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DNF同人]长梦 魂逝夜

[DNF同人]长梦 魂逝夜

时间: 2012-09-24 11:08:23


一个懒散不求上进的大龄剩男,因为一个坑爹的弹框穿越去了一个陌生的、刀剑与魔法并存的世界……

雷区警告:主角为冰结,是穿越的大龄剩男,性格懒散不求上进(不苏)。本文与正史有出入,考据党退散。不小白不热血,想看爽文的果断叉了吧。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华(奥古斯·凯亚斯),伊莱斯·凯亚斯 ┃ 配角:详见内容 ┃ 其它:DNF,阿拉德,爆破X冰结

第一章 穿越
“什么?又吹了?”
电话那头突然飙高的女声让李华皱了皱眉,却依然应声道:“嗯。”
“这次又是什么原因?”
“她说我们不合适。”
“不合适不合适,每个姑娘都说不合适。小华啊,你跟妈说实话,你是不是……”电话那头的女声顿了一下,“喜欢男人?”
“呃?”李华一惊,“妈!你乱说什么呢!”
“不是我乱说,你看看你,马上三十的人了,还没成家像什么话,你同学的儿子都上小学了。以前妈是盼着抱孙子,现在妈只盼你有个伴儿。妈和你爸都想通了……”
“等等,想通什么?”李华打断妈妈的话,这对话怎么越来越诡异了?
“你要是喜欢男人也没关系,孩子可以领养,就当积德……”
“我什么时候说我喜欢男人了?”李华黑线,自己就这么被出柜了?
“不喜欢男人你快三十的人不结婚图什么啊?”李妈妈的声音再次提高,“今年中秋给我带个伴儿回来,不管男女,否则你别回家了。别想着找人假扮,你妈火眼金睛不比孙猴子差。”
说完,不给李华开口的时间,李妈妈果断挂掉了电话。
李华呆愣愣地看着不断传出忙音的手机,这算什么?不结婚就是GAY?李华将所有认识的男同胞都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满身鸡皮疙瘩的否定了自己与他们发展恋爱关系的可能性。
※※※
李华,男,28岁,长相平平,属于丢进人群后就再也找不到的路人甲类型。现在某跨国企业旗下的子公司担任文员,有一套一室一厅的小房子,没车,月光族。
如今是个只嫁车房不嫁人的年代,拼不起爹的李华很有自知之明。再加上懒散没有上进心的性格,凡是想过和他谈婚论嫁的姑娘最后都会丢下他去攀高枝。
※※※
收起手机后李华给自己泡了杯茶。轻抿一口,苦涩的味道在舌尖蔓延开来。同样是苦涩的味道,李华却怎么也无法接受咖啡。
打开电脑,将茶杯放在电脑旁。点开需要在明天上交的文件开始处理,一切就像过去的每一天一样机械化地重复着,直到一个弹框出现——
————————————————————
|......................................|
|..点击确定开启一场奇妙的时空穿越之旅..|
|......................................|
|................|确定|................|
|......................................|
————————————————————
李华看到弹窗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病毒”。因为网络小说《无限恐怖》的关系,类似的弹框在网络上流行了好一阵子。李华自己也做过类似的弹框玩,不过这种弹框除了“确定”按钮之外,还应该有“取消”按钮,再不济右上角也得有个红叉叉。可是眼前这个弹框却只有确定,不点确定的话电脑根本无法操作!
对付这类病毒最好的办法就是关机,无奈李华处理的文件还没有保存,他舍不得关机。再者他处理的文件并非机密,让一个懒人因为“可能是病毒”的弹框而从头做起实在是太残忍了……
迅速权衡利弊后,李华本着“大不了重做,指不定只是一个恶作剧弹框”的心理用鼠标点击了“确定”按钮。
“祝旅途愉快。”
低沉的男声在李华的脑海中响起,李华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
——唔,好热……
李华摸索着掀掉了身上的被子。
——几点了?为什么闹钟还不响?
李华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每个星期都有六七天不想上班。
“卧槽!”看着陌生的天花板,李华诈尸一样从床上弹了起来。
这是一个十几平米的小房间,除了李华躺着的小床之外,房间里只有一个放着白色花瓶的矮柜。最重要的是,房间的墙壁全是泥墙啊!不是水泥是黄泥啊!
黄泥墙壁啊卧槽,这是要多穷乡僻壤的地方才会直接用黄泥盖房子啊?
“啊,你醒了?”温柔的女声拉回了李华纠结的思绪,“你昏迷好几天了,我还担心你醒不过来了呢……感觉怎么样?”
李华看向声音的主人,顿时惊悚了。
那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女人,偏褐色的皮肤,穿着类似于日本短浴衣的绿色服装,肩膀上还披着毛绒绒的短披肩。让李华惊悚的是她的耳朵,尖尖长长就像魔幻小说中的精灵!她有一头白色的长发,眼睛是红色的!
“卧槽——”除了这个词,李华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表达自己那波涛汹涌的心情。
居然真的穿越了!
但凡知道穿越这个词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意无意地去幻想自己穿越后的生活。不管是统帅千军万马叱诧风云,还是练就绝世神功一统江湖,又或者与王侯将相、千金花魁来一场跨越时空的爱恋……
李华当然也不能免俗,不过他深思熟虑后得出的结果却是——混吃等死。毕竟,没有主角光环的人去干主角该干的事,那是绝对十死无生连盒饭也拿不到的。
就在李华走神的档口,疑似精灵的美丽女人已经一阵风似的出现在了李华身边,满脸如沐春风的温柔微笑,对着李华的脑袋狠狠地来了一拳。
“应该先说谢谢吧?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呐。”美人的声音和美人的笑容一样温柔,只是那一拳的威力实在是——要命!
“啊啊啊——谢……谢谢。”李华是一个很容易屈服的人。
“说起来……你去布鲁克林干什么?”美人揍完李华后问道。
李华不认识布鲁克林,可是拜某任女友所赐,他知道穿越也是分为身穿和魂穿的。从美人的问话来看,他属于魂穿。至于这个身体的主人为什么要去布鲁克林,还要看他能不能想起自己穿来之前这个身体的记忆。
见李华沉默,美人突然笑着对他伸出手说:“这里和其他地方不一样,我带你去看看我努力的成果吧。”
李华下意识地跟着美人走出了屋子。
美人的屋子很有天朝古代建筑风格,可建筑地却充满了西方奇幻色彩。姹紫嫣红的花海遍布小屋四周,几十米开外的森林里全是几十人都无法合抱的参天大树。这是生长于钢铁森林中的李华从未见过的,属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我一个人历经数十年,按照记忆里赫尔德描述的场景,重建了这个‘中央公园’……那真是段孤独且漫长的时光……”美人闭上眼睛,娓娓道来,“传说另一个世界到处都像中央公园一样富饶,它叫‘阿拉德’大陆。我想重建一个阿拉德那样的崭新魔界!在那里,应该能找到愿意帮我的人……我传送了几个魔法师去阿拉德,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消息……是我的期望太高了还是我的想法太天真了?”
从美人的话里,李华判断出自己所在的地方是魔界。很好很中二。不过,听美人的描述,现在的魔界似乎很贫瘠……这算生不逢时吗?
“也送我去吧。”李华开口,争取“移民”。
“呃?”美人诧异地看向李华,“可能再也回不来了哦。”
——回不来拉到,反正我也不是这里的人。
当然,话不能这么说。
“回不来也没关系,如果能让整个魔界都像中央公园一样……”李华并没有把话说完,这不算撒谎,只是一种语言艺术。
美人沉默了一会儿,点头道:“好,那就拜托你了。现在开始传送吧。”
陌生的语言从美人的唇齿间溢出,低沉温婉。橘黄色的光芒如同藤蔓般缠绕着李华,逐渐将他全身包围。
念完咒语后,美人微笑着对李华说:“我叫凯蒂,你的名字是?”
“汤姆。”李华下意识地报了自己的英文名,随即就后悔了。
李华这个名字在天朝教材中的出镜率比小明还高,已经算是一个很悲催的名字了。而汤姆这个名字和李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仅某部儿童文学(哈利波特)中的酒吧老板和大魔王都叫这个名字,就连某部动画片里的傻猫也叫这个名字——李华也很好奇自己为什么会摊上一对比“小明”还“小明”的名字!
这可是一个可以给自己取各种中二狂帅酷霸拽名字的异世界啊!
李华话音刚落,只见一阵强光闪过,周围的景色瞬息万变,最后定格在了一片郁郁葱葱之间。
——这就是……阿拉德?
李华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明亮的阳光从茂密的树叶间投射下来,被切割成了无数碎片。他现在应该身处于某片森林里,周围的树木虽然没有之前在魔界看到的那么夸张,却也需要两三人才能合抱。
一望无际的绿野之中,花草迎着细碎的阳光舒展身姿,长及脚跺的草丛中不时传来两声虫鸣,与枝桠间的鸟叫招相呼应,一片生机盎然。
——这算是一天之内的两次穿越吧。
李华不着调地想。


第二章 那位大人
“救命——”
尖叫地女声盖过虫鸣鸟叫响彻森林。
“救命啊——”
“拜托救救我——”
李华听着由远及近逐渐接近自己的声音,抬脚,毫不犹豫地向着与之相反的方向跑去。
开玩笑,连摔倒的老人都不敢扶,怎么可能去救别人?再说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浅薄到连皮毛都不算,他可不愿意给一个陌生女人陪葬。
苍翠的景色在李华的眼前不断掠过,耳边女人的呼救声也变得微不可闻。奔跑中的李华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却说不出不对劲的地方究竟在哪里。
随着李华的不断奔跑,周围的树木开始变得稀松,大片大片的阳光毫无阻碍地洒落大地,炫目的金色让李华不自禁地眯起了眼,脚下的步伐也随之停滞。
微眯视线中的雪白细丝让李华猛然想起了自己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他立刻扭头看向自己来时的方向——幽深的密林看不见尽头。
作为一个标准的路人甲,李华的体育成绩也是堪堪擦过及格线,无论短跑还是长跑都不是强项,而刚才奔跑时那些快速从眼前掠过的景物显然在彰显着他那如同开了加速器的奔跑速度!
李华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手感很好,可拉至眼前的发丝却是白色的,就像那个送自己“移民”的凯蒂一样。想到凯蒂的容貌和自己“移民”前那个名称中二的世界,李华的手又摸向了自己的耳朵……
——尖尖长长的三角形,也就是说……我是魔族?
李华悲哀地用双手按住双耳,双耳的耳尖正好贴在了他的双眼上。
不管什么样的世界都会分为正反两派,而在各种各样的小说游戏中,名为魔族的种族通常都是坚定的反派。各种各样的设定让魔族即使有一颗圣母般的心也很难被正派接受,最终结局百分之九十九是被利用到死,而那百分之一是该魔族和主角恋爱所以被主角光环保护了……
李华相信自己不是反派大BOSS也不会和主角谈恋爱,所以他觉得自己的定位也许就是盒饭消耗者——炮灰。
默念三遍“不作死就不会死”,李华再次抬脚,准备找个有水的地方通过倒影看看自己的长相。
“喂,矮子!”
突然响起的男声惊得李华一缩,随即又因为自己从来没有过被称为“矮子”的经历而若无其事的继续前进。
李华在穿越前是一个很标准的路人甲,不管是长相还是身高。天朝男人的平均身高是一米七左右,李华一米七四,不算高也绝对不会被称为矮子。
“喂,那个魔族的矮子!”男声再次高喊。
李华脚下一顿。自己现在是魔族吧?自己是魂穿吧?魂穿就表示可能穿到了一个矮子身上吧?
别人穿越都是各种狂帅酷霸拽高大威猛最多再兼个清秀,为毛到他头上就变成矮子了?更何况矮一般还和“穷”、“搓”挂钩……
李华掏了掏自己的口袋,很好,一个子儿都没有。
李华又摸了摸自己的脸,还好,没有缺鼻子少眉毛。
——穷矮搓就穷矮搓吧。
李华自暴自弃地想。
“你不知道现在洛兰禁行了吗?”穿着甲胄的中年男人手拿长枪,面色不善地看着李华,“你是怎么进来的?快回艾尔文防线去!”
“我……”李华绞尽脑汁地准备编借口。他一个穿越来的怎么可能会知道哪里在禁行?不过从男人的言语中可以知道这片森林名为洛兰,艾尔文防线就在附近。
防线,顾名思义——防御工事连成的线;用以抵御外力,防护自身。一般建于两国之间,用来防范他国大举进犯。可在充满魔法的异世界,防线很有可能是被用来防御什么可怕的怪物的……
李华联想到之前呼救的女声,很快就脑补完毕了洛兰禁行的理由。
“啊——”尖锐地惨叫从李华来时的密林传来,伴随着不明野兽的嘶鸣声。
中年男人的脸色一瞬间难看至极,他毫无预兆地举起手中的长枪,狠狠刺向李华的胸口!
李华连诧异的时间都没有,身体却下意识地一侧避了开来,同时抬起左手握住了中年男人刺向自己的长枪。紧接着,一股肉眼可见的冰蓝色寒气自李华的手心蔓延开来,迅速将中年男人的长枪冻成了冰块!
“你!”中年男人在发现异样的瞬间松开了握住长枪的手,语调颤抖地问,“你是那位大人的人?”
——那位大人?
李华皱眉,没有回答中年男人的问题。记得某部小说里有这么一句话“在下人面前,沉默往往是一种很有效的威慑”。中年男人的问句很明显地将自己定位在了“下人”上,既然如此李华也愿意配合地装一装A与C之间的字母。
见李华沉默,中年男人低眉垂首,忐忑不安地打量着李华。他比李华高一个头左右,却因为李华面无表情的脸而浑身轻颤。那位大人的心狠手辣他是见识过的,如果自己得罪了那位大人的人……
中年男人咽了咽口水,收敛起打量李华的眼神,仿佛在等待死神的判决。
李华本来还想等着中年男人透露更多的信息给自己,谁知道等啊等啊等,等得花都谢了,中年男人愣是没有多说一个字!他哪里知道中年男人是觉得多说多错,索性闭嘴等罚。
良久,等不下去的李华终于开口了。
“你回去吧,今天的事情不许对任何人说。”李华努力学着电视里反派的说话方式,好让自己看起来更有威慑力一点。
中年男人一愣,随后激动地说:“谢、谢谢大人!”便向着洛兰的东边小跑而去。
直到男人的身影消失在东边影影绰绰的树林间,李华才单手扶额迅速向着北边跑去。他的左手和长枪冻在一起拿不出来了,要是再遇见一个中年男人这样的家伙非露馅不可!
※※※
李华记得以前看的科学探索里面说过,人在森林、沙漠这样的地方,不借助指南针的情况下总是局限在一个固定的区域里走圈,到不了很远的地方。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绕圈,只是逮着一个方向往死里走,不敢留下任何记号怕被人发现。
李华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景物,一边不停地在脑海中回放自己面对中年男人突然袭击时的反应……那全是下意识的反应,属于这个身体的战斗本能!
李华觉得自己摊上事儿了。拥有这样战斗本能的家伙绝对不会是普通人,虽然可以很好的保护自己,但也要面对可能存在的仇敌追杀!
看着自己那和长枪冻在一起的左手,李华发现他迫切地需要一个安全的环境好彻彻底底地了解了解现在的“自己”!
※※※
不知道走了多久,李华听见远处传来了嘈杂的说话声。他神色一凛,放轻了脚步,躲藏在树下的阴影里慢慢靠近——如果没有那支长枪就好了。
“洛兰禁行?凭什么禁行?这可是去德洛斯的路!”慵懒甜腻的女声并不大,却能让躲在暗处的李华听得清楚。
那是一个绝对算得上是鹤立鸡群的女人,超越在场所有人的身高配上性感的身材与娇好的容貌几乎让人移不开视线。
“是德洛斯帝国的皇帝陛下下令禁行的。”穿着甲胄的士兵回答,“我们贝尔玛尔公国的士兵只是配合。”
——公国配合帝国的禁行令……
这种情况一般也有两种可能。一是出现了单凭一国之力无法解决的问题,所以两国配合,以其中一国为主。二是公国为帝国的傀儡国,对帝国言听计从。
不管是哪一种,对于李华来说都无关痛痒。他现在必须想办法到防线外面去,不然万一被抓住了,凭借他对这个世界的浅薄认识根本没办法编出一个有说服力的谎言。
“啊?赫仑?”女人一愣,然后一脸完蛋了的表情撸起袖子亮出了手臂上做工精美的银质臂章,“让我过去。”
士兵看着女人的臂章,然后对把关的同僚一挥手,说:“是哈因里希家族臂章,放行。”
女人越过防线向洛兰深处匆匆走去,期间她回头向李华躲避的地方看了一眼,嘴角勾着一抹玩味地笑。
——被发现了?
李华一惊,下意识地想跑,眼前的景物却是莫名地一晃,让他紧张不已。
“咦?”眼前突变的景物让李华不禁出声,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居然出现在了防线之外!他甚至能够清楚地分辨出二十米处防线内自己刚才藏身的那棵大树!
——这算什么?瞬移吗?
李华对这个身体的认知度再次提高,和惊悚度一起。
趁着没人注意自己,李华快速向左手边的树林里走去。他看见那里有一片很大的湖泊,只是不知道要把左手泡在水里多久才能解冻……


第三章 伊莱斯
行驶中的豪华马车内,黑发红眼的少年单手支着下巴倚在窗边,修长的双腿十分无礼地架在对面的座位上,面无表情地看向窗外。
“呐呐伊莱斯,你真的把奥古斯杀掉了?你是怎么做到的?告诉我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坐在黑发少年对面的红发少女笑容满面地问,丝毫不在意少年霸占了自己半边座位的双腿。
伊莱斯瞥了一眼少女,没有接话。
他们都有一对尖长的耳朵,彰显着他们非人类的身份。
“告诉我吧告诉我吧~”少女不依不挠地继续说道,“你都不让我帮忙,我当然好奇你是怎么杀掉他的,毕竟他……”
“乌莎塔!”伊莱斯厉声打断了少女的言语。
乌莎塔一愣,摸了摸鼻头贴着的创可贴,“知道了知道了,我不问就是了。”
※※※
伊莱斯·凯亚斯,24岁,魔界第二贵族凯亚斯家家主的次子,精通光、暗、冰、火四系元素魔法。
因为魔族生长周期较长的关系,所以他们的外表年龄看起来普遍偏低。不管是二十岁还是两百岁,看起来都是十六、七岁的模样。由于魔界纷争不断,真正能活过百年的魔族并不多。
伊莱斯并非凯亚斯家的独子,他还有一个双生哥哥,比他早几秒来到世上的奥古斯·凯亚斯。
凯亚斯家对于继承人的抚养从来都是区别对待的,所以作为次子的伊莱斯并非与奥古斯一同长大。他们都是在二十岁的成年礼上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双生兄弟的,在此之前他们从无交集。
凯亚斯家的继承人是奥古斯,哪怕奥古斯对于家族继承一点也不上心。奥古斯只比伊莱斯早几秒降生于世,于是伊莱斯可望不可及的东西他全都唾手可得。
奥古斯只精通冰系元素魔法;相比之下,伊莱斯却精通四系元素魔法,这是即使在魔界也很少见到的惊人天赋!可就算如此,几秒的时间差也注定他只能站在奥古斯的身后,为辅佐其而存在。
伊莱斯不甘心,明明是双生子,明明自己的天赋更适合成为继承人,凭什么自己只能成为别人的影子?
说来也讽刺。伊莱斯和奥古斯长得一模一样,只有头发的颜色不同。奥古斯的头发是白色的,而伊莱斯的头发是黑色的……黑色是影子的颜色!
伊莱斯讨厌奥古斯,那个沉默寡言、不善言谈的,只比自己早出生几秒的双生哥哥!不仅如此,在人前他还必须表现得对奥古斯言听计从,甚至亲昵地称呼奥古斯为奥迪(昵称)。因为凯亚斯家容不得自己的继承人被质疑,即使质疑者是继承人的双生子。
整整两年,伊莱斯都以为奥古斯只是个被凯亚斯家庇护的废物,毕竟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魔族都能做到单系精通。直到他23岁那年,魔界第一贵族艾勒门特家的直系成员来参加奥古斯的庆生会,并在庆生会上对奥古斯提出挑战……
如果说四系精通的魔族只占魔界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五的话,那么其中就有百分之四点六以上的魔族出自艾勒门特家的直系成员。对于那个被誉为魔界第一贵族的家族来说,伊莱斯引以为傲的天赋不过仅仅只是能入得了眼的程度罢了。这也是伊莱斯没有投靠艾勒门特家的原因,人家根本就不会把他当回事。
挑战即将继位的其他家族继承人是艾勒门特家的传统,为了给其他家族一个下马威,让他们明白谁才是魔界第一贵族,哪怕是仅次于艾勒门特家的凯亚斯家。第一与第二的差距,比第二与第三的差距加起来翻倍还要多。
那个挑战奥古斯的艾勒门特伊莱斯是认识的,他的实力比伊莱斯强很多,却在庆生会上险些败给了奥古斯。那场比赛对于伊莱斯而言就像是当头一棒,敲醒了他对奥古斯充满成见的认知。
奥古斯的确只精通单一的冰系元素,可是他却将冰系元素的应用发挥到了极致,甚至冻住了本该克制他的火系烈焰!不仅如此,对方更是艾勒门特家的直系成员,伊莱斯明白那是什么概念!
伊莱斯是个执着到偏执的人,他认定了自己更适合成为凯亚斯家的家主,就会不惜一切地去实现它,哪怕自己根本不是奥古斯的对手。最后,他花费了将近一整年的时间策划,终于在数天前成功杀死了奥古斯并抛尸布鲁克林。
伊莱斯早就想好了当奥古斯的尸体被发现后,自己该有的言语、表情和证词;可是当凯亚斯家发现奥古斯的失踪,并对整个魔界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后,竟然一无所获!
奥古斯的尸体不翼而飞了!
伊莱斯的心里很不安,虽然他的的确确确定了奥古斯的死亡,可却总是有一种粘腻腻的不安缠绕着他……
※※※
“呐呐,伊莱斯,你说奥古斯的尸体究竟去哪儿了呢?”乌莎塔只安静了不到一分钟,又再次开口了。
“也许被野兽吃掉了。”伊莱斯闷闷地回答。他在杀死奥古斯的当天就被凯亚斯家派到阿拉德执行任务了,奥古斯尸体失踪的事情也是今天才从乌莎塔嘴里得知的。
乌莎塔是伊莱斯从布隆克斯捡来的,也是他所信任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之一。
布隆克斯是魔界最落后、最危险的地方,那里天气恶劣、土地贫瘠、野兽横行,聚集了属于整个魔界的黑暗,存在着足以挑战任何人底线的卑劣、肮脏与残忍。
教导伊莱斯的导师给伊莱斯最后的历练就是在布隆克斯生活三年,那三年的时间几乎将伊莱斯由内到外全部摧毁重塑了一遍。
“哦哦,那你觉得是什么把他吃掉了呢?我在布隆克斯被一种变异的老鼠咬过,可疼了。它们会一点一点的,活活将人分食掉。为了保证食物的鲜美度,它们总是能让猎物尽可能晚地咽气。”乌莎塔依然笑眯眯地看着伊莱斯,“可惜死掉就体会不到那种痛了。”
伊莱斯依然沉默,这次连瞥都懒得去瞥乌莎塔。
“嘛,最让我吃惊的还是凯亚斯家居然决定脱离魔界。不过想想也是,在魔界总是被艾勒门特家压着,挺憋屈的。如果到了阿拉德,凯亚斯家绝对会成为排名第一的魔法贵族吧……”乌莎塔丝毫不在意伊莱斯的冷漠态度,一个人有说有笑的自言自语。
※※※
历经数小时的行程后,马车在一片空旷的草地上停了下来。
乌莎塔率先跳下了马车,然后对着敞开的车门夸张的鞠躬,如同准备扶主人下车的执事般对着马车内的伊莱斯伸出了手。
伊莱斯挑眉,对于乌莎塔的夸张行为视若无睹。
“德洛斯帝国后勤部队第二守备小队队长向您致以最诚挚的问候,尊贵的伊莱斯大人。”身穿甲胄的士兵向伊莱斯行了一个标准的德洛斯军礼,“奉德洛斯皇帝赫仑之命前来……是……”
士兵是一个中年男人,他在进行例行报告的途中因为看清楚对方的长相而突然失声,却又很快恢复常态,继续道:“……迎接您前往洛兰附近的比尔马克试验场。”
伊莱斯面无表情地看着比自己高一个头左右的中年男人,没有说话也没有要前往比尔马克试验场的意思。
中年男人局促不安的低着头,身高优势使得他即使低着头也能看清楚面前少年的长相。良久的沉默过后,他试探性地喊了一声:“伊莱斯大人?”
“你认识我。”伊莱斯依旧面无表情,心中的不安却越发浓重了起来。虽然他不停地否定着自己的猜测,但刚才中年男人的表现却如同在证实那个猜测一般。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