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剑三·钓鱼 林阵

剑三·钓鱼 林阵

时间: 2015-07-17 15:09:30

全文:

他只不过是一只脑洞有点儿大的小黄鸡,但是去得战场,打得攻防,上得厅堂,入得厨房。

他也不过是一条嘴巴略毒阴险的金龙鱼,但是入得副本,杀得敌人,修得电脑,装得网线。

当小黄鸡遇上了金龙鱼,这究竟会擦出怎样子的火花?

以切磋为名,脑残小黄鸡究竟何时才能够钓上金龙鱼?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徵,林瑜 ┃ 配角:陆晖,红厘,黑米,康康,迈克尔,渣基三一众 ┃ 其它:剑三,1V1,清水,耽美,轻松

☆、帮战

    副帮主韩徵这二十几年的人生一直很顺遂。不管是在生活中,还是游戏里。
  虽然听从了损友的“劝告”卸载了杀毒软件,从而导致数次被盗号和电脑死机。但是副帮主韩徵一直坚信着,朋友没有错,有错的是网络。
  对此,身为帮主的韩徵的损友陆晖表示这是挖了个坑自己往里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行为。因为盗号事件,帮会仓库里面的材料已经损失了一大片又一大片,帮众怨声载道。后面陆晖找韩徵谈过多次,均被韩徵用“你之前说……”这样子的回答打发回去了。
  陆晖只能够泪流满面。
  韩徵的电脑大概只用于收发邮件和玩网游而已,对于其他软件感冒程度很低的韩徵自然也不会去在意之前被他删除掉的那个杀毒软件究竟有何妙用。反正电脑不能够运作了,就call公寓楼附近的电脑配件店的小哥过来就行。
  虽然韩徵已经被盗号多次,甚至盗号还用他那个身为副帮主的丰神俊朗的二叽号将帮会仓库洗劫一空,但是帮众对于他的爱戴依旧不减,甚至可以说是与日俱增的。毕竟像这个一样脑洞略大的家伙,不是生活中处处都能够碰到的。
  电脑再次修好后,韩徵才登上了游戏。
  上线之后才发现今天开了帮战。虽然他不怎么八卦,但是也还是问了一下帮战的原因。这才知道蓝颜祸水,一个男人所能够引发的战争是多么的血腥和残酷,其中还牵扯到了一个浩气帮会的帮主。
  红厘滔滔不绝道:“副帮主你知道吗?!帮主冲冠一怒为蓝颜啊!因为心水的刺风转了阵营到了一个叫做渣基三的浩气帮会,帮主这就开了帮战准备将那个浩气帮会的帮主叫什么莲生的家伙酱酱又酿酿啊!尼玛!这绝壁是一篇相爱相杀的耽美网游文的开篇啊!开启帮战之后,渣基三的一群基佬就向我们靠近了,现在……咕。”
  黑米:“多喝水,少说话。”
  然后就传来红厘“咕噜咕噜”喝水的声音。
  韩徵听了这么一大段话,摘取了其中几个关键词组成了事实。而事实就是陆晖这个家伙还真的是个基佬,不仅要收了刺风,还要收了莲生,然后走向一个完美的3|P结局。这么一想,韩徵不免一阵恶寒。
  帮战地点在龙门荒漠。
  韩徵刚赶到龙门荒漠,听到语音里面红厘又要开讲,这时却有一把男声响了起来,似乎是渣基三里面的一员。叫做陆白羽的明教道:“花哥,你听听我的战术如何。首先是美人计,秀秀和秀姐还有毒萝可以跳脱衣舞,一件件把装备脱下,先迷惑敌方心智。但是保不齐有口味不同的,所以军爷二少花哥你和道长也要实施计划。”
  韩徵都可以感觉到红厘在那边流了一滩口水,然后黑米抽纸巾很无奈地给她擦口水的模样。后面再说了些话韩徵没有仔细听,想了想大概也是关于这个计划详细进行的步骤。
  看了看对方的阵容,也不过九个人,而且除了有两个七秀之外,并减掉少林和丐帮,其他是一个门派一个家伙。随后韩徵觉得不对,应该是按男号女号归类才对,也就是三个女号,六个男号,但是不能够保证没有人练人妖号,所以角色操作者的性别暂作保留。
  那也就是说,按照那个叫做陆白羽的喵哥所说的计划,跳脱衣舞的话估计真的对陆晖这个基佬有效,毕竟美色在前,岂有做柳下惠的道理。
  但韩徵也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为什么我们帮战的对象会在我们频道里。”
  陆晖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肯定是那个渣基三的帮主渣渣做的→_→”
  韩徵:“咦?那不是你追求的对象吗?怎么管人叫做渣渣?”
  陆晖暴躁:“谁说的?!”
  韩徵:“……红厘。”
  红厘赶紧撇清罪名,“肯定不是我!绝对不是我!怎么会是我!是黑米说的!绝对是黑米!”再一次躺着也中枪的黑米表示背黑锅这种事情他已经习以为常了,甚至已经创造出一套黑米氏背黑锅法专门帮红厘背黑锅。
  陆晖:“副帮,你太搞笑了,我喜欢的是那个有着女神般声音的秀姐好吗?!”
  韩徵看了一眼游戏屏幕里的两个秀姐,问道:“那个叫做萧瑜的秀秀吗?”
  陆晖:“不是,是那个叫做商汤的秀姐。”
  韩徵:“咦?一看就觉得是个女汉子啊,怎么可能会有女神般的声音?会不会是用了变声器?”话未说完,韩徵就发现陆晖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就开了仇杀,还剩一层血皮的时候,韩徵才开始反击。
  还没开始帮战就先内讧,这样子真的好吗?
  但是这个时候再思考这样子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已经原地复活了一次的韩徵在红厘的帮助之下迅速补满了血,随后抡起重剑就向陆晖冲了过去。两根须须的飞天蟑螂,他这只小黄鸡难道会害怕吗?
  虽然韩徵有那么点儿脑残,但是架不住他是个高玩这样子残酷的事实。陆晖不敌韩徵,只好机智地曲线救国,“阿徵,有人说渣基三那个帮会的人都是技术流!尤其是那一个帮主莲生,绝对是高手中的战斗机!”
  一听到有对手,韩徵的眼睛都亮了起来,“真的?!”
  红厘偷偷问黑米,“你说是不是帮主公报私仇?我听说最厉害的是那只叫做远山的小黄鸡!”黑米反驳,“我记得是那个叫做唐青候的唐门。”红厘:“哎哟管他的!反正不是他们那个傲娇的帮主啦!”
  于是红厘与黑米之间的战争暂告一段落。
  韩徵听了陆晖的话,正摩拳擦掌准备上前找那个叫做莲生的花哥讨教一二,但是讨教未果。莲生并没有理他,代替渣基三整个帮会走出来的人是副帮主韩徵刚才看见的那个叫做萧瑜的秀秀。
  红衣黑发,好一个标致的九号脸美人。
  但是韩徵不吃这套,要是对方是服务器里PVP的一把好手的话,韩徵倒愿意主动贴上去,但是从未听过萧瑜这个名字的韩徵也只好表示,美人虽美,可是不对味啊。
  天马行空想了许多,韩徵后面才发现与他同属一个帮会的帮众一个个尿遁了,陆晖气急败坏地在小房间里面大喊,“你们是准备去尿出一个太平洋吗?!”
  红厘在一旁附和,“不战而败也太没面子了!怎么着也要推倒渣基三的男人啊!话说帮主,能够尿出一个太平洋吗?”
  黑米:“= =。。。”
  一句话都没说过的萧瑜究竟是怎样使这一群不要脸的帮众退场的,韩徵万分好奇,私聊了对方多次未得到回复之后,韩徵伤心欲绝地准备把自己关进小黑屋,这时萧瑜回给他一句话,
  萧瑜道:“卡住了。”
  韩徵表示理解,毕竟他也是挺经常被坑爹的网络酱酱又酿酿(个人认为),然后韩徵掉线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觉得题目叫做西湖牌双滚筒洗衣机还比较好


☆、再战

  十个好女人都比不上一个好对手。这是韩徵信奉的真理。
  因此对于没有作为的萧瑜,韩徵可以说是没有半点儿兴趣。要说渣基三里面真的有技术硬的家伙的话,那能够列上名单的就只有刺风和唐青候这两个人,并且唐青候比起刺风还要弱一点点。
  一个礼拜之后,帮主陆晖率领帮众又开启了帮战。这次不等韩徵开口问,红厘就先解释了。
  红厘再次滔滔不绝道:“副帮主你知道吗?!小呆最近接了一单生意,是帮一个秀姐练号,结果秀姐被个gay哥看上了。机智的秀姐就将自己的小号暴露给了gay哥,并且在gay哥发觉之前就将小号漂亮地甩给了小呆,于是gay哥就盯上了拟态的小呆。尼玛!这不又是一篇耽美网游文的绝妙开头么!可是小呆没有和gay哥缠**绵到天涯啊,小呆躲都来不及!副帮主,你知道不知道,还有更加狗血的地方啊!那个秀姐就是帮主上次看上的女神音商汤啊!”
  韩徵:“啊?这样啊?”
  红厘:“副帮主,你打击我讲八卦,不,讲故事的积极性Σ(っ °Д °;)っ”
  副帮主:“那好吧,当事人小呆?”
  红厘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后来小呆好不容易将号练满级了,以为终于可以逃离魔掌,但是图样图森破啊!不知道点了那个奇穴的小呆在清大战日常的时候看见gay哥,一棍子就下去了啊,于是gay哥就找上了我们帮会了~(@^_^@)~”
  韩徵看着渣基三的那群人有点儿无语,“红厘,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渣基三这一群会出现?”要出现也没说不可以,只是副帮主没有看到那个感觉比较强力的道长刺风,正皱了皱眉,然后就出现了萧瑜对他开启仇杀的系统信息。
  因为开启仇杀有个倒计时,送上门来的人头不要白不要,韩徵正了正心神,把手放在键盘上面,等倒计时一过就把这个七秀干掉。
  红厘还在语音里面说道:“因为小呆杀完人之后懵了啊,然后这个蠢货随便找了个队伍就进了副本,明明不用进队伍就可以单个人进副本,后面gay哥挑我们了……呃,副帮主!你怎么死了啊啊啊啊啊!!”
  韩徵抹汗,“我也想知道。”
  但是,这也就说明萧瑜是一个很不错的对手,绝对值得认真对待!
  复活之后的叫做叶徵的小黄鸡一个单膝跪地跪在萧瑜面前,从身上的的装备武器发到背包里面的材料、真橙之心,韩徵对萧瑜表白道:“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命定之人,那个什么,海誓山盟真橙之心的词我去百度一下,反正我就是认定你了。”
  陆晖在大厅里面嘶吼,“二郎们!看好那个蠢货啊!”
  红厘:“帮主帮主!晚啦晚啦晚啦!”
  黑米:“说一遍就行了,还有,别吼,喝水。”
  然后韩徵就看到自己在帮会里面的地位从副帮主直降到帮主的奴隶,“陆晖,你又抽什么疯?”
  陆晖心声,说多了都是泪。
  十个好女人都比不上一个好对手。韩徵要收回这一句话,在对方是一个好对手的前提之前,是不是好女人也就顺理成章了嘛。而且这么给力的对手也肯定是一个给力的女人。
  红厘问帮主,“帮主,你是不是向副帮主灌输了什么不好的思想?像是找恋爱对象的话一定要找可以当他对手的家伙 ?那这个样子的话,副帮主不是只有服务器里第一,啊不对,服务器第一是副帮主耶,那是区里第一才能够满足他吗?!”
  帮主怒了,“那你让我怎么办?那个家伙过来问我恋爱对象该怎么找我当然就要先告诉他先有个理想型才能够按着理想中对象的样子找好吧,之后他又问我恋爱的感觉,当然看到对方心会砰砰跳,然后激动兴奋什么乱七八糟的!然后他自己确定了怎么样的理想型管我什么事啊!”
  红厘:“帮主,你太不负责任了!要知道我对象是黑米和当初的理想型可是差很多的耶!除了个子够,风趣幽默一点儿都没有,还经常吐槽我!这说明理想型这个根本就是扯淡嘛!还有心会砰砰跳这个不是正常生理现象吗?!副帮主会激动兴奋只会在见到他宿命的对手而已耶!”
  黑米:“喂喂,问题不是理想型而是制止副帮主的行为好吗?”
  陆晖摊手,“他已经掉线了,来不及了。”
  此时的韩徵看着自己的角色再次掉线,貌似掉线之前那个叫做萧瑜的秀秀对他说了什么,但是已经手快地点了弹出来的窗口回服务器了。于是只能开了麦对着还在大厅里面唠嗑的几个人问道:“刚才小瑜说了什么啊?”
  陆晖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还小瑜,指不定她就是个人妖。”
  上一次帮战,萧瑜一个人不费吹灰之力大败他们,陆晖就好奇这个叫做萧瑜的七秀究竟是什么来头,于是就问了其中一个逃跑了的家伙,这才知道这个叫做萧瑜的七秀在这个服务器里可以说是开国元勋一样的存在,而且有说这个七秀语音从来都是用变声器,并且根据心情好坏调整,另外见过这个七秀真实模样的人也没能够分辨出来这个七秀究竟是男是女,所以陆晖只能够说,这个七秀他就是个人妖!
  绝壁是人妖!
  韩徵:“我觉得你这个是羡慕嫉妒恨,虽然不知道那个你口口声声叫着的小商是怎么样的女孩子,但是要比的话我觉得还是小瑜好。红厘那你说,小瑜到底是说了什么话?”
  红厘:“……她没说话啊!你让我告诉你什么啊!”
  韩徵抓了抓头,“哦,她发的是密聊。”
  红厘:“……泥垢!”
  韩徵:“等等,小哥过来帮我修电脑了。”
  在韩徵离开座位去给过来修电脑的小哥开门的时候,红厘神秘兮兮且神经兮兮地问陆晖,“帮主帮主,你知不知道那个帮副帮主修电脑的小哥长得什么样子?话说副帮主那电脑问题根本就不需要请人过来修吧,不对,是花钱请人过来修都没人肯帮忙吧。”
  陆晖:“我也觉得是,我觉得那个修电脑的小哥不是暗恋阿徵就是因为阿徵钱给得多。”
  然后,红厘黑米和帮主三个听着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齐齐噤声,假装他们根本不在频道里面,他们只是一群小!透!明!
  哦哦哦,修电脑的小哥的声音意外地很好听啊!
  “韩先生,我可不是剑三的客服。如果是客户端出现问题的话,建议你自己去修复客户端,如果不会的话,就请你的亲友教你整个流程。还有,如果不是电脑损坏或者网络出现问题的话,就请你打电话寻求你的朋友的帮助。”
  貌似有点儿毒舌,三个人发表了一下感想,接着认真听。
  韩徵被说得一愣一愣的,最终道:“我朋友说最好打电话找你们,他业务不熟。”
  红厘和黑米在心里默默指责这个身为计算机高材生的帮主。
  小哥半天后妥协了,“好吧,我估计除了我没有人愿意对着这个如此愚蠢的你了。这个是我的私人电话,以后有事打这个。打到店里的话,Michael和康康就算接了也会当做没有接到。”
  韩徵:“……太可耻了。”
  小哥:“……你更可耻。”
  韩徵:“……”
  小哥:“没事我就走了。”
  韩徵:“再见。”
  小哥:“嗯。”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这一篇是从帖子里面衍生出来的。下面奉上帖子地址,个人觉得自己的帖子比较逗,不是自夸m(_ _)m
  http://tieba.baidu.com/?/p/2562464031
  


☆、入帮

  红厘吸了吸口水,问道:“副帮主,那么就是说,那个小哥是打算负责你的后半辈子了么?以后什么事情都可以打私人电话的耶。对了,我觉得Michael和康康这两个名字很耳熟啊,好像是我们以前的仁爱英语教材上面的?”
  黑米一旁倒水,边回答道:“还有玛利亚和简。”
  韩徵针对红厘的第一个问题仔细想了想,回答道:“这么想的话,意思意思也差不多。不过我现在喜欢的是小瑜,小哥什么的还是一边凉快去吧。”
  红厘撇嘴,BL转BG什么的,天雷滚滚。在黑米诡异地目光下,红厘伸手在自己脑袋上面调了调,并且自言自语道:“我的雷达怎么可能会出错!”黑米很利索地照着红厘的脑袋呼了过去。
  揉完脑袋之后,红厘接着问,“副帮主副帮主,那你知不知道小哥的名字叫什么?”
  “哦,”韩徵应了一声,然后回答道:“不知道。”
  红厘:“你对得起一心一意为你的小哥吗?!”
  但是这也不妨碍韩徵追求萧瑜嘛。在陆晖的指导之下,韩徵对于搜索引擎的了解已经是更上一层楼了,并且可以随心所欲地运用各种搜索引擎查询自己需要的信息,然后韩徵在搜索框内很认真地打上几个字——孙子兵法。
  研习了一晚上的孙子兵法之后,韩徵就找上了渣基三的帮主莲生。通过陆晖这条途径得知莲生是一个爱财如命的家伙,虽然韩徵因为刚被盗号一贫如洗,但是慷慨大方的帮众还是每人支助了他100G好让他可以完成泡妞大业。
  韩徵找上了正在思考人生的莲生,“亲人!”
  莲生:“哟,小黄鸡。”
  在无比平和的气氛之下韩徵向莲生讲述了他要追求萧瑜的人生大计,并且提出了很想要进入渣基三这个帮会的愿望。莲生为了1000G,很干脆地答应了副帮主的请求,随后蹲在稻香村的茅屋顶上等着韩徵的小号出现。
  未满十级的小号是不能够进帮会的,在等待的这么长一段时间之内,莲生拨了个电话给他的表哥,很严肃地问道:“老表,你知不知道邻家那位叫做林瑜的哥哥现在是不是还是站着嘘嘘?”
  身为莲生表哥的军爷将无听到莲生的这个问题之后,很可耻地沉默了十几秒,“我觉得我得打电话向他求证一下。”
  莲生:“哦,那你求证吧,我这先收了个它的追求者。”
  不愧是服务器里面一把好手的韩徵,才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升到了十级正在茅草屋下打坐等待莲生收他入帮。上面的莲生半天没有动静,于是韩徵就操作着他的小号在下面蹦跶了半天,引得其他玩家频频注目。
  哪里来的蛇精病?
  好半天才回到游戏的莲生用一种慈爱的目光看着韩徵,接着邀请他入帮。
  韩徵的小号叫做叶寒,成功入帮之后便得到了帮里所有人的欢迎,韩徵在众多设置以后的欢迎语中找到了萧瑜简单的“欢迎”两个字,骨头都酥了,果然是他看上的女人,既强大又礼貌。
  帮里唯一一个五毒叫做一叶。
  一叶在那边撺掇着他的徒弟,然后俩人一起跟韩徵说进帮之后有一个活动,就是要赌门派称号。缺乏门派常识的韩徵还是靠同门师兄远山才得知藏剑的门派称号。押了长生的韩徵看着萧瑜赌的是正阳,想了想叶英的样子,随后冷哼一声,叶英还没有小哥好看。
  等到韩徵进了门派拿到称号之后,这场赌局才有了胜负。
  因为赌输了的人要上缴100G,不情不愿的一叶在帮会频道里面大吼一声,“我没精力了!我要下线睡觉!”身为军爷的将无冷笑几声,“阿萝,赌输了就想跑,没门儿!我这里有补精力的小吃送你了!”
  一叶:“嘤嘤嘤。”
  将无:“我不吃这套,你波动了也没有用。”
  远山:“我替她给吧。”
  将无:“为什么?”
  远山:“我人傻钱多啊。”
  将无:“蛇精病#鄙视”
  身为一个刚刚入帮的小号,虽然韩徵很想尽快勾搭上萧瑜后面再来个浪漫二人组队,一路从昆仑、南屏山杀到马嵬驿,但是转念一想他现在是一个刚刚上手的玩家而已,太厉害了被怀疑了怎么办?!
  虽然后面知道韩徵这个想法的萧瑜会说他脑洞太大,但是目前的韩徵已经像一个勤恳的新人一样开始清起了门派任务。擦着塑像的韩徵正在回想昨天晚上看的孙子兵法,现在已经打入敌人内部了,后面他又该做些什么事情?
  萧瑜貌似喜欢那个叫做叶英的瞎子。
  擦完塑像的韩徵回去交任务后顺便拐到了叶英所在的院子,在近聊频道里面就开始各种殴打叶英,惹得同门的师姐妹外加师兄弟只说这是一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家伙,顺便有几个等级差不多的家伙直接点了韩徵切磋。
  同门A:“我要代表李菊消灭你!啊啊啊啊啊!”扛着重剑上去了。
  同门B:“庄主不哭!”然后凑上去各种亲摸舔。
  同门C:“A你怎么死了!呜呜呜呜!我要替你报仇!”扛着轻剑上去了。
  打倒几个同门兄弟之后,韩徵就退回角色选择,然后建了最后一个藏剑号。藏剑二少,同头到脚都和前面两个号刚进稻香村的时候一样。
  随后韩徵就开始了建号删号的漫长旅途,直到眼睛有点儿酸涩,韩徵才看着那个顶着正阳门派称号的一号脸二少号吐了一口气。捏了捏鼻梁,韩徵开始思考为什么自己要花费这么多时间就为了一个称号呢?
  然后韩徵就拨了陆晖的电话。
  陆晖正在和渣基三的商汤秀姐打22,抽空接了电话,陆晖按了免提之后接着挡在商汤的面前,把要近商汤身的明教戳戳戳到地上然后策马再踩了几脚,直到踩爽了陆晖才“喂”了一声。
  韩徵简要地说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陆晖不耐烦地回道:“你是不是要我告诉你尼玛这就是真爱?好了,挂了。”
  之前坚持党眼神当眼神交流队的这次顺了陆晖的意开了语音,于是将副帮主韩徵的话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甚至还有录音的余裕。除了当事人萧瑜之外,商汤打完22之后叫人到了陆晖他们帮会频道,随后将音频文件共享了。
  一叶:“我也觉得这尼玛就是真爱。”
  红厘:“副帮主,你不要你的小哥了吗?!”
  一叶:“什么小哥?”
  红厘:“BALABALA……”
  一叶:“哦哦哦!”
  然后在萧瑜进入频道之后,一群人开始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各做各的,咳咳。
  作者有话要说:  求评论……m(_ _)m
  捉虫什么的,我眼神不大好!!


☆、认识

  身为副帮主的韩徵不知道这茬,并不知道他这样作为都成为了两个帮会帮众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到了时间就睡觉,顺便在未入眠之前,仔细在脑海中构想追求萧瑜的实施计划。
  计划很完整。撇开他和萧瑜不说,从各个可以利用的亲友帮众到各种可以运用的道具,韩徵不免觉得天纵奇才这个词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而且计划的各个细节又说明他胆大心细并且浪漫细胞异常活跃。
  但是等到计划实施的时候,韩徵发现他家的电脑连不上网络了。
  本来第一时间应该骚扰那个身为损友的陆晖,不过在掏出手机的时候韩徵看到了键盘下面压着的小哥的名片。小哥好像是说过,以后有这样那样的事情都可以找他的吧?如今电脑接不上网络,韩徵想了想,找小哥的话就再合适不过了。
  小哥来得很迅速,在韩徵开完门之后,小哥就熟门熟路找到韩徵的电脑开始查看这次究竟是出现了怎样的弱智问题。等到韩徵背着手慢悠悠晃到小哥身边的时候,小哥捏着网线铁青着一张脸对韩徵说道:“老鼠咬的。”
  韩徵眯了眯眼,看了看电脑桌上几个不大显眼的老鼠脚印又看了看小哥手里的网线,感叹道:“真的有老鼠。”
  小哥收拾好工具包,僵着一张脸对韩徵说道:“韩先生,我下去去拿一条网线。”
  韩徵看着小哥夺门而出的姿势摸了摸下巴,“难道小哥怕老鼠?”不过已经没有人可以回答他了,韩徵也只好拿了块抹布开始擦电脑桌上面的老鼠印子,然后在小哥拿网线进门前,成功找到老鼠的窝。
  厨房靠近玄关,刚进门的小哥对上用报纸裹着一窝小老鼠的韩徵脸色刷得变白了,但是极有职业道德的小哥没有忘记韩徵网线歇菜的事情,后背紧贴着墙壁就这么挪了进去。韩徵看着小哥还一脸莫名地眨了眨他那双桃花眼。
  等到韩徵手上捧着一窝小老鼠跟在小哥后面,小哥才失声尖叫,“把老鼠拿出去——”韩徵失笑,“这里是我家。”小哥再次妥协,“那我出去。”韩徵赶紧拒绝,“你还要帮我装网线。”
  小哥:“……”你淫了。
  韩徵在小哥既悲怆又痛恨的目光注视之下,往后面退了退。
  在韩徵终于将一窝老鼠端出去的时候,小哥才可以静下心来给韩徵装网线,顺便帮韩徵把安全卫士和杀毒软件重新装了回去。一个人究竟是要白到什么程度才会这么对待自己的电脑?
  等到韩徵送完老鼠正好和要出门的小哥对上。韩徵看着小哥感叹道:“救鼠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隔壁的邻居真的是好人啊。”
  小哥皱着眉头问了问,“左边右边?”
  韩徵伸手指了指,“左边。”
  小哥拎起包,很冷静地说道:“那家养了一窝猫。”
  韩徵无语了一会儿,然后看着穿鞋的小哥,倚在墙壁上双手抱胸问道:“小哥,你要不要喝点儿水再走?我朋友最近刚跟我说,这是最普通的待客之道,还说小哥你和我都这么熟了我每次都没有招待你是很不对的。”
  已经穿完鞋子的小哥一手叉腰就这么看着高他一头的韩徵,“那还是算了吧。”
  韩徵那时所说的那个小哥比起叶英来说更好看并不是一时赌气,而是真的。小哥头发不长,很精神的那种,眼睛是一笑就会成月牙状,亮晶晶的,还会笑出两个梨涡,鼻梁挺,天生的笑唇。可是长得这么好看的小哥却不经常笑。
  韩徵想了想,推翻了刚才的结论,小哥经常冷笑。
  小哥才不会理会韩徵的话,径直出了门。下了楼后听到韩徵在后面“小哥小哥”叫个不停,这才停下来转头看了韩徵一眼。
  “干什么?”小哥皱着眉头问道。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