全部挤在一起,难道要我大声请求人家别碰我吗?那是公交车好不好?你还很好奇呢,我才好奇你这么大个人,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周自诚吃憋无语,龙牧不咸不淡说:“你连鬼都不怕,会怕被人碰到?”
  “嗯。”兰瑠瞌睡似的点了一下头,人也慢慢歪朝一边,龙牧凑过去一看,发现小孩竟然有些昏迷了,“开快点!”龙牧这话说得很低沉,心也莫名其妙往下沉,只沉了那么一下,却有那么一点点,不,不是疼,怎么会是疼呢?
  龙牧自嘲一笑,手却不受控地替小孩拉了一下T恤,歪靠的缘故,领口斜向一边,露出了圆圆的小肩头,然而那么瘦小,那么……可怜。
  兰瑠是被吓醒的,朦胧中感觉到跟人靠得很近很近,努力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被人抱着,吓得他又挣又叫,没闹两下就被放在一张床上,然后进来一个托着药盘的护士。
  “不要碰我!”兰瑠抱紧身体,几乎缩成一团。
  龙牧有些苦恼地说:“你生病了,刚才已经量过体温,需要先打退烧针,然后再输液。”
  “我不要!”兰瑠见鬼似的瞪着眼睛,“我都不认识你们,凭什么给我打针?想骗我出钱,做梦!”
  “你不认识我?”龙牧冷笑着挑了挑眉,周自诚则一脸不可思议,“兰先生是不是烧糊涂了?怎么会不认识我们呢?”
  兰瑠一脸忿忿,“我当然不认识你们!我怎么会认识你们呢?想骗我出钱打针,做梦!”
  龙牧冷笑不语,周自诚无奈了,有些烦恼地说:“好吧,我叫周自诚,这位是龙牧龙先生,想起来了吧?”
  兰瑠眨巴眼睛,依旧有些迷糊的样,周自诚继续耐心引导,“你再好好想想,就在不超过一个钟头前,我们一起去了一户孙姓人家,陪你一起完成了一笔业务,连着来回车费一起收取了一千块钱……”
  “对对对!”兰瑠嘿嘿点头,突然惊呼,“我的包呢?我的包!”
  “先打针输液,不然不还你的包!”龙牧冷声威吓。
  兰瑠惊得瞪圆了眼睛,指着龙牧说:“你太恶毒了吧?抢了人的东西你还有理了?拿我的东西威胁我出钱打针,你做梦!”
  “不要你出钱,挂上液体后,我马上还你的包。”龙牧这话说得平和,其实心里烦躁得要命。
  兰瑠先是愣一下,然后笑开了脸,“你说的哈,不要我出钱,一分都不出哦!”
  龙牧沉着脸点头,兰瑠笑得更加灿烂,然后有些羞羞地跟护士说:“姐姐你要轻点哈,我怕疼,特别怕疼,你要是不轻点,我会哭的哦!”
  护士笑着点头,兰瑠这才乖乖趴在床上,红着脸拉低裤子,然后就把脸埋进枕头里,似乎是害羞了,等护士打完了才发现这小孩根本是哭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