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末世重生之小人物 红茶很好喝(上)

末世重生之小人物 红茶很好喝(上)

★内容简介

沈安,一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在末世爆发后的一个月被人推向了丧尸群……
然后,沈安莫名其妙的重生了……故事就此开始了。


扫雷指示:
1.主受文。
2.一对一。
3.或许小白?(不知,( ̄△ ̄;) )
4.兄弟年上
5.因种种因素,或许更新不定。
6.三对BL的副CP,一对或者两对BG副CP。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安,沈睿 ┃ 配角:丧尸一只只,沈家人,秦家人等等等 ┃ 其它:丧尸,末世,随身空间,腹黑温柔攻,异能……

【编辑评价】

末世来临之时,离家出走的沈安被人推向了丧尸群而失去生命。重生后的他意外的得到了一个空间,虽然没有小说里所写的那些逆天的功能,但幸好可以储存物品。于是沈安开始努力收集在末世中逃生的东西,并且想办法守护家人。只是多年不见的大哥突然的出现,扰乱了自己计划好的步伐…… 作者以小人物的际遇为载体,讲述了沈安在末世的奋斗史。作者文笔流畅,言语间有些许文艺,舒缓了文中末世带来的压迫感。沈安虽重活一世,却依旧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都市青年,没有拯救苍生的伟大抱负,有的仅是一颗守护家人的心。末世之后,亲人间难能可贵的不离不弃,与前期家人的疏离形成强烈对比,愈发显得亲情的温馨。

 重生

  这是华夏最繁华的城市。
  沈安呆呆的站在街头,看着熙熙攘攘的拥挤和车如流水的喧嚣,眼前之景似曾相似,又似多年不见的疏离陌生!
  他……回来了……
  “喂!沈安,你发什么呆啊!”突如其来的一掌拍下,让沈安回过神。
  沈安转头看向身后嘻嘻笑着的板寸头的男人,愣了愣,随即呵呵干笑一声,真的不习惯啊。眼前的男人在他曾经的记忆里,最后可是变成恶心的叫什么丧尸的怪物还要吃了他的……
  “走咯!沈安,我不是说你啊,就你这个呆愣样子,早晚都得被老板给辞了!”板寸头的男人大大咧咧的说着。
  沈安没有说话,只是垂下眼帘,跟在板寸头的男人身后,提着两大袋东西默默的走着。
  辞了吗?也好。反正,他的目的只是拿到这个月的钱而已。
  毕竟,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板寸头的男人大大咧咧的没有发现沈安的沉默,一会儿唠唠叨叨着老板的吝啬,一会儿唾弃着物价的飞涨。
  沈安终于在板寸头男人闭嘴的时候,低声说了一句,“杨哥,听说最近外国好像有种病毒很厉害……”
  板寸头的男人嗤笑一声,低头扫了眼沈安,眼里划过一丝轻蔑和鄙视,“沈安,不是哥说你,你虽然也读了个大学,但是看人看事还是要多多学习才是!那什么病毒的东西,都是无稽之谈!”
  沈安没有再说话,只是转头看了眼大街上的已经开始亮起来的灯火,城市的灯火在此时的沈安看来,犹若迷离的梦。
  到底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来到城市里正在热火朝天兴建的工地上,和老板结了帐,沈安就沉默的收拾着东西,一个人离开。
  沈安走时,那板寸头的男人嘲弄了一句,阴阳怪气的说道,“大学生嘛,哪能干活呀?啧,看吧,受不了了吧!”
  沈安听见了,只当没听见,一个人上了出租车,就离开了这片工地。
  盯着窗外渐渐亮起来的灯火,还有那飞驰而过的汽车,沈安的眼睛有些迷离。
  十天前,他从一个噩梦里醒来。
  那是他无法所想象的噩梦。
  噩梦里,吃人的丧尸,突然疯狂生长的变异植物,连续一个月的大雪冰封了这个世界,大雪后是持续不断的高温,紧接着是连续三个月的倾盆大雨……
  噩梦里,他死了,死因很简单,他被惊恐逃亡的人推向了丧尸……
  他以为只是梦。
  他真的诚心希望,那只是梦。
  末世没有到来,不管是好的,不好的,大家都能继续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
  但,醒来后记忆是那么清晰,连末世前的事件都那么清晰,连股市什么时候涨都清楚明白,最最重要的是,末世爆发前,妈妈从寺庙里给他求的玉佛在他的脖颈处消失了,只留下了一个模糊的印记。
  而如同那些末世小说里所说的那样,他突然进入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那便是空间了吧?
  很快的,出租车就到了他住的郊区的平房。
  沈安打开门,随手将从工地打包的袋子扔到沙发上,就转身一闪,进了空间。
  这是一片广袤的土地,前方不远是一个池塘,左侧是一片小树林,右侧是一片光秃秃的黑土地,身后是一个小木屋。
  沈安走到黑土地前,看着黑土地虽然光秃秃的,但昨天扔下去的种子已经冒出了绿芽了。沈安转身,随手拿起黑土地旁边的水桶,就走到池塘边,打水,浇田。
  沈安的动作很是笨拙,但也似模似样。浇了水,沈安就走到小树林边,可刚刚走过去,就被一堵无形的墙给挡住了。
  沈安挠挠头,叹了口气,有些烦恼和无奈。
  明明已经很努力了,可种子播下后,并没有一天就马上长出来了,而且自己要是不浇水,那绿芽就一下子萎靡了,还有那池塘里的水,已经喝了三天了,也没有什么变化,至少力气什么的也没有长进!至于这小树林,怎么都没有办法走进去。
  沈安叹气后,转身走向了小木屋。
  刚开始的时候,小木屋空空的,沈安觉得那些个什么修真的功法啊,什么逆天的秘笈啊,肯定都藏着某个地方,于是,沈安掘地三尺,翻遍了整个小木屋,结果却是什么都没有!
  沈安纠结了,也没辙了,果然,那些末世小说也是瞎编的吧?
  于是,沈安小心翼翼的将自家屋子里的沙发试着弄进空间,还好,沙发果然进来了。
  至此,沈安总算是松口气,只要能够储存东西就行!
  做人不能太贪心!比起末世里没有异能也没有逆天本事的能人们来说,自己能够得到这种东西已经是非常幸运了!
  而最重要的,沈安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依靠这种东西。
  沈安的妈妈常常说的一句话,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
  所以,还是乖乖的努力锻炼自己吧!
  沈安转身闪出空间。
  这是一室一厅的平房屋子,因为这里太过于偏僻,住在这里的人并不多,沈安喜静,加上囊中羞涩,便租了这么一间平房。
  沈安收拾里屋子,拿出身上这个月的工资,不多,三千五百而已。不过,蚊子的肉再小那也是蚊子,所以,沈安并不纠结,昨天他取出自己的所有存款,再加上沈妈妈和他大哥大姐打着资助的五万,已经有了十万,这十万他全都扔进了股市里。
  明天,应该可以拿到三十万了吧?
  沈安对炒股并不在行,他唯一记得那支股票会在近期内涨起来,所以,肯定不会亏本,至于赚取多少,那就看看吧。
  距离末世,还有三个月的时间!
  时间上应该还来得及!
  最重要的是提高自己的体质,提高自己的武力值!
  沈安将钱收拾好,打开桌子上的本子,拿起笔写下了想到的必须在末世前买到的东西!
  药物,衣服,帐篷,野外生存的东西……
  写着,写着,手机响了。
  沈安随手拿过,看也没看就按下了通话,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的也就只有那么几个人了。
  “安安?”手机那头的声音温和清润透着磁性。
  “哥?找我有事?”沈安转着笔,微微凝眉,手机那头的声音是他那自小就百般优秀完美无缺的大哥沈睿。
  手机那头的声音微微一顿,随即温和说道,“安安,我是想问你,钱够不够?我问过朋友了,如果你真的想要弄超市生意的话,就只有五万是不够的……”
  沈安皱眉,这话听上去是为他担心资金不足,但,沈安却听出了另一种味道,他为了凑集资金随意编的借口是要搞超市生意,而超市生意当然只有五万是不够的,他哥是来打探他到底要做什么的吧?
  沈安的心顿时冷了下来,刚想出口刺几句,但眼睛瞥到了**头的全家福,全家福是三年前照的,那时候,他还没有彻底和家人闹翻,一家五口人热热闹闹的聚在一起……又想到了末世到来后,他努力的想要回家,却死在了回家的路上……至死都没有见到家人一面……
  沈安的眼睛闭了闭,有些酸涩,抬手扶住额,握着手机的手不由一紧。
  “安安?”手机那头的温和声音带上了一丝不安和焦急。
  “我没事。”沈安低声的回着。
  手机那头的声音似乎松了口气,又带上了一丝小心翼翼,“安安,我明儿个来看你好吗?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
  “不用了!”沈安出声打断,那个总是优秀的骄傲的大哥突然这样小心翼翼的,让他很不习惯。
  手机那头似乎愣了愣,随即便想要开口,“安安——”
  沈安却低声开口,再次打断,“我后天就回家了。”
  手机那头似乎不敢相信,“安安,你,你是说你要回家?”
  “嗯。”沈安重重的应了一声。早在从噩梦里醒来的时候,沈安就想马上赶回家了!可是又想着工资还没结算,虽然三千五不多,可是这三千五也够他买很多粮食了。还有股票,对他这个什么都不会只会画两张图的他来说,炒股是目前唯一能够赚钱的办法了。
  “那,安安,我现在刚好出差在这里,我后天和你一起回家好吗?”手机那头的温和声音透出一丝忐忑的问道。
  沈安愣了愣,啊?出差?可是他哥不是在特种部队吗?大概是部队里的特别任务吧?沈安也没有多想,再次看了眼桌子上的全家福,沈安低声道,“好。”
  “那好!安安,明天我来找你。”手机那头温和的声音似乎特别愉悦了起来。
  沈安张了张嘴,下意识里想要拒绝,但……又咽了回去。
  多大的矛盾多大的分歧,在末世后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一家人好好的,平安的,还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好。”沈安低声的应着。
  “嗯,那你挂电话吧。”手机那头温和的声音泄露出了**溺和温柔。
  “哦。”沈安应了一声,挂了电话,后愣了愣,才想起来了,一直以来,哥哥和他打电话的时候,不管聊什么,到最后都是自己先挂了电话……
  沈安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哥哥沈睿

  挂了电话,沈安合上笔记本,转身躺倒在**上。
  抓过桌上的全家福,沈安怔怔的盯着全家福发呆。
  全家福里,他爸爸沈大平,妈妈徐芳,站在他爸爸身边身后的笑容温和的是哥哥沈睿,哥哥沈睿身边的是笑容明媚灿烂的姐姐沈婉,还有一脸平静的自己。
  哥哥沈睿大他五岁,姐姐沈婉大他三岁。
  两年前他和家人彻底闹翻了。
  其实说是闹翻,倒不如说是他自己闹脾气吧?
  ——只是无法忍受了。
  无法忍受——从小到大,安静的自己,不优秀的自己,自卑的自己,总是被人拿来和哥哥姐姐比较的自己,嫉妒着哥哥姐姐优秀的自己,丑陋难堪的自己……
  他知道的,家里人起初并不在意他的闹翻,只是家里人谁也没有想到,他一走就是两年。彻底的和家里人断了联系。直至十天前,他从噩梦里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回家——
  结果便是被爸爸妈妈怒火滔天的怒骂了一顿!但很快的就被他自己崩溃的大哭吓住了,只顾着一个劲的追问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妈妈还在电话那边一边急着问一边哭着让自己赶快回家……
  不管末世后的自己能够活多久,他一定要在家人身边。
  生,一起,死,一起。
  沈安静静的想着,平复了心头的情绪后,一骨碌爬了起来,走到平房前的空地上,开始锻炼起来,五百个俯卧撑,五百个青蛙跳……直至累的精疲力竭了,才拖着软绵绵的身体走进房子里……转身,闪进了空间。
  他该感谢自家的老爸部队出身,从小就拿部队的那一套操练自己和哥哥,姐姐,不然,没有任何异能的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走出这个城市。
  躺在空间的池塘里,沈安有些迷迷糊糊的想着,等哥哥来了,就把这事告诉哥哥,哥哥比他聪明,也比他有钱,还是特种部队的……弄什么违禁物品,比如说枪啊,啥的,肯定比他容易吧。
  还有,要让哥哥锻炼自己,哥哥的武技可是很厉害的。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想着,沈安一点一点的沉入了池塘里。意识也渐渐迷糊了起来。
  因为意识迷糊起来的沈安没有发现,当他一点点的沉入池塘里的时候,池塘里的莲花开放了,同时,沈安的皮肤溢出了黑色的仿佛污泥一样的东西,而这黑色的仿佛污泥的东西很快就消失在池塘的水里,与此同时,池塘的水忽然散发出雾一样的白色的光,但很快,就消失了。
  而在空间里沉静睡着的沈安并不知道,此时,平房外,一辆悍马安安静静的融入了黑夜。
  直至悍马里一个声音打破了黑夜的安静。
  “喂,小婉吗?是我。”清润的温和的声音慢慢的说着,“嗯……安安不生我气了,后天,我们会一起回家。……安安的事情我不清楚,安安现在很拼命,……放心吧,我会查清楚的……欺负安安的人,我不会放过的……”说到最后,温和的声音满是冷意。
  *****
  翌日,沈安揉着眼睛打开房门,打着呵欠,走到平房,扭了扭腰,正打算跑步的时候,就被出现在眼前的人僵住了身躯。
  “安安。”穿着休闲体恤,蓝色牛仔裤的俊雅男人站在一辆悍马前,一手提着豆浆包子,一边冲着沈安笑得温柔**溺。
  沈安呆呆的看着眼前正朝他缓步走来的俊雅男人,这男人是他哥哥沈睿?看似熟悉却又陌生的脸,在末世里每次都出现在他梦里,一次一次的鼓励着他不要放弃,一定要回家的脸……
  沈安的视线不知不觉中渐渐的模糊了。
  而,俊雅的男人在看到沈安身躯颤抖着,眼眶泛红的时候,先是一怔,随即眼里划过忧虑和心疼,快步上前,在沈安的眼泪滑落的时候,一把将沈安按入自己的怀里,一手轻轻的抚拍着沈安的背脊温柔的声音轻声的哄着,“好了,没事了,哥来了,有哥在,没事的!”
  沈安的手紧抓着他哥哥沈睿的衣服,拼命压抑的哽咽声终于在他哥哥温柔的抚拍和柔声的安抚中决堤了……
  或许只有经过那恐惧绝望,只有生死间走了一遭,才知道,什么对自己最重要!
  ——没有什么比亲人更重要了。
  而眼前的正紧紧抱着他安抚他的哥哥,比他优秀一百倍,却总是**着他照顾着他的哥哥,被自己嫉妒着讨厌过的伤害过的哥哥……是他重要的亲人!是他最最重要的亲人!
  沈安抬手抹了抹眼,仰头看向比他高了一个头的哥哥沈睿,视线虽然有些模糊,但却可以清楚看见,他哥哥沈睿眼里的满满温柔和担忧心疼。
  于是,想也没想的,沈安脱口而出,“哥,对不起。”
  而沈睿在听到后,却是一愣,随即低头,握住沈安的肩膀,严肃认真的说道,“安安,你没有对不起我,而且,安安,你记住,你永远都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也不想听到你跟我说对不起!”
  沈安怔了怔,凝视着沈睿严肃认真的眼神半晌,才慢慢点头。
  见沈安点头了,沈睿笑了。笑容温柔,抬手揉了揉沈安的头发,一手提起刚刚被他放在地上的豆浆和包子,“来,吃早餐吧。”
  沈安迟疑了一下,虽然这热乎乎的香喷喷的包子很吸引人,可是他更想要去跑上几圈,末世后的逃亡和打怪生活需要体力,他没有异能,只能寄望于不断锻炼的身体能够更加结实点,能够更加有力量点!
  “哥,我去跑上几圈再来吃早餐。”沈安说着,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刚刚哭得好丢脸啊。
  沈睿的眼睛闪了闪,面上却是柔和一笑,揉揉沈安的头发,“好,你去吧。哥在屋里等你。”
  沈安抬眼一笑,眼睛因为笑起来而弯着。
  沈睿目送着沈安跑走的身影,定定的站了好一会儿,才转身进了屋。
  扫了眼一室一厅的简陋狭窄的格局,沈睿的眼睛沉了下来。
  他知道安安这两年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却没想环境这样的辛苦!!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安安的脾气太倔,如果不是因为心里胆怯怕安安见到自己转身就走……
  ——他早该把安安逮回家的!
  看刚刚哭成那样,两年前和家里闹翻的时候,安安都没有掉过一滴泪!
  沈睿将豆浆和包子放到客厅的桌子上,抬脚走进那唯一的卧室。
  一眼就看到了**边的全家福,沈睿的目光柔和了下来,正欲过去拿起全家福,眼角瞥见了桌上的笔记本。
  沈睿走了过去,随手打开了笔记本,当看到笔记本上潦草而熟悉的文字时,沈睿的脸色一变,柔和的目光顿时如冰刺般锐利起来!
  而此时正一圈圈的绕着空地跑着的沈安却是脑子里转悠着,刚刚他哥沈睿好像都没有问他为什么哭似吧?还有就是……他哥怎么知道他住在这的?!
  另外最重要的就是——末世的事情该怎么说?
  十天前醒来的时候,他就在想着,这末世的事情该怎么和家里人说!
  如果隐瞒着的话,末世到来的时候,家人该怎么办?不管他们信不信,至少得让他们心里能有个底!在末世到来后不会惊慌失措。末世里有太多的人就是因为惊慌失措而丢了性命。
  然后,他知道他自己不是一个聪明人,能力也不足,他自己一个人去准备末世的话,一定会有些遗漏之处。最重要的一点,他一个人的话没有办法凑集所有的物资,粮食之类的先不说,末世行走必须的枪支弹药和药品他就不可能搜集到。
  所以,现在,该考虑怎么说了……
  终于跑完了十圈,沈安喘着气,待气息匀和了,他才慢慢的朝平房走去。
  这末世的事情也不能一下子都给家里人说出来,而如果要让爸爸妈妈相信的话,首先就必须让家里的隐形老大——他的哥哥沈睿相信。
  想到这里,沈安又有些纠结了,他哥沈睿从小就强大聪明的过分,而自古以来,太聪明的人某些时候也是极为固执和理性得过分的。
  他哥能信末世这种事情吗?
  沈安挠了挠头,心里有些恨恨的想,到时候他哥要是不信的话,他就假装生气不回家,然后逼着他哥跟他去收集物资!!嗯,就这么打算好了!
  进了屋,沈安还没开口,就见他哥捧着个本子在那里专心致志的看着。仔细一看,那个本子不就是他昨晚涂涂画画的收集物资的计划的本子吗?
  沈安心头一突。他哥……看出什么了吗?
  “安安?跑完了?”沈睿神情淡定的合上手里的本子,抬头看向站在门口发呆的沈安,心里一软,他的安安怎么就那么喜欢发呆呢?不过呆呆的样子很可爱……

  坦白

  沈安慢慢的回过神,木然的应了一声,转身朝自己的卧室走去,拿过衣服,想了想,转身看向跟着进来的微笑柔和的沈睿。
  “哥,我去空间洗澡,你等我。”
  话音一落,在沈睿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沈安转身,一闪,人就进了空间了。
  进了空间的沈安不知道,在他突然消失后,面对空空无人的卧室,沈睿刷的一下脸色发白,神情慌乱了起来。
  而空间里的沈安,抱着衣服来到池塘,话说这池塘虽然种着莲花,但这水却是几乎透明的澄澈。沈安一开始只是抱着说不定跟那些末世文说的那样这水能够洗髓炼骨,天天泡着池塘,可惜,泡了也快十天了吧,这水还是那样子!然后,他也还就是那个样子!
  不过,这水泡着还真是舒服啊。
  沈安舒舒服服的泡着,没有发现,萦绕在他身侧的透明澄澈的水散发着几乎不可见的淡淡的白光……
  沈安虽然泡着很舒服,但也不敢久待,外头他哥还在等着呢。
  他哥这人,如果亲眼所见的话,就应该会相信了吧!沈安拉了拉身上的外套链子,心头还是有些忐忑。
  一闪出了空间,还没回过神,就被紧紧的拥入了宽厚温暖的怀抱。
  大力的禁锢和紧紧的相拥让沈安一瞬间僵硬了。
  但很快,耳畔的满含怒气的声音响起,“沈安!!你竟敢消失?!你再敢消失试试看!!!”
  这样的愤怒的低声咆哮让沈安一瞬间柔软了下来。
  这样的毫不掩饰愤怒的声音有多久没有听过了?说来,从他十五岁那年差点被车撞到,他哥抓着他的领子冷冷的说着“再敢这样莽撞试试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了。
  或者没有机会听到?因为不久后,本该退伍的哥哥直接进入了特种部队……之后,只有国庆过年才会回家,再然后,没有考上一本的自己,在某些人的冷嘲热讽里发飙了,离家了。
  ——直至现在。
  “哥,那是空间。”沈安抬手环住他哥沈睿的宽厚的背轻声说道,像过去很多年前那样,在他哥抱住他的时候,他就这样抬手环着他哥……
  沈睿在沈安抬手环住的刹那有些怔愣,随即更加大力的拥抱着,紧紧的,然后,才慢慢的松开,低下头看着一脸认真抬头看着自己的沈安,沈睿快速冷静下来的脑子已经飞快的盘转起来。
  那个本子上的乱七八糟的计划,粮食的购买,物品的搜集,锻炼,地图,路线……
  还有刚刚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的所谓空间……
  “安安,空间我能进去吗?”沈睿盯着沈安问道。
  沈安愣了愣,带哥哥进去?这个还没有试过,还真不知道可不可以……“哥,我没试过。”
  沈睿一听,却是眯起眼睛,低声问道,“空间只有我知道?”
  沈安奇怪的看了沈睿一眼,当然只有他哥知道,他虽然不聪明,但也不是傻子,哪会傻乎乎的到处张扬自己有个空间的事情!
  “当然啦。”沈安握住沈睿的手,发现他哥的手果然还是那样暖暖的厚厚的,给人安心的感觉。
  沈安没有发现,在他回答后,他哥眼里划过的一丝柔软和满意。
  沈安只顾着脑海意念一转,进!眼前景色一晃,进空间了,沈安下意识的偏头,他哥就站在自己的身侧,神情有些惊讶,却没有什么震撼的感觉,反而很快敛去惊讶的神情,若有所思起来。
  他哥……果然强大啊。想起重生后的自己第一次进空间的时候,错愕呆滞了半天才回过神,回过神后还兴奋的要死的模样……沈安默默捂脸,真是丢人……
  “安安!”沈睿打量了四周后,就握紧沈安的手,低头盯着沈安,一脸凝重的说道,“除了我,这个地方你不能让任何人进来!”
  沈安点头,他本来就是打算除了他哥,就再也不让任何人知道!更加不可能会带其他人进来。
  沈睿见沈安点头并做了保证后,才松了口气,脸上重新挂上了温柔的笑,拉着沈安在这个空间了转了一圈,饶有兴致的给黑土地上冒出的小绿叶浇了浇水,又到池塘边研究了那朵白色的不知何时绽放的莲花,又走到小树林边,发现无法进去后,才转到小木屋里,看着小木屋里的那只沙发,沈睿哑然失笑的转头看向沈安,“我就说怎么少了一只沙发,原来是被你弄到这来了。”
  沈安摸摸鼻子,他当初只是想试试看能不能把东西装进空间里,就随手摸了只沙发……
  沈睿牵着沈安的手在沙发上坐下,抬起没有握住沈安的手揉了揉沈安的头,柔声道,“安安,你现在是不是该给我解释一下了?”
  沈安抬头看向沈睿,见沈睿眼里只有温柔和**溺,心头安定了,直视着沈睿,沈安严肃的开口,“哥,三个月后,也就是12月21日,一颗陨石会从天而降,地震,海啸,紧接着,会有很多人陷入昏迷沉睡,当那些人醒来后,其中一部分人会拥有异能,但大部分的人会变成怪物,就像生化危机里的丧尸那样——吃人……”
  沈安慢慢的严肃认真的说着,而沈睿也一脸认真的听着。
  沈安不担心他哥是否会相信,他哥会不会以为他得了妄想症?
  在将他哥带进空间,而他哥沈睿只担心着空间安不安全,会不会伤害到他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哥哥沈睿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自己去相信的人!
  “安安,这是这个空间告诉你的吗?”沈睿摸摸沈安的头,低声问着。
  沈安微微点头,“大概吧,我不知道,只是,妈妈给我的玉佛突然消失,空间又出现后,我就一直做着噩梦。”
  沈睿摸着沈安的头的手缓缓的移到沈安的眼睛周围,摸着眼睛周围淡淡的几乎看不出来的黑眼圈,沈睿的心刺疼着,但面上只是扬着安抚的笑,“安安,那天晚上你打电话回家,是你第一次做了噩梦?”
  沈安点头。
  沈睿想了想,说道,“安安,这事除了我,不要再跟任何人提起。”
  沈安应了一声,迟疑的问道,“可是,哥,爸爸妈妈,还有姐姐他们……”
  “交给我吧。”沈睿笑着说道。
  沈安哦了一声,心里却是轻松了下来。
  而沈睿说完后,抬手摸向了沈安的脖颈,那里的痕迹虽然很淡,但自小就一直看着安安的他还是能够认出那玉佛的痕迹。那是小时候因为安安总是生病,妈妈就去寺庙里给他求的护佑平安的玉佛,说来也奇怪,自从戴上后,安安他就慢慢的不再生病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