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皇上,回魂了 禾韵

皇上,回魂了 禾韵

时间: 2015-06-08 20:11:48

如果知道自己的魂有一天会被老天一口气吹到弟弟的男宠身上
他一定会提前把世间断袖恶癖全部铲除个干净
想他堂堂庆朝开国皇帝
怎么可以—————
可恶………………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枭,楚岳 ┃ 配角: ┃ 其它:回魂,帝王

 ☆、回魂,第一炮

  
  一
  他乃庆国开国皇帝,堂堂一国之主,如今魂却换到了岳王男宠的身上,这等境遇……
  楚枭开始眯眼追溯之前的记忆,是了,这天他的作息如往常一样严谨刻板,下朝后回了御书房,召见了户部尚书,论事完毕后疲惫非常,于是服用了赵真人给他新炼的仙丹。
  疲惫不是没有理由的,自从某次狩猎落马后,他身子就一日不如一日了,比起仅仅小自己七岁却风彩依旧的岳王,楚枭感觉压力就贴在背脊上,顶得他夜不安眠。
  并不是说岳王如今野心有多大,相反他这位仅存的弟弟看起来十分的忠心诚恳,就算他最得意的心腹密谍也挑不出岳王任何的刺,可就是这样,他才越发觉得不可久留。
  越是平静的水,底下就越暗潮汹涌,越容易淹死人,除非这水是一滩死水。
  他并不是担心岳王会玩出什么幺蛾子,一切都死死拽在自己手上,只是他对一切自己掌握不到的东西,都习惯性觉得碍眼,岳王已经是仅存的亲王了,就算要除掉,也要想个周全的法子,万不可给自己落下兔死狗烹残害忠良的恶名。
  可他的精神已经大不如当年了,别说弯腰射雕,就是去猎场狩猎,也常有力不从心的感觉,无奈之下,他召集了民间的道士,给他炼丹药服用,开始的确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可服用后效果超乎想象的好,似乎流逝的青春活力也跟着回归到了如今的身子里,这大大动摇了他之前对不信寻仙问道的不屑。
  那日他特别困顿,于是自作主张的多服用了几粒,在短暂的亢奋后,自己就没了知觉,再有意识的时候,自己的魂魄似乎已经在别人的身子上了。
  荒唐可笑的事不是没遇见过,只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总会有些难以接受,何况如今这身子如今是自己名义上弟弟,岳王的男宠。
  楚枭曾经有过七个兄弟姐妹,其中大部分兄弟都在争战中死去了,少数想跟他争权的也被他一一铲除,如今仅剩的六弟岳王……不是说他们之间有多少情意,只是楚岳一向为他做事,当初夺位的时候也一直都站在自己这边,甚至还为他亲手杀了二哥。
  要知道他与楚岳不过是同父异母,而二哥与楚岳却是一母所生。
  如今太子年幼,他离了魂,也不知道是生是死,岳王若趁着这个机会,把他的独子给废了,自立为王也不是没可能,不过他猜测楚岳多数情况下都不会冒这个险,以摄政王的身份逐渐取而代之才是最佳办法。
  如今虽然情况糟糕,可也不是完全没有利处,楚枭深知自己的怪癖,对掌握不全的东西,他非要摸个透彻,一日不达目的,一日不寝食安乐,这下好了,楚枭活动起新身体的手脚,安抚着自己,这下不就可以把那个他一直看不透的岳王,好好的,从里到外的琢磨干净吗?
  门被一下撞开的时候,楚枭还是吓了一跳,之前的身子是武人出生,南征北战先不提,光是从小培养起来的警觉性就是现在这具年轻躯体所不具备的,没有准备之下,他后退了一步眉头紧蹙,打量起那个一身酒气的跌撞了进来的人。
  那人宽肩窄腰,身材英挺,一身玄黑绣金龙的皇家重袍,腰间配着的玉饰正是亲王所有。
  楚枭忍不住就叫了出来:“楚岳?”
  可是却没有半点声音,楚枭脸皮一抽,手按住自己喉咙,他立刻又喊了一声,却发现整个嗓子都发不出半点声音。
  原来是哑巴,好笑,他自有意识起就在这无人的空房里想这想那,压根没想过这原来是个说不了话的。
  因为酒气上脑而站不稳的青年醉眼迷蒙的撞翻了椅子,然后一路磕磕碰碰到了床上,姿势歪歪斜斜的样子太狼狈,半点皇家尊严礼仪都没有。一向注重仪表风度翩翩的楚岳怎么成这幅酒鬼德行了,按照常理,楚岳就应该在宫里整顿大局,或者说,忙着改朝换代才是。
  “你——你,就是你——给我过来——给本王倒酒!”
  原本眉目如画,五官俊美分明的脸也失去了平日的风采,和街边喝廉价烧酒耍酒疯的醉汉一样,青年粗红了脖子,毫无理智可言的冲着他大吼:“ 给本王倒酒!”
  你看,朝堂上一板一眼全身毫无瑕疵的人回到府上还不是这种做派,至于楚岳有何居心,他迟早会知道的。
  说不了话,倒可省去很多事,也不会被其他人看出蹊跷,离魂虽然很糟糕,可既然发生了,就不能再怨什么,他楚枭又岂是因为这点事就自暴自弃的人。
  提起桌面的茶壶,他慢慢倒上一杯,给自己先润润唇,再随便弄了半杯,送到了瘫软着的青年嘴边。
  青年没有动弹,已经陷入半昏睡的状态。
  楚枭嫌弃似的,用一根手指把青年的脸拨了过来,真是极好的相貌,凤眼长眉,鼻梁高挺,拜亲母是外族人所赐,楚岳无论眼瞳和轮廓都要比楚家正宗的兄弟要好看上几分。
  可惜,就是这份特立独行的俊美反而成为楚岳多年忍辱吞声的原罪,他亲母原是最受楚父宠爱的小妾,楚父在外为天下南征北战,小妾正值狼虎之年,忍不住高墙内一日复一日的寂寞,私下与男人**,可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侯门深院里可从来没掩得住的秘密,当与人**而东窗事发后,楚父自然震怒非常,再细细一推敲楚岳所生的时间,连楚父都无法判断,这楚家幺儿究竟是不是自己的种。
  少年时期的楚岳,眉梢眼角就已经开始显露出与楚家人截然不同的样貌,漂亮是漂亮,可除了性别,大概从头到脚就没一丝其余地方像楚爵爷了,是不是楚家的人,楚枭倒从没放在心上过,即便是血缘兄弟又如何,不一样自相残杀么,说的好像有点关系,就能多兄友弟恭似的。
  他留着楚岳,不过是因为这小子这些年听他话,用着趁手,留着他,自己也能留点善待兄弟的贤名,只是可惜了……这杂种公然坦诚承认自己对女人没兴趣,是个不折不扣的断袖,这点楚枭疑心过,把断袖什么的当作幌子,让他降低戒心,说不准在暗地里还养着儿子呢。
  但密谍监视了楚岳那么多年,又实在找不到任何可疑的痕迹。
  “水……水……”
  岳王一边喃喃道,一边不舒服似的在床上动了动,楚枭拿出前所未有的好脾气和低身段,再把茶杯凑近了点,谁知青年不知那根经不对,没有半分预兆的暴躁起来,手一挥就把楚枭手里端着的茶杯弄翻了,热茶水就烫在了楚枭的手背上。
  他脸一沉,提脚就往青年腰间踹过去,力道只要把握合适就好,纯粹发泄绝不会留下痕迹。
  不知好歹的家伙,楚枭擦干净手背上的水,其实水温也并不是很烫,不过这具身体似乎皮肤过白了点,说白,更准确的话应该算不见天日的那种苍白,这种颜色楚枭在当初前朝冷宫妃子里见过。
  如果是男宠的话,大概也是没有自由活动的权利的。
  瘫倒在床上的青年没喝到水,眯起眼,打了个酒嗝,“ 你……过来,本王要看看你。”
  语气还算是温柔,不过楚枭立在原地,丝毫不动。
  是因为将要得势才纵酒过度?楚枭这样猜测着,可青年这幅消沉痛苦的样子,又真真不像。
  他看着岳王在床上继续失态,一会哭一会笑,像个失了心智的人,抱着床上的锦被,颤颤的把自己的头埋了进去。
  楚枭看青年似乎没了动静,便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袍,打算出去走走,顺便叫个仆人过来,他是绝不会伺候醉鬼的,天下还没人担得起。
  阳光沿着缝隙透进来的一瞬间,楚枭感觉到眼睛都要流泪了,在房间呆太久的身体,甚至不习惯亮眼的光,楚枭头晕脑胀又关上了门。
  床那边似乎传来奇怪的声音,像动物被长箭穿透时后那种垂死低鸣,细细低低的,不间断的传进他的耳膜里,楚枭一愣,确定不是自己的幻觉后,转头往那边看去。
  他以为睡着的青年其实还有知觉,半跪在床上大半个身子都陷在被褥中,背脊颤个不停,发病一样颤抖,哽咽声就是从被褥间传出来的。
  

  ☆、回魂,第二炮

  二
  楚枭没有这具身体的任何信息,也没有承接任何的记忆,唯一能感知到的就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对,‘身为岳王男宠’这头衔的深恶痛绝和鄙视,这种深刻的感情残留在身体里,甚至遗留给了他这个孤魂。
  连一面铜镜也没有的房间,别说人气,连个端茶递水的仆人也没有,奇了……若只是不受宠爱的男宠,那昨天楚岳又怎么可能过来,明明需要处理的事务就很多,没必要专程到一个男宠的房间来发泄。
  可看这房间的摆设和待遇,若说受宠,又着实不像。
  到了用膳时间,进来送饭菜的仆人毕恭毕敬的把饭菜都摆好,无论是菜色或者态度,都不像是没地位的人可以享受的。
  “ 安公子,请用膳,今日王爷还在宫中,差小的通知您,晚上就不回来了。”
  宫里忙成一团乱,能回来才怪了,假装不明所以,他拉住仆人,动口型问道。
  “ 为什么?”
  那仆人心无城府,也不知他在套话,小声回道:“ 王爷没跟公子说吗?宫里头的万岁忽然昏迷不醒,现在只有王爷主持大局啦。”
  只是昏迷不醒?果然上天还是偏心于他的,果然是……楚枭劫后余生般长吐了口气,忍耐着收敛起笑意,小时闲暇时也看过一些坊间趣味杂谈,当时就对离魂一事印象颇深,果然,如果身体消亡了,那他的魂也应该跟着上天,如今他还好好的,思维清楚一如当初。
  他是唯一的真名天子,没有人能取代他。
  轻松用膳完后,楚枭无视仆人诧异的视线,活动了手脚筋骨,身体好好舒展完,便指指门外,要求出去。
  仆人从呆滞中回神,为他打开了房门,不过还是为难的提醒道:“ 安公子,王爷下的令您是知道的,出了这个院子,就是犯了规矩。 ”
  又不是被追缉的重犯,用的着这样吗?楚枭冷哼一声,连养个宠物都要这样藏着掖着,哪是大男人的做法,别说朝中权贵,就是如今稍稍有些小财产的农民也会养小妾,楚岳好歹是个堂堂庆国亲王,这种做事行径也太小家子气了。
  院外有守卫,而且人数不少,光从背影就可以看出这些守卫的武功底子还都不错,甚至有些不逊于他宫中的御林将士。
  要逃脱的话,还是需要酝酿一段时间,机会总会有的。
  当务之急,还是尽快要找到回魂的法子,楚枭是心疼自己那身体,以前打天下的时候仗着年轻,有病有伤也不当一回事,总以为自己底子好,现在一过了而立之年,旧患终于开始报复了。
  楚岳说是晚上不回来,可下午还是回了趟王府,甚至派人把他给叫了过去。
  酒醒后的青年没了昨晚的狼狈惨样,乌发高束起,王袍上没有一丝皱痕,只是双眼略带浮肿,难免就显出几分阴郁。
  坐在书台后的青年放下手中紫毫,冷静抬眼看了他好一阵,才继续挥笔,似乎在批写什么。
  楚枭从进来开始就寡淡着脸,没有行礼示意,在看到楚岳没有说话的打算后,也自顾自的挑了张椅子坐下。
  他不知道这具身体原来应该有的反映,与其擅自打听推敲,还不如就照着自己心情走,他又不是戏子,哪里演的了别人,自作聪明的去模仿推测,反而不伦不类。
  “ 下面的人说,前几日你开始绝食,今天又吃回饭了?”
  声音还是一如往常的醇厚,但又和朝堂间那种纯然温顺又不同。
  “ 这么久了还学不乖,下次再胡闹,就不只是弄哑那么轻松了,明白吗。”
  楚枭眼皮一抬,朝青年猛然看去,这种柔中带戾的声调让他心头忽然涌起一股苍凉悲愤,显然这不是他本人的,残留在身体里的悲痛没有因为人的消失而一同带走,楚枭一下子没控制住,只好按住胸口,狠狠喘了几口气。
  看着他这种样子,坐在书台后的青年依旧是面无表情地,“ 本王要你学的东西,好好学,若再反抗,就别怪本王没有提醒过你,好歹你以前也是读书人,如果不想连笔都没法拿的话,就听话一点。”
  就是说啊,这才像他楚家兄弟做事的风格,楚岳就是一个万花筒,在他面前的温柔低顺只是冰山一角,而且掩饰的毫无破绽,他甚至从楚岳的眼里看不出野心和抱负。
  这样的弟弟才叫他兴奋难耐啊,兄弟间的针锋相对永远是生活里最有趣的调味剂,楚枭略带赞许的扫了眼青年,两人四目相对间,楚枭想起自己现在身份,这才掩饰性的垂低眼。
  大概……这样看起来就会很弱势可怜?
  他从不会去在意小人物的生活,要做出低眉顺目的样子对他来说实在太难了。
  楚岳脸上抹起一丝异色,眼神似乎带着几分痴迷醉意,哑声命令道:“ 你,刚才用的是什么眼神。”
  “…………” 刚才对楚岳的赞许又飞没了,完全没有逻辑的话,像女人的心思一样难以把握。
  “用刚才的眼神再看本王一次。”
  这已经是脱离古怪的行为,直奔匪夷所思的境界了吧,楚枭疑惑地眨眨眼,可笑,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刚才用的是什么眼神?
  青年得不到回应,啪的一声扔下手中毛笔,揪起他的衣领,力气之大,甚至勒得他一时喘不出气来。
  “ 用刚才的眼神,看着本王,快!”
  对上青年因为凌乱狂乱的眼睛,像着魔一样发红了,紧绷颤着的脸与他几乎要贴在一起了,这种距离让楚枭不由自主的捏紧了拳头。
  虽然刚才他把楚岳比作万花筒,可这是不是变换的太快太不合常理了点呢?
  “ 看着我!” 伴随着怒吼,青年把他轻而易举的用了一只手就把他两手束住,举高压在了墙上,另外一只手强硬的捏起他的下巴,骨头顿时都咔咔作响起来,楚枭忍着疼痛,抿着唇,蹙起了眉头。
  这身子的体格太差了,力气不大,反应慢,他扫了眼青年的姿势,不过现在他可以朝青年胯下踹过去,保准精准到位。
  这时楚岳的口气又换了,接近请求般哄道:“ 听话,用刚才的眼神,再看我一眼就好。”
  楚枭被这话恶心到汗毛顿起,忍不住抬头狠瞪了青年一眼,没想到楚岳痴痴迷迷怔了会,竟凑近想亲吻,楚枭嘴角抽搐不断,脚蓄好力,若青年敢亲过来,就别怪他不念兄弟旧情了。
  就在唇要想靠的一瞬间,门外传来清脆敲门声,像驱魔咒一样把楚岳涣散的理智给叫了回来,顿时眼神清明起来,还嫌弃似的把他一手推开,楚枭因为刚才一直预备着要踹青年,被这样忽得一推,就失了平衡,踉跄跌倒在地。
  “ 王爷,樊统领求见。”
  楚岳像受了极大侮辱似的,用衣袖狠狠擦了自己的嘴唇,那怨愤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被人轻薄了的良家少女一样。
  楚枭愕然,喂喂,刚才明明要被亲的人是他吧,他九五之尊都忍住了,你嫌弃个什么啊。
  嘴唇被袖上绣着的龙纹反复擦到几乎见血,青年像有洁癖一般阴郁着,绷紧了脸部,指着桌案后华丽的大屏风,冷声道:“ 滚到后面去。”
  很好,这梁子结大了,楚枭默念,他会把青年的无礼一条条的,仔细记清楚。
  楚岳背对着他,脸埋在双手里,像是在整理自己思绪,不久楚枭透过屏风,看到有个英武的身影推门而入,十分的熟悉,正是他的禁军统领樊虔懐。
  “ 岳王爷,御医那里传来消息,说圣上情况很不好。”
  楚枭自己心口一紧的同时,感觉到另外一个人也屏住了呼吸,大气也不敢多喘。
  “ 岳王?”
  楚岳声音沙沉,似镇定如常:“ 他们不是说,用千年老参就先可以保住命吗?”
  “ 宫中的参还剩下多少?”
  “御医说,千年的已剩下不多了,若是普通的还有许多。”
  战乱刚平不久,庆国初建,一切都是百废待兴,国库里的那丁点奇珍异宝还是前朝留下的,这些年正是最关键的时刻,他没有征重税,免劳役,宫中也事事从简,甚至每日所食都是自己从前征战时吃惯了的普通菜色。
  前朝帝王要享受什么,他不在乎,可他怕死,他需要有更多的时间来经营自己的江山,南面的蛮族他要收复,北边的匈奴,等着他去征服,西边号称死亡沙漠,可笑,他总会让自己的军队踏过去,然后马踏所踏之处——
  都会尽归属于他大庆版图。
  楚枭眼眶发紧,凝神稳住激昂的心绪,是了,他还有那么多未了的心愿,怎么可能败在这个地方!
  

  ☆、回魂,第三炮

  
  楚枭眼眶发紧,凝神稳住激昂的心绪,是了,他还有那么多未了的心愿,怎么可能败在这个地方!
  思绪纷乱,屏风外似也沉默了很久,才听到楚岳慢慢说道:“ 宫中要用完了,就找各地要,京城那么多富贾巨商,找他们拿,最好的都送进宫里。”
  “ 末将明白。”
  “ 圣上……不会那么轻易就走的,他还有放不下的执念,虽然现在昏睡着,但他一定知道我……们在等他,还有那么多将士百姓……绝对不会那么简单的就离开。”
  这番话太过意外,楚枭听在耳里都觉得十分不真实,可听起来又真的是情真意切,不像作假的样子。
  “ 宫中消息末将已经封锁好,但宫中眼线众多,末将怕……”
  “ 最多能撑多久?”
  “ 十天,末将估计,十天后圣上若再不醒来,各地必会引起骚乱。”
  是的,前朝的残兵余孽还在暗处虎视眈眈着,保不准会联合各地杂兵搞出什么乱子,若要消灭他们就要派兵,这种时候谁手头有兵谁就是朝中众人防备的眼中钉,如今的朝中大臣的元老们多半开始在合纵连横了,可怕的永远不是外乱,而是内斗啊……
  如今能稳住局势,保他独子的……看来现在只有楚岳了。
  “ 继续监视各官员,特别是林左相,兵部的李尚书,大理寺的王大人 ”
  楚枭在屏风后也跟着点点头,没错,林老头那个不死的老乌龟鬼主意太多,因为家族的缘故在朝中十分有号召力,他在的时候姓林的玩不起花样,如今这种状况,最先要控制的就是这人。
  “ 若林左相有任何异动,就将他软禁住。” 青年毫不犹豫道。
  樊虔懐犹豫回道:“ 可林家那里……”
  “ 无妨,一切责任本王承担,如今只求宫中安稳太子无事……圣上能早日清醒。”
  “ 是,末将明白,那个……岳王爷——”
  “樊统领还有何事?”
  “ 岳王爷,屏风后的人……”
  楚岳声音一顿,随即道:“ 是我的亲信,没事。”
  “哦,末将明白,失礼了。”
  在樊虔懐离开后,楚枭并没马上从屏风后走出来。
  如果自己是樊虔懐,他会相信一个男宠的身子里现在住着皇帝的魂魄吗?太离奇了,而且,信一个拿不出确切证据的人,太危险,而且,信他没有任何的好处。
  不可能向这些人透漏身份。
  他必须自己找法子回魂。
  屏外的青年头伏在手臂间,弓着的背忽的一直,发疯一样将案台上所有东西扫到了地上,没有半点刚才的沉稳冷静,呼吸混乱的在房中呆站了好一阵,这才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被青年遗忘在房里的楚枭踱步出来,将这书房里值钱,能贿赂人的小物件收入怀中,大大方方的满载而归。
  

  ☆、回魂,第四炮

  三
  楚枭记得当年看的那篇故事是这样讲的,有个穷书生爱慕一位美貌小姐,无奈高攀不上,有一日午睡间书生迷迷糊糊的就离开了自己的躯体,魂魄就附在了这小姐身边养着的鹦鹉身上。
  每日鹦鹉开口闭口就只是重复这书生的名字,小姐好奇,便找人打听,才发现穷书生已经在家中昏迷不起十来日,找来招魂的道士才知是书生的执念竟让魂离了体,小姐大为感动,承诺等穷书生回魂后就下嫁与他。
  结尾自然是皆大欢喜了,不过除去这些情情爱爱的羁绊不谈,他与这故事主角的境遇,竟然是几乎一模一样,这是不是表示,只要心愿达成,去了执念,他就能够回魂了?
  可是……他就是想破脑袋都找不出,这岳王府到底有什么可让他执着的东西啊。
  这两日楚岳都没再出现在王府,他也没从仆人口里打探到任何有用的消息,不由有些烦躁起来,要逃走已不是难事了,找准时机就可以了,可出去又能如何,还不如留在楚岳身边,还可以知道宫中近况朝中变动。
  “ 安公子,武师要来了,您准备一下吧。”
  楚枭一愣,什么武师?
  小仆笑道:“ 是啊,公子您忘了,今日是学武的日子啊,您可别像上次那样将师傅气走了,否则王爷又要罚您了。”
  他乐了,这不是男宠吗,还学武,岳王府还没有穷到要用男宠当侍卫的地步吧?
  行行,他倒要看看这玩的是什么花样,换上习武衣衫,仆人一边给他整理,一边安抚他道:“ 安公子啊,小的知道您是读书人,可武师的话您一定得听,实在不行吧,也别和武师顶嘴……”
  顶嘴?这人都被人弄哑了,还顶什么嘴啊,楚枭无声冷笑。
  小仆知道自己讲错话了,急忙扇了自己一耳光:“ 小的乱说话,安公子您别生气。”
  跟一个无知小儿生什么气,这小童的年纪不大,自己的孩子再长几年,怕也有那么高了,一想到在宫中还在淘气的太子,楚枭不由就心头发软,摸了摸小童的软发。
  武师年约莫四十,体格是久经沙场磨练出来的健壮,不过这种人一般脾气也坏的很,见了他只是重重哼了声,鄙视之意就在脸上挂着。
  “ 兔子爷。” 武师在与他擦身而过的时候暗唾了他一口,然后将一把弓箭扔在地上,“ 安公子,这射箭不是我让你学的,是王爷叫的,你识趣的话就给我乖乖学好,我粗人,学不来怜香惜玉,弄疼了你可别怪我。”
  楚枭默默捡起地上的弓,握在手里的时候,心里头有股热气蠢蠢欲动,太熟悉的感觉了,熟悉到他不得不低头来控制眼里的煞气。
  武师看不出他的异常,自顾自的开始讲解射箭的动作要领,随后对着靶子射了一箭,大声道:“ 你来试试,就像我刚才教你的那样,别像上次连弓都拉不开。”
  楚枭握弓而立,没有任何动作,站在不远的武师不耐烦的催促:“喂—— 快点拉弓!”
  当年破城之日,他身先士卒,一箭射穿了敌国大将的右眼,全军振臂高呼着他的名号,地动山摇般,现在只要一闭眼想到那时候,都觉得血液依旧在滚烫。
  熟练以拇指勾弦,抽出长箭,眼眸一眯,箭在破风而出的一瞬,又迅速再次拉弦,如此三箭连发,势如猛虎,箭簇精准插入前面利箭箭羽,箭杆顿裂。
  武师目瞪口呆看着那正中靶心的三箭,还没来得及回神,就又见那黑衣青年搭箭拉弓,快得他看不清动作,只是这次方向一变,箭竟是朝着他这方向飞来。
  来不及闪躲,就听到夹带着风声的利箭从头顶擦过,武师大吼一声,悚然发凉间只觉眼前天翻地覆,吓得无法弹动,头顶剧痛传来,似是脸皮带肉都被挑起来一般,鼓起勇气一摸,竟是满手断发。
  武师见青年负着手,一步步朝这儿走来,光看那眼神就觉得凉气从背脊直往里串,顿时连逃跑都忘记了。
  楚枭弯腰捡起地上的那几支箭,折断后就潇洒扔到了武师身上。
  兔子爷,光凭这三个字就够眼前的人死十次了。
  武师惊恐的捂着自己脑袋,四周张望,然后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样朝一边吼起来:“ 王爷!岳王爷!快救救小的啊——”
  

  ☆、回魂,第五炮

  兔子爷,光凭这三个字就够眼前的人死十次了。
  武师惊恐的捂着自己脑袋,四周张望,然后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样朝一边吼起来:“ 王爷!岳王爷!快救救小的啊——”
  一丝警觉闪过,楚枭顺着那方向一看,只见一人半隐在树丛中,露出小半截黑袍下摆,也不知道在那里看了多久。
  “ 岳王爷——” 武师连滚带爬过去,扯着青年袍子求救。
  楚枭手持弓箭,朝那边点了点头,反正现在是哑巴,又不需要说什么客套话。
  见青年像被人下了定身咒一般,楚枭只好扔下弓,拍拍身上的灰尘,朝青年那里走去。
  谁知楚岳不等他靠近,转身就走,步速快得吓人,这种步子要放在以前打仗的时候,就够格算逃兵了。
  楚枭见人都没了,便盘腿直接坐在地上,将弓极为认真的擦试了一遍,虽是第一次用,可意外的称手,连样式都和他寝宫里挂着的那把旧弓一模一样。
  男人就应该醉卧沙场,杀敌立功,说句老实话,没仗打,他心里头着实闷得慌,没人敢跟他真刀真枪的干,就连那些跟他出生入死过的大将们,似乎也被安逸的日子磨平的脾气。
  简直就像被皇宫困养住的宠物一样。
  他无聊之下,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小枝树杆,琢磨了一阵,小心下笔。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捏着树枝杆的手无法控制的越写越力道重狠,像是要把多日来的憋闷怨气一并发泄出来。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