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黑子的篮球同人]赤焰 tiji

[黑子的篮球同人]赤焰 tiji

时间: 2012-09-25 00:12:43

赤司家的双子,从出生起就不曾有分秒分离
长子的肆意狂傲,幺子的内敛沉静
绞缠紧密的双线
从中折断的羽翼

一方陷入不醒的沉睡
一方踏上悬崖的独木

当醒来的时候,最想看到的是却不在身边逆流成河的思念,道德边缘的崩离

【只要是小十要的,就算是哥哥的命也可以哦……】

明明我们是命运共同体,为什么你的眼神却不再只专注于我一人……

【不乖的孩子,要受惩罚啊……】

简介:当了五年植物人的兄长醒来,见到成长的弟弟后,不小心黑化了的故事
CP:双赤

搜索关键字:主角:赤司征哉、赤司征十郎 ┃ 配角:黑子哲也等奇迹世代、洛山高校等 ┃ 其它:黑子的篮球


第1章 醒来的巨狮

滴答滴答,催命符般的轻微声响,苍白纤细的手臂慢慢的伸长,平稳跳动的线条慢慢的起了动荡,刺啦一声,手背上的点滴针被大力的扯下,艳红的血液从微小的口子渗出,床上的人堪堪睁开眼,无焦距的目光慢慢的扫过天花板,床头柜,再到窗外的艳阳。

砰的一声巨响,开启的房门站着的护工吃惊的捂住双唇,看着床上的少年慢吞吞的坐起身来,那双逐渐清明而犀利的眸子转悠到她身上,单薄的唇瓣微启,扯开一个堪称柔和的微笑,然而那双眸子里,却是森然的冷意。

“呐……”他张开口,干渴的喉咙在说话的时候有不能忽视的刺痛感,无视那份疼痛,他吐字清晰的道,“小十,在哪里?”

*

赛场上的王将猛地顿住身子,球从身后盖过,不该由他犯下的错误真实的在正式赛场上发生了,拥有一头堪比太阳的血色艳发的少年猛的重开了王将设下的屏障,盖球入篮。

“没事。”扬手冷淡的拒绝了队友的担忧,不让他们靠近,转神投入比赛中。

“小征?”场下的实渕玲央等都惊讶的看着赤司因为失神犯下的错误,他们的王将是不会犯下如此低下的错误的,但为什么刚才的动作突然停止了呢?

但就连当事人的赤司征十郎都无法理解刚才心脏猛地传来的钝痛,他本能的觉得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可是和城凛的赛事却不容他有丝毫的分神。

他看向了赛场另一头的蓝发少年,对方也一脸倔强的看着他,忍不住的扬起双唇。

【不行啊哲也,给你带来希望的人,呵护你成长的人是我,你怎么能够不看着我呢?】

或许是那过分恶意的目光,触动了蓝发少年,他眼里的决意更深了。

【我会让你知道,你是错误的。赤司君。】

他的眼里无声的这样说道,目标直指那从未输过的王将。

无论是在哪方面都没有输过,篮球、学业、骑术、棋艺……他不曾知道败北的滋味。

这是赤司征十郎,奇迹世代的队长,也是奇迹世代不可跨越的高坎。

培育了强者,任由巨鹰飞翔,然而自己永远是在最高处,他低看,瞧着那些人不自量力的想要努力盖过自己……

可能吗?

“别做梦了,哲也。”他对上了那个蓝发少年,手里的球抛起,准确的落入篮筐,双眼却直直的盯着少年的眼睛。“你是赢不了我的,我会在今天,在这个赛场上让你明白,想要脱离我的掌握,是多么艰难而无望的事情。”

“我会赢的。”黑子哲也这样信誓旦旦的说道,然而他的倔强不过是赤司眼里的笑话。

他是不可能输的。

连进两个三分球,他的眼里满是孤傲。

因为他是赤司征十郎。赤司征十郎的人生,没有输这个字!

胜利不过是呼吸般垂手可得的,他理解他人的努力,看在眼里也肯定着,但是无论是谁,都越不过他。

他的脚步,永远是最强。

他是人上人,唯一的……

能够分享他荣誉的人,早就不在了!

“好厉害……”看场上的黄濑忍不住的惊叹。本以为自己的前队长已经足够厉害,但是凭着自己的力量一次次跨越了不可能的门槛的黑子,却是在他的实力面前受挫。

“还是敌不过啊……”认为能赢自己的只有自己的青峰,也忍不住的挫败。

而且,似乎在刚才犯下了愚蠢的错误后,赤司的脚步更快了。

“别开玩笑了!”火神咆哮道,他从来是不信任命运的人,他不相信自己赢不过。

奇迹世代又怎么样!他们努力到了现在,他们付出的汗水和代价,不会比任何人少!

什么赤司什么不败,他统统都会打败。

他凭借着不败的意念,一步步的走向这里,不可能会认输的!

震耳欲聋的篮球馆,足以被列入经典的篮球赛事,是一场日后的佳话。

却在空荡的大门前,从路的拐角开进来的黑色轿车,一辆接一辆,足足十辆价值不菲的车辆,井然有序的排成一列,停在了门口。轿车的门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个个身穿黑西装戴着墨镜的高大男人,他们的气势牢牢盖过了门口的保安,而从中间那辆略有不同的加长轿车上,后门的开启,司机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恭敬的伸入,抱出了一名面色苍白的少年。

一辆轮椅被推过来,少年本如冰霜牢盖的红眸,在看到轮椅的时候,闪过一丝不悦。

“大少爷……”尽职的管家推着轮椅,低着头不敢看少年的真颜,就连那些健壮的保镖,在少年强悍的气势下,都低眉顺眼不敢多言。

这是日本屈指可数的名门——赤司家的嫡长子赤司征哉,他的傲慢和高贵,不是普通宵小能够睥睨的。

坐在轮椅上的少年依旧是那慑人的冷漠面色,那双红眸闪烁着的寒意足以让所有人都不敢直视。

“你们是谁?”保安走过来,有些紧张的问道。

却被尽职的保镖拦截到最外。

赤司征哉冷漠的视线扫过那名保安,如同被狮子掠夺了嗓音,值壮年的保安在病态虚弱的少年眼里,不过是一只蝼蚁般的低劣存在。

保安浑身冷汗,身子瑟瑟发抖,即使不知对方的身份,却也不由得低下了头,不敢直视。

“真的在里面吗?”越靠近大门,听到里面的喧闹,赤司征哉眼里的寒意更甚。

他讨厌喧闹,厌恶不已。

“是,大少爷。少爷就在里面。”管家恭敬的弯腰,微微眯着眼睛,不敢看轮椅上少年的后脑,而是别开目光。

他的本能告诉他,俯视该人,是无上的罪。

他是赤司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未来的赤司家主赤司征哉。

而里面,有他的胞弟——赤司征十郎。

“真期待啊……”从五年沉睡中醒来的少年,终于露出他第一个真心的微笑,然而那浅淡的笑意,却是让周围跟随的人都打了个冷颤。

“我最爱的…弟弟啊。”

第2章 体育馆的少年

看场的后围传来了些微喧闹,喧闹的声音却在眨眼间静止,沉耽于赛事的观众并没有察觉到变化,数十名黑衣人包围了所有的入出口,推着轮椅的管家一刻不敢分心,他满心满意的注意着自己的少主,生怕自己一个疏忽就让少年感到一点颠簸。

赤司征哉进来的时机刚好,场内传来了裁判的哨声,然而他却一眼都没有去看分数版,结局当然不言而喻,他的弟弟是不会输给赤司家以外的人的。

这可是他的弟弟。

但是他的眼在触及弟弟那双异色的双瞳时,就连身后的保镖都感觉到了那份冷意。管家的头压得更低了,喉结不间断的浮动着,双手若有似无的有些发颤。

尽管自家大少爷的微笑随着离亲弟越近而越扩大,然而那份不易察觉的寒意却依旧环绕在他们的身边。

他们毫不怀疑,即使是处于身体极度虚弱的现在,这个少年依旧有着惊人的杀伤力。

赤司家的继承人,比任何人都要睿智而强大。尽管他沉睡了五年,然而他的影响力只会比之前更强,不会更弱。

赤司家的人是特别的,赤司征哉是其中最特别的。

他柔和的眼神看向了场中,看着两方的队员列队,然后裁判让他们互相敬礼。

他看到自己的弟弟朝对面蓝发的孩子伸出手,而对方却并不是对方的主将。

那是个看起来没什么存在感的特殊的孩子,但是赤司的表情却很生动。没有那种疏离,而是亲切的生动。

眼睛微微的眯起。他嘴角的笑意顿在了一个恰好的高度。

“你输了。”互相敬礼的两支队伍,为首的主将赤司,面无表情的宣布了对方的失败。然而眼睛却直直的盯着自己面前的黑子哲也,他没有表现得多得意,更没有看进其他人的表情。

解脱般松了口气的队友,一脸不甘受到巨大打击的敌方队员,在他面前那些人都像是布景板一样,他的眼里只印入曾经队友的身影。

他陈诉着理所当然的事实,往曾经队友的身上扎了一根深深的长针,并直接插在了对方的痛处。

多么可笑的结果啊。那般信誓旦旦的人,他宁愿放弃篮球豪门的邀请,进入一个名不经传的新学校,和一群二年生的前辈一起努力,一个新生的篮球社,和一群新生的篮球选手。

他们越过了多少他人眼里不可能的高坎。

他们打败了黄濑凉太、绿间真太郎、紫原敦和青峰大辉,那些被誉为光的强大的对手,都在他们的手中败落。

败在了奇迹世代里的异类——身为影的最弱——黑子哲也手里。

黑子哲也妄想着自己能够一直前进下去,一直高升下去,终于他们面对的是奇迹世代的最强——赤司征十郎率领的最强豪门。

可是结果不尽人意。

这是一场让观众尽兴的比赛。

但是赢就是赢,输就是输。

在绝对的结果面前,所以的信念和汗水都是徒劳的,只有胜利才是最后。

然后赤司的心里并没有多少波澜,这就是他和其他人最不同的地方。他已经预料到了结果,他胜利了,举着旗帜呐喊着绊倒他的黑子输了。

胜利不过是眨眼间的呼吸。赤司并没有觉得丝毫的不对,他没有想象过他输的情况。所以对着这些对手,他也不会起丝毫的轻视。

因为胜利是必然的,不是么?

他看着黑子不甘的落下了泪水,那张向来冷静的面容终于有了变化。不同于城凛其他人的不甘,他的那份不甘远比他人更甚。赤司明白他的心情,他内心的哭泣。

他似乎听到了黑子内心的呐喊。

啊啊,他输了。

他输了。

他赢不过这个人。

他确信自己听到了黑子的哭声。

但是无论如何,无论黑子多么不想承认,他尽管能够留下不甘的泪水,却不能起不甘的心思。或许潜意识就认为,眼前这个人,是不可能失败的。

黑子不能否认对方的无敌。他感到深深的疲累。

他的篮球,真是带不进对方的心里吗?明明他想要的,是国中时,大家还未觉醒才能时,那份为了胜利而拼尽一切努力的心情,那时候是多么美好,但是逐渐的,大家的脚步都背道而驰。

“赤司?”叶山惊呼,其他人也是如此。

他们看着赤司纤细的手指触及蓝发少年的眼睛,那滴新冒出的泪水,还未落下就被他的食指接住,并将微咸的泪滴慢慢的触及自己的唇瓣,红舌微吐,将之纳入口中。

赤司的眼神温柔得不可思议,他像是对待珍爱品,更带着点点宠溺,他看着愣愣的黑子,说:“回到我的身边吧,哲也。我需要你。”

状若爱语的话语,让黑子愣住,他惊讶的看着赤司,从那双温柔的眸子里看不出丁点玩笑的意味。而其他人更是惊诧的看着赤司,然而赤司却是非常的认真。

他是真的邀请黑子加入他的队伍。

那句话在同时,也清晰的传入了五感过人的赤司征哉的耳中。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微微的握紧,沉睡了五年的少年,他没能感觉到拳头上带来的压迫和疼意,却感觉到深深的无力。

管家吃惊的停下了脚步,轮椅刹轮的声音在地板上摩擦,传去了不可忽视的细微声响。

场内的空气就像是静止了一般,如同轮椅上的俊美少年,那如冰般冷冽的面色。

所有人似乎都被这声响给唤回了神,没有人在有心思去欣赏或不解那足称绝美的画面,赤司看到正对着自己的黑子,眼神飘后猛地收缩了瞳孔。

黑子隐含着恐惧的眼神也让赤司有些讶异,那是真正的恐惧,就好像他的后面出现了什么猛兽,带给他真正的危险。

所以他也回过头,看向身后的一切。

偌大的体育馆,失声般的观众,忘记了采访的记者,存在感极强的黑衣人,再来是熟悉的本宅管家……还有轮椅上的少年。

那张和自己相差无几的俊美面庞,相比之下更似国中时的赤司。盖眉的刘海,红色的短发,白色的衬衫和盖着黑色羊毛毯子的双腿,轮椅上的红发少年,微笑的看着他。

是赤司征哉先打破了沉默。

他在他人炽热的视线下,没有丝毫的异样,彷佛早习惯了被人注视,他无视他人的视线,双手从膝盖上举起,啪啪的掌声在沉寂的体育馆响起,不算响亮的拍掌声,却在体育馆中回响,比全场人鼓掌时的声音更能够震撼人心。他们听少年说:“恭喜胜利,我的弟弟。”

赤司彷佛是被当头棒喝,他不似平时那过分老成的模样,甚至孩子气的甩了甩头,似乎是觉得自己看到了幻觉,然而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依旧印入了赤司征哉的身影。

虚弱且瘦弱的、面色苍白如纸、就连双唇都没有血色的少年,他看上去像风一吹就倒,那双温和的红眸饱含爱意的落在他身上,彷佛他的世界就只有赤司征十郎一个人。

他的耳边再次传起对方带着微微调侃的轻柔嗓音:“在兄长面前分神,不是个好习惯哦。”

管家已经在少年的示意下放开了把手,那个少年用自己那纤细病白的双手慢慢的推着轮子,但是他的姿态并不是推着轮子前进,更似帝王般健步迈进。

即使是这般弱势的姿态,在他人眼里,他却比谁都要高大。

轮子堪堪在赤司脚下十五厘米的距离停下,他却没有抬头。而是平视着对方的腰部。

体育馆里传起了对方不容置疑的嗓音。他说:

“屈膝,征十郎。”

第3章 兄长的等待

众人视线的焦点,拥有同样优秀容貌的两名少年。一名是明显大病中的苍白少年,一名是享有盛誉的篮球界佼佼者。

苍白少年对篮球界的王者说:“屈膝。”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如同那个少年被管家慢吞吞的推着入场,在见到他身后那两排黑衣人恭敬的随立着,所有人都为他那强大的气场所惊而失去语言的能力一般,在听到这个少年说出了惊人之语后,又陷入了持久的沉默,就连呼吸都减弱。

赤司征十郎是神话,在篮球界是,在高校中也是。他是年仅一年生就在篮球高校霸主里担任篮球社队长的人,也是洛山高校里人人敬仰的最年轻的学生会长。

这个只能让人仰望的人,他露出和平时冷静的表情不一样的动容。

啪噔……

光裸的膝盖触及光滑的地板,发出了轻微的摩擦声。所有人看着这个骄傲的少年,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水,远比赛场上最艰难的时刻要狼狈,他笔直的双腿随着对方的话落地而屈起,单脚跪在了苍白少年面前。

他的头深深的埋下,双眼闭起,卸下了平时最冷硬的防备,他就像是忠诚的武士,为眼前的兄长,下跪。

大片抽气声响起,认识不认识他的人,早在刚才那场比赛就已经将他那孤傲的姿态牢牢的烙入了心底,眼前的一幕让人震惊。

而那个承受了王将最高敬意的少年,他低头看着如今视野要比他低的弟弟,他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是恰到好处的微笑,依旧是充满暖意的眼眸。

彷佛看不到自己弟弟的伏贴,他抬起那因为长期的睡眠而摄入不足营养,过分苍白且纤瘦的右手,那纤细的手指还凸着细小青筋,食指和中指并伸,放在对方的下颚,施力抬起,那双红眸深深的看进了对方的双瞳。

他说:“你长大了,征十郎。”他微微的前倾,这个简单的动作做得优雅无比,双唇**的触及对方的耳朵,柔软的触感让赤司身子轻轻的颤抖,打在耳蜗的热气也让他有些瑟缩,白净的耳朵慢慢的转红。

他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可惜了……”一声轻微的长叹。

赤司本转红的耳朵迅速的褪去了热度,连同那因为运动过后红润的脸颊一起,脸上没有丁点血色。

他在颤抖,微微的颤抖。然而骄傲让他的姿势没有丁点的晃动。

他不敢看赤司征哉的眼睛,尽管对方执意的盯紧了他。

双生子的默契,赤司知道对方生气了。

那滔天的怒火,他人没有感觉到,却足以让赤司褪去了所有的血色。

咕噜……

有人咽口水的声音,清晰的发出来,在过分安静的馆内,显得格外的清晰突兀。

那份浩瀚的压迫感,使得所有人不分年龄身份都喘不过气。

那样病态的少年,他让人惧怕。

没有人敢直视他,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移开了目光。他们不敢看过去。

即使没有被伤害,依旧惧怕着伤害。

赤司征哉放开了对方,他说:“征十郎,推。”

赤司站起来,把持着镇定,取代了管家的位置。随着赤司征哉的示意,他将轮椅推到了洛山高校篮球社教练的面前。

二者隔着一定的距离,赤司明白自己兄长的性格,这正是赤司征哉能够平视对方,而对方不必低头的绝佳的距离。

赤司征哉心生满意,对于自己弟弟的优秀机警,他从来不用操心。他平视的看着面色复杂的白金教练,嘴角的笑意依旧,但是失去了对着自己弟弟的暖意,那带着疏离的笑意,意外的不会让人反感。

好像这是理所当然的。

你腾升不起丝毫被侮辱的怒意。

他说:“我是赤司征十郎的胞兄,赤司征哉。幺弟承蒙您关照。”

他和赤司一样,说话都是带着古老的敬语,甚至给人一种回归旧时代的错觉。可是却让人觉得,他这样说话才是正确的。

就像赤司一样,他们这样说话是正确的。

白金教练动了动手指,他用自己认为最冷静的嗓音说:“赤司君很优秀,并不需要我的关照,他已经足够强大。”或许是怕触犯到对方,他还多加了后面一句。

即使是对着赤司,白金教练也从来没有如此示弱过。如此在意对方的尊严过。

他看到对方的笑意渐浓,并用带着骄傲的口吻说:“当然,我的弟弟是最优秀的。”

他说着这样的话,却不会让人觉得他是个护短的兄长。他的话就是绝对。

“征十郎,我记得社团赛事结束之后,是要开检讨会议的吧。”赤司征哉这样说,其他人也安静的听他说完。“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他的话带着命令的口吻,却不会让人讨厌。

赤司顺眉,他说:“是,兄长大人。”

然后赤司征哉冰冷的眼神渐缓,他让管家接过了赤司的位置,并重新看向赤司,赤司低头的时候,在对方屈下膝盖之前,冰凉的手掌放在了对方的头发上轻轻的摩擦,赤司的动作一僵。

赤司征哉柔声说:“我在等你,征十郎,并讨厌等待。”

手下少年的身子更加僵硬。赤司征哉又说:“但是如果是征十郎的话,等多久都不会让我生气。”

“是,兄长大人。”赤司只听到自己机械般的回应。

“或许你会生气。”赤司征哉又说。“我让人调查了一点事情,希望你理解这份对幼弟担忧的愚笨兄长的心情,我感到很遗憾。”

似乎两个人并不是双胞胎,而是年龄差距甚大的兄弟。

“而我也需要一个很好的解释,比如……”他的手转了个位置,放在了对方的金眸上,手指摩擦着眼皮,并听到赤司难耐的咽口水声,他额头上的细密汗水,几滴流淌过半边面颊,落在了地板上。

“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解释的话,哥哥我可能会有过激的举动哦。我赤司家的人,没有被平民冒犯的理由。”他那如面具般完美的笑容终于有了转变,笑弧扩大,那是一个带着狂傲的笑脸,眸色加深,看上去如同即将爆发的野兽。

他却轻柔的问:“明白了吗?”

赤司张了张嘴,他不敢反抗自己盛怒中的兄长,他听到了自己今天第三句:是,兄长大人。

赤司征哉终于满意了,他的目光越过了赤司,放在了他身后不远处的黑子哲也身上。对方却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脚步猛地后退,几乎就要栽倒在地。

没有比黑子更明白,当赤司刚才靠近他的时候,身后那个红发少年,明明只是坐在了轮椅上,没有多少攻击力的那个少年,他的那双眼睛,却如同野兽。那似乎能够将他连皮带骨的啃噬的眼神,带给他一辈子无法释怀的深刻的精神攻击。

那时候这个人,是真的动了杀意。

不是口头上的,是真正的。他以为自己马上就会死。

当对方的视线又放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吓到了。

赤司征哉很快的收回了目光,他没有回看赤司,而是让管家推着轮椅,留给他人一个虚弱却不容置喙的背影。

黑衣人没有完全的撤退,赤司征哉带走了一大半,剩下的几名则是朝着赤司靠近,停在了恰到好处的距离。这是一种保护,也是一种监视。

监视的人,是他们的少爷赤司征十郎。

第4章 赤司不惧挑战

洛山首发队员觉得今次检讨会议结束的时间飞快,要比平时要快上一半,然而他们什么都不敢说,在见过了赤司征哉后,他们都抿紧唇,就连多问都不敢。

也正是这样,赤司征哉不需要等得太久。门口的轿车依旧存在感极强,所有人都绕着那方走,守在最中央的加长轿车的保镖们,他们腰间鼓鼓的让人忌惮。

即使是在枪支管制极为严格的日本社会,他们依旧会联想到:这群人带着拥有巨大杀伤力的武器。

车门紧紧的关着,窗帘也被牢牢拉上,车里的冷气很强,因为赤司征哉讨厌炎热。他讨厌炎热,冬天是他的最爱,因此要求他出现的地方,温度都要维持在20度,即使变动也只能低,不能高。

他整整沉睡了五年,尽管有做最好的护理,短时间内想要恢复肢体力量还是不大可能,但是他坐在椅子上,背挺得直直的,双手放在膝盖上,没有人能从中想到,他其实需要轮椅才能够移动。

他还未满十六岁,却比成年人还更加有气势,更能让人信服。

他坐在椅子上,安静的听着管家汇报。他是个掌控欲很强的人,尤其是对自己至亲的弟弟。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见自己的弟弟,在知道弟弟在比赛的时候,推开了一众医生护士,不容置喙的坐车来到了比赛的会馆。

赤司父给他安排了一众保镖,还有最理解赤司征哉喜好的佐藤管家跟随,和赤司征十郎不同,对于名门继承人该有的排场,赤司征哉并不抗拒,不抗拒并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赤司家族是日本屈指可数的名门,掌握着经济、政治和军事的命脉,古老而强大。

也许不是日本内最大的财阀,却是掌握着最大发言权的古老家族。

赤司家的存亡攸关整个日本社会,而他将会是继承赤司家底的唯一继承人。即使是沉睡了五年,他的地位依旧没有被撼动。

他可以拥有一位过分优秀的亲弟,却不会拥有一个强大的竞争者,他是唯一的,独一无二的。

来的路上花费的时间并不长,他只是听佐藤管家报备弟弟在进入国中后,在篮球上的建树,在听到自己弟弟不败的战绩后,也没有被触动。

这是理所当然的。他的弟弟本就是如此的优秀。

在见到弟弟后,那份激情也沉淀了下来,他现在让佐藤管家报备的是这失去的五年里,赤司家家业的动荡。他必须掌握第一手的资料,而佐藤管家知无不言。

他听得很专注,尽管他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听进每一句,也听懂了每一句,他是优秀的长子。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窗户被拉上了厚重的窗帘,但是外面的群众的脚步声喧哗声还是不可避免的触动到他的神经。

他讨厌等待,尤其是在车内等待。

但是赤司征十郎值得他这么做。

那是他的半身。

“关于少爷……”佐藤管家在报备完基本的概况后,话题转移到了赤司身上。

赤司家有两位少爷:大少爷、少爷。

不会用名字区分,因为那些仆人没有资格说出他们的名字。赤司家的人是尊贵的。

如非是处于同等位置,没有资格直称。且在没有要求的时候,不允许他人随意谈论起。

“闭嘴。”赤司征哉轻声打断了管家的话,对方的脸色立马一白,他说,“你太傲慢了。”

佐藤管家低下头,不敢多言。

车里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默,就连司机都有些忐忑不安。

他们的大少爷,在沉睡醒来之后,要比以前更加的有压迫感,让人看不出来他和别人其实拥有五年的落差。

因此他才会是独一无二的继承人。

落下时间没关系,他会赶上,而且是以着奇迹般的速度赶上。

车门开启,赤司站在了门外,而赤司征哉没有动,他也没有看他,只是说:“赤司家不惧挑战,不惧失败。”

赤司低眉,没有说话。

“但是……”赤司征哉又说,“不允许重复失败。你明白了吗?”

“是,兄长大人。”赤司恭敬的说道。将对方的训言牢牢的记在了心底,这已经是一种本能。

“上来吧。”觉得满意的赤司征哉,这样说道。

只是依旧没有看对方,彷佛站在门外的不是自己的弟弟,而是自己的下属。

赤司绕过了半边车,他不能从车与车间的缝隙穿过,他绕过了前面,待保镖开启了门后,坐了进去。

他的坐姿和赤司征哉一样的标准,因为营养不良的原因,赤司征哉要比赤司要矮上些,坐高不等,却能够轻松的分辨出两人的差距。

赤司征哉的气势不会因为他的容颜和身高有所减弱,即使是自己的弟弟,他坐在旁边,依旧是强势的那方。

车终于开动,平稳的朝着本宅的方向前进。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